2020 年 11 月 1 日

真是一個磨人的小妖精,長了一副妖精臉,人性格又這麼好……

「我才不要,我要上班了,你先走吧,要是沒事的話。」女人直截了當的說著。

她可不想讓別人誤會她,她的老公是顧忘,至少目前還是,不是這個凌辰!

「我剛來,你就要趕我走,你這個女人還真是狠心。」男人故意說著。

「不走不走,帥哥想待到什麼時候都可以。」突然,一個女人趕忙說著。

趙以諾懵了。

現在是在工作哎,這樣真的好么?

「凌總,那我先過去了,這裡暫時就先交給您了。」店長走過來說著。

旁邊的幾個女人蒙了,就連趙以諾也意外了。

店長對他說話都這麼客氣? 「能有什麼感覺,就是渾身難受。」落夕陽跳到天奇身邊,抱怨起來。「我說天奇,外面的都是些老頭子,咋們來這裡怎麼感覺像是被人當猴子看了!我還以為你會請我到國際大飯店呢,早知道是這樣我就不來了!」

落夕陽的抱怨,在天奇的預料之中,不過他沒覺得心裡不舒服!笑笑之後,目光落在蠻牛身上,蠻牛說:「那種感覺很奇怪,不過天奇你既然把我們叫到,想必是有原因的。」

天奇的問話,魯崢不會那麼快就回答,他雖然不是很了解天奇,但對於邊陲來的這兄弟來說,不凡。

於是,在大家落座之後,魯崢這才從沉思中回過神,說:「到了這裡,有種安靜之感,不過簡單的說,就是修身養性。」

「太籠統了!」天奇扭到看向一臉笑意的辛空月。「美女老師,能說說你的看法嗎?」

「我對茶樓不怎麼了解,不過,汶萊閣中式裝修風格,著重就是要表現一種歷史感、一種文化縱深感。」辛空月沉吟著說:「在這種氛味中,你可以看到某種厚重的沉甸甸的東西,一種中式文化意蘊,它不僅可以喚起人們對歷史的回憶,而體現的是一種沉思后的平靜,符合優雅文人的氣質,中和了浮躁的個性,有利於現代人修身養性。」

天奇沒想到辛空月竟然能道出汶萊閣其中的寒意,暗暗點頭之際,又聽辛空月說:「在中式古典主義在材質上一般會採用傳統木製材質,令人強烈地感受傳統痕迹與渾厚的文化底蘊,但同時摒棄了過往古典主義複雜的肌理和裝飾,簡化了線條。汶萊閣就是這一現象!」

聞言,魯崢和蠻牛靜靜品味辛空月的話,落夕陽則是在位置上掏出遊戲機打著。

天奇既然來了這個地方,辛空月當然不會放過天奇,轉而問。「不知林同學對我的話有何看法?」

「美女老師說到了重點,可是這只是汶萊閣的一個亮點!」

「哦。。。」辛空月美眸一愣,饒有興趣的問:「林同學可否說出其他亮點?」

天奇點點頭。「剛才我在這裡看了一下,汶萊閣茶樓的裝修設計,在現代茶樓中,製作成有大自然的氣氛,採用巨幅電腦寫真『茶山茗園風光』、『茶文化名勝古迹』,給人以自然、質樸美的享受,彷彿置身於優美的園林,香茶怡人。茶樓裝飾設計、藝術布置更突出弘揚茶文化主題,人們在此品飲,會感悟到中國茶文化的博大精深。」

聞言,魯崢和蠻牛都愣住了!

辛空月也被天奇的觀察能力震撼,幾乎是不受情緒的控制,問:「可千里馬還需伯樂,汶萊閣雖有名,可它的卻不能完全被人接受,在營業方面,顧客可以說只局限在某個年齡階段,你可有辦法解決?」

「這不是我們做顧客該考慮的!只是。。。」突然,天奇露出一抹惋惜之意。「這麼一個具有文化功底的茶樓,卻不能將華夏最純正的茶藝呈現出來!」

這時,茶樓藝員扒開門帘走了進來!她身材高挑,笑容溫和,聲音也悅耳,將茶具端放在天奇面前,道:「先生,這是是要的茶具!」

「謝謝!」

「不客氣!」

藝員輕微躬身,剛要給天奇他們泡茶,卻聽天奇說:「我們自己來!」

她微微一笑,點頭退到一邊。

在辛空月和魯崢他們的疑惑中,天奇手腳麻利的擺弄茶具,將魯崢從宿舍帶來的茶葉打開,再擰開從林鎮空運過來的山泉。

魯崢他們沒有說話,就連辛空月,也是靜靜的望著眼前這少年心無旁騖的煮茶,在場的幾位,雖然都很疑惑天奇為什麼要用這種不常規的方法煮茶,可外行的他們,也只是看著。

倒是辛空月,在看見天奇的動作,心中略微湧起一抹思緒,從而問:「你會煮茶?」

天奇只是笑笑,沒有說話。

癡情總裁:女人別逃 可一邊的汶萊閣藝員在看見天奇的這種手法,面色當即發生了變化!儘管她不認識林天奇,可對她們整日與茶打交道的人來說,這種煮茶的手法他們只在谷老那裡聽說過,而據谷老所訴,這種煮茶的手法在華夏國已經失傳了好幾百年,當今世上,無人會。

然,就在藝員驚愣的時候!一位年過六旬的老者悄悄來到包房側面,老者靜靜凝望天奇的手法,心頭盪起一片漣漪。

半小時后。

當陣陣芬香味先是瀰漫包房,在飄散出來,老者問道這香味,整個身子開始顫抖。

對,就是這個味道。。。就是這個味道。。。

特有的茶香味慢慢在整個汶萊閣飄散,各包間、大廳正在享受,對茶藝有鑽研的老者在嗅到這百年難得聞一次茶香,先是一怔;旋即,四處尋找香味的來源!

知情人更是震驚,因為他們只是聽說華夏最頂尖的茶藝大師在百年前曾自創「紅袖錦袍」,這一門茶藝當時震撼整個華夏。

這個傳說一直被京都,乃至整個華夏國的茶老們視為不可侵犯的華夏文化絕技,也曾無數次尋找「紅袖錦袍」的秘方,但就是沒有人知道。

如今,卻在汶萊閣出現了,這些老者怎麼會不震驚呢!

辛空月她們幾人也驚了,就連一直打遊戲的落夕陽,也放在遊戲機獃獃相望正在切茶的天奇。

從天奇的神色,他們看不到深淺,可天奇將茶壺香茶勻緩倒入茶杯,聽到汩汩聲,望著這宛如鮮血透明的茶水,他們都像是看見了剛出世懸浮在血空中的仙女。

「來,嘗一嘗!」

當天奇將茶杯端到辛空月她們面前,四人這才回過神來!

而就在這時,一直在包房外的那老者終於控制不了他的情緒,大步走了進來,在天奇抬眼時,老者彎曲的手掌來回摩擦,眼神充滿無比期待的對天奇說:「小兄弟,能。。。能讓老夫嘗一口嗎?」

望著一身唐裝,濃眉大眼、國字臉、鬢角有幾縷白髮的老者!天奇淡淡一笑,起身道:「請坐!」

旋即,將一杯香茶端到老者身前。「請!」

「謝謝。」

老者急忙道謝,迫不及待的端起茶杯;老者雙目緊閉,一副悠然自得的神情,在冒著白煙的茶杯上嗅了一下,嘖嘖出口:「好茶,不愧是華夏第一的『紅袖錦袍』,色似鮮血、香郁、味甘、形美。」

紅袖錦袍?

在辛空月震驚錯愣,魯崢他們一臉迷茫的時候。老者輕輕一抿香茶,語氣驚俗而出:「色澤嫩紅光潤,香氣鮮嫩清高,滋味鮮爽甘醇,入口稍苦,卻苦中作樂,回味無窮!」

天奇驚訝老者出口道出這些,見老者緩緩睜開下凹的眼瞳,便帶著偶遇知音的語氣,道:「老爺子說得不錯,這正是傳說中的『紅袖錦袍』!」

「不不不。。。」老者連連擺手,說:「傳說中的『紅袖錦袍』不可與眼前稀世珍品相比!如果老朽猜得沒錯的話,這是『紅袖錦袍』中的極品,要採集這樣的極品茶葉;須採摘一芽一葉和一芽二葉初展的芽葉為原料,經過攤放、炒青鍋、回潮、分篩、輝鍋、篩分整理、去黃片和茶末、收灰貯存數道工序而製成。而這些工序,又須九九八十一道工序,在特有的氣候和溫度下方可採集!而在華夏,這種工序已經沒有人能夠做到了!」

說到這裡,眾人震驚之餘,老者扭頭對天奇說:「小兄弟,今日若不是親眼看見你泡製,老夫萬萬不會相信這天底下竟然有人能夠煮出這種世間罕見的『紅袖錦袍』。」

「老爺子過獎了!」

「小兄弟,據老朽所知,『紅袖錦袍』的秘方已經失傳了百年,你。。。你。。。你年紀輕輕的怎麼。。。」 「凌辰,你到底什麼情況啊?」趙以諾推了推男人的胳膊。

還能什麼情況?這個超市就是他的了唄!

本來店長極其不願意將這家超市交給他,後來這個男人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路數,竟然動用了上邊的關係,畢竟只是一個小村民,店長也不想生出什麼事端,只好乖乖的請他進了超市。

「你猜。」男人賣著關子,對女人笑了笑。

旁邊的幾個人看著這一幕,八卦的咧起嘴巴。

「這也太帥了吧,為了一個女人竟然承包了整個超市。」

「那還用說,你也不看看我們以諾是誰。」

「長得又帥,還多金性格又好,為人又有擔當,天吶,簡直就是男神哎。」

幾個女人交頭接耳著,一雙雙崇拜的目光,更是直勾勾的盯著面前的凌辰。

「哎,趙以諾,你是不是傻,都這個地步了,你還沒有看出來?」突然,一個女人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

她當然看出來了,只是她不想承認。

「凌辰,你跟我出來一下。」說著,趙以諾直接拉著男人的手走了出去。

周圍的人紛紛散去。

「以諾,怎麼了?」男人狐疑的看著面前的女人,不明所以。

可是此時的趙以諾,心中除了憤怒還是憤怒。

「你為什麼要來這裡?」女人冷冷的問道,眼睛里閃過一絲寒光。

瞬間,凌辰的眼神黯淡了。她這是在嫌棄自己么?明明顧忘已經出了軌,兩個人即將面臨離婚,他只是來照顧這個女人,想在她最需要人陪,最無助的時候給她一絲安慰,可是她卻……

「你不希望我來,是么?」男人低聲問道,語氣里夾雜著失落。

一個信心滿滿的男人,突然變得如此消極,趙以諾頓時心軟了下來。

算了,由他去吧,反正他也沒有妨礙的么自己。

「沒事,我剛才可能有點衝動,你不要介意,但是超市就是超市,是我們工作的地方,我希望你……」趙以諾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她知道凌辰的心思,所以更不能讓他在這麼多人面前有所體現。

「以諾,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放心吧。」男人輕輕拍了拍女人的肩膀。

很快,一天已經過去,超市裡的員工已經走的差不多了,只有趙以諾和凌辰還在忙碌著。大家都很八卦的專門為她他們留了單獨相處的空間。自從上次醫院事件以後,她們已經對顧忘寒了心,反而對凌辰卻是期待很大。

「以諾,我送你回家吧。」男人突然大聲喊道。

趙以諾這才反應過來,原來已經下班了。

可是她卻不想回家,面對那個男人的面孔。

「你先走吧,我一會就回家了。」女人趕忙回答。

此時的她,只想一個人好好靜靜,什麼也不做,什麼也不想,就這樣看著夜空,與孤寂的月牙為伴,數著天上那少的可憐的星星。

「怎麼了?身體不舒服么?」凌辰趕忙走到她面前,擔心的問道。

「沒有。」趙以諾冷冷的回答。

他知道,一直以來,她都心情不好,不是擔心這個就是想著那個。蘇菲菲的事情,應該對她打擊很大吧?男人心疼的看著面前的趙以諾。

他雖然有些慶幸,但是他卻不願意看到女人失落的模樣。

有時候,愛上一個人真的很奇妙,她笑,你就笑,她哭,你就傷。沒有任何緣由的只是開心著她的開心,憂愁著她的憂愁。曾經凌辰一度以為,他愛趙以諾就要牢牢地將她握在手心裡,永遠也不要放開,可是後來才發現原來自己以前是那麼愚蠢。

能看到她笑,對他來說就已經是最大的幸福和滿足。可是現在,她的臉上再也沒有了笑容。

都是因為那個顧忘!

站住,女神探 凌辰緊緊攥著手裡的手,目光很是兇狠。

如果不是因為他,她怎麼會如此失魂落魄!怎會整日一副愁容!

「走吧,我送你回家,不早了。」男人趕忙說著。

「凌辰,我不想回家。」趙以諾突然說道。

那她想做什麼?男人狐疑的看著面前的女人,有些好奇。

「我想喝酒。」女人嘀咕著。

「好,我帶你去。」說著,凌辰直接拉起趙以諾。

她知道,不管自己會不會喝醉,這個男人都不會對她做出什麼非禮的事情。

「我們去酒吧。」男人直接將她推進車子里。

趙以諾趕忙掏出手機,撥了過去,眼睛里有一絲疲憊。

「喂,夫人,今天晚上你們都不要等我了,我出去有事,我這裡有鑰匙,對,嗯,是這樣……」

寒暄了幾句,趙以諾便直接掛了電話。

車子里,一片寂靜,凌辰正視著前方,開著車子,女人看著窗外,欣賞著沿途的風景。

「哎,你今天還回來么?」凌辰突然問道。

趙以諾的眼神黯淡了。

回來做什麼?看那個男人的面孔?已經看了這麼久了,是時候放手了,女人的眼睛里閃過一絲寒光。

「再說吧,玩的高興了我們就通宵,不然我們就回家。」女人痛快的說。

路邊的幾個人被嚇了一跳,一個個的指著凌辰遠去的車子罵瘋子。

酒吧里,確實人很多。醉人的燈光,誘人的酒色,音樂……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有活力!可是凌辰卻找了一個靠近牆角的位置。他知道,趙以諾一向不喜歡熱鬧,索性他就直接找了一個最裡邊的座位。

「老闆,給我上酒!」突然,趙以諾直接大聲喊道。

「好嘞!」

很快,桌子上擺滿了酒瓶,綠的,紅的,黃的白的……瞬間凌辰傻了眼。

這老闆,這麼給力還了得,竟然把招牌酒都給拿出來了,真是難得。

「來,趙以諾,乾杯,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喝了這杯酒以後就會舒暢很多。」凌辰低聲說著。

聽到男人的聲音,女人趕忙舉起酒杯,一口氣全喝了下去。

「哎哎,趙以諾喝酒不是這麼喝的。」凌辰趕忙拿下她手裡的酒杯。

這個女人,這是瘋了么!哪有這樣喝酒的! 「這。。。」

看見天奇有些為難,老者知道自己問了不該問的,急忙轉移話題。「此生,老朽能喝到世間最為罕見的『紅袖錦袍』,死而無憾了!只是小兄弟,你能夠告知這茶葉是從何處而來?」

「老爺子,不是我不肯實言相告,而是,這種茶葉極為罕見,就算您老有心想要一點,只怕您得到茶葉也泡製不出這種味道。」

「老朽明白老朽明白,只是這種極品,講究的不單單是採集工序,最重要的是泡製的手法,從採集到品茶,這中間要是出現一點差錯,就失敗了!」

天奇不驕不躁,點頭說:「是的,沒想到老爺子您還知道這些,真讓小子感到敬佩!」

「小兄弟你太謙虛了,與你相比,老朽連學徒都算不上,極品『紅袖錦袍』,不光是香濃名貴,還能驅除人體內的各種毒素,也就是說,他能起死回生!」

聞言,天奇真的驚了!這老者能說出這麼隱秘的事,算是遇到真正的內行了。

而一直在凝聽的辛空月,帶著顫抖的聲音,問:「谷老您是華夏第一茶手,這真的是傳說中的『紅袖錦袍』?」

老者重重點頭。

天奇在看見辛空月竟然認識這老者,目光不由得移到辛空月身上。辛空月似乎知道天奇心中的疑問,開口說:「你有所不知,這位是華夏國的谷老,他的身份我不方面說,但他認識史老,他們是好友!」

一聽,谷老頭帶著迷茫的神色問:「小兄弟,請問你是。。。」

「哦,我叫林天奇,京大的新生!」

「林天奇?」老者一驚,目光移到辛空月身上,見辛空月點頭,這才說:「原來小兄弟你就是林天奇?」

老者的反應讓天奇有些不明白,可他沒急著詢問,因為他在等老者把話說完。

老者嘆息著說:「林兄弟你可真是聞名不如一見,前兩日史有才那糟老頭才發動關係網尋找你,說你是音樂界的天之驕子,揚言要將你收入麾下!沒想到這麼快就見到你了,你還是一位茶藝大師。」

「谷老您叫我『天奇』就行了,兄弟一說,小子愧不敢當!」

「這怎麼行!現在老谷我終於明白老史為何那麼想要得到你了。」老者在天奇輕抿一口香茶之後,說:「汶萊閣是老谷我鼓搗鼓搗的玩意,今日能夠迎來林兄弟,是汶萊閣的福氣!小兄弟若是不嫌棄的話,以後沒事就過來,老谷要向你討教一二。」

這。。。大名鼎鼎的汶萊閣是這老者的,天奇一驚,道:「討教倒不敢說,小子今日違背貴地規矩,擅自將其他茶葉帶入,還請谷老您多多包含。」

谷老頭欣賞天奇,暗暗點頭天奇品行之時,又聽天奇說:「谷老,小子有個秘密要告訴您!」

「林兄弟請說!」

聽到有秘密,眾人都豎起了耳朵!

待天奇吊足辛空月他們的胃口之後,富有磁性的聲音這才響起。「其實,這『紅袖錦袍』能夠煮成這種境界,是加了一點汶萊閣的鎮閣之寶,『西井』,這也就是小子來到這裡不惜重金購買『西井』的原因!說起來,這還是汶萊閣的功勞,不然。。。」

「林兄弟!」

谷老聽到這話,心頭湧起一抹從未有過的激動!他很清楚「紅袖錦袍」的珍貴,也明白就算沒有「西井」這昂貴茶葉,也阻擋不了「紅袖錦袍」的震撼力,天奇這麼說,無疑是把汶萊閣抬到一個台階。

但也就是從這一刻開始,谷老對天奇這少年倍加高看,一少年有這樣的胸懷和手段,太可怕了。

魯崢他們得知手中這東西是華夏之寶,一個個都捨不得就這樣喝掉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