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5 日

看着那白色的宛若小蝴蝶般蟲子拍動翅膀,向着遠處飛走,五頭烈焰蠻牛盡皆面露震驚之色,顯然他們無法想到的是,催動巨型野馬白骨,一口氣憑藉蠻力擊敗它們五個的始作俑者,竟然只是一隻小小的蟲子。

林邪面色平靜,張弓搭箭,瞄準那死氣蟲逃亡的方向,精準的射出一箭。


嗖嗖,一道破空聲響起,那死氣蟲雖然感知到林邪射出的這一箭,並且盡力的扭動身體,但最後到底是無法躲開那一箭,被釘在一具白骨上,無力的折騰着。

林邪催動身下的烈焰蠻牛道:“過去。”

五頭烈焰蠻牛便是載着林邪過去。

將那死氣蟲取下,林邪端詳,只見其體內死氣濃郁,若是將那死氣轉化爲玄氣修煉,無疑可讓武者實力大漲,只是卻很不現實。

其一,死氣殺傷力腐蝕性都極其之強,一般武者難以吸收,貿然吸收很容易直接暴死。

其二,就算人類武者,有的能夠吸收死氣,也多半是活死人或者邪魔外道的修士。

林邪乃是懸劍山弟子,門派也是名門正派,也沒有這種修煉法門。

當然,就算林邪手裏有這種法門,他也不會修煉。

畢竟。

傳說裏修煉死氣功法的人類武者,外形都會異變,變得人不人、鬼不鬼,極其陰森。

看到林邪精準的箭術,居然將這死氣蟲釘在白骨上而不殺死,它們都震撼於林邪的箭術。


只見林邪淡然的取下死氣蟲,將此物以玄氣束縛後,放入儲物戒裏。

死氣蟲,雖然修煉無法使用,但卻可出售。


在懸劍山的黑市裏,這種死氣蟲價格極高,往往會被那些關係錯綜複雜的弟子,轉手賣給這方面有需要的武者。

而無論是一手渠道還是二手渠道,死氣蟲的利潤空間都是極其之高。 林邪憑藉一手箭術,將死氣蟲捕獲作爲戰利品,烈焰蠻牛等一臉羨慕。

同時。

他們心中暗下決心,在稍後的捕獵中,一定要抓準機會。

之後。

又是一些白骨巨大傀儡朝着林邪小隊衝殺過來,在林邪精準的指揮下,小隊總是遊刃有餘。

漸漸,在經歷了林邪長時間精準的指揮後,小隊對前者有了一絲心服口服的意思,只是尚且沒有表現出來,而這種服氣,體現在對林邪的敵意慢慢減少。

兩個時辰過去,小隊逐漸深入內域。

在這段時間裏,死氣蟲小隊一共抓獲二十隻,林邪一人獨佔十五隻,剩餘五隻烈焰蠻牛每位一隻,此外還有死氣劍氣石若干,以及玄氣石若干,死亡武者的殘破靈兵等。

在這些戰利品裏,林邪一人,可謂是獨佔八成以上。

烈焰蠻牛看向林邪的眼神,有着深深的羨慕。

林邪面色平靜,拍了拍身下的烈焰蠻牛,高聲道:“大家注意,我們很快要深入死域的最深處之地,務必一定小心!”

因爲。

小隊派出的斥候蠻牛,反饋回的信息裏,有一些新鮮的妖獸屍體和懸劍山內衛的屍體,這些武者死亡時間,還不到一個時辰。

很快,林邪指揮隊伍到達死亡現場。

他看到,這些死亡武者妖獸,其毀滅性傷害來自身上的一道劍氣,這種劍氣死氣濃郁,不僅威力強大,甚至那附加的死亡之意,更如毒藥般,在很短時間內,就把武者妖獸如毒死般擊殺。

“死亡劍氣的敵人?”林邪一頭霧水,心中謹慎起來。

“斥候隊員,你接下來的探測中,不可與小隊距離超過百丈。”林邪迅速指揮。

那斥候隊員在接下來的探測中,果然降低了距離。

如此以來,小隊和斥候隊員,呈現互爲掎角之勢。

至於防禦隊員,林邪從一位增加到兩位,他有一種直覺,接下來的歷練中,防禦可能要高於攻擊,眼下需要的是生存,只有先活下來,纔能有問鼎機遇的命。

雖然斥候相距隊伍不過百丈,但卻也彌足珍貴,因爲越發逼進深處,死劍火山區域,便籠罩着厚厚的昏暗死氣,讓人看不清道路,這種霧氣一般的死氣塵埃存在,讓的小隊提點精神,以防不測。

啪嗒。


在斥候隊員行進中,陡然腳下一卡,它頓時驚叫起來,把信息反饋回來。

按照這隊員提供的座標,林邪等迅速趕到現場,看向那斥候隊員腳下的卡物,頓時心神大駭。

因爲,這是一具妖狼的屍體。

且是氣變九重天級別存在,這樣的妖狼,竟然都會隕落至此,其所受到的致命傷,竟然和先前那些死亡武者妖獸的傷口一樣,都是死亡劍氣導致。

頓時,小隊盡皆倒吸一口涼氣。

林邪眉頭一皺,能夠擊殺氣變九重天妖獸的死亡劍氣武者,其真實戰力,恐怕至少達到準紫府層次,這樣程度的武者,自己等人真的有力量繼續通關嗎?

這一趟死劍火山之行,本就是陰差陽錯之舉,這下可別踏入黃泉。

除了林邪之外,小隊其他成員,此時心情低落,對於前途沒有信心。

“各位,我們不能被表面現象所矇蔽,你們沒有看到細節。”

林邪俯下身子,認真觀察這氣變九重天妖狼屍體上的傷痕,只見其上不僅有着死亡劍氣,更有着一種死亡之意的腐蝕,這兩種看似是一種,其實應該是兩個力量來源打擊造成。

林邪道:“大家請看,這死亡劍氣造成的傷害,或許只佔三成,那剩餘的七成傷害,則來自於這死亡之意,後者明顯是這死劍火山的某處機關造成。”

在林邪的提示下,小隊接下來的行程,變得十分謹慎。

終於,他們看到了前方一隻妖狼小隊的行進時,由於衝刺速度過快,那地面上的一個凹坑內,彈射出一道白色霧氣,那種霧氣侵蝕了它們的身體,起初並未發作,如同跗骨之蛆一樣潛伏了下來。

當這隻妖狼小隊的背影,迅速消失在前方的死亡塵埃裏後,不多時傳出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林邪小隊面面相覷。

在接下來行進中,林邪格外注意腳下。

斥候隊員在前進探索中,格外注意腳下,凡是看到凹坑便是避讓而走,但一次不小心,那凹坑它沒有發現,那白色的死亡霧氣侵蝕到它大腿位置。

林邪由於一直聚精會神,注意全局,因此第一時間發現這一幕,他第一時間通知斥候停下腳步。

在碰面中,林邪等精心查看斥候的大腿傷勢。

只見,那原先健康的大腿,此刻變得十分蒼白,如被感染。

斥候一臉驚恐,但是告訴小隊,它又不感覺疼。


林邪想了想,低聲道:“可能是有一個潛伏期的,這死亡之意,像是一種特殊玄氣……比如我們修煉的都是生之玄力,而這是死之玄力,和咱們並不兼容,因此造成生機紊亂。”

斥候聞言點頭,連道:“雖然不疼,但我在調用玄力對抗此地死氣外,還得額外調用玄力,來對抗這入侵體內的死亡之意。”

說到這裏,它一臉爲難,有些心力交瘁。

小隊其他蠻牛,看着同伴如此,也都很神傷。

林邪觀察許久,輕聲道:“讓我試試。”

他的話,如同一陣春風,讓衆妖獸心神激動。

畢竟。

一路上,林邪給了它們太多的驚喜,此刻捫心自問,若是沒有林邪,以它們的實力,闖到如今內域深處,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

也許,林邪真有辦法?

儘管一些妖獸心存激動,但仍有兩位蠻牛抱着好事者心態,並不抱有期望。

理由如下。

其一,方纔連那氣變九重天的妖狼,都死於這死亡之意的侵蝕下,林邪不過才氣變一重,很難有實力改變這死亡之意。

其二,林邪雖然指揮得當,調度有方,且遠程箭術很不錯,但這都是雕蟲小技,如今來到內域深處,靠智力取得的勝利越來越少,可以說接下來是戰鬥力的天下。

其三,這死亡之意極其棘手,哪怕是烈焰蠻牛部落裏擅長醫術的妖獸前來,恐怕都不一定能夠祛除,林邪怎麼說也是戰鬥系武者,真不一定在醫術方面,也取得一定的造詣。

綜上所述,對於林邪是否能將斥候蠻牛死亡之意祛除,衆妖獸態度實則各不相同。

林邪默不作聲,他先是更加近距離的去觀察傷勢,研究它。

他發現,這種死亡之意有點類似於他的玄力,只是一者乃是死之玄,一者乃是生之玄。

像是心靈感應一般,他緩緩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放到了那斥候的大腿上,頓時那些死亡之意,朝着林邪手掌上暴涌而來。

他的手掌上,迅速被那白色覆蓋,斥候大腿,卻逐漸恢復正常。

“你這樣會死的!”

“捨己救人!”

其餘蠻牛迅速反應過來林邪要幹什麼,只是它們有些於心不忍,有的甚至露出淚水。

這一點讓林邪感覺妖獸比人更有感情之外,也是有些服氣。

以他的性格,還真做不出捨己救人的事情。

很快,林邪手掌處的吸力越發強大,凝聚成一個漩渦,把斥候身上的死亡之意盡數吸到了體內。

他這一切,都是直覺催動。

突然間,丹田處的十二道小塔狀扭曲漩渦,爆發處一陣黑暗玄光,以神鬼莫測的能力,將林邪體內那侵蝕而來的死亡之意給吞噬。

在吞噬完這死亡之意後,小塔狀漩渦竟然凝實了一分。

這才反應過來的林邪,不禁驚愕。

吸收死氣,血獄修羅塔就變強?

但是他又不敢確定。

因此,他準備等會專門找那些死亡之意來吞噬試試,如果真能,那這裏無疑是他凝視血獄修羅塔的契機。

斥候蠻牛高聲驚喜道:“我居然好了?!那死亡之意真的被祛除掉了,人類小子,你竟然有這麼高超的醫術。”

其他蠻牛,看到這一幕,不禁心神激動。

這意味着什麼?

若是林邪真能夠具備祛除或者吸收這種死亡之意的能力,那接下來的歷練前進中,小隊將無視這種死氣,達到一種做弊系的能力。

“繼續前進。”

林邪指揮。

隨後的行程中,小隊不再刻意躲避那些可能蘊藏着死亡玄氣的凹坑,反而專門前去。

林邪張弓搭箭,對準那凹坑射出一箭。

又是一箭把那刺入凹坑的箭矢給射出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