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6 日

看着自己空間的掛曆撕了三章,覺察到自己的內力源源不斷地循環,阿紫曉得該是出去的時候了,闖蕩武林去!

不過這次,她要走另一條路線——天下第一神醫。

不管你是王侯將相,還是庶民百姓,總會生病的對吧?所以說,除了苦逼的太醫外,民間的醫生大多是個吃香的職業!

不過這些都是自己在替原主報仇了之後的事情了,也該是時候驗證一下自己的武功了,雖然丁春秋不算頂級高手,可是也不錯了,至少比慕容復強點兒。

決定下了,自然也該是離開的時候了,環視了一圈兒自己的這個小山洞,原本里面還有頭黑瞎子呢。不過,蜂蜜烤熊掌的滋味兒還真是讓人懷念啊。

她有些遺憾地看了一眼周圍,幾隻熊瞎子都讓自己給吃了,其實還留了一隻看起來很是瘦小的熊。

不是她發了慈悲,實在是因爲母熊最後的悲壯求死讓她發了一咪咪的惻隱之心。

說走就走,趁着傍晚落日的餘暉,阿紫運氣輕功,飛速地離開了此地,來的時候花了半日的光景,離開就只有半個時辰不到了,也算是對自己三個月努力地肯定了。

來到了星宿派,將自己煉製好的藥物灑進了丁春秋的碗中。既然要當神醫了,不試試自己的醫術怎麼成?

這味藥是她專門爲了難纏的敵手煉製的保命的東西,算是她的底牌之一。

將那小弟子敲暈,阿紫便喬裝了一番,進了內室。對於丁春秋來說,如今最要緊的就是趕緊練成化功*,將蘇星河那個臭啞子打敗,去找逍遙派的武功纔是正事兒。

對於送飯的小童他是從來也不會關注的,不過聽着淡淡的腳步聲,丁春秋從打坐中醒轉過來,看向門口。立即有諂媚的弟子從阿紫手中接過了食盒,

“行了,你回去吧,自有我伺候他老人家吃飯。”

趾高氣昂地看了一眼他,而且還很不屑地瞥了他一眼,對於這種想要搶奪師父關注的人星宿派可不缺,就他這樣,慢慢熬吧。

“師兄,要麼今天我來吧?我來星宿派三年了,才見了一次師父,今天終於白師兄拉肚子,我才搶到了這份工作。”

“切,怎麼會有你的事兒?癩蛤蟆一樣的東西,還想往師父面前湊,要捱揍麼?”

本想好心繞過他,不想打開殺戒的阿紫聽到這裏,對於星宿派的這些人半點好感也無。

輕輕地揮了兩下衣袖,就將軟倒的這位拖到了一邊兒,提着食盒,走進了山洞。

“師父,吃飯了。”故意笑的很是諂媚,再加上他有些烏漆墨黑的臉,丁春秋雖然覺得他的身形有些熟悉,一時倒也想不起來是誰。

淡淡地瞅了一眼,接過碗,喝了一口。阿紫知道,事情成了!

卻不想,她的表情太過驚喜,竟讓丁春秋發現了一些端倪,將碗扔了出去,

“說,你是誰派來的?”

就要出手掐住阿紫脖子的時候,發現自己肚腹一陣絞痛,真氣潰散,又重新跌坐在了地上。

“怎麼樣?丁春秋,我阿紫煉製的毒藥不錯吧?”

“阿紫,你竟然敢對我下毒? 摘仙令 還是乖乖地將解藥交出來,否則,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切,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丁春秋,你以爲時至今日,還有半分奈何我阿紫的本事麼?”

“那你想怎樣?只要給我解藥,我就將神墓王鼎交給你,一身的好功夫都是你的,還有這星宿派也是你的,怎樣?”

“丁春秋,不用再掙扎了,我這毒藥,不用一盞茶的功夫,就夠了。而且我似乎忘記說了,解藥呢,還沒煉製出來。”

“你,你……”

突然間,還怒目圓睜的丁春秋倒地不起,看着死不瞑目的丁春秋,阿紫輕聲道。

“我這毒呢,要是運功抵抗,會加速發作呢。”

將他居住的石室翻檢了一遍,那個什麼神木王鼎也被阿紫扔到空間了,既然吹噓的這麼厲害,總有那麼點兒用處的吧?

如果再沒用,拿來當香爐好了,也算是物盡其用了吧。

作者有話要說:正好中午了,發文當下飯菜好了。希望不會影響大家的食慾。 天龍八部2

阿紫解決了丁春秋,一把火將石室燒了,至於那些弟子,能跑出去就是他們好運了,不能的話死了就死了,反正這些人中可沒什麼好東西。

趁着衆人亂哄哄地在救火,呼喊忙亂之際,阿紫離開了此地。卻是無一人發現她的存在,對於丁春秋燒死石屋之事,大家也百思不得其解,只當是師父又在修習什麼高深武功,以至於失手了燒了屋子,而他本人,自然是葬身火海了。

摘星子在火撲滅後,四處找師父的那個寶貝,神木王鼎,卻一無所獲,只能怒罵一聲晦氣,轉身離開。

星宿派沒了丁春秋,自然更不成氣候,很快教衆們就四散開去,漸漸地沒了聲息。儘管摘星子強勢地糾結起一幫跟班將他自己捧上了幫主之位,可惜,大家還是漸漸地離開了。很快,星宿派就沒落了,成爲了末流,再沒了以前的風光無邊……

星宿派一向比較隱祕,而且以心狠手辣著稱,也沒有幾個人曉得他們的事兒,是以等丁春秋死亡的消息擴散時,已經是半年以後的事情了。

這半年,中原武林發生了兩件大事兒。其一便是丁春秋的神祕死亡事件,這另一件,自然是姑蘇出了一位女神醫。

對於丁春秋的死亡,武林同道倒是沒有惋惜之人,大多數都對着這位武功頗爲邪門的人有些忌憚,如今他死了,大家也算是送了一口氣,再說,也沒多大的恩怨,便不在意了。

至於另一位,一個女神醫的出現讓大家頗爲好奇,人麼,自然逃不開生老病死,外加上她行事獨特,來歷也是神祕,大家便以探究爲主,暫時倒是還沒有人想着去得罪她。

因爲誰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什麼時候就需要醫生救命了,對不對?

橫空出世的阿紫神醫,每隔兩月,便在姑蘇義診一日。自然是每逢初一這天了。這一日,附近十里八鄉的貧苦百姓便會去城南,自動排隊等候小神醫的出現,因爲她常年一身紫衣,面容亦由着紫紗遮擋看不清楚,但是聽聲音就知道是位極美的姑娘,看眼睛也是清透靈動,就知道是個善良的好姑娘。

對他們這些窮人來說,簡直就比菩薩下凡還靈驗。窮人是生不起病的,別說是頭疼腦熱的小毛病了,就算是斷胳膊折腿的事兒,也不敢找大夫,吃不起藥。

現在蘇州城的老百姓有福了,阿紫組織人研究了一下,將日常能用到的感冒發熱,跌打損傷的藥物都做成了藥丸兒出售,窮人一瓶5文,只收個成本就行,但是診治是不要錢的,而且藥材要大部分都是能見到,能認識的,對於百姓的窮困,阿紫深爲了解,義診雖然是杯水車薪,可對她來說,亦是盡心盡力了。

她也常常告訴大家,平日裏遇到了一些危險或者是小毛病的時候該怎麼第一時間處理,什麼季節該預防什麼病症的發作這些。

後來有人專門將她的這些話整理了出來,在書局低價出售,也算是大功一件了。阿紫曉得後,也沒有找他要版權,反而將自己的一些手札整理出來,交付那家書局,出錢印刷出來,免費發放了幾百本。

當然事情總不會一直是一帆風順的,在目睹了她將一個垂死的病人治好後,就有官府中人遞話,表示他們家大人很是欣賞阿紫,要收她進府,作爲21房姨太太。雖然遞話的人也說的客客氣氣,可惜阿紫因爲自尊心作祟,聽出了那些人高高在上的口氣,還有濃濃的鄙夷。

阿紫當下也不生氣,客客氣氣地將人送走了,表示自己要考慮下。不過第二天那位大人家就遭了偷兒,沒過半個月,那位大人就被皇帝抄家發配了。原因麼,是有人將那位大人貪墨的證據放到了皇帝的案頭。

雖然這事兒表面上和阿紫沒多大關係,可有心人總能發現些端倪,是以,蘇州城中人便隱晦地不去惹她了,省的招惹了煞神,家破人亡就不好,對不對?

當然,那些小流氓小混混的,阿紫還不放在心上,拳頭硬了,自然無人相欺,不過用他們來維持義診的秩序,倒是好用的很。再說了她隨便用點癢癢粉就能解決的事兒,倒不算是麻煩。

每天義診結束,阿紫便帶着這些混混們,去蘇州城最大的太白樓吃一頓,酒肉管夠,算是答謝。

店老闆雖然不喜這些混混,花子的來自己的酒店糟蹋,可誰讓阿紫帶來的呢?她替自家老母親治好了腿疾,雖然被她訛去了200兩銀子。這位很是孝順的店老闆便專門騰出了一個包間給阿紫留着,保證她能隨時有地方請客或者自己來光顧,當然少不了店老闆不想讓別人看到那亂糟糟的情形,影響他生意的意思在裏面。

阿紫曉得人家做生意不容易,大方地扔了50兩金子放在那裏,算是補償了。

阿紫對待混混花子的這番仗義倒是贏得了人心,再以後,只要她出現在蘇州城,那麼全城的小混混,花子們就會自動自發在城南集結了,而且還在閒談中,免費奉送她好些的新聞熱議,或者是大家聽到的,見到的隱祕事兒,比如誰家的小妾又生了個兒子,那個富戶生不出兒子,要過繼之類的,五花八門,亂七八糟都有,常常聽的她哭笑不得,尤其是看着大家一副要她誇讚的表情之時。

不過每兩月的十五這日,阿紫專爲有錢人診治,就算是個普通的頭疼腦熱,要價也高的不行,可是因着她包治百病,藥到病除的名頭,怕死的人又多,讓阿紫直賺了個盆滿鉢溢。

她的名頭打出去了,漸漸就有江湖中人也來找她醫治了,阿紫對病人的職業倒是不歧視,報酬要的是五花八門,只要你說出個對她有用的消息,或者是付出自己最值錢的一樣東西都行,她一點兒也不挑,再或者,替她辦件事兒。總之,靈活的做事方法,在阿紫這裏發揮的淋漓盡致。也因爲這樣,她的消息更爲靈通了。

江湖中此時又崛起了一個專門以販賣消息爲業務的紫宸閣,神祕異常,只要你報酬高,那麼你想知道什麼,不出三天,都會送到你手中。

據不可靠消息,紫宸閣有四位極美的堂主,只是無人知道她們的來歷師承,武功高深莫測,目前爲止,還無人曉得她們的深淺。

一些試探紫宸閣的傢伙們被直接掛在城頭,做事兒也光明磊落的不行,直接貼着紫宸閣的帖子,表示由紫宸閣對這些傢伙的死亡負責。不管是尋仇的還是報恩的,都衝着紫宸閣來就好,於是大家夥兒就消停了。但是大家也知道了紫宸閣的幾個分舵,大理一個,姑蘇一個,至於西夏有沒有,大家暫時還不確定,但是有人在大理曾經見過一位姓木的姑娘,似乎很像是紫宸閣的一位堂主,但是這些都是傳聞,大家聽聽也就算了。

不過對於紫宸閣的勢力大家更爲好奇了,這樣神祕的組織,也不知道是何人組建出來的,尤其是在中原武林風起雲涌之際,不得不讓大家小心上幾分啊。

而且姑蘇城裏也有人傳,阿紫是紫宸閣的一員,但是並沒有直接的證據表明這一點,一切都是大家的猜測,試探過阿紫的人都知道她武功平平,雖然用藥和用毒的功夫不賴,是以都不相信她是紫宸閣中人。

就在阿紫忙着賺錢,忙着找藥材,忙着壯大勢力的時候,無量山上掉下來了一位少年人,劇情開始了。

段譽對於第一次出門頗爲好奇,也覺得很好玩,當然,如果這個世界上要打要殺的人少上一些,世界就更美好了,是不是?

段譽對於神仙姐姐的各種要求自是遵照不迭的,當然,他也得到了報酬了。段譽翻檢了半天,選擇了姿勢優美的凌波微步,這是保命的好功夫,他不殺人,可是也不能被人殺了吧,還是有個保命的功夫最好不過了。

鍾靈因爲好奇自己的便宜哥哥到底是什麼樣子,特地在無量山偷看了一眼,結果失望而歸,這位也太傻頭傻腦了,而且還色眯眯地盯着人家姑娘的臉看個不停,簡直就是個花心大蘿蔔,實在是不像本姑娘的哥哥啊!有損本姑娘的英明。她傲嬌地表示,日後還是離段譽遠一些,甚的拉低了智商,那就不太好了。而且還鄭重地寫信告知了衆姐妹一番,弄的大家有些哭笑不得之感。

這日,阿紫正在無錫的松鶴樓享受他們的蓮花白,就看到了一位頗爲豪爽的漢子在大碗喝酒,甚是爽快。滿面豪氣,不過面有風塵之色,相貌堂堂,看着就像是好人。

稍後,就有一個小白臉樣子的人湊了上去,二人交談甚歡。雖然不確定這就是那位丐幫幫主喬峯,但是年少無須,膚色白皙的少年人用指尖逼酒的動作倒是讓她曉得了這就是自己的便宜哥哥,段譽。

遠離主角,珍惜生命!阿紫早早地爲自己定下了行事方針,看到喬峯與段譽的相逢,她就知道,波瀾壯闊的江湖又要起爭端了,雖然不會太過攙和,但是對於自己唯一的姐姐,那位早死的阿朱,她還是需要將她把命留下,至於她自己是要陪着喬峯吃糠咽菜,還是珍饈美饌,那就是她的事兒了。

沒有將阿朱吸收進紫宸閣,一是有些忌憚慕容博,再者她知道,阿朱是個將愛情很看重的人,再加上,她和自己是孿生姐妹,總覺得很是彆扭,阿紫表示自己很不舒服,就放棄了這個想法。

叮囑紫宸閣的人仔細盯緊了段譽,喬峯的武功太高,還是別冒險爲好,段譽還是好欺負點兒,再說了她的紫宸閣都是女子,以段譽憐香惜玉的性子,倒是不會有性命之危。

至於她自己麼,結束了手頭的這位病人,她就去湊熱鬧啦,看戲什麼的還是抓緊點時間爲妙。

平日裏行走江湖,爲了方便起見,阿紫都是一副翩翩少年的打扮,這樣可以省很多事。不過,如今會找她麻煩的人倒是不多。

當晚的喬峯接到了一封無名書信,打開後,他的眉頭就一直打不開,也不知傳書之人到底是何種心思,這般隱祕的事情他是如何得知?

難不成是紫宸閣?喬峯想到了近日裏在江湖上聲名遠播,頗爲神祕的紫宸閣,可是轉念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測,自己與紫宸閣素昧平生,丐幫也與他們並無半點瓜葛,怎麼會這麼好心幫自己呢?

難不成有什麼陰謀不成?不過倒是幫了自己一個大忙,反正日後要機會遇上了,還他一個人情便是了,他喬峯一生光明磊落,可沒有半點兒見不得人之事,而且他也不欠別人人情。

阿紫不知道自己一時的好心倒是招致了喬峯這麼多的心思,不過她是不在意了,只要自己提醒了也就行了。

中原武林自喬峯過後,簡直就沒一個能提溜出來頂大梁的人,簡直就是丟死人了。

當然,自己也沒那麼好心要幫人,只是提醒一聲罷了,反正全冠清什麼的也不是好人,對吧?

我去運動 對於如今江湖上的紛紛擾擾,丐幫,少林,大理段氏,甚至是姑蘇慕容都積極參與其中,想要查找真相。可惜,這次,一向消息精確的紫宸閣倒是沒了動靜。

對於一切要查找姑蘇慕容復是不是兇手的委託都不被接受,而有關的事件大家想知道,也不被接受,無論出價多高。

紫宸閣就像是消失了一樣安靜。

買來的娘子會種田 “我們這樣會不會惹怒大家?”

王語嫣甚是單純,她覺得這樣很不好,偷偷摸摸地從家裏跑出來,來問阿紫的意見。

“這件事太複雜,關乎中原武林的興衰,實在是不能太過草率,而且你看看這些委託人,可沒一個是懷有好心的,此時紫宸閣還是自保爲要,緊要關頭可以幫一下,但是絕對不可以攙和進去。”

“可是好多人都說是表哥乾的啊,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豪門霸愛:冷少的天價嬌妻 就算是我,也會覺得是表哥所爲,紫宸閣難道真的要袖手旁觀,不調查麼?”

雖然知道表哥是永遠都不喜歡自己,他要的是光復大燕的基業,可是關心了十幾年了,一時間還是忍不住地替他擔心起來了。

“語嫣,這件事紫宸閣絕對不能插手,你不知道其中的厲害,既然你知道不是慕容復所爲,那麼有一天,自然可以查出真相,還他清白。而且你表哥也趁着這個機會,收攏人心、勢力,何嘗不是個機會,他自有打算,你別多事!”

阿紫才懶得干涉呢,即使她說的義正詞嚴,但是隻有她自己知道,自己這是懶病發作了,不想管了而已。

江湖中人的死活幹她何事?

王語嫣覺得說不動她,沒法子幫表哥一把,心中有些愧疚,不過對於阿紫的話她還是聽的,委委屈屈地回去了。

她是唯一一位沒武功在身的,是以阿紫不放心,特地在她身邊配了人手保護。

江湖上成名已久的少年英俠,因爲阿紫救了他一命,答應做兩年的護衛,就這樣,伏在暗中保護王語嫣了。

“幫主,求你爲小女子做主。先夫被奸人所害,一定要替他報仇啊!”

康敏看着英氣勃勃的喬峯,低垂着頭,哭道。

“嫂夫人放心,此事喬峯一定放在心上,擇日就南下,想姑蘇慕容討個公道,不過依着慕容復的俠義心腸,總覺得此事不像他所爲,事情總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要是讓我知道是誰殺害我丐幫兄弟,喬峯必當手刃仇人,替馬大哥報仇雪恨。”

“多謝喬幫主。”

康敏雖然覺得離自己的目標還有些遠,但是事情要一點點來的,對吧?她反正不着急。

喬峯如今正忙着肅清丐幫內部的事情,自上次收到無名人的傳書,說是丐幫有反骨,他就讓人盯着全冠清了,果然發現了一些端倪。

聯合了幾個丐幫中的低等長老想要推翻自己這個幫主什麼的在喬峯看來只是無稽之談,他向來光明磊落,就算不做幫主也沒什麼,只是全冠清此人倒是太過野心勃勃,心術不正,蠱惑人心倒是個問題。

看來要想法子讓大家認清他的面目,省的丐幫陷入內亂,那就糟糕了,尤其是在武林事多的當頭。他是丐幫幫主,自然要以大局爲重。

至於馬大哥的仇,自然是要報的,但是也不能冤枉了好人,姑蘇慕容復,對於這個和自己其名的人,他倒是也欽慕不已,只是無緣得以一見。

英雄可能都有些心心相惜的味道在裏面吧,反正喬峯此人便是如此。

“幫主,我們與西夏一品堂的惠山之約就在眼前,你此時去姑蘇,是不是來不及,而且幫主剛剛也說了,姑蘇慕容不是兇手,此事該如何是好,還請幫主示下。”

“那我們就在惠州舉行丐幫大會,然後請姑蘇慕容前來對質,如何?”

“如此也好,算是一舉數得了。”

衆人聽了此話,都贊同起來。

晚上,看着白世鏡的離開,康敏氣狠狠地罵了幾句什麼,想着還是將那封書信藏好爲妙。不過,很快她就發現,自己似乎動不了了。

“哈哈,真精彩,你這出和姦夫害死丈夫的好戲可真精彩啊!”

聽到身後的聲音,康敏也是大吃一驚。這個地牢如此隱祕,怎麼會有外人闖入,不過聲音似乎是個小姑娘,她倒鬆了一口氣。

“說吧,你是哪位?怎麼進來的?”

“咦,你倒是淡定,果然是能幹出殺死丈夫這種狠事兒的女人,倒是不簡單。”

“哼,說吧,你有什麼要求,金銀珠寶,武功祕籍,你要什麼開口就是。”

“啊,簡單,簡單。我只要汪劍通的那封信啊。馬伕人,你知不知道在哪?馬大元臨死前有沒有交給你?”

“什麼信?我倒是不知道了,小姑娘,你放開我,我替你找找看,可好?”

“啊,我勸你呢,及早交出來爲好,否則在你臉上劃上一刀,那肯定會很好玩的,對不對?”

“好,我告訴你,你的刀子離我遠一點,就在那個匣子裏,你拿走也行。”

康敏的眼珠子一轉,就隨便指了一下。

“你唬弄鬼呢?要不要我將你送到全冠清的牀上啊?”

“好,這就給你。”

康敏最後終於在自由後將那封自己最重要的書信遞了出去,真是功虧一簣!不過就算是沒有這封真的,自己也可以僞造一封假的呀。難不成就要這麼輕易放棄了?

再回頭,卻發現剛剛那位小姑娘已經不見了,康敏四處查探了一下,這才放下心來。

阿紫拿到了書信,就離開了。沒了這封所謂的證據,那麼所謂的丐幫大會也就是一場鬧劇了,她倒要看看,康敏怎麼把白的說成黑的。

全冠清得知那封證據丟失了後,對着康敏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女人起了一絲反感,要不是留着她還有些用處,能收買人心,他真是恨不得此刻就將這個女人弄死。不過,這女人的滋味兒還真是不錯,也不知道馬大元那個死鬼是怎麼能將美嬌娘留在家裏,成天撲在幫中的事務上的。想着這裏,二人便又是一陣卿卿我我了。

嬌妻撩人:別惹危險總裁 阿紫拿到了證據,自然就要趕快離開了,不想遇到了喬峯。他有些不放心馬伕人,怕有人殺人滅口,便帶着人來了馬大元的家裏。

結果,在不遠處就發現了阿紫的身影,喬峯吩咐了手下的兄弟一聲,讓他們趕緊去馬大元家保護馬伕人,然後就趕緊去追趕已經遠去的紫衣人了。

黑暗中他還沒有發現這是位姑娘罷了,直到兩人比拼腳力,奔出城外20裏後,阿紫率先停了下來。

“喬幫主,你追趕小女子,何事?”

“姑娘,你竟然是個女子? 好婚晚成 我剛看你鬼鬼祟祟的從馬副幫主家周圍出現,以爲你對馬伕人不懷好意,是喬某魯莽了。”

“啊,你說這個啊,我是跟着你們幫的白世鏡長老的,結果在這附近跟丟了,喬幫主,你可見過他?”

“沒,白長老此刻應該離開了這裏,前往惠州了,不知姑娘找他所謂何事?”

“哦,他欠我三十兩黃金,要債,行不行?”

看出來喬峯不相信自己的話,阿紫一陣氣悶,惡狠狠地跺跺腳,閃身就要走。

“姑娘,你還不能走,萬一你害了馬伕人,那麼我就要帶你回丐幫,做個交代了。”

“啊呀,看不出來,你這位英名蓋世的丐幫幫主,竟然也有不分青紅皁白就抓人的時候?你幾時見過我殺害你們那位假惺惺的馬伕人了?”

“這,一切都是喬某的猜測,如果事實證實是喬某誣陷了姑娘,那到時候我向姑娘賠罪,可好?”

“那我將你的人頭砍下來,卻發現殺錯了人,到時候和你賠罪,行麼?”

“姑娘,請你勿要胡攪蠻纏,殺人與否一目瞭然,只能委屈你了。”

似乎發現在口舌上自己佔不了上風,喬峯想直接動手,先將她制住再說。結果阿紫先一步猜到了他的想法,她的行爲頓時讓喬峯黑線起來。

“救命啊,丐幫喬幫主非禮人。救命啊,喬峯,你放開我!”

看着離自己有一丈遠的姑娘喊“非禮”,喬峯簡直有些哭笑不得之感,也不知道誰家的小姑娘,古靈精怪的緊。

“好了,姑娘,別鬧了,別逼着喬某人動手,你還是自己乖乖地跟我回去吧,我保證不動你一根汗毛。”

“切,走就走,要是你污衊我,喬峯。你等着吧,總有你好看的。”

阿紫心想,總會給你一份大禮的,看你還敢小瞧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