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4 日

看着慕尊從房間裏走出去,兩位老人 同時皺起了眉頭沉靜了下來。他們這個孫子輩的孩子,心裏有種說出不的感覺,他表現出的沉穩機智手段,根本就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孩子能有的。他那一身本事從哪裏來的,這一點他們一直很想知道,但是他們用了很多手段,也問過慕傲淵,可都沒有找到任何線索。

不過有着一個優秀的後輩,往後世界的主角是他們,也算是老懷安慰了。

……………………….

“芷芯,怎麼了,看你回來後總是悶悶不樂的,該不會是有什麼心事了吧。”說話的女孩子大概十七八歲,一張足以讓任何男人瘋狂的精緻臉龐,及肩青絲柔順黑亮,雪嫩的肌膚健康富有光澤。嘴角的微笑洋溢着秋天清淡的氣息,一雙精緻的純潔眸子暗藏着一份調皮和促黠。

“哪..哪有。可能最近老是參加些宴會有些累了吧。”上官芷芯微微有些慌亂隨口編了個理由,只是眼中閃過的躲閃,出賣了她的心思。

“哦,是嗎?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爲你在臨山市見到了什麼驚豔才絕的男生,讓你春心萌動了呢?”女孩兒悠悠然的淡淡看了一眼,像是無意間說出了自己心裏的猜測。

“好你個墨緣,我難得回來一趟,你就開始調侃我。”上官芷芯聽完,見自己的心事被閨蜜說破,頓時大羞。伸出小手就往對方的腋下撓去。

“咯咯~~好了好了~~咯咯~~我錯了,我錯了。”女孩兒癢的拼命躲閃着,閨房中充滿着歡快的嬉笑聲。

上官芷芯和這個叫做墨緣的女孩兒就像兩顆互相砥礪的鑽石,兩人一起並沒有因此而失去璀璨的光芒,相反,在互相的映襯之下綻放出更加耀眼的光輝。如果說上官芷芯更加具有中國古典女子的那種經典婉約美,那麼她則更像一位公主,一個從童話故事裏走出來的真正的公主。兩人因爲比起同齡人更加出衆的身份和資本,所以從小就很少有真正的知心朋友,也許是‘同病相憐’原因,兩人反而成了好姐妹。

“好了,不和你鬧了。”上官芷芯嘟着嘴,停手放過她一馬。忽然語氣一轉,情緒有些忐忑的問道:“墨緣,你說我是不是變傻了呢,這好像不像我啊,爲了一件莫名奇妙的事情煩惱,看來我真是出問題了。”

“呵呵,到底是什麼事情讓我的上官大小姐這麼費神。難道你真的戀愛了?”女孩兒好奇的打量着自己這個姐妹。

“其實…也談不上戀愛。只不過第一次對一個男生產生一種探其究竟的衝動,有些無法釋懷吧。”上官芷芯想起慕尊和她打的那個賭,她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他心裏真正的意思,反而覺得他是用另一種方式委婉的拒絕,這讓她心裏打了一個結,放在那裏很彆扭。

“能讓你好奇的男孩兒,我倒想見見對方到底是何方神聖了。”女孩兒淡淡一笑,從小到大不知道有多少男生送花送情書,用各種千奇百怪的方法表白都一直心如止水眼高於頂的密友,這次竟然‘動搖’了,這不能不讓她感到不可思議。

“唉,不說我了。倒是我們伊墨緣大美女,我好像聽說有人稱你爲‘京城伊人’,誰這麼有詩意給你取了個這麼貼切的雅名呢?所謂伊人,在水一方。不錯,不錯。”上官芷芯收起心思,有些八卦的調笑道。

“都是一幫無聊的傢伙,自從你走了以後就沒有人能分擔我的痛苦了,早知道我也和爺爺說說,去另外一個城市上學了,每天因爲打發他們,都夠費神的。”女孩兒叫伊墨緣,被稱作‘伊人’,可是心裏卻沒有一絲的驕傲的意思,臉上也露出一種疲憊的無奈之色。

“咯咯~~我怕到時候你轉到哪個學校,那些人可能就會尾隨着跟過去吧。”上官芷芯當初就是因爲不想在應付那些傢伙,所以才轉學的。雖然臨山一中裏追求者也不少,不過總的來說也算是個明智之舉了。

上官芷芯見伊墨緣這次沒有接話,突然變得默不作聲,坐在牀上抱着個大娃娃輕皺着秀眉,眼中存着明顯的憂心之色。不由問道:“怎麼了,怎麼不說話了呢?難道是遇到了什麼難纏的傢伙?不對啊,你也應該應付的得心應手了啊。”

“芷芯,昨天我媽媽告訴我一件事情…………”伊墨緣沉默了很久,緩緩說道

…………………..


回來家後,慕尊進到慕傲淵的書房裏問了問關於兩個老爺子提醒他的那件事情。作爲當事人的他想多瞭解一點情況,也能趁這段時間做好準備。

“小芸,去叫你爸爸和哥哥吃飯了。”廚房裏,呂凝準備玩最後一個菜,讓一旁打下手的慕靈芸去書房叫人。

“好的…”慕靈芸擺好碗筷,跑向書房。

“爸,哥,吃飯嘍。”慕靈芸悄悄地探進來小腦袋,通知道。

“好了,事情就說到這兒,咱們先去吃飯。”慕傲淵止住了話語,拍了拍兒子的肩膀。

慕尊走到慕靈芸的身邊,颳了下她的小瓊鼻,親切道:“走着~~”

因爲這次是他們一家四口第一次坐在一起吃飯,所以大家顯得都非常高興,呂凝今天準備的晚飯也非常的豐富,其樂融融確實很暖心。

慕傲淵坐在最中央,呂凝和慕靈芸坐在左邊,而慕尊則坐在右邊。

“來,今天是咱們家真正團聚的日子,我們乾一杯。”慕傲淵率先舉起杯子,看着自己的家人,今天總算是到齊了,這麼多年的努力也總算沒有白費。

“乾杯~~”

慕傲淵和慕尊杯子裏是酒,呂凝和慕靈芸則是果汁。

慕尊看着眼前的一桌子菜,十分興奮道:“媽,這麼就沒吃到你做的菜了,今天你們都別攔着我,我一定要大開吃戒。”說完便開動起來。


“呵呵,好,那就多吃點。”呂凝臉上掛着開心的笑容。一旁的慕靈芸見自己這個哥哥這麼有趣,也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

慕傲淵嘴角也噙着笑意,看着慕尊一副餓死鬼投胎的樣子,瘋狂的掃蕩着飯菜。

呂凝有些哭笑不得說道:“慢點吃,看你那吃相,小心以後被女孩子看到了,直接給嚇跑了。”

“沒關係的,哥哥這樣纔像男子漢,現在的女生都喜歡這種樣子的哦,”慕靈芸大眼睛眨巴着,笑着替哥哥‘澄清’道。

慕尊擡頭露出個略微調皮的笑容,現在逼着成長的他恐怕也就是在家裏面對着自己最至親的人,才能表現天真的樣子。

呂凝給兒子女兒分別夾了塊菜,突然想到了什麼,道:“對了小尊,媽有一件事要告訴你個消息,你可不要驚訝哦。”

“恩…說吧。”嘴裏噙着飯菜的慕尊含糊不清的說道。

“你其實還有個指腹爲婚的未婚妻。”呂凝看了一眼慕傲淵一眼,下定決心道。

“噗~~~咳咳~~”埋頭苦吃的慕尊驚得趕緊低頭,一下子把嘴裏的飯菜噴了出來。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聲,瞪着眼睛超級詫異道:“咳咳,媽…你…你說…說什麼?指腹爲婚?未婚妻?”

“其實是這樣的,以前你媽的一個好朋友,兩人同時懷上了孩子想要親上加親,說是如果一男一女的話,就….你明白了吧。”慕傲淵已經猜到了慕尊會有這種反應,不緊不慢的解釋道。

“神馬?這….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我都不知道對方是誰,長得什麼樣子,就這還算是未婚妻。媽,今天不是愚人節,不要嚇我。”慕尊說話也變得結巴了,這個消息還真特別。

“媽怎麼會那這事兒來騙你,以前不是因爲別的原因嗎?不過現在好了。前幾天我們還見面來着,人家又和我提到了這件事情,說是有機會的見個面,相互瞭解一下。我見過她的照片,很優秀的一個女孩兒。”呂凝沒有理會兒子詫異的樣子,解釋道。


“哥哥,我知道媽媽說的是誰,是個大美女哦,好多人都追她呢。哇,現在沒有想到她竟然會是我未來的嫂子,真是不錯。”這時慕靈芸也幫忙說起了話。

“我…我..爸,媽,你們是知道我的情況的,你們的兒媳婦已經有人了。小芸,你哥已經給你找了嫂子了,而且還有..不是..反正就是有了。”慕尊趕緊解釋道,這相親這東西,他一時間還真接受不了。

“行了,我是知道,都已經給我們預定了好幾個了,也不差這個。”呂凝不給慕尊拒絕的機會,兒子優秀,所以兒媳婦她從來不嫌多。

“唉~~”慕尊長嘆一口氣,對於這麼‘開明’的母親不知道是該慶祝一下呢,還是該大哭一場呢,愁人。

“哥哥你..你竟然找了好幾個了?哼,沒想到你竟然是個花心大蘿蔔,小芸真是看錯你了。”

“不是,小芸你聽我說…” “查出那小子的資料了嗎?”風和集團大廈的頂層辦公室裏,一個平凡的相貌但是身上卻有種不俗自負和神采的男子,手裏端着一杯紅酒,靜靜凝望着淡淡問道。

“回社長,已經查出來了。”身後一個手下似的人弓着身子恭敬地說道。

“哦?說說看,我很想知道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敢和我搶女人。”男子輕抿了一口紅酒,饒有深意的說道,語氣夾雜着一股讓人毛骨悚然的陰冷氣息。

“慕尊,男,臨山一中高一學生,最近在臨山市突然崛起的新生勢力靈鷲宮的創始人,被稱作‘尊主’……”身後的手下一一將慕尊的資料說了出來,不過都是些基本的內容,可是往後說到背景時,語氣一轉:“現在在北京,不過最近傳來消息,得知他父母親竟然是慕家和呂家的人,背景很深。”

“慕家呂家?”男子原本淡然的表情總算是出現了一些詫異。

“是,這也是剛得到的消息。在臨山市生活了十多年,這些關係好像也是突然出現的。至於原因,我們無法獲知。”

“這樣啊….那就難怪了。慕家呂家兩家老人還健在,看來事情有些不好辦嘍。”男子眉頭一挑,一口氣將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

“幫我準備一張飛往北京的機票。”男子沉聲道。

“是….”

等手下退出房間,男子雙手插兜透過身前巨大的玻璃窗,沉默許久後喃喃道:“靈鷲宮尊主?慕家呂家?呵呵,有意思,有意思。”


………………………………

“什麼?你…你..竟然還有個未婚夫?”上官芷芯聽完,一下子忍不住驚呼出來,滿臉不可思議的看着她。

“是啊,這我也是剛知道的。你說這都什麼跟什麼嘛,我根本連對方是誰,長什麼樣子,性格品行如何都不知道,就這麼突然之間就冒出來了。”伊墨緣鬱悶的說道,想起媽媽介紹時那熱情的樣子,竟然連拒絕的機會都不給她。

“呼呼~~你果然還是勝我一籌,呵呵。”上官芷芯想想事事還真是難料,忍不住調侃了一句。

“芷芯,你說我這該怎麼辦啊,要是他是一個很差勁的傢伙,還藉此厚臉皮纏上我那該怎麼辦。我媽還想過兩天讓我們見見面呢,我真是快愁死了。”伊墨緣拉着小臉,吐着苦水。

“大不了就見見唄,你怎麼知道人家差勁呢,如果是一個才貌雙全的人物,那你不就賺到了嗎?”上官芷芯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有想方法安慰她。

“你這明擺的是把我往火坑裏推,算了算了,不說了。”伊墨緣也不想自尋煩惱了。換了個話題道:“聽說過兩天就是你爺爺八十五歲的大壽了?”

“恩啊,我回來就是因爲這個。”上官芷芯解釋道。“對了,阿姨說的到底是哪家的人啊,我知道嗎?”

“恩?我聽我媽說是慕家的人,他好像剛回到北京不久。”

“慕家?那…那你知道他叫什麼嗎?”上官芷芯一聽竟然姓慕,心中不由的想起了一個人,心中詫異的暗道“不會這麼巧吧。”

“好像叫..慕尊…”伊墨緣回憶了一下,緩緩道。

“啊?…”

…………………………

作爲京城的大家族上官家,家主上官清風要過八十五歲的生日。上官老爺子德高望重,他的大壽無數的名門貴族,夠格的官員都參加宴會,還有不少人也想盡辦法去獲得一張請柬,他們把它當做了一種榮譽。慕呂兩家當然也接到了送來的請柬,一大早的就準備,去往上官家祝壽。

慕尊剛認祖歸宗,這件事在京城裏也已經傳開了,當年呂家小姐和慕家公子的事情都或多或少的知道一些,消失這麼多年的呂凝突然出現,兩家的恩怨又化解掉,也算是個不小的新聞。


慕老爺子爲了給自己這個孫子正名,讓他同他坐在了同一輛車裏,這可是個許多晚輩很難得到的機會。

坐在車上的慕尊,看着一排的車隊,道:“爺爺,這個上官老爺子到底是什麼身份,竟然您也要親自去。”他只知道上官家不簡單,可是能請到這麼多人,看來自己的認識還是不夠。

“上官家的老人是上官清風是北京軍區的司令員,也是軍委的二把手。他們家的能量也不比慕家呂家差。我和你姥爺和他也算是老朋友了,所以當然要去。”慕老爺子解釋道。

“哦~”慕尊淡淡的回了一句,便沒有再出聲。

上官家作爲名門望族,家裏的老爺子做大壽,自然不會寒酸。這次的壽宴沒有在星級酒店,而是在家裏舉行。上官家的別院面子很大,緊領這一個人工湖泊,環境不錯,場地又寬敞,確實很適合開設這場規模宏大的宴會。

車到了目的地,慕尊在一旁攙扶着爺爺走下車來。看到上官家此時已經來了很多賓客,場面很是熱鬧。在前院的長路上排了長長一排,然後在那特定的區域裏,鞭炮齊鳴,一羣小傢伙衝了過來,都是家裏的各種親戚。除了維持秩序的還有各種特衛人員,耳中戴着耳脈,監視着這裏的一切,因爲很快的,幾個國家核心的老人也會過來露露面,所以一切都需要事先安排妥當,不可有任何的閃失。慕尊這雖然是他第一次參加這麼大規模的宴會,不過表現的卻依舊如常,臉上沒有絲毫緊張的神色。

此時,身後又來了一長串的車隊,從車上又下來好幾位老人。慕尊注意到每輛車的車牌都是幾乎罕見的,看來這幾位老人的身份同樣不一般。

一位身着唐裝的老人見到慕鼎昌時,忽然加快了腳步走了過去。

慕老爺子臉上也掛起了笑容,上前道:“今天我們這些老傢伙又可以好好聚聚了。”

“哈哈,那可不是,天天在家裏呆着,這時間就這麼讓我給浪費了,想想都心疼啊。”唐裝老人中氣十足哈哈一笑,看來今天心情不錯。

這時也是剛到的呂老爺子也走了過來,有些埋怨道:“你個李老頭,有空的時候過來和我下下棋,看看你的棋藝到底進步多少了。”

“呵呵,行。”唐裝老人點頭答應,突然看到站在身後的慕尊,有些不確定的問道:“慕老頭,呂老頭,這個娃子該不會就是你們的孫子外孫吧。”

已經退到身後的慕尊,見老人叫到自己,大大方方的走上前,微笑道:“李爺爺您好,我就是慕尊。”

“不錯不錯哦,我可是還想認你當我的幹孫子呢,就是不知道你的爺爺姥爺答不答應。”唐裝老人對於當初說過的話並沒有忘,當了一輩子的軍人,講究的就是言而有信。眼睛不禁瞟了一旁的兩個老友。

“你個李老頭,想認乾親,好歹你也挑個時候,今天可是來給上官老夥計祝壽來了,先分清主次。”慕老爺子笑着說道。

“你們這是聊什麼這麼高興,怎麼不先進來和我一起說說啊。”這時從別院裏走出一老一少,說話的就是今天的壽星上官家的老爺子,今天穿着一身紅裝,顯得很是喜慶。一旁跟着他的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孩兒,小心翼翼的扶着。看到老人旁邊還站着一個男孩兒,當走近看清楚對方的樣子,心跳突然加快起來。

“上官老頭,恭喜恭喜啊。”呂老爺子上前握着手,祝賀道。

“恭喜啥呢,我原本就不想鬧這麼大動靜,只是那些個小子非得擺這麼一場,害的幾位老哥哥跑來,我心裏還真是有些過意不去啊。”上官老爺子一一握完手,有些歉意的說道。

“今天你可是壽星公,說什麼胡話呢,我們這些老頭子是熱鬧一次少一次。”唐裝老人佯怒瞪了對方一眼,看着有些不樂意他說的內容。

“呵呵,你個李老頭還是個老樣子。這是?”上官老爺子把目光轉到了旁邊唯一一個小輩身上,好奇地問道。

“上官爺爺我叫慕尊,今天是您的大壽,我祝您福如東海,壽比南山。”慕尊介紹着,同時把準備好的禮物送了過去。

“哦~~原來這就是慕老頭的孫子,呂老頭的外孫啊。”上官老爺子恍然大悟道,對於他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沒想到今天會在這兒見到。

“慕尊,謝謝你今天來給我爺爺祝壽。”一旁一直沉默的上官芷芯笑着說道。

“你們認識?”上官老爺子詫異道。

“恩,我和芷芯在一所學校上學,以前就認識。”慕尊解釋道。

“呵呵,好了好了。我們還是進去吧,既然他們認識,我們在他們也不好意思說什麼。”慕老爺子見自己孫子竟然認識上官家的孩子,心裏有些好奇,不過也沒問什麼。

看着幾位老人進到了院裏,上官芷芯突然有些幽怨的撇着慕尊一眼,很委屈的樣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