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5 日

看樣子是要審問十三姨,嚇了羅陽一跳。

「木炭兄,我偷偷告訴你,你不能跟別人說。說了,我就麻煩了。」羅陽說道。

「把十三姨叫來!」第十塊木炭怒道。

到了這個時候,羅陽若不強硬起來,那才是真的麻煩。

淡淡一笑,羅陽說道:「木炭兄,你這是故意把我把死里死啊!」

第十塊木炭要出房間,可是羅陽擋在了它的前面。

「你想死?!」第十塊木炭冷道。

「木炭兄,你現在去問十三姨,那不就相當於告訴她是我跟你說的?十大聯盟會放過我?你這樣做,我沒有退路。我跟你是同一條船的,才告訴你。你卻把我當棋子用?」羅陽怒目而視。

雙方對峙,誰也不肯讓步。

房間里沒有別人,若第十塊木炭要動手,羅陽也可讓血煞子出來,不用擔心被人看到。

「你再阻攔我,遲早我會殺了你!」第十塊木炭表露了心聲。

這也正是羅陽的想法。

此時雙方是半斤八兩,誰也奈何不了誰。

若打起來,羅陽還要更強一點。

待把魂珠的力量吸收了,羅陽覺得聯手血煞子能把第十塊木炭拿下。

當然,還沒有做之前,一切都是猜想。

「木炭兄,我為你好,你自己想一想,沒有我幫你打探消息,那個人很快就會找到你,到時你還逃得了?」羅陽問道。

「沒人可以找到我!」第十塊木炭自通道。

它可以隨便幻化成別人的模樣,一般人想通過外貌來尋找第十塊木炭,確實難如登天。

可是那高人應該有獨特的辦法從人海里找出第十塊木炭。

就算沒有,第十塊木炭要找夜傀,那它所在的大約位置也是可以被猜到的。

羅陽冷笑道:「木炭兄,你太自大,最後你的大事就可能做不成了。聽我說,低調些,我會幫你實現夢想的。」

第十塊木炭怒道:「讓開!」

見羅陽還是不讓路,第十塊木炭忽地伸手拍羅陽的胸膛。

羅陽也不是吃素的,心裡說道:「莫邪小姐,快出來,要打架了!」

在第十塊木炭剛舉掌時,羅陽的眉心也開始透出紅光與金光。

結果第十塊木炭忽地化成一團黑氣,從窗口飛出去了!

可能覺得跟羅陽耗下去也沒什麼收穫,才走了。

羅陽怔了怔,打電話已沒什麼用了,轉身衝出房間,幸好見十三姨等人就在走廊那兒。

「快進來!」羅陽喊道。

眾人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個個滿臉好奇。

進了房間,十三姨問道:「小子,它呢?」

羅陽指了指窗口,說道:「從那裡走了。」

聽了這話,白蕙和谷家三姐妹現出了驚喜的神色,可知她們就等著這一刻發生。

第十塊木炭不跟著羅陽了,羅陽就難以阻止它做事了。

有第十塊木炭對付十大聯盟,就夠十大聯盟喝一壺的了。

「呵呵,你讓它走了?」花襲伊驚訝道。

「花姐,不是你想的那樣的。」羅陽苦笑。

當時只是為了嚇唬一下第十塊木炭,結果把它嚇走了。

早知這樣,倒不如不說了。

從血煞子和魂珠發出的紅光來看,第十塊木炭沒有走遠,估摸就在附近,等待時機來捉十三姨打探消息。

「小子,你故意放走它?!」十三姨惱道。

在十三姨和花襲伊的眼裡,羅陽有足夠的能力震住第十塊木炭。

現今第十塊木炭卻走了,十三姨自然認為是羅陽放走的。

殊不知羅陽跟第十塊木炭的戰鬥力是旗鼓相當,誰也沒有強多少。

被誤會了,想解釋清楚,那很困難。

羅陽說道:「十三姨,不要這樣說。我放走它幹什麼?我為了幫你們,才把它帶在身邊。」

這話在白蕙和谷家三姐妹聽來,倒像是羅陽在敷衍十三姨和花襲伊。

畢竟白蕙和谷家三姐妹曾要求羅陽不要幫十三姨等人,現今倒像羅陽確實是那樣做了。

是以,白蕙和谷家三姐妹俏臉均現出得意之色。

卻不料羅陽想留住第十塊木炭,只是第十塊木炭不肯留下來。

「呵呵!它說了要去什麼地方?」花襲伊問道。

「沒說。我猜它應該還在這附近。它不是要找夜傀?」羅陽說道。 不得不說,九陰真經的確是強橫無匹,那長長的利爪,居然硬生生的劃開深淵巨蝠的翅膀防禦,在其表面撕裂出一條血淋淋的口子。

「啊!卑微的人類,居然傷到本王,找死!」

深淵巨蝠怒了,翅膀上的傷口雖然不大,傷勢也不重,但作為鬼王級的鬼怪,何時受到過這般?受傷?那都是很久遠的以前的事情了。

眼下被牛翠花所傷,立即狂暴起來。

見傷了深淵巨蝠,牛翠花先是大喜,隨後見其憤怒狂暴,便是身形猛然後退。

只可惜,她的實力雖強,但與深遠巨蝠還差了許多,尤其是在速度上,深淵巨蝠憤怒狂暴后,那速度簡直快的嚇人。

翅膀一扇,便是一股颶風刮來,牛翠花驚叫一聲,身體倒飛而去。

此刻,距離地面數米之高,恐怖的颶風已然讓她失去了平衡,控制不住身形向下墜落。

若是摔在地上,怕是免不了吃苦頭。

不但如此,周圍的沙粒碎石,在颶風的猛刮下紛紛飛起,宛如有靈魂的子彈一般,紛紛對準下落的牛翠花。

這要是被打到,怕是直接打成了篩子。

見此,不遠處的眾人都臉色劇變。

花落深受重傷,無力救援,其餘高手都無法擋住那如子彈般的碎石沙粒,若是上前援救,怕都要被打成無數孔洞。

一時間,在場所有人都焦急起來。

至於四鬼將,他們也都被颶風刮飛,距離雖然不遠,但援救卻也來不及了。

墜落的牛翠花心中苦笑,她想不到,傷到深淵巨蝠的代價居然如此之大。

她自知幾秒鐘后她將徹底告別這個世界,剎那間,腦海中浮現了父母和李沖的身影。

「對不起,沖哥。」

牛翠花緩緩的閉上眼睛,等待著死神降臨。

然而,就在所有人,以及牛翠花自己都認為必死無疑的時刻,一道身影衝天而起,其恐怖的速度在半空中都留下一道殘影。

「傻丫頭。」

輕輕的一句話,緩緩飄進牛翠花的耳中,使得她不由身子大震。

緊隨其後,她覺得整個人落在一具溫暖的懷抱中。

「砰砰砰~」

細密的碰撞聲在耳邊響起,那是什麼被碎石砂礫擊中的聲音。

睜眼一看,牛翠花的眼淚都流了下來。

「沖哥。」一雙溫柔的眸子,正含情脈脈的看著她,惹得她鼻端一陣酸楚。

正是李沖用背部,抵擋住了砂石瓦礫的攻擊。

李沖微笑責怪道:「傻丫頭,你死了我該怎麼辦?」

聽著李沖寵溺的話語,牛翠花的眼淚更加止不住的流淌。

「交給我吧。」擦了擦牛翠花臉頰上的淚痕,李沖柔聲說道。

牛翠花重重的點了下頭,臉頰卻浮現了一抹紅霞。

鄉野村民 「沖哥,等這件事結束,我們就做,做那個吧。」

說著,轉頭走到眾人身前,只留下一臉懵逼的李沖。

看著牛翠花一臉羞紅,李沖小腹頓時傳來一陣火熱。

我靠,硬了!

高高隆起的帳篷,在黑夜中也無比清晰,不遠處的眾人見狀,都傻了吧唧的看著他。

一時間,都忘了空中的深淵巨幅。

「啊!!小子,本王要吃了你!」

一道怒吼響起,將眾人的注意力拉回到了現實,而李沖也被這一盆冷水,澆滅了下腹的火熱。

「尼瑪,這時候想這個?嘿嘿,不過真挺期待呢。」李沖的嘴角咧了咧。

轉過頭,望著俯衝而下的深淵巨蝠,哼道:「吃我? 花落花開孤成凰 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話音落下,李沖的身形瞬間消失。

「轟隆」

巨大的轟鳴,在李沖消失的位置響起,遠處的眾人紛紛後退。

深淵巨蝠大怒,因為它居然失去了對李沖的感應。

憤怒后的它,每扇動一次翅膀,就會帶起一陣恐怖的颶風,不斷肆虐著周圍一切。

「混蛋!出來!」

深淵巨蝠已經發了狂,不斷攻擊周圍,這般場景,與大力鬼王如出一轍。

而李沖也與先前一樣,穿上了幽靈紗衣,身形早就隱匿了起來,而他的手裡,則攥著一把森然的短刃。

這短刃寒光凜冽,正是開鑽石寶箱開出的幽靈之刃。

千億寵婚 兩者形成套裝,附帶強悍無匹的戰力。

在李沖看來,尋常攻擊對付鬼王級鬼怪,已經造不成致命傷害,若是從系統中兌換強力武器,又會耗費太多,倒不如試試這幽靈套裝的威力如何。

眼下,四鬼將已經被他收回,先前一戰,四鬼將消耗也是極大,雖沒有鬼體透平,但顯然也無法支持太久,畢竟鬼王級和鬼將級差距還是太大了。

眼見深淵巨蝠正處於狂暴中,李沖也不著急,若是現在冒然攻擊,必然會有受傷的危險,所以,他在等。

不論是深淵巨蝠,還是先前被他滅殺的大力鬼王,他在兩者之間找到了一個共同點。

就是兩者的狂暴,並不是無止境的,就好像一個人,就算再生氣也有氣消的時候,待得這勁兒過去后,就會停止。

而停止的那一刻,也是其防禦最薄弱之時。

也就是李沖攻擊之時。

十分鐘過去,李沖一直躲在一棟高樓上遠遠的望著,而其他人也同樣躲得遠遠的。

至於鬼群,則在深淵巨蝠暴怒下,停止了進攻,遠遠安靜的等待鬼王的命令。

二十分鐘。

終於,在時間過去二十分鐘的時候,深淵巨蝠停止了狂暴,翅膀扇動下,已然不再颳起颶風。

「機會來了!」

躲在高樓上的李沖,眼睛閃過一抹精光,腳掌一踏地面,整個人一飛衝天。

此刻,深淵巨蝠正背對著他,加上有幽靈紗衣的特殊屬性,根本察覺不到李沖所在,甚至氣息都被幽靈紗衣徹底屏蔽,只有攻擊的瞬間,才會暴露其身形和氣息。

而那一刻,似乎它已經遭受到了重創。

「噗嗤!」

一道悶聲響起,如同鋒利匕首劃開豬皮的聲音。

緊接著,深淵巨蝠便是一聲慘叫,翅膀再次猛烈扇動起來。

這時,它已經發現了李沖,可背後的傷實在太重了,如果九陰白骨爪傷它是表面,那李沖的這一刀,絕對是斬斷了骨頭。

痛苦的嘶叫,拚命的掙扎,狂暴再次出現,它已經不顧一切要宰了李沖這個傢伙。

李沖咬了咬牙,此刻正是絕佳的好機會,若是失去,怕是很難再將其重創,反之,若是繼續攻擊,則有百分之七十的機會將深淵巨蝠殺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