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5 日

“看拳!”徐飛看準了對方的突擊路線,裝模作樣地揮出一拳。

“太天真了!”錢伯人到半途突然使出一招太極推手,試圖推開徐飛的直拳。

徐飛看準了機會,手突然一鬆,一把沙子就如同天女散花一般被他撒了出去。徐飛早已經偷偷用燃燒之手的技能給沙子加熱了,所以現在丟出去的沙子每一粒溫度都是極高的,而且如此細小的沙粒根本沒有辦法躲避。

若是錢伯使出幽冥護牆的話,想必還能擋住這次的火沙攻擊,但是他根本沒有想到徐飛有這一手,他以爲自己的天極推手足以將徐飛的攻擊化解於無形了,就是這種自大讓他吃到了虧,大量的熱沙潑灑到了他的臉上,身上,將他的面孔燙的星星點點,衣服也是燙出了一個個窟窿。

“機會!”徐飛覺得機會來了,他“嗖”得一下竄了出去,用盡全力踹出了一腿,看起來完完整整地蹬中了錢伯的小腹,將忙亂中的錢伯跩飛出了3-4米遠。

“成功了!”徐飛得意地大叫起來,甚至都忘記了剛纔遭受攻擊過後的傷痛。

文婷默不作聲地從海水裏走了回來,他悄無聲息地放出一道冰鑽,直刺錢伯的小腹。

“啪!”徐飛和文婷都以爲他們這次的合力攻擊應該可以完全打消惡魔的戰鬥力了,但是事與願違,錢伯在冰鑽即將擊中自己的時候張開了手,幽冥護牆再度升起,將文婷地冰鑽擋於無形。

“什麼!”徐飛不敢相信,遭受到自己那麼重的一次攻擊過後竟然還有能力站起來,但是錢伯就是這樣站了起來,看起來除了被熱沙灼傷之外並沒有受什麼別的傷。

“還好我有太極基本功護體,不然那一腳確實夠我刺激了!”錢伯一邊咳嗽一邊沙啞地說。

徐飛這纔回想起來剛纔的動作,他那一次直踹去勢雖然凌厲,但是顯然錢伯的反應有些過於強烈了,腳似乎還沒有完全擊中他的身體,他整個人就向後飛了出去,這個動作確實能讓徐飛想起太極中以柔克剛的原理。

“果然會打太極的老頭是不能惹的!”徐飛想着這些內容,他用眼角地餘光看了看文婷,文婷也不斷喘息起伏着,整個身體也因爲這個韻律而上下起伏。

現在可不是欣賞美女的時候,若是被惡魔給幹掉了,那麼以後就沒有機會再欣賞美女了,徐飛很快就將目光給轉移了回來,準備繼續戰鬥。

錢伯用手揉了揉臉,他的臉已經因爲熱沙的攻擊而顯得血跡斑斑了,錢伯猛地一甩手,竟然將一張人皮就這樣給撒了下來,而且還一點不覺得痛似的。瞬間,原本錢伯的臉就變成了血肉模糊的血塊了,一鼓血腥味混雜在海風中飄散出來。

徐飛明顯看到文婷有一個即將作嘔的微小動作傳來,但是冷漠地他硬是把這種衝動也壓制住了。徐飛的心也不禁動盪起來,憤怒在他的心中有越加增大了一個層次。

“你憤怒嘛?這可都是你造成的,若不是你把這個老頭的軀體打壞,那也許我抓了你們後還能把這個軀體還回去,但是現在一切都不可能了,這個軀體對於我來說,沒有什麼用處了!哦哈哈。”惡魔肆無忌憚地笑着,臉上的粘稠物也在錢伯的身軀上流淌着。

“操你孃的!”徐飛平時是溫順的人,他甚至很少開口罵人,但是這次他實在忍不住了!

徐飛不管不顧地開始衝了上去,雙手緊緊攥在了一起,衝着錢伯的面門就揮動着他憤怒地鐵拳。

“你真得不想要這個肉體了嘛?還準備攻擊?”惡魔奸笑着嘲弄着徐飛。

徐飛出到一半的拳就這樣動搖了,他這樣做,不等於殺死錢伯了嗎?就是利用這樣的動搖,惡魔划着S型的步子來到了徐飛的面前。徐飛再度出拳,惡魔用他好像裝了彈簧一樣,用一個接近弓字型的軀體凹陷巧地避開了徐飛的拳風,這個姿勢根本不是人類可能做出來的,難道這就是惡魔結合了太極的力量?

“這一腳,還給你!”在避開了徐飛的一拳後,惡魔飛出一腳,目標直指徐飛的小腹。

徐飛雖然奮力做出了收腹的動作,但是他畢竟可能向太極一樣將身子收成弓字,這一腳絕大部分的力道還是直接着力在徐飛的身體上,將徐飛踢倒在地。

惡魔還想跟進攻擊,但是文婷的冰鑽正在這個時候殺到了,惡魔得不得閃身避開,徐飛也再次贏得了喘息之機。文婷連續用他的雙手發射寒冰鑽,但是隨着他的冰鑽發射的頻度越來越大,冰鑽的體積也越來越小,看得出來,文婷的魂力正在漸漸耗盡。


“看起來,這個老管家身前對你並不好,所以你根本不珍惜他的身體。”惡魔數落着文婷,並張開幽冥護牆讓文婷的一連竄攻擊盡數落了空。

情暖豪門:總裁的神醫美妻 這樣,錢伯才能安息!”文婷冷漠地迴應,他的眼神越加冰冷,就好像是出自北極的寒風一般。

“雖然你比那小子想通得快,但是你也依然要死!”幽冥護牆大防禦了大半攻勢後,再度轉爲攻擊,一大團幽冥烈火呼嘯侵襲而去,整個海灘也爲之變成了深紅色。

未完待續,預知後事如何請登陸 17k.com 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 “小心!”徐飛大叫一聲一下子竄到了文婷的面前,雖然他知道他也沒有辦法阻擋住幽冥烈火,但是徐飛還是本能地守護着他的朋友。

“火焰!”徐飛的火焰微弱的發散了出去,撞擊在對方的幽冥烈火中,就好像被吃掉了似的,完全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笨蛋。”文婷冷冷地說着,她一甩手,一道冷快組成的護牆出現在了她和徐飛的面前。

“嘭!”的撞擊生後,馬上就是“喀嚓”的碎裂聲,冰牆根本沒有辦法阻擋幽冥烈火的衝擊,甚至連半秒都沒有阻擋住。

“你以爲你的冰牆有很強的防禦作用嗎?那天在學校,若不是我爲你阻擋那一擊突然出現的衝擊波,想必你早就已經被炸城碎片了!”

錢伯的話音剛落,文婷面前的冰牆就已經徹底碎裂了,巨大的破裂聲將兩個裸體的少男少女一齊向後震飛,“噗通噗通”先後的兩聲後,兩個人分別掉進了無邊的大海里。

錢伯默然地看着漸漸涌起的潮水,現在差不多開始漲潮了,所以不用擔心他們掉進海里被水沖走,不用多久,潮水也許就會把他們的肉體送回來。錢伯更關心地,確實被他用遊魂散迷暈的芮恩,錢伯從魂力上感覺得到,芮恩的戰鬥力更強一點。

錢伯思量了一會,決定先行搞定芮恩,芮恩現在只是昏迷,隨時可能轉醒,一旦轉醒,或者遊魂散的效力提前消失,那麼錢伯所面臨的威脅就大了。

“呃核呃核!”錢伯的身體突然發出了陣陣地咳嗽聲,連惡魔也沒有辦法控制這種咳嗽,想必是錢伯的身體本身年紀就大了,在經過如此高強度的戰鬥開始複覈不了了。

“這個老傢伙的身體那麼快就開始礙事!”惡魔心想着,“既然如此,就讓我惡魔奧德用我的本體來行動吧!”

就好像之前的惡魔索肖那樣,附身在錢伯身上的奧德利用錢伯血肉模糊的眼睛射出了藍光,這道藍光漸漸聚集在了錢伯身體的旁邊,匯聚成了一個惡魔的形狀。

惡魔奧德整個人都抽離出來後,他甩了甩尾巴,似乎還有些不習慣,他調整了幾秒鐘,整個身體就重新適應了人界的空氣。

“我還是不喜歡氧氣如此多的世界!”奧德一邊說,一邊靠近着芮恩,他的手上燃燒起了幽冥烈火,似乎準備一次性擊倒昏迷的芮恩。

若是全力發放的幽冥烈火打在完全沒有防備的芮恩身上的話,那被攻擊者必然是必死無疑,屆時,不管是芮恩惡魔的意志還是徐飛姐姐羅盈的身體都將隨之煙消雲散。幽冥烈火絕對有摧毀這一切的能力。

“等一下!”突然海的裏面,突然有一個聲音冒了出來,“你還有一個人沒有打敗呢!”

惡魔奧德冷笑着轉過了身,哪怕是徐飛或者文婷還能有餘力對他展開攻擊,那麼他也有絕對的把握一擊將對方擊敗!他將目光望了過去,看到的人卻不是徐飛和文婷,而是最早被他踢進深海的文森。文森的雙肩上分別馱着之前被奧德打入大海的徐飛和文婷。

“人類,珍惜生命的話,就別管這檔閒事了!我今天心情不錯,不想殺人玩。”奧德根本就沒有把文森放在眼裏。一個沒有魂力的普通人類,奧德覺得自己殺死他們就好像捏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

文森走到了海岸邊,他將徐飛和文婷放了下來,兩個人都還有意識,他們在落地後勉強跪倒在了沙灘上,雙眼空洞地喘息着。

“你想對付惡魔我絕對不會干涉,但是這個肉體,是我朋友的姐姐地,我不會允許你破壞掉!”文森的口氣變得堅定而富有衝擊力了起來。

“我可沒有本事把她的靈魂給抽離出來,以我的魂力是做不到的。”奧德冷哼了一下後說,說完,他纔想起自己根本沒有必要對文森解釋,想必是當文家的管家當得時間太長了,條件反射吧。


“那你就先打倒我吧!”文森突然擺出了拳擊的姿勢,似乎是準備和惡魔奧德一戰。

“文森,你別動手,你不是他的對手!”在地上喘息地徐飛虛弱地說着,“沒有魂力,你不可能戰勝惡魔!”

“還是這個小子明白!”奧德將手上的幽冥烈火再次升騰起來,“呵呵,我知道了,你是再爲這女人和這一對小情人爭取時間!我可不會讓你得逞!”

奧德決定不再拖延,他迅速地衝向躺在沙灘上的芮恩,文森和徐飛也猛然發力,衝向了奧德所在的方向。

“不能讓他攻擊到姐姐!”徐飛內心不斷地告訴自己這個信條。

就在奧德的幽冥烈火即將出手的一剎那,徐飛突然不知道哪裏來的力氣一個猛烈地加速,就好像橄欖球擒殺四分衛的動作那般抱住了奧德的腰部,硬是拖住了奧德的步子。


“小子,你那麼想死,就讓你先死吧!”奧德收回了伸出去的手,轉而砸向抱住他腰的徐飛。

“拼了!風之語言,旋轉地獄!”徐飛孤注一擲的用出了上次和索肖戰鬥中索肖使用的招數,他用盡全力托起奧德的腰,將他抱在半空中展開旋轉。

“啪啪!”兩道幽冥烈火直接敲中了徐飛的背部,但是徐飛依然忍住疼將奧德甩了出去。

徐飛的旋轉由於魂力和體力的制約,根本沒有達到旋轉地獄的級別,但是甩出去的那一下,確是用盡了他所有的力氣,當他將奧德甩出去後,自己也因爲遭受到攻擊和昏倒在了沙灘上。

“啊!”奧德並沒有在空中旋轉進入旋轉地獄,而是在空中劃了一個詭異的拋物線之後,向大海的深處飛去。

“噗通!”這次是奧德落水的聲音。雖然這樣的落水不會對奧德造成什麼傷害,但是徐飛確實已經用僅存的意志讓奧德儘量遠離芮恩的身體了。

“啪!”奧德猛地從海底鑽了出來,他吐了一口因爲落海而灌進嘴巴里的海水,狼狽地看着沙灘上的人們。

“到最後,你們還是要死!”奧德遊者水,從新向沙灘靠攏。

他游到一半,依然覺得自己的腳被什麼東西抓住了,他剛想掙脫,突然水下抓住他腳的東西一個使勁,將他一把抓進了海底。

“咕嚕咕嚕!”奧德沒有防備,再次吃進了無數的海水。 我的刺婚時代

潛在水裏的,正是水性很好的文森,他在馬利亞納的時候,甚至可以潛水4-5分鐘不用換氣,這個特殊的本是正好在水中佔先出效用來了。

奧德在海里掙扎着,他雖然有着惡魔的身體,他的力量,速度都大大超約人類,但是在海里卻無形地打了折扣,但是這種水底張力的作用,卻似乎並沒有影響到文森,他在海底卡着奧德的脖子和他拼命的纏鬥着。

文婷慢慢擡起了他的頭,若是他有力氣,想必他也會下水和文森一起戰鬥,但是他的體力和魂力都已經接近極限了。看着水面上不斷有惡魔的手臂和文森的手臂交替伸出來,文婷就知道文森和奧德正在水底激戰。

“哥哥,在水裏用全力做環形環繞式的遊動,用全力將你心中對於水的呼喚爆發出來,你也是文家的後裔,你可以的!”文婷用最後的力氣幫助着自己的哥哥,他現在傳授地是水屬性的攻擊法術法門,事到如今,也只有期望文森能利用水底的優勢和對手一搏了。

雖然聲音隔着海水很難傳到文森的耳朵裏,但是文森的心卻似乎感應到了文婷的呼喚。他猛地拽住了奧德的脖子,在水底轉着圈。他不斷地呼喊着自己內心水的力量,文家的血液在危機的時候給予了文森幫助,一股溫泉一般的暖流從他體內流出,在他渾身上下流竄。他抱着愛的環形的滑動在這種暖流的幫助下,將這一個水面旋轉成一個巨大的漩渦。文森不斷地繞着圈,身體也似乎越來越輕盈,由於水流的慣性,漩渦也讓文森繼續詠動的身軀變得越加輕盈。這形成了一個良性循環,將奧德徹底籠罩在了這片人造的漩渦中。

也許文森自己並不知道,自己正在覺醒身體中惡魔獵人的魂力!

未完待續,預知後事如何請登陸 17k.com 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 奧德想使出自己幽冥烈火的技能,但是身處水中,無論他怎麼使勁,火屬性的能力就是沒有辦法運轉起來。隨着文森製造的漩渦越來越迅猛,奧德地意識正在慢慢變弱。

感覺到時機差不多了,文森猛地從漩渦中竄了出來,他在水中出色的控制能力和超乎常人想象的對水的靈性讓他哪怕深處小型漩渦中都能遊刃有餘。

深藍色的海水中,出現了一個直徑約一米的小漩渦,這就是文森用魂力製造出來的小漩渦,而漩渦的中心,奧德正在被不斷的擠壓,扭矩,身體正在變形。他是一個火屬性的高手,但是此時此刻,他卻絲毫髮揮不出他應有能力。

“嘭!”漩渦突然發生了一次爆破,奧德惡魔的身體也因爲這次爆破被高高地拋棄。他身體騰空的高度比之索肖的旋轉地獄有過之而無不及。

“啊!”哪怕是身處空中,奧德也是在旋轉中度過的,整個天空都是因爲爆破而濺起來的水花,而奧德旋轉着向下的身軀就好像是伴隨着水花掉落下來的贈物。

“啪!”奧德的肉體重重地倒砸在海邊的岩石上,他倒載着落地,整個脖子都扭曲成了一團,身體中的各個零部件也因爲漩渦巨大的離心力而支離破碎。砸到岩石上的肉體,已經如同一團爛泥一般,絲毫沒有生命力的象徵。

“我們,贏了嗎?”文森是爬着上岸地,他目睹了奧德落地的過程,無論是什麼生物,以這樣一個構架落地還能夠倖存的,簡直就是奇蹟。

“贏了。”文婷冷漠地迴應。

說完,兩個人齊刷刷地將目光對準了徐飛和羅盈兄妹,他們兩個此時還昏迷在沙灘上。

“看看徐飛,不會是死了吧!”文森蹣跚着爬起,用盡全力連滾帶爬地跑到了徐飛的身邊,他脫下了自己溼漉漉的衣服蓋在了徐飛的身上,不知道怎麼才能幫到他。

文婷也慢慢爬了過來,她探了探徐飛的鼻息,顯然還有生命的跡象,這讓這個冰冷地少女明顯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文婷艱難地擡起手, 冷帝的嬌寵皇后 ,他似乎在激發魂力,想給徐飛幫助,但是他一用勁,整個人就一個抽搐,顯然,她的魂力已經耗盡。

文婷搖了搖頭,面無表情地看着文森。哪怕是這樣危險的關頭,他都不會有任何急躁的表情傳來,似乎在他心目中,沒有辦法做到的時候去聽天由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我來吧,也許我也可以吧?”文森對於自己剛纔動用魂力的感覺還記憶猶新,他覺得自己體內的魂力應該還沒有開發完全,若是能夠得到引導應該還可以做得更多。

“暖流,溫暖的感覺,你要給他甘露。”文婷沒有過多的疑問,就開始了指引。

文森按照文婷的意思,慢慢張開了自己的手。暖流,甘露,文森的心中始終想着這一些東西,他再度調動起體內的水的感覺,他的體內那種溫暖的水流流淌着的感覺猶在,這種感覺漸漸再度聚攏在文森的手掌中,對着徐飛的嘴巴就流露了出來。

“這是水之語言,甘露。”文婷簡單地做着註解,“爺爺的書上記載過,是一種可以治癒人體內部傷口,恢復體力的魂力魔法。”

當甘露流進徐飛體內的時候,徐飛的臉色漸漸平穩了下來,文森知道自己魂力有限,也沒有辦法去幫到徐飛更多,如今能保存徐飛的姓名已經是萬幸了。

“對了,錢伯!”文森突然想起了惡魔離開身體後的錢伯就躺在另一邊。文森再次連滾帶爬的爬了過去,看着錢伯血肉模糊的臉,不知道說什麼好。

“錢伯,你還好吧,錢伯!”文森搖晃着錢伯的身體,但是錢伯的身體早已經沒了反應。

就在文森準備抱起錢伯的屍體帶回去安葬的時候,突然看到錢伯屍體邊上的沙灘上留下了一個漢字“水”。還有一個漢字在“水”字的旁邊,但是看不出是什麼字了,比劃比較多,顯然寫的人沒有辦法在沙地上很好的完成。

“難道,是‘魂’?”文森猜測着。

魂字的比劃很多,而且確實可能就是錢伯要表達的意思,看着那個模糊的“雲”字偏旁,文森突然覺得這個老管家確實還有很多東西要告訴自己,但是可惜他已經永遠沒有辦法再開口了。

“混蛋,我們再打過!”芮恩突然發出了模糊地叫聲,隨即,她慢慢地翻轉過身體,搖晃着自己的腦袋坐在了沙灘上。

看着周圍的景象從浴場變成了沙灘,芮恩就知道了這中間肯定發生了很多變故。看到她的身邊徐飛也昏迷的躺在他邊上,文婷還環抱着徐飛,她就有種大事不妙的想法。

迷魂散的效力還沒有散去,芮恩也只能跌跌撞撞地爬到了徐飛的身邊,他看了看徐飛的面孔,大聲問:“菲利怎麼了?他怎麼了?”

情急之下,她都忘記了菲利這個稱呼文家兄妹並不知道。

文婷冷漠地指了指海邊的岩石,惡魔奧德的屍體還如同一團爛泥一般地躺在了上面。

“菲……徐飛殺的?他對付的惡魔?”芮恩趕忙問。

文婷不知道怎麼回答惡魔的問題,冰冷地她選擇了什麼都不說,反倒是一邊警覺地文森開口說:“我們也不知道,我們都被這妖怪,打暈了,等我們醒過來,就看到這個妖怪的屍體躺在那邊了,徐飛也昏了過去。”

“你,用魂力給徐飛治療了?”芮恩突然警覺地發現了這個問題,徐飛被甘露浸泡過,這逃不過芮恩的眼睛。

“我要救她。”文婷搶先冰冷地回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