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3 日

看我進來以後,單前輩睜開了眼睛,很高興的將我讓到座位上,隨後對我說道:“休息的還好”

“謝謝單前輩關心。”此刻,我對面前的這個老人充滿了好感。

“王蕾她們的事情你不要介入,而且有些事情,我想單獨跟你聊聊。”單前輩說完以後,小樂馬上知趣的推門離開。

“上次我跟你提到過,近期這個城市可能會有大事兒發生,所以這次我與你分開後,希望你能儘量的少出門。”單前輩說這話的時候,眼神流露出一絲我無法理解的異樣。

“老於他們那邊抓了個人,據老於說,那個人打算害死我跟克麗絲,問題也不能就這樣關着人家啊。”我打算從單前輩口中詢問出解決的辦法。

“賈樹,那個事情不需要你來操心了,他們自有解決的辦法。”單前輩的話讓我更加迷茫了。

我有些着急,搶着問道:“我想知道他們是如何解決這個事情的。”

單前輩猶豫了片刻,避開我的問題對我說道:“截止到目前,算上我和小樂以及孟婆的手下,遼陽共聚集了九十多個外地來的同行,大家的目的雖然不同,但基本都是衝着龍穴去的,因此,不論發生什麼樣的事情,都不爲過。”

看我一頭霧水的樣子,單前輩繼續說道:“我之所以竊走孟婆手下人的某段記憶,就是不希望那倆孩子參與到這個事情裏來,但看目前的情形,他們倆已經是完全陷進來了,命中註定啊。

賈樹,現在這個城市很危險,因爲有可能從這個城市裏出現下一任皇帝,都說春江水暖鴨先知,而對於我們這些人來說,哪兒要是可能出現皇帝的話,一定是我們這些人最先察覺。

一個呂不韋,讓世人知道了奇貨可居的道理。所以,遼陽這個閉塞的古城纔會一下子涌入這麼多的同行。蛋糕只有一個,但想要瓜分的人卻很多,所以,潛龍勿動纔是最好的辦法。

你跟小曹都是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姑且不論我跟你倆師傅的關係,就我個人來說,我不希望你們倆有點什麼閃失,因爲從事我們這個行業的年輕人是越來越少啦。”

聽完單前輩的話語,我感覺他說的都是爲我好,但僅僅是這些不足以使我的立場產生動搖,畢竟隔壁是一條活生生的生命,不論對方想要對我做些什麼,都不應該以生命作爲代價。至於龍穴啊、皇帝啊什麼的,我最大的感覺就是,不論誰特麼做皇帝,老百姓一樣穿衣吃飯,跟我們特麼有一毛錢的關係啊。

想到此處,我對單前輩說道:“我只想安安靜靜的生活,不想捲入這些是是非非當中,我有我自己的人生,也有必須要實現夢想,因此不論未來會發生些什麼,我都要一騎當千,國士無雙。”好吧,我很喜歡那款遊戲。

單前輩從我堅定的眼神中看出了什麼,無奈的對我說道:“如果你是這樣想的,那就代表你還沒有準備好自己來應付眼前的一切。你要知道你天賦異稟,你擁有的才能或許拜上天所賜,也可能是上輩子的修爲,又或者是家族遺傳,但這些都是天生的,而不是靠你自己去獲得的。

你不知道我所知道的,完全是因爲你目前的靈力不是辛苦賺來的,你就像個孩子一樣玩弄它,但如果濫用你所擁有的靈力,最終可能會害人害己。

在靈力方面,你沒有走過不公平的路,未曾辛苦的多年修行以獲取少量的靈力,也沒有遇到某些機緣,讓你瞬間靈力暴增。你只是認爲靠你自己就能突破這個限界,你不曾用過收買、魅惑或者威脅這些手段來保護你自己不受外界的傷害,你更不知道我們這個行業競爭的殘酷,因爲你從來沒有被競爭過,這就是你,賈樹。

我只希望你參與到這當中的時候不要來的太早,因爲你什麼都沒準備好,你沒有任何經驗,在纔是你最大的弱點。

如果你遇到一個特別喜歡在手上玩金幣的女人,切記要遠遠的躲開。據我所知,她現在也在這個城市,因爲在她面前,你纔會知道什麼叫做運氣。

如果你遇到一個身高過兩米的男人,也請你避開,因爲與他交手,你纔會發現什麼叫做力量。如果你遇到一個喜歡穿燕尾服的中年男人,我同樣希望你避開,因爲與他交手,你纔會知道什麼叫做絕望。

來的這九十多人裏,沒有一個是你能惹得起的,哪怕如教你祝由術的劉四,都會選擇避開這些人。更何況是她的徒子徒孫們,言盡於此,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選擇了。”

從單前輩的話語中,我能感受得到一個老人的滄桑,一個老人的經驗,一個老人對後輩人的期望以及他最後那幾句的告誡,但命運是我自己可以做主的嗎

我命由我不由天,我的人生由我自己操盤。這樣的話永遠只存在於理論,我們真的能夠改變自身的命運嗎我不知道,也不想花費過多的精力糾纏在這上面。

可能是話題過分沉重,單前輩說完後就繼續閉目養神,我則大腦飛速的運轉着,打算找個其他的話題來打破僵局。

“對了,前輩,您當初用右手化解我們的靈力是如何做到的”我憋了半天,總算找到了一個突破口。

可讓我糾結的是我問完以後,對方根本連眼睛都沒睜開,看那意思,單前輩是不想回答我的問題,可能我真的傷了對方的心了。

就在我打算離開的時候,兜內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您好,賈樹婚慶,請問您是哪位”

“我是某某派出所的耿所長,你趕緊來我們派出所一趟,你在小客上打的那個人現在在這兒呢,如果今天下班之前不過來,這案子我們就會轉給刑警處理了。”次奧,我都把這茬兒給忘了,看來這次要破財消災咯。

“好,知道了,馬上就去。”掛斷電話後,我有些生氣。這是什麼世道啊,當好人果真是要遭雷劈的。

就在我準備跟單前輩告辭的時候,我盯着對方,忽然想到了一個完美解決那件事情的辦法,哈哈,我太特麼壞了

待續 想到這兒以後,我清清嗓子,用很標準的男中音說道:“單前輩,我現在遇到麻煩事兒了,您看您能否幫幫晚輩”

這次這死老頭睜開眼睛了,“什麼事兒”

我簡單扼要的將在小客上如何暴揍,以及在派出所內發生的種種講訴給對方,並一再強調這世道好人難做,隨後等着對方的答覆。

這老頭猶豫了片刻,隨即說道:“也好,就當鍛鍊鍛鍊小樂了。”

我一聽,有門,別管你們師徒倆誰去,只要有人管這事兒,我就阿彌陀佛咯。

隨後,我將小樂叫到房間內,單前輩非常耐心的囑咐對方出去要小心,儘快的處理我的事情,然後就回來,不要招惹不必要的是非,小樂答應以後,咱倆起身離去。

走到克麗絲房門的時候,我猶豫了會兒是否應該進去打個招呼,但一想到裏面關着的那個苗疆蠱人,最終是打消了進去的念頭,我是真不願意趟這趟渾水了。

出門攔了輛出租車,我跟小樂就趕往派出所。

在車上,我小聲的詢問小樂,“你準備怎麼處理這事兒啊”

這外冷內熱的傢伙不陰不陽的盯着我看了一會兒,尼瑪我還以爲丫要放幾隻蠍子咬我呢,嚇得我出了一身的冷汗,隨後丫居然故作神祕的說道:“到那兒你就知道了。”

尼瑪,你還不如不說呢,這不是廢話嘛。問題現在我有求於他,所以我忍了。

當出租車開到太子河大橋的時候,小樂忽然對我說道:“你把車費付了,然後下車吧。”

“爲什麼”我有些鬱悶的問道,“我幹活的時候,不喜歡身邊有人跟着。”好吧,這孫子的理由夠強大。

“師傅,將車調頭停在東四小區。”隨後我扔下一張毛爺爺,看着小樂說道:“記得對方有記錄。”對方似乎在思考着什麼,並未對我的提醒道謝。

我前腳剛剛下車,那孫子就關上車門一溜煙的閃人了,尼瑪,我還是不喜歡這傢伙。

來到婚慶門前,我發現早晨那兩臺豪車還停放在我門口,算了,反正小太爺需要好好休息休息,愛停就停吧。

當我打開卷簾門,走上臺階的時候,兩臺車內分別走下一個美女。區別就是其中一個我認識,而另一個我則非常陌生。

從寶馬x5裏走下來的是王麗麗,而從悍馬裏走下來的那個妞兒,我不認識,不過那氣場絕對夠強大。

“有事兒進屋說。”終究是在戶外,我不希望被周圍的鄰居圍觀,扔下一句後,我拖着沉重的步伐進入屋內。

王麗麗倒不客氣,緊隨着我進入屋內,反倒是那個妞兒,看到王麗麗進去後,轉身回到車內,貌似是等王麗麗談完後在進去。也好,同時應付倆妞兒,我也有些力不從心。

王麗麗進去後一屁股坐在我的電腦椅上,等我從衛生間內洗涮完畢後,這丫頭直接開口說道:“您還真忙啊,我都在這兒等了你好久了。”

“有什麼事兒快說。”我不想過多的與這個女人糾纏,因爲她心中只有恨,沒有愛,我真心不喜歡這樣的妹子。

對方扔給我一盒煙,我接過看了眼,是南京,貌似價格不菲,點了一根後,我等着對方的問題。

“你開個價兒,我想知道二棍子家龍穴的所在。”王麗麗倒是相當的直接,開門見山的說明了來意。

直到此時,我才知道那個她口中的那個社會大哥居然是二棍子,而且聽丫那意思是打算直接毀了對方家的祖墳,我次奧怎麼都跟龍穴扯到一起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能怎麼回答,一想到單前輩的囑咐,想到旅店克麗絲房間內的苗疆蠱人,想到四姑對我的告誡,還特麼龍穴呢,我都恨不得馬上離開這個破地方了。

“是老爺們就實話實話,跟我犯得着瞪眼說瞎話嘛。”王麗麗將了我一軍。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跟是不是老爺們沒有任何關係。”我這真是實話,可惜對方未必能相信。

“您還真是貴人多忘事,不知道龍穴,你去龍眼山做什麼”王麗麗開始窮追猛打的問道。

“我閒着沒事兒去散心總行了吧。”尼瑪說得我自己都糾結。

“散心用得着帶上關宇那死胖子嗎”丫還什麼都知道,“半路上遇到的,那就一起溜達唄。”反正我是打算什麼都不說了。

“你別告訴我,高彬的人跟你動手是爲了打劫。”王麗麗這個說法很好,等於給我支招了。

“是啊,問題是多行不義必自斃,被咱這邊的人給揍了。”我將手中的香菸掐滅,盯着對方的眼睛說道。

“別繞了,說個價錢吧。”王麗麗也將手中的菸蒂扔到地上,同樣盯着我的眼睛說道。

“我真不知道龍穴在哪兒,即使知道也不會告訴你的。你還是死了報仇的心吧。”我第一次說話如此緩慢,而且鏗鏘有力的回絕了王麗麗開出的條件。

“那咱騎驢看唱本走着瞧”王麗麗知道她從我這是問不出什麼了,忿恨的扔下這句話後轉身離去。

“不送”懶得搭理這個瘋女人,我冷冷的丟下這句話後,開始等着那個開悍馬的妞兒進來。

等王麗麗開車離開以後,那臺悍馬車裏的妹子才進入我的店內。

我先是仔細的打量了對方一番,對方身高差不多能有一米七五左右,皮膚真的很好,可以說是彈指可破那種,而且奶白奶白的,由於帶着墨鏡,我看不到對方的眼睛和鼻樑,不過嘴角上翹,一看就知道是個運氣不錯的類型。

對方沒有摘掉墨鏡,而是詢問了一句,“請問您就是賈樹本人嗎”

“您好,我就是賈樹本人,請問您有什麼事兒嗎”我出於職業習慣,依然很禮貌的招待對方。

“您先請坐,我給您泡杯茶。”其實,我是自己口渴了,又不便將對方晾在一邊,所以纔會如此說道。

“不用麻煩了。”對方邊說邊開始在她的手袋內找着什麼,我趁這個機會趕緊泡了一壺鐵觀音,給對方倒滿一杯後,自己也倒了一杯,並一口乾了。

“我這次遠道而來真的是有事相求,還望您能夠鼎力相助。”這女人說起話來軟軟的,當真是非常好聽,而且還很客氣,我喜歡這樣的客戶。

既然對方已經表態了,那我就接着吧。“請問您結婚的日子訂了嗎在哪家飯店都需要什麼樣的服務呢”我機械性的詢問對方。

對方聽完先是一愣,“我不是來找婚慶辦婚禮的,而是有其他的事情求助於您。”說完以後,她扔給我一個信封,我打開以後,裏面居然裝着一張撲克牌,我掐在手中看了看,是張梅花2

待續 我手中掐着那張梅花2,貌似感覺在哪兒用到過,但卻完全回憶不起來了。 歡迎來到

對方估計猜到我想不起來了,於是好心的提醒我:“還記得哈爾濱的檯球廳內的孫哥嗎”

“你是賭王的朋友嗎”我本想說是女朋友,但看這丫頭年紀不大,也就二十三四歲的樣子,賭王跟我見面的時候,已經能有四十多歲了,按年紀來說,差距比較大。但這個社會什麼事情都有可能,尤其是有錢的男人跟漂亮的女人,如果沒有故事發生,鬼都不會相信。

婚來昏去,鬱少的祕寵嬌妻 “恩。”看來對方也不想在男女方面做過多的解釋。

“孫哥現在身體還好這次讓你過來找我有什麼事兒嗎”我很好奇對方這次所求之事。

“挺好的,我想冒昧的問問您,有沒有那種能讓一個人瘋狂愛上另一個人的東西例如,道家的靈符之類的物品。” 總裁的點心小妻 對方的回答讓我很是糾結。

第一,她的挺與好之間停頓了一秒左右,那就說明孫哥一定不好,但她爲什麼要對我撒謊呢第二,她又是如何知道我擁有這種符籙的呢第三,她這次來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太多的疑問在我心中徘徊了。

阡陌一身 想到上述的這些問題,我放緩語速,用充滿自信而又抑揚頓挫的音色對這個妹子說道:“既然有求於我,就請不要撒謊,否則您所提出的要求我是無法答應的。”

我感覺不論神態還是語氣都拿捏得恰到好處,因此說完以後,死死的盯着對方的墨鏡,希望讓她知道我絕對會說到做到。

對方猶豫了片刻,然後對我說道:“不好意思,稍待片刻。”說完,轉身出去,我看她回到車上,然後拎下來一個手提箱,隨後又回到屋內。

她將那個手提箱先是放在茶几上,然後打開,隨後推到我的面前,裏面裝滿了嶄新的毛爺爺,我粗略的計算了一下容積,這一箱子差不多能有小三十萬。

當我擡起頭的時候,我發現對方已經摘下了墨鏡,水汪汪的大眼睛裏滿是期待的神情。

“只要您能夠幫我,這些錢都是您的。”說完,對方離開手提箱回到電腦椅上坐好。

我趕忙將手提箱合上,因爲我當初的婚慶店是落地玻璃,從外面往裏面看,那是看得一清二楚的,我這兒治安沒傳說中的那麼靠譜,而且我暫時也不想接受這筆錢。別搞到最後,錢沒拿到手,我再被人家給打劫了,那可就糟糕透了。

“你還是沒有說出實情。”我面無表情的跟對方說道。

“孫哥已經不在人世了,至於爲什麼要用這種符,是我個人的事情。”女孩的眼淚開始順着臉頰流了下來,看樣子她真的很愛賭王。

我將茶几上面的面巾紙遞給對方,“節哀孫哥是個好人,好人都不長壽的。”

“謝謝。”對方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然後開始擦拭眼淚。

“如果用這種符來忘掉一個人的話,也是種不錯的辦法,只不過不需要這麼多錢。”我不是不貪財,只是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罷了。

對方調整了一下情緒後,開口說道:“我要那種見效最快的符,最好可以在一到兩個月以內就能起作用的那種。當然,如果錢不夠的話,我卡里還有。”

“你這麼知道我有這種符的”我很好奇,因爲那次去賭場,並沒有見過面前這個女人,而且我用賭博必勝符以及驅邪符的事情,貌似只有身在其中的孫哥一人知道,這丫頭又是怎麼知道的呢

“是荷官金姐告訴我的,她說你之所以能贏孫哥,完全是使用了一些道家的靈符,你也知道孫哥是養了小鬼的,普通人根本不可能贏得了他。”對方很詳細的給我說明了其中的原因。

荷官金姐是誰名字好奇怪哦,爲了給自己思考的時間,我很禮貌的問道:“您還沒說自己叫什麼名字呢。”

後來我才知道,賭場裏面負責發牌的人叫荷官,而且大多爲女性,至於荷官金姐不是一個人的名字,當時的我好傻哦。更好笑的是在國際上,二十一點發牌的荷官是兩人,而不是一人,貌似孫哥當時真的是把我們當菜鳥對待了。

“我叫白雪。”果然人如其名,長得白白淨淨的。

對方的回答讓我停止了思考,隨即我將手提箱推往白雪的身邊,“你看這樣,我先給您問問有沒有這種符籙,如果有的話,我再給您打電話,至於錢呢,您先收起來,用的時候我會通知您的。”說完以後,我纔想到還沒有留對方的電話號碼,隨後掏出自己的手機,“敢問你的手機號碼是多少”

對方沒有理會桌面上的現金,而是將自己的手機號碼告訴給我,“錢先放您那,等有了消息馬上通知我,打擾了。”

這丫頭還真視金錢如糞土,說完轉身就要走。

“等等,把錢拿走啊。”我就怕這樣的女人,看淡一切就等於軟硬不吃,頭疼啊

對方沒有回頭,而是果斷的離去,這讓我更加頭疼了,這尼瑪是怎麼了,今天遇到的這幾個人都特麼是奇葩。

克麗絲劫持完對方要殺死人家;小樂把我打發下車,一個人去搞定那些人;王麗麗居然想要知道龍穴的所在;白雪想要忘記一個男人,這尼瑪都什麼人啊。

看了眼門外並沒有路人經過,我趕緊將捲簾門放下,隨後拎着手提箱來到二樓的庫房,將手提箱用包裝紙胡亂的包好以後,丟在一堆打花的棉紙裏面,冷眼看去,就是一堆破紙,估計有賊進來的話,也不會注意到這個地方的。

回到樓下後,我並沒有急於打開卷簾門營業,而是給陳道長去了通電話。

“陳道長,我賈樹,中午您有時間嗎我打算跟您研究點事兒。”其實我本人挺看不起這老道的,雖然這傢伙最初跟劉哥、曹操還有我一同入的身股,但本質上這丫跟劉洪生一樣,都特麼是錢串子,只不過礙於對方能夠請神求符,我才一直禮讓有加,否則早特麼就被小太爺我給拉黑名單裏去了。

“哦,賈居士啊。貧道中午正巧有空,你安排臺車過來接我好了。”對方拽拽的回答道。

我心中一萬隻草泥馬在問候着對方的母親,你特麼不裝逼能死啊,出門打個車過來得了,還特麼讓我派車去接,真當自己是盤菜了,尼瑪了個擦

我這正罵娘呢,這貨繼續說道:“對了,貧道今日只吃素齋,賈樹你大概幾點過來”

次奧你大爺,你丫再特麼裝逼,老子把你找小姐的事情貼的滿大街都是。

待續 不過畢竟我現在真的有求於人家,所以我強壓胸中的怒火對陳老道說道:“您現在是在道觀還是在劉洪生那裏”

“貧道目前在道觀之中。 ”死老道還跟我拽詞呢,“行,我馬上過去。”知道地點就好,掛斷電話以後,我打開卷簾門,打車去道觀接這死牛鼻子。

笑看君心似我心 要說這陳老道也特麼是個歪才,學歷小學本科,貌似斗大的字不識一籮筐。曾經就是個建築工人,由於他本人好逸惡勞,加上他娶的媳婦比較勢力眼,這貨幹了一陣子就不幹了。

爲了讓他媳婦高看他一眼,這貨開始學習身邊人下海經商。問題是丫在商海里連狗刨都不會,又沒有什麼指望得上的好親屬,自身還怕吃苦,完全就是自己在那造夢,結果一年不到的時間,家中的積蓄就被他賠了個精光。

給他老婆氣的啊,好懸沒跟別人跑了。要不是他求爺爺告奶奶的又是寫保證書,又是鼻涕一把眼淚一把的下跪求饒,估摸着他那兒子是不是他親生的都不好說。

等這貨安撫住家人以後,就開始研究做什麼職業來錢快,而且省時省力,你別說,這次還真研究出成績來了。這貨有個鄰居的二叔是和尚,那傢伙長得肥頭大耳的,每次跟老陳那會沒出家,叫老陳見面都給他抽好煙,而且用老陳自己的話來說,那和尚油光滿面的,一看就是個花和尚。

而且這和尚打麻將的時候,盡玩大的,那大團結過去老十元錢的叫法,過去的最大面值了一掏一沓一大沓的。 宮先生又來撒狗糧了 老陳觀察了幾次,發現出家比較有前途,於是就尋思着出家。

也該着他倒黴,剛跟這鄰居的二叔去出家,這二叔就因爲流氓罪被捕入獄,判了十年。給老陳嚇的啊,這尼瑪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啊。恰好這和尚認識一個老道,老陳就改投在這老道的門下。

而這老道我特麼還見過,當初還打算收我做徒弟來着,就是本文第一卷裏,給阿健驅邪的那個傢伙。初期這老陳啥也不會,而老道什麼也沒教他。後期那老道年紀大了,這貨知道機會來了,於是端茶倒水,讒言獻媚,騙得那老道的歡心,可算是學了點推拿打穴,請神求符的本事。

等那老道掛了以後,老陳靠着一身的力氣將其他幾個師兄弟全部打出道觀,自己就成了那間道觀的主人。

撇開本事不談,這陳老道的做派我非常不喜歡,那是吃喝嫖賭抽,坑蒙拐騙偷,就沒有他不好的。咱一樣一樣來說,喝酒吃肉那是常事兒,而且賺倆糟錢就跟人賭博,明知道賭博必勝符不能總用,這貨依舊是逢賭必用,結果就是輸的時候多,贏的時候少,最慘的一次連內褲都輸進去了,就差沒將媳婦給押上了。

好在不是光輸不贏,否則他掌管的那家道觀早就特麼輸乾淨了。我記得最搞笑的一次,就是丫在某茶樓的包廂內跟人家打麻將賭錢,輸到最後,沒什麼可抵押的了,這貨將道觀裏的三清祖師都給押上去了,每尊作價一萬元,給在場的人逗的,好懸沒樂抽了。

打我認識他那天起,這貨每週都得去桑拿兩次,美其名曰淨化身心。問題是洗就洗唄,這貨還得找幾個小妹給按一按,錘一錘。遇到長相不錯的,這貨就開始給人家上宗教課,先是給人家算命,各種倒黴事往對方身上一頓扔,嚇唬住了以後,就告訴對方,如果想要化解,能不能免費打一炮,打完炮以後,再告訴對方去哪兒哪兒的道觀化解。

結果人家一去才發現,這尼瑪他口中所謂的高人就是他自己。媽了個擦,寫到這兒,我自己都樂個半死。如果嚇唬不住的情況下,這貨就用撒手鐗,幾張毛爺爺甩出去,當然,這貨還特麼喜歡討價還價,每次要不給丫打個八折以下,他都會不依不饒滴。等價格研究好了以後,丫就在浴池的包廂內行男女苟且之事,一來二去,這貨都快成爲市內的大破鞋頭了。還記得在劉洪生那兒,幹完一單活兒以後,劉洪生提議大家去洗個桑拿,但苦於不知道哪家的小姐漂亮,結果陳老道一頓講啊,從小姐長相,氣質,服務水平,一直給你統計到性價比,說到動情處,這陳老道跟劉洪生一起開懷大笑,問題我怎麼聽那笑聲那麼陰蕩呢

你要問他近期是否有什麼靈異的事情,這貨憋臉通紅給你從三皇五帝開始講起,你要問丫最近哪家浴池來新小姐了,這貨馬上一蹦八個高,只要你掏錢,我就給你當嚮導,而且這貨在這方面絕對不坑人,保證帶你去的浴池內,都是新來的小姐,你要是錢花到位了,這貨還能給你講一講房中術啥的。

要是趕上大家去ktv唱歌,這傢伙除了得有小姐作陪以外,還得要點麻古或者k粉,美其名曰體驗人生。有次在包廂內磕藥磕大了,當場就要脫褲子,打算對那作陪的小姐霸王硬上弓,給大夥嚇的啊,這尼瑪人家要報警的話,你特麼又是吸毒,有是強姦的,可怎麼往外撈你啊

綜合以上這些,我才說這死牛鼻子吃喝嫖賭抽五毒俱全。再來刨一刨丫是如何給來他道觀的人看事兒的。

只要是有人進他道觀內,那就是雁過拔毛,人過扒皮,你沒事兒都得給你說出點事兒來。問題是丫的水平太低,誰讓丫小學都沒畢業呢。

對方一進來,這死牛鼻子就“哎呀你身上可背了不少東西啊。”要麼就是“你傢什麼什麼位置,蹲着一個什麼什麼鬼,你想想,最近是不是哪兒哪兒不舒服啊”反正給我的感覺就是能蒙就蒙,得騙就騙。你要是帶一萬元錢進他那道觀,能給你剩一車費,都算他有良心。

他師傅那人我不怎麼了解,但到了他這,那道觀算是毀咯。光是功德箱,就被周圍的村民偷了不下幾百次,你說丫的名聲得多臭。搞到最後,這陳老道不得不做一生鐵的大箱子,然後在地上挖一大坑,坑內放一箱子,隨後在坑外四周的水泥地面上嵌入螺紋鋼,將那生鐵的功德箱焊死在螺紋鋼上,就留一個上了鎖的小鐵門,方便他取錢的。

這還不算最損的,趕上這貨兜裏沒錢的時候,丫就穿上道袍,挨個村子溜達,只要丫看上誰家菜地裏的蔬菜,絕對就開始跟那家的主人拔瞎方言:扯謊的意思,“你家最近不太平啦”,“未來可能要如何如何啦”,反正就是這類唬人的話吧。

你要想知道如何化解的話,沒問題啊,你將自家的瓜果梨桃,時令蔬菜送到他的道觀,他就開始給你講解化解之法。

反正這老癟犢子挺不是東西的,要不是他請的那些符還有些效果的話,我早特麼一腳把他踹死了。

待續 當出租車抵達道觀的時候,陳老道早就在門口恭候了。我一看丫那操型就知道,這貨最近絕對又鬧錢荒了。

“賈居士,貧道在此早已恭候多時了。”說罷居然還衝我打了個稽首。

有司機在,我不好發作,只好走下車去朝丫說道:“趕緊上車,今天的事兒不少呢。”

“那貧道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說完陳老道踱着方步進入車內。

那司機也不知道這老道的來歷啊,頓時肅然起敬。我猜那司機當時絕對琢磨,沒看出來啊,坐我車這小夥挺牛逼啊,居然能對這樣仙風道骨的道長指手畫腳,那對我的眼神滿是羨慕嫉妒恨啊。

這老道今兒也不知道吃什麼春藥了,反正裝逼裝得挺像,自打進入車內,一直到飯店,丫居然一個屁都沒放,端端正正的坐在那裏。也好,如果丫一開口又是哪家的小姐活兒好什麼的,估計我特麼臉上也掛不住。

在車上,我給二道街開私房菜的關哥去了個電話,讓他給我準備出來個包廂,隨後出租車直殺到關傢俬房菜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