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看到她發怒,葉雄心裡一陣爽快。

讓你裝叉,讓你傲慢,讓你目空一切高高在上,現在暴跳如雷了吧!

「華夫人,你是不是想多了,我只是想起你,並沒有對你感性趣。」葉嘴嘴裡發出一聲冷嘲:「我這個人雖然風流,但是對老女人沒性趣,你想多了?」

「來人。」華夫人大吼。

郭芙蓉跟林克飛快地從一樓跑上來,站在華夫人身後,問道:「夫人,發生事情了?」

「夫人,是不是他得罪你了,讓我殺了他。」林克喝道。

葉雄倚翹起二腿,淡淡地冷笑:「你覺得,你能殺得了我?」

林克半邊臉一陣青一陣紅,從剛才的交手情況來看,他根本就不可能是葉雄的對手。

帶著系統來大唐 華夫人呼吸加速,****劇烈起伏,半晌終於冷靜了下來。

她重新坐下來,對郭芙蓉跟林克:「你們先出去。」

郭芙蓉跟林克看了葉雄一眼,再次退了出去。

被葉雄一鬧,華夫人的氣勢,明顯弱了下來,跟剛才相比,沒那麼高傲了。

「這才是談話的態度。」葉雄冷哼。

從剛才一番交鋒,華夫人對葉雄已經有了較深的了解。

這個男人,不但武功高智力高嘴巴狠,從他剛才無拘無束調戲自己的性格來看,他還是個沒下限的人。簡單來,那就是他這種人不會在意法律跟道德,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

無下限的人,才是最恐怖的。

難道幽靈這麼怕他,看來不是沒有原因的。

「葉雄,我也不跟你廢話,雖然我一直沒在心怡的身邊,但是她的所有一切,我都清楚,在我心裡,她還是我的女兒。現在問題是,如果你想跟她在一起,她肯定會有危險,所以我現在給你三條路選擇。」

「哪三路,來聽聽。」

「第一,我不阻止你跟心怡在一起,但是你必須帶心怡離開華夏,去國外找個地方,過你們的二人世界。第二,你可以繼續跟獸組織作對,但是你必須離開心怡,跟她分手,我會安排她離開華夏,這樣她才不會被你連累。」

「第三條呢?」葉雄繼續問。

「加入獸組織。獸組織遍布全球各個國家,勢力強大,以你的能力,一定能做得比幽靈更好,那樣的話,心怡也不用離開你。」華夫人道。

聽到這三條路,葉雄笑了,開始很聲,很快就哈哈大笑起來,聲音響徹整幢別墅。

「我挺想走第三條路,要不我現在打電話給心怡,跟她:老婆,我想了很久,為了你的安全著想,我準備加入獸組織。你猜她聽完這句話之後,會有什麼反應?」

華夫人沒話,葉雄這番話,看似簡單,但直擊她心底。

以她對楊心怡的了解,這不可能。

「你以為心怡是你,她寧願跟著我死,也絕對不可能讓自己的丈夫去做賣國賊?」葉雄先前壓抑的很久的情緒,徹底爆發了。「你以為我現在才知道你的身份?我早就知道了,郭芙蓉打電話給你的時候,我將你的錄音轉給蘇震天,他聽出你的聲音很激動,一定要找到你。他問我你在哪,現在在做什麼,你讓我怎麼,難道要我告訴他,他曾經深深愛過的女人,現在是一個十惡不作的女人,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人,做過多少傷天害理的事情?」

「我告訴你,上官瑾,別以為你的母愛很偉大,其實你他娘的就是個垃圾。」葉雄憤怒地大吼。(未完待續。) 周小川看了看許玉揚又看了看胡慧娘道:「兩位姐姐那我?」

胡慧娘道:「留你在身旁一定是有原因的,此中諸多事宜尚且需要有一個交代。等到時你就知道了。」說話時赤金鐲上現出一道紅光講周小川收入其中。

玉揚道:「姐姐您的意思是?」

胡慧娘道:「這本書明顯有古怪,乃是被人施以咒怨,因此周小川讀了這本書之後才會變得心性大變,從而殺死了張穎。」

玉揚凝眉不語,胡慧娘道:「既然如此我們就必讀得弄個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

許玉揚雖然深信孫教授絕非壞人,然而此時此刻的形勢就是如此,既然是這本書有問題,那麼送這本書給周小川的孫教授自然難脫干係。

此時便是許玉揚有何疑意,卻也沒有證據能夠證明孫教授是清白的於是只得微微點了點頭。

低頭時忽然想起自己手中的那一疊金銅錢於是道:「神仙姐姐兩位神君送來的這是什麼呀?」

胡慧娘道:「上面有字,玉揚自己看看。」

霸寵宅妻 許玉揚將那一捧金燦燦的銅錢放在桌上,從中取出一個,與自己印象中的古代銅錢大小差不多,只是閃著耀眼金光,方孔四周鑄著「功德通寶」四個繁體字。

許玉揚心中暗想:難道這個小銅錢是來計算功德的?

雲舒開口道:「玉揚同學您終於聰明了一次,差不多這個功德通寶是用來計算功德的。」

玉揚不解「這個怎麼計算呀。」

胡慧娘道:「這個有的很簡單,有的就很複雜了,譬如今天的這些便是上次玉揚在密室中抓住的那些亡魂,他們被帶到酆都城受審,地府判官為了表彰玉揚的功德而獎勵給我們的,一個亡魂一個銅錢。」

許玉揚心中不免覺得好笑:「一個亡魂才隔一個銅錢,原來地府判官也這麼小氣。」

雲舒道:「這個很正常呀,都是這個價,不然怎麼說修行不易呀!」

胡慧娘道:「玉揚別著急像前兩天我們在青岩洞不也抓住了成百上千的亡魂?到時候一樣會得到地府的獎勵。」

「還有一種辦法就是玉揚幫助別人完成了心愿,得到了香主的認可,也能得到無尚尊神的認可從而獲得尊神們贈送的功德通寶。」

玉揚似懂非懂的點點頭:「一個是抓鬼,一個是幫人,簡單的說就是懲惡揚善。」

胡慧娘笑著點了點頭:「簡單的說就是這個樣。」

許玉揚道:「但是神仙姐姐這些通寶計算出來的功德究竟有什麼用哪?」

「玉揚每抓住一個亡魂,或者幫助香主達成一件心愿,都能得到功德通寶,等這些功德通寶積攢到了一定的數量之後也許雲舒的元神就可以從玉揚的體內飛升出來了!也許玉揚自己也可以功德圓滿,修鍊成金身了呀。」

許玉揚聞聽此言心中早已樂開了花,不為自己能夠修得金身,而是為了雲舒的元神能夠早日從自己的身體里飛升出去!呵呵如果真的能夠實現的話自己就可以解放了!

聽了這個好消息許玉揚興奮的半宿沒睡,只盼著自己能夠早些完成功德積攢,重獲自由之身!

第二天早早起床,住唄求胡慧娘去找孫教授追查那本被《中英詞典》究竟是怎麼回事。

然而令許玉揚倍感意外的是胡慧娘竟然早已不見了蹤影,而且在胡慧娘的卧室門口貼了一張字條,大致的意思是說:

神仙姐姐更重要的事情要辦,和黃三郎一起出門去了,可能需要七八天的時間才能回來,這期間讓許玉揚自己在家好好獃著休息一下,排排毒。

這令許玉揚倍感意外,昨天神仙姐姐還什麼事都沒有那,怎麼今天突然之間就有事情說走就走了那而且還帶著黃三郎!

但是轉念一想昨天神仙姐姐和謝必安與范無赦說話時就已經約定要他們十天之後再來,原來昨天晚上神仙姐姐就已經有了準備今天要出門了!

許玉揚心中正在盤算,卻忽然覺得右掌食指尖上一陣痛楚傳來,低頭看時卻不知自己的指尖何時竟出現了一個小窟窿,上面依稀尚有一絲血跡。

玉揚並未往心裡去,伸手唅在口中,心裡思量:既然神仙姐姐已經走了,自己又不知道該去哪裡尋找,那就乖乖聽話呆在家裡。

百無聊賴的許玉揚只能坐在家裡吃東西看電視打發時間,將近中午的時候張妍、宋小安四哥人才回來。

許玉揚問起,宋小安只說:昨天半夜神仙姐姐突然出現在了華清池的包房中並且叫著黃三郎一起出門了,至於究竟幹嘛去了黃三郎也沒有告訴他們。

既然胡慧娘與黃三郎兩位主心骨都不在這間所謂的「回夢異能服務公司」自然也再沒有繼續開張的必要,反正也不指它掙錢,許玉揚索性就來個關門大吉。

雖然如此許玉揚張妍他們幾個可是沒閑著,也許是為了和沈惟一多接觸吧這些天瞿小凡和袁姍姍、周娜娜可是天天往這跑。

反正也沒事這些個年輕人盡情的揮霍了一下他們的青春,每天除了飆車就是去「珍食匯」吃飯,去「連海華清池」泡澡蒸桑拿!

一連數日下來許玉揚的臉色已經恢復了正常,想來體內的毒素也應該已經排得出不多了,自然也就不再為自己的過敏癥狀感到焦慮。

如此一來許玉揚便又開始思量周小川與孫教授的事情,以及如何才能儘快的將功德通寶攢夠了,從而獲得自由之身。

通過這幾天的相處瞿小凡與沈惟一的關係似乎也逐漸確立了起來。

對殷勤主動的瞿小凡,沈惟一很早已經喪失了抵抗力,要不是大家天天在一起只怕兩個少男少女早就已經干出沒羞沒臊的事情了!

而大家也已經習以為常不再對兩個人冷嘈熱諷,只是靜靜的看著這一對小情侶每天肆無忌憚的散狗糧。

直到第八天清早,睡眼朦朧的許玉揚剛剛走出卧室卻見胡慧娘與黃三郎已經出現在了一樓的餐廳中。

許玉揚欣喜不已,急忙詢問:神仙姐姐怎麼突然說走就走,究竟有什麼急事?

黃三郎呲牙一笑:「我和胡慧娘這次出門當然是為了玉揚你。」

玉揚不解,疑惑地看著眼前的兩位神君,黃三郎接著道:「前幾天我聽慧娘說兩位神君鬼差為玉揚送來了功德通寶。」

許玉揚心中暗想:這個色老頭不會是要來和我分金銅錢吧!於是學著黃三郎的樣子呲牙一笑:「是呀三爺是有這事,三爺您不會是要來分錢吧!」

黃三郎眉頭一皺:「玉揚就會開玩笑,三爺那是那樣的人。」

而後復又笑呵呵說道:「三爺知道玉揚得了這麼許多的功德通寶無處收藏,所以特地和慧娘為玉揚打造了一件寶貝。」

說著伸手虛空一抓,掌中便已多出一件金光燦燦的小盒子,遞到許玉揚面前。

許玉揚見那盒子不過撲克和大小,金光閃閃,格外漂亮,許玉揚心中自是歡喜剛要伸手接過,卻聞黃三郎道:「呵呵玉揚小心,別看這東西不大可是重的很那!」

許玉揚撇撇嘴,沒有說話,胡慧娘道:「玉揚走,咱們到你的辦公室去。」

許玉揚點了點頭,在胡慧娘、黃三郎的陪同下一併來到了自己位於二樓的辦公室內。

卻不知何時自己的辦公室內北側牆壁竟然多了一張實木香案,上面一尊黃銅香爐,裡面三支高香已經燒了一半。

香爐后一隻金燦燦實木龕堂裡面一張黃紙中間寫著碩大的天地二字兩邊寫滿漫天諸神的道號尊稱。

綜赤之焰 許玉揚見勢不免起疑:這是什麼情況,神仙姐姐與三爺什麼時候弄的?雖然心中疑惑但見這香案莊重卻也不敢多言。

此時只見黃三郎口中念念有詞,其掌中那隻金燦燦的小盒便已落在香案前。

許玉揚這才看清楚原來是一隻一米高,一米寬,半米厚的金色箱子。

那箱子雕金裱花,蓮花做底,浮云為頂,兩行篆字「天佑仙緣昭日月,地承良善澤陰陽」。

箱子上面一個細細小口。

許玉揚看了一陣,痴笑一聲:「神仙姐姐您和三爺這是送了玉揚一個功德箱嗎?」

胡慧娘點了點頭微微一笑:「不錯,就是這樣。」

許玉揚一愣,「神仙姐姐,我這也不是寺廟這個用不上吧!」

胡慧娘道:「小傻瓜這是專門給玉揚你準備的。」

許玉揚眨眨眼,胡慧娘接著道:「玉揚你的那些功德通寶沒有地方放盡可以存在裡面,這樣不僅能夠節省地方,同時還能使玉揚的功德通寶受些香火,有助於玉揚修行!」

許玉揚恍然大悟,「原來是幫助玉揚存放功德通寶的呀。」

黃三郎哼了一聲:「那可不是,就為了玉揚的這個功德箱三爺和慧娘可是忙活了整整七天七夜,之前在洞中得的那些黃金全都融了用來為玉揚打造這隻箱子了!」

許玉揚雖然將信將疑,卻仍呵呵一笑:「謝謝三爺和神仙姐姐了!」

胡慧娘道:「為了使玉揚能夠與這隻功德箱融為一體姐姐走之前在玉揚的指尖上取了點血,留下了一個小小的傷口,玉揚現在有沒有什麼不適?」

許玉揚這才知道自己受傷的原因,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指尖,此時早已恢復如初,便搖了搖頭:「早就好了,什麼事都沒有神仙姐姐放心。」

胡慧娘點了點頭:「那就好,玉揚你把手按在這功德箱上試試。」

許玉揚點頭稱是伸手按在箱子上,只見那箱子上金光一閃,箱頂的小口中射出一道金光,過不多時但見那幾十枚金色的功德通寶便由空中緩緩飄來,一個接一個的落入了功德箱之中。

重生八零:神醫嬌妻,有點凶 許玉揚呵呵一陣傻笑,這些功德通寶一直被許玉揚藏在卧室之中,此時怎會一個個的自己向這功德箱中飛來?

雲舒開口道:「這有何難,這件功德箱乃是三爺與慧娘姐姐專門為你所造,又與你血脈相通,本來便是為了裝那功德通寶所用,自然而然就可以幫助許玉揚你接收、儲存這些功德通寶了。」

許玉揚笑道:「太好了,有了這個東西自己以後再也不用為自己的這點功德錢藏哪兒犯愁了!」

時間不大那一疊功德通寶便已悉數落盡功德箱中,許玉揚心中歡喜,仍在那痴痴發笑。

聞胡慧娘道:「玉揚這幾天等得著急了吧!走咱們這就去看看那個孫教授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許玉揚聞聽此言心中歡喜:看來神仙姐姐一直惦記著自己的這點小心事,呵呵一笑,「姐姐您和三爺剛剛回來不用休息一下嗎?咱們不急於一時!」

卻不料雲舒立時在其心頭冷笑一聲:「我說這位同學您是不是有點太虛偽了!」

雲舒雖然沒有說出聲來,許玉揚見自己的心思被雲舒道破臉上不由得一紅,心中暗道:要你多嘴!

胡慧娘看了看許玉揚微微一笑,「玉揚客氣什麼,姐姐知道你心裡等得著急,咱們現在就去。」

燈筆 上官瑾是華夫人的真名,這是葉雄從蘇震天嘴裡得知的。

被葉雄這樣罵著,華夫人臉色很難看。

不得不,葉雄的話,擊中她心底最柔軟的地方。

女兒是她心裡一生的痛。

做了很多壞事,是她這輩子最心虛的事。

這世界上,沒有人做壞事是心安理得的,華夫人也一樣。只不過她現在立場不同,必須要這樣做而已。

她沒想到,葉雄嘴巴會如此毒,他的每個字都能直接中傷自己,讓她一開始就保持的氣勢,一遍遍變弱。

談判,最講求的就是兩字,氣勢。

雖然兩人現在不是談判,但是實則內容跟談判差不多。

這男人嘴巴如此厲害,更讓華夫人起了逆反心理,絕對不能把女兒交給這樣的男人,不然的話,女兒這輩子肯定會受苦。

「完沒有,完的話,出你的選擇。」華夫人恢復平常,冷冷地道:「三條路,你選哪一條?」

「在我選擇之前,我也給你三條路選。第一條,離開獸組織,離開華夏,找個地方躲起來,念在你生下心怡的份上,我可以放你一馬。第二條路,你可以繼續呆在獸組織,但是你這輩子絕對不能跟心怡見面,不能讓她知道你的存在,就當你已經死了,我不想讓她知道自己有一個無惡不作母親。第三條,改邪歸正,去龍組自守,把你這些年乾的壞事全都招了,告訴龍組獸組織的消息,讓國家一舉殲滅獸組織,這樣的話,我還有可能讓心怡知道你的存在。」葉雄冷冷道。

這三條路,跟華夫人剛才的三條路,如出一轍,也就是,葉雄把她剛才的話,狠狠地反擊回去。

「這麼,是沒有商量的餘地了?」華夫人問。

「我這人雖然品德不咋樣,但至少還是個人,什麼都敢做,就是不敢做傷天害理的事情。我怕這輩子只能像縮頭烏龜一樣躲著,不敢光明正大地見人。」

這樣,諷刺華夫人不敢暴露身份。

「既然這樣,那就沒什麼好談的,來人。」華夫人大聲喊。

郭芙蓉跟林克同時跑過來,站在華夫人身邊。

先前在別墅門口的五名基因戰士大漢,也上了二樓,像雕像站在那裡。

兩名絕高手,加上五名基因戰士,那種威勢,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得了的。

但葉雄只是淡淡地在她們臉上掃過,沒有一絲的畏懼,笑道:「怎麼,想打架?」

「你覺得,你今晚還能活著回去嗎?」華夫人冷哼。

「我能不能活著回去不敢擔保,但是我敢保證,你一定會比我先死,信不信?」

「好大的口氣,我就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動手。」

林克先前落下風,已經很不服,現在終於有機會,哪會放過,當下呼地攻出去。

武出法隨 他剛出手,郭芙蓉也同時出手。

另外五名基因戰士,將華夫在圍在中間保護。

「想玩,那我就陪你們玩玩。」

葉雄整手拍沙發,一彈而起,殺氣騰騰,如狼虎出動。

三道人影,在客廳中飛快交織,頓時整個客廳如同狂風卷襲,摧枯拉朽,片刻之間,所見之物,全都被砸爛。

郭芙蓉的實力確實很高,林克也不弱,但是兩人的實力,單個人甚至還比不上鳳凰,現在葉雄實力大增,這兩人怎麼可能是對手。

還是葉雄故意隱藏的實力,不然的話,三分鐘之內,就可以幹掉兩人了。

嘶嘶!

五分鐘之後,連續兩道聲音傳來。

林克胸口被劃出一道深深的口子,鮮血直流,受傷不輕;郭芙蓉胸口同樣被劃了一刀,但是只割斷她的外衣,露出裡面高檔大氣的紫色罩罩,半邊完美渾圓的胸脯露了出來。

林克望著郭芙蓉****春光,連自己胸口的傷,也忘記了。

郭芙蓉愣住了,半晌才急忙將自己胸口的春光遮住,然後狠狠盯了林克一眼,那神色分明在:看什麼看。

然後,她眼神落到葉雄臉上,嘴裡動著想什麼,但是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