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看了白婉秋一眼,很快又低下頭,他淡淡道:「別聽她的。

小丫頭,記住了,以牙還牙,以血還血,誰要敢欺負你,使勁打回去!」

說得好自然,一點沒覺得有問題。

白婉秋就看著他,目瞪口呆,整個人都傻了。

小丫頭拍手笑呵呵答應的聲音中,她總算回過神來,哭笑不得道:「不是,林昊,我知道你是擔心宸宸在幼兒園被欺負,可是也不能那樣啊?

什麼以牙還牙以血還血,這不是我們應該教她的……」

很認真的講道理,只可惜,這些正常人的道理根本得不到林昊的認同。

根本都不理她,林昊依舊淡淡道:「聽我的,誰打你,你打誰,打不過來找我,我幫你出氣!」

越發高明了,以牙還牙以血還血還不夠,又加了一條,打不贏回來告狀。

白婉秋越發無奈了,苦著臉道:「林昊,能不能別唱反調?這樣會教壞孩子的!!」

語氣比之前重了許多。

林昊也不在意,輕描淡寫道:「那也比聽你的整天在外面受人欺負要強!」

簡單的話語,聽著實在誅心。

哪怕一個勁告訴自己不要生氣不要生氣,白婉秋依舊被氣得眼淚汪汪。

偏生這個時候小丫頭還沒心沒肺沖她做鬼臉笑,一個沒忍住,她當場就哭了起來。

「你什麼意思?」

「你以為我願意啊?」

「你以為我喜歡宸宸在外面受欺負?」

「可我有什麼辦法?我不是你,我只是個女人,我只有這樣的本事!」

「……」

哭得很傷心,這些年所受的委屈突然一下子全都涌了上來。

這話若是別人說,她大約不會那麼難過,可從林昊嘴裡說出來,莫名她就感覺扎心一樣的疼。

然而林昊終究不是一個懂得憐香惜玉之人!

「哭哭哭,就知道哭!」

「女人怎麼了?女人就不可以強,女人就活該受欺負?」

一臉嫌棄,十足不耐。

說完兩張餐巾紙丟過去,而後飯都不吃了,直接抱著小丫頭躲進了房間。 九月盡,十月出,一轉眼,萬眾期盼的國慶長假業已過去近半。

這天早上,林昊剛吃完早餐在客廳休息,忽然糖姨打來電話。

通話結束后不久,無袖高領衫,米色包臀裙,白婉秋披散著一頭長發踩著拖鞋走了過來,手上端著一盤洗好的水果。

見他似乎要出去,便笑道:「婉姐回來了?」

林昊沒有避諱,是以剛才通話的情況她多多少少聽到一些。

而對於糖姨,她也是比較熟的。

雖然也就在學校遇見過幾次,可私底下通話交流不少,關係很不錯。

唯一讓人頭疼的是,這稱呼有些不大好,林昊喊姨,她卻叫姐,無端端林昊就低了一輩。

索性林昊也不在意這些細枝末節,聞言也沒隱瞞,點頭道:「糖姨回來了,中午有個飯局,想讓我跟著走一趟……」

話語間起身往外走。

白婉秋放下果盤,一把拉住,笑道:「你就這麼去的啊?」

「有問題嗎?」林昊皺眉。

他不覺得哪裡不對,他感覺這樣子挺好的。

白婉秋白了一眼,也不說話,只道讓他等會,然後很快去找了一套衣服出來。

暫新的衣服,無論面料還是款式皆數上乘,還是前兩天逛街給小丫頭買衣服的時候她親手給挑的,從上到下,連內褲都包含在內。

「衣服都洗過的,快去換上吧,婉姐那麼美的人,你也得好好打扮打扮,不然婉姐會沒面子的……」

衣服往林昊懷裡一放,白婉秋柳眉彎彎,笑起來如同風中百合,十分惹眼。

也很聰明!

這話說出來,林昊眉頭立馬就舒展開來。

「也對,糖姨那麼好看,我也不能給她丟人……」

心裡默默想著,林昊乖乖就回房換衣服去了。

等他換好衣服出來,客廳里,白婉秋已經給新買的皮鞋上了油,還擦得鋥亮鋥亮。

「皮鞋就不要了吧?」看到皮鞋,林昊眉頭不自覺又皺了起來。

他不喜歡皮鞋!

沒什麼理由,就是不喜歡,就是覺得穿著不舒服!

白婉秋也不理他。

如同殷勤的妻子,先是團團轉轉給他整理衣領褲腿,跟著又哄小孩一樣讓他在沙發坐下。

這才撫平他的額頭笑道:「別沒事老皺眉頭,這樣會老得快的。」

話語間身子也蹲了下來,一邊給他脫鞋,一邊又給他換上皮鞋,嘴上笑道:「不喜歡沒關係,你只要知道這樣出去給婉姐撐面子就好……」

這就是脈門了!

就跟狗毛要順著摸一樣,這個男人,只要摸準的脈門,他其實很聽話,很乖……

就是這樣,簡單的話語過後,林昊不再抗拒,任由擺弄。

等一切搞定站起身來,看著那氣宇軒昂不怒自威的模樣,悄悄的,白婉秋也呆了一下,面上紅雲翻滾。

這個時候小丫頭也忍不住了,哇哇叫道:「叔叔好帥氣啊,叔叔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叔叔。

叔叔這樣出去,糖姨肯定很有面子的……」

真會說話,孺子可教!

林昊扭頭瞥了一眼,一手按住小腦袋,淡淡道:「形容男人不可以用漂亮,還有,糖姨不是你叫的……」

「哦,那宸宸就叫糖奶奶好了!」小丫頭眨眼,一臉天真爛漫。

林昊臉一黑,嘴角抽了抽,想想,還是淡淡道:「還是喊糖姨吧!」

噗嗤——

簡單的對話,莫名讓人發笑,一開始白婉秋都竭力忍著,可終究還是沒忍住。

一出小小的插曲后,小丫頭被打發到一邊玩去了!

白婉秋又叮囑了一陣,這才送林昊出門,結果剛走到門口,林昊忽然又停了下來。

也沒想太多,白婉秋好奇問道:「可是還有什麼事?」

林昊沒說話。

目光在客廳掃視一圈,想了想,道:「換個房子怎麼樣?」

有點突然!

聽起來也沒頭沒腦!

微微愣了一下,而後也不知想起什麼,白婉秋忽然面色發白,眼眶也跟著紅了。

「好……好啊!」

「我……我都聽你的!」

聲音發顫,內心悲苦莫名。

儘管還強作鎮定站得穩穩的,可實際上,她內心早已崩潰。

見她這幅模樣,林昊禁不住又皺起眉頭!

他不知道這女人在想什麼,他也沒興趣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

他只是口袋裡摸出一張卡,淡淡道:「房子空間有些太小了,這裡周邊環境也不怎麼好。

卡里有錢,龍亭御苑那邊看上去不錯,沒事的話,你帶小丫頭去看看。

順便也買輛車,以後小丫頭上學也方便……」

就這樣,林昊走了。

白婉秋就獃獃看著,手裡抓著一張銀行卡,等回過神追下樓去,視線中早已沒了林昊的身影。

「買房?」

「買車?」

「不是不要我們了,不是不要我們了……」

嘴裡喃喃念叨著,白婉秋魂不守舍上樓。

等關上門在沙發坐下,沒多一會,她又忍不住「咯咯」笑出聲來。

見她高興,小丫頭丟下玩具跑了過來,抱著小腿撒嬌道:「媽媽媽媽,把叔叔變成爸爸好不好?宸宸喜歡叔叔當宸宸的爸爸……」

奶聲奶氣,黑寶石般的瞳孔中帶著深深的希冀與渴望。

其實這話早就想說了!

大人的世界她不懂,她只是單純希望有個爸爸,可以陪她玩耍,可以保護她,保護媽媽。

聽這話,白婉秋當即嚇了一跳,下意識就想呵斥糾正。

只是話到嘴邊,突然又變了!

「宸宸,你說叔叔好不好?」

似乎在問,又似乎在自言自語。

那聲音有點飄,帶著情難自禁的羞澀,尚未開口,臉色先紅三分,等話音落盡,已是滿臉紅雲。

小丫頭也不懂這些,聞言很認真點頭道:「叔叔當然好啊!

叔叔會打壞人,叔叔會保護宸宸跟媽媽,叔叔還會給宸宸買玩具給媽媽買漂亮衣服,叔叔還陪宸宸去遊樂園去動物園呢……」

小孩子的世界就是這樣,簡單,純凈,不染塵垢。

就這麼說著,一邊說一邊數手指頭,很快小丫頭又發現,叔叔太好,她的手指頭都不夠數了。

最後她也不數了,抱著白婉秋只著絲襪的小腿搖起來,一個勁央求。

聽著那稚嫩而讓人心動心跳的言語,白婉秋臉上紅雲就沒散去過。

只是……

「談何容易?」

「我倒是想啊,可他願意么?」

「他不喜歡我的,我……也配不上他……」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無計可消,才下眉頭,又上心頭……

客廳里,想著這些事,白婉秋心鎖重重,喟然嘆息之際,另一邊,林昊已經上了糖姨的車。

「古語有云,一日不見,如隔三秋,說起來,糖姨,我們多少個三秋沒見了?」

也學會貧嘴了!

一上車,安全帶都沒系好,林昊便笑著打趣。

糖姨也樂,聞言嗤嗤笑道:「臭貧,直接點,你想說什麼吧?」

妙目瞅著,車也不開,一副敢胡說八道姨馬上滅了你的模樣。

林昊信口就來,笑道:「沒啊,我的意思是,那麼多個三秋沒見,姨看上去還是那麼年輕漂亮,跟畫中走出的仙女一樣,晃瞎我的的狗眼……」

人跟人還是不一樣。

也就糖姨面前,他才有這樣的一面。

這話也太甜了,聽著糖姨就忍不住眯起了眼:「臭小子,嘴抹了蜜啊,這麼甜?不行,姨得好好嘗嘗……」

話語間,伸手攬住林昊脖子,輕輕一拉。

林昊都還沒反應過來,只覺一陣香風撲面,跟著嘴唇就被封住了。

熟悉的味道,軟軟的,帶著一絲說不出的甜意,又帶著一縷秋日特有的微涼,觸碰到的瞬間,林昊傻了。

眨眼!

再眨眼!

不知為何,他心跳特別快,一張萬年不變的冷臉,也悄悄發燒血紅。

糖姨也眨眼,很調皮很促狹那種!

大眼瞪小眼的場面持續有近五秒鐘,末了糖姨眨了眨眼,舌尖輕輕點了一下,軟糯、濕滑,而後迅速放開,跟著就是一串惡作劇得逞的大笑。

「……」

「……」

林昊彷彿被雷劈了一樣,臉色紅紅,目光幽幽,半天沒出聲。

便是這副模樣,糖姨笑得更厲害了,前俯後仰,花枝亂顫。

某一刻,搖搖頭,林昊也忍不住笑了。

真好!

糖姨還是從前的糖姨,任時光飛逝,歲月荏苒,她的心靈,她的溺愛,並未隨之老去。

倒是他自己,長大了,心態也頗有些老了呢!

只是……

「糖姨,打個商量好不好,以後親臉就可以了,不可以親嘴!」

林昊一本正經提議道。

實話實說,那雙唇相觸的瞬間,他那萬古不磨的道心都有些不穩了。

這倒也罷了,關鍵是糖姨是他心裡不可褻瀆的存在,他也不行。

一想起當時心裡居然盪起了漣漪,他便懊惱羞愧得想死。

可糖姨不懂他的心情!

聞言哼了一聲道:「偏不,剛才說那麼好聽,這會就嫌姨人老珠黃啦?

告訴你,沒門,不但沒門,連窗戶都沒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