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直升機朝那片紅色之中落了下去,降落在紅花宮前的停機坪上。

杜十一娘將衆人引進紅花宮,吩咐廚房去準備晚飯,便迫不及待地與衆人商量起最大的棘手事來。

“巴達瑪家族又在催促我們繳納明年的防務費了。”杜十一娘愁眉不展地說。

“不行!”百合第一個站出來反對,“媽媽,這錢我們不能給。要是這次滿足了巴達瑪家族,下次他們就會變本加厲。何況,這次他們明顯不是衝着錢來的。”說到這裏,她想起納卡說的話,看來這次的事情比想象中的要嚴重多了。

“我也是這樣考慮的。”杜十一娘說,“現在我們紅花會拿出兩億美金不是問題,但我也知道這不是錢的問題。巴達瑪家族就是一頭豺狼,就算拿到錢,他們也不會罷休的。”

聽到這裏,天刀忍不住咳嗽了一聲,開口說:“既然這樣,這件事就交給我們來解決吧。巴達瑪家族是受獵頭公司指使,目標是我們,我們沒有那麼多錢,但我想我們可以解決掉他們。”

“不,不能這樣。”杜十一娘說,“我們現在已經在一條船上,就不要再分彼此了。獵頭公司原本可能只是針對百合和小刀,但現在,我看他們根本是想把紅花會剷除,然後獨霸天下。就算你們能解決巴達瑪家族,我紅花會也不能倖免,所以,這個時候我們還是齊心協力的好。”

“那現在怎麼辦?” 爆寵魔妃:夫君請指教 寧小刀有些着急地插嘴道,“又不願給錢,又不敢硬拼,敵人都殺上門來了,還不知道怎麼辦。唉,易師兄偏偏又不在,他要是在,一定會有辦法。”

誤入狼室:老公手下留情! “寧兒,怎麼說話呢?”天刀呵斥道,“在十一娘勉強一點規矩都沒有!”

“我說的是事實嘛。”寧小刀不服氣地說,“少了易師兄,我們都像是無頭蒼蠅了。這錢,給還是不給,我們總得做個決定啊!”

“寧師妹,這事就算易師弟在,也沒有辦法。”古小刀說,“要知道這不是他一個人的事,也不是我們師兄妹的事,這關係到整個紅花會的安危,和上千人的命運啊。這,沒有那麼簡單。”

“對!”杜十一娘同意地點頭,“我也正是考慮到這一點,才如此猶豫不決。如果只是我一個人,我拼了這條命也要好好教訓一下那幫不知死活的叛軍。但現在我紅花谷裏有上千人,還有不少孩子,如果不慎重一點,我怕到時後悔就來不及了。”

“可是媽媽,我們這樣迴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一直沒說話的依蘭冷冷地開口說,“與其坐以待斃,不如先發制人。以我紅花會的力量,佔據地利,也足以和獵頭公司一較高下了。”

“還有巴達瑪將軍的叛軍,那也是不可小看的力量。”百合說。

“不是還有天刀前輩和新九把刀嗎?區區一支叛軍,我想他們能解決吧?”依蘭說着,瞥了百合一眼。

“如果十一娘決定先發制人,巴達瑪的叛軍就交給我們了。”天刀說。

“我相信你們的能力。不過,”杜十一娘略一猶豫,“我們還是等易小刀回來再說吧。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

“也好,我想易兒他們最遲七天就可以回來了。”天刀說着,又咳嗽起來。

杜十一娘見狀,起身說:“天刀大哥身體不適,還是先回去休息吧,晚飯我叫人給你送過去。”又對其他人說,“你們也各自回去收拾一下,我已經吩咐廚房做飯了。”

“是。”衆人應着,退了出去。

“依蘭,你等等。”杜十一娘突然叫住了依蘭。

“是。”依蘭眼中閃過一絲慌亂,待衆人都出去了,纔開口問,“媽媽,有什麼事嗎?”

杜十一娘把依蘭渾身上下打量了一番,說:“你最近胖了不少啊。”

“媽媽,我,我會注意的。”依蘭緊張地說。

“你去醫務室看看吧,別有什麼病。”杜十一娘說。

“不用了,媽媽,不用,我沒病。”依蘭着急說。

“沒病也去看看!”杜十一娘語氣堅決,“這樣也好讓我放心。”

“是。”依蘭低頭應道,轉身退了出去。 185 計謀奏效

布倫森林邊的農場裏,易小刀和白師兄、葉師弟過了三天無拘無束的生活。其實嚴格說起來,無拘無束的也只有易小刀而已。白小刀每天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健身,農場裏面設施簡陋,他就在門框上做引體向上,在草地上做俯臥撐,倒掛在窗戶上做仰臥起坐,從倉庫裏找出兩個報廢的鐵錘當啞鈴,稍稍停歇一會兒,又開始琢磨他的易容技術。

易小刀說:“白師兄,你的易容技術已經是世界一流了,我跟琳達接觸過那麼多次,她都沒看出絲毫破綻來。”

白小刀頭也不擡,說:“就是因爲你和她接觸頻繁,所以我要更加小心,她對你越瞭解,你暴露的危險就越大,所以除了你自己要特別小心之外,我也得把你的外型整得天衣無縫才行。”

易小刀不以爲然,倒在搖椅裏,舒舒服服地搖了幾下,喊:“葉師弟,沒有水果了。”

“哦,馬上來了。”葉小刀在廚房應道。

這幾天,葉小刀除了練功、玩電腦之外,就是全面負責三個男人的飲食問題。沒飯吃了找他,沒水喝了找他,沒水果了更是要找他。不過,葉小刀天生一副居家好男人的脾氣,不僅任勞任怨,而且不亦樂乎。

易小刀說:“葉師弟,你以後老了可以去當廚師。”

葉小刀把果盤放在易小刀手邊的桌子上,說:“我纔不會去當廚師。”

“爲什麼?”易小刀拿起一個蘋果,咬了一大口。

“我只做飯給自己喜歡的人吃。”葉小刀說。

易小刀忙拍拍胸脯,說:“還好,還好,我還算是你喜歡的人。”

“那當然了,我們是師兄弟嘛。”葉小刀說。

易小刀吞下嘴裏的蘋果,突然一聲嘆息:“小葉啊,我說最近寧師妹對你的態度,怎麼好像一下子親密了很多啊?”

葉小刀俊臉一紅,說:“易師兄,你就別取笑我了。”

白小刀聞言,終於從書裏擡起頭,驚訝地問:“哦?寧師妹喜歡小葉了?”

易小刀和葉小刀同時用看外星人的眼光看着白小刀。“白師兄,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易小刀說,“師弟和師妹都那麼親密了,你做師兄的竟然還‘哦?’”

“不好意思,我啊,情商不夠。”白小刀向來不苟言笑,就算是自嘲,也是一臉嚴肅,“恭喜你啊,小葉。”

易小刀心道,你整天琢磨那改頭換面的功夫,智商是上去了,其他方面,就差了點,說好聽點,就是情商不夠,說難聽點,就是冷血動物。上次魯卡斯那批手下,毫無反抗之力,硬是被你一槍一個斃了,要不是我顧忌兄弟之情,早就跟你翻臉了。

葉小刀臉更紅了,“白師兄,這八字還沒有一撇呢。”說着,拿起一個蘋果遞給了白小刀。

“‘八字還沒有一撇’?我看你們大紅喜字都快寫一半了吧?”易小刀取笑道。

“易師兄,你就會取笑我。”葉小刀不服氣地說,“看看你自己,百合喜歡你,那個依蘭看你的眼神也不對勁,聽說你還有個女朋友去了美國,我看你到時候怎麼收拾殘局?只怕那大紅喜字,不是一個,是三個了。”

“哎,小孩子要記得,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易小刀擺擺手,“去去去,好好整整你那電腦,說不定馬上要用得着你了。”

葉小刀笑着站起來,準備回房。

一陣手機鈴聲響起,三個人頓時定格,看着桌子上那個原本屬於魯卡斯的手機。

“看看。”白小刀放下書本說。

“是琳達。”易小刀拿過手機一看,是琳達打來的。“好戲要開始了。”

“快接!”白小刀催促。

易小刀示意大家別出聲,接通了電話。

“魯卡斯? 情掠一世錯愛 是魯卡斯嗎?”琳達急切的聲音讓易小刀興奮起來,等了三天,終於出事了。

“是我。有什麼事,琳達?”易小刀強自鎮定地說。

“出大事了,魯卡斯,我要你馬上過來!”琳達迫不及待地說。

易小刀假裝一愣,連忙說:“好,我馬上過來,你在哪裏?”

“還是上次那個酒吧。快!”琳達說着,掛了電話。

易小刀合上手機,滿意地點了點頭。

二十分鐘後,“魯卡斯”出了農場,開車朝塞納河邊的那家酒吧而去。

一進那個包間,易小刀手機立刻就沒有了信號。琳達還是坐在沙發裏,不過這次她沒有了上次的悠閒,正端着一杯紅酒大口大口地灌呢。

“發生什麼事了?”易小刀關切地問。

“我剛剛得到消息,我們搭在尤西斯先生船上的貨,變成了奶粉!”琳達說。

“什麼?”易小刀驚呼一聲,“我們只是用了奶粉的包裝。”

“但現在,它們全部變成了貨真價實的奶粉!”琳達說,看她的樣子,似乎有些六神無主了。 先婚後愛,狼性總裁花樣寵! 畢竟,這是一千多萬美金的貨啊。

“那,你告訴卡梅隆先生了嗎?”易小刀急切地問。

假愛真做:億萬總裁你輕點 “還沒有。”琳達說着,一口喝光了杯中的酒,“我得先弄清楚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哦。這樣也對。”易小刀若有所思地點頭,接過琳達的杯子,“先別喝了,跟我說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琳達艱難地把嘴裏的紅酒吞了下去,說:“這件事是偶然發現了。尤西斯先生的船開了三天了,今天早些時候,一個船員去貨艙巡視,發現了一堆白色粉末,懷疑是老鼠啃壞的。他抓起一點聞了一下,發現是奶粉,然後,就發現了藏在一個木箱子裏的四箱奶粉,其中一箱被老鼠咬壞了一些,奶粉漏了出來。然後尤西斯先生的手下發現,那就是我們的四個奶粉紙箱,經過檢查,發現它們確確實實都是奶粉!”

“怎麼可能?”易小刀對這樣無稽的事情感到氣憤,“我們在碼頭上交給他們的明明是白粉,他們檢查過的。我看,這是尤西斯的那個手下想吞掉我們的貨,才矢口抵賴的!”

“不對!”琳達終於冷靜了一點,“他的膽子再大,也不敢揹着尤西斯先生吞掉卡梅隆先生這麼大一批貨,他根本吃不下。”

“但現在白粉是真的變成了奶粉,難道,是尤西斯想吞這批貨,授意手下這麼說的?”易小刀說。

“也不對!尤西斯先生不可能爲了一千多萬的貨,來冒跟卡梅隆先生公開敵對的風險。”琳達分析說。

“那麼,難道那批貨就憑空消失了?”易小刀說。

“一定是什麼地方出了問題,我想想……”琳達已經無心再維護冰冷的形象了,再次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突然說,“我想到了!”

“想到什麼?”易小刀問。他的心裏在想怎麼才能讓卡梅隆和尤西斯互相以爲是對方在暗算自己。

“碼頭?對!碼頭!我們在碼頭交貨,然後貨就上船了,這中間只有幾秒鐘貨是離開我們的視線的。”琳達說。

“你是說,那天晚上飆車的那幾個人?”易小刀激動地直起身來。

“對!就是他們,一定是他們,是他們把我們的貨調包了,我們的貨在上船之前就變成了奶粉!”琳達說到這裏,已經激動得站了起來。

“可是,誰會知道那些奶粉箱子裏裝的是白粉呢?而那幾個人又是什麼來頭,竟然敢明目張膽地來搶我們的貨?”易小刀跟着提出了疑問。

“這個……”琳達一時又陷入了回憶之中,突然,她扭過頭,死死地盯着易小刀。

“怎麼了?”易小刀擺出無辜的表情。

“那天晚上早些時候,我們遇到了一個警察,你給了他一包奶粉,是不是?”琳達一邊問,眼神一邊變冷。

“是啊,不然他也許會一直糾纏。”易小刀說着,恍然大悟,“難道你懷疑是我給警方提供了線索,然後警方根據這個線索來了個調包之計?”

“難道不是嗎?”琳達呵斥道。

“當然不是。”易小刀說,“第一,我爲什麼要給警方提供線索?第二,如果我要給警方提供線索,那麼當時我直接讓警方查車就行了,何必費這麼多周折?第三,如果說我爲了避開嫌疑,偷偷給了警方線索,那麼警方直接開車來抓人就行了,人贓俱獲,爲什麼玩了調包遊戲後就揚長而去?”

“這……”聽易小刀這麼一說,琳達又猶豫起來,易小刀說的話句句在理,不容反駁,“難道真的是尤西斯先生他們在搞鬼?”

“我現在也只是推測,不能確定。”易小刀說,“我想你還是這樣,先派人去查查那兩輛跑車,確定一下是否我們的人泄密了,讓人調了包。另外,你最好還是把這件事向卡梅隆先生彙報一下。一千多萬美金,你我都賠不起。”

“好。”琳達已經被易小刀說服了五六分,想不到更好的主意,也只能聽易小刀。

“一旦你得到什麼消息,或者需要幫忙,請立即通知我。”易小刀補充說,“如果尤西斯因爲歐文的事來報復我們的話,我絕對不會放過他!”

此言一出,琳達對易小刀的話又多信了一分,也不敢再浪費時間,急匆匆地走了。

易小刀似笑非笑地搖了搖頭,掉進了這個連環計裏的人,一時半會兒是繞不出來的。

不過他也不急於求成,雖然今天沒有讓琳達馬上相信就是尤西斯搞的鬼,但隨着計謀的繼續發展,琳達就不得不信了。

出了酒吧,易小刀確定沒人跟蹤,就順便去了一趟火車東站,想看看貝蒂一家怎麼樣了。

不過讓他失望的是,那個房間早已人去屋空,只留下了一屋子的爛傢俱。看來,得了橫財的貝蒂一家已經徹底告別這裏,開始新生活去了。

易小刀站在破爛的走廊裏,爲愛麗絲默哀了一陣,然後駕車離開了那裏。 186 起死回生

事情進行得似乎比易小刀預料的還要快。晚上,琳達再次打來電話。

“怎麼樣?查到什麼線索了嗎?”易小刀關切地問。

“還沒有任何線索。”琳達的聲音恢復了平時的冷峻,“你過來一趟,我需要你幫忙。”

“好。還是老地方見嗎?”易小刀熱心地答應了。

“不,來愛麗舍別墅吧。”琳達說。

易小刀稍有猶豫,緊接着說:“我現在就過來。”

掛了電話,白小刀說:“她讓你去卡梅隆家裏,會不會是他們發現了什麼?”

易小刀手放在膝蓋上,手指不停敲着膝蓋,這是他遇到很棘手的問題時的習慣動作。“應該不會,到目前爲止,我們的計劃幾乎是天衣無縫。我讓她去查那兩輛車,你們確定她查不到嗎?”

“她查得到,但沒有任何價值。”白小刀說。

“不管怎麼樣,我們還是要萬分小心。”一旁的葉小刀說,“我看我跟易師兄一起去,白師兄,你給我也易一易容。”

“不用了。”易小刀說,“我跟琳達見面,從來都是一個人,現在突然帶一個手下,反而會引起懷疑。再說,這麼重大的事情,他們肯定是絕對保密的,我要是帶一個人去就更不合理了。”

“但是萬一真的他們發現了你的身份,你就完了。”葉小刀說。

易小刀一咬牙:“我的計劃至少看起來是完美的,如果真的讓他們發現了破綻,那我遲早也要落在他們手裏。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先過去,然後見機行事了。白師兄,葉師弟,你們把這裏收拾一下,一旦事情敗露,你們馬上離開這裏,不要管我。”

白小刀說:“那怎麼行?我們讓師父回去了,說好三個人共同進退的,怎麼能讓一個人去冒險,我們準備逃跑呢?我看這樣吧,你一個人去見琳達,我和葉師弟在愛麗舍別墅區外接應你。如有意外,你儘快撤出別墅區,然後我們一起走。”

“這樣好。”葉小刀說着,拿出一個小小的接收器,說,“如果你這別墅裏有危險,你直接用手機撥101101,我這裏就可以收到,然後我和白師兄會殺進去救你。”

易小刀稍一思考,說:“看來也只能這樣了。不過,你們一定不要着急,沒有我的呼叫,千萬不可輕舉妄動。我先走了,一切按計劃進行。”

“嗯。我們隨後就到。”白小刀說着,起身準備傢伙去了。一旦易小刀的身份暴露,那麼就有一場生死之戰,他必須做好充分的準備。

“易師兄,記得101101。”葉小刀叮囑道。

“放心,我不會忘記。”易小刀說着,走進車庫,開出了一輛半新的標緻。

半個多小時後,易小刀開着標緻車沿着別墅區的盤山路緩緩而行,很快就到了山頂的一號別墅前。

在離大門很遠的地方,警衛就攔住了車。

易小刀打開車窗,伸出頭說:“我是魯卡斯,琳達小姐通知我過來的。”

看來琳達已經吩咐過警衛了,那個警衛看了易小刀一眼,打開了車閘。開進車閘,裏面還有一道大鐵門,警衛引導易小刀把車停在鐵門外,然後拿出金屬探測儀在易小刀身上掃了一遍,確認他沒有帶武器,纔打開鐵門,放易小刀進去。

在一個警衛的帶領下,易小刀進入了別墅的會客廳,也就是上次來過的地方。只是這次,會客廳巨大的落地玻璃窗都拉着厚重的窗簾,外面完全看不到裏面的情景。

卡梅隆的一個貼身保鏢打開門,易小刀走了進去。會客廳裏寂靜無聲,卡梅隆先生坐在真皮沙發裏,琳達坐在對面,四個保鏢,兩個站在卡梅隆身後,一個站在門邊,還有一個站在窗邊。卡梅隆先生沒有出聲,衆人大氣都不敢出。

卡梅隆看到易小刀進來,擡頭瞟了一眼,漫不經心地朝右側的沙發做了個請的手勢。

易小刀坐了下來,說:“卡梅隆先生,關於那批貨——”

沒想到卡梅隆一下就打斷了他的話:“魯卡斯先生,你知道貨在哪裏嗎?”

他說話的時候,眼睛依然看着面前茶几上的瓷器,目前也不見殺氣,但他的話卻有一種讓人不寒而慄的感覺。

“對不起,卡梅隆先生,我們把貨交給了尤西斯先生的人,並當面驗過貨,但我聽說,他們今天一口咬定那是奶粉。真正的貨,我想只有尤西斯先生知道在哪裏吧?”易小刀說。

“是嗎?”卡梅隆轉過頭,平淡的目光注視着易小刀,“魯卡斯先生,那我請你解釋一下,爲什麼交貨那天晚上,在路上你曾與一個警察有過接觸,然後碼頭上突然闖進兩輛車?”

易小刀臉色一邊,坐直身體,說:“卡梅隆先生,關於這些問題,我想琳達小姐已經向你彙報了吧?”

卡梅隆老臉露出一絲難以捉摸的笑意:“如果那警察是假的呢?”

一語道破天機,易小刀不得不服,心中暗暗吃驚,看來自己的身份立馬就要被揭穿了。

“卡梅隆先生,那麼你是認爲,是我設計了一連串計謀,吞了那批貨?”易小刀呼地站起來,憤憤不平地說。

“坐下!”一個聲音在身後低喝。那個站在窗邊的保鏢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到了易小刀的身後,手裏一把烏黑的手槍正對着易小刀的腦袋。

易小刀扭頭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後坐了下來。偷眼一看琳達,她面色冰冷,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茶几上的一個杯子出神。

“說吧,貨在哪裏?”卡梅隆挪了挪身體。

四個保鏢,加上一個心神不定的琳達,易小刀有八成的把握可以全身而退,但是這樣一來,就真的是功虧一簣了。想到之前大家費了那麼大的勁,才接近了卡梅隆,現在還沒到最後,就這樣結束似乎也太不划算了。

心念至此,易小刀橫下心來,往沙發上一靠,說:“卡梅隆先生,我通過琳達和你做生意也有這麼多年了,這些年,我從未出過差錯,你是知道的。雖然我做的只是幾十萬的生意,這次一千多萬的貨確實是我以前從未見過的。但是,就算我膽子再大,我也不敢做這種幾乎等於自殺的事情。何況,如果我真的做了,我此時只怕已在地球的背面,我還會兩次赴琳達的約會嗎?”

卡梅隆絲毫不爲所動,補充說:“所以我還有一個問題,你到底是什麼人?”

易小刀長嘆一聲,頭一昂,說:“卡梅隆先生,如果你還懷疑是我吞了你的貨,請你殺了我吧!”

“我當然會殺了你,但是,我要先知道貨在哪裏!”卡梅隆目光頓時變得無比冷酷,看得易小刀頭皮發麻。

“如果你認爲是我拿走了貨,你找到那兩輛在碼頭出現過的車,不就可以找到貨了嗎?”易小刀說。

易小刀一問到車的事,卡梅隆立刻不說話了。

這時,琳達終於回過神來,說:“我已經找到了那兩輛車,它們屬於一個賽車俱樂部,與我們從未有過交往。但是爲什麼他們的車會出現在碼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