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5 日

直到那詭異的聲音最終停止,他才走了進去。

空氣中還殘留著濃郁的麝香氣,令人反胃。

秦琛挑眉,Ken立刻走上前戴著手套把辦公室所有的窗戶都打開了。

原本陰暗的辦公室,一下子變得明亮起來,那些陰暗的東西,似乎也無處遁行了。

蘇小安跪在冷斯諾腳邊,衣服還有些凌亂。

嘴唇又紅又腫,一看就知道她剛剛做了什麼,見到秦琛進來,她眼中便浮現出了一抹恨意。

都是因為嬈嬈,因為眼前這個男人,她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羞辱,現在更是連只寵物都不如的跟在冷斯諾身邊。

冷斯諾喜歡陰暗,猛然間被籠罩在陽光下,讓他微微有些不適應,眉頭輕蹙,他又抬腳在正準備離開的蘇小安腿肚上輕輕一點。

女人重心不穩,立刻呈大字狀像前趴去。

好巧不巧,臉正好摔在了秦琛的足間。

「沒顏色的東西,客人來了,你不迎接,還想去哪?」

蘇小安一怔,腦袋撞地讓她忍不住一陣眩暈,艱難的想要從地上爬起來,背上卻又重重的挨了一下。

「愣著做什麼!還不趕緊去給客人倒茶!」

「記得拿最好的小種出來!」

冷斯諾懶洋洋的吩咐著,冰藍色的眼睛里沒有一絲屬於正常人該有的情感波動。

他就像是從地獄來的魔鬼,擁有著絕世容顏,卻是心如蛇蠍,長在黑暗,活動在黑暗,嬤嬤的注視著這人間的一切,與光明為敵。

蘇小安本就頭暈,又被他狠狠的踹了一腳,只覺得眼前都在冒著星星,不停飛舞著。

然而她卻是不敢再慢,忍者劇痛就從地上麻利的站了起來。 總裁的天價契約 因為對外的身份她是冷斯諾的董事長助理,還穿著正統的白襯衣一字裙以及稿跟鞋。

此刻因為頭蒙,又踩著高跟鞋,一路都是踉踉蹌蹌,幾度都差點撞上人。

秦琛不著痕迹的掃了她一眼,內心並無波動。若是冷斯諾欺負無辜的人,他可能還會插手阻止一下,但是眼前的這個女人,可是害過嬈嬈的。

冷斯諾動手,可以說他還有些樂享其成。

只是,辦公室這種地方是用來辦公的,還是不要有太多臟髒的東西在裡面才是。

「找我什麼事,一定要見面談?」

見房間里終於被Kne消毒的差不多了,坐在椅子上的秦琛這才開口。

冷斯諾雙手自然的放在桌子上,把玩著一隻鋼筆。

那深情的目光卻是怎麼也不捨得移開秦琛。

「秦琛哥這麼著急做什麼!我們難得見面,你就不想見我嗎?」

「再者說了,你都端了我黑網一個分部了,我都不沒有找你算賬啊!你就不能對人家態度有好點嗎?」

如果說蘇慕辰是邪魅,那麼眼前的冷斯諾便是妖媚了。

那雙冰藍色的眼眸,似乎天生帶著某種魔力,吸引著你想要去一探究竟。

而且冷斯諾的聲音也是經過特殊訓練的,每一次發音,每一個字一個詞,都是有著獨特韻律的。

在不經意間,你可能就會被他引領進入他的節奏。

原先秦琛還在黑網的時候,一般和人談合作,也都是讓冷斯諾出手的,除非碰上那些老教父級別的,否則鮮有失敗案例。

「若是你不想著針對嬈嬈,那一切還有的談!」

秦琛不可置否的勾了勾唇角,並不被他那特意擺出的痛苦表情所麻痹。

別人不了解冷斯諾,他可是再清楚不過。

只是他們的確也有著很深的感情,可以說冷斯諾就像是他的親弟弟一般,從小都跟在他身邊,被他保護著,撒嬌著,那種情,不是親兄弟,卻勝似親情。

只是道不同,他也不能去干涉別人的選擇。

「嬈嬈!又是嬈嬈!那個女人究竟有什麼好的!」

像是觸碰到了冷斯諾的禁忌,剛剛還溫柔如水的男人一下子暴躁起來,抬手捏起旁邊的擺件就狠狠的砸了出去。

東西落地,秦琛倒是習以為常並無反應。

只是剛剛進門的蘇小安,本就已經提醒吊膽,此刻更是猶如驚弓之鳥條件反射的彈跳起來,托盤的咖啡,也跟著傾斜在地。

上好的白瓷,碎了滿地。

她狼藉不堪的蹲在地上去撿,手裡捏著碎片,掌心一片粘稠,分不清是鮮血還是汁液。 「你又是何必?」地上的蘇小安已經麻木的把自己搞的渾身是血了,眼神空洞的如同支離破碎的布娃娃一般。

秦琛倒不是心疼她,畢竟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只是看著,就那樣子在自己面前,總是有些彆扭的。

「只是一隻寵物而已,你喜歡就拿走!」

冷斯諾毫不在意的說著,冰冷的言語再次蹂躪過蘇小安已經跌到塵埃深處的自尊心。

她匍匐在地上,心中撕裂般的疼痛,手中的動作卻是又加快了幾分。

假裝愛過 「不必,無福消受!」

秦琛冷靜的說道,他腦子就算是進水,也不會把這個女人帶走的。

「行了,你出去吧,一點小事都做不好!」冷斯諾無所謂的聳了聳肩,看著地上的狼藉,倒也沒有再難為女人蘇小安。

畢竟他的目的是秦琛,也十分清楚自己這哥哥的潔癖。

「現在可以說了么?我下午還有事情要做。」

秦琛見蘇小安出去,便又往前傾斜了一下身子,陽光映射在他臉上,這張被上帝格外寵愛的臉,非但沒有隨著年紀而滄桑,反而那雙眼眸越發的深邃,每一寸五官,都像是被精心雕刻過的。

冷斯諾禁不住又看呆了。

總裁兇勐:純情老婆火辣辣 「也沒什麼事,就是最近黑網有一批貨物,要經過洛城,還往秦琛哥不要出手!」

「什麼東西?」

「你知道的,我不會容忍那些東西。」秦琛的語氣並未因為他的笑容而改變多少,凌冽的目光中,更是透著不容置疑。

「不是B毒,也不是軍火。」

冷斯諾笑眯眯的說道,眉眼彎成了一個詭異的弧度。

他看了一眼小強,將整個房間都封鎖了起來,再三確認無誤之後,這才從包里摸出了一管藥劑。

「這是什麼?」

秦琛黑色的瞳孔微微放大,洋溢著危險的氣息。

冷斯諾順手從旁邊的試驗箱里抓過一隻看起來很老的狗,直接注入了進去。

不過幾分鐘,那狗便活動起來,像是抽風了一般在屋裡來回的蹦躂上,原本渙散的眼神,也從新有了焦點,年輕了許多。

只是他雖然看起來動力十足,身體的毛髮以及肢體卻還是略微有些不協調,似乎那藥劑只是起了興奮劑的效果。

「基因藥劑?」秦琛皺眉。

心裡也跟著緊張起來,黑網已經打算全世界開始投放病毒了么?

冷婚暖愛:做你心尖寵 可是他和蘇慕辰現階段的科研成果,還沒有研製出針對這些基因藥劑的解藥啊。

「只能算的上是半成品,說起來,還和你有些關係,這些藥劑是R國的一家公司運送進來的,不過合作方卻是你爺爺老秦家!」

「我本來是不想接的,畢竟這價錢著實不怎麼高,還不如去殺幾個外國元首來的簡單,不過一想到那是哥哥的爺爺,所以我就…」

「現在貨在哪?」秦琛皺眉,低頭看了一眼已經開始抽搐的狗,這哪裡是延長壽命的基因葯,分明就是加劇死亡的興奮劑。

因為狗的壽命本就不長,這個臨床測試看起來反應很快,但是若是放在人身上,可能短期真的看不出效果。

還會真的混淆視聽,讓人覺得自己又重新煥發了活力,卻又在某一天突然死亡。

小範圍傳播一下影響也許還能控制,但是若是敢用到那些頂級富豪,或者是軍方那些老爺子身上,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三天後,飛度碼頭。」冷斯諾說著,直接把自己的電腦屏幕翻過來給秦琛看。

不管怎麼樣,他變態雖變態,卻是從未想過害秦琛,或是欺瞞。

秦琛眯著眼睛,冷靜的掃視著屏幕。

似乎因為經濟原因,這一次的交易量並不算大。

但是GSK-6是單價也不便宜,一支濃度百分之50的,就要10萬洛華幣,百分之20的五萬,最低濃度的百分之5,也要3000塊錢。

這次一共是8000萬的貨,也就幾個箱子,兩個人應該就能解決問題。

「你收了多少?」飛快的將所有的信息記入腦袋,秦琛轉身又望向了冷斯諾。

後者笑了笑,手指又在鍵盤上敲了起來。

500的運輸費,對於黑網來說,還真是便宜到了姥姥家。

「我出5000,這批貨我要了。」秦琛記得黑網的賠付價格,是運輸費的10倍!所以一開口,便直接抱了一個價格。

至於自家爺爺那邊,他根本就沒考慮在內。

一把年紀了,竟然還會相信世上有長生不老葯,簡直是可笑!

「唔…琛哥哥開口了,我自然是要應允的。貨給你沒問題,錢我也不要,但是…」

「但是什麼?」秦琛挑眉,一言不發的望著他。

冰藍色的眼眸里倒映出自己的剪影,他看的出來,冷斯諾並未在說謊。

「但是如果你查到了這個公司背後的資料時,要分我一份!」

「那個R國公司?」

「是的,這個公司已經不止一次委託我們運送這些東西了,而且還三番五次想要合作黑網的秘葯,被我拒絕之後還派了很多忍者。」

「還好我們的系統足夠強大,那些人還沒碰到核心就去和上帝作伴了,不過你也知道,東瀛忍術,是很讓人頭痛的一件事情。」

冷斯諾說著話,還誇張的抱著自己腦袋擠出了一個十分痛苦的表情。

秦琛點了點頭,這次倒是沒有再拒絕他。

正欲轉身,又止住了腳步,將一張卡片輕輕的放在了桌子上。

這是他多年的習慣,不管冷斯諾要不要,這個錢他都是一定會給的。

只是他沒想到,那個記憶中的少年竟然還會主動幫自己,真是讓人又意外,又有種難以言明的感覺。

秦琛走出冷氏時,已經過了飯點。

冷斯諾倒是很樂意和他一起用午餐,只是秦琛卻是不願意過多的去面對那張臉,就像是一台行走的時間機,總會讓他想起自己在黑網的日子。

有過甜,更多的卻是無法言表的黑暗。

「秦琛,你現在有空嗎?我們一起吃個飯?」

忽的,手機振動一條信息彈了出來。

掃了一眼,是自己的好友墨清韻,秦琛狀態也沒來由的輕鬆了許多。

只是自己的行程,似乎中午吃飯不太合適,他想了想,便將時間改成了晚上,打算回去接上嬈嬈一起。

地址和時間,很快便發了過來。

秦琛掃了一眼便不以為意的將手機塞進了包里。

卻不知在電話那頭,某人的計劃正在悄悄生成。

……

百盛國際里。

看到自己發小的吳賀嗖連忙拉著嬈嬈迅速溜走。她這次回國除了嬈嬈之外並未通知任何人。

掃貨一般買了一車東西,不過大多數都是給嬈嬈未出生的孩子準備的,她自己只是挑了幾件平日里穿的。

心情倒是十分美麗,除了如同隱形人一般跟在她們的身後的南宮嫣然。

因為嬈嬈在慈善晚宴上大出風頭,又確實為慈善基金會籌集了大量的善款,以至於她現在在上游的圈子裡已然有了名氣。

百盛國際又是走的高端路線,平常來這裡逛街的非富即貴。

嬈嬈那高挺的肚子,便是最好的辨認方式,她們走到哪,都能感受到來自了導購小姐的熱情。

甚至商場里還專門給她派了兩個造型師,不幹別的,就是來幫忙推購物車,弄得嬈嬈哭笑不得,無不感慨這有錢有權的好處。

相比於自己之前的生活,她越發的意識到,陸家,根本就算不上是名門,自己之前的眼界,也的確是有些狹隘了。

「習慣就好,對了,我還給我未出世的乾兒子乾女兒,準備了一份禮物哦!」見嬈嬈一直心事重重,吳賀便主動湊過來開導她。

嬈嬈心中突突直跳,不知怎麼的就生出了一股不祥的預感。

「禮物?你不會又要做什麼吧?上次那副畫,已經夠貴了,你可不要再亂來了!」

嬈嬈無奈的扶了扶額,腦海里浮現著一串串的數字。

吳賀大刺刺的笑著,抿著嘴唇,什麼也不肯說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