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5 月 19 日

直到走出樹林,眼前的景像驚呆了劉瑩瑩和小宋。

在樹林外,竟然有一個村落存在。

這個地方一看就是荒廢很久了,也不知道多久沒有住過人。

房子早就已經坍塌,屋外更是雜草叢生。

「啊!」劉瑩瑩突然發出一聲尖叫。

「你叫什麼?」小宋被劉瑩瑩的尖叫聲嚇了一吵。

「那裡,那裡有骷髏啊!」劉瑩瑩轉過頭閉上眼,用顫抖的手指了指某個方向。

小宋往劉瑩瑩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一個骷髏頭正面朝他們三人所在的方向,靜靜的躺在地上。

在骷髏頭的附近,還散落著許多死人骨頭。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返回魂土的途中,李維看到背包中一張放置了許久的建築圖紙。

迷失魔塔。

這是他首次完成以一敵三的成就獲得的獎勵。

李維之前嘗試過在魂土中將其建造出來,但得到了這樣一條提示。

【迷失魔塔需吸收生命能進化,經檢測,該區域不適合建造此建築】

是不適合建造。

《我即是亡靈天災》第一百二十一章構建傳送陣 楊昭霖出去沒多久,劉玉韶就到了,她對照著手機上的地址確認了一下門牌號碼,這才按響了門鈴。

一一慌忙起身,準備跑過去開門的時候,耳邊陡然響起昭霖的叮囑,頓時失笑的搖搖頭,放慢腳步,「媽,你來了。」

一一熱情的給她拿鞋子,招呼她進門,看著兒媳婦忙碌的背影,劉玉韶心裡很不是滋味,她口齒清晰,緩緩地說出自己這一路上默默在心中練習多次的話,「一一,對不起。」

李一一動作一頓,愣了一秒,繼續倒水,遲緩的轉過身,走過去,遞上水杯,「媽,不用說對不起的,我們是一家人。」

她拉著劉玉韶坐到茶几上,整理了下散落的書,見她好奇的東張西望,一一機智的轉移話題。

「本來想著這邊離公司近,用走的,五分鐘就能到公司了,霖就和修拿了鑰匙,我們就搬過來了,可是住了一段時間,發現還是自己家住著習慣,過兩天我們準備搬回去,媽到時候叫上爸一起來家裡吃飯吧。」

「好,什麼時候搬家說一聲,我們來給你們幫忙。」

「不用了,我們就幾個行李箱,其他的都是修這邊之前就有的。」

女人點點頭,陷入了沉默,客廳的氣氛一下子尷尬了起來。

一一思慮了片刻,猶豫的想要開口說出自己懷孕的消息,門就被人從外面打開。

緊接著,楊昭霖和外婆一前一後的從外面進來,看到客廳里的劉玉韶都是一副淡然,很顯然,楊昭霖接到外婆就告訴了她。

「霖兒,你幫我把東西送進廚房,我和你媽說會兒話。」

「我來幫你。」一一起身作勢要去幫忙,兩人立刻面無表情,嚴厲的命令道:「你坐著不許動。」

劉玉韶不明所以抬眸,視線在他們之間流轉,魏艷紅擠到女兒和孫媳中間坐下,蒼老的手按著她在她的腿上,別有深意的睨了劉玉韶一眼,轉而對著一一問道:「你沒告訴你媽?」

一一別嘴聳肩,對上外婆的目光,「剛想說,你們就回來了。」

劉玉韶不解的看著兩人打啞謎,卻只能眼巴巴的巴望著。

「要不,外婆你來說?」一一勾唇壞笑的把事情推給了老太太。

當然這也是老太太想說的。

兩人的想法不謀而合。

老太太慈祥的笑笑,偏頭看向自己左側的女兒,清嗓音,調整呼吸,一臉的嚴肅。

氣氛一下子緊張了。

一一好笑的外婆,「那個……」剛想說要不還是我還來說吧。

結果老太太一個凌厲的眼神掃過去,嚇得一一直接出神,趕緊閉上嘴巴,咽了咽口水。

「媽?」

「韶兒,你聽好了,一一懷孕了,你要當奶奶了。」

劉玉韶被自己的媽媽整的一個措手不及,耳朵嗡嗡的,腦袋更是懵懵的,待她回過神,雙手拉著一一手,臉上的喜悅不言而喻。

聲音顫抖,不斷的詢問一一是不是真的。

「媽,是真的,你要當奶奶了,已經快四個月了。」

「太好了,太好了,我要當奶奶了。」劉玉韶激動手足無措,想摸一一的肚子,又好像害怕情緒激動傷了她。

比她以前知道自己懷孕的時候還要興奮,這就是隔代的寵愛了吧。

躲在廚房裡的楊昭霖,斜靠在門框上看著眼前的一切,收回目光,抬手瞥了眼手腕上的手錶,轉身回到廚房,一個人在廚房裡搗鼓了一會兒就端著碗走出去。

「一一」他端著飯碗,挑眉看了眼外婆,老太太立刻心領神會,連忙拍拍女兒的腿,示意對方往旁邊挪挪位置。

「你又蒸蛋了?」

「嗯,看你們聊的起勁,我想午餐不會早,所以先給你蒸個蛋墊墊肚子。」

「可是,我不餓啊。」這段時間聽到吃這個字,她都想吐了。

雖說她吃不胖,可是她還是很害怕的,好多同事都說生了孩子,身體會走樣,本來她不在乎的,可是聽多了還是有點擔心的,女人嘛,多少還是會在乎身材的。

「乖,聽話」楊昭霖用勺子舀了一口,放在唇邊吹涼了些,喂到她嘴裡。

一一偷瞄了婆婆一眼,害羞的紅了臉,伸手準備去接,「我自己吃」楊昭霖輕巧的避開她的觸碰,堅持親自喂她。

無奈她只好微側的身子,不去看婆婆。

劉玉韶像是看出了她的想法,笑眯眯的湊到自己的媽媽耳邊小聲的嘀咕了兩句,兩人手牽著手,親密無間的閃出這對小倆口的視線之內。

「韶兒能看到你自己想通,媽很開心,以後不要再這樣,一一和霖兒已經結婚了,外面的乾女兒再親也沒自己的兒媳婦親……」

「媽,我知道了」劉玉韶沒有絲毫的不耐煩,雙手抱著老太太的肩,臉蛋埋在她的頸窩間,「以後我有不對的地方,媽,你直接訓我吧,就像小時候那樣。」

老太太反手拍拍女兒的手,無奈的嘆氣,「你都是要做奶奶的人了,我訓你,不怕沒面子嗎?」

劉玉韶搖搖頭,「不會,我知道你是為我好,是為了我們這個家好。」

「好了,站好了,我有事要和你說。」

劉玉韶鬆開雙手,筆直的站好,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老母親,等待著她的話。

「我想勸霖兒他們回家住,我一個人照顧總有……你覺得怎麼樣?」

「我自然是高興的,只是霖兒他還沒原諒我,我去說,他怕是不會同意的。」

「你去說他反而會同意,」老太太勾勾手指,示意女兒彎腰,捂著臉在她耳邊神秘兮兮的傳授方法。

聽完老媽的主意,某人兩眼放光,忍不住豎起大拇指,驚呼「媽,你太聰明了。」

老太太嚇得趕緊捂住她的嘴,緊張兮兮的回頭看了看門外「小聲點,別讓一一知道我們算計她。」

劉玉韶點頭如搗蒜,半遮著嘴,小聲道:「媽,你說要不要問下霖兒喜歡三樓還是四樓,找個機會裝修一下,以後就留給他們。」

「這事以後再說,你回去之後先去選購一些比較柔軟的地毯把家裡樓梯上,客廳里以及他們的卧室都鋪上……」。 這位年長的妖精名叫科茲莫,他假裝聽不懂艾達說的是什麼,那是為了拖延一下時間。眼前的三位巫師讓科茲莫有些懷疑,尤其是同行的三人中既有韋斯萊,又有法國女人。

這三個人組合莫名地熟悉,科茲莫不得不防備一手。儘管古靈閣是個相對獨立的機構,不怎麼受魔法部的管轄,不論是布萊克的金庫、還是萊斯特蘭奇的金庫,在他們被捕后,他們存在古靈閣的才發依然安全,不會被抓捕他們的魔法部抄沒。

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古靈閣的妖精們不想惹禍上身。

明知妖精在拖延,想要分辨自己的身份,可艾達還是假裝自己的英語很蹩腳,一字一頓地重複了之前的話,還用法國人常用的感嘆詞作為結尾。

科茲莫仍舊是看上去恭敬,可實際上他的問題一點都不恭敬,他直截了當地問:「恕我冒昧,請問小姐是如何認識這兩位韋斯萊先生的?」

都不用艾達吱聲,腦子轉過彎來的雙胞胎直接搶答,弗雷德生氣地說道:「我們不打算寬恕你的冒昧,一天的好心情都被古靈閣攪壞了。」

弗雷德喊的很大聲,櫃枱後面的妖精紛紛抬頭看向他,連手中需要檢查的金幣、寶石都顧不上了。大理石大廳里的顧客也越來越多,他們的注意力也被弗雷德喧鬧吸引了。

喬治同樣沒有壓着自己的嗓門,他大聲喊道:「這與你無關,你不必管我們是怎麼認識的瑪格麗特。我現在很後悔向她推薦古靈閣!」

妖精科茲莫意識到這兩人有些難纏,只是他並不在乎韋斯萊家的雙胞胎,古靈閣不差這一筆生意,所以科茲莫依舊問東問西,就是不肯進入正題。

「先生,我們三人的相識是一個很長的故事,但我急需一間金庫保管我的金子,我不想浪費時間講故事。」艾達用英語磕磕巴巴地說道。

緊接着,艾達的戒指亮起一道一閃而逝的光芒,科茲莫雙眼的焦距突然變得朦朧,過了一會兒才重新恢復,此時科茲莫的耳中只剩下「她需要一間金庫」。

「古靈閣樂意為您效勞。」科茲莫恭敬地說,甚至還向三人鞠躬致意,雖不像家養小精靈那般鼻子都能碰到地面,但相比之前的倨傲,科茲莫態度的轉變可以說是天翻地覆。

被戒指影響的科茲莫一反常態,耐心細緻地詢問著艾達的需求,不再對艾達的身份存有疑慮,甚至沒有詢問三人有多少金子,直接帶着艾達三人朝大廳的另一扇門走去。

另有幾個妖精繞過櫃枱想要近前查看,可他們卻都被科茲莫揮退了。

穿過大廳里的門,在科茲莫的帶領下,艾達和弗雷德、喬治來到了驚險刺激的古靈閣地下飛車,時速可比過山車快多了。

只見科茲莫拍了拍巴掌,小推車由遠及近出現在軌道上。科茲莫坐在了小推車第一排,他的身後是弗雷德和喬治,艾達坐在了小車的最後一排。

還沒等艾達伸手壓住自己的帽子,小推車便猛然啟動,並且速度越來越快,在古靈閣的地下隧道里飛馳。古靈閣的地下一片漆黑,只有掛在小車頭部的油燈散發微弱的光,咔噠咔噠的車聲也讓艾達什麼也聽不見。

快速拐了一個急彎后,小推車嘎吱嘎吱的停在一個金庫面前。科茲莫當先下車,用鑰匙打開了金庫門,這間空置的金庫並不小,起碼比韋斯萊家的大。

這是科茲莫第一推薦,可艾達三人連看都沒看一眼,就開始嘟囔著「太小了」、「這麼點地方夠做什麼的」一類的話。

儘管還有些不清楚艾達的最終目的,但憑藉多年來的朝夕相處,雙胞胎的助攻十分默契。

科茲莫想了一會兒,再次帶着三人穿行在迷宮似的地下甬道里,小推車呼嘯而過,伴着風聲和車輪摩擦鐵軌的聲音。

幸好艾達今天為了顯得比較成熟,她將長發挽成髻盤在腦後,所以她的頭髮才沒有自由飛翔,她只需要按住自己的帽子就好。那也是艾達偽裝的一部分,帽子和頭紗可以遮擋一部分探究的目光。

小推車第二次停在了黑暗的軌道上,科茲莫的第二個推薦要比第一次好上許多,只是仍舊不符合艾達的要求。

昨晚返回魔法部后,艾達簡單地了解了一下古靈閣,她知道金庫的位置越是深入地下,越是寶貴、安全。而萊斯特蘭奇家的金庫就在古靈閣極深的地下,據說還有巨龍作為看守。

三位挑剔的顧客讓科茲莫有些犯難,艾達對他施加的影響依舊存在,這讓他想要全心全意地為艾達推薦金庫。只是科茲莫覺得合適的推薦,三人都不喜歡,他倒是還有更好的推薦,只不過會違反規定。

正如艾達所了解到的那樣,在古靈閣極深的地下存在着較為特殊的金庫,那些金庫無法被鑰匙打開,進入的唯一方式是驗證古靈閣的妖精。

可是擁有那些金庫的人要麼是極為古老的純血統家族,要麼就是與古靈閣存在很深的利益聯繫,普通客戶連去哪裏的資格都沒有。

來自法國有些熟悉,但又陌生的女人,剛剛憑藉自身能力發達起來的韋斯萊兄弟,這三人不符合上述兩條規定,即便他們看好了最深處的金庫,他們也無法擁有它。

科茲莫猶豫了多久,兩個小人就在他的心裏打了多久的架。過了不知多長時間,科茲莫終於不再猶豫,他帶着三人重新登上小推車,漆黑的甬道又一次響起咔噠咔噠的聲音。

小推車在鐘乳石間不停地急轉彎,朝地下深處飛馳,最終停在一個常人難以相信的深度。

第三次走下科茲莫的步履有些沉重,他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才帶着艾達三人來到這裏。科茲莫提着手提燈走在前面,艾達三人跟在他的身後,無聲的交流着。

隨着科茲莫邁動腳步,手提燈也跟着左右搖擺,不穩定的光線從提燈中射出,讓投在牆壁上的影子看上去特別詭異。

三人一妖精在七拐八拐的甬道里行進,走了沒幾步就聽道附近有東西在鏗鏘作響地走來走去。接着巨龍震耳欲聾的咆哮響徹地下,牆壁也不斷反彈著巨龍吼聲。

找到了,古靈閣最深的地下金庫找到了,現在就只需要找到巨龍和金庫的所在位置,打開金庫門,帶走可能存在的老物件,比如看守寶藏的二路。

7017k 在這之後,凌淵帶著小識在鹽湖基地內玩了一圈。

讓對方和塞西莉亞成為了好朋友。

小識雖然對塞西莉亞沒死這件事有點驚訝,但塞西莉亞的溫柔讓她直接淪陷了。

說到底小識也是剛剛誕生的意識,就算接受了符華千年的記憶,但本身對於母愛的依戀還是有的。

身為律者之母的塞西莉亞很好的詮釋了這點。

「說起來,你為什麼一直喊我小識?我是符華,符華,不是什麼小識。」

雙手叉腰,小識好奇的問道。

「那,識寶?」

凌淵沉默了一會兒,試探性問道。

小識:「.…..」

「啊,在你眼裡我是小孩子嗎?」小識抱著頭不滿的喊道。

「如果你想當戀人我也可以滿足你的。」凌淵雙手抱臂,下顎微抬,很『屑』的說道。

「.…..」

在短暫的沉默后,小識嘆了口氣:「算了吧。」

現在的感覺就挺好的。

要是變成那種關係不一定習慣。

「我們什麼時候去天命?我已經有些躍躍欲試了。」

「你現在心裡是不是有著想要破壞一切的衝動。」

「哎?為什麼這麼說?我只是想要好好教訓一下那個給我帶來傷害的人。」小識不解的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