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直到兩天之後,他才走出了煉器室,不過這兩天嶽淼淼倒是來過幾次。

而金逆說兩句便不再理會她,直到她感覺無聊的時候,就不再耗下去,跺一跺玉足,氣的離開了。

金逆這次領到的號碼是一百二十號,對手則是一百一十九號。

陽光燦爛,金逆跟隨岳家人馬來到了演武場,不過就在此時,王家人馬也來了,正巧與他們相遇在了一起。

王道非是王家少爺,也是玄源師,他***的眼睛,盯着嶽淼淼,很顯然,王道非早就迷倒在嶽淼淼的石榴裙下了。

不過嶽淼淼看也不看王道非一眼,冷哼一聲,蓮步輕移往戰臺上而去。

而王家其他幾個人則是帶着怒意看了金逆等人一眼,彷彿是在說戰臺上見。金逆等人也不甘示弱,冷哼一聲,向各自的戰臺上走去了。

金逆這次的對手,是陣器城陳家的一名子弟,不過這個人很不凡,他身穿的源紋師袍上有五道源紋,這說明他是一名玄源師!

這人正是陳家年輕一代的第五把手陳曉旭!

陳曉旭看上去很穩重,即使金逆只是一名黃源師,也沒有看低金逆。

金逆看着眼前沉穩的陳曉旭,眉頭一皺,心中做出了評價,陳曉旭深不可測。

“大地陰土陣!起!”

陳曉旭佈置了一座玄級源紋陣,他坐在由陰土大陣上,俯視金逆。


金逆很淡定,即使對手是一名玄源師,他也有一戰之力,而且他開闢了七條源紋脈絡,倘若再開闢一條源紋脈絡,他也是一名玄源師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他還沒有邁入玄源師領域,但是他勉強能佈置出玄級源紋陣,這就是他有一戰之力的籌碼。

“萬物生長陣!起!”金逆修手刻畫源紋圖,他佈置出了完整的玄級源紋陣。

金逆坐在生機勃勃的萬物生長陣上,看上去很風采。

陰土大陣上的陳曉旭,看着眼前的對手,沒有邁入玄源師領域,居然佈置出了沒有瑕疵的玄級源紋陣,這讓他心中不能平靜。

陰土大陣死亡氣息瀰漫,與金逆的萬物生長陣截然相反!

陳曉旭手掐法印,驅動着源紋陣向金逆衝了過來,而金逆也沒有退縮,屈駕着萬物生長陣,迎了上去。

碰!

兩座大陣碰撞在一起,盪漾出劇烈的波紋。

金逆源紋通道發光,全身力量全部匯入了源紋脈絡。

金逆周身源紋密佈,源紋閃爍,猶如小星星,很奪目。他傾盡全力,驅使着萬物生長陣一次又一次撞擊大地陰土陣!

陳曉旭震驚無比,金逆的源紋造詣很高,即使還沒有踏入玄源師領域,展現出來的實力卻不比他弱!

陳曉旭也全力驅動大地陰土陣,他不敢掉以輕心,因爲眼前生猛的對手,讓他感覺到了危險的怕覺!

“殺!”

陳曉旭絲毫不保留實力,金逆也是如此,全力催動萬物生長陣。

兩座大陣相互摩擦,生機與死氣形成兩道屏障,誰也奈何不了誰。

“從來沒見過你這號人物!”陳曉旭不敢相信事實,而他也沒有見過金逆。

金逆不做聲,全力出擊,因爲對手是玄源師,他不敢打馬虎。

兩座大陣相互消融,源紋均有斷裂,只是片刻之間,兩座大陣便各自坍塌了一半。

金逆源紋脈絡內,火炎,源力,血氣融爲一體,源源不斷的向殘缺的萬物生長陣上匯入。

呼呼!

生機之力越來越強烈,殘缺的生長陣力量在攀升!


轟!

金逆屈駕着大陣向前衝擊,陰土大陣居然裂紋密佈,源紋紛紛斷落。

大地陰土陣坍塌了,強烈的生機力還沒有釋放完,巨大的衝擊力,令陳曉旭落在了戰臺之下!

“第一百二十號青歌勝!”評判者敲鐘。

“他是誰,明明只是黃源師,不但能佈置玄級源紋陣,而且還擊敗了陳公子!”

“陳公子可是年輕一代源紋師中的佼佼者,怎麼可能?”

“我知道,他跟岳家千金走的很近,一定是岳家請來的助力。”

“我覺得此人與岳家千金很貓膩……”

……

臺下觀賽者個個爭紅了臉,有的不甘,有的嫉妒…… 嶽淼淼的源紋造詣很高,即便對手誰是一名玄源師,她也輕而易舉的完勝了比鬥。

這一段時間金逆與嶽淼淼的關係熟絡了許多,兩人比鬥後居然有約,金逆在嶽淼淼之前結束了戰鬥,他在相約的地道等待着。

片刻之後,嶽淼淼蓮步而來,她的容顏依舊,綻放着笑容,金逆古井無波,嶽淼淼給他的感覺與衆不同,既不同於烈焰,也不同於葉傾仙,反而覺得她像個哥們兒,沒有男女之間的隔閡。

二人半月之久的相處,雖說金逆對這個大大咧咧的美人,不理不睬,偶爾鄙視幾句,但是兩人之間的關係卻昇華了許多。

“嘻嘻,這次看來你又勝出了?”嶽淼淼來到了金逆面前,美眸打量了一番金逆。

金逆也沒有謙虛,將戰鬥的過程向嶽淼淼講述了一遍,不過當他說到對手是陳曉旭的時候,嶽淼淼美眸睜的很大,一臉不敢相信。

不過片刻之後,她又覺得理所當然,不然眼前的這個呆木之人,也不會捲起魔角洲的風波呢!

金逆和嶽淼淼交流了一番關於戰鬥之後,便去領下一輪的牌號,隨之回到了岳家。

金逆對於煉器彷彿很感興趣,只要一有時間,就去煉器室,鑄造法器。

接下來的幾場比拼,金逆都是完勝,因爲他的運氣很好,幾場比拼遇到的對手沒有一個是玄源師。

不過他的名號卻響亮了,現在幾乎沒有人不知道青歌這號英俊而又年輕的源紋師天才。

當然,這都是因爲他與陳曉旭一戰成名,陳曉旭可是陳家年輕一代第五把手,而且金逆是越級戰鬥,他引起的風波可見一斑。

甚至有人將他與年輕一代最頂尖源紋師天才陳李然,陳李科,陳曉峯,王玉蘭,馬名爵,王勇名,嶽淼淼,嶽秋明,嶽武華相併論。

不過,這只是一部分人的想法,也有一些人認爲金逆是走了狗屎運,全憑了運氣。

又經過幾場比拼,參賽者只剩下了五十人,也就是可以參賽煉器的選手。

而金逆也在前五十之中,當然在比拼中,他很幸運,領到了兩次直接進入下一輪決鬥的牌號。

金逆的運氣,倒是讓嶽淼淼羨慕不已。

經過重重比鬥,岳家參賽二十五人,進入前五十的只有嶽淼淼,嶽秋明,嶽武華以及金逆四人。

而其他兩家皆有八人進入前五十,很明顯,岳家在淘汰賽上已經拉後其他兩家了。

岳家人個個臉色難堪,他們是魔角洲源紋師世家,煉器名額只有四個,這樣一來,顯然很沒面子。

今天是前五十強之間的比拼,前五十依舊是一號與二號比拼,三號與四號比拼。

金逆這次抽到的號碼是十六號,他的對手則是十五號。

二十五個戰臺下,人山人海,這些人跟瘋了似得,跟風吶喊自己中心崇拜的人。

一道纖弱的倩影站在十號戰臺上,她是葉傾仙?

金逆傻眼,他呆呆的看到那道纖弱的倩影,心中驚喜,隨後又感覺失落,因爲他沒看到火紅色的身影。

金逆的變化,引起了嶽淼淼的注意,嶽淼淼的眼眸,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那道纖弱的倩影。

嶽淼淼心中一驚,十號戰臺上的纖弱佳人,閉月羞花,不施粉黛,是純天然的璧人。

金逆沒有急着去相識,因爲他現在以青歌的身份露面,即使相見,也不相識。

金逆轉身,不再看葉傾仙,而是躍上了他比斗的戰臺。


他的對手是王怡婷,王怡婷成熟性感,體態妖嬈,口如含丹,她明顯比金逆大幾歲。

王怡婷是一名玄源師,當她看到眼前的對手時候,美眸一驚,眼前的金逆只是一名黃源師,但是名聲卻很大,聲譽也很高。

金逆看着眼前的成熟而又性感的美人,古井無波,他一向塵心堅定,不是粉紅皮囊所誘惑的。

而且眼前的佳人再美,那也是對手,金逆豈會迷失。

“風舞大陣,起!”王怡婷玉手畫圖,佈置出了一座玄級源紋陣。

驕人坐在風舞大陣上,玉手捏印,妖嬈的軀體扭動,動態很惹人注目。

而金逆卻不爲所動,修手同樣畫圖,他佈置了一座玄級源紋陣,不過這座源紋陣並不是萬物生長陣,而是比萬物生長陣更強的金煉空間大陣。


金逆坐在金光燦燦的空間大陣上,氣勢一點都不弱於王怡婷。

王怡婷美眸打量金逆佈置的源紋陣,流露震驚之色,她眼前的這座大陣,源紋密佈,充滿着磅礴的力量。

風舞大陣內,狂風呼嘯,王怡婷玉手一揮,一股龍捲風向金逆席捲而去。

金逆坐在金煉空間大陣上,眉頭一皺,修手掐指,牽引大陣之力,一條金色河流,奔流而去。

風捲金色浪花一朵朵,在戰臺上,金色河流融入龍捲風,形成一個金色錐體。

王怡婷和金逆同時掐印,控制大陣力量,源源不斷往金色錐體匯聚。

隨着時間的推移,金色錐體越來越大,甚至有破地之勢。

轟!

塵煙四起,金色洪流夾雜着風之力量,混合塵煙,猶如煙花,擴散開來。令得臺下的觀戰者一片譁然,隨之向外退了數十米。

王怡婷驅使風舞大陣,站臺上狂風大作,她彷彿風主。

而金逆則是修手一揮,一條金色空間流光瀑布,向王怡婷淹沒而去。

隨後金逆屈駕着金煉空間大陣,向王怡婷衝擊。

金逆連續出擊,令得王怡婷焦頭爛額,很明顯金逆屈駕着大陣,欲要和她一決勝負。

王怡婷全力催動風舞大陣,硬着頭皮,與衝擊而來的金煉空間大陣碰撞在了一起。

轟!轟!

劇烈的碰撞,令得金逆一陣晃悠,差點栽了個跟頭。

而風舞大陣則是瓦解了多大半,大陣上的驕人,喘息急促,很顯然她有點力不從心。

金逆穩住身子,屈駕着大陣,又是一波碰撞,風舞大陣完全瓦解。

妖嬈的王怡婷跌在了戰臺上,隨後嬌軀翻滾了幾圈,跌下了戰臺。

“十六號青歌勝!”評判者敲鐘,宣判結果。

妖嬈的王怡婷灰頭土臉,很不甘,因爲她敗給了一名黃源師,這讓她很沒面子。

王怡婷冷哼一聲,看了一眼金逆,轉身離去了。

而臺下則是有許多人很不滿金逆的所作所爲,金逆在不在乎他人的看法了,對待敵人就要心狠手辣,而且他沒有下殺手,已經算是仁慈了。

比鬥結束,金逆並沒有去找葉傾仙,因爲他身份很敏感,不過他讓嶽淼淼打聽到了葉傾仙的落腳地址。

嶽淼淼心中各種情緒,金逆打聽葉傾仙的居住地址做甚?

她之所以這樣想,是因爲金逆沒有告訴他與葉傾仙之間的關係。

畢竟女人腦袋中,總是想一些亂七八糟而又離譜的事兒。

夜深,金逆身着一身黑衣,頭帶斗笠,他要去相見葉傾仙,因爲他迫不及待想知道,烈焰的下落。

“是誰?”居然有小靈王級的高手,金逆還沒潛入葉傾仙暫居的府宅,便並發現了。

金逆心驚,小靈王守衛,可見葉傾仙對於葉家的重要性。

事已至此,金逆也不再遮遮掩掩,現身與老頭對視,道:“晚輩青歌,想找葉小姐,打聽一件事兒。至於今夜冒昧,還望前輩海涵。”

福伯是葉家的管家,他對葉家兢兢業業,是個忠誠之人。

福伯眉頭一皺,眼前叫青歌的少年,眸子澄清,看上去很誠懇,沒有絲毫奸詐之心。

不過防人之心不可無,福伯還是刨根問底,追問個不停。

而就在這個時候,葉傾仙聽到了外邊的異動,蓮步輕移,來到了福伯與金逆面前。 葉傾仙一身白色素衣,不施粉黛,傾城玉顏上,柳眉一皺,道:“福伯,什麼事兒?”

金逆看着瘦骨纖形葉傾仙,塵心一揪,因爲眼前的璧人,看上去很傷感。

可惜,君在面前,汝不識得君!

福伯面帶微笑,道:“小姐,是這位名叫青歌的少年,找你?”

柔弱的葉傾仙美眸看向了金逆,身子一滯,眼前的這個少年,彷彿在哪兒見過,讓她覺得似曾相識。

而當她知道眼前的這個少年名爲青歌的時候,她傾城容顏上則是流露疑惑之色,因爲她早有耳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