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19 日

白雨沫笑道:「謝謝娘,還以為您和爹真的不要我了。」

寧靜說道:「傻孩子,我和你爹怎麼會不要你呢,你是我們的女兒,我臨走前,你爹還讓我告訴你,讓你常回去看看。」

白雨沫說道:「可是我做錯了那麼多,你和爹還原諒我。」

寧靜說道:「那都過去了,說什麼原諒不原諒的,你爹當時說的也只是氣話,他怕你嫁進魔界后,受盡委屈。」

銀驚雲說道:「娘,你放心,這次不會像上次一樣,讓雨沫受委屈了。」

寧靜看著銀驚雲道:「魔君,這次我和她爹就真正把雨沫交給你了,你若讓她在受委屈,我和她爹不會放過你的。」

岳紫清說道:「姨,你就放心吧,驚雲會加倍對雨沫好的。」

寧靜說道:「清兒,星墨和奇琦被送進書院讀書了,這個古靈精怪的丫頭,一直跟在星墨後面。」

岳陽說道:「看來奇琦很喜歡星墨啊!」

岳紫清說道:「女兒真的很喜歡星墨。」

白雨沫笑道:「驚雲,等寶寶出生后,我們也送孩子去書院。」

銀驚雲說道:「那就在魔界給孩子找一家書院。」

白雨沫說道:「不要搞特殊待遇了,就和星墨一樣就行了。」

銀驚雲說道:「知道了,娘子。」

寧靜說道:「寶寶出生后,我和你爹幫你們帶。」

白雨沫說道:「謝謝娘。」

岳紫清笑道:「這樣的話,這三個孩子也有伴了。」

寧靜回到周府後,看到家裡又多了兩個孩子。

白榮荻說道:「我去接星墨和奇琦的時候,看到這兩個孩子了。」

寧靜說道:「星墨和奇琦剛進書院,就認識新朋友了。」

白榮荻說道:「是柳氏的小公子和小丫頭。」

男孩說道:「我叫柳顧塵。」

女孩說道:「我叫柳沐欣。」

岳奇琦說道:「柳沐欣,你打算呆到什麼時候,快點回你的柳府去。」

柳沐欣笑道:「關你什麼事,我想什麼時候走就什麼時候走。」

柳顧塵說道:「妹妹,不得無禮。」

雲星墨說道:「柳小姐,你這麼晚不回去,你家人會擔心的。」

柳沐欣哼哼唧唧的走了,柳顧塵忙跟著出去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等到楊真和熊秦天的賭約定下來,徐幽廷這才朝着楊真和熊秦天招招手:「楊真、熊秦天,你們二人過來。」

楊真瞄了一眼身旁的關小羽和吳雨晴,這才往前幾步,來到徐幽廷近前。

這時,熊秦天也大搖大擺的走了過來,期間不斷地朝着楊真示威。

徐幽廷看着他們二人,笑道:「這樣吧!既然你們要賭,那自然要有個中間人,我來當你們的裁判,如何?」

楊真一愣。

他本以為徐幽廷站出來是要制止他和熊秦天的賭局,卻沒想到徐幽廷非但沒有阻止,反而還提出來要當裁判,真是讓人覺得有點匪夷所思。

熊秦天倒是不客氣,猛地拍了一下雙手:「好!那徐教官就來擔任我們的裁判!」

徐幽廷看見楊真不說話,看着他問道:「楊真,怎麼樣?」

楊真回神,忙道:「我沒問題!」

「那好!」徐幽廷還是那副笑盈盈地表情,「那你們二人,誰先來?」

「我!」熊秦天率先開口。

如果沒有賭約,楊真肯定會和熊秦天好好爭一爭這個第一的名額。

但是現在有賭約,那情況就不一樣了。

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楊真倒是想要先看看,熊秦天究竟對巨靈神了解到了什麼地步。

而且,讓熊秦天率先去駕馭巨靈神,楊真又可以多了解一點巨靈神,也能增加一點經驗。

所以,楊真笑道:「行!既然你要先來,那你就先來。」

熊秦天表情一滯,有點目瞪口呆的盯着楊真。

他本以為楊真會繼續和他爭搶這第一個駕馭巨靈神的名額,沒想到這小子卻退縮了。

熊秦天的眉頭緊蹙起來,心中暗暗懷疑,會不會是這小子肚子裏藏着什麼陰謀詭計?

可不等熊秦天繼續想下去,徐幽廷已經開口問道:「楊真,熊秦天說他要先來,你沒什麼意見吧?」

「沒有。」楊真微笑着搖頭,「既然他要先來,那就讓他來。」

「好!」徐幽廷又看向熊秦天,「你呢?不會反悔吧?」

說實話,熊秦天感覺自己有點看不準楊真,心裏還真是有點想要反悔。

可是礙於這麼多人在這裏,此時他要是反悔的話,面子上就說不過去。

沒辦法,熊秦天只能硬著頭皮上:「當然不會!教官!請您教我!」

徐幽廷笑道:「那行,既然如此,那你們的賭局現在開始……熊秦天,你跟我來。」

徐幽廷轉身看向晶腦。

此時的晶腦,安安靜靜地散發着白色的微光,就像是一個溫柔的睡美人,隨時等待着有人將她喚醒。

「熊秦天,在進入晶腦之前,有件事我要提醒你。」徐幽廷扭頭看着熊秦天,提醒道,「在進入晶腦之後,你要全身心放鬆,將自己的神識釋放出去。只有你的神識通過晶腦和神經藤條傳散出去之後,才能完完全全依附在巨靈神之上,只有這樣,你才能控制整尊巨靈神。」

在徐幽廷給熊秦天講述的時候,楊真也在一旁認真的聽講,他不能放過任何一絲絲的細節。

徐幽廷講得很認真:「在控制巨靈神的時候,一開始你或許會有一點不適應,感覺頭重腳輕,身體有些不受控制,就像……就像剛剛蘇醒的植物人一樣,無法準備的控制自己的身體,但是經過短時間的適應之後,你會慢慢開始適應,直到慢慢痊癒。只要你的心裏一直都想着,巨靈神就是你的身體,你的身體就是巨靈神,慢慢的,你就可以隨行所欲的控制巨靈神了。」

頓了一下,徐幽廷問道:「你聽清楚了嗎?」

熊秦天撇撇嘴,呵呵笑道:「教官,我聽清楚了!我們家族中早就有巨靈神,我也早就接觸到了這方面的知識。」

「那就好。」徐幽廷只想晶腦,說道,「既然如此,那你可以將手按在晶腦之上。」

熊秦天雙眼頓時露出興奮,雖然他們家族中確實早有巨靈神,但那些巨靈神不是誰都可以接觸的。

而如果此次他在訓練營中學習了如何駕馭巨靈神,那即便是以後考核不合格,他回到家族之中,也能繼承一尊巨靈神。

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之下,熊秦天終於探出右手,學着徐幽廷之前的做法,將右手掌按在晶腦的外壁。

「現在你嘗試着慢慢將手按壓進去。」

徐幽廷又說道。

熊秦天照做,慢慢將手掌按壓進入晶腦裏面。

「很好。」

「你現在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往裏面走動。」

按照徐幽廷的步驟,熊秦天一步一步往裏面走去。

晶腦先是吞噬了他的右手臂,然後將他整個人都包裹在最裏面。

熊秦天整個懸浮在晶腦正中央。

徐幽廷很是滿意,繼續喊道:「熊秦天,現在你可以閉上眼睛,將自己的神識釋放出來,注入晶腦。」

熊秦天沒有回話,但微微點了點頭,然後閉上自己的雙眼。

徐幽廷看着晶腦中的熊秦天。

楊真也看着晶腦中的熊秦天。

還有其他人,也一起都看着晶腦中的熊秦天。

大家都在期待,晶腦開始運轉起來。

即便是楊真,都在這樣期待。

可是,一分鐘過去了,兩分鐘過去了,三分鐘過去了……晶腦愣是沒有任何反應。

熊秦天這是失敗了?

就在眾人狐疑之時,徐幽廷繼續喊道:「熊秦天,你必須放鬆自己!將自己的神識外放,將自己的真氣外放!」

也不知是不是徐幽廷的聲音傳到了熊秦天的耳朵里。

熊秦天的身體顫動了一下,一股彩色的玄氣從他的體內爆發出來。

緊接着!

整個晶腦爆出一股九彩光芒!

這些九彩光芒,沿着那些白色藤條,往四周傳散!

「咔咔咔咔咔!」

巨靈神體內的機關,開始運轉了起來。

成了?

巨靈神開始動了?

所有人臉上都露出興奮而又激動的表情。

畢竟,如果熊秦天能夠成功,那他們這些人也可以成功。

「嗡!」

突然,一陣白光暴起。

整個空間的牆壁立刻變得透明起來。

和之前徐幽廷控制巨靈神的時候一模一樣,四周的牆壁變得透明起來,一眼就看能看到外界的景色。

這時候,已經有人耐不住,議論起來了:

「熊秦天竟然這麼快就掌握了如何駕馭巨靈神,這場賭約,他肯定贏定了!」

「是啊!楊真已經敗了!」

「其實這也是預料之中的事情!」

「熊秦天他們有熊城本來就有巨靈神,他曾經接觸過巨靈神,所以駕馭起來自然也很輕鬆!」

……

聽見大家的話,楊真的臉色也漸漸凝重起來。

駕馭巨靈神肯定沒這麼容易,要不然神機營也不會給出三個月的時間讓楊真他們這些學員來訓練。

可是此時,熊秦天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裏,就學會控制巨靈神,他的速度的確很快!

這讓楊真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壓力。

「嘿!」

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楊真的肩膀。

楊真扭頭,就看見關小羽和吳雨晴來到了他的身旁。

關小羽的眉頭也皺成了川字型,說道:「楊真,你真不該和熊秦天打賭!畢竟他們族中有巨靈神,他肯定接觸過,駕馭起來比你輕鬆熟絡多了。」

楊真點頭,苦笑道:「是我大意了啊!」

關小羽白眼一翻:「那等會你要當着所有人的面跪下來叫他爺爺?」

楊真無奈:「現在教官當裁判,難道我還能拒絕嗎?」

楊真倒是想拒絕,當然是在徐幽廷沒有當裁判的情況下,他可以考慮出爾反爾,但現在這種情況,似乎並不能拒絕。

「唉!」關小羽嘆了口氣,隨後又說道,「不過你也別急,可能還有一線生機!」

「哦?啥生機?」楊真連忙追問。

「將神識注入巨靈神,這還只是第一步!」關小羽分析道,「第二步,才是駕馭巨靈神!」

關小羽指了指徐幽廷:「方才徐教官不是說了嗎?第二步,駕馭巨靈神才是關鍵,咱們且看看熊秦天接下來的表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