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3 日

白銀一愣,抬頭瞅他,卻正好對上一雙墨黑深邃的眼。

幽暗深邃的瞳眸如同是一望無盡的海,看不透眼底的情緒。

白銀不知道祁連流末是在試探她還是關心她,愣愣地哼唧兩聲當是回答。

水墨清寒的鳳眸微微閃爍,修長的指尖點上她毛絨絨的小腦袋,輕笑,「要是沒有我,你豈不是要餓死在這裡?」

白銀大眼微眯,撒嬌地蹭蹭他的掌心,「唧唧……」

你不是來了么?……

水墨輕笑著搖頭,沒有再說話。

白銀卻忽然覺得有點不對,面前這個雖然長得像祁連流末,性子也像,但她總有一種感覺,面前這個祁連流末好像不是真的一樣……

心猛然跳了一下,晶瑩剔透的眼微微閃爍了下,眸光不動聲色地在周圍打量過去。

之前過得幾世她都沒有注意,連半點心神都懶得分過去。

她現在一心想要知道萬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心神全部放到了祁連流末身上,自然感覺到了有些不對。

祁連流末從前抱她,她只感覺到溫暖,還有一種安全感,好像天塌下來都不必害怕的感覺。

現在抱著自己的祁連流末雖然跟他一模一樣,身上的熱度也透過輕衫傳遞到她身上,但卻跟祁連流末不一樣……

她剛剛情緒有些激動,所以沒察覺到祁連流末身上的異樣,現在感覺到了,她身體忍不住有一種涼意升上來……

祁連流末似是感覺到白銀情緒的變化,撫在白銀背上的手微微頓住,話中帶了些關心,「小傢伙兒,你怎麼了?……」

白銀連忙壓下心中驚濤駭浪一般的情緒,抬眼對上那雙漆黑無邊的眼眸,「唧唧……」

小爪子搭上他頓住的手,大大的眼睛俏皮地眨巴幾下,「唧唧……」

水墨如詩如畫的容顏顯出一抹輕笑,「又餓了?」

白銀可憐巴巴地看他,用白白的肚皮蹭蹭祁連流末的胳臂,委屈扁嘴,「唧唧……」

又不是我要餓的,是它自己叫了……

水墨淡淡搖頭,憑空一抓,手中頓時出現了一小塊糕點。

「吃吧。」

白銀眨巴眨巴眼,討好地蹭蹭他,啊嗚一口咬下面前的糕點,心滿意足地眯起大眼睛,享受美食去了。

水墨眸光微微閃爍幾下,摸摸她的小腦袋,又不急不慢地趕路。

水墨剛走出沒多遠,雲淡風輕的容顏微變,當下停住腳步,鳳眸微微眯起,抬眼看向不遠處。

白銀咽下嘴裡最後一口糕點,也順著祁連流末的目光看去,目光剛剛掃過去,瞳孔微微縮了一下。

只見不遠處黑雲滔天,如同蘑菇雲一般大的黑色雲海一瞬間籠罩住那方天空。

白銀有一瞬間的閃神,水墨眉頭微蹙,那個地方正是人族祭祀閉關之處,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華紫的袖袍流轉出水色清光,男子頎長的身影倏忽間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便出現在那黑雲籠罩的地方。

白銀目光死死盯住天上的黑雲,黑雲中不斷有凄厲的喊聲響徹天空,聽得人全身發顫。

難道是那個男人?!

白銀心中猛然一跳,他又怎麼會在這裡出現?!

白銀心中一個念頭尚沒有轉過,就見祁連流末微微擰眉,清冷的眸光轉到天空上的黑雲處,「萬惡之源?」

白銀一怔,萬惡之源是指山區里的詭異男人么?

祁連流末尚沒有動作,不遠處的山中忽然閃出一個人。

黑紅色的披風,妖艷魅惑的容顏,看得白銀差點驚叫出聲,竟然是樾煞?!

樾煞身上有些狼狽,黑紅色的披風似是被什麼燒過,只剩下一半,孤零零地在背後飄蕩。

祁連流末清冷的眸光轉到樾煞身上,鳳眸微微閃爍一下,如清風般的聲音淡淡響起,「魔尊樾煞?」

樾煞目光也轉到面前的男人身上,狹長陰柔的眼緩緩眯起,「水墨?」

白銀心中一跳,目光在兩人之間轉過。他們是對頭,這是要對戰了么?

祁連流末和樾煞對視了幾秒,眼中神色晦暗莫名,強大的氣勢讓腳下的青草瞬間灰飛煙滅。

就在白銀以為他們要打起來的時候,樾煞忽然掀唇一笑,妖嬈魅惑的眼尾輕輕上挑,瀲灧的眸光掠過祁連流末懷中的白銀,魅笑,「你什麼時候也喜歡養這種中看不中用的東西了?」

白銀愣了一瞬,旋即反應過來他是在諷刺自己。

當下就炸毛了,你才中看不中用!

白銀清透的大眼睛冒火地看著樾煞,尖利的指甲憤怒地伸出,恨不能下一秒就撲到他面前去撓死他!

水墨眉頭微蹙,清冷的眸光轉到天上的黑雲處,壓制住亂撲騰的白銀,安撫地給她順毛,「你什麼時候也關心這種事情了?」

樾煞不屑冷哼,向前幾步,「少說廢話,先解決他,再來解決我們的問題。」

祁連流末修眉輕挑,「他又沒惹到我,我何必去湊這個熱鬧。」

白銀在一邊聽得一頭霧水,她一直以為祁連流末和樾煞是有生死大仇的對頭,現在看來,不大像啊……

樾煞冷冷一甩袖子,「不知道為什麼萬惡之源修為大增,一下子衝破了封印。你們那個人族祭祀受的傷可不輕……」

… 祁連流末微微皺眉,清寒的眸光轉到樾煞身上,指尖清光若隱若現地透出。

樾煞狹長的眼眸輕眯,雙手抱胸,右手指尖輕輕點在胳臂肘上,魅冷的聲音緩緩響起,「你這一程的目的可是天祭,萬惡之源的怨靈之氣已經把整個天幕崖籠罩住。天祭傷勢極重,你要是不幹掉萬惡之源,他可就要完蛋了……」

樾煞唇角掀起一抹魅惑的笑,「所以你現在是要跟我聯手把他封印掉呢,還是跟我來一場三天三夜的決鬥?」

祁連流末手撫在白銀背上,沒有說話。

「或許我們打完之後,你可以把天祭的屍體帶回去,這也是個不錯的主意。」樾煞挑挑眉,話中帶著絲絲挑釁。

祁連流末終於抬起眼,黑曜石般清寒的瞳眸中閃過一道冷徹的光,如流水般的聲音淡淡響起,但又帶了凝聚成冰的寒氣,「這不就是你的目的么?」

樾煞掀起唇瓣,狹長的鳳眸對上他的,陰柔絕美的臉上是神秘莫測的笑容。

白銀抬起爪子撓撓頭,眸光在兩人之間漂移,清透的瞳眸閃爍不定。

祁連流末唇角似笑非笑地挑起,鳳眸深邃如海,手緩緩抬起,掌心銀白色的仙力旋轉而起。

銀光越來越盛,最終壓下了一方的黑色怨氣,祁連流末鳳眸微眯,手掌凌厲地一甩,磅礴的仙力頓時衝進了頭頂上龐大的黑色雲海之中。

白銀尚沒有反應過來,祁連流末忽然一手抱住她,聲音略帶急促,「好好在我袖子里待著。」

白銀大眼眨巴幾下,一低頭就看見祁連流末寬大的袖袍敞開黑洞一般的口,白銀心中一驚,還沒來得及出聲,祁連流末手一動,她就被拋進了他的袖擺中。

「唧唧……」

白銀有些慌張地叫出聲,祁連流末的袖口極大,就好像是另一片空間。

猛然失重的感覺讓白銀心跳一下子加快,在黑暗中手忙腳亂地想抓住什麼東西,可是什麼都抓不到。

「唧唧……」

祁連流末,你想摔死我啊!

在外邊的祁連流末似是聽到白銀的慘叫聲,她腳下忽然出現了一把銀白色的光劍。

手舞足蹈的白銀感覺到腳下有什麼東西,連忙小心翼翼地踩住。

好傢夥,沒想到祁連流末竟然還有這麼一手,簡直跟乾坤袋一樣。

白銀借著腳下光劍發出的光,眸光在四周打量而過。

整片空間都是一片黑暗,看不出什麼。

不知道過了多久,腳下晃晃悠悠的光劍閃爍幾下就消失不見,白銀終於踩到了實地。

白銀在周圍轉了一圈,發現真的是什麼都沒有,這才有些喪氣地回到原點,四肢著地趴在地上。

「唧唧……」

祁連流末,你這地方也太破了,什麼都沒有,就讓我干趴著呀……

白銀無聊地轉了一圈,扁扁嘴,哼唧幾聲。

祁連流末無奈地嘆一口氣,指尖輕點,白銀面前瞬間出現了好幾盤糕點,黑暗的空間也被清光照亮。

「你乖乖的,不準把東西掉到地上,也不準亂走亂動。」

白銀伸出肥嫩的前爪,尖利的小指甲戳戳面前的糕點,聽到祁連流末的話忽然心中一動。

自己現在在他袖子裡面,隨便走走,豈不是可以看到……

白銀賊兮兮地笑起來,大眼審視地掃過周圍。


還沒站起來呢,又聽見祁連流末雲淡風輕的聲音,「你好好站穩了。」


蝦米?

白銀心中一個念頭尚沒有轉過來,就感覺天旋地轉一般,整個空間忽然震蕩起來。

她死命扒住身下的板子,但根本壓制不住。

就好像是處在驚濤駭浪中的輪船一般,只能隨著空間的晃動而晃動。

白銀沒有發現,就在她心神不穩之時,無數的黑氣從她身下緩緩溢出,滲進她小小的身子里。

白銀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但似乎是風起雲湧,打得天昏地暗,她被震蕩得簡直要吐了。

就在她以為自己要完蛋的時候,忽然腳下一輕,一道黑色光劍從天而降,重重擊打在她身上。

白銀一時承受不住,渾身的骨頭就像是四分五裂一樣,五臟都移了位。

從無邊的黑暗到極致的光明,轉變只在一瞬間。

陽光的刺激太大,白銀忍不住眯上了眼睛,直直飛出去十幾米遠,在地上拖出了一道血線。

到底怎麼回事?

白銀心中驚疑,忍住身上的疼痛站起身來,目光掃到不遠處一道頎長的身影。

「唧唧!」

白銀有些焦急的叫出聲,清透的目光定在祁連流末背上,卻忽然怔愣下來。

祁連流末華紫色的長袍在日光下流轉出水般清透的光,聽見白銀的叫聲緩緩轉過身來。

仍舊是清寒的鳳眸,仍舊是如詩如畫的眉眼,卻是讓白銀心中一頓。

「你……你不是祁連流末!」

「祁連流末」唇角掀起一抹狠戾的笑容,森冷的聲音帶著煞氣纏繞在白銀耳畔,「我當然不是祁連流末,你的祁連流末恐怕還不知道在什麼地方跟女人快活呢……哈哈哈……」

囂張狠辣的笑聲如同是萬鬼哭號,震動的聲波讓白銀心血翻滾,嘴角又溢出鮮紅的血。

她伸出手,狠狠在嘴角上摸了一下,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又恢復了人身。


踉蹌著站起身,眸光清冷地看著他,「你就是萬惡之源?」

萬惡之源頂著祁連流末的臉,臉上忽然扯出一抹森冷狠辣的笑,「果然是蠢女人,你明知道輪迴海中不簡單,也感覺出我的不對勁兒,竟然還會任由我把你扔進怨氣深淵。果然是可笑的愛情在作祟么?……」

萬惡之源忽然癲狂地笑起來,「你也是,樾煞也是,想不到魔族的魔尊最終還是栽在了我的手上……哈哈……」

白銀聽到萬惡之源的話,心中一跳。

他這話什麼意思,難道樾煞也進了這裡?

「行了,你已經沒有那個閑心去關心樾煞了,你還是好好想想你自己吧!」

萬惡之源冷笑一聲,化成無數的黑色怨氣飄散在空中,絲絲縷縷纏繞成一團。

… 「白銀, 桃花怨 ……哈哈……」

萬惡之源癲狂的笑聲在空中響徹,白銀冷冷擦出嘴角又溢出的鮮血。

臉上浮現出一抹嘲諷,嗤笑道,「萬惡之源,你真當我是白痴么?!」

「輪迴海是你的地盤,你覬覦我的魂力,又忌憚我身上的佛光。利用蕭正寒逼我進輪迴海,最終的目的不就是想要侵蝕掉那層佛光。」白銀冷冷抬眼,手中忽然溢出一道威嚴正大的金色光輝。

金光一出,天空中得意的萬惡之源倏忽間升騰翻滾,黑色煙雲瞬間籠罩住整片天空。

萬鬼哭號的聲音響徹了整片天空,尖利的叫聲聽得白銀眉頭皺起,體內心血翻滾,臉色頓時蒼白不少。

「怎麼可能,你不是已經被我的怨靈之氣侵蝕,佛光應該早就消失不見的!」

「怎麼會還殘留在你的魂體中!」

渾濁冷沉的黑雲瞬間聚到一起,下一秒又瞬間又消散開來,翻滾的黑雲帶著狂飆的殺氣瘋狂沖向白銀。

白銀冷哼一聲,手中佛光一瞬間大盛,金輝蓋過了渾濁的黑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