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白羽扇青年則在這時,精芒一閃。

雖然隔著遠,但也從中感受到了一股很強大的壓迫。

至於此時擂台上的王鴻烈,臉色陰沉,對於羅無生的實力,也是沒有想到。

隨之體內真元翻滾,八成巔峰的槍影,凝聚墨晶長槍,對著席捲的冰焰狂雷刺出。

這一次刺出,風雲暗涌,三分之一個擂台,全是霸道的槍影。

咚!

這槍影雖然霸道,但羅無生的冰焰狂雷,更加的霸道。

一個怒卷,全部冰封爆裂,幾乎沒有什麼對抗。

另外冰焰狂雷的威力,在同時,又暴漲了開來。

然後一個呼嘯,將王鴻烈四周的虛空,全部籠罩其中,讓他沒有任何躲避的空間。

看著被籠罩的王鴻烈,羅無生雙眼平靜。

這王鴻烈能打敗半步真魂境,但他這紫雷玄冰焰可以滅了半步真魂境。

另外這幾天,再煉化一些乾玄冰焰,連那一般的真魂境武者,都要忌憚三分。

至於王鴻烈此時,整個臉色陰沉到極點。

這一次是他失策,羅無生的實力,遠在他的預料之上。

同時沒想到這冰焰狂雷,居然再次暴漲。

但想讓他就這麼認輸,也是不可能的。

「槍龍破天!」

滾滾的真元,瘋狂的湧入墨晶長槍之中。

湧入的瞬間,靈光爆閃,槍吟而出。

隨著暴喝,槍出化龍,傲視天下。

「一條假龍也想破天,給我冰封!」

聽著王鴻烈的暴喝,羅無生神色凌厲,直接霸氣側漏。

滾滾的冰焰狂雷,感知到羅無生的霸氣,回應而起,直接如火山爆發一般,衝天而起。

那長槍所化的龍,還沒有開始攻擊,就被冰焰狂雷吞噬。

王鴻烈見此,臉色大變,想要控制那龍逃離冰焰狂雷,但已經被冰封在半空之中。

黑道總裁別碰我! 隨之想要真元催動震碎,但四周冰焰狂雷一個席捲,出現在了他的頭頂之上。

「我認輸!」

見到這冰焰狂雷,王鴻烈心不甘,但只能認輸,天才會在即,他可不想有任何的閃失。 重生之戀愛養成 陳連忠緊緊咬牙,低罵出聲:「那個廢物東西,也不知道到底做了什麼,竟是惹出這般大的動靜。」

陳裕忍不住說道:「父親,皇後娘娘傳您入宮,不知道會不會是三叔牽連到了你。」

「要不然,我讓人去尋阿瀅,讓她跟您一起入宮。」

「萬一有什麼,也好讓她幫您說項……」

姜雲卿最是看重陳瀅。

哪怕真有什麼事情,到時候看在陳瀅的份上,也能寬恕一二。

誰知陳連忠想都沒想的就直接搖頭:「不行,不準去找阿瀅!」

「父親……」

陳裕想要說什麼,陳連忠卻是沉聲道: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

陳連忠緊抿著唇:「現在事情還不清楚,我們也不知道老三到底做了什麼。」

「皇後娘娘叫我入宮未必就是問罪,我如果這個時候帶著阿瀅入宮,會叫皇後娘娘以為,我們陳家仗著阿瀅與她之間的關係,想要藉此逼迫要挾。」

「阿瀅能得皇後娘娘看重是她的福分,我陳家已經藉此沾光了不少,不能讓阿瀅摻合進來,到時候壞了她和皇後娘娘之間的情分,也叫皇后覺得我們陳家不知分寸。」

陳連忠太過清楚姜雲卿的性情。

很多年前姜雲卿第一次找到他,跟他做交易的時候開始,他就明白這個女子重情重義,卻又太過恩怨分明。

她的確是看重陳瀅,也不介意因為陳瀅,還有他這些年的安守本分和忠心提攜陳家,可這不代表陳家能夠借著陳瀅和她之間的關係得寸進尺。

在姜雲卿眼裡,陳瀅是陳瀅,陳家是陳家。

陳家如果不知分寸,想要借著陳瀅做什麼,恐怕姜雲卿第一個就容不下他們。

庶女狂妃:廢材四小姐 更何況,陳連忠是真的疼愛陳瀅這個孫女。

眼下情勢不明,他和陳連啟之間的關係註定不能獨善其身,可陳瀅已經外嫁出去,是左家婦,如果……

如果真有什麼過不去的砍,陳家就也算了,至少陳瀅是可以不必牽扯進來的。

陳連忠對著陳裕說道:「你不準去找阿瀅,也吩咐下頭的人一聲,讓他們不準去阿瀅那裡胡說八道。」

「外頭的人還在等著,我先進宮一趟,有什麼事情入宮之後就都知道了。」

「你稍安勿躁,別做什麼多餘的事情,一切等我從宮裡出來之後再說。」

陳裕是陳瀅的親爹,又怎麼願意讓陳瀅涉陷。

他方才不過是一時情急才會提那麼一嘴,可此時被陳連忠訓斥了幾句之後,就反應過來自己剛才那提議有多糊塗。

現在連出了什麼事都還不清楚,姜雲卿也只是傳召陳連忠入宮而已。

陳瀅就跟著進去,不僅幫不上忙,反而還會叫人覺得陳連忠心虛。

陳裕連忙說道:「是兒子糊塗,一時間才亂了分寸。」

「父親放心,府里的事情我會交代好的,不會讓他們出了什麼亂子。」

陳連忠對陳裕是放心的。

陳裕有些缺乏靈變,可是做事還是謹慎的。

他交代了陳裕幾句,就匆匆忙忙的去換了一身衣裳,然後快步走了出去,跟著那內侍入了宮。 第四百零二章三種靈材,雲羅霄

羅無生見此,袖袍一揮,冰焰狂雷還沒有觸碰王鴻烈,就爆裂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只是這時,四周的人,整個人直接震驚在那裡。

原本以為沒有懸念的王鴻烈,最後居然被人打得直接認輸。

雲靈夢也是如此,雙眼有些難以置信的盯著羅無生。

原本對羅無生之前的狂傲,有些輕蔑不屑,認為羅無生不知道天高地厚。

沒想到其的實力,居然這麼強。

王鴻烈雖然做出反擊,但感覺全程就是被羅無生壓著一樣。

同時感覺自己被雲靈珊給壓了一頭,這種感覺非常的不好,不好!

至於旁邊的白羽扇青年,臉上雖然驚訝,但沒有雲靈夢那麼的難以置信。

一般之輩,不可能從天水域一路闖蕩神古域。

只有不凡之人,才會不甘現狀,不斷的闖蕩,不斷的變強。

王鴻烈輸得這麼快,也是跟自己輕視有關係。

嘩!

另外四周的人,震驚之後,為葉天爆發出的喧嘩了聲。

「我的石雲靈芝!」

羅無生聽著喧嘩,對著身前不甘的王鴻烈說道。

「哼,給你!」

王鴻烈對此,冷哼了一聲,然後袖袍一揮,一道白光向著羅無生激射而去。

「多謝了!」

羅無生見此,接過白光,對著王鴻烈笑笑感謝一聲。

隨後話音一落,就從擂台之上下來,向著最近的靈材鋪而去。

接著王鴻烈憤怒的看了羅無生一眼,同樣離開了擂台。

他對於羅無生確實輕視了,沒想到其修鍊的靈焰威力,居然這麼的強大。

剩下的這幾天,他要好好的修鍊,爭取自己的實力,再有提升。

「我也走了,這一次的天才會,遠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更加激烈!如果不變得更加強大,只會被淘汰出局!」這時,白羽扇青年看了一眼王鴻烈開口道。

從羅無生的身上,他感受到了足夠的壓力。

如果有機會,也去外面闖蕩一下。

雲靈夢臉色一沉,然後點頭,也離開了。

她不想輸給雲靈珊,不管是什麼,她都要比雲靈珊更加的強大。

她找了一個強大天賦的男的,她之後同樣也要找一個。

這個羅無生雖然擊敗了王鴻烈,但王鴻烈還算不上神古域最頂尖行列的天才,跟劍宗和極火門的妖孽天才沒得比。

到時候再滅滅那羅無生的威風,同時也讓那雲靈珊難堪難堪。

羅無生不知道他們所想,此時他出現在了一處叫靈材軒的靈材鋪之中。

「這位公子,你需要買什麼靈材?」

出現的時候,一個黃衫夥計,一臉微笑的出現在羅無生面前道。

「我需要幻月銅,鐵銀角,還有血脂馬的血肉!」

羅無生聽此,將自己所需的靈材,對著黃衫夥計說道。

前面兩種是煉器所需,後面一種是那紫袍男子凝聚肉身所需。

「幻月銅,鐵銀角,還有血脂馬的血肉?」

那黃衫夥計聽著羅無生的話,整個人一愣,隨之一臉不好意思的說道:「這位公子,不好意思,你說的這三樣東西,都太過稀少,我們店裡沒有!或許三天後的拍賣會,會出現這三種東西!」

羅無生聽此,對著黃衫夥計點頭,就離開了靈材鋪,向著第二家靈材鋪而去。

對於沒有這三種靈材,羅無生心中早已做好準備。

幻月銅和鐵銀角是一種特殊的靈礦,需要特殊的地方,才能形成,而且形成的數量,非常的少。

不像其他靈礦一樣,一批一批的,它們如果有個一小批都非常的多了。

而且都是一旦開採,基本上都被搶空,畢竟這兩種靈礦都是靈器的絕佳材料。

同時可以更好的融合其他的靈礦,讓煉製出的靈器,更加的穩固,威力更加的強大。

他的靈器,由於不是自主誕生的,所以需要這兩種穩固靈器的靈礦。

雖然不用這兩種靈礦,也可以煉製,但他現在只有一件帝器雛形,自然希望能順利的煉製出來,而且威力更加的強大,這樣對他的幫助更大。

至於血脂馬,是一種奇異妖獸。

也是非常的少,而且難以尋找。

這種血脂馬的血肉有奇效,對真魂境的突破,有很大的幫助。

只要一出世,也是被爭搶的對象。

雖然其他的辦法,也可以幫助那紫袍男子凝聚肉身,但同樣失敗率太高。

反正現在不急,慢慢尋找,否則如果紫袍男子失敗,他之後還是要繼續幫他尋找,還不如現在慢慢尋找。

另外這紫袍男子雖然只是魂魄,但其施展出的雷遁,對他逃離還是有不少的幫助。

想著的時候,出現在了第二個靈材鋪之中。

不過還是一樣,同樣沒有這三種靈材。

隨後一個個尋找下去,所有靈材鋪都沒有,要他去拍賣會試一下。

這一次拍賣的東西,不是什麼普通之物,就算是真魂境武者,都會來爭奪。

對此,心中有些期待。

至於進入的資格,之前那雲靈珊已經說了,她也要去。

雖然她現在在閉關突破,但還有三天的時間,應該足夠了。

就算不能出來,到時候去找一下雲家,應該能拿到進入的資格。

因為他戰勝王鴻烈的事情,那雲家肯定會知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