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白小鳳揉了揉鼻子,笑了笑,也沒多言。

陳老六是他的奴僕,自他下山以後,摸金陳家更是幫他做了不少事。

他現在得到了一整個黃泉寶藏,賜一件給陳家,真的不算什麼。

只不過這話,他沒想過說出來而已。

很快。

衆人便全都挑選好了寶物,而堆積如山的重寶祕術,在數量規模上,一點都沒有減少的樣子。

分配好寶物後。

白小鳳便率先帶着皮皮龍慧娘和華青月、霍去病離開了。

至於寂寞老和尚他們該怎麼辦,風長卿自然會安排。

有些話,風長卿也會幫着他說清楚的。

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

呼……呼……

耳邊,勁風呼嘯。

下方,是霓虹燈絢爛的城市。

白小鳳坐在皮皮龍的背上,在夜色中快速飛行着。

“主人,咱這是要到哪去?”

皮皮龍問道。

白小鳳說:“先回濱海市,取銅棺,然後尋一處無人的深山老林。”

“嘶~”

話剛出口,皮皮龍就倒吸了一口涼氣:“關於那位存在的事嗎?”

自從得到冥尊的肉身和骨軀後,兩樣就一直存放在銅棺中呢。

白小鳳雖然沒對他們說過復活冥尊的事,但現在既然要先拿銅棺,皮皮龍猜也猜出來了。

“嗯。”

白小鳳笑着點點頭:“鐵頭娃馬上要復活了。”

聞言。

飛行的皮皮龍顫抖了一下,猛然下降了一大截。

而在白小鳳身後的華青月和霍去病也同時神情驚駭起來。

對於白小鳳身體裏封印的那位存在,他們可早就感受過有多恐怖呢。

現在,即將要真正面臨那位大人物了呢!

「本章完」 濱海西郊,是一片老山林。

因爲地形和城市規劃的緣故,這些年城市發展都是南北延伸,西郊一直處於未開發的狀態。

這也導致了,濱海西郊外,僅僅只散落着零星偏僻的村落。

而在更深處,則是人跡罕至的叢林了。

砰嚨!

夜色中。

巨大的銅棺從天而降,砸塌了十幾棵大樹,地面也被砸出了一個大坑。

轟!

狂風驟起。

煙塵席捲。

皮皮龍帶着白小鳳等人落到了地上。

白小鳳跳下來,看了看四周密密的樹林,擡手拍了拍丹田,笑道:“這地方怎麼樣?”

“可!”

丹田紅光閃爍,傳出冥尊的聲音。

“煩勞前輩護法了。”

白小鳳轉身對着霍去病一抱拳。

冥尊重生,必然會引發大動靜。

以他和華青月、皮皮龍三人之力,很難護得周全。

霍去病帶着八百將魂封鎖四周,爲冥尊護法,別說人和鬼了,估計就算連蚯蚓都進不來。

“嗯。”

霍去病右手虛空一招,登時,屍氣洶涌,長qiāng在手。

隨着屍氣往他面前的空中一涌,戰馬也緩緩凝形。

他跨馬持qiāng,一勒繮繩,戰馬登時仰天一聲嘶鳴。

隨即。

頭頂夜空,鋪天蓋地的陰氣聚攏而來。

八百將魂緩緩浮現其中。

恐怖的威壓,如同巨浪一般,轟然朝着四面八方席捲而去。

原本寂靜的山林子裏,登時如同炸鍋了一般。

野獸驚恐奔走,鳥類振翅高飛。

甚至,老山林中的山精野鬼,也被嚇得龜縮起來,瑟瑟發抖。

“護衛!”

隨着霍去病勒馬朝着一個方向走去。

夜空上,八百將魂登時卷着磅礴陰氣,分散到了四周。

濃濃的陰氣,充斥在山林中,讓視線都變得模糊起來。

很快,震動的山野,便是重新歸於平靜。

白小鳳看了一眼華青月和皮皮龍,吩咐道:“你倆就近守着吧。”

華青月和皮皮龍點點頭,然後就朝一方土堆走去。

華青月坐在了上邊,從懷裏拿出了一本古書,上書《神農本紀》,然後便津津有味的看了起來。

這書,並不是歷史書籍,而是上古時期,神農所著的醫術經典。

神農嘗百草,救民於水火。

毫不客氣地說。

所謂的醫聖,醫神,在神農面前,都只是後輩小輩而已。

上古時代,醫蠱不分家,這本《神農本紀》上記載的一些醫術手段,甚至連華家的祖傳醫術中,都沒有。

之前分寶物的時候,他就從堆積如山的寶物中,發現了這本書,便向白小鳳索要了過來。

當然,該分的寶物,他也同樣拿到手裏了,等同於是一人拿了兩件重寶。

不說華青月得到的那件重寶,光是手中的《神農本紀》若是鑽研個透徹,不僅他的醫道會突飛猛進,甚至陰陽術數的實力,也會暴增一大截。

“華娘娘,你學這麼多醫術,爲啥不治治自己?”

皮皮龍看了一眼華青月。

“我又沒病,治什麼?”華青月一陣納悶。

皮皮賤嗖嗖的一笑:“壯壯你的陽剛之氣,治治你的陰柔之氣。”

“……”華青月。

“電池,什麼都給你準備好了,接下來該怎麼做?”

白小鳳站在銅棺旁邊,低頭看着丹田位置。

說話的時候,他的聲音都有些顫抖。

十八年了,這一刻整整等了十八年了。

曾經,身上的這個封印,無時不刻都在威脅着他的生命。

哪怕和冥尊談妥交易後,他的心也從未放下過。

現在,終於能徹底擺脫這個封印了。

不僅如此。

同樣讓他激動的是冥尊重生,對即將而來的陰間大人物們出手的應對,將會變得輕鬆許多。

他加上冥尊,可不是簡單的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呢。

“陪,我,睡。”

丹田內,紅光閃爍,冥尊的聲音也在顫抖。

顯然,重生破封,對冥尊而言,也是等了好久好久。

神寵醫妃:王妃要上位 甚至,他的心情,比白小鳳更加激動。

畢竟,白小鳳的封印,只是他漫長歲月中經歷的一個而已。

在白小鳳之前,連冥尊自己都不記得自己到底還在多少個爐鼎身體中待過了。

白小鳳虎軀一震,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他狠狠地一咬牙,罵道:“鐵頭娃,你妹的!老子巴心巴肝幫你復活,你特麼竟然想睡本大爺?”

“你,好,騷,啊。”

丹田內,冥尊的聲音顫抖着響起:“你不睡進銅棺,和本尊的肉身骨軀睡在一起,本尊,怎麼復活?”

“……”白小鳳。

他忽然覺得有些對冥尊失望了。

冥尊即將要復活了,怎麼都變得這麼正經了?

明明說了那麼污的話,卻還能一本正經的解釋,偏偏讓他找不出反駁的漏洞。

砰嚨!

白小鳳一掌掀開了銅棺。

濃郁的血氣,登時從銅棺內洶涌而出,瞬間將這一方空間,渲染成了血紅色。

自從將冥尊的骨軀和肉身放在一起後。

這兩樣東西,就如同天雷勾動地火一般,噗噗的冒血氣,這模樣像極了愛情。

當時可把白小鳳嚇了一跳,不過好在從冥尊口中確認過沒事,他才放下心。

“真的得和你睡?”

白小鳳看着銅棺裏冥尊的肉身和骨軀,揉了揉鼻子。

他還是有些猶豫。

雖然鬼怪經歷的多了,可和屍體睡一起的感覺,還是很噁心啊。

又不是和小姐姐一起睡,完全沒興致呢。

“本尊,配不上你?”

丹田內,冥尊沉聲道。

白小鳳搖搖頭:“就是總感覺和一具男屍睡一起,很膈應人。”

“那是你的榮光!”

鐵頭娃傲嬌的回了一句。

白小鳳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爬進了銅棺。

轟!

也就在他剛躺下的時候,丹田內忽然洶涌出一股磅礴陰力。

在銅棺內掀起一陣狂風,直接將棺蓋蓋了起來。

不遠處的土堆上。

“臥槽!”

華青月和皮皮龍目瞪口呆,面面相覷。

“他倆,要幹啥?”皮皮龍驚疑不定。

一具銅棺,一男和一男,睡在一起,荒郊野外,深更半夜……

嘶~

皮皮已經腦補出了很多不可描述的畫面了:“主人,不會這麼喪心病狂吧?”

“不會吧,畢竟那位大人物,是男人呢。”

華青月揉了揉下巴,合上了《神農本紀》:“白小鳳也不是那樣的人,不然……”

話沒說完。

嘭隆隆……嘭隆隆……

不遠處的銅棺忽然就震動起來,劇烈晃動着。

“……”皮皮龍。

腦補的,更厲害了。

到底是主人很強呢?

還是那位大人物很強呢?

“……”華青月。

呵呵!

男人!

他,好氣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