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2 日

白奶奶本想着若是一個男孩一個女孩的話,後續還可以看二代的情況,但現在看來,這種可能已經不存在了。

一直到現在蕭影都很奇怪為什麼白奶奶沒有對她和七七所懷的孩子進行病變基因進行鑒定,白奶奶曾看着蕭影這麼說過,【基因編碼后的受精卵原則上已經不能屬於人類正常發育的胚胎,尤其是他們還被移植進行了在體孕育,對於還未出生的他們進行基因鑒定,影響太大,而且其已經是改造后的基因了,鑒定也就是進一步確定移植后是否再次出現了基因突變,這種可能我們在過去的幾個月里已經在其他靈長類中確認過了,我們編碼改造過的基因穩定性很高。】

其實這樣也好,蕭影也不想現在就知道試驗的結果,她肚子裏的孩子終究是個生命,研究即使不成功,她也有降生在這個世界上的權利。

。 其他人,沒有一個察覺到。

一擊得手,上官霆立刻藏身在此男身後。恰好,中間的某個人回頭看了一眼,發現沒有問題,這才轉過頭去,繼續來來回回地巡邏。

警報解除,上官霆再次行動,將魔爪伸向了距離他最近的一個男人。這個男人還不知道死神就要降臨,正嬉皮笑臉湊過來:「大齊,給根煙抽……」

他的話還沒說完,人就像是電影定格一般,定在原地。

而上官霆卻還在行動,身體快速的一個閃轉騰挪,就到了另外兩人的身邊。

「你。」突然有一個人回頭,恰好看到了正在行動的上官霆。

他剛想出聲提醒自己的同伴,卻猛地被上官霆被扼住了喉嚨。可憐的他根本沒有反抗的機會,就被上官霆生生捏斷了脖子。

屍體倒下的一瞬,上官霆怕發出聲音,急忙接住輕輕放到地上。

接着他穩了穩身形,正準備起身,恰在此時最後一名男人剛好巡邏到倉庫的最盡頭,正準備調頭往回走。

千鈞一髮之際,上官霆的手驀地動了。就見一道寒光閃過,男人的喉嚨正中心就多了一把飛刀。

他瞪着眼睛,剛斷氣的身體重重朝地面倒下。

上官霆正要飛身去攔,忽然間一道黑影閃過,恰好在屍體落地前將人接住。

「好險!」康王長呼了口氣,放下屍體的時候,轉過頭沖着上官霆張牙舞爪的比劃,無比的得瑟。

上官霆掃了他一眼,沒吭聲。他默默地將腳邊的屍體抓起來,腳底一動瞬間就到了康王的身前。

兩具屍體便疊在了一起,卻沒有人發現他們的死。

從上官霆暗殺行動的開始到結束,整個過程可以說做的乾脆利落,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響。

前面的兩道防線,因為距離的緣故,根本不可能聽到一點異動。

「老耿,他們人呢?」中間三人中個頭最高的小劉,習慣性地再次回頭瞥了兩眼。

這一看,他有點驚。人呢?怎麼只剩下兩個,而且其中一個正在偷懶抽煙,另外的兩個人卻是不見了蹤影。

老耿頭突然狠瞪了他一眼:「別一驚一乍的成不,嚇死你老子了。還用問嗎,他們肯定開小差了!」

「也對,昨天我們守在最後面,也各種閑!」小劉撓了撓臉,把頭轉過來,「煙癮犯了,真TMD想抽。」

老耿忍不住大罵:「瞧你那點能耐。才屁大會兒功夫就忍不住了?你瞅瞅上面那是什麼,嫌命長了你就去偷懶,可勁兒抽。」

小劉抬頭看了一眼前面最高點的崗哨,在那個位置蹲守,有效距離恰好到他們這道防線。

那上面一共有三個人,監視倉庫的三個方向。他們的存在,就是最完美的空中防線,一旦有點風吹草動,警報就會立刻拉響。

「我,還是忍着吧。」小劉頓時直起腰版。

煙癮算什麼,如果開小差被上面的發現,誤以為有狀況拉響警報。

嘿嘿,他十條小命也不夠女帝虐的。

黑暗中的某處角落,上官霆忽然抿了抿唇:「聽見了吧?那上面,果然有崗哨。」

「皇兄,你真神了!」康王佩服的五體投地,他們誰都沒想到那邊那個不起眼的大煙囪竟然會藏着人。

而且,還TMD是三個!

「你留守,我上去解決那三個人。」上官霆瞬間提出具體方案,「得手后,我會把手電筒點亮。你們瞧見這裏有光,立刻行動。」

康王豎起大拇指:「皇兄,你就放心吧。小爺我正手癢呢,一準把這幾個逗比的腦袋擰下來當球踢。」

上官霆瞧着他那個嘚瑟勁,唇角一勾扯出一抹詭魅的笑容:「擰不下來,本王就把你的腦袋當球玩!」

「……」康王立刻閉嘴,再不敢嘚瑟。

上官霆便再不理他,一個飛身到了空中。他輕功非比尋常,在空中快速挪移的時候,根本看不到人,只留下一道道殘影。

地上的人見了,還以為有黑雲飄過,沒有一個放在心上的。

而他,便瞬間接近了高聳入雲的煙囪。上官霆從空中往下看,恰好將煙囪上的情形瞧入眼內。

三個人都是狙擊手,每個人蹲守一個方向,正目不轉睛地看着下方。他們不說話甚至一動不動,像是雕刻的石像。

上官霆落下來的時候,輕如鴻毛,一點聲音都沒有。

三人沒發現,他便湊到其中一個人身前:「小逗比,看什麼呢?」

「誰?」其中一個猛地抬頭,另外兩人也警覺地投來視線。

就在這一瞬間,上官霆手起刀落,抹斷了右手邊這人的脖子。另外兩人有所反應,拔刀撲上來的時候,上官霆一個閃身就到了兩人的中間。

他有力的大手同時握住兩個人的脖子,用力往內一扭――「嘎巴」兩聲,兩個人就被他擰斷了脖子。

解決掉這三個人,上官霆絲毫沒有耽擱,立刻點亮了手電筒。

燈光離開將附近點亮,可是在遠處的倉庫,卻只能看到那裏閃著微弱的光。如果不細看,絕對難以發現。

「嘿嘿,皇兄得手了。行動,小爺今天要大殺四方。」康王瞧見這光,眼中忽然閃過一抹邪肆。

跟在他身後蟄伏的數道黑影,在他下令的瞬間,同時行動。

前面兩道防線巡邏的人,絲毫沒有發現死神正在靠近!

「刷……」的一聲,小劉的脖子上出現一道深可見骨的口子。

下一瞬,他便栽倒在地上,停屍了。

老耿驚呼,本能的舉木倉就要射擊,不想身邊不知何時多了一道身影。此人也如法炮製,鋒利的匕首瞬間劃破了老耿的喉嚨。

轉眼間擊斃兩人,另外兩人也同樣沒逃過死亡的魔手,被康王帶來的小夥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解決了。

這一動,最前面防線的三人再不知道,可就蠢死了。

「不好,敵襲!」其中一人大喝,就要開木倉。

他拿着的機關木倉,一旦開木倉,勢必會驚動其他人。他們今晚的行動是暗殺,怕的就是交起火來子彈橫飛,打草驚蛇。

「丫的,居然敢開木倉殺老子,老子這就滅了你!」康王在此人大喊的時候,已經欺身沖了上去。

彷彿,他是鋼筋鐵骨鑄就的一般,根本不怕子彈!

眼看着他就要去堵木倉眼,忽然就聽一聲悶哼。那準備開木倉的人,竟然身子一軟,栽倒在地。

「納尼?這貨難道被小爺我的氣勢嚇尿了?」康王一頭霧水,等走過來才發現這人的腦袋被子彈貫穿,鮮血正從腦後不斷往下流。 「陛下,有時候女人太多了也不是一件好事喲。」瓊利蒙給他倒了一杯茶。

「你不會也要找我樂子吧。」王末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熱茶。

「您的私事我就不多過問了,陛下,這幾個月各個勢力的人都來找我了,目前統計的人數就是這麼多。」

瓊利蒙從辦公桌的抽屜裡面拿出了一份名單,王末開始翻閱裡面的內容,裡面詳細的記載了這些日子以來他去尋找的人,蘭奧大公國、海心之國、斯通國等等各大勢力的人員名單。

「我的計劃都安排下去了吧?」

「已經按照你說的做了,目前我們所有能召集起來的兵力目前一共達到了四百萬二十多萬。」

聽到這個數字,王末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原本他以為最多也就三百五十萬,現在看來,情況比他預想的還要好呀。

「陛下,你好像很…..滿意?」

瓊利蒙不明白王末現在為什麼還笑得出來,這樣懸殊的兵力狀況他已經覺得腦袋都要炸掉了。

但是陛下他好像不是很在意?

「這個數量確實不行,但是打這場戰足夠了,因為我們不需要把魔王軍全部殲滅,重點是別西卜跟他的一群幹部,

到時候殺了他們,這些魔王軍也就是無主的存在,不足為懼。」

「您的意思是,我們召集的兵力是要作為誘餌嗎!?」

「你這個元帥是怎麼當的,曲解別人的意思你倒是有一手的,我的意思是,不必要全滅對方的兵力,況且我們也做不到,把王給殺了,你覺得還不會結束嗎。」

實際上瓊利蒙是明白王末的意思的,主要就是害怕把士兵們當成炮灰,他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那這樣我就放心了,到時候我一定給陛下你殺出一條血路!」

「這有點中二。」

「中二是什麼。」

「沒事。」王末又喝了一口茶,繼續說道:「對了,你是『斯通國』的人吧?」

「您是怎麼知道的?」

「我去過那裡一趟,不過我要找的人已經不在了。」

「是唐歐夫走了吧。」瓊利蒙似乎已經知道了這件事,他沒有表現的非常難過。

王末從阿爾特的講述也知道瓊利蒙已經對那個國家已經完全沒有任何留戀的想法,所以他也沒有再多說什麼。

「行了,天色也已經很晚了,你早點休息。」

「我送您。」

「不用,就那麼兩步路。」

王末離開后兵營后,並沒有直接朝著住處回去,而是小心翼翼的查看周圍,以防會長她們出來突然襲擊。

現在,他要去一趟貝拉的工作室,確認一下冥金的開發工作到了什麼程度。

就在他靜悄悄的在小巷中穿行的時候,身後出現了一道魔力在緊隨其後。

在發現這個情況的時候,王末憑藉魔力的觀察就知道了對方是誰。

「學姐,你不要跟在我後面好吧,還是在大晚上。」

此時,克羅塞爾從他身後上方跳了下來,雙手直接扣住了王末的脖子。

「老實交代,是不是跟黑神表白了!」

王末能感受到她顫抖的聲音,口中不禁嘆了一口氣。

「是的。」

「那我算什麼,你之前對我的承諾是假的嗎!」

「學姐。」王末鬆開了她的手,目光注視著她說道:「我確實是跟會長表白了,我喜歡她,對於你們,可能是出於責任……」

「她就是愛對嗎!」

「嗯…」

「為什麼不能對我有愛,不然,一開始你就應該跟我斷絕關係!」

王末張了張嘴,最終什麼也沒有說出來,因為克羅塞爾已經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唉…這下子該怎麼辦呢,想要的時候沒有,不想要的時候一個勁的出現。」

王末在原地看了一下天上的月亮,隨後便前往了貝拉的工作室。

現在是晚上七點半左右,此時的工作室還亮著燈,裡面傳來了乒乒乓乓的打鐵聲和焊鐵聲。

王末站在外面感嘆道:「這麼晚了還不下班,得讓艾勒基特好好的獎勵一下。」

說著,他推門而入,迎面而來的,是一陣陣的白霧,又臭又刺鼻。

他剛要離開,卻發現貝拉叫住了他。

「今天聽說你回來了,看來所言不假。」

她帶著王末來到了另一個小房間裡面,這裡面應該就是她的休息區,王末的目光不斷在房間裡面遊走。

「你看什麼,沒見過房子嗎。」

「你平常就睡在這裡面?」

「怎麼,你要單獨給我建造一座大房子不成。」

王末咂咂嘴,他拉了一張凳子出來坐下。

「基本上所有的冥金都安排好了吧。」

「除了那個無名山上面還沒有開採完,目前所有的冥金都在我這裡,現在他們正在加班也是為了能在開戰之前盡量使用冥金打造出一套兵器。」

貝拉邊說邊在翻找著什麼。

「打造兵器,為什麼不打造盔甲,到時候刀槍不入不是更好嗎?」

王末剛才在踏入工作室的時候剛好看到裡面部分的場景,裡面的確是密密麻麻的擺放著大量的兵器。

所以他就想到了盔甲這種方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