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白光和影像同時消失,葉曦的眼前飛舞著被擊碎的冰塊,雪兒就站在離自己一米都不到的位置,四目對視,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沒有一絲的光澤。

葉曦瞬間就判斷出面前的雪兒並沒有強行控制意志,也就是說是自願跟著研究所的,但是看她的眼神,為什麼會迷茫呢?

雪兒沒有動作,兩隻不含一絲感情的眼睛淡淡地從葉曦身上瞥開。下一秒,一道冰柱從冰牆的下沿延生出來,直直地打在葉曦的肚子上,將他擊飛到數米開外。


急忙從地面上爬起來,剛才的攻擊並沒有多高明,也不是沒法躲開,完全是因為葉曦的注意力被雪兒的眼神所吸引,空洞、無神、沒有光澤、沒有感情,就像盲人的眼睛一樣,倒映不到任何東西。

葉曦一起身就迂迴著跑動起來,雖然對方似乎並沒有太大的殺人慾望,但是下手卻依舊不留餘地。淡淡的目光再度跟了過來,冰爆緊隨而至,「嘭嘭嘭」通道中爆裂的聲音連續不斷,葉曦只能靠不停移動來躲開那雙眼睛的追捕。

迂迴在雪兒四周,葉曦和她的距離又一次縮進至三米,「嘭」腳下的冰面突然炸開,葉曦趁著這股衝擊力,高高躍起,卷身踩在了通道的上沿。雙腿猛一發力,向下衝去的同時反手握住手中刺刀,剛要出手,那片白幕再度包圍了自己。

那熟悉的影像也再度出現,只不過這次的內容有了變化,雪兒一個人在森林裡,一邊哭一邊向深處走著,跌跌撞撞,沒人理睬,那種無助,葉曦能真切感受到。

白幕和影像再度消失,雪兒那雙無神的眼睛已經盯住了自己,下一刻,一道冰錐從她的身邊突然冒出,刺向葉曦。在空中根本無法閃避,手中刺刀一揮,砍去了冰錐的尖頭,整個身體直接撞在了冰柱上,再度被擊飛。


重重地摔落在地上,身體從地上彈了起來,回憶了剛剛的影像,如果沒有猜錯,這應該是雪兒的記憶,而且是被拋棄的記憶!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每次靠近她就會進入她的記憶中,但是這種不正常的現象肯定是有個解釋的。

必須靠近她!只有這樣,才能找到問題答案,而且,只要一靠近她就會進入對方的記憶中,也根本沒法傷害到她。

「嗖」葉曦的身影已經消失,飛速奔跑在冰面上,而且速度還在不斷上升。雪兒開始緊張起來,因為她看不到葉曦了。慌張地觀察著周圍的情況,葉曦突然出現在她面前,「轟」下一秒,葉曦所在的位置已經被冰花炸開,但是人影已經不見了。「這樣應該可以了吧。」

一雙手輕輕地按在了雪兒的雙肩,消失的人已經站在了她的背後,一瞬間,白光籠罩了葉曦。白色的空間中,他隱隱聽到一個小女孩的哭聲,向著聲源走去,遠遠的看到一棵大樹下,一個女孩正蹲在那裡,就是雪兒。

「為什麼爸爸媽媽不要我了!為什麼大家都不理我!為什麼所有人都討厭我!我也討厭你們!嗚嗚嗚嗚~~」聽著這撕心裂肺的哭喊聲,葉曦一步一步走近雪兒,他可以確定,自己現在已經進入了她的記憶。

白光再度閃耀起來,周圍的環境變了,烈日當空,葉曦站在一塊空地的中央。看了眼周圍的情況,這裡似乎是一個兒童的娛樂場。

「藍雪藍雪,有什麼東西這麼好看啊,快拿出來吧。」大門處,一群孩子蜂擁進空地,從自己身旁經過,似乎是看不到自己。而帶頭那個叫藍雪的女孩,應該就是雪兒了,那時候的她還是黑髮。

藍雪被她的朋友們圍在了中間,故作神秘地看著周圍的孩子,突然將雙手揮向了天空,開心地說道:「看天上!」

所有人都疑惑地抬起了頭,包括葉曦,天空萬里無雲,火紅的太陽掛在正中,並沒有什麼特別,但是幾秒后,天上竟然飄起白色的羽毛。

是雪?葉曦看著飄落在手中的白色,輕聲嘀咕了一句。「下雪啦!下雪啦!藍雪,你太厲害了!」一時間,空地上歡呼起來。之後,藍雪能讓天空飄雪的事情很快在鎮子里傳開,而且越傳越凶,最後竟然傳出了藍雪是雪妖的謠言。

鄉民們開始告誡自家的小孩不能去理藍雪,藍雪是妖怪。就這樣,藍雪身邊的越來越少,越來越孤單,也經常受到鎮子里其他小孩的欺負。同時,被同鎮的鄉民議論、指責,使藍雪的父母也倍感壓力,開始經常為了她的事情吵架打罵。

「你是個妖怪!你不是人!」這句話是藍雪聽到的最多的話,那時候的她也許還小,不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被罵之後她還是會很天真地去找曾經的夥伴玩,但是卻越來越被孤立。

藍雪被同齡人欺負,被他們罵和打,周圍的大人們不但沒阻止,反而很支持,就連她的父母,都不敢替她站出來說話。

終於有一天,她的父母把她送到了一片森林外的公路上,「小雪,其實我們並不是你的親生父母,你是我們在這裡撿來的,快去找你的爸爸和媽媽吧。」聽到了這番話,葉曦瞳孔縮了縮,心跳似乎停止了一下,這就是人類的黑暗嗎?

藍雪似乎並沒有聽懂爸爸媽媽的話,依舊在那裡吃著冰激凌,直到車子開走的那一刻,她才發現不對勁,她開始跑起來,追趕著小車,「爸爸媽媽,等等雪兒啊,雪兒不要在這裡!」不停地哭喊著,在她摔倒的那一刻,車子非但沒有停下,而且越開越遠,藍雪獃獃地趴在地上,看著小車遠去的方向,已經不知道用什麼表情來宣洩自己的內心了。

「對自己不熟悉的事物,人會產生恐懼而排斥他。」沃楓的話回蕩在葉曦的腦海里,看著那個摔倒在地上的小女孩,看著那雙暗淡的眼睛,他的胸口開始隱隱作痛,眼淚已經在眼眶裡打轉了。

周圍的一切越來越暗,藍雪依舊趴在地上一動不動,黑色的陰影吞噬了整個空間,淹沒了藍雪的身體,讓她的一切都消失了。

「黑暗的過去,冰封的內心,就讓我來斬斷這該死的命運吧!」 帶著三輛滿載貨物的馬車,還有兩個極品美女,在官道上行走,自然是強盜眼裡的肥肉。

在大夏人眼裡,金髮碧眼的洋妞,就算長得再漂亮,也與妖怪無異。

由於帶了東西,無法策馬狂奔,原本只需二十幾天的路程,足足走了兩個多月。

途遇十幾波山賊,一次次刀光劍影之下,攔路搶劫的山賊,全部埋身路邊。

「終於回到京城了。」看著遠處的龐然大物,徐福神情複雜的說道。

「本官又回來了。」陳宇感嘆不已的說道,幾個月之前,高中舉人的陳鋒,意氣風發的從京城離去,卻在前往涇河縣任職的途中,死在了山賊的刀下。

「侯爺,請!」徐福伸手示意道,他的官銜雖比對方高四品,但對方卻是西北侯,手下還有七個先天級別的絕世高手,就算是陛下見了,也會禮讓幾分。

「徐公公,你先請!」陳宇笑著說道。

二人結伴入城,兩個多時辰后,眾人來到禮部……

「侯爺先在此休息幾天,等候陛下召見,本公公先回皇宮,告辭。」徐福說道。

「有勞徐公公把外面那些的東西,幫本候獻給陛下。」陳宇說道。

「能為侯爺辦事,是本公公的榮幸,再會!」徐福拱了拱手,帶著手下和東西離去。

在禮部安排的小院住下,陳宇暗自琢磨改造當前世界的事。

「發展科技會污染環境,這個世界就不發展科技了,單純的武俠世界,環境優美、空氣清晰,又不會有什麼危險,以後有空的時候,還可以帶爸媽他們過來旅遊。」

「我還有幾百次異界游,另外選一個異世界,將其變成高科技世界,或許無需我動手,下一次異界游的時候,我所進入的世界,就是一個科技含量很高的世界。」

「我現在高中都還沒畢業,可以先放好位面光門,暫時不用著急異界試煉。」

一個個想法在腦海里閃現,考慮一番后,陳宇驅除雜念,躺在床上睡了起來。

有分身收取超大神石,日賺十萬極品神石的他,睡上幾天又何妨?

大夏皇帝隨時都有可能召見,他不能四處晃悠,整天都只能待在禮部安排的小院。

大夏皇宮,御書房之中。

「你與西北侯相處了兩個多月,可看出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周明問道。

「陛下,西北侯對錢財和權利,好像都不怎麼在乎。」徐福說道。

「何出此言?」周明問道。

「微臣去宣讀聖旨的時候,他得知自己成為西北侯,升任西北府知府,也沒表現出任何欣喜的情緒,在那些驛站住宿之時,他出手就是幾百兩銀子……」徐福說道。

「涇河縣的百姓怎麼樣?」周明問道。

「西北侯離開涇河縣的時候,無數百姓出自內心的夾道歡送。」徐福說道。

「西北侯的實力如何?」周明再次問道。

「他的實力深不可測,具體達到什麼樣的境界,微臣沒有親見,但他身邊那兩個丫鬟,以及那五個洋妞,都是先天級別的絕世高手。」徐福說道。

「什麼?」周明匪夷所思的問道。

「西北侯身邊的七個女人,都是先天級別的絕世高手。」徐福再次說道。

「明天早朝之後,朕在御書房見他。」周明說道。

「是,陛下。」徐福點了點頭。

「朕累了,你退下吧。」周明說道。


「微臣告退。」徐福彎腰行禮,轉身走了出去。

半個小時后,張如玉敲了敲門,聲如黃鶯的叫道:「老爺,徐公公求見。」

「嗯。」陳宇應了一聲,從床上翻身而起,快步走到客廳,抱拳拱了拱手,心如明鏡的問道:「徐公公,不知你有何事?」

「侯爺,明天早朝之後,陛下在御書房見你。」徐福說道。

「本候知道了。」陳宇點了點頭。

「侯爺,本公公明天讓李桂全來接你。」徐福說道。

「有勞徐公公。」陳宇說道。

「告辭。」徐福拱了拱手,帶著兩個太監離去。

「如玉如雪,隨我出去走走。」陳宇說道。

「是,老爺。」兩個丫鬟齊聲應下。


遊走車馬如龍、行人繁多的街道,四處品嘗各種美食,直至黃昏時分,他們才回到小院。

一覺睡醒,陳宇低聲自語:「又是一天,又是十萬極品神石。」

才放下碗筷,太監李桂全就來了,且聽對方說道:「侯爺,陛下在御書房等你,請!」

「嗯!」陳宇點了點頭,兩手空空的跟著對方前往皇宮。

經過檢查之後,二人進入皇宮,足足走了十幾分鐘,他們才來到御書房外。

「陛下,西北侯來了。」李桂全站在門外叫道。

「進來。」周明叫道。

「微臣西北府知府陳鋒,見過陛下。」陳宇抱拳拱了拱手。

「賜座。」周明說道。

兩個太監端來一張椅子,然後說道:「侯爺,請。」

看了一眼大夏帝國的皇帝,陳宇沉默不語。

周明說道:「陳愛卿,若非你坐鎮涇河縣,殲滅二十幾萬胡人,肯定有幾十萬大夏百姓,死在胡人的刀下……有了玉米、土豆、紅薯,假以時日,大夏百姓再無飢餓之憂。」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胡人視百姓為食物,人人得而誅之。」陳宇說道。

「說得好。」周明聽得熱血沸騰,情不自禁的贊道。

「天很大,地很寬,大夏疆域看似龐大,實則不然,微臣從洋人那裡得知,海外還有幾個帝國,其疆域比我們大夏還要大很多。」陳宇說道。

「是嗎?」周明半信半疑的問道。

「胡人以北還有巨熊國,西方烏拉國之外……」陳宇說道。

「沒想到世界竟然那麼大。」周明感慨道。

二人聊了兩個多小時,徐福走了進來,說道:「陛下,午膳準備好了。」

「陳愛卿,陪朕喝幾杯。」周明笑著說道。

「微臣遵旨。」陳宇點頭應下,御廚做的飯菜,肯定比外面的好吃,就算比不上他親自做的,也相去不遠了,整個大夏帝國,能在皇宮蹭飯的,又有幾個?

「怎麼樣?」周明問道。

「味道還行。」陳宇隨口說道。

周明噎了一下,御廚盡心儘力做的菜,對方不予置否,心中氣憤的他,又神情平靜的問道:「陳愛卿,你吃過更好吃的菜?」

「餓了的時候,再不好吃都好吃,飽了的時候,再好吃的菜也吃不下,心情、環境、飢餓程度等因素,決定菜是否好吃。」陳宇說道。

「言之有理。」周明深以為然的說道。

午飯後,陳宇離開皇宮,帶著禮物來到曹府外。

「站住,這裡是吏部尚書曹大人的府邸,閑雜人等,不準靠近。」門子曹正興,狗仗人勢的喝道。


「本官西北府知府陳鋒,特來拜見曹大人。」陳宇說道。

「我家老爺不在。」曹正興別有意味的說道,丞相門前三品官,他家老爺可是正二品的吏部尚書,掌管天下官員的任免,不給一點好處,他憑什麼進去通報?

知道對方想讓自己用銀子開路,陳宇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走,前來拜見吏部尚書曹雲松,只是出於禮數,區區一個門子就想讓他塞銀子,可能嗎? 葉曦抬起右手緩緩向前伸去,手指點到的黑暗,出現一點亮光,下一秒,亮點擴大,光明瞬間取代了黑暗。獃獃地站在大樹下,藍雪就蹲在自己的身前,背對著自己不斷哽咽著。

「雪兒不哭了,乖。」葉曦半蹲在地上,輕輕撫摸著藍雪的腦袋,安慰著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