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7 日

當能管事的人都過來后,他說出了心中的擔憂。

「我們的人過去了,那麼雷克斯拉帝國的人會不會把我們的人全殺掉?他們人最多,加上范倫鐵恩說的,他們又有兩個很厲害的存在,我們的人全死了,怎麼辦?」

他的話說出來,其他帝國的管事之人也害怕了。

即使他們過不去,無法影響那邊的情況,他們依舊看向范倫鐵恩。

范倫鐵恩卻笑了,說道:「你們不知道吧,公孫慕容和娜拉莎最優秀的地方不在於他們的實力。

他們是從沙漠走來的,在那裡他們賣水賺錢,十斤水,五個銅幣,偶爾也會賣吃的。

他們會主動救治在遺迹中受傷和中毒的人,他們給冒險者提供所有的幫助,哪怕是買武器。

很多冒險者因為他們活下來了,也有一些冒險者加入了他們家族,當然,加入的時候那些冒險者不清楚他們如何強大。

同時有更多的冒險者死了,他們不願意花錢買水,他們想要對年幼的娜拉莎做那種事情。

看過他們的戰鬥場景,相信諸位已經知道那些冒險者的結局了,對吧?呵呵!」

「呵呵呵呵!」

「哈哈哈哈!」

「嘿嘿嘿!」

聽著范倫鐵恩說話的眾人笑了,聲音不同,表達的意思是一樣的。

他們當然能想到那些冒險者的結局,這個兩個孩子太狠了,而且實力強大。

范倫鐵恩跟著笑了幾聲,又說道:「公孫慕容不喜歡多說話,跟人的交流是娜拉莎完成的。

娜拉莎一直想有個家,他們兩個把互相當成了最親的人。

娜拉莎收攏了一些冒險者和他們的家人,娜拉莎從來不主動惹事兒,她很好說話,她想和所有人成為朋友、好夥伴兒。

公孫慕容同樣如此,他們不願意輕易殺人,他們也不在乎殺人,也就是說,只要過去的人願意跟他們合作,他們就不會出手。」

這回眾人明白了,同時也放心了,通過這段話,他們曉得,兩個孩子是那種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斬草除根的性格。

那麼孩子們過去了后,會專門冒犯他們嗎?顯然是不可能的,他們的實力那麼強,孩子也不傻。

「我們呢?」馬丁歐文焦慮地追問。

「你們也不用怕,公孫慕容和娜拉莎懂得分析形勢,而且更會籠絡和說服人,你放心吧,當他們發現環境變了,第一個想法是把所有人聚集起來,除非你們的人想使壞。」

范倫鐵恩說著,對馬丁歐文冷笑了一下。

馬丁歐文略微思忖,長出口氣:「雷哲和雷蒙,也是聰明人。」

「那麼合作愉快。」范倫鐵恩伸出了手。

馬丁歐文與其握了一下,其他帝國的負責人也紛紛伸手相握。

這回大家是一體的。 小島外圍的各帝國護衛人員不能離開,他們需要在這裡等著選手們的消息。

被傳送進通道中的選手們正在茫然地看向四周。

他們只知道之前自己還在觀看戰鬥,後來有什麼東西一晃,自己面前的景色就從小島變成了黃-色的世界。

雷克斯拉帝國和米契爾帝國的選手也不在打了。

黃-色的世界不是沙漠,而是由黃土組成的丘陵,上面沒有任何植物,更不用說其他的動物。

天上的太陽變成一個,還有幾個也在發光的像太陽一樣的東西,應該是更遠一點的恆星。


這個作為太陽的恆星的光芒竟然沒有壓制住其他的恆星。

有如白天看到星星一樣,很亮很亮的星星。

「我們到哪了?」

「小島消失掉了。」

「我討厭現在的環境。」

「黃土,除了黃土還是黃土。」

「我們全通過了傳送通道?」

「不對,跟我們看過的資料不一樣。」

「是的是的,資料中說,傳送過來后是另一個島,上面有著無數的珊瑚。」

「一定是傳送出問題了,我們怎麼辦?」

選手們紛紛地說著,面對未知,他們很驚恐。

所有人中最冷靜的是公孫慕容和娜拉莎,他倆出現在沙漠中的時候就已習慣陌生的世界。

「現在,所有人聽我命令,停止議論。」公孫慕容飛起來,向下面七百多個選手喊話。

娜拉莎也施放出大型的治療術法,幫助米契爾帝國的兩個重傷選手恢復。

她的六級地術師的實力在這一刻展露出來。

而公孫慕容是二級地術師的術法波動。

在強大的實力面前,選手們變老實。

他們驚訝地看著娜拉莎和公孫慕容,這兩個雷克斯拉帝國選手的隊長。

哈羅德也十分驚訝,他印象中的公孫慕容是九級大術師,眨眼間提升了?

十六個帝國的參賽選手,除了死掉的幾個外,剩下的一共有七百一十人。

除開公孫慕容與娜拉莎,其他人實力最強的是兩個一級地術師,還要包括哈羅德在內。

領導權自然是誰實力強大給誰。

公孫慕容喊完話,還閃爍幾下,展現出他的空間移動能力,增加選手對他的信服。

他和娜拉莎的表現取得了效果。

七百零八個選手安靜下來,抬起頭看向公孫慕容。

「出了一些差錯,根據我的猜想和推測,或許是由於我們空間爭鬥引起的,我們被傳送到另外的地方。」

公孫慕容掃視著下面的選手,緩緩地說道。

選手也想到了同樣的問題,他們沒心思去追究誰的責任,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怎麼辦。

公孫慕容繼續:「第一個事情,是生存,我們要活下去,而不是死在這裡;第二個事情才是尋找回去的路。大家要對我有信心,對你們自己有信心,我們七百一十個人團結在一起,絕對能夠克服任何的困難。


現在,第一個任務,選找水源。我們不缺水,有水元素的存在,我們隨時能夠得到水。但我們要找到食物,有水源的地方出現植物和動物的概率最大。」

「慕容哥哥說的對,我們先找水,小孩子歸我管,十歲以上的慕容哥哥帶領,現在把你們的所有實力告訴我和慕容哥哥,我們要進行安排。」

娜拉莎接過話,開始招集小孩子,一共三百六十個十歲以下的,剩下的三百五十個是十歲以上的。

這個時候沒人反對和奪權,他們都知道公孫慕容和娜拉莎的指揮有多麼完美。

又是實力最強的,同時還是最冷靜的。

聽他們兩個人的指揮才有希望活著回家。

******

此時外面的人也來到島子上的一個懸崖峭壁旁。

在這裡他們能夠看到傳送過去后的景象,沒人知道原理,只是明白通過峭壁可以看到影象和聽到聲音。

以前就是這麼做的,所以才能知道另一個大陸的人設置的圈套。

當峭壁變成屏幕,把那邊的影象播放出來的時候,各帝國觀看的人眼睛直了。

孩子們居然沒有出現在以前的那個島子上,而是來到一片黃土地。

到處都是黃土,看不到任何植物,更不用說動物。

艦長們緊張起來,別說是一群孩子,即使換成他們到了陌生的環境里,也會失去冷靜。

可當他們看到雷克斯拉帝國的高齡組隊長飛起來說的話,他們又鬆口氣。

再加上兩個隊長展露出來的實力,艦長們不知道為什麼,很安心。

他們紛紛看向范倫鐵恩這個艦長,意思是說,你們帝國從哪裡找來的這兩個人?

那個高齡組的隊長還是個八階二級的戰士。

范倫鐵恩露出笑容:「這絕對不是他們真正的實力,我們需要進行超遠距離的影象傳送,讓各國的大帝看見。」

他的笑容又收斂起來:「我現在擔心的是那裡只有這一種環境,再沒有其他的東西,更怕沒有傳送回來的通道。」

他如此一說,別的人同樣臉上布滿愁緒,一邊吩咐人去進行超遠距離影象傳送,一邊關切地看著峭壁。


他們看到在公孫慕容和娜拉莎的指揮下,一部分選手休息,一部分警戒,剩下的兩個人一組向四周擴散,去尋找水源。

峭壁也開始分成一個個小格,每一個小格都顯示出一個部分的人。

一個小時過去,兩個小時過去,三個小時過去。

四散開尋找水源的人不得不停下來,轉身向回飛,在是安排好的,再繼續飛,他們中就有人會因為精神力無發支撐而落到地上。

三個小時,最遠的飛出去四百多公里,近五百公里,最近的也飛出去四百公里出頭的距離。

沒有水,任何一個方向都沒有水,入眼所見,皆是黃土平地和小山包,被太陽灑得裂開一個個大口子。

天上的雲也很少,偶爾出現一朵,又慢慢地飄走。

艦長們緊張起來,汗水從他們的汗毛孔中滲出來,打濕他們的衣服,匯聚在一起從他們的臉上流下,他們根本感覺不到難受。

此時在各個帝國當中,也播放著影象,稍微有那麼一點點延遲,但絕對不超過兩秒。

雷克斯拉大帝在那個之前用來做擂台的賽場裡面和外面布置了大屏幕。

其他帝國的情況也差不了多少,無數人在觀看著,看著屬於他們帝國的孩子,或者屬於他們本身的孩子在一片黃土地上尋找水源。


當三個小時過去后,選手們帶著難過的心情往回返的時候,很多人痛哭出聲。

別說是那些孩子,就是他們這些在外面的都已經感到絕望了。

那七百多個孩子整個藍斯肯特大陸同年齡段中最優秀的存在。

他們難道要活活餓死在那裡?誰能幫幫他們?

又是三個小時過去,觀看的人有的已經不願意工作,有的就守在大屏幕下。

各路人飛回來,向公孫慕容和娜拉莎彙報結果,一種悲涼的氣氛縈繞在那裡。

只有公孫慕容和娜拉莎的眼神依舊堅定。

公孫慕容聽完所有彙報,拍拍手,說道:「現在,我們已經知道,在我們周圍的一定範圍內不存在水源,那麼接下來,我們進行第二套方案,向下挖坑。」

「慕容哥哥說的對,我們向下挖,除非我們所在的地方真的一點水也沒有,否則即使在表面上看不到,地下也應該存在暗河。


可是這裡不可能沒有水,大家抬頭看看,那是什麼?是雲,沒有水,哪來的雲?對不?」

娜拉莎指著天上那朵小得可憐的雲說給眾人聽。

於是選手們又有了信心,先是讓水系的術師弄出些水,大家喝個飽,然後開始挖坑。

挖坑自然用不到戰士,別看強壯的他們適合干體力活,但在人家土系術師面前還是不夠看。

各個帝國觀看的人心情也跟著變好,他們瞧著一個接一個的土系術師在那裡把土一大塊一大塊地弄出來。

突然覺得那兩個領頭的孩子很可愛,他們倆不僅僅是實力最強的,也是性格最堅韌的。

他們一直在想辦法,他們給予了整個隊伍信心,他們本身便代表了一種信念。

「向陽花,那兩個孩子胸前的徽章是向陽花,哇,向陽花徽章的家族,大陸上真有啊。」

有人認了出來,指著屏幕高聲地喊著。

各個地方都出現了同樣的聲音,引起更多人的驚訝和歡呼。

他們最怕的便是孩子們失去信心,可當他們知道那個是向陽花徽章的時候,他們不擔心了。

向陽花的家族是不會在任何困難面前低頭的,它的品質就是……壓力千萬重,依舊向陽生。

就在眾人紛紛傳播著這個消息的時候,那邊的孩子們也發出了歡呼聲。

在土系術師的努力下,他們挖下去了六百多米深,然後有汩汩的清水涌了出來。

「很好,是我們共同的努力取得了眼前的成果,我們發現了地下水,那麼就有地下河,我們進去,順著地下河走,我們會找到一個湖泊,或者是一片海洋。

那裡會有很多的植物,甜甜的果子,還有動物,甚至是凶獸,是的,凶獸。

但我們會害怕嗎?不,我們不會怕,我們期待著遇到一群群的凶獸,凶獸有晶核,它們身上的東西也值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