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4 日

當真來說,若非是蔣天及時的阻止並提醒了他,這吳麻子現在還不能死,葉天恐怕早就將這傢伙給弄死了。不過之前的出手也好,起碼是讓得這吳麻子十分的懼怕他,完全已經將他妖魔化一般的懼怕,倒是讓他這威脅恐嚇的舉動輕鬆了許多。

能夠將吳麻子手上的那些情報消息渠道弄到手便足夠,現在,大量的假情報正不斷的朝著吳麻子傳遞而去,他未來幾天收到的情報,幾乎都是假的,而江天流等人的真正行動,將會是在五天以後,那個時候,鬼宗在的「眼睛」已經被葉天挖掉了,自然是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行動!

……

翌日正午時分。

顯然,葉天的恐嚇是十分有效的,就在這一日的正午,便是有一個內力穿著鬼宗袍裝的獄卒神神秘秘的來到了監牢之中,停在了吳麻子的牢門之前。

「麻子,過來說話。」

那獄卒的聲音冷冰冰的,就像一塊鐵,冰冷堅硬,而此刻,那吳麻子正所在牢房角落裡,雙手環抱著自己的胳膊,所在牆角臉色煞白,瞧得這獄卒出現,這才立刻手腳並用飛快的爬到了牢門前。

「玄爺,玄爺您可算來了!上面……上面怎麼說?」

吳麻子滿臉的鼻涕眼淚,看著也是頗為的狼狽,他望著那被叫做玄爺的獄卒,恨不能開了這牢門,上前去死死的抓著那玄爺的衣服不放,等著那玄爺給他一個能讓他安心的答覆。

「上面答應了,以後你的事情,讓那位小兄弟一同經手,不過這事情,你可得自己上點心,上面的情報可不能出了什麼閃失,這事情不是你一個人能夠擔待的,上面也是聽你把這事情說得很急才臨時批了,你可別惹了什麼岔子。」

那被叫做玄爺的獄卒略微皺了皺眉道,看著吳麻子那般狼狽異常的模樣,臉上也是頗為的生出了幾分厭惡之感來。

「是,是……玄爺,那小哥就在對面牢房,你且與他說吧。」

聽得那玄爺答應,吳麻子這才長出了一口氣,旋即指了指對面葉天的牢房道。心中也是悄然鬆懈了幾分。

葉天找他要了這職務之便后,他立刻便向鬼宗高層發了消息,可謂是血淚傾訴,方才是求動了鬼宗高層,終於也是將這事情給辦了下來,索性,命保住了。

起碼他自己是這樣認為的。

那被稱為玄爺的獄卒,此刻便是轉身走到了葉天的牢房之前,瞧得牢房之中,正側身無聲無息睡眠的葉天,臉色也是頗為的有些怪異。

「小子,醒醒。」

那獄卒敲了敲葉天的牢門,待得葉天翻身坐了起來,其臉上的表情更是顯得更加的明顯了。

「麻子,就這麼個小傢伙?」

那玄爺也是頗為的有些詫然,雖然早也知道將吳麻子嚇破了膽的人是個少年,但卻並未想到,居然會是這麼小的一個孩子!

「刷!」

那玄爺的話音方才落下,一陣銳利的勁風便是陡然間從他的耳邊飛掠而過,直接飛出牢房,打在了對面吳麻子牢房的牆壁之上!

葉天拋出的東西是一小塊碎石,倒是並未瞄準何人,只是打在了吳麻子牢籠的牆壁上,將那牆壁都給打出了一個人頭大小的凹陷裂紋,若是這一下打在吳麻子身上,保不齊能直接將他腦袋給打出個坑來!

而這碎石拋擲之間,帶起的一道勁風,居然都是將那玄爺的臉頰給擦破了去,讓得那玄爺的臉色都是陡然間一陣駭然!

這玄爺,同樣是一劫涅槃境的高手,而且此刻他身上可是並沒有枷鎖的壓制,是完全能夠使用靈氣能量的,葉天這一發石子,居然便是將他護體的靈氣能量穿透的同時,還擦破了他的皮膚!

這得是何等恐怖的力道!

「還有什麼問題沒有?我還有一枚打磨好的,要不換這個試試?」

葉天將那打磨好的三寸石錐在手中拋了拋,望著那玄爺面色冷然的揚了揚嘴角笑道。

那玄爺陡然間咽了一口唾沫下去,方才葉天一顆小石子都將他的護體靈氣瞬間穿透了去,若是換成這打磨好的尖錐,恐怕是直接能夠將他的腦袋都給貫穿了去!

「呵呵……沒有了,難怪能把麻子嚇成這樣,實力確實是恐怖,不過就不知道閣下究竟是哪路高手?這般模樣,應該也只是個偽裝吧?」

那玄爺臉皮抖了抖,旋即方才笑了笑道。

「方便行事罷了。」

崩壞諸天萬界 葉天聳了聳肩,不置可否的回答道。

聽得葉天此話,那玄爺的心中倒是稍微的有了幾分底子。

能夠擁有這樣的實力,想必是偽裝成了這樣的了,不然也不可能擁有這樣的實力,此刻,葉天也算是變相的承認了,只是對於自己的出身,卻是隻字未提。

「找你們要這職務之便,無非也就是想要點情報來源罷了,你們別管我要幹什麼,你們管不上,也輪不到你們來管我。」

「……拿去吧,這是你的傳音令牌和手冊,你只需要將各方傳來的情報記錄下來,然後抄寫保留,將其中有用的情報投遞給這牢房之中的獄卒即可,我已經打點好了,你只需要做此事,其他的就不用多操心了。」

那玄爺沉默了片刻,方才是拿出了兩塊傳音玉牌和一本手冊遞給葉天,與那吳麻子的一樣,一塊是用來接受鬼宗各方暗線,探子的消息,另一塊接受黑道上的消息。

葉天倒是對那黑道消息的一塊沒什麼興趣,他的目的,僅僅是確定末夏平原上究竟有哪些暗線存在,避開這些暗線,江天流等人便可神不知鬼不覺的去襲擊鬼宗的分壇!

「知道了。」

霸道總裁被我征服了 葉天冷冷的應了一聲,便是不再說話,將那三樣東西丟在了床上的草席下面,旋即翻身就接著睡,也不搭理這玄爺和吳麻子絲毫。

「……麻子,你自己上點心,這葉麟小哥平時要有什麼問題,你給他解釋,上頭放話,要是葉麟小哥真的適合辦事的話,你再行通知上峰,會有人來接他回去,剩下的,你自己拿捏吧。」

丟下這句話,那玄爺便是轉身要走,吳麻子也是愣了好片刻方才點了點頭,望著牆上那人頭大小的坑洞,心有餘悸。

葉天這一下,算是將這兩個人都給徹底的拿下了,隨手一擊,用一枚小石子擊穿一名一劫涅槃境高手的護體靈氣和皮膚肉身兩重防禦,這樣的手段,足以讓得這兩個人心中有了絕對的定數——

葉天若是想要殺他們,恐怕就是不用靈氣能量,光靠肉體的強悍,便能瞬間將他們二人殺死!

這般高手,可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即便是他們的頂頭上司,恐怕都是要十分的重視了,這樣的大人物,可輪不到他們來如何的評價和管理……

吳麻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儘可能的讓自己平靜下來,葉天這舉動,讓他心中對於葉天的恐懼之感更是深沉,絲毫也不敢有什麼觸犯之舉了,只能是靜靜的望著似是熟睡的葉天暗下心思,今後一定要將這大人物伺候好了,免得別人隨便一動手,瞬間就能要了他的命……

只是她並不知道,此時此刻,葉天心中正暗自盤算著什麼,他的命何時會丟了,便是要看葉天如何心思了,全然與他吳麻子沒有半分關係…… 宮佑冥只是靜靜的看著沐靈夕,並未出聲打擾。

沐靈夕嘗試著將靈力輸入丹藥之中,但卻被反彈了回來!

想要這樣一來,沐靈夕倒是發起了愁。

「我的靈力居然一點都無法靠近這顆丹藥,這是為什麼?」

就在這時,碧桐的聲音在沐靈夕的耳邊想了起來。

「主人!這個丹藥奴婢以前見過,應該是真的解藥了!」

沐靈夕正看著丹藥出神,在聽到碧桐的話后,卻是一臉驚喜的看著自己手腕上的藤蔓印記。

「你見過?在哪裡?你怎麼能確定這是真的解藥的?」

沐靈夕的問題一連串的問了出來,碧桐卻是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

「我確實見過這顆丹藥,還是在那女子的身邊時見到的!她似乎用這顆丹藥救了什麼人,時間太久我也記不清了!」

碧桐眼神再次看了看沐靈夕手中的丹藥,在看到那上面的印記之後不由得點了點頭。

「確實是這顆丹藥,主人,你看那丹藥上的紋路,我絕對不會記錯的!」

沐靈夕在聽了碧桐的話后,眼神頓時看向手中的丹藥。

「這個紋路,似乎有些像是雲凰印記呢!之前我倒是沒有發現。」

沐靈夕仔細的翻看著丹藥,發現那丹藥上的紋路,除了條理改變了一些之外,其他的地方竟是跟雲凰印記完全吻合。

碧桐見沐靈夕也認同了自己的話,再次說到。

「主人若是不放心的話,倒是不如讓碧桐感知一番,碧桐乃是本木靈植,也許對這丹藥的氣息更加敏感一些。」

沐靈夕在聽到碧桐的提議之後,這才想起,碧桐乃是千年靈植,也許真的能感應出這顆丹藥的真假。

想到這裡,沐靈夕頓時將碧桐召喚出來,對著碧桐說到。

「那就交給你了,一定要萬分確定才行啊!我不允許出現任何意外。」

碧桐知道這顆丹藥對沐靈夕意味著什麼,連忙點了點頭。

千秋一夙 「主人放心,我一定會儘力的。」

說完,碧桐接過丹藥,拿在手中。

沐靈夕只看到一陣碧綠的靈光在碧桐的周圍緩緩升起,那瑩綠的光芒純粹無比。

沐靈夕心中微微一愣,卻是感動的無以復加。

碧桐竟是用自己的生命力作為媒介,去感應這顆丹藥。

這樣的消耗,對碧桐本身的損耗是極為巨大的,只是看著眼前這噴薄的生機,沐靈夕就知道,碧桐燃燒的恐怕是自己剩餘的所有生命了。

看到這裡,沐靈夕不由得淚光涌動。

「碧桐!謝謝你!」

然而碧桐此時卻雙目緊閉,努力的感應著那顆丹藥的真假,根本就沒有聽到沐靈夕所說的話。

看著碧桐身體周圍那盈盈的綠光,漸漸的變得暗淡。沐靈夕微紅著眼眶,緊緊地捂著自己的嘴巴,不讓自己哭出聲來。

然而就在沐靈夕再也受不了,眼睜睜地看著碧桐的生命力急速的流失,想要出聲打斷碧桐的時候。

碧桐在那一片瑩瑩的綠光之中,緩緩的睜開雙眼。

「主人,我感受到了,這顆是真的解藥無疑。」 「阿離,這水泥到底是什麼,我們從來都沒有聽說過。 妃不擇君:王爺靠邊站 更何況眼下要是要弄這水泥什麼的,恐怕時間上也是來不及的。」總之就是不能讓宋離把這水泥給弄出來了,這是馬氏現在唯一的念頭。

宋離看了馬氏一眼,二嫂這幾天都沒有跟自己說話了,自己還真以為她改正了,原來是在這裡等著自己呢?不過這樣也好,既然是她自己要來跟她說的那就說清楚講明白的好。

「二嫂要是有什麼高見可是可以說出來的」她倒是要看看這二嫂到底打的是什麼主意。

宋離之前一直都不怎麼在乎馬氏,但是眼下馬氏要來壞自己的事。那宋離就不得不關注了。

馬氏一頓,「我也是擔心你才會跟你說這些話的,難道你還不相信我?」

「好了,這阿離說的水泥咱們現在確實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你這個做二嫂的怎麼就知道在小姑子的頭上潑冷水?這阿離說這些不是為了家裡好?」趙氏沒好氣的道。如今這老二家的媳婦已經越發的不得了了,根本就沒有把他們這些個做公婆的放在眼裡。

馬氏被趙氏當著這許多的人一頓斥罵,自然面上的表情不是很好。

委委屈屈的在宋有成的耳邊道:「我說這些不也是為了這個家好,誰知道小姑子說的那什麼水泥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哥沒良心的,看見我被你妹妹這麼欺負,你連句話都不知道幫著我說。」馬氏偷偷掐了宋有成一把。

要是旁的也就算了,這是這趙氏是最為護短的了。馬氏當著自己的面就敢這麼對自己兒子,馬氏這心裡的火氣可想而知。

「馬氏,你那手剛才是在做什麼?」趙氏道。

馬氏連忙把手收了回來。「沒有,我就是跟有成開玩笑呢,有成你說是吧!」

馬氏抱住宋有成的胳膊道。

宋有成雖然被馬氏這麼抱著還能說什麼,只能是說馬氏在跟自己開玩笑。

趙氏氣得不行,這老二都快要被這馬氏給吃死了。分明剛才她都看見了,可是他居然還不敢說實話,這簡直就是要把自己給氣死。

「水泥的事情先放一放,誰也不許再說。」宋老漢兒一錘定音。

宋離雖然有些惋惜,但是她爹都發話了。她自然也就不會主動去提,不過這念頭已經在宋離的心裡生根了。

「你田大叔最擅長的就是築牆,至於你孫大叔擅長的是蓋梁,咱們這兔棚一共需要十六根梁木。」這些都是宋老漢兒的老本行,所以宋老漢兒一說起這些來那就是如數家珍。

宋離點頭,「行,我知道了。」

梁木必須要松樹的梁木才是比較好的,當然這梁木並不是說從山上坎回來就行了,還得加工才行,所以宋離的意思就是直接到鎮上的木材店裡面去買。

「這一十六根的梁木只怕是要十兩銀子才能買下來的。」這就是最大的支出了。不過這是一筆不能省的銀子,這錢趙氏掏的不算是憋屈。

「那屋頂呢?」要按照她的意思就是乾脆弄成茅草的就行了,畢竟這隻要牆築的穩當,加上這梁木沒有問題。屋頂用茅草也是可以的。

「咱們去年的那些個穀草不是還在嗎?正好合適。」宋老漢兒道。

去年剩下的那些谷多多少少的都屯下來了,如今放在那裡也沒什麼用。

「那行屋頂就用穀草和稀泥就行了。」穀草和稀泥弄在一起會更加的牢固,當然最重要的是也不容易被雨水給淋壞了。

「那就這麼定下來了?」畢竟只是建個兔棚也不用建的太過好,免得引起旁人的注意。

商量完建兔棚的事情,大家就該自己忙活什麼就出去忙活了。

倒是趙氏把宋離跟宋曉梅給叫住了。

「娘,您找我們有事?」

「你們姐妹倆最近多看著馬氏一點。」趙氏很是不放心馬氏,最近她可是不止一次看見馬氏跟她娘家那個不成器的大舅子接觸,這要是馬氏在中間打什麼壞主意。恐怕她們還真是什麼辦法都沒有。

不過趙氏也沒有明著跟宋離說到底為什麼要看著馬氏,畢竟馬氏也是宋家的媳婦要是做的太過了,肯定也是不好的。

馬氏還不知道自己其實已經被趙氏給盯上了,還以為自己做的事情沒有任何人知道。

「花兒,你過來娘有話要跟你說。」現在最重要的是一定要跟花兒說清楚,要跟宋離打好關係。大哥可是跟自己說了,要自己打聽清楚這宋離到底想做什麼生意,要是自家也能從中撈一筆就是最好不過的了。

「娘,您要跟我說什麼?」宋花兒明顯是對她娘要跟她說的話不感興趣,也是她娘到底要跟她說什麼,。這不是自己一看就明白了嗎?不外乎就是讓自己少跟小姑在一起。這話她娘私底下都不知道跟自己說過多少次了,可是小姑對自己是真的好,自己也是能感受到的。所以娘跟自己說的話自己怎麼可能會聽。

馬氏見宋花兒對著自己居然是一副不耐煩的樣子,心裡的火氣也不小。

「你說說看你自己,咋的我這個做娘的跟你說兩句話還不行了?」這好好的花兒跟在宋離身邊都變成現在這樣了。

馬氏的心裡很是不樂意。

「娘,您要是跟我說小姑的壞話我可不願意聽。」宋花兒事先就說明了,要是她娘想跟自己說的就是小姑的壞話,那對不起自己肯定是不會聽的。

馬氏沒好氣的道:『也不知道你小姑到底給你們灌了什麼迷魂湯,你們一個二個的心裡就只有你們小姑,怎麼也不想想我這個做娘的。』

馬氏這樣,宋花兒只會更加的認為她娘這根本就是在無理取鬧。

「娘,小姑對我好,所以我才願意跟她在一起的。」

「小姑對你好,你小姑要是真的對你好,怎麼不見把你送到學堂去?」馬氏看來宋離對大房跟三房的孩子才是真好。那宋哲宋靜誰不是宋離弄進學堂的。

偏生自己生不齣兒子,要不然怎麼會在家裡一點地位都沒有。

「你咋說就是個丫頭片子,到時候都是要嫁人的。你小姑對你好能怎麼樣?」就像是宋離那死丫頭現在在家裡稱王稱霸的,到時候還不是一樣要嫁人。 等到她宋離嫁人了,她就不相信了。難不成她宋離還能在宋家一手遮天不成?到時候宋家就是她馬氏的天下了。

馬氏想的卻是不錯,可是就是不知道事態是不是會朝著她想的去發展。

「娘,你不要在背後說小姑姑的壞話,小姑姑不是這樣的人。」宋花兒很不高興聽見她娘在自己面前說宋離的壞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