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1 日

當然這樣事情已經被達爾羅斯預計到了,因為他原本就沒有指望這種幾個小時調製出來的亡靈會有多強,說白了只是一群稍微強化的高等精英炮灰而已。當然如果這些高等級的精英炮灰數量再增加一些,比如說增加到幾百個那麼就是一股非常恐怖的力量了。畢竟一個這種亡靈就可以抵擋六七個七十級以上的玩家,甚至可以兩個八十級的玩家。數百個這種亡靈加起來絕對可以抵擋幾千玩家,只要有足夠的裝備那麼它們就是比亡靈護衛騎士更加強大的底牌。

現在達爾羅斯已經湊齊了上百個這種亡靈。而它們現在的稱呼應該是他達爾羅斯的精銳護衛隊。一直有過去那些貴族高等私兵轉化成亡靈以後變成的亡靈部隊,而這個部隊的數字正在快速的增加著,同時隨著時間推移那些耗時較少的高級亡靈也逐漸開始進入復甦狀態。

只不過對於這些陳凱他們並不知道大部分人都是經過一整夜的瘋狂搜刮以後進入了疲憊的狀態,這個時候如果達爾羅斯派出一支部隊絕對可以造成可怕殺傷。因為包括陳凱在內中堅力量都已經累得和狗一樣了,只不過達爾羅斯也沒有多少心情去理會這些。因為他發現玩家瘋狂的一夜中他的損失也不小,那些遊盪的亡靈遇到了搜刮的玩家結果只有一個就是被幹掉。只要數量不是很大,大部分時候都逃不過玩家的毒手。

當然成果最大的還是在富人區收集戰利品的玩家了,只不過有時候遇到倖存的房屋主人就不是那麼美好了。不過這樣的情況很少,而且大部分時候玩家能夠找到的錢幣也不是很多,更多是各種價值較高的物品。只是這些東西誰都不會拿出來在神殿區售賣。因為一個不小心就可能被原主人看到那結果就會非常悲劇。


不過也不是完全沒有找到錢幣的時候,至少陳凱他們就發現了一個金庫,然後在花費了近兩個小時以後總算打開了金庫在裡面找到了數十萬的金幣和珍貴的物品。雖然金幣數量少了一些,但是畢竟這只是一個普通的貴族家庭,能夠有數十萬金幣的遺留已經是經營有道了。當然在這座城市中還有好幾座巨大的莊園玩家沒有力量去打開,因為籠罩外面的法術防護死死的保護著莊園,估計短時間內這些莊園是沒有辦法進入的。雖然玩家們知道裡面也許可能有金庫,更可能有很多的錢,但是進不去的情況只能在外面乾瞪眼。

疲累無比的回到神殿區休息的地方。陳凱從矮人諾頓手中接過食物胡亂的吃了一些以後就縮到了神殿的牆角開始休息。那些倒霉的神官們身體中的毒素還是沒有清除,但是總算是稍微消減了一些。稍微減輕了一些痛苦的神官自然馬上開始祈禱,希望神明可以展現神跡降低他們身上的痛苦,同時降下神罰把可惡的達爾羅斯直接幹掉。

只不過面對被污穢的神殿估計這樣的祈禱是很難得到回應的。而且神明大概也不會隨便降下神罰。所以這些神官的祈禱有點徒勞,在陳凱看來大概和暗地裡詛咒達爾羅斯的效果是一樣一樣的也就是沒有效果。當然也不能完全這樣說,至少生命神殿中祈禱還是有效果的,而同樣在沒有被污穢的小神殿中祈禱也可以獲得一定的神術加持。可是想要讓神明回應然後降下神罰。估計除非那些亡靈再度入侵神殿然後導致大量的神職人員死亡才有可能,而且神罰也可能是如同之前那樣直接加持在神殿中的人員身上而不是直接落到達爾羅斯身上。

當然也不是說完全無效,最起碼這些神官的祈禱最後會傳遞到神明那裡。然後藉助神諭的力量降臨到其他城市的神殿中。實際上在達爾羅斯襲擊神殿的時候,已經有神殿接受到一些信息了。只不過作為神明自然要玩點神秘,於是神諭中內容那是相當的模糊,光是解析神諭就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當然也有不玩神秘的,可是對於這樣的信息光是消化就需要一點時間,然後就是派出探索者探查,估計等到大軍到來的時候黃花菜都涼了。實際上正因為從自己那便宜老師的記錄中知道這點,再加上理順了洛汗帝國神殿和貴族的關係,達爾羅斯才敢冒著危險襲擊神殿,試圖第一時間把神殿徹底幹掉。可惜這一口咬下去因為準備不夠充分,再加上一絲猶豫判斷失誤和運氣不好導致了失敗。(未完待續。。) 當陳凱睜開被眼屎糊住的雙眼時,昏黃色的斜陽從神殿的入口照耀在他的身上。淡淡的光芒把他身上的盔甲反射出一陣陣淡淡的金色光芒,而肚子里傳來的一陣陣咕咕的叫聲則是讓陳凱明白自己貌似睡了非常長的時間。

實際上即便自己的肚子不叫喚陳凱也知道應該睡了不短的時間,畢竟他休息的時候天才剛剛蒙蒙亮,而現在遠處的夕陽已經緩緩的向著天邊沉下去了。對於陳凱來說他這一次睡的非常舒服,畢竟從昨天早晨開始起他們就一直在戰鬥中,然後又花費了大量的時間搜刮城市根本沒有多少時間休息。所以在躺下以後陳凱很快就睡著了,等到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時分甚至準確的說已經靠近傍晚了。

當陳凱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他首先看到的是瑟縮在神殿牆角的一些居民,當他把眼角的眼屎擦乾淨的時候緩緩的伸了一個懶腰。對於他來說睡這樣一個好覺絕對很難得,不過就算再難得對於他來說現在最重要的事情還是填飽自己的肚子。

畢竟現在最重要是把肚子塞飽瞭然后才能讓逐漸下降的體力慢慢的恢復過來,最重要的是陳凱需要去打聽一下現在的情況。畢竟他睡的時間太長了,天知道現在亡靈的實力發展到了什麼程度了。

只不過當陳凱走出神殿找尋諾頓的時候發現他現在正非常的忙碌,至於原因很簡單那就是大量到來的玩家。雖然達爾羅斯極其不願意,可是最後卻不得不在大量湧入的玩家龐大的數量下放棄了封鎖。準確的說他手下的那些亡靈炮灰自己去封鎖了,可是沒有能夠封鎖住,數以千計的玩家非常順利的穿過了貧民區到達了神殿區。

雖然這部分玩家到達以後並不意味著所有城外的玩家已經全部進入城市了,實際上現在那個走私入口處還有大量的玩家正在慢慢的挪動著。即便是數千玩家跑到神殿區來和主力玩家會師,可那裡的玩家人數也沒有少多少。畢竟如果玩家太少的話,也許達爾羅斯就會直接調集大量的亡靈把這裡給吞了。

不過也許他很快就沒有這樣的辦法了。既然到來了大量的玩家,尼古拉斯他們怎麼可能不乘著這個機會發起一次反攻。雖然時間即將瀕臨傍晚,黑夜將會再度籠罩整個城市,可是自覺實力充足的玩家覺得夜晚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畢竟現在光是尼古拉斯和伊萬手下的玩家加起來就超過了一萬,當然這其中還有一部分玩家還在走私通道周圍聚集著,但是最起碼他們已經到了城市裡了。


只要尼古拉斯他們沿著神殿和貧民區的連接道路前行,那麼就可以直接匯合那裡的玩家聚集成更大的一股勢力。同樣現在聚集在神殿區周圍復活的玩家也不少,再加上那些下線后跑上來的玩家可以說僅僅是玩家人數聚集起來的數量就超過了兩萬人。實際上達爾羅斯也大致計算出了玩家們擁有的實力,一想到有兩萬多旅者而且幾乎都是戰鬥職業的旅者呆在身邊,他就覺得連摸女僕小手的心情都沒有了。

最重要的是通過城牆上的亡靈士兵觀察。達爾羅斯發現現在城外聚集的玩家數量也不少沒有一萬那也有八千,同時他也明白這些玩家肯定會越來越多而這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情。如果可能的話他希望現在手下的亡靈炮灰能夠迅速的增加,可是雖然庫洛扎特城的人口眾多,但此刻大部分活下來的都已經被玩家保護在神殿區周圍了,其他的不是躲在難以發現的地窖當中就是躲在堅固的房屋裡面。

當然此刻的達爾羅斯也不是完全沒有力量,實際上他現在光是聚集的亡靈炮灰數量就超過了四萬人,也就是說僅僅是被轉變成亡靈的居民就超過了四萬而如果要算上被玩家幹掉,以及死掉基本上現在庫洛扎特城中至少已經死亡了三分之一的居民了。當然這個數字肯定只會多不會少,如果算上神殿區倖存下來的居民那麼基本上整個城市中最多也就只有五分之一的居民還可能倖存著。

對於達爾羅斯來說哪怕把那些殘存的居民全部變成亡靈也沒有一次性把神殿區的居民全部變成亡靈數量來的大。可惜玩家們和那些居民的嚴防死守讓這個機會降低了很多。當然對於達爾羅斯來說一個好消息大概就是他那愚昧的弟弟竟然沒有組織人手攻擊城門,讓那些居民不得不被困在城市當中。當然如果丹尼爾選擇攻擊城門的話,達爾羅斯會很開心,因為他會讓任何試圖打開城門的人明白什麼才是深淵底層的絕望和恐懼。在所有的城門周圍他都布置了大量陷阱。只要有人敢於攻擊這裡那麼達爾羅斯就會讓攻擊者付出可怕的代價。

當然如果可能的話現在達爾羅斯倒是希望玩家們能夠去攻擊城門,這樣他布置的陷阱就會產生效果讓進攻城門的玩家遭到損失。可惜他的想法很好但玩家們偏偏不按照他的套路去走,這讓他有一種白費力氣的感覺。當然如果他知道現在尼古拉斯正在吃著飯準備對他發起進攻的話,估計會鬱悶的吐血。


可惜現在達爾羅斯正忙著強化那些高等亡靈。根本沒有注意到這些。即便注意到了他也沒有辦法,現在他唯一能做的只有防守。同樣對於陳凱來說他聽到尼古拉斯他們的計劃時也呆了一下,因為他沒有想到預想中的反攻竟然會如此的快。

只不過陳凱很快就皺了皺眉頭。因為他發現尼古拉斯和伊萬有把他的團隊丟下單幹的打算。當然這樣的事情很正常,因為陳凱他們的人數太少了,即便實力再強可是在這個時候人手缺乏依舊變成了眾人的硬傷。幸好丹尼爾沒有把陳凱他們排除在外的想法,雖然在他眼裡只有十幾號人的陳凱他們根本不值得拉攏,如果不是薩薩羅斯說了幾句話也許現在已經有幾百個手下的丹尼爾會直接無視陳凱他們的存在。畢竟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自己覺得自己的實力已經比陳凱還要強了,當然這只是他自我的感覺甚至都沒有在薩薩羅斯面前說起過,如果他真的說起的話薩薩羅斯肯定會告訴他就他這樣的實力陳凱宰他不會比宰一頭豬困難多少。

單純的鬥氣提升並不意味著整體戰鬥力的提升,丹尼爾也許在鬥氣總量上已經超過了陳凱很多很多,可是無論是身體素質還是戰鬥意志都差陳凱不知道多少。如果不是頂著一個特殊的模板。在陳凱面前他根本就是一個隨時都可以被收割掉的經驗寶寶。

對於薩薩羅斯來說陳凱他們實力足夠強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則是他希望能藉由陳凱等人壓制住那些冒險者和傭兵,單單依靠他一個人根本無法完全壓制這些冒險者和傭兵。也就是說現在薩薩羅斯需要陳凱他們的支持,而更加重要的他覺得拉攏陳凱他們可以讓尼古拉斯等人感到壓力。最重要是薩薩羅斯希望藉此拉攏神殿區中其他不受尼古拉斯和伊萬控制的玩家,同時也拉攏那些殘存的貴族私兵。

對於薩薩羅斯的拉攏陳凱感覺並不怎麼好,但是總比被排斥在這一次任務之外來的好。最重要是的他覺得呆在丹尼爾身邊還是很安全的,最起碼可以明目張胆的打醬油了。

在吞下諾頓準備的食物以後,陳凱就找到了正在恢復中的許老二。對於許飛來說他覺得自己的運氣不怎麼好,因為現在他還在處於釋放法術以後的衰弱期,如果不是自殺的代價有點大而且復活以後還不見得能夠脫離虛弱。也許他現在已經一刀把自己捅死了,省的抱著被子不斷的咳嗽著。

「老二!丫頭沒有找到幫你恢復的辦法嗎?」陳凱看著許飛的情況就知道對方基本上不可能參加這一次行動了,於是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陣惋惜。如果在戰鬥的時候許飛還能釋放一次奧術穿擊炮,那麼肯定可以直接轟開領主府的牆壁達成拆牆的目的。

「沒有!當然這很正常,如果有的話那才叫怪了!」許飛其實並不感到意外,實際上他想到過一種恢復狀態的辦法,那就是喝下來自精靈帝國的生命之泉。可惜他手中沒有真正的生命之泉,有的只是女王的洗澡水。即便是女王的洗澡水也是殘存不多,而且對身體沒有多少恢復作用。畢竟許飛這種狀況是使用禁忌法術以後的後遺症沒有當場掛掉已經是運氣了。

「看來這一次你只能呆在這裡了!」陳凱笑了一下然後看了看遠處的天空,在那裡一輪淡淡的紅日正在慢慢的沉入天際,最後的一縷陽光也似乎馬上就要從所有人的視線中消失一般。同時在庫洛扎特城中那些魔法路燈開始緩緩的閃爍起自己的亮光,雖然一些燈柱被破壞了使得部分街道陷入了黑暗當中。可是一盞盞亮起的魔法燈還是讓即將到來的夜晚充滿了一絲光亮。為了防止那些亡靈老鼠從下水道衝出來,玩家們基本上封住了每一個可以到達地面的下水道出口。

不過就算是這樣下水道周圍也基本上沒有什麼人,而大量居民聚集在神殿區,讓這裡變得極其的擁擠不堪。而夜晚的到來更是讓一些光亮的地方擠滿了人。所有人都極其恐懼的望著黑暗的地方,有勇氣在黑暗角落活動的基本上不是沒有經歷過危險的就是神經極其粗大的,要不他們就是一群玩家或者刀口舔血的傭兵以及冒險者。

實際上在這個行動之前。陳凱還有一個擔心的地方那就是達爾羅斯會不會趁著玩家大量離開的時候發起襲擊,如果真的這樣的話神殿區能夠依靠什麼力量守下來。這幾乎是一個無法迴避的問題,而基本上估計無論是丹尼爾還是尼古拉斯都不願意去面對,他們唯一能夠指望的就是達爾羅斯會因為龐大的玩家部隊到來而收縮力量。

陳凱沒有想到任何辦法,而他也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做。即便到時候達爾羅斯真的如同預想的那樣派出大量的亡靈來襲擊,估計他也不能擋得住。實際上這也是陳凱找許飛的原因,他希望許飛能夠幫忙出出主意。可惜對於這個問題許飛也沒有任何的辦法,而且最重要的是這還不能告訴那些居民,如果告訴了他們那麼結果就可能引發一場騷亂。

實際上這一次行動在尼古拉斯看來幾乎是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戰鬥,同樣在丹尼爾?庫洛扎特看來亦是如此,為了能夠徹底平息這場戰鬥他把一切都賭在了這一次攻擊上。哪怕是一直都幫著丹尼爾拾遺補缺的薩薩羅斯。這一次也下意識的忽略這個危險,準確的說不是他不敢去想而是不願意。

當玩家開始集結的時候,陳凱緩緩的離開了許飛所在的地方。對於所有人來說唯一的好消息大概就是目前為止沒有那個崗哨發現大量亡靈聚集的事情,在夜色籠罩之下那些點燃了火把的路口可以看得很清楚。分佈在這些崗哨中的玩家也許是神殿區中那些居民唯一的指望了,同時也是陳凱他們唯一可能得到消息提前趕回來的措施。

緩緩的跟在薩薩羅斯身後,陳凱轉頭望了一眼在夜色中籠罩著暗淡神聖光芒的神殿然後慢慢的嘆了口氣。天空中沒有任何星星,更別說月亮了。在這樣的光照條件下,只有街道上的魔法路燈光芒才稍微明亮一些。

所有玩家都低著頭快速的移動著腳步,在原本的預計中尼古拉斯他們應該是直接轉道前往現在玩家進入城市的貧民區,然後從那裡發起對領主府的襲擊。可是也許是害怕神殿區在這個時候遭到攻擊。或者是因為良心不安,這個計劃最後取消了轉而變成了直接從神殿區進發。至於那些現在還聚集在貧民區的玩家則直接從那裡出發,變成一支偏師一點點的清剿路上遇到的亡靈。

當然陳凱並不看好這一路的玩家,因為他覺得如果自己是達爾羅斯肯定會選擇先集中力量把這一部分玩家給全部吃掉,省的他們和主力部隊匯合變成一個更加不好收拾的部隊。雖然陳凱不知道達爾羅斯會不會發現玩家的舉動,但是他覺得凡是應該往最壞的情況去打算。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他們根本不用改變戰略,直接沿用直接的戰術轉道貧民區就行了。正因為擔心達爾羅斯分出力量襲擊的神殿區,在最後才改變了方向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按照現在的速度陳凱估計最多只需要十幾分鐘他們將會和守衛在領主府最外圍防線上的亡靈發生接觸。不過戰鬥和陳凱沒有關係,因為他現在呆在隊伍的最後方几乎和那些跟隨上來試圖撿便宜打醬油的那些玩家混在一起。對於這一點尼古拉斯是知道的。不過他現在根本不在意,因為現在他身邊的玩家加起來足足有數千人而且基本上實力夠強的玩家都被他調集了過來。同樣手下更多的則是伊萬,他甚至把之前陳凱他們看到過的那隻火元素玩家法師隊伍給調來了。

看著那上百個穿著紅色法袍的玩家,陳凱已經想象得到對方發揮力量的場面了。估計只需要一輪爆炎火球就可以轟死數百個亡靈。而這些法師的魔力足以釋放好幾輪,僅僅是這些法師就可以產生極恐怖的殺傷力了。

實際上此刻已經察覺到玩家到來的達爾羅斯正在大廳中鬱悶的發狂,雖然他預計到了大量玩家的到來可能會給他帶來麻煩,但是他沒想到這些玩家這些外來旅者竟然會如此快的就發起了攻擊。這簡直就是太不把他這個領主放在眼裡了。雖然貌似他現在的行為一點都不像是一個領主。

當然在這個時候他自然也發現了另一個方向的玩家,超過兩千的玩家從某個程度上來說也已經算是一支不小的力量了。只不過因為要保護後面那些進入城市的玩家安全,所以依舊有一部分人留了下來。不然的話也許人數會更加多。但是對達爾羅斯來說吃掉這部分玩家絕對是他的第一選擇。甚至可能的話他還會派人把玩家進入城市的通道給徹底堵了。

在想到這一點以後達爾羅斯幾乎直接就開始下達了命令,那擁擠在領主府周圍的龐大炮灰軍團很快就移動了起來,直接分出了一支超過一萬人的炮灰部隊撲向了正在緩緩移動的玩家。至於大部分則是迎向了人數更多的一方,在達爾羅斯看來直接把這部分玩家徹底的打殘,然後直撲神殿區那麼整個庫洛扎特都會被他握在手中。(未完待續。。) 漆黑的夜色之下一個個體表乾枯的亡靈正在緩緩的移動著,除了這些亡靈以外還有一些穿著盔甲的士兵也正在緩慢的移動著。金屬的長靴撞擊著岩石的路面發出踏踏的響聲,在沒有任何呼吸聲的亡靈部隊中顯得那麼的刺耳。

最重要是相對於玩家那堪稱混亂的移動方式,這些亡靈部隊的移動非常的整齊,至少那些亡靈士兵就是如此。只是對比整齊的亡靈士兵,那些搖晃著身體隨時都可能倒下的亡靈居民則是另一種情況了。

這些身體皮膚在短時間內乾癟的居民保持著死亡時的樣子,但是它們的視覺味覺等各種觸覺都已經退化了,完全依靠著嗜血的亡靈本能以及身體中的亡靈瘟疫的力量在推動著活動。在達爾羅斯的亡靈魔力推動下,這些身體乾癟的亡靈正在緩慢的向著玩家靠近。當然為了防止這些亡靈炮灰在感受玩家身上的血肉以後忽然爆發,導致陣線混亂達爾羅斯把所有炮灰都丟在了最前面。

只是這樣一來移動速度就變慢了,不過對於達爾羅斯他不在意這點。對於他來說當他布置好一切以後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著戰鬥的開始以及鮮血四濺的場面的出現。緩緩的坐在大廳當中,一個魔法幕布傳遞著此刻城市中的畫面。黑壓壓的亡靈群中幾個特殊的亡靈混雜其中,那是達爾羅斯布置的眼哨,改造頭顱和眼睛中植入了特殊的魔法造物,可以把遠處影響傳遞到幾公里之外的地方。

當然這是達爾羅斯依靠基諾留下來的東西改造出來的失敗產品,如果是讓基諾來操作的話,那麼他會把這個魔法造物移植到烏鴉或者其他飛鳥的身體中。同時徹底改造對方的身體,而且傳遞的距離最起碼可以在數十公里以上,而不是幾公里。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達爾羅斯的技術並不過關。當然就算是技術不過關。但是用來看到現在城市中的情況已經足夠了。

緩緩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達爾羅斯端起手邊的酒杯,大廳中那些亡靈施法者還在努力的召喚冥界的亡靈力量強化著那些棺材中的屍體。那些原本神殿的高層曾經的守護騎士,聖域強者現在身體正在進行著艱難的改造。時不時的可以看到神聖力量和死亡力量發生衝突在棺材中產生撞擊,幸好這些棺材是達爾羅斯過去預備下的,不但足夠堅固而且還有壓制力量的作用。不然的話整個棺材早就被碰撞的力量給撐爆了,當然蘊含在屍體中的神聖力量這種激烈的反抗也超過了達爾羅斯的預計,讓原本預計的三四天就可以完成的不可能避免的會出現延遲。

對於達爾羅斯這絕對不是一個好消息,因為他很清楚如果三四天以後他無法湊出大量的高級別亡靈,那麼等待他將是到處亂竄的逃亡生涯。雖然他的那位便宜老師基諾**師的逃亡歷程堪稱奇迹和經典,可是如果讓達爾羅斯選擇的話他絕對不希望自己變得和那位便宜老師一樣如同老鼠一樣亂竄。

所以在其他城市的部隊到來之前。尤其是在那些神明的走狗到來之前他必須要掌握一支高端的亡靈力量。實際上他內心還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把陳凱他們手中的那兩頭飛龍抓住然後利用亡靈法術力量轉變成亡靈飛龍,有了兩頭亡靈龍即便他最後打不過了可是逃起來一樣會很方便。

只是這個念頭只能想想而已,畢竟他根本無法抓到陳凱他們,而且把一頭飛龍轉變成亡靈飛龍花費的時間更加久,沒有幾個月的時間根本無法做到這一步。幾個月以後他估計早就跑到其他地方去了,當然如果戰鬥的順利的話也許他還會有那個時間,但是現在他卻不願意去想這些。不過在達爾羅斯的內心還是有這樣的想法的,只要給他一個機會他絕對會毫不猶豫的這樣去做。

看著魔法幕布上灰白色的畫面達爾魯斯感到一陣不滿。但是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因為他改造的是亡靈的軀體,而對於亡靈來說灰白色的世界才是他們看到的平常畫面。當然在看到玩家的一瞬間,整個畫面瞬間生動了起來,準確的說是灰白的畫面多出了一縷新的色彩。那就是血色。

望著幕布中出現的大量血色,達爾羅斯緩緩的點了點頭,在他看來如此數量的玩家意味著基本上神殿區的守衛幾乎全部出來了。同時他也看到了血色中夾雜的金色光芒,那是神殿系玩家特有的光芒。而只有在亡靈生物的視界中才會出現而身上的神恩和神聖力量越濃郁那麼光芒自然越強。看著這些光芒達爾羅斯的稍微皺了一下眉頭,因為他發現貌似少了一些人。

「奇怪!那個叫做伯克納男爵的旅者去哪裡了?還有那個聖潔祭祀呢?」對於陳凱達爾羅斯可是非常記憶猶新的,因為那是第一個差點發現自己馬腳的人。那一雙充滿神聖力量的眼睛讓達爾羅斯印象深刻。在被陳凱眼睛掃到的那一刻,身體中的亡靈魔力差點就因此沸騰起來。幸好最後關頭他控制住了身體中的魔力,不然的話要是那時候暴露了根本就沒有現在的事情了。

不過也這個因為如此達爾羅斯記住了陳凱身上那濃郁的如同白金一般色澤的神聖力量,可惜每一次他都沒有辦法把陳凱的小命給留下,不然的話他就可以報仇了。讓達爾羅斯感到鬱悶的就是這一次他沒有看到陳凱那種白金色的光芒,混雜著血色中的白金光芒絕對是如同黑夜中的燈塔一樣亮眼,可惜他就沒有看到。也就是說陳凱沒有在這一次進攻的玩家,讓達爾羅斯一陣鬱悶。


但是鬱悶歸鬱悶達爾羅斯絕對不會因為陳凱沒在無法報仇就放棄攻擊,而且現在亡靈部隊也不是他能夠完全控制的住的。饑渴了近一個白天的亡靈炮灰們現在迫切的渴求鮮血,而這也許就是利用亡靈瘟疫製造部隊的缺點,那就是改造出來的亡靈很難控制。雖然從另一個方面來說這是一件好事,那就死亡靈們變得更加嗜血戰鬥力會提升很多,可是見了血就徹底瘋了毛病讓它們指揮起來更加的困難。

不過達爾羅斯並沒有指揮的想法,因為那完全就是在開玩笑。哪怕他的魔力再強大也只能影響到一部分亡靈而已,而且還必須是再不見血的情況下。現在這個情況除非他的力量達到了基諾也就是他便宜老師沒被精靈半神傷到的時候。不然的話根本不可能以自己的力量操控數萬亡靈大軍,而他也懶得去那麼做。如果真的要操控數萬亡靈大軍的話,那麼必須要有大量的亡靈法師從中協助,即便是從冥界召喚來的也行。實際上過去基諾就是這樣做的,而大部分亡靈法師發起亡靈狂潮的時候也是這樣的做,單純以自己的力量操控數以萬計的亡靈部隊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對於亡靈部隊的到來尼古拉斯他們也早有預計,如果沒有亡靈跑到面前那才叫做詭異。在遠處出現亡靈蹤跡的那一刻,尼古拉斯和伊萬就開始指揮自己手下的玩家騎上戰馬準備發起衝鋒了。

雖然陳凱不願意承認甚至即便他否認的話也無法改變一個事實,那就是在整個遊戲世界中洛汗帝國的騎兵的確是最強大的,而這也是洛汗帝國得以佔據北方大片土地的原因。洛汗鐵騎的威懾力甚至連深淵的惡魔步兵都為此膽寒。雖然陳凱站在後方可是當數以千計的玩家騎上戰馬的時候,陳凱還是覺得他們的氣勢貌似發生了變化。最重要的哪怕這些玩家身上的盔甲都是亂七八糟的,可是他們戰馬上披掛的馬具卻都是極其統一的。洛汗帝國對於戰馬的培養和保護是所有擁有騎兵的帝國中最好的,而當初陳凱拉爾的馬具也是來自洛汗帝國。

看著尼古拉斯和伊萬亮出來的騎兵部隊,陳凱忽然覺得自己過去組織的騎兵簡直就是一個渣。只不過等到他們跑起來以後陳凱又發現自己過去那隻部隊還不是很爛,最起碼在發起衝鋒的時候那是相當的整齊的。但是看現在這些玩家衝鋒,陳凱看著對方戰馬上那些馬甲心裡一下子不平衡了。

「白瞎了那麼好的馬甲!!」在陳凱無奈的嘆息聲一聲聲驟然響起的怒吼直接撕開了夜色,那看起來散亂的騎兵衝鋒線在奔出了不到一百米以後就迅速變成了一個箭頭一般的衝鋒尖。哪怕是在遠處通過幕布觀看戰鬥的達爾羅斯此刻也皺起了眉頭,對於騎兵他比玩家更加清楚它的威力。因為無論怎麼說達爾羅斯都是一個土生土長的洛汗帝國貴族。哪怕他再怎麼不成器,從小耳目渲染之下自然清楚騎兵的力量有多可怕。

實際上洛汗帝國所有城市中的守衛部隊只要騎上戰馬都可以轉變成騎兵,所以這些亡靈士兵只要配上戰馬一樣可以成為亡靈騎兵。可是把普通的士兵轉變成亡靈已經非常不容易了,而且還要強化它們讓它們不至於向低等亡靈那樣只會撲咬而是學會用身上的裝備戰鬥就更加難了。所以達爾羅斯沒有多少時間把戰馬轉變成亡靈馬。

當然面對玩家的騎兵衝鋒他一點都不怕,因為就算再怕此刻面對騎兵的也只是亡靈炮灰而已。騎兵最可怕的是那不但落下的如同鼓點一樣的馬蹄聲,以及衝鋒起來時那龐大的氣勢。但是這一點對於沒有任何恐懼念頭的亡靈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因為它們根本不會害怕。

所以騎兵衝鋒擊潰對手心理防線的這個用處完全沒有了。剩下的只有硬對硬的戰鬥,而對於這點達爾羅斯不害怕。因為哪怕前面的亡靈死光了也沒有關係,因為它們本來就是炮灰。本來就是用來消耗的。數萬的亡靈炮灰哪怕損失再大也可以讓這些玩家騎兵損失殆盡,而這就是達爾羅斯希望的和他玩消耗戰那絕對是一個敗筆。

當第一個玩家騎兵策動著戰馬以高速撞擊入亡靈炮灰的陣線時,所有人都聽到了骨頭碎裂的聲音,同時握著這個玩家手中的長槍以極其優美的姿勢直接貫穿了數個亡靈的頭顱。最重要的是那一刻達爾羅斯眼前的幕布驟然一黑,毫無疑問他改造出來的攝錄機亡靈掛掉了。

看到這個情況達爾羅斯再度鬱悶了,然後腦海里已經生出了一種把改造的亡靈切割的想法。因為這些亡靈可是他的耳目,但是作為耳目不知道往後躲,卻偏偏傻乎乎的衝到前面找死這不是想要讓他連耳目都沒有嗎?幸好掛掉的只是一個亡靈,他還有好幾個備用的而且這些備用的都在後面。所以魔法幕布上畫面很快就再度出現了。

只不過看到畫面以後達爾羅斯差點再度吐血了,因為他驟然發現自己的炮灰部隊似乎一下子被幹掉了很多。具體損失了多少他沒有統計,可是下一秒他就明白這個損失的原因了,因為下一秒這個特殊的亡靈直接被從天而降的火球給轟殺了,密集無比的爆炎火球從天而降在瞬間把達爾羅斯魔法幕布鏈接的亡靈變成了在半空中旋轉的殘缺屍體。

伊萬帶來這些玩家法師絕對是五火球神教忠實成員,雖然僅僅只是釋放爆炎火球,可是一個個火球砸落下來的效果卻一點都不比炮彈來的差。最重要是他們現在是利用魔法陣來強化自己的法術,每一次釋放都有大量的魔晶作為魔力補充。在節省魔力的同時也增加了法術的射程,上百米的距離幾乎轉瞬及至。

當然也多虧了城市中有不少殘存的馬車,這些施法者就擠在馬車上跟著玩家騎兵屁股後面到達了戰場。隨後馬上展開準備好的魔法陣拼盤。把整個魔法陣在短時間內拼裝起來。雖然這樣的魔法陣基本上就是一次性用品,用完以後幾乎沒有再度利用的可能,而且最重要的出手這個魔法陣拼盤的許飛藉此賺了至少十萬金幣。從這個看知識那就是財富這句話一點都沒有錯,而且關鍵是伊萬這一刀被宰的還非常的舒服。

可惜這就是一棍子買賣當然許飛給出的也是最低級的魔法陣,而且基本上屬於比較爛的那種也就是洛汗帝國的玩家因為沒有辦法從高等法師們那裡購買才不會。即便是遊戲外購買到了這種魔法陣,因為無法導入到遊戲內的知識庫一樣是白費錢。如果不是這樣只需要在遊戲外把得到的魔法陣倒賣一下,遊戲內所有玩家都可以掌握大量的魔法陣那玩家法師的日子不要過的太好了。

不過現在伊萬那些法師感覺都很爽,利用魔法陣的力量他們至少降低了百分之十的魔力消耗,而同時也提高了一定的法術威力和距離。在之前上百米的施法距離那怕是爆炎火球飛過去威力也只剩下一階小火球的力量。而現在雖然威力依舊降低了不少,但是不斷飛起的亡靈屍體怎麼看都像是沒降低很多的樣子。對於達爾羅斯不但落下的爆炎火球簡直就是在挑逗他那敏感的神經,因為法術的力量直接破壞了那些炮灰亡靈的陣線,讓玩家騎兵可以更加輕鬆的切入亡靈陣線當中。

雖然就算是有魔法陣的幫助。上百個玩家法師也就只能釋放不到十輪的爆炎火球,可是這些法術最後造成的效果卻是極其強大的。如果不是距離較遠,也許被清掉的亡靈會更加的多。

但是這些玩家法師本來的作用就是為騎兵打開通路,哪怕法術的威力小點也沒有關係。只要能讓騎兵展開攻擊就行了。不過就算是這樣陳凱也清楚想要依靠這些玩家騎兵徹底的沖開亡靈的陣線絕對不現實,因為這完全就是不可能事件。如果對手換成活人也許會在這樣的攻擊下出現陣線崩潰的事情,可是對於亡靈來說鮮血只能刺激它們那嗜血的**變得更加瘋狂。

所以這個時候後續跟上的玩家部隊能不能擴大戰果就變得非常重要了。而在接觸的一瞬間那數量龐大的神術捲軸,即便只是低等的神術捲軸的釋放依舊讓戰鬥勝利的天平朝著玩家一方傾斜了一下。看著因為倒地而被神術徹底消滅變成黑白的魔法幕布,達爾羅斯的心情變得更加鬱悶了起來,握著酒杯的手也開始緩緩的收緊。幸好他手中的杯子是金屬的,不然的話肯定會咔嚓一下再度碎掉。

等到魔法幕布再度清晰的時候,達爾羅斯已經可以預見到自己究竟損失了多少炮灰了。哪怕這些亡靈只是炮灰,可是戰鬥開始才那麼點時間就損失如此之多還是讓他極其的鬱悶和難受,嘴巴里好似吃了一隻蒼蠅一樣。(未完待續。。) 達爾羅斯因為戰鬥初期情況不好而感覺鬱悶和難受,可是另一方面尼古拉斯和伊萬也沒有感覺有多好。至於原因那很簡單,一行人最終還是發現了那些亡靈炮灰的實力變化。

實際上如果不發現這個變化那才叫咄咄怪事,因為現在這些亡靈炮灰形象和之前簡直就是差別太大了。干朽身體怎麼看也不像是才被轉變成亡靈一兩天的存在,而是應該已經變成了好幾個星期的樣子,甚至可能用幾個月來形容也不為過。

因為僅僅是從表面看來這些亡靈都已經有了一絲乾屍的形象了,只不過這種乾屍並不是乾枯的很嚴重,但是臉上的褶子怎麼看都不像是皮肉豐滿的樣子。除了外形以外實力才是這些亡靈炮灰提升最大的地方,雖然哪怕提升的再多它們不可能從炮灰變成boss,可是低等炮灰那是垃圾,中級炮灰雖然一樣的垃圾可是卻是垃圾中的好東西。雖然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即便是垃圾中的戰鬥機那有一樣還是垃圾,而且這些亡靈居民也只是從低等炮灰上升為高等炮灰而已,還不能說是頂級炮灰對玩家來說只能說是有點麻煩。

如果這些亡靈面對的玩家實力只有五六階那麼可能它們身上那乾枯的皮肉可以擋得住武器的刀鋒,可是尼古拉斯他們手下有低於六階的玩家嗎?貌似基本上是沒有的,而且哪怕是七十級以下的都很少。在絕對的等級差距之下哪怕這些亡靈的生命長了很多也很難低檔玩家的攻擊,但是生命變得更加強悍的結果自然也造成了這些亡靈不是那麼容易消滅的事實。

在玩家騎兵衝鋒配合法師爆炎火球轟擊的時候這個情況還沒有被發現,可是等到近戰玩家投入戰鬥以後他們就發現了這個悲催的事實。在這場戰鬥中可有不少之前參加過戰鬥的玩家,在他們原本的預計中這些亡靈炮灰雖然麻煩但是很好殺,可是現在一看結果並不是那樣。手中的武器一刀砍下去,原來應該是砍的血液四濺,可是現在一刀下去唯一的感覺就是自己砍的似乎是一塊乾柴而且還是有點朽爛的不徹底的那種。

原本只需要幾次攻擊就可以徹底幹掉一個炮灰戰鬥現在需要耗費更多的時間,當然這些傢伙對於神聖力量的抵抗力依舊如同過去一樣的差。所以那一輪神術捲軸砸下來造成的傷害還是很可觀的。唯一可惜的就是尼古拉斯他們手中的可沒有很多的神術捲軸。

雖然他們雖然買到了不少神殿庫存低等神術捲軸的庫存,可是一個神殿中低等的神術捲軸撐死也就幾千張而已。最重要的是這些神殿不可能把所有捲起全部賣出來,肯定會有一部分捲軸留在那些神官手中。所以雖然玩家手中的捲軸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已經算是不少了,但是只需要兩三輪就可以全部消耗完畢。在這樣的情況節省神術捲軸的使用自然是必然,所以戰鬥打的自然就越發艱難了。

幸好之前玩家騎兵的衝鋒衝散了部分亡靈,不然的話現在情況肯定會更加糟糕。實際上這個時候尼古拉斯他們已經感覺到了一絲壓力,不過這個壓力並不大因為目前來說所有的損失都在可接受範圍內,甚至他們除了幾個倒霉的玩家騎兵衝撞亡靈陣線時墜馬被幹掉以外幾乎沒有掛多少玩家。相對於擊殺的亡靈數字,這幾乎不到三位數的玩家損失根本不算什麼。

不過隨著玩家騎兵逐漸失去衝擊速度,自然能夠造成的傷害逐漸的降低。而在這個時候如果落到了亡靈當中那麼結果可想而知。幸好這些充當騎兵的玩家反應很快,而最重要是他們基本上都是三三兩兩的組成一個個小三角陣線。當然現在這些玩家沒有在繼續向前,而是緩緩後退。因為他們可不想掛掉,一個個玩家最後成功回到防線當中然後下了戰馬。在給自己戰馬餵了一瓶聖水以後直接把對方塞進了寵物空間,當然在這部分玩家轉變成步兵時候,在此刻又有一部分玩家乘騎著戰馬以高速沖入了亡靈部隊當中。

這就是尼古拉斯他們想出來的打開防線的辦法,利用騎兵的衝擊力反覆衝擊徹底轟開亡靈的防線。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個戰術那是非常正確的,唯一的問題就是可操作性了。毫無疑問這需要玩家之前配合相當的緊密,最重要是這對玩家的騎術要求很高。畢竟要從混亂的情況下發揮戰馬的速度。在狂奔的過程中還需要躲開那些受傷的玩家,以及來不及躲閃的自己人。不過幸好這些玩家實力都不錯,而且他們的存在直接讓前面那些正在緩緩後撤的玩家有了一絲喘息的機會。

當然最重要是這樣的安排直接打破了亡靈們再度聚集的念頭,而一波接著一波的玩家騎兵不斷的發起衝鋒讓正面戰場上的亡靈數量永遠都無法多起來。對於達爾羅斯來說這是一件非常鬱悶的事情。哪怕他有能力改變這個情況,可是面對並不怎麼寬敞的街道以及擠在一起的亡靈炮灰們,哪怕達爾羅斯有能力也是白搭。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看著自己部隊一點點被攻擊,然後在不斷的衝擊中被消滅。幸好連續的衝鋒總有停下的時候。不是尼古拉斯他們不想繼續擴大戰果,而是他們手下的戰馬吃不消了。畢竟這些戰馬需要衝擊是沒有畏懼的亡靈,而且最重要是這些亡靈身上可是攜帶者亡靈瘟疫的。在這樣的情況戰馬衝擊一次以後就需要使用聖水灌入對方的嘴巴裡面。而且還不見得能夠壓得住亡靈瘟疫。在完全需要碰運氣的情況下自然是越少碰到亡靈越好。

最重要是在連續衝擊了幾次以後,即便後面還可以擴大戰果他們也面臨一個新的問題,那就是之前那些沖開的亡靈都沒有徹底的消滅。不是尼古拉斯身後的玩家不夠給力,而是強化了亡靈炮灰們生存能力提高了很多,導致短時間內竟然無法徹底的擊殺它們。對於一行人來說這並不是一件好事,所以他們需要加快動作。但話雖如此可是眼前這些亡靈又不是泥捏的,即便它們是泥捏的打碎這些泥捏的傢伙也需要時間。

對於尼古拉斯他們來說現在貌似卻的就是時間,幸好連續不斷的策馬衝擊讓亡靈陣線被衝散了。而且他們在接觸戰鬥以後並沒有直接硬頂著往前沖而是選擇了一邊殺傷敵人一邊往後退然後再向前突擊反覆搏殺的戰術。變相的拉開亡靈之間的距離,當然這樣做自然是為了擊殺更多的亡靈。不過頂在最前面的部隊依舊還是扛著盾牌的盾牌守衛者,作為最為苦逼的坦克類職業無論在那裡他們都是第一個倒霉的。

當然這一次幾乎把家底都拉出來的尼古拉斯和伊萬整整扎來了數百個盾牌守衛者玩家,先不說這些玩家實力如何,光是銜接起來的制式盾牌就差點把他們庫存給掏空了。當然這一句話在陳凱聽來玩家就是在說笑,如果只是湊這麼幾面盾牌就把庫房掏空那尼古拉斯和伊萬這兩個傢伙的家底也太少了,而實際上他們有多少家底陳凱即便不清楚也大致能夠算的出來。

所以幾百塊制式盾牌絕對不會掏空他們的家底,而且這些盾牌也不見得是多麼好的東西。當然如果換成陳凱自己或許無法一下子召集那麼多的盾牌守衛者玩家,因為他畢竟不是一個建立了擁有數萬乃至十幾萬玩家公會的人。雖然玩家在同級的戰鬥力方面不如原住民,可是陳凱卻無法否認一點那就是玩家具備了很多原住民無法具備的優勢。不過真正的原因大概是陳凱懶得經營一個行會罷了。說白了他自始至終只是一個帶著自己幾個朋友在遊戲中摸爬滾打的獨行者而不是想要建立一番事業的冒險者。

當然在某些時候陳凱也嘗試過可惜運氣不好,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領地還沒捂熱乎就直接被滅了。用一句拽文的話那就是其興也勃其亡也乎,領地起來的速度之快超過了所有玩家的想象,可是還沒等多久一連串的事情以及最後被亡靈大軍滅掉也讓陳凱變成了所有領主玩家中的笑話。雖然陳凱明白除了因為自己運氣不好以外,沒有一個龐大的玩家公會支撐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如果那時候陳凱身後站著十幾萬玩家,也許貌似還是一樣會失敗。

不過相對於陳凱的不走運,尼古拉斯他們無疑就是領主玩家中脫穎而出的人了。當然這裡面伊萬大概不能算,因為目前為止他連自己的領地都沒有。只能說是一個擁有龐大玩家支持的人而已。當然如果伊萬身後沒有龐大的玩家支持,估計此刻也不可能和尼古拉斯混在一起。

數百個盾牌守衛玩家看起來已經是很龐大了,可是實際上如果不是街道寬闊程度只能橫排幾十個玩家,也許還無法阻擋大量的亡靈進擊的腳步。同樣為了防止亡靈們從各個街道中鑽過來進入隊列的薄弱之處。尼古拉斯他們還不得不防守那些小街道的出入口。

但就算如此此刻尼古拉斯也沒有感覺到壓力有多大,雖然頂在最前面的那部分盾牌守衛者承受著龐大的衝擊,可是因為利用盾牌協防這個技能的原因實際上頂在前面的盾牌守衛者承受的壓力並不是特別大。但是現在他們也只能用盾牌進行抵擋,看起來很輕鬆可實際上卻不見得輕鬆到哪裡去。

當然此刻最為輕鬆的自然是落在後方打醬油的眾人了。對於陳凱他們來說今天絕對是最為輕鬆的日子了。因為他們幾乎沒有怎麼動手,全部都呆在後面看戲,幾乎就差人手一杯熱茶配瓜子了。最重要是他們現在站的位置可不低。直接爬到了邊上的房子頂上,當然在不遠處尼古拉斯和伊萬等人也在那裡。只不過相對於陳凱他們的離得遠遠,表情輕鬆不同,兩人現在可是著急上火不斷的指揮著手下的玩家跑東跑西。

不過為了防止被尼古拉斯抓成壯丁,陳凱他們基本上是躲得遠遠的。當然陳凱估計這一點基本上不可能出現,而實際上他最擔心的還是房子下面的丹尼爾?庫洛扎特。如果不是薩薩羅斯強行按著,估計現在這個曾經的領主府三少爺也許已經帶著自己剛剛收攏的手下衝到前面去當英雄去了。

在陳凱看來現在這個時候衝到前面當英雄的結果那就是徹底死成狗熊,幸好薩薩羅斯還能夠壓得住丹尼爾,不然真的讓他跑到前面這個貴公子肯定死的很慘。當然現在這為可沒有感念薩薩羅斯的好,而是一臉憤怒站在那裡。當然跟在丹尼爾身後的那些新收攏的傭兵和冒險者則是對此非常滿意,因為在他們看來現在怎麼看都是消耗人命的事情。如果能夠長驅直入衝到領主府前還好說,可是現在怎麼看都不像是能達成這個目標的樣子。在這樣的情況下這些傭兵冒險者們自然不會拿自己的小命去填那個無底洞一樣的窟窿,如果丹尼爾要強行這樣做的話搞不好他們甚至直接會一腳把丹尼爾給踹翻。

不要認為這不可能在陳凱看來這件事那是非常可能的,如果沒有薩薩羅斯壓制估計這些傭兵根本不會鳥丹尼爾。哪怕現在這個丹尼爾實力提升了也沒有用,畢竟相對於這幫刀口舔血的傢伙,生為貴公子的丹尼爾身上實在沒有半分彪悍的氣息怎麼看都是一副被該欺負的樣子,說白了就是一臉的小受樣。

靜靜的站在房頂之上,陳凱可以看到下方戰鬥有多麼的激烈,當然目前來說損失比較大的還是亡靈一方。畢竟街道就那麼一點寬度,之前那輪番騎兵衝擊讓亡靈們被撞的支離破碎無法形成大規模的波浪衝擊線。而對於玩家來說雖然短時間內擊殺單個亡靈有點難度,可是配合之下幾次攻擊以後就可以幹掉一個亡靈。

雖然殺傷速度有點慢可是只要站穩腳跟一點點的清理那麼基本上不會出現什麼大問題,反觀亡靈一方別看黑夜中貌似有大量的亡靈正在湧來,可是因為前鋒受挫導致後方的亡靈一下子沒有辦法湧上來人多反而變成了它們的劣勢。只不過所有人都明白如果無法佔據一個好的地形,那麼搞不好最後這裡會變成所有玩家的墳墓。如果讓這些亡靈把這些玩家全部給吞了,那麼接下來的戰鬥基本上不用說了。裹挾著勝利的態勢這些亡靈只需要直接往神殿區一衝,基本上沒有什麼人能夠擋得住,因為能擋幾乎全在這裡了。不要以為現在正在攻擊亡靈的只有尼古拉斯和伊萬的人馬,實際上在行動開始以後大部分玩家都已經跑了出來準備撿便宜。

所以此刻神殿區活動的玩家基本上沒有了。哪怕跑進去幾十個亡靈都可能造成可怕的下場。只不過現在這個時候用這一條來說什麼也沒有用了,在利益面前基本上沒有一個玩家會迴轉神殿區,哪怕陳凱他們也是如此。畢竟誰都知道搞定了達爾羅斯不光是能賺到大量的聲望和經驗值,光是庫洛扎特領主府的地下金庫就一筆讓所有玩家瘋狂的財富。

當然具體裡面有多少錢估計沒有人知道。而哪怕丹尼爾這個前領主的小兒子也說不清自家地下金庫裡面究竟有多少錢。最重要是他絕對不會把這個地方暴露出來,而同樣玩家們也不會直接跑到丹尼爾面前詢問對方這個問題。如果問了那簡直就是想要偷錢的小偷跑去問主人家你家錢藏哪裡一樣,那結果肯定是相當的不好。

站在屋頂上吹風的眾人看著下方的戰鬥沒有一絲幫忙的想法,而另一方面的達爾羅斯則是一臉鬱悶的看著無法打開局面的戰鬥。如果可能的話他現在已經準備把後面的亡靈士兵投入戰鬥了。可問題是數以萬計的亡靈炮灰們擋在了道路上把道路擠的水泄不通。

原本這對於達爾羅斯來說是一件好事,因為這樣一來無論從哪個方向的敵人想要進攻他所在的位置都需要面對數以萬計的炮灰。可現在這個問題從敵人變成了他的問題,那就是即便他要用精銳的力量進攻別人同樣要擠過數以萬計的自己人。最慘的就是這幫自己人還是見血就瘋的東西。一旦進入戰鬥以後簡直比瘋狗還要難搞。

對於達爾羅斯來說擺在面前的就是這樣一個情況,如果說起好牌他肯定有,可問題是這些牌現在完全用不上全部堵在炮灰後面了,而這是他之前完全沒有想到的事情。如果可能的話達爾羅斯倒是希望能夠把面前的亡靈炮灰掉到後面來,然後把那些亡靈士兵給頂上去,可惜他沒有辦法做到這些只能鬱悶無比看著魔法幕布。(未完待續。。) 沒有月光的夜晚那是相當昏暗的,在這樣的天氣里對於很多黑暗生物來說絕對是一個好天氣。因為這樣的天色它們那特殊的視覺系統會讓它們比其他生物更加適應這種的環境,只不過當火焰和照明水晶的光芒足夠亮的時候,那麼即便是黑暗視覺再好的黑暗生物實際上也占不到多少便宜,尤其是在面對面的情況下。

實際上此刻在庫洛扎特城中的戰鬥基本上沒有什麼好說,只有兩個字可以形容那就是硬碰硬。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人數較少的一方絕對是處於劣勢,可是人多一方也不見得能夠得到什麼好處,原因很簡單那就是城市中道路能夠展開的地方實在太小了。

所以哪怕佔據著人數的優勢亡靈們也沒有獲得多少的優勢,相反因為正面的炮灰實在太不頂用,倒是損失直線上升。如果不是如此達爾羅斯也不會鬱悶的想要撞牆了,當然玩家們的狀況也不見得很好。畢竟達爾羅斯派出的炮灰已經不是之前那種脆弱的炮灰了,最起碼一刀砍下去如果不用點力氣還真的拿不下對方。

從陳凱他們站的位置往下看實際上並不能看到戰鬥最前方的情況,但是大體上還是可以判斷出戰鬥激烈程度。尼古拉斯和伊萬的調度雖然從目前看來極其的急迫,可是實際上誰都知道對方的底牌肯定還沒徹底的掀開。雖然之前看起來貌似已經使用了幾個底牌,比如說火元素法師密集的法術攻擊,以及玩家騎兵的衝鋒。可是仔細一想情況完全不是那樣,如果不是還有更加強力的底牌,尼古拉斯和伊萬怎麼可能會直接把現在底牌給用掉,也就是說在陳凱他們看來很強大的攻擊實際上已經算不上是底牌了。

只不過因為此刻陳凱和尼古拉斯他們沒有太多的交流,所以他並不知道他們新的底牌是什麼。這大概就是陳凱沒有大量玩家作為後盾的另一個壞處吧!如果陳凱背後站著哪怕只有幾百個玩家,尼古拉斯和伊萬也不敢如此小看他。哪怕陳凱他們戰鬥力再彪悍。在此刻擁有數以千計手下的尼古拉斯等人看來也只是高級的打手而已。

當然這些話絕對不可能在陳凱面前說出來,而就算不說陳凱也基本上摸清了兩人的心思。實際上說白了就是怕分蛋糕的時候有人來搶而已,把陳凱他們排擠出去那麼自然自己也就可以多分一塊了。至於究竟能不能吃下去,至少現在尼古拉斯和伊萬沒有這個擔憂。因為他們已經有了一些新的底牌,而這個底牌足以讓他們做出這樣的決定。

只是陳凱現在還不知道尼古拉斯和伊萬的底牌是什麼,什麼樣的底牌可以讓他們有了直接把陳凱等人甚至於連薩薩羅斯都排除在行動之外的勇氣。對此陳凱可是非常的好奇,可惜目前為止他沒有得到任何訊息。

對於他來說現在緩緩的觀察尼古拉斯和伊萬的手段藉以判斷後面的行動那是非常必要的,所以哪怕戰鬥再激烈陳凱也沒有任何插手的想法。同樣呆在遠處的尼古拉斯和伊萬也是如此,即便戰鬥再激烈也沒有拉陳凱和薩薩羅斯下水的想法。雖然如果把陳凱他們拉下水,那麼一旦戰鬥激烈起來自然可以趁勢下黑手。可是如果一個不小心那麼勢必可能會把自己的給搭進去。

畢竟就算有新的底牌,尼古拉斯和伊萬也不敢保證萬無一失,如果出現意外那麼實力強大的人自然就是他們拉攏的對象。所以他們雖然有把陳凱他們排除在分蛋糕的行列之外的想法,可另一方面卻沒有直接把一眾人幹掉的念頭。當然如果局勢徹底到達了尼古拉斯他們希望的那個地步,那麼陳凱他們可能就會危險了。

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在利益面前別說盟友了,哪怕親兄弟都可能刀劍相向,所以等真正到了分割財富蛋糕的時候,那麼才是到了真正危險的時候。但是現在陳凱相信只要尼古拉斯和伊萬腦子沒有被敲過,那麼絕對不會向他們下手。最重要是他覺得即便對方下手可能不付出一些代價也很難拿下他們。而在此刻戰鬥的關頭下手那簡直就和自尋死路沒區別。

只不過陳凱也很清楚雙方那合作的前提貌似已經快沒有了,哪怕這只是他的猜測但是在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的前提下還是要提防一下為好。這也是為什麼陳凱他們站的位置距離較遠的原因,同樣感覺非常靈敏的薩薩羅斯也是如此。他可不想到了最後關頭忽然被人從背後一刀捅死了,那可真的死的太冤枉了。

在這樣提防的情緒下。薩薩羅斯自然就是坐視尼古拉斯和伊萬獨自戰鬥,冷眼旁觀而不是參與其中。除了保存自己力量這個想法以外,也未嘗沒有坐山觀虎鬥的念頭。

實際上如果不是為了看住丹尼爾,也許現在薩薩羅斯已經躍上街道邊緣的屋頂。跑到前面去查看情況了。當然也不是沒有玩家發現這條捷徑的,因為陳凱他們已經看到不少準備撿便宜的玩家踩著屋頂朝著領主府的方向狂奔而去,只不過結果基本上只有一個那就是被阻在半路上。

所謂的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大概就是指這些玩家了。因為他們讓達爾羅斯發現了一條讓後續亡靈士兵得以躍到前方的捷徑。雖然這條路對於玩家來說不怎麼好走,可是對於亡靈來說卻相對來說簡單多了。因為哪怕從屋頂上摔下來,這下亡靈也不會受到多少傷害,而且在亡靈法術的改造之下這些亡靈的跳躍能力比普通狀態下要高出一些,自然可以通過一些對於普通玩家來說有點遠的房屋間隔。

於是對於尼古拉斯和伊萬來說一個非常不好的事情出現了,當大量的亡靈在房屋上移動的時候根本就沒有多少人發現。因為天空中根本沒有月光,而且即便有估計也很難看到那麼遠距離下屋頂的狀況,等到他們發現情況的時候亡靈們已經衝到面前了。

當然第一個受到亡靈攻擊的並不是尼古拉斯等人,而是那些想要撿便宜的玩家。這些玩家原本以為自己很聰明,從屋頂上跑到前面去直接越過了地面上的戰鬥,可是現在他們發現自己根本就是笨蛋。雖然這些玩家實力都還很不錯,屬於那種對自己力量有點信心的散人玩家。在那些亡靈士兵從房子下方爬上來的時候。他們就直接用自己手中的武器進行的反擊。

可是這些玩家的人數完全不佔據優勢,哪怕在最初的時候他們可以取得一些戰果。但是打下去一個亡靈士兵就有十幾個亡靈士兵從沿著牆壁爬上來,最重要是在周圍各處都是亡靈的地盤,這些玩家落腳的房子不用說連周圍的房屋都開始出現了攀爬上來的亡靈。當這樣的情況出現時,還在房頂上這些玩家迅速的陷入了包圍。哪怕他們戰鬥力再怎麼不錯,可是到了這個時候幾個人乃至十幾個人的力量根本不夠看。

除非他們有陳怡這樣的大殺器,但是很明顯他們沒有。所以當尼古拉斯得到消息的時,那些在他口中愚蠢的玩家已經全部完蛋了。唯一的好消息就是這些傢伙還算知道輕重,明白自己闖禍以後朝著尼古拉斯發送了一份情報。不過就算如此氣呼呼的尼古拉斯和伊萬也因此火冒三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