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8 日

當時顧穎隨手將禮袋放在腳邊,後來壓根就沒顧得上自己的東西,一門心思都在那個受傷的人身上……再回過頭,他早就忘記了自己有買過東西!

顧穎低頭看看卡片,納悶這東西又是何時準備的?

「周—允—堔!」顧穎細細的念了他的名字,存進了她的記憶中。

周允堔轉身回到櫃檯詢問導購人員:「剛才那位小姐留下信息了嗎?」

「有,她辦了會員卡。」導購小姐姐羨慕嫉妒恨,天哪,那位小姐是走大運了嗎?竟然被周總看上眼了;而且獲得周總親自寫的卡片!

「把她的資料給我!」這還是第一次濫用私權,周允堔自我感覺不錯。

出賣客戶信息是不對的,可間接的算,周總是自己頂頭大大大老闆,給她十個膽子她也不敢說:NO! 某餐廳

父女倆面對面的坐下;

秦司令感慨道:「我們很多年沒有一塊吃飯了!」

秦以洛唇角一抹上揚的弧度,笑卻沒有見眼底,「你找我來是有什麼想跟我說的嗎?」

「想看看你過的好不好,然後那天的事情,我想跟你說聲『對不起』!」

秦以洛楞了一下,對不起這三個字不在她的預料之中。

但儘管如此,她還是表現的很平淡,「我過的很好!」

「你有想過以後嗎?」秦司令是個軍人,習慣了直來直去,就算是對自己的女兒,明明是想為她好,想給她最好的周全;可是耿直的脾氣改不了了。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秦以洛笑了,笑容卻有些僵硬,「您到底想要表達什麼呢?」

或許是明白的,只是不想深思;

秦以洛端起桌上的水杯,抿了一口……

「我還是那句話,希望你回家!」他就這麼一個閨女,一直在外面,哪能放心;

良久,秦以洛才緩緩開口,「我在不在家有關係嗎?」這些年,沒有她的存在,秦家不是一樣的和樂融融嗎?

「小洛,我和你媽就你一個女兒,我們自然是希望你在我們身邊!」秦司令對上女兒的眼睛,想讓女兒懂他這個做父親對她的思念。


「你媽前年執行任務中了一槍,很嚴重;昏迷的時候喊著你的名字;我們給你打電話了,可是你沒有接;後來你媽媽脫離了危險,醒過來的時候,攔著我們,不准我們給你打電話。」

秦以洛聽到父親說母親受傷的事情,心情波動很大,只不過強忍著不吱聲。

「你媽媽很想很想你,不要怪她,當初她沒有辦法!」

霧水遮蒙了眼睛,秦以洛垂著頭,緊咬著貝齒,隨即冷笑一聲,抬頭質問著自己的父親:「什麼叫做沒有辦法?」

「她說的話你們就相信,我說的話你們就懷疑!這就是你所謂的沒有辦法嗎?」

秦鴻衛知道這是女兒心裡的結,他想解開,「她失去了父母,可你有我們,如果那個時候你媽媽放棄了她,她就真的失去全世界了!那樣對一個孩子來說太殘忍了!」

「是她自己從樓梯上摔下去的,不是我推的!」秦以洛不想再重複多年前的話,她真的覺得好累……

「她用虛偽的謊言來掩蓋事實;因為我們發生了小爭執,我不小心推了她一把,真是可笑!」

然而,那樣可笑的謊言,她最愛的父母相信了!

因為那場所謂的推讓,那個人受了傷!

多麼完美的畫面啊!

「現在您竟然對我說,我有你們!你們指誰啊?從她出現在我生命里的那天開始,你們所有的人告訴我,她是父親是烈士,讓我好好和她相處,讓著她;所以我讓了,從我的房間,從我喜歡的東西,最後到我的父母,都讓了……」

秦以洛哽咽的問道:「你們……還想讓我怎樣呢?」

在她最想要父母保護的時候,他們選擇放棄了她!

「小洛……」秦鴻衛很少見到女兒哭,女兒一哭他就沒轍,「爸爸不是那個意思,爸爸只是想表達……」想伸手抓女兒的手安慰,卻被她閃躲開了。

秦以洛抹掉自己的眼淚,深吸一口,強忍著爆發的情緒,「您表達的已經夠清楚了。」

「小的時候…你們一直都給我立規矩,不斷的告訴我,小洛做錯事情不可怕,知錯能改,敢於承擔,依然是個好孩子;可你們呢,助紂為虐!」

「是,在你們看來,你們當初的選擇沒有錯,她現在是名合格的軍人,是足以令你們驕傲的女兒!可我呢?曾經我也幻想著有一天,能和你們,和叔叔嬸嬸一樣,穿上軍裝,成為一名軍人……」

秦鴻衛紅了眼眶,「小洛,對不起!」

「爸!」以洛輕輕地喊了一聲,「您不用對我說對不起,因為我真的成了你們眼中的壞孩子!」

「不…你很優秀,你是爸爸媽媽的驕傲!」

很優秀?

秦以洛覺得很諷刺!

她不優秀,那是遠比她承受委屈更嚴重的事情,關乎著秦家的名譽,她的父母永遠都不會原諒她的!

秦以洛站起身,她重來都不想去傷害自己的父母;那是她自幼崇拜的父母,是她的信仰,是她的驕傲!即便在那樣的情況下,她也只是選擇離開;可是他們不能要求她釋懷一切,她沒有辦法,她做不到……

「那家有她就沒有我,我現在過的很好,如果你們真的覺得對我抱歉,不要打擾我的生活了!」

秦以洛轉身的很瀟洒,一如當年……

秦鴻衛拿起擱淺在桌上一直倒扣著的手機,電話一直處在通話中,「尹茹,你還好嗎?」

電話里,秦鴻衛聽到妻子抽泣的聲音,心如刀割,「別難過,至少她把對我們的恨爆發出來了,總比她一直壓抑著來的好!」他後悔聽妻子的話,讓她聽到自己和女兒的對話;

「是我對不起她,是我……」女兒的那些話就像刀子,深深的插進她的心坎,疼的她快沒有辦法呼吸了。

當年她只想著如何修復嘉雯心裡創傷,忽略了自己的女兒;

「尹茹,我也有責任,你真的不需要太自責,我們給小洛一點時間吧!」這個時候如果他在妻子身邊,一定會緊緊的擁抱妻子。

妻子很少哭!

女兒出生的那天,妻子哭了;因為那是他們愛情的結晶,是他們生命的延續,那是喜悅的眼淚;

小洛離家的那天,妻子偷偷的躲起來哭了,她覺得對不起女兒,可是她又不得不那麼做;醫生說嘉雯可能鬱抑症,他們不敢賭,怕下一次,她有更激烈的行為,所以女兒選擇出國,他們深思之後沒有再反對,覺得那樣很好!

後來,嘉雯直接被帶到部隊生活,慢慢的她真的改變了……

今天,他的妻子又哭了,依然是為了女兒!

小洛,你爸爸媽媽真的很愛你……也許我們用的方式不對,但請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我們最不想傷害的就是你! 其實她不勇敢,只是不得不佯裝勇敢;

如果可以,她也希望自己做錯事情的時候,被父母摟著懷裡,然後拍拍她的肩膀說,沒關係,有爸爸媽媽在!

很多時候,她都被周遭的環境逼迫的不得不堅強;

因為有最疼愛她的爺爺,所以她不敢放肆,不敢讓她老人家傷心失望;她只能不斷的壓抑著自己的情緒,佯裝成,她所在乎人眼中最完美的樣子。

可這個世界上哪有完美的人呢?

有的只是帶著虛偽面具的人!

秦以洛一直都覺得自己是帶著虛偽的面具面對生活的人……

難過的時候,以洛更喜歡待在安全的家裡,

「喂!」手機響了,壓根就沒開來電顯示,木訥的接聽了;

「秦小姐嗎?」喬斯宸的聲音帶著一絲焦慮。

「你好,請問你是哪位?」

「我是瑞瑞的父親,瑞瑞發燒了,不可能吃藥,你能不能跟他說兩句話!」下午的時候,學校打電話來說孩子身體不舒服;

早上還好的,怎麼就發燒了呢!

偏偏小傢伙還在跟他使性子,不肯打針吃藥;雖然嘴上他沒有說,喬斯宸知道,他想找秦以洛;

他身為父親還不如一個外人。

秦以洛聽到瑞瑞發燒嚇了一大跳,「怎麼會突然發燒呢?溫度高嗎?看醫生了嗎?」

「39度,不肯打針不肯吃藥!」實在是拿小傢伙沒辦法,他才求救的;

「那還不得燒壞腦子!」秦以洛整顆心都掛在小傢伙身上了,都忘記上一秒自己有多難過。

「你把電話放在瑞瑞耳邊,我跟他說話!」

喬斯宸綳著臉重新走進兒子的房間,喬恩瑞雖然在發燒,渾身難受,可是意識還是清醒的。

「不打針不吃藥,你們都走開!」小傢伙發起脾氣來和某人是一模一樣。

「喬恩瑞,你在不聽話我就讓人把你綁起來!」喬斯宸也是著急了,才嚇唬孩子的;

結果這話正好傳到了秦以洛耳里,難怪瑞瑞腦脾氣,他這個爹很不靠譜。

喬老爺子看著孫子額頭不斷的冒著汗,臉色又蒼白,都急了,「瑞瑞啊,聽爺爺的話,咱們不打針,吃藥,管吃藥,好不好?」喬恩瑞從小就是健康寶寶,這麼突然來一下,老爺子都嚇的六神無主。

喬斯宸將手機放在兒子耳邊,「瑞瑞,我是洛洛阿姨!」

喬恩瑞聽到熟悉的聲音,有些不敢置信,小眼眶的眼淚啪塔啪塔的流著。

「瑞瑞,生病怎麼能不吃藥,你要乖乖的聽爸爸的話,等你好了,阿姨請你吃飯,好不好?」

「可是……可是,他不讓我見你!」瑞瑞說道時候好委屈,只差直接說,老喬是壞蛋了。

喬斯宸額頭劃過三杠黑線條,他瞧著小傢伙的精神不錯啊,還有力氣埋汰他。

「沒關係,阿姨可以去見你,所以乖乖的,早點讓自己好起來;再說你可以跟阿姨視頻啊!」

「可是……他把我的手機搶走了!」

小傢伙完全是逮著機會就告老喬一狀。

某人嘴角抽搐著……

「是嘛,阿姨回頭給你買一個,咱們不稀罕他的東西!」

喬斯宸因為拿著手機,所以靠的近,兩個人的對話,他可是聽的一清二楚;

咱們?

所以他是壞人加外人嘍!

這筆賬他記下了! 喬老爺子總覺得兒子談戀愛了,可就故意瞞著他,而且瑞瑞還見過那個人;

談戀愛是好事,只要對方身家清白,他也不會反對的;

瑞瑞和以洛通過電話后,特別配合的吃藥。

喬老爺子趁著兒子不在,悄悄的湊到孫子身旁,「瑞瑞,剛才和你通話的人是誰啊?」實際上,是想從孫子的嘴裡打探出一些消息。

喬恩瑞精明著,故意打了一個哈氣,「爺爺,我困了!」

「困了呀!」喬老爺子替孫子攏了攏被子,不死心的追問:「那個阿姨你爸爸認識嗎?」

能知道對方的號碼,肯定是認識的;可問題如何認識的呢?

方才喬斯宸打電話時的態度和語氣,他都瞧在眼裡;自己的兒子什麼樣的脾性能不曉得;這般輕言輕語的壓根就沒見過。

可惜啊,家裡的一大一小都特別精明!

喬恩瑞閉上眼睛,佯裝要睡覺的樣子。

氣的喬老爺子只把所有的問題都吞了下去。

————

得知瑞瑞發燒后,以洛心思不知不覺的掛在小傢伙的身上。

怕小傢伙的父親照顧不周到,還特地發信息叮囑:「多給他喝熱開水,你要時刻注意他的體溫,如果出汗了要及時給他換衣服。」

喬斯宸細細地讀著信息,輕笑了一聲,這個女人竟然比自己還擔心小傢伙;

時刻注意?

喬斯宸真就從書房走到了小傢伙房間;

家裡安排的傭人照顧小傢伙,所以他特別的放心;

可在接收到那條信息的時候,他竟會不由自主的聽話。

「少爺,您還沒休息啊!」

喬斯宸上前摸了摸小傢伙的額頭,好像不燙了,輕輕地鬆了一口氣,「你去休息吧,我在這照顧瑞瑞!」

傭人有些惶恐,少爺這是怎麼了!「您明天還要上班,我在這裡照顧吧。」

「去吧,好好休息!」今晚他想留在這裡陪著他的兒子,好像這還是第一次,莫名的有些期待小傢伙明天早上醒來時的模樣。

「那……您有事喊我!」少爺真的變了一個模樣,變的都有些讓人無法適應了。

小傢伙的房間留了一盞微弱的燈,喬斯宸坐著床邊的沙發上,借著燈光,給秦以洛回信息,「不燙了,現在睡的很香,請問我還要注意點什麼?」


發完信息,喬斯宸很是期待接下來她會回自己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