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1 日

當年斬殺天玄劍池聖地門主的劍池聖女紫琴心,就是為情而狂才創出了三千青絲斬天道的劍術。楚玲兒雖然繼承了這一門劍術,卻無法真正發揮出它的威力。因為楚玲兒曾經不懂什麼是情,更加不會為情而狂。

「啊……還我驕陽哥哥!」

楚玲兒整個身體都在狂暴,她打破了肉身的境界桎梏,在這一瞬間突然與劍意融合!

楚玲兒的劍意通神,這『通神』二字可不是說一說而已,當她與劍意融合的霎間,整個人脫離了境界壓制,進入到了玄妙的狀態,這一個時刻,楚玲兒的劍勢超越了天地大道,如神降臨!

三千青絲斬天地!

楚玲兒的白髮化成一道一道狂暴劍氣,一根頭髮斬裂天,一根頭髮洞穿了地。鬼少天的四翼魔翅被一截一截的斬斷,鮮血流淌染紅擂台。

「你……你不別過來……」鬼少天顫慄後撤,他不想死,因為他覺得自己這一刻,並非在面對一個人,而是面對一柄絕世凶劍!在他的眼中,楚玲兒根本就是一柄劍,而非絕世美人。

「你去死!」

楚玲兒縱身而起與滿頭白髮融合在一起,她這一刻根本就是殺人凶劍,鬼少天驚駭無比,吐出三口精血,凝成三個替死之身,而後運轉消耗壽命的秘術,向生格擂台的邊緣衝去,他要逃離這裡。

此時的楚玲兒狀態如神,劍意太強,他根本對抗不了。

錚,錚,錚……

劍氣縱橫,白髮洞穿天地。

鬼少天所留的三個替死之身,沒有能支撐片刻就被斬殺。

不過鬼少天已經逃出生格擂台,他鬆了一口氣,以為已經脫離了危險。

但是他不清楚,楚玲兒根本不在乎什麼仙經,她一霎間衝出了生格擂台,以時空域門之術追上了鬼少天,她一劍劈裂當場將以為楚玲兒不會追出來的鬼少天斬成了兩半!

「啊……還我驕陽哥哥!」

楚玲兒悲哭,落淚狂暴,白髮亂舞的將鬼少天斬成了一團血霧!

鬼少天慘死,讓魔族鬼姓一族的鬼武震怒到了極點,他放棄爭奪見仙經的機會,從擂台上衝殺而來。

「殘殺本尊血脈,本尊要你魂飛魄散!」鬼武狂暴無比,他背後魔翼支撐開啟,他有著六翼翅膀,乃是魔族領悟帝紋的強者。

楚玲兒白髮亂舞,凄聲長嘯道「你們都在害驕陽哥哥,我要你們都去死,都去死!」


面對帝紋強者,楚玲兒本來沒有任何戰鬥實力,可是這一刻她與劍意融合,處於劍意通神的玄妙狀態之中,既然能完全無視帝紋強者的境界鎮壓,她的劍氣無敵,一招之間讓霸氣而來的鬼武胸口受傷。

鬼武莫名驚悚,迅速後撤,旋即魔翼斬動,強勢鎮殺楚玲兒。

楚玲兒根本不去躲避,她的身體被魔翼斬成了三半,恐怖驚悚,鮮血如雨。可是因為她體內有許多不死葯池的不死池水,在被斬裂之後,又迅速復甦融合。

這樣的楚玲兒太恐怖,因為她不去防守,殺傷力達到了頂峰!

三千青絲斬天地的劍術,在這一日震撼了所有人。鬼武這樣的帝紋強者,都在不斷後撤,而且身上的傷口在不斷增加!

「鬼武,不要跟此女糾纏,她心神入魔,變成了只會殺戮的行屍走肉!」魔族的族長蚩霸天在天葬湖邊上喊話道,他沒有進入四格擂台中,因為他不想魔族最後被斷掉後路,所以帶領一些人留在了天葬湖之旁。

鬼武並沒有退離,他乃是帝紋強者,豈能被一個心神入魔的人族女子逼退?況且這女人,當著他的面,殺死了他最看重的子弟傳人,他一定要親手殺掉楚玲兒。

生格擂台上,武心傑,武心冪,天竺卓瑪神情很複雜。武心冪擔心的看著楚玲兒道「大哥,這白髮美人是被引發了心魔劫難嗎?」

「看她的狀態,就算現在還沒有被引發心魔劫難,最終也會因此而成魔。」武心傑眼中儘是惋惜之色。

「大哥,你能救她嗎?龍驕陽死了,你將她救回去,搞不好真能讓她變成我的嫂子。」武心冪念念不忘的想要武心傑搶楚玲兒回去。

武心傑怒瞪武心冪厲聲道「小妹!不要再如此胡說,對於這樣一個為情而狂的女子,你這樣的話對她是一種侮辱!」

武心冪還是非常畏懼武心傑的,她吐了吐舌頭不敢在多嘴。武心冪不敢對武心傑胡說了,她又找到了新的目標。

「女佛道友,看來先前是我錯了。你真是絕情絕愛了,情郎在你眼前慘死,你都毫不激動。」武心冪走到天竺卓瑪身邊道

天竺卓瑪真的絕情絕愛了嗎?她並沒有,要不然她也不會要斬掉與龍驕陽的因果關係,更加不會想要斬龍驕陽來證佛心。可是龍驕陽卻死在了她的眼前。

眼淚從天竺卓瑪眼角流下,她身上的五朵金色佛蓮非常不穩定的在顫動,她身上的殺氣在不斷攀升。

武心傑霎間來到武心冪身邊,將武心冪拉到自己的身後,他感應到天竺卓瑪在破開己身一道封印力量,她要發狂!

「大哥,我只是說了句實話……」武心冪怕被訓,她急忙解釋,不待她將話語說完,武心傑瞪向她,讓武心冪不敢在辯解。

「女佛道友,靜心明道,不可隨意破除對自我的封印,要不然你很可能永墜心魔劫難中,難以更進一步。」武心傑對天竺卓瑪說道 (第三更,求訂閱)

武心傑不清楚天竺卓瑪要破怎樣的封印,但是需要被封印的必然是現階段不能運轉的力量。這樣的力量,一旦破開,非常可能在日後引發心魔劫難。

天竺卓瑪淚眼朦朧,低語道「我想要斬斷情根,它卻已經在佛心中深種,或許我將一無所有,但是我不能讓龍驕陽死,我要救他回來!」

話末,天竺卓瑪身後的五朵金色佛蓮撞擊在一起,五朵金色佛蓮在爆裂之中,迅速輪轉出了第六朵金色佛蓮!

天竺卓瑪的身上浮現卍字佛光,它是一種封印,在封閉天竺卓瑪的戰力。其實自從立下了羅漢金身,天竺卓瑪的實力突飛猛進,早已經跨過羅漢境觸及到了菩薩境。六朵金色佛蓮就是處於菩薩境的標緻,而形成七朵佛蓮就可以菩薩境大圓滿,從而擁有蓋世帝者一般的戰力。

天竺卓瑪會自封實力,是因為她心中有情,對龍驕陽無法忘懷,這讓她形成六朵金色佛蓮之後,時常有佛心裂變的情況,這讓她心神難定,最終封印了部分力量。


佛門弟子的佛心猶如修道之人的道心,道心不穩定的情況下,是最容易出問題的。

天竺卓瑪身後出現六朵金色佛蓮的霎間,讓四格擂台中間的白面書生都驚艷了,他盯著天竺卓瑪道「你已經到這一步,只要勇敢的斬情入道,即可證道功成。而你若是今日可以斬情入道,無論你是否有機緣獲得仙經的認可,我都可以額外傳你一卷仙術。」

眾人一片嘩然,這樣的誘惑真是太大,無數人冒險進入天荒為何?不就是被仙經所吸引嗎?現在仙經印記承諾給天竺卓瑪額外一卷仙術,這是何等逆天的機緣!

無數人,都在想,為何得到這種逆天機緣的人,不是自己呢?

「天竺卓瑪,此時不斬情入道,更待何時?」天葬湖岸上,天竺卓瑪的師傅智璇長老大喊道

「天竺卓瑪,龍驕陽已經逝去,斬掉過去,證道今生,遙望未來吧!」密宗的主持大師智明附聲道

「天竺卓瑪長老,三年前你就斬掉了與龍驕陽之間的因果,今日龍驕陽逝去,你應該藉此機會斬情入道!」智刑長老也在出聲附和。

密宗的人,只有天竺卓瑪進入到了四格擂台之中,因為智明主持覺得,不應該去爭奪見到仙經的名次,一切皆是佛緣。天竺卓瑪會出現在擂台上,也是因為發現了龍驕陽的原因。

「大哥,如果是你,你會怎麼選?」武心冪看向已經離開生格擂台的天竺卓瑪,她覺得這是一個極其難抉擇的選擇。

「我會斬情入道。」武心傑非常肯定道

「大哥,你太無情了!」武心冪非常不滿的嘟起嘴,女人無論是什麼樣出生,都會幻想男人會為了她們拋棄一切。

武心傑抬頭望天,淡然道「天道無情,我們踏上了修真之路,就已經沒有了退路,如果不能一路踏上巔峰,任何的情意都是空的。」

「你……你最好不要娶妻了,做你的女人肯定非常悲傷。」武心冪惱羞成怒道

「我從未想過要娶妻生子,要踏上道的巔峰,豈能有這樣的牽絆?」武心傑吐露心聲,讓武心冪第一次發現,她並不是真正了解自己的大哥,她從未想過自己的大哥為了修道,連娶妻生子的事情都要斬斷。

武心冪想要勸說武心傑之時,天竺卓瑪的話,讓她沒有能繼續說下去。

「斬情入道?龍驕陽死了,可是他在我的心中活著,這要如何去斬?」天竺卓瑪目光凄迷,看向鬼武的眼神殺意如利劍。

鬼武被楚玲兒逼的非常狼狽,如今又來了一個完全不弱於自己的對手,這讓鬼武的感覺非常不好。

「天竺卓瑪,你若是此時不斬情入道,為師就死在你面前!」智璇長老取出一件匕首,抵住自己的胸口厲聲道

智明主持與智刑長老都是大驚,智刑長老責怪低吼道「智璇師妹,這樣的話你怎麼能說出口?你會逼得天竺卓瑪產生心魔的!」

「智璇長老,放下匕首,不可威逼自己的弟子斬情入道,畢竟龍驕陽剛死,你這樣做非常可能適得其反。」智明主持命令道


智璇長老並沒有發下匕首,反而她的匕首已經捅破了肌膚,鮮血染紅了她的袈裟!

「智璇師妹,你瘋狂嗎?快點停手!」智刑長老想要出手奪匕首,卻不敢妄動,因為這匕首離智璇長老的心臟不遠了。

「智璇長老,你要公然違背命令嗎?」智明主持臉色極其難看道

智璇長老,絲毫不去理會智明主持與智刑長老,她踏步向前,手中匕首在緩緩刺入,她不只是在逼天竺卓瑪,同樣也在逼自己!

「天竺卓瑪,在這個時候,你是選擇活著的師傅還是死去的龍驕陽?」智璇長老的心脈受損,說話之時嘴角流出了鮮血,她不是在開玩笑,她隨時可能刺破心臟而亡。

天竺卓瑪異常痛苦的哀聲道「師傅,為什麼要逼我?」

「天竺卓瑪,並非為師逼你,而是你在逼為師。為了一個龍驕陽,你讓為師死過一次,如今他已經死去,你還不回頭斷情,為師還有何顏面活著?」智璇長老厲聲道

智明主持與智刑長老對視一眼,感覺非常的不妙。智璇長老,一直都沒有能真正的恢復正常,她的心態早已經出現變化,現在她執念如此之深,非常可能害的天竺卓瑪在這件事情上產生心魔。

可是這個時候,他們無法去阻止智璇長老,因為他們只要一動,智璇長老就非常可能馬上將自己殺死。

「這女佛道友的師傅怎麼會如此的瘋癲,要如此急迫的逼她?」武心冪皺起眉頭道

「天竺卓瑪師傅的心中有了一種執念,她在逼天竺卓瑪,也是在逼自己。」武心傑眉頭緊皺道

「大哥,你覺得她會怎樣選擇?」武心冪問道

「無論怎麼選擇,這對她佛心都會產生不好的作用,這是一個無解的選擇題。」武心傑嘆息搖頭道

天竺卓瑪眼中含淚,望著匕首刺胸,血染袈裟的師傅,小時候的一幕一幕回蕩在天竺卓瑪的心中,她不可能這樣看著撫養她成人的師傅死去。

「記憶如此悲痛,不如全部斬掉!」天竺卓瑪一掌拍向自己的天靈蓋,以佛心之力逆斬自己的所有記憶,這一次她斬掉的不只是對龍驕陽的記憶,她斬掉了對所有人的記憶!

「不要……」智刑長老大聲阻止,可惜已經來不及! 冰冷,龍驕陽被鬼少天丟入到黑洞之內,他覺得身體冰寒無比,生機在嚴重流失。若不是不死葯池注入他體內的三滴不死池水中的另外兩滴,在這一個時刻一起發出生機,替龍驕陽續命療傷,他現在肯定已經陷入昏迷狀態。如果龍驕陽這時候昏迷的話,他非常可能永遠無法再醒過來。

因為他傷的真的太重,體內的五臟六腑全部受損,無盡魔氣在折磨他,他的肉身龜裂流血不止,讓他虛弱到了極點。

「這就是無邊無際的宇宙嗎?」

龍驕陽在自語,他飄浮在黑暗之中,當他的眼睛適應了這樣的黑暗光芒,他看見了無數明亮閃爍的星辰。

「我死了嗎?」

龍驕陽艱難的運轉精神意念,想要動用祭祀之術。很快他發現在這個地方,他的精神意念被徹底壓制,無法運轉祭祀之術。這樣的情況,讓龍驕陽以為自己死去了。

「我不能死,我要回去!」龍驕陽的腦海中,楚玲兒,龍梵,龍嘯天,天竺卓瑪等人的容顏浮現,讓他沒有深陷黑暗中。

龍驕陽的肉身損傷嚴重,祭祀之術又無法運轉,他只能催動浩氣劍意,來試一試,看能否運轉。

浩氣劍意,出乎意料的可以在這冰冷的星空中運轉,龍驕陽化成劍光在穿行。

只是這黑暗的宇宙星空,無邊無際,又沒有任何的方位,龍驕陽根本不知道要如何找到離開的出口。

「或許我只是處於魔族敵人開闢的小天地之中,這很可能是一處幻境宇宙。」

龍驕陽尋覓許久,都沒有能找到回歸九玄大世界的入口,他覺得要動用正魔道心的力量試一試。當然這個時候龍驕陽的肉身受損,已經無法運轉正魔道心的力量,龍驕陽是要以祭祀之術的方式,來形成正魔太極八卦圖。

對於自己領悟道則,龍驕陽想要以祭祀之術的方式來施展,非常的簡單。

正魔太極八卦圖在冰冷宇宙中形成,奈何這冰冷宇宙中,似乎萬道平等,正魔太極八卦圖並不能壓制任何的道。龍驕陽更加無法辨認出真正可以離開的方向。

「宇宙中萬道平等,無法以正魔太極八卦圖來壓制,那我就逆反而行,毀滅這萬道!」龍驕陽如此自語,讓正魔太極八卦圖逆轉,讓他身邊的冰冷宇宙的道紋毀滅。

霎間,一座紫氣蒸騰的青銅大殿,出現在了星空中,它高浮於虛空中,一道紫光沖向龍驕陽,它並非要襲擊龍驕陽,而是在凝聚成一節又一節的階梯。


這彷彿是一條通往仙殿的階梯,如果龍驕陽去攀登,會更像是在向仙界攀登。

「我來到了仙界不成?」龍驕陽驚疑無比,並沒有立刻踏上他腳下紫氣光芒環繞的階梯,因為他感覺在這冰冷的宇宙之中,突然出現的這一座仙殿非常突兀。

龍驕陽靜下心來,在思索關於天荒的一切,一會兒之後,龍驕陽忽然想到了當年打破天荒,送他們從天荒直接離開的上古人族煉丹師姬巫前輩。

「天荒,一個魔神的道場,姬巫前輩用盡全力才將其打破了一會兒。魔族偷襲我的人,並沒有將天荒打破的實力,他更加無法將我丟入真正的宇宙中。」龍驕陽在自語,他越說越覺得,自己並沒有進入到宇宙之中,這裡應該還是天荒之內,只是他不知道進入了怎樣的區域之內,遇到了異常詭異的事情。

「莫非這裡的一切,都是因為這一座仙殿演化出來的?」龍驕陽仰望上方,無盡星辰依舊存在,只是龍驕陽已經無法肯定,這是真正的宇宙景象,還是外力演化的。

「萬道皆是空,唯有仙術才是真。」

仙殿之上,有玄妙道音傳出,龍驕陽抬頭看去,只見紫氣蒸騰的青銅仙殿之上,有玄妙道文在浮現跳動。這樣的場景,與昔日仙經出世的異象非常相像。

「莫非這真是一座仙殿?」龍驕陽非常驚訝,不過他並沒有走上延伸到他腳下的階梯,並非龍驕陽對仙經不動心,而是他受傷太重,不療傷的話,等待他的將會是死亡。

龍驕陽不去看青銅仙殿,也不理會青銅仙殿外的玄妙道字,他盤膝於冰冷的虛空中,在以祭祀之術吞吸四方靈氣,來灌注到肉身之中,以此修復氣海丹田中的道魂。同時,龍驕陽從乾坤戒之中取出了凝灰草,將其焚城灰灑滿全身,來強行凝聚肉身的傷口。

凝灰草,可以讓人的傷口強行凝聚,更加能讓要崩潰的丹藥,強行凝聚在一起成為丹藥。這是龍驕陽在梵界之中得到的奇物。它無法讓龍驕陽因為帝級道紋產生的傷口完全癒合,但是能讓其不再一直流血,其它的傷口,凝灰草一下子就能讓其凝聚癒合。

與此同時,龍驕陽還吃下了四顆六轉凝氣丹,來在短時間提升體內的靈力。


龍驕陽盤坐在虛空中,艱難的療傷。時間而過,轉眼間一個時辰過去,青銅仙殿上的紫氣在不斷削弱,延伸到龍驕陽身前的紫氣階梯也在淡化。當紫氣階梯徹底消失,青銅仙殿轟然暴裂,將它裡面的一切毀滅!

龍驕陽被恐怖的毀滅力量驚醒,他恰好看見了青銅仙殿自我毀滅的一幕,這讓龍驕陽不由冷汗冒出。如果不是要療傷,他早就已經踏上了紫氣階梯,走到了這一座青銅仙殿之內。如果是那樣的話,龍驕陽現在肯定難以存活。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幻陣怎麼會如此的可怕?」龍驕陽心中發寒,這地方的詭異程度超出了他的預料。

龍驕陽不敢再繼續療傷下去,而他的傷勢恢復了不少,體內的奇經八脈算是恢復了過來,能夠運轉靈力了。不過他肉身上的帝級道紋形成的傷勢,卻絲毫沒有好轉,畢竟這不是龍驕陽可以輕易化解的力量。

因為這帝級道紋的傷勢,龍驕陽運轉靈力的時候也無法完全順暢的進行,因為奇經八脈的有些經脈,受到了帝級道紋形成傷勢的影響,會出現阻隔的情況。

龍驕陽想要以浩氣劍意前行,離開此地之時,青銅仙殿爆掉的方向,一座全新的青銅仙殿重新浮現,它紫氣環繞,玄妙無雙,同時它又一次發出紫氣形成階梯,延伸到了龍驕陽的身前。 龍驕陽盯著又一次延伸到身前的紫氣階梯,他本想轉身離去。卻在催動劍意的霎間,感應到了一股超強的劍氣,在青銅仙殿中展露,這讓龍驕陽不由一愣。

先前龍驕陽可沒有從青銅仙殿之內,感應到任何的力量。

「這青銅仙殿似乎變得有些不同了。」龍驕陽凝視著青銅仙殿自語著。

龍驕陽心動了,但是卻沒有立刻行動,先前自己爆裂的青銅仙殿讓龍驕陽記憶深刻,他怕這是一個巨大的陷阱。

可龍驕陽也不想錯過機緣,所以他開始施展水神術,讓真身隱身,以二道分身來行動。龍驕陽留下一道分身來保護自己,另外一道分身踏上了紫氣階梯。

咚!

一聲波動嗡音傳出,霎間破掉了龍驕陽水神術,將他的本體襲卷上了紫氣階梯。

龍驕陽後悔不已,他的一道分身踏上了紫氣階梯,好像就沾染上了這青銅仙殿的因果,他無法反抗的被直接捲入到了紫氣階梯之上。

紫氣階梯並不需要龍驕陽去走,它快速收縮,帶著龍驕陽進入到了青銅仙殿之內。

「好奇心真是害死人啊。」龍驕陽苦聲自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