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當前。

許辰安置好人族之後前往女媧宮。

「請通知葉素嫣聖女,我想見她。」許辰在葉素嫣的聖宮外朝幾個護衛說道。

諸多要緊的事現在全部辦完,他終於騰出時間來見葉素嫣。

「聖女已經在閉關之中。」

一個護衛回應,然後頗為敬畏的看了許辰一眼道:「不知許聖子有何要事,如果方便可以告知小人,等聖女出關后小人好第一時間通知聖女。」

「嗯。」

許辰搖了搖頭頭道:「我沒什麼要緊事。」

轉身的時候,他又回頭道:「這樣吧,你之後告訴素嫣,就說成就准聖需要的五百天道碎片我已經融入人族之內,讓她不用費心,除此之外,為答謝她謙讓我先成就准聖之舉,我會有三個禮物送她。」

「小人記下了,一定完整告知。」護衛開口。

許辰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他執念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葉素嫣,他想讓葉素嫣恢復記憶,與他再續前緣。

這是他想要送給葉素嫣的第一件禮物。

至於如何讓葉素嫣恢復記憶……

許辰再次找上了女媧。

「女媧聖人。」許辰凝聲道:「我想知道如何能讓葉素嫣的記憶恢復。」

「她的記憶屬於重生泯滅,已經消失。」

重生民國:戰少,我有喜了 女媧聖人似乎早有預料道。

「想要讓她恢復記憶很難,但也不是沒有可能,古時後土聖人有鴻蒙靈寶三生石,可照見人之三生三世的一切經歷,但到現在後土聖人隕落,地獄崩毀,黃泉消失,只剩下輪迴自行運轉,這放置在輪迴之前的三生石也早已消失不見。」

「所以我要找到三生石就能恢複葉素嫣的記憶?」許辰眼中微亮。

「不止於此。」

女媧聖人搖頭。 「葉素嫣的記憶喪失是因為她的涅槃而逝去,屬於已經逝去的失憶,哪怕找到三生石知道了她的前後三生對她而言也只是後天接受的信息,與恢復記憶不同。」

女媧停頓了一下繼續道:「想要解決這個問題,還得有彼岸花配合才行。」

「彼岸花?」許辰皺眉,這種東西不是傳說中不存在的東西?

「嗯彼岸花是一種逝去之花,花開后在彼岸盛放,這裡的彼岸就是得不到、逝去的意思。花開不見葉,葉生不見花,又代表著遺憾。」

女媧看了許辰一眼道:「所以想要找回葉素嫣的記憶,彌補這個遺憾,就必須有彼岸花來配合三生石。」

「這三生石和彼岸花我應該怎麼找?」許辰沉吟中點頭。

「他們本來都是地府聖物,一種是鴻蒙靈寶,一種是先天至寶級的靈藥,如果在洪荒破碎之前,你大可以去地府借來一用,但洪荒破碎,地府崩塌,這些東西早就消失不見了,即便是我也只知道三生石似乎在西方,至於彼岸花則沒有半點消息。」

女媧說道。

「明白了。」

許辰沉默一會道:「我會找到它們的。」

「祝你好運。」女媧聖人點頭道:「但我還是要勸告一句,你自己選擇的逆天之路才是你應該最重視的事情,其他事如果實在沒有頭緒都可以先放一放,不要浪費太多時間,畢竟你的時間不多了。」

又是這句話。許辰沉默了一下道:「沒關係,這些事情我都不會耽誤。」

「嗯。」

從女媧聖殿出來,許辰到了自己的聖子宮,盤膝坐下后讓麒麟飛了出來。

現在的麒麟已經高達十丈,如同山嶽一樣,全身鱗片明亮堅韌,站在空地上格外威嚴,十分強悍,在許辰之前殺了那麼多准聖和主宰的過程中,早已請金鼎煉化了足夠的主宰精魄給麒麟,它已是恢復了大多數的實力,修為也到達了主宰境界。

主宰境的麒麟,如果不和許辰相比的話,已是可以制霸一方,建立一個神族的強者,何況麒麟在許辰身上挪用了不少至寶,實力神通都遠超一般主宰。

「又到藉助你偷天神通的時候了,對這種級別的東西有沒有把握?」

「試試吧。」

麒麟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一臉傲氣的樣子,慢悠悠的轉身,現在他已是主宰,很多實力手段快要接近前世巔峰狀態,這已經讓他有了足夠的底氣面對很多事情。

許辰抬手凌空在它頭上給了它一個巴掌后,麒麟頓時激靈起來嘿嘿笑道:「三生石是鴻蒙靈寶,以我現在的修為想要找尋恐怕有點難,不過彼岸花這種先天至寶,還是靈藥的東西,應該不難。」

「那就快點行動。」許辰催促道。

「知道了。」

麒麟開口,眉心之中出現一隻青色的豎眼,豎眼中迸出一條青光到了許辰眉心,讓許辰眉心也出現一隻金色的眼睛。

「窺天之秘,彼岸花!」

「嗖!」

頓時間兩人心神視線轉移,飛掠虛空。

一瞬間彷彿橫跨了整個洪荒,許辰的目光定格在一片紅色的汪洋中,這裡的海水彷彿是血水凝聚,透著壓抑人心的詭異和陰森。

視線轉眼,直入這血海之中而去,在深不見底的血海中,一座完全由白骨堆砌而成的白骨之城佇立,城外放置一塊詭異的血色石碑,阻擋了視線不能前進。

「唰。」

許辰和麒麟收回目光,視線回到女媧宮之中,兩人對視,許辰皺著眉頭道:「這血海和白骨之城是什麼地方?」

「你讓我緩緩。」

麒麟神色十分凝重:「如此深重的血海之地有些像古洪荒之時冥河老祖的世界啊,冥河血海……難不成這裡是血海遺址?」

「血海遺址。」

許辰沉吟:「白骨城又是怎麼回事。」

「這冥河血海有一種極為恐怖的能力,只要生靈落入血海中都會被血海沾污吞噬,血肉消失,變成只剩白骨的冥河族人,而等他們的族人死後,屍骨並不會被埋葬,而是被堆砌起來成為他們城池建造的材料,融入整個城內。」

「還有這麼邪惡的地方。」許辰眉頭皺了又皺:「現在這血海在什麼地方?」

「血海在北方,挺遙遠的,具體位置偷天神眼可以幫你找到。」麒麟說道。

許辰點頭:「嗯,之後我去這血海一趟,不管有什麼詭異,彼岸花都必須找到,你再看一下三生石在哪裡。」

兩人再次運轉偷天神眼,但遺憾的是施展神通后兩人遭到了反噬,不能確定地方,只知道大概是在西方。

「三生石是鴻蒙靈寶,你現在的實力還不能窺視也是正常,算了,我就按照女媧聖人的提示去西方找找吧。」

許辰說完站起身來,看了一眼麒麟道:「我本尊要留在乾坤鼎內修鍊,兩個化身一個去北方一個去西方,你怎麼打算?」

「我和你去西方吧,北方那血海太詭異我還是不去了。」

兩人定下計劃。

許辰兩個化身一個趕路去了北方,一個去了西方,至於他的本尊則進入女媧宮的乾坤鼎了修鍊。

他現在是准聖,身份實力都是絕頂,在女媧宮內除了女媧聖人外就是他最尊貴,到了乾坤鼎處不需要向任何人請示,揭開大鼎就步入了其中。

乾坤鼎是一個內含乾坤的鴻蒙靈寶,可裝下一方天地,煉化天地,其中匯聚天地之鐘靈,是聚福之處。

這裡靈氣濃郁極致,彷彿是飄渺神宮,更有天地鍾靈遍布,整個人都有一種彷彿要悟道飛升的感覺。

盤膝在乾坤鼎內,許辰本尊陷入閉關修鍊,修為頓時顯著的提升。

如女媧聖人所言,這乾坤鼎內修鍊一日可比外界一年,萬年時間的苦修在這裡也不過需要一萬天,也就是三十多年而已,十萬年才是三百年。

只要忍耐的住這漫長時間的枯寂,這裡的修鍊速度的確驚人。

……

三年後

在北方的天空中,第二化身還在趕路,他沒有背負瞬移羽翼,速度慢了很多,不過畢竟是准聖修為,最多再有三五年時間也就能趕到北方。

而在西方。

背負著銀翅羽翼的第一化身,振翅九萬里,已經先一步趕到了西方的世界中。 坐鎮西方的最強勢力是接引聖宮,古洪荒之時這裡是佛門聖地,雖然經過天地崩潰又重組一切都已經變得不一樣,但這裡依舊盛行著佛門風氣,一眼望去皆是浮屠寺廟,擁有一種獨特的神話色彩。

「這地方廣袤無比,沒頭沒腦的找三生石實在困難,你有什麼想法沒?」麒麟化身成為一個頭頂麟角的青年,和許辰漫步在雲端掃視八方。

「有一些想法。」

許辰沉吟道:「先去拜訪這裡的聖人吧,接引聖人掌管西方,他是這裡的至高存在,也許知道一些消息。」

「接引聖人。」

麒麟頓了頓點頭:「你現在可以說是第一準聖,身份也不凡,到了對方地盤的確是要找一下對方的至強者,不過這個接引聖人在古洪荒之時口碑可不怎麼好。」

「這個聖人有什麼問題?」許辰皺眉。

「以前西方擁有兩聖,一個接引一個準提,准提聖人三屍斬道悲憐天人的真聖人,但接引卻是發下大宏願建立佛門大教而功德成聖的聖人,保留自我和私慾,此人……」

麒麟看了看天空,遲疑道:「接引聖人怎麼說,為了發展他的佛門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其極,坑蒙拐騙的手段都會用上,偏偏仗著他是聖人的身份,胡攪蠻纏,十分無恥。」

「你要是遇上這個接引,還不知道會是什麼一個情況,就我所知,他看到一些好苗子后特別喜歡渡人去做他的徒弟,入他佛門,你要小心一點,別被他渡為和尚,不對,和尚是凡人的叫法,以你的修為到了佛門起碼也是菩薩果位。」

麒麟說著。

許辰眉頭皺了又皺:「會是這樣的情況?」

「是啊,而且他渡人的手段千奇百怪,你不知不覺就會被他渡化,邪異的很,一般洪荒眾人都會繞著他走。」麒麟點頭道。

許辰變得有些遲疑,如果真是這樣,那可不能賠了夫人又折兵,不僅三生石沒找到,還被對方坑騙到佛門中,變成一個和尚。

「應該不會有事,我現在只是化身。」

許辰說道,然後看向麒麟道:「這種渡化人的手段,通過化身應該無效吧?」

畢竟是面對一尊真正的聖人,該有的謹慎卻是要有,重要的是,許辰實在不能接受自己成為一個和尚的事情。

「應該吧。」麒麟也是遲疑。

許辰頓了頓后搖頭道:「我本尊在女媧聖人眼皮底下,就算這接引有什麼手段,女媧也應該不會不管,走了,先走上一趟吧。」

「嗯。」

麒麟沉吟,跟在許辰身邊前行。

兩人橫穿一座又一座的城池,逼近遠處一座巨大到彷彿通天,連在無盡遠出都能看到的一座金色佛塔,那裡是接引聖宮所在的地方。

「等等。」

半路上,麒麟鼻子忽然動了動喊道,一雙眼睛拚命的掃視八方。

「怎麼了。」許辰問道。

「我好像察覺到了寶物的氣息。」麒麟道:「而且極不尋常,相信我,我們可能又要有奇遇了。」

麒麟更加賣力的在天地四方瞬移搜尋,漸漸從天空到了地面。

地面是一處深淵,深淵中多有綠色流光閃現,看起來極為神秘。

「極不尋常的寶物。」

許辰皺眉:「這種地方也不是偏僻,如果有寶物早應該被人發現了,你是不是感覺錯了?」

「應該不會,先找找。」麒麟執意尋找。

許辰暗自感覺不妥,但也說不清楚這種感覺,任由麒麟尋找。

兩人很快潛入深淵深處,看到了一條綠色的河水,這綠色的水渾濁不堪,詭異萬分,散發淡淡的屠戮氣息。

「這種氣息……我好像感覺過,有一點熟悉。」

麒麟順著綠色的河水往上走,漸漸興奮道:「真的許辰,這裡可能真的有至寶,甚至是比至寶還要強悍的寶物,說不定就是鴻蒙靈寶!」

「……」

許辰沉默,鴻蒙靈寶其實隨地可撿的東西,雖然他覺得自己的氣運的確不錯,但出門就撿到至寶的好事還是太誇張了。

「這是什麼,有暗門擋住了去路。」

麒麟走到河水上游,發現河水之中有石門攔路,他興奮的揮手道:「等我破開他。」

一隻麒麟爪影飛出,碰撞在石門上,砰一聲只聽悶響不見門開。

「果然可能藏有寶物啊,我一擊居然毫髮無損!」

麒麟更加興奮道,他現在已經是主宰,實力強悍無比,連他都破不開的東西,必然是不凡之物了,他回頭說道:「許辰你來試試,破開他。」

「這麼費勁做什麼。」許辰指了指旁邊道:「那個應該是機關吧?」

在他指向的方向有一個凹槽,凹槽裡面有一個圓盤,雖然不算明顯,但也是擺在眼前的東西,並沒有刻意隱藏的感覺。

麒麟上前扭動圓盤。

「嗡!」

石門搖晃,漸漸打開。

方外志異 「竟然是真的。」麒麟哈哈一笑道:「現在看起來,這裡是寶藏之地無疑了,許辰,我們真是洪福齊天啊,這都能找到寶物!」

「……」

許辰有些不知道該怎麼接話,雖然麒麟興奮不已,但他始終覺得這地方詭異,不像是有寶物的地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