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3 日

當初萬載玄參在瑤光大戰的時候,吞噬了不計其數的魂魄,最後因為無法控制,自爆靈魂空間。如果它當時有辦法把不同的靈魂之力在不同的重門之間轉換,也就不會發生那種慘劇了。而莫默現在做的,就是當初萬載玄參也做不到的事情。

之所以莫默敢這麼做,就是仰仗著《附靈傀儡》帶給他的深層感悟。在沒有研究《附靈傀儡》時,莫默只能簡單的操縱靈魂之力。自從研究了《附靈傀儡》,他對靈魂之力的掌控已經提高了太多太多,甚至有時候他都感覺,就差那麼一點點,自己就可以不用屁股釋放魂技了。

如果真能那樣,莫默就再也不會覺得靈魂修鍊系統不好了,那也將是莫默來到這片大陸之後最有成就感的事情。

此時莫默也不再想那麼多,開始用恢復的靈魂之力包裹著黑色的靈魂之力,慢慢的往道門中轉移。為了不讓自己功虧一簣,莫默轉移靈魂之力的速度盡量放的最慢。只要黑色靈魂之力稍有躁動,莫默就趕緊停下轉移,謹慎的安慰收攏一番。

這個過程持續的時間更長。

莫默戰戰兢兢,小心翼翼,差不多用了一個時辰,才勉勉強強的沒出差錯。之間有幾次就要控制不住,前功盡棄。但都因為莫默的鍥而不捨,咬緊牙關,才一一化解。

不過做了這麼多的準備工作,莫默還需要做一件事,才可以衝擊三重門的瓶頸。那就是把孔鶴的魂魄也放在道門之中。

這件事相比之前的準備工作,就簡單多了。因為孔鶴的魂魄還沒有被莫默吸收掉,所以還比較完整。加上它自身也不紊亂,也不排斥莫默的力量,所以轉移起來非常輕鬆。也就是幾個呼吸的時間,莫默就把孔鶴的魂魄放在了道門之中。

到了這個時候,莫默就更專註了起來,因為所有的準備工作已經做完。現在要做的,就是拼盡全力調用一切可用的靈魂之力,對道門周圍的壁壘進行衝擊。

按著開啟兩重門的位置,莫默也大概能猜出三重門應該所在的位置。到了這千鈞一髮的時刻,也沒有什麼好猶豫的,再猶豫,自己也會支撐不住。於是拼盡全力,儘力引動壓縮在一起的死神魂力,朝著那個早就算好的一點,瘋狂的涌了上去!

莫默只感覺靈魂空間一陣轟鳴,似乎長居在暗室之中,忽然打開了天窗。一股恍如隔世、如夢初醒的陌生感,瞬間襲滿了全身。

緊接著自己就如一個巨大的抽風機一般,把周圍的空氣都抽到了自己的體內,方圓百丈之內風起雲湧,飛沙走石,竟然以莫默為中心形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旋渦。

旋渦中的鴻蒙沆茫濃郁至極,瘋狂的灌注莫默體內,莫默只感覺自己天旋地轉,好像跟著這股力量升上了天空。慌亂間內視了一下自己的靈魂空間,發現靈魂空間內真的開啟了三重門!

莫默驚喜交加,短暫的失神之後,慌亂的把孔鶴的魂魄塞到了三重門之中,剛剛吸收到天地鴻蒙沆茫的三重門,似乎滿足的震顫了一下,雀躍的把孔鶴的魂魄圍在中間,接著瘋狂撕碎,沒過多久,就把孔鶴的魂魄消化殆盡,似乎享受了一頓饕餮盛宴。

莫默被巨大旋窩席捲雲端,頭暈目眩,本想引動靈魂之力釋放一個動力全開和連珠彈,脫離這恐怖的控制。忽然靈光一閃,似乎有了一個小小的頓悟,接著情不自禁的釋放了一個自己也不知道的技能。

只見莫默的周身瞬間籠罩了一層翻滾的小型龍捲,龍捲發出陣陣呼嘯,瞬間就把莫默的身體托在半空。

莫默震驚之極,仔細看了看周身的小型龍捲。

「我艹,老子怎麼搖身一變,生出了孔鶴一般的風屬性鬥氣!」 莫默震驚之餘,又暈頭轉向的在空中飛行了一圈,一些模模糊糊的記憶也如拼湊碎片一般的在莫默的腦海中呈現。

差不多過了幾分鐘,莫默終於知道這段記憶來自於孔鶴。但是記憶中沒有其它內容,只有一個關於《白鶴仙決》的功法。

「真是太帥了!」莫默心中一陣驚喜,他不僅不用修鍊就得到了孔鶴的風屬性鬥氣,而且還得到了孔鶴的《白鶴仙決》,這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砸到人的好事啊。

這門《白鶴仙決》本來就是修鍊速度和身形的功法,再配合莫默的連珠彈與動力全開,那豈不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能殺敵於百丈之外?

想到這裡,莫默也不在猶豫,除了身上附著的風屬性鬥氣,又瞬間開啟連珠彈和動力全開。莫默還沒有準備充分,只覺得耳邊嗡的一下,眼睛一花,身體幾乎浮光掠影、不受控制的狂飛到幾十丈外。

等莫默匆忙收起三個技能落在地上時,腦袋上的假髮都被風吹不見了,即使沒有鏡子,莫默也知道自己狼狽不堪,現了原形。

「我靠,這特么的是什麼速度,比起卓依身邊的金衣衛,也差不了多少了吧!」莫默又被自己嚇了一跳,心中卻爽的不敢置信。不過速度雖然快了,但是耗費靈魂之力的速度,也快了不止一倍。

但是有了這個速度,至少可以在短時間內甩開普通的對手了,就算多耗一些靈魂之力,也是值得的。

莫默會心一笑,忽然又想起一事。趕忙引動靈魂之力放出風屬性鬥氣。想以此檢驗一下自己這個鬥氣和武聖的鬥氣有什麼不同。畢竟這個鬥氣不是自己修鍊出來的,想要施展的時候,必須靠靈魂之力才可以外放。而武聖的鬥氣,卻是像道源一般,斂在體內的。

這時莫默已經重新施展了風屬性鬥氣,鬥氣霸氣外露,呼嘯聲不斷,光看莫默的氣勢,已經跟之前不可同日而語。


莫默仔細的感受了一下身體,似乎並沒有像武聖那般結實,引動身上的鬥氣朝著前面的一顆枯樹打去一拳,鬥氣脫手而出,就像憑空撇出去一道拳風。

只聽卡擦一聲,前方的枯樹應聲而斷,雖然樹榦不粗,但是也足夠震驚莫默。

「哈哈哈,也就是說,老子可以運用鬥氣的力量,但是還沒有武聖的身體!」

莫默終於明白了自己的現狀。他無法在短時間內提高自己的身體強度,所以依然算不上是個武修。但是他的靈魂三重門竟然得到了孔鶴的鬥氣與孔鶴的《白鶴仙決》。

也就是說,他雖然不是武修,但是依然可以利用靈魂之力,做一個武聖才可以做到的事情。

憑空撈到了這麼大的好處,莫默都快得意忘形了。反正現在假髮已經掉了,不如乾脆恢復成自己的容貌算了。大不了到了道天帝國與桑益壯、匡柔二人匯合之前,再想辦法改回彭仗的樣子。恰好現在改變一個樣貌,更有利於自己離開道天帝國。

「嘿嘿,此計甚妙,甚妙啊!」莫默喜不自勝,嘴巴咧的老大,加上沒有人皮面具的束縛,只感覺藍天白雲,渾身愜意。

就在這時,遠處一伙人風風火火的追了上來,正是剛才跟莫默一個照面死了兩個人的三元宗眾人。

附近這一片,本來就是三元宗的地盤。

最開始三元宗得到了路家的傳訊后,臨時調動了人馬前來圍堵,誰知剛剛交手,就死了兩人,還讓莫默逃走了,於是垂頭喪氣,捶胸頓足。

本打算追不上就算了,畢竟莫默的修為看起來也不弱,他們也不想為了路家拼死拼活。誰知道,過了沒多久,路家又傳來了暗號,而傳暗號的時間,就是孔鶴剛被殺了不久以後的時間。

暗號的內容是以一種奇怪的方式傳遞的,先是傳訊珠先震動一次,然後過一會又震動一次,最後過一會連續震動九次。

這個暗號,莫默是不知道的。但是封神帝國的各大兵團與宗門,都知道這個暗號。代表的意思也很簡單,那就是119。

可119又是什麼呢?這其中倒有一個不是秘密的秘密。

封神帝國各大城池的管轄地,都有一張描繪的非常清晰的地圖,每個城池的地圖上,又被平均的分成了上千個小塊,每一小塊上都有它對應的數字,被帝國人稱為坐標。孔鶴從一開始就鍥而不捨的追逐莫默,最關鍵的原因,就是他不停的用傳訊珠傳遞著自己的坐標。

也就是說,不管是路家的人,還是王帶之在欽思城的營地,他們一直都知道莫默和孔鶴逃跑的方向。簡而言之,莫默這一路上只有一撥人前來阻撓,已經算是燒香拜佛了。其實中間有三波人都因為動員的速度太慢,而錯過了圍殺莫默的機會。

所以封神帝國研究出這坐標戰法的人,是非常厲害的。只要在某個坐標發現了敵人,就可以立馬調動附近可調動的力量前去圍剿,就算圍剿失敗,也可以一直派人跟蹤,然後從長計議。

不過孔鶴被擊殺了以後,很久都沒有再傳出去消息,於是路家和星之隊的人都慌了神,便又立馬指示三元宗的人前去查看。

莫默殺完孔鶴之後,在不遠處耽誤了兩個時辰,兩個時辰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幾乎正好夠三元宗的人一路尋來。於是也就有了現在的場面。

莫默此時也聽到了對方的動靜,既然自己已經不再是彭仗的面容,於是按兵不動,假裝愜意的待在這裡,心中卻時時留意,以備不測。

「前面那個小子,不許動!」三元宗等人見到莫默,聲色俱厲的喝道。


莫默也沒打算動,反正現在動起來對方也不一定能抓住自己,所以也有恃無恐了。

「幾位好漢,你們叫我有什麼事么?」莫默一臉白痴的問道,好像自己是個傻子一般。

「什麼事?」為首的老者有些好笑的問道,「你在我們三元宗的地盤上,竟然問我們有什麼事,我還想問問你在這裡做什麼呢?」

「我?我在這歇著,也沒什麼事啊。」莫默淡定的說。


「歇著?這麼熱的天,你也不找個陰涼地方待著,就這麼在陽光下歇著?」老者覺得有點意思。

「是啊,就是因為天太熱,我才歇著,不然的話,我就走了。怎麼,貴宗不讓路人歇著么?」莫默也覺得三元宗這幫傻貨有點意思。

「哈哈哈,小夥子,你能告訴我,你這一身凌亂不堪的行頭是怎麼造成的么?」三元宗的人早就發現莫默衣著凌亂,身上又有血漬,而且此時所在的坐標離119很近。順理成章的,在這一區域出現莫默這樣一個人,不是他們想要抓的人,又能是誰?

莫默當然不知道對方早就把自己識破,還覺得自己應對的不錯,於是接著說:「荒郊野外的,順手抓點野獸充饑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因為修為不濟,也只能把自己搞的如此狼狽。」

「野獸?哈哈哈。」三元宗眾人一片鬨笑,「小夥子真會說笑,我們三元宗這片地界荒蕪不堪,長年累月也沒有多少雨水,哪來的什麼野獸啊。依我看,你還是不要編啦,告訴我們你真正的身份,或許還會免去一番皮肉之苦!」

莫默一看對方竟然識破了自己,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了,騰的一下翻身而起,風屬性鬥氣瞬間附著身上,身隨影動,眨眼間已經掠出去二三十丈。

三元宗人雖然早有準備,但是也不知道莫默速度如此之快,眼見著對方就要第二次從身邊逃走,頓時也急追起來,而且為首的老者也趕忙催動傳訊珠,報告即將進入的地域坐標。

莫默回頭朝著眾人擠眉弄眼一番,心想此時的修為又有精進,就不能這麼猥瑣逃跑了吧。再說了,想逃跑怎麼都可以逃跑,倒不如好好的跟這些人較量較量,一旦再把對方這幾十人全部弄死,豈不憑空又多了好多純凈誘人的鴻蒙沆茫?

想到這裡,莫默也不再猶豫,一個凌燕翻身,轉頭又迎著眾人飛了回來。

眾人剛剛氣勢洶洶的加速,還沒有全速狂奔,忽然對方就殺氣騰騰的轉了過來,這一舉動倒是把眾人搞的一臉蒙逼。

「找死!」為首老者橫刀立馬,趕忙急剎穩住陣形,全神貫注,準備迎敵。

可是莫默又怎麼會撞入眾人的圈套之中,朝著對方人群就釋放了一個三重門之青光符。

三重門內的靈魂之力同時引動,青光符強勢而出。

以往的青光符,不過是一團耀眼的光符撇出,主要的作用還是利用強光阻滯對方的行動,打斷敵人的吟唱。

但是此時的青光符就不是一團光符了,而是一大球的光符,光符猶如炮彈一般飛了出去,到了眾人身前竟然又如禮花一般爆裂開來,一陣耀眼的強光,差點亮瞎了眾人的狗眼。

眾人心中暗暗驚奇,這特么的還是經常見到的雞肋道術青光符么!這尼瑪是青光炮吧! 莫默雖然也被自己的青光符嚇了一跳,但是動作也沒有停下。一看眾人的身形都滯了一滯,於是靈魂之力再次引動,三重門之烈火符!

以前的烈火符,就跟張夢的土球術差不多,拳頭大小的火符雖然威力不大,但是對付一般的小人物,也能讓人躲閃不及。


可是如今的烈火符也變成了烈火球,三四個臉盆大小的火球脫身而出,朝著眾人迎面罩去,不說火勢滔天,也讓周圍的空間瞬間一熱。

對方的幾個武痴反應也不慢,剛剛被青光符晃的眼冒金星,倉皇間竟然同時祭出四五個毗盧盾,毗盧盾雖然不是什麼稀罕之物,但是小巧方便,抵擋一些威力不大的攻擊,非常好用。

莫默的烈火符打在對方的毗盧盾上,倒是沒有給對方造成什麼傷害。

但是借著對方的狼狽之勢,瞬間又釋放了兩撥屁針。

此時的屁針相較之前也大為不同,以往的屁針肉眼難見,速度極快,若是打到要害,必定傷及性命。但是此時的屁針卻變的幾乎實質,稍加留意,就會被人發現,只不過在速度和威力上都進步了不止一籌,剛剛釋放出來,就如閃現一般,到了眾人面前。

眾人驚呼一片,連「小心」二字還沒喊出,只聽哇哇幾聲尖叫。

莫默眼睛微眯,心中暗爽,發現對方中招之人血濺當場,無力回天,於是釋放連珠彈和動力全開,加上身上的鬥氣,三力合一,狼煙四起,蜿蜒奔騰,迂迴而上。

眾人一看己方一個照面又有人命喪酒泉,心中也焦慮不堪,趕忙振作起來,聯手布陣,意欲擒敵。

哪知莫默浮光掠影,在眾人陣外東竄西跳,找準時機,來到死者面前,單手一拂,武修的鴻蒙沆茫轉瞬來到他的靈魂空間。

「嘿嘿,雖然不多,但是蚊蠅腿也是肉啊!」莫默心中竊喜,靈魂空間又增一絲靈魂。

可是進陣容易,出陣可就沒有那麼簡單了。

三元宗為首的老者,臉色紫漲,早就氣血翻騰,怒不可揭。

「把這小子拿下!」

一種振臂一呼,應者雲集的咆哮氣勢,瞬間在老者身上展露無遺。三十多人乾淨利落的把莫默包圍其中,終於形成合縱之勢。

莫默暗叫糟糕,身上能加速的三種絕技同時釋放,想要在最短時間離開對方的包圍圈,誰知對方早有準備,合圍之勢一旦形成,威力不可同日而語。

三十多人瞬間催動不知何名的陣法,在天空上方結成彌天大網,大網氣勢恢宏,遮天蔽日。因為莫默已經擊殺對方三人,此舉倒顯示了三元宗與莫默結成了不死不休的血海深仇。

莫默自然不能坐以待斃,情急之下,只能不停釋放範圍類技能,道尊法相也不覺呈現,寒冰領域和冰氣利刃瞬間迸發而出,配合原始極臭的屁之複製也怒然而放,瞬間場面變的乒乓作響,氣氛詭異。

「大家一起攻擊,速速虐殺!」老者一看對方不是善類,臉色連變,趕緊指揮,協同作戰。

莫默也顧不上那麼多,死神之鐮在握,人擋殺人,佛擋**。幾個照面下來,叮叮噹噹一陣交戰,對方三十多人的武器幾乎無人倖免,全部如破銅爛鐵一般散落在地。

「嗎的,他手上拿的是什麼東西!」一個武痴大聲叫罵。

作為一個武痴,不能與對方近身搏鬥,無疑是最鬱悶的事情。可是莫默偏偏有一把神器在手,不管什麼武器過來,二話不說,照頭一刀,似乎毫無懸念,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可惜三元宗的陣仗中又沒有武聖掠陣,不然的話還能時不時的打出鬥氣,遠程攻擊。

現在可好,一群人把一個人圍在中間,竟然還能被對方打的落花流水,不敢靠近。

不過此時的莫默也好不到哪去。即使他有三頭六臂,也無法阻擋三十多人頻繁的攻擊,雖然仗著死神之鐮勉強支撐,但是長久下來,也有個別攻擊打在自己的身上。好在自己身上有寶衣護身,又有剛得到的鬥氣護體,所以才免得一些皮肉之苦,但是再這樣下去,難保不會受傷。

時間過去半天,局勢依然不太明朗。

莫默站在陣中無法逃脫,只能指望著屁之複製和寒冰領域把眾人治服。

對方眾人一邊忍著寒冷,一邊忍著令人作嘔的臭味,時不時的攻擊莫默一下,同時利用傳訊珠傳出信息,希望得到欽思城方面的援助。

於是,雙方便這樣你來我往,互相騷擾,卻不大動干戈,似乎戰局慢慢的僵持了起來。

但是隨著時間越來越久,莫默的寒冰領域也越來越凸顯神威,三元宗內除了武痴修為的人,剩下的武者一個個顫顫巍巍,連下巴都凍得瑟瑟發抖,牙齒打顫。

若是光寒冷的話,也不至於讓眾人無法堅持。最關鍵的是,莫默的屁之複製在開啟了三重門之後,又有了精進。

以前的臭味只是令人作嘔,胃口翻騰。現在的臭味直接就是臭氣熏天,辣眼欲裂。眾人在這裡屏住呼吸熬了一會,忽然發現連自己的眼睛都受不了了。於是乎,對方三十多人,只能時不時的閉上眼睛,以此來緩解自己的痛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