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當下,葉雄告訴血酬慕容如音的地點,然後血酬身影一閃就離開了。

結界之內,頓時只剩下葉雄跟冷血兩人。

葉雄目光落到冷血的左手上,發現她的尾指跟無名指已經裝成兩根金屬手指,看起來特別漂亮,如果不知道,根本不會想到她斷了兩根手指。

「域外很亂,你確定要去哪裡?」冷血沒話找話。

「我有朋友在那邊。」葉雄回道。

「什麼朋友?」冷血本能地問。

葉雄沉默了,幽冥的事情,他不會跟任何人說起。

「你朋友有什麼能耐?如果沒有能耐的話,在那邊也幫不了你多少。」冷血說完,突然說道:「我建議你去北域,北域跟南域是死對手,而且北域也安全得多。」

「我已經決定去域外之地了。」葉雄堅持己見。

「真不考慮加入裂組織嗎,加入一個勢力,比你一個人在修真界闖天下好得多,你現在對裂組織三大首領都有恩,他們一定不會誇待你的。」冷血勸道。

當初愛羅莎那麼看好自己,結果呢?

為了對付裂組織,她不惜犧牲自己,天知道有一天,裂組織會不會以相同的方式來對付自己?

他寧願一個人修鍊,也不想再成為任何人的棋子。

擁有火靈的他,在修真界崛起,只是時間的問題。

他現在要做的,就是讓自己在崛起的這段時間之內,好好活著。

「冷血小姐,我已經決定了,你不必再勸了。」葉雄堅定地說道。

邪王追妻 「既然你這樣決定,那就隨便你。」冷血看著他,突然說道:「我沒怪你斷我手指的事情,你不必防賊一樣防著我。」

葉雄看了她一眼。

這一次,他是相信的,畢竟在自己生死關頭,她明知不敵亞瑟,也敢站出來,充份說明這一點。

接下來,兩人都沒怎麼話,氣氛有些尷尬。

誰也沒有想到,當初敵對的兩人,現在居然會像朋友一樣坐在里。

半小時之後,血酬帶著慕容如音回來了。

「阿雄,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看見葉雄,慕容如音馬上就跑了過來。

「我說過,一定會沒事的。」葉雄笑了笑,說道:「血酬前輩答應帶我們離開這裡,咱們終於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了。」

「回來的路上,前輩已經跟我說過,真是太好了。」慕容如音掩不住的欣喜之色。

冷血在旁邊看著,心裡莫名生起一陣嫉妒。

剛才她跟葉雄在一起的時候,兩人一直都冷場,沒怎麼說話,但是這個女人一來,他那高興的模樣,就可以說明這個女人對他多麼重要。

她明知道葉雄這樣做很正常,但他就是感覺心裡不舒服。

「咱們快離開這裡吧!」血酬吩咐。

一行四人,飛快地離開。

躲過一隊隊的追蹤,終於到了城南一處湖邊。

「你們跟著我,別跟丟了。」

血酬身體一閃就進入湖之中。

剩下的三人緊跟著進入湖中,朝湖底游去。

遊了幾分鐘,到了山底下,那裡有一個大洞。

穿過洞穴,出水的時候,四人已經在山腹之中。

「父親大人,這是什麼傳送陣,我怎麼不知道?」冷血奇怪地問。

作為裂組織在京城的聯絡人,她居然不知道這裡還有一個傳送陣,委實有些意外。

「這個傳送陣,除了三大首領之外,沒有人知道,是應付緊急情況的。」

很快就來到山腹之中,那裡有一個築起的高台,上面有四根懸浮的能量柱。

「能量柱已經懸浮起來,看來天罰跟花蛇應該也是從這裡離開了,咱們快上去吧!」

他帶頭走了上去。

葉雄拉著慕容如音的手,兩人走到傳送陣中間。

冷血看著他們緊緊握在一起的手,翻了翻白眼。

血酬從身上拿出幾顆能量石,放進柱子之中。

一陣光華閃過,四人的身影已經在原地不見了。

下一刻,當四人再次出現的時候,依然是在一個山洞之中。

「這裡是離摩洛城五千公里之外的百淵城,我再送你們去下一傳送陣。」血酬說。

「多謝前輩。」

走出傳陣之後,血酬帶著三人穿街過巷,沒多久就到了下一個傳送陣之中。

這個傳送陣建在一幢居民樓的地下室。

「這個傳送陣可以將你們送到域外。因為我們不需要過去,咱們就在此告別吧!」

「多謝前輩,咱們就在此告別。」

葉雄說完,帶著慕容如音,走到傳送中間。

冷血看著他,一直都沒說過話。

「前輩,冷血小姐,再見。」葉雄說道。

「有什麼好再見,我才不想再見到你,別忘記,我這兩根手指,可是你給斷的。」

冷血哼了一聲,轉身離開了。

「江南王,慕容小姐,珍重。」

隨著一陣五彩光華閃動,兩人的身影瞬間就不見了。

當兩人身影再出現的時候,又是在一處山洞之中。

葉雄跟慕容如音走出山洞,看著眼前完全陌生的環境,終於忍不住相擁起來。

「咱們終於離開南域那個鬼地方的。」葉雄激動地說道。

「是啊,咱們以後再也不用提心弔膽了。」慕容如音同樣十分激動。

葉雄摟著她的小蠻腰,笑道:「如音,你知道我現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嗎?」

感受他那火辣辣的目光,慕容如音的臉瞬間就紅了,小聲說道:「誰知道你想做什麼。」

葉雄啞然失笑,如果不知道,她的臉就不會露出這麼羞澀的模樣了。

「我今晚再告訴你,咱們先找個地方落腳吧!」葉雄壞笑。

兩人朝附近一座城鎮而去。

經過一番打探,得知這個小城叫做十方城,是十萬大山之中,一個普通的小城鎮。

這個城鎮,人流量不算多,大多數打扮得比較復古,跟南域打扮還是相差比較大的。

讓人意外的是,這小鎮城比較太平,完全不像幽冥所說的那樣,是非常亂的域外之地。 十萬大山,地處南域與域外之地交接處,是一片連綿不絕的蠻荒山脈。

這片山脈之中,門派林立,凶獸橫行,靈藥無數,凶地赫赫有名。

南域聯盟大軍,曾經無數次想征服這片山脈,但每次都鎩羽而歸。

這裡的門派,平時暗地裡內鬥不止,但一旦南域聯盟出擊,他們就出奇的團結,一致對外,借著十萬大山險峻地形,對南域聯盟進行痛擊,最後南域聯盟只能放棄。

在這片十萬大山之中,大大小小門派加起來有幾百個,最大的門派,是三門七教。

三門,指的是天劍門,百草門跟萬獸門。

九教,指的是三道教,萬佛教,釋教,儒教,天魔教,地獄教,神丹教。

除此之外,還有大大小小的門派,數也數不清。

葉雄跟慕容如音走進小鎮,就看到小鎮口那擺著幾十個小攤,各種各樣的教派都在招人。

那一面面門派旗幟,看得眼花繚亂。

打聽真相之後,葉雄哭笑不得。

原來,摩洛城大亂的事情,已經傳遍十萬大山,這些門派全都一哄而來,想從中得到好處。

能從摩洛城逃出來的大多數都是有錢人,不然不可能用得起傳送陣。

這些門派,與其說是收徒,不如說是給這些人有個避身之處,從中賺一筆。

葉雄隨便問了幾個門派,入門費貴得離譜,至少也得上百顆上品靈石。

雖然葉雄身上還有兩千多顆上品靈石,但是也不能這麼花吧!

但是,葉雄不得不選。

整個十萬大山,除了這些門派之外,根本就沒有小鎮,連山村都沒有,除非你決定每天風餐露宿,住山洞,吃野味,提心弔膽,不然你就得加入門派,有個地方休息。

這尼瑪跟華夏房地產是一樣的手段,就是逼你買房。

葉雄找個地方咱時住下,然後買個山賽的通訊器,打給幽冥,想知道她的下落,好去找她,哪知道還是打不通。無奈之外,他只好準備在十萬大山住下來,再想辦法聯繫幽冥。

晚上,葉雄跟慕容如音找了間酒樓住下。

這裡的酒樓,不知道是不是經常有戰亂,建得非常簡單,兩個房子之間,只有一道木板隔著。

別說啪啪啪,就是轉身都可以發出聲音。

葉雄想找到個地方跟慕容如音啪啪的夢想也破碎了,除非他不在意,啪啪的聲音被整幢酒樓的人聽見。

在簡陋的地方住著,讓慕容如音很不爽,連啪啪的自由都沒有了,真夠憋屈。

晚上,兩人睡在一塊,本來只想抱抱而已,最後兩人還是忍不住弄了起來。

雖然盡量弄得很輕,但床還是不由得吱吱地發出聲音。

無奈之下,葉雄只好把慕容如音抱起來,站著弄。

慕容如音壓抑著,不讓自己叫出來,差點把自己的手指都弄斷了。

完事之後,兩人躺在床上相視著,同時苦笑起來,差點笑翻在地。

「都是愛羅莎這個賤人,弄得我們這麼尷尬,老子非罵她一頓不可。」

葉雄拿出通訊器,直接撥通愛羅莎的號碼。

買通訊器的時候,他查過,十萬大山這邊的通訊器,跟南域不是同一個運營商的,所有從這裡打出去的信號都不能查出來,所以他才這麼肆無忌憚。

「喂,哪位?」

剛接通,那邊就傳來愛羅莎疲憊的聲音。

「愛羅莎,怎麼聲音這麼疲憊啊,大姨媽來了嗎?」葉雄笑問。

噗!

旁邊的慕容如音忍不住笑了起來。

敢這樣跟南帝說話的,估計只有葉雄一個人了。

愛羅莎頓時沉默了,雖然隔著電話,葉雄依然能感受到她的憤怒。

「對了,你不知道大姨媽是什麼吧,意思是,你是不是來月事了,所以這麼累?」葉雄聲音中帶著戲笑:「我建議你煲些薑湯喝一下,好好休息一下,不要月事會延長的哦。」

「剛才我看了下報道,說摩洛城這次被重創,至少損失三千萬顆上靈品石,沒這麼誇張吧,我想問問,你們媒體是不是誇大了,好像也沒塌多少房子,沒死多少人啊?」

「你怎麼不說話,是不是累了,你也真是的,這麼大的南域,讓你一個三八去管理,真是挺難為你的。我勸你,還是早早找個人嫁了算,那麼累幹嘛?」

葉雄越說越激動,這口氣出得真是太爽了,這臉打得啪啪響啊!

電話那邊,愛羅莎沉默了很久,這才冷冷地說道:「江南王,你是不是覺得逃到十萬大山,就沒事了?」

葉雄嚇了一跳,差點以為自己被通訊器給坑了。

但是一想到愛羅莎這女魔頭的性格,當下哈哈大笑起來:「沒錯,我就是躲在十萬大山,你派人來抓我啊!」

「江南王,我一定會讓你為自己做出的事情,付出代價的。」愛羅莎冷冷地說道。

葉雄前一刻還笑嘻嘻的,下一刻聲音也冷了起來。

「你還好意思說出這樣的話,你的臉呢?」

「我為了幫你,不惜深入裂組織內部,引他們去天牢,而你呢,為了殺掉他們,不惜連我都要幹掉,你******還好意思說這些,你的臉呢,賤人。」

「不敢說話了,是不是覺得我這種小人物,命根本就不值線,隨便犧牲就行了?」

「我真不知道你是怎麼當上南帝的,你就是只披著羊皮的女狼。」

嘟嘟。

電話那邊,愛羅莎受不了他的謾罵,直接掛掉了。

「罵不死你。」

葉雄冷哼一聲,這才將通訊器扔到一邊去。

……

南域皇城,愛羅莎掛掉電話,坐在沙發上黑著臉。

正好,格林走了進來。

「殿下,你找我?」格林問。

「江南王的下落,找到沒有?」愛羅莎冷冷地問。

「還沒找到,不過我相信,很快就能找到……」

「人都已經逃出去,你還找個屁?」愛羅莎霍地站起來,怒道:「整個南域,幾萬名執法隊員,連一名築基初基的修士都抓不到,你讓南域聯盟的臉往哪擱,其它三域,都在看我們的笑話呢!」

「殿下,江南王逃到哪去了,要不,咱們派人出去找他?」格林弱弱地問。

「我怎麼知道他逃到哪去了,我要是知道,還用問你。馬上下令,無論付出任何代價,一定要將他抓回來。」

「是,殿下。」格林灰溜溜地離開了。

愛羅莎雙手抱胸,憤怒之下,飽滿的****激烈地起伏起來。

(本章完) 第二天,葉雄跟慕容如音醒來,兩人走出大街。

經過考慮之後,葉雄決定先加入一個門派,咱時住下來,等於花錢買平安。

最好的選擇就是加入最大的三個門派之一,天劍門,百草門跟萬獸門。

葉雄跟天劍門,還有一段淵源,他的烈火劍陣,就是天劍門的震派法術。

可惜葉雄只修鍊到第三層,剩下的劍陣沒有修鍊方法,所以他第一念頭想去天劍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