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28 日

畢竟,10個小時,太遠了!

這電話號碼是大二時候芮信朋友給的,說聯繫不上她就打這個號,人你也認識。

話沒錯,從她嘴裏說出來總感覺在戲虐我。

飯店裏,我拿起王瑞的手機按下那串數字撥了過去,就連原本小聲說話的老闆也憋住不在張嘴,短暫的忙音和店裏鐘錶「噠..噠」的響聲,連同我心臟一起跳動着,其實這一刻我多希望變成空號或無人應答。這樣大家都不尷尬。

抬頭看向王瑞,他的臉上已經出汗了,不知道是喝多還是憋著的臉現在更紅了不少,醬紫色的一片。

「喂~」

女孩茫然的接起電話。

我張嘴無聲的和王瑞提示你倒是說話啊。

「喂~你誰啊!」

女孩的聲音變得冷清不少。

可是王瑞依舊憋著醬紫色的臉沒有說話,最後乾脆一把奪過手機按了掛斷鍵。

在老闆一臉惋惜的神情下,我倆顛顛撞撞的走出了飯店。

………

「芮信!」

街角上,女孩穿着她最喜歡的一條裙子在我面前站了會,便快速的跑進了人群。

我下意識的跟着她進了人群,隨後黑白色的城市在她的跑動中變成了彩色的,人們的衣服也有了原本該有的色彩。她跑的不算快,像是故意等我。以至於沒多久我便在人群里拉住了她的手,看着她依舊光滑的臉忍不住的想將她抱在懷裏。

而她卻伸手放在嘴中間比了個靜音的手勢,又甜甜的笑了起來,大大的眼睛眯著一眨一眨。

『咚..咚..咚..咚..咚..咚..』

多日以來,難得一見的美夢被急促的奔跑聲驚醒,我怒氣未消的睜開眼左右活動了一下身體。

「靠,誰啊大晚上的有病….

推開門剛要罵的同時看到了聲音的來源。

那是一個渾身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他從很遠的地方跑過來,衣服已經亂成一團,腳下的鞋子也是一支在另一隻不在的。

眼睛大的出奇,像是整個眼球都被水煮了般,沖紅突起向外張,快要掉出眼眶裏。嘴裏還邊吐著口水邊念叨著

「我沒病!」「我沒病!」「我沒病!」「我沒病!」

看到我開了門詭異的正沖着我的方向看着,腳下的步伐更加快了很多。嚇得我最後一個「吧」字還沒說出口立刻又重重的準備將門閉上。以防止這人跑過來粘我一身。

卻沒想到在閉上門的霎那,中年男人的大手已經緊緊的扣住了門框。大腦還在懵比,身體已經做出了反應,雙腳向後跳了一步,順勢拿起什麼東西直接向開了房門的男人扔去。

只見昏黃的燈光下,一個漆黑的長方形如同炮彈似的直接命中男人的額頭。力道大的將那人也直接向後仰倒。

饒是我也被剛才自己的力量給嚇了一跳。

『一擊命中不能給對方反抗機會!』

簡直是下意識的一句話,又抄起地上的冬靴三步並作兩步的沖了上去,趁著那人還在地上掙扎的片刻,身體一躍而起,手肘向下重重的給那人肚子上來了一擊,拳擊裏面撲倒人後的第一動作。不等對方反應,拿着鞋尖的手猛的向男人察覺痛處而揮過來的手臂打去,鞋棒子和男人手肘內的神經處死死的接觸在一起,忽然握著鞋的手就是一陣酸麻疼痛。

這時候我才發現,男人的力度極大,一套組合之後我立刻向旁邊跳了過去,順勢滾落兩圈與那人拉開距離。

握著鞋子的手也一陣顫抖,興奮和恐慌刺激著,而手是真的沒力氣了,一點都沒了。

看了眼手,再看向那男人。他已經累的躺在地上不動了,痛苦的哀嚎著,尖銳的嗓音讓我一陣噁心。嘴裏嘔吐的東西也隨着張開的嘴不斷噴吐著。方才匆忙間想到手肘撞他小腹,現在看他衣服上也儘是黃湯子,和墨綠色的嘔吐物,渾濁的到處都是。

嚇得我也立刻脫掉了外套,扔出老遠。心裏一陣安慰幸虧不是羽絨服,而是裏面的普通外套。

「草!」

男人躺在地上還在哀嚎著,他身後終於跟過來的乘警和混身白大褂的醫生們出現。眼看着那些人七手八腳的將中年男人終於銬住,我才安心的癱坐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手還是在止不住的抖,渾身都在抖,心跳的很快。

從扔出那東西到一套組合打完,幾乎是下意識的動作,卻是這僅僅不到一分多鐘的時間,讓我感覺跑了八百米一樣累。

雙腿也是一陣發軟,顫抖著很厲害。

「喂,沒事吧!」

身後熟悉的聲音響起,我轉頭看過去,他正拿着一杯咖啡在戲虐的看着我。

「沒…沒事!」

「沒事就起來吧,像個娘妹一樣坐在地上算什麼。」

我TM直接怒了好么!!

老子又不是你的新兵,CNM的我一普通人,遇到就TM像個瘋狗一樣的大老爺們撲過來,臉不是臉人不是人的,誰遇到都很恐懼吧!

雖然內心是極度崩潰的,但在這人面前我還是暗自下定決心不能讓他看笑話,甚至連臉部表情都不能有。

「累了,歇會兒!」

我說道。

隨後看到乘警也看向了我這邊,和旁邊的醫生簡單說了兩句變向這邊走了過來。我確實沒什麼力氣了,索性依靠着牆爬了起來,安靜的等兩個醫生模樣的人過來。

身後還跟着手拿黑膠皮警棍的乘警….

「你沒事吧!」

最先開口的白大褂是個女孩,她雙手戴着白手套,嘴上還戴着白口罩,像是醫院裏做手術的那種護士小姐姐,聲音很清涼,但是帶着關切的語氣。

我報以微笑,擺擺手說「沒事。」

「抱歉,我們懷疑那人現在有瘟熱或其他併發症,所以出現了剛才那樣的狀態,給你添麻煩了。不過考慮到你的車廂需要消毒,以及有可能感染到你,我們需要的協助配合一下!」

『活屍突發前的一種表現形式,瘟熱及攜帶病毒,眼球紅腫突起且泛著白絲,證明該人已經處於血紅色急劇下降,自身抗體只能維持不到48小時。』

那人已經被兩個乘警死死抓住動彈不得,趕來的醫生已經給他帶了氧氣罩,兩個醫生看護,剩下一個拿着儀器在檢測我的車廂,帶來廂門。

「先生!」

急促的輕咳之後,過來的乘警打斷了我的思緒,讓我才反應過來,看着門的方向正好和那女醫生位置差不太多。

「對不起對不起,我在想檢查完之後我還要回這個車廂住么?」

雖然我不怕病毒,也知道自己不會被感染,但是讓我睡在剛才拿人吐過的地方我真的忍不了。

「哦不,我們希望您能將所有物品帶上和我們一起走,那邊會有專門的休息區。」乘警說着您,語氣中卻帶着冰冷的寒意,讓我不禁皺眉。

「好!」不就是怕我也感染么,正好離開這個鬼地方!

也不等對方過來扶我,我便自顧自的離開了牆面,腳剛想挪動一下,卻發現還是沒什麼力氣,顫抖著很。幸好身後的一隻大手拎住了我。

「我扶你吧!」

便利店中遇到的男人也是清冷的聲音,嗓子沙啞著,我卻發現這才是他真實的聲音。

當下我也不再多言語。拿着咖啡杯的男人自然和乘警是通過氣的,不然最開始就應該讓他離開。所以我更加篤定這男人是有身份的,而且十有八九是在執勤的特種兵。

路過那倒地的中年人時,我才發現,自己剛剛扔出去的竟然是塊移動硬碟,鋁合金材質的硬碟四棱四角都沒有打磨,而且厚重的很,被打的中年人鼻子上有一道很深的凹陷,流着血,眼睛似乎也被波及到,此刻通紅的眼球也留着不少的血液,像是馬上就要爆炸一般。

當那邊醫生遞給我時,看着硬碟上髒兮兮的模樣,心下一狠。

「不要了,不要了,給你們當證物吧。」

反正一塊小硬碟,備份的東西也不是很多。

那人倒也不言語,直接說「好」,便收緊了透明膠袋中。

其實過年回家,原本就沒什麼特別值得帶的東西,而且不到十天的假期,我也確實沒想多帶幾件衣服。以至於行李箱空落落的,我簡單收拾了一下,便連同電腦書包都塞進了行李箱裏。

跟着他們穿過了兩節車廂,和一節餐車。最後竟到了一節猶如G開頭的列車特等座里。一節車廂只有三十幾個座位,每個座位都配備了電視及小型書桌,還有小枱燈。

我驚訝的瞪大了雙眼看着幾乎不可能出現的一切,下意識的伸手打了下自己的臉,火辣辣的疼痛感頓時撲面而來。

「絲…….」

單手揉着臉,再次確認了這裏不是夢境。

。 「GMO戰隊一樓拿下了雷克賽,這個英雄目前在野區沒什麼天敵,是個很強勢的打野英雄,非常適合GMO戰隊的風格。」二哥看到雲歌的第一手BP,眼睛亮了一下。

從這手雷克賽的選擇就能看出,GMO戰隊在被Ban掉皇子和錘石后,依舊沒有放棄在前期尋找節奏的打法,這樣的打法,會讓比賽變得更加好看。

「BBG戰隊選擇拿下了酒桶和發條的組合,Zed選手再次選擇了發條,或許BBG戰隊的教練組認為,上局比賽前期失利的原因並不在發條的身上。」

澤元大校對於BBG戰隊的這手BP有點疑問,他似乎並不看好發條這種脆皮法師,尤其在面對GMO戰隊這麼強大的前期壓制力下,能和平發育到比賽的後期。

「選大樹和璐璐。」雲歌將手按在趙銘的肩膀上,眼神緊緊的盯着屏幕。

皇子被送上Ban位后,雲歌只能選擇前期較為強勢的雷克賽打野,其實盲僧也是不錯的選擇,鄭新陽也很擅長這個英雄。

但是面對BBG這樣擅長運營的戰隊,盲僧的容錯率就顯得太低了,不如雷克賽對團隊的貢獻大。

因此雲歌還給趙銘拿了一手大樹來打上單,這是為了補足隊伍的開團能力,在S5時期,LCL賽區的上單都是大樹絕活哥,人人都是扭曲樹精。

雷克賽和大樹兩個定點控,對於團戰雙C的限制還是蠻大的,如果配合得當的話,絕對能夠秒掉一個後排C位。

「璐璐?GMO戰隊是打算用璐璐來打中單嗎?這跟他們的戰術思路並不匹配吧。」二哥看到GMO戰隊第三手的選擇有些疑惑不解。

在S5時期,璐璐大多數時候還是走在中單位的,是一個對線沒什麼天敵的英雄,也是前期沒什麼太大的壓制力,後期也什麼傷害的混子英雄。

「我覺得這手中單的選擇並不是太好,中單璐璐打發條並沒有太大的優勢,後期雙方的傷害根本就不在一個量級上,並且前期也沒有太大的優勢。」

「雲歌教練為什麼會作出這樣的選擇,Killer還是一位很有實力的中單選手,為什麼給他選這種偏混的英雄,我不是很理解。」澤元大校忍不住皺眉。

「我們選慎和薇恩。」金泰教練皺眉思索了一下雲歌這手璐璐的選擇,隨即搖了搖頭,打算繼續維自己戰隊的風格。

並且拿下了GMO戰隊上一局表現不錯的慎,雙方上單互換英雄,大樹打慎,再打一次。

做完這手BP后,金泰教練臉上露出洋洋得意的笑容,他覺得自己的這手慎的選擇非常不錯。

GMO戰隊前中期的時候,經常在中下路搞事情,上路選出慎這個英雄后,就能在六級后給到隊友保護,或許能夠在應對GMO戰隊前期進攻的時候,取到不錯的效果。

雲歌看到對面拿下慎后,眉頭皺了皺,這手選擇出乎他的預料,慎的選擇對BBG戰隊來說。

慎六級后的支援能力的確會給GMO戰隊帶去一點困擾,但也僅僅是一點困擾罷了,雲歌相信GMO戰隊能夠應對。

「我們選大嘴和妖姬,趙銘,這局比賽你要多犧牲一下,要看緊對面的上單慎,盯緊對面的大招支援,你盡量不要用TP回線上,留着給中下路多一點保護。」

「明白,雲哥。」趙銘用力的點了點頭,最近比賽的勝利也喚起了這位老將體內隱藏的熱血,老兵不死,渴望勝利。

看到GMO戰隊的最後兩手選擇后,金泰教練眼神有些意外,但很快就釋然了,無論是璐璐走中,還是妖姬走中,他相信Zed選手都能應對,他對自己的老鄉Zed很信任。

金泰教練讓BBG戰隊最後一手選擇了風女,再次加強隊伍的保護能力,他個人很喜歡給輔助拿風女,因為998就能讓他爽到不能呼吸。

藍色方,GMO戰隊陣容:

上單:大樹

打野:雷克賽

中單:妖姬

AD:大嘴

輔助:璐璐

……

紅色方,BBG戰隊陣容:

上單:慎

打野:酒桶

中單:發條

AD:薇恩

輔助:風女

雲歌對於BBG戰隊最後一手的選擇並不意味,他們一直都是圍繞雙C打的戰隊,這局比賽有慎和風女兩個保護型,一點也不顯得突兀。

雲歌和金泰兩人都趁著最後一點時間跟選手做交代,他們兩人都很想要這場比賽的勝利。

GMO戰隊很想贏,盡量讓自己的排名靠前,BBG戰隊也不想輸,尤其是輸給聯賽倒數第二的戰隊,這不僅會影響戰績,而且面子上也過不去。

因此這場BO3的第二場比賽,對雙方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在裁判的催促下,雲歌走到舞台的中央,和金泰教練握了握手。

金泰教練是一位體態微胖的中年人,跟相貌清秀的雲歌比起來,形象差距顯得非常大。

握著雲歌的手,金泰教練胖胖的臉上一個露出笑容,他用着不太熟練的漢語,跟雲歌交流,語氣有種居高臨下的味道。

「你們,打得不錯,期待你,下一場的BP。」

雲歌聞言一挑眉,清秀的臉上展露出爽朗和自信,眼神也帶着一絲調侃和篤定,「不會有下一局了。」

金泰教練再次驚訝的看了雲歌一眼,似乎沒有想到這個年輕的教練能夠說出這麼自信的話,也這麼不尊重他這個前輩,一點都不知道長幼有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