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30 日

畢竟那是在海底,周圍充滿太多的未知。給他們體驗一下潛水的樂趣就行,沒必要一直留在海底。

而回到遊艇上,李初晨他們也沒有急着上岸,而是換了個地方進行海釣。

「李初晨,你說,假如我們以後的生活,每天都能像今天這樣休閑自在,那該多好啊!」

孫欣欣感慨地說道,「可惜,我知道,你肩上背負的東西太多太多,想要過上這種平靜的生活,太難了!」

「其實也不難,再給我兩年時間,我會儘快把該處理的事情都處理完。然後,我們就可以找個安靜的地方,過平靜的生活。」

李初晨微笑着說道,「到時候,清早,我們就到海邊散步,踩着柔軟的沙灘,看着陽光和海浪。相信我,這樣的生活,我們一定可以擁有。」

「哎呀酸死了!」莎莎公主看着膩歪的兩人,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獄神,你是故意撒狗糧,想氣死我這個單身狗?」

「咳咳!」李初晨差點被口水嗆死,「莎莎公主,你想多了,我可沒有這個意思。」

「再說了,你可是拜迪王國的公主,條件無比優越,只要莎莎公主金口一開,還怕沒有男人主動送上門來?」

「男人當然有,可是,像獄神你這麼優秀的男人卻是百年難得一遇呀!」

莎莎公主扭頭看向孫欣欣,一臉感慨地說道,「孫小姐,你可真有福氣呀!」

「獄神這麼優秀的男人,這世上可是打着燈籠也找不着,你可得好好珍惜呀!」

「謝謝公主提醒!」孫欣欣轉頭看向李初晨,俏麗的臉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第153章矜持點行不行

謝芸心頭一跳,撇撇嘴,「還沒有,哪兒那麼快?」

「馬上給我轉手!」封簡帛低喝道,「聽到沒有?」

「什麼?」謝芸驚愕,「為什麼?」

「不為什麼!」

封簡帛冷應道,「輕輕要買房子,用你們自己的錢!」

謝芸面色一僵,支吾著,「我們有什麼錢?」

「呵呵。」

封簡帛輕笑,「別說這些話,你這些年藏了多少私房錢,我會不知道?還有你的娘家,借著我的名義,不是做生意賺了不少?你也拿分紅了吧?」

「……」謝芸愣住。

這些事,她從來沒有跟封簡帛說過,封簡帛也沒提過,沒想到他倒是清楚的很。

「你……」

謝芸氣的都要哭了。

「你還跟我計較這些?我們的,以後還不都是輕輕的?」

封簡帛不聽這些,「動作快點!我說轉手就轉手!這個家,我說的話還不算了?」

「……」謝芸傻眼。

一起生活了這麼多年,封簡帛鮮少這樣對她疾言厲色。尤其是封筱筱不在這幾年,日子更是過得滋潤。

封筱筱才一回來,這個家就不安寧了。

謝芸敢怒不敢言,看來,封筱筱回來了,也把麻煩一起帶回來了!不能掉以輕心啊。

下午,封筱筱約了翁千歌見面,兩人買了一堆東西,刷了不少錢。

「嘖嘖。」

翁千歌又擠兌封筱筱。

「有些人,不是口口聲聲的,和聶先生沒感情,一到協議就離婚?」

封筱筱咬著奶茶管子,眯眼笑。

「來,給我解釋一下,花人的錢的時候,就沒這麼想?」翁千歌戳了戳她的額頭。

「痛。」

封筱筱捂著額頭,嘴角上揚,「聶先生都沒說什麼,怎麼了?」

「對了。」

翁千歌想起件事,「DNA檢測機構,我已經幫你聯繫好了,就在安城,回去之後,你就可以辦這件事了。」

她拿起手機,把聯繫方式發給了封筱筱。

「到時候我陪你一起去也行。」

「哦。」封筱筱點點頭,還是有些緊張,「知道了。」

「別緊張。」

翁千歌捏捏她的臉,「我問過了,你這種情況,是聶錚的可能比較大。」

「哦。」封筱筱還是緊張,怎麼能不緊張?

她就是害怕結果不是,所以才做了四年的縮頭烏龜啊。

「晚上一起吃飯啊。」翁千歌摟住封筱筱的肩膀。

「不。」

封筱筱抖開她的手,故作嬌羞,「聶先生說,晚上要回來的。」

「你可閉嘴吧。哈哈。」

翁千歌白了她一眼,大笑起來。

封筱筱回了酒店,時間還早,她發現這套房裡,竟然還有桑拿房。

她只最講究護膚美容的,自然不能錯過。

於是,換了衣服,舒舒服服的進去,整了個桑拿。換衣服的時候靈機一動,拿了件聶錚的襯衣套在身上。

所謂的男友襯衣——這個長度,堪堪遮住她的大腿根,很是惹人遐想。

「唔——」

封筱筱捂住臉頰,她最近怎麼,越來越喜歡勾引聶錚了?

封筱筱小聲嘀咕,「封筱筱,你還要不要臉?矜持點行不行?」

。 夫妻倆來的時候打好主意,要多索取好處,至於唐柒柒的婚姻能不能維持下去,他們根本不關心,還希望作著作著,就給她作沒了,那是最好的!

「真是要飛上枝頭當鳳凰了,瞧瞧這住的,多少人伺候着,有了貴太太的范了,就不稀罕我和你爸了是嗎?」

「你們來到底要幹什麼?」

要不是怕媒體知道有她這樣丟人的封家媳婦,她真的不想見這兩個人。

「家裏資金周轉不開,要一千萬周轉下,你想辦法支援一下。」

秦蘿直接開口,毫不遲疑。

彷彿要的不是一千萬,而是一千塊!

唐柒柒死死攥著拳頭,因為憤怒而關節森白。

「你做夢,別說一千萬,就是一毛錢我都不會從封家挪到唐家,你死了這條心……」

話音未落,唐景平上前一步,一巴掌狠狠扇了下去。

她身子單薄,身體重重摔在沙發上,臉頰快速紅腫。

「賤人,怎麼跟你媽媽說話的?」

唐景平一直窩着火,現在才終於發泄。

不受寵的女兒,看到就心煩意亂,竟然還蹬鼻子上臉。

「哪個出嫁的女兒補貼不娘家?你吃我的喝我的,要一點錢怎麼了?更何況這點錢多嗎?對於封家來說就是毛毛雨。你現在就胳膊肘往外拐了是嗎?」

唐景平憤怒不已,還想繼續揚手打人。

女兒不聽話,打一頓就好了,就跟以前一樣。

以前還有她媽護著,現在可沒那麼好運!

唐景平高高抬手,重重落下,可是手腕卻被人一把扼住。

力道之大,彷彿要將他的骨頭寸寸捏碎一般。

「疼疼疼……」

唐景平滿臉痛苦,轉過身來看到了封晏,嚇得冷汗淋漓。

秦蘿也收起了囂張跋扈的性格,趕緊軟語道:「女婿,你這是做什麼啊!快放手,這是你老丈人!」

封晏面色陰沉可怕,鳳眸里暗潮湧動。

那一巴掌,他距離太遠無法阻止,沒想到唐景平竟然還敢繼續?

真是不知死活!

「我記得,我娶唐柒柒,封家下過聘禮。」

封家下聘,自然不是少數!

哪怕是隱婚,也是規規矩矩走了流程,就是沒有大操大辦,沒有外人知曉而已。

夫妻二人臉上神色瞬息萬變,秦蘿會說話,趕緊打圓場:「哎呀,讓女婿看了笑話,這父女倆一直都這樣,總是吵架拌嘴,這不是一時沒收住嗎?是老唐不對,我讓老唐反省。柒柒啊,你也真是的,都嫁人了脾氣還那麼犟?快,和你爸爸好好說,和和氣氣的。」

秦蘿趕緊去攙扶唐柒柒。

她快速壓低聲音,在唐柒柒耳邊說了一句話。

唐柒柒張著嘴巴,震驚的看着她。

她想追問,可秦蘿不給機會,將她攙扶起,滿臉堆笑。

「柒柒,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吧。我們就是關心女兒的生活,過來看看。」

封晏微微攏眉,就在這短短一分鐘,唐柒柒臉色變來變去。

一開始憤怒譏諷,又變成害怕憂慮,眼神微微閃爍。

「你放開他吧,都是……誤會。」

她咬牙說道,嘴巴里還有血腥味呢。

她只能強壓下所有的委屈。

她一直都是寄人籬下,以前是在唐家,現在是在封家,本質上沒有區別。

她只能伏低做小,把自己的存在感弱化成一團可有可無的空氣。

就像是夾縫裏求生的小草一般,只要活着就行。

封晏眸光微斂,一瞬間心浮氣躁。

這丫頭懂不懂仗勢欺人?

。凌然拿出手機給管家村村長打電話,村長一聽有人承包學校後面的地皮,立刻騎上新摩托車去了學校後門處。

凌然也不回食品站開車,直接去對面賓館服務台拿了皮卡車的鑰匙。

坐上皮卡車,周想笑問郝大少有沒有坐過這種車。

郝恆搖頭,打量著駕駛室的大空間,「這車不錯,在圩鎮,用這個車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516章以前窮,見錢眼開 1秒。

2秒。

3秒。

……

在女僕離開沒多久,很快,她重新帶著一隊機器人回來,但與之前的兩手空空不同,這時候,女僕與她身後的機器人助手,全都捧著各式各樣的東西,有鮮花,有水果,有零食,有甜點……

花樣繁多。

清香撲鼻。

……

女僕對著柳扶風躬身行禮之後,道:「殿下,殿下的朋友們,這是今天新鮮採摘的鮮果與剛製作的甜點,請隨便享用。」

柳扶風道:「東西放下,你退下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