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 日

“畢副班長,我求求你了!只要你答應帶上南天的話,並且能夠保證他的安全。我吳娜就算是欠你一個大人情了!”

吳娜語氣誠懇地求着畢轟。

畢轟早就貌美的吳娜垂涎三尺了。

正所謂,當兵幾年,母豬賽貂蟬。

更何況,吳娜長得也不差,那胸,更是大的驚人!

畢轟早就想一番採摘了!

這可是一個拉進兩人關係的好機會。

畢轟一邊想着,一邊裝作勉爲其難地樣子。

“好吧,吳娜!這一次,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答應帶上這個小子!”畢轟色迷迷地看着吳娜。

吳娜考慮到南天,硬着頭皮,展眉一笑:“謝謝,畢副班長!”

南天看在吳娜的面子,也不想現在就動手。

南天料定了,這裏竟然地堡迷宮的一個出口處,那麼這裏絕對不會平常。

說不定,馬上就有危險。

憑藉畢轟這個癟三和他的一幫草幫手下,肯定很難應付。

吳娜心地善良,對南天的這一份心意,南天默默領會了。

“罷了,我就護你這一路平安吧!”

南天神色淡然。

一路上,畢轟始終費盡心思靠近吳娜。

這一次,他們接的任務,也是一個紅段初級軍事任務。

具體的內容是:勘測一部分,琉璃城外的具體喪屍活動情況。

這個任務,不需要與喪屍們正面對戰,只要注意行事不要張揚,驚動喪屍們就行了。

這也讓畢轟一行人大大放鬆了警惕,戰鬥意志薄弱,路上隊員們嘰嘰喳喳,好不熱鬧。

南天一路無話,暗中觀察着周圍的風吹草動。

這落到了畢轟的眼中,又是一番譏笑。

“吳娜,你看你的老鄉,真是跟個木頭人一樣!大家都熱熱鬧鬧,有說有笑,他倒好,一言不發!真是傻啦吧唧的!”

離歌笙笙盡流年 畢轟不屑地說道。

吳娜很反感,畢轟這樣說南天。

吳娜內心裏頭,對南天還是有一絲難以言明的情愫。

“我不許你這麼說南天!”

吳娜生氣地道。

畢轟哈哈一笑:“好好,我不說他了!我來說說,我的表哥郟振,現在可是第十作戰營8號尖刀班的副班長了!位高權重,今年都晉升到了上士軍銜!”

“尖刀班?你的表哥郟振在尖刀班當副班長?的確厲害!”

吳娜自小在軍營裏頭長大,對銀河軍內部編制,一些情況,還是有所瞭解的!

尖刀班級別上高於普通戰鬥班。

普通戰鬥班級別上又高於新兵班!

這麼算下來,尖刀班與新兵班,基本上是一個天一個地!

銀河軍內部編制一個尖刀班副班長,級別甚至比銀河軍外部編制一些將軍都要高!

“那是當然!不滿你說,我這個新兵班副班長,也是拖了表哥郟振的關係才坐上的!我表哥現在,在尖刀班裏頭混的非常好,連班長王怒大人,都要禮讓我表哥三分!”

“在這星羅基地裏頭,只要我表哥郟振在,我畢轟就是小霸王!”

畢轟洋洋得意地說道。

南天在一旁,實在聽不下去了。

南天聲音清冷。

“郟振和王怒已經死了!”

畢轟渾身一抖。

“我靠,你說什麼呢?”

畢轟暴怒而起,掏出手槍,就要射擊。

吳娜一把攔住了畢轟。

“額,副班長,同名同姓的人,在宇宙星海中,實在是太多了。南天剛來星羅基地,沒多久,只是新兵,怎麼可能認識,郟振和王怒,這兩位大人呢?”

吳娜娓娓道來。 聽完吳娜的話,畢轟的氣消了一大半。

是呀,這個土鱉子,怎麼可能認識我的表哥郟振以及更高一級的王怒大人呢?

一定是重名了!

“不過,就算這樣,郟振和王怒兩位大人,何等身份,他這樣出言侮辱!必須要受到責罰!”

畢轟暴躁地瞪着南天。

南天輕蔑一笑:“侮辱他們,就要受到責罰?那我還斬殺了他們,需要怎麼辦?”

“哈哈!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土鱉子!我表哥郟振以及王怒班長何等強大,一根手指頭,就可以摁死你了!還斬殺他們?哈哈,我現在,是確定了,你估計把郟振,王怒兩位大人當成你養的什麼阿貓阿狗了吧!”

畢轟哈哈大笑道。

吳娜也是責怪地看了一眼南天。

吳娜拉了拉南天:“不要胡說了!這裏是天棋星,不是在海藍星的星陽市上!”

“如果,你的表哥是星羅基地第十作戰營8號尖刀班副班長,那我就沒有說錯!”

南天淡淡地道!

“咚!”

畢轟如遭五雷轟頂!

這一次,南天直接定名道姓了!

“你找死?”

畢轟怒氣衝衝。

“有危險!”

南天驀然一轉身,一手抱住吳娜,隔空翻轉了幾下。

與此同時,“噗噗!”

看似安全的平地,竟然從底下冒出了許多白森森的,流着腐臭液體的手臂。

幾個軍士猝不及防,被這些喪屍手抓住了,整個人都被拖入了地下。

“有喪屍!”

“他們竟然在地底下!”

畢轟顧不得南天了。

一隻喪屍還抓住了畢轟的腿。

畢轟及時召喚出機甲加上又是八品機甲戰士,廢了一番力氣後,總算是掙脫了出來。

“喂,有危險,你不能抱我其它地方嗎,非要抓着我胸部,有意思嗎?”

吳娜臉色羞紅地輕斥了一聲。

“額,抱歉,你身上哪裏,最大!我一緊張,擔心你安危,手就不知道怎麼放了。也就,隨手一抓…….”

南天極力地爲自己辯解着。

“還不放手!”

吳娜臉色瞬間鐵青!

“咳咳…..”

南天這才戀戀不捨地放手。

【機甲時代的小妞們,還真是生活條件提高了,身體發育的真不錯!】南天心道。

另一邊的畢轟,醋意滿滿,嫉妒心狂涌!

我勒個草!

老子,連她手都牽過,你小子,倒好,上去就是“抓兇”!

畢轟怪叫着,要衝上去,砍死南天。

可是,這個時候,喪屍們已經破土而出!

數百個喪屍士兵,將畢轟等人包圍了。

畢轟心中頓時發憷了!

以他八品機甲戰士的實力,頂了天,對付三四十個喪屍士兵。

數百喪屍士兵已經可以將畢轟撕成碎片。

雖然,畢轟手底下還有十幾個軍士,但是他們都是九品機甲戰士,面對成羣結隊的喪屍士兵,戰力根本不夠!

奇怪的是,那些喪屍士兵,似乎本能地有些懼怕小黑。

小黑靜靜地呆在南天的肩膀上,無形之中,就給了南天周圍形成了一層保護罩。

霸愛成癮 喪屍士兵們根本不敢靠近。

南天卻從小黑躍躍欲試地眼眸中,看到了小黑強烈的戰意和一絲“食慾”。

只不過,小黑非常聽南天的話,沒有得到南天的命令,自然不會主動出擊。

另一邊,畢轟他們可就慘了。

喪屍士兵們瘋狂的發起攻擊。

不少軍士都被殘忍殺害了。

僅僅是片刻功夫過後,就只剩下畢轟和另外兩個手下,在苦苦支撐着。

這個時候,畢轟也發現了異常,怎麼,就南天那邊,沒有喪屍攻擊呢?

畢轟迅速地跑向南天。

爲了引開喪屍,畢轟陰損地,將剩下的兩名手下,推向了喪屍羣。

得此空檔,畢轟一躍而起,跑到了南天附近。

畢轟氣喘吁吁,一臉陰狠。

“狗日子的,肯定是你,用了什麼手段,引來了喪屍!不然的話,剛纔這裏都是安全的,怎麼突然間,來了數百喪屍士兵!”

“今日,我定要殺你!”

畢轟用機甲變幻出一個激光錘,要砸向南天。

吳娜想要出手,阻攔一下畢轟。

南天微微搖了搖頭,拉開了吳娜。

“區區一個垃圾,我南天足以對付!”

“流星!”

流星機甲附體,南天手持流星寶劍,上去就是幹!

畢轟聽到南天的話,氣得渾身都發抖。

“垃圾,我是垃圾嗎?我可是新兵班的副班長!”

畢轟大吼一聲!

“碰!”

南天的流星寶劍與畢轟的激光錘相撞。

畢轟一下子就被擊退了十幾步。

“再來!”

南天手上猛然發力,流星寶劍再次刺來!

這一擊,南天用了一些古武技巧,刺的又準又狠!

畢轟根本無力反抗。

瞬間,就被南天刺穿了心窩。

畢轟本來就和喪屍們經歷了一場大戰,體力上有些不支,而南天一直在進步,琢磨着,如何更進一步打破星空法則的約束,古武修爲和機甲修爲也是有所增進!

面對蓄勢待發的南天,畢轟連一擊都沒有抗住。

這個時候,畢轟也反應過來了。

“我觀你的機甲修爲,應該只有九品機甲戰士,爲什麼,真實的戰力如此之強!難道,你是破碎者?”

畢轟總算是反應過來了。

畢轟的臉上流露出了驚恐無比的表情。

“沒錯!”

南天拔出劍來!

南天那一劍,已經摧毀掉了畢轟的生命機能。

現在,畢轟已經死掉了。

“畢轟死掉了?”

吳娜難以置信。

南天點了點頭:“沒錯!”

“還有,你竟然是破碎者?”

吳娜吃驚地問道。

南天點了點頭:“嗯,應該是的!”

“啊!”

吳娜自然知道,破碎者,這三個字,代表的份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