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男人剛要鬆一口氣,就感覺到車頂上傳來一聲輕響,瞬間變色,抽出腰間的手熗,打開保險,對着車頂連開數槍,車頂上出現了幾個彈孔,卻也沒了動靜。

就在他不解的時候,後面突然傳來車窗破碎的聲音,回頭一看,丁牧竟然已經破開車窗坐到了後排!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會輕舉妄動。”丁牧笑道。

男人拿槍的手僵住了,倒是想出手反擊,但他很清楚自己不是丁牧的對手,就算他手裏有槍都不行。

“你到底想幹什麼?”

“找到你的上線,看看是誰發佈了刺殺我的任務,然後,你可以痛快一點死去。”丁牧說道。

“橫豎都是死,我爲什麼要幫你?”男人發出一聲輕哼。

“你不會想知道原因的。”


男人猶豫片刻,再一次把油門踩到底,猛地向右打方向盤,汽車突然失控,朝着路邊的石樁撞上去!

砰!

汽車車頭部分與石樁撞到一起,瞬間變形,安全氣囊攤開,男人承受不了這種強度的撞擊,第一時間暈了過去。

丁牧坐在後排,沒有系安全帶,強大的慣性讓他直接飛出去,撞碎前擋風玻璃之後在空中打了一個轉,才狠狠地摔到地上。

一秒後,丁牧從地上爬起來,看着自己這副狼狽的樣子,露出苦笑,沒想到今天竟然在陰溝了翻船了。

不過沒關係,他來到汽車門前,稍稍用力就把變形的車門扯下來,伸手將已經昏迷的男人揪出來,拎着他來到路邊,發出一道靈氣把男人叫醒,接下來就是一番刑訊逼供,男人僅僅堅持了不到一分鐘就徹底慫了,交代了他和上線的聯繫方式。

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之後,丁牧把男人塞進車裏,一拳打暈過去,又把車門按進去,放了一把火,不多時整個汽車就燃燒起來,跳動的火光照亮了周圍幾十米的範圍,很快就引來了消防車。

不過已經晚了,男人已經被燒成了焦炭,沒有任何搶救的必要了,丁牧留下的痕跡也隨着這一場大火消失得乾乾淨淨。

離開這裏之後,丁牧找來一張紙,在上面寫了”任務失敗“四個字,裝進信封裏,用特定的手法封好,放到棚戶區外圍的某個郵箱裏,然後便隱藏身形,在旁邊耐心等待。

根據男人的交代,他只能用這種方法給上線傳遞消息,而且按照組織的規矩,他不能留在這附近試圖探查上線的身份,否則會遭到組織的追殺。

當然,這些規矩對丁牧是沒有任何約束力的,他要通過殺手的上線找到這個殺手組織的核心,追查到底是誰要暗殺自己。

雖然他心中已經有了猜測,但這種事總要證實一下的。

耐着性子等了兩個小時,一個身影出現了,這個人大搖大擺地來到郵箱前面,從裏面取出丁牧剛剛放進去的信封,也不看周圍的環境,就這麼走了。

丁牧沒有直接動手,而是跟在這個人身後,他的目標不是取走信封的人,而是打開信封,查看裏面內容的那個人。

跟着這個人走了一千多米之後,他又取出信奉,放在一個花盆下面,若無其事地離開了。

丁牧沒有去追這個人,而是隱藏在黑暗之中,繼續盯着信封。

又過了半個小時,一個衣衫破爛的流浪漢走過來,從花盆下面拿到信封,當場拆開,從裏面拿出一張百元大鈔。

丁牧見狀,面色微變,他放信封的時候可沒有往裏面放錢,但流浪漢拿出來的時候卻有一張百元大鈔,說明信封已經被人動過手腳了,而殺手真正的上線,就是從郵箱裏拿出信封的那個人!

沒想到對方竟然還如此狡猾,連丁牧都被騙過去了。

剛纔那人已經離開半個小時了,開車的話沒準都能離開石城,就算丁牧追蹤術再厲害,也不可能追上了。

想到此處,丁牧只能放棄。

行事風格如此謹慎的殺手組織不可能沒有什麼名聲,讓小田打聽一下,應該能有一些收穫。


就算找不到也沒關係,殺手組織既然接了任務,就不會輕易放棄,這次失敗之後,肯定還會再派其他殺手過來,到時候他還有機會找到這個殺手組織的核心人員。

……

週六。

早上六點,丁牧準時來到學校門口,今天是他參加全國奧數競賽的日子,劉良勉已經訂好了高鐵,李主任也會一起去。

三人七點出發,八點左右抵達京都,打車到達考點的時候已經是八點二十了,距離進入考點只剩下十分鐘。

劉良勉拍拍丁牧的肩膀,“丁牧同學,好好發揮,爭取在全國賽裏拿到一個好名次!”

李主任也笑道:“對,加油考!我相信你一定能行的。”

丁牧笑了笑,“李主任,你打算讓我考多少分?”

劉良勉以手扶額,又來? 全國奧數競賽對丁牧來說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不過就是換一個地方考試而已,以他對數學知識的掌握,根本不叫事,想考多少分就考多少分。

十一點半,丁牧從考場出來,劉良勉和李主任急忙湊上去,“丁牧同學,考得怎麼樣?有什麼問題嗎?”

“沒問題,你不是說按照往常的慣例,考到九十五分以上就能拿到不錯的名次嗎?我估計這次應該能考九十八分。”丁牧說道。

“九十八分?”李主任打了一個哆嗦,“你沒開玩笑吧?全國奧數和咱們省級奧數競賽課不一樣,需要運用各種超前的數學思想,能在全國奧數鎖定名次的,將來都能在數學領域做出極深的研究,你在填報志願的時候,可以往數學專業方面傾斜,會有很多大學搶着要你的。”

丁牧哦了一聲就沒下文了,乾巴巴地看着劉良勉,劉良勉這才反應過來,說道:“走,丁牧同學,我帶你吃飯去!全德烤鴨,怎麼樣?李主任,咱們出來參加全國奧數競賽,有伙食補助吧?”

“當然有!放開了吃,隨便點!吃超了算我的!”李主任大手一揮,很是豪爽。

一行三人趕往全德烤鴨,這裏的烤鴨全國聞名,每天來這裏吃飯的人絡繹不絕,丁牧三人來到這裏的時候只剩下最後一個桌子,再晚一點就吃不到了。

“丁牧同學,想吃什麼?隨便點!”李主任說道,他這次出來特意申請了一千元的伙食補助,就算京都消費高,一千元也差不多了,大不了自己再貼點錢,只要丁牧能在全國奧數競賽上取得名次,這些錢就花得不冤!


丁牧點頭,也不看菜單,對服務員說道:“先來十隻烤鴨。”

李主任臉上的笑容瞬間僵住,十隻烤鴨?

他看了一眼菜單上的價格,一隻烤鴨四百九十八,十隻就是四千九百八,加上餐具、飲料等等,妥妥的五千多了,相當於他一個月工資了,這讓他如何不心疼?

可是想到他剛纔說了讓丁牧放開了點,這個時候再矯情,就顯得難看了。

還是劉良勉出來圓場,“丁牧同學,十隻烤鴨,是不是太多了?咱們吃不了啊。”

“我一個人吃的,你們要吃什麼你們點。”丁牧說道。

李主任的心又顫抖了一下,你一個人一頓吃五千塊錢,你家裏人知道嗎?

“這個,李主任,您看?”劉良勉有些爲難了,可他又知道丁牧的脾氣,不敢過分說,只能看向李主任。

李主任狠狠心,說道:“點!只要你這次能拿到名次,就算把我吃窮,我也認了!”

“好的,十隻烤鴨,請問是要一起上,還是分開上?”服務員快速點單,問道。

“一起上吧。”丁牧直接就做主了。


李主任和劉良勉相視一眼,又點了一些別的小菜,打算就這麼將就一頓得了。

也就十幾分鐘的樣子,十隻烤鴨送上來了,每一隻都被片成了薄薄的肉片,配合春餅、蔥絲、祕製醬料放在餐車上,因爲桌子沒有那麼大的地方,只能暫時放在餐車上。

丁牧一點不客氣,拿起春餅卷着鴨肉吃起來,李主任的心又開始顫抖了,這可都是他的錢啊。

過了一會,小菜也送上來了,劉良勉和李主任推杯換盞,倒也別有一番滋味。

“怎麼就沒有烤鴨了?這才幾點?我不管,今天我帶我女朋友過來,就是要吃烤鴨的,你們去想辦法!”

一個帶着幾分怒氣的聲音傳了過來,丁牧順着聲音看過去,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和一名打扮靚麗、容貌姣好、身材玲瓏有致的女人坐在旁邊的桌子上,對着服務員大發雷霆。

服務員面帶微笑,解釋道:“您好先生,不是沒有,是烤鴨還沒有烤熟,大概還需要半個小時,您可以先點別的東西,稍等一會,等烤鴨出爐之後,我第一時間給您送上來,可以嗎?”

“半個小時?這麼長時間誰能等?你看那邊不是有現成的嗎?你給我拿過來一隻!”青年用手一隻丁牧旁邊的餐車,絲毫沒把丁牧放在眼裏。

服務員面露難色,“那些烤鴨是那邊的客人點的……”

“我不管!你自己想辦法,三分鐘之內給我把烤鴨送上來,否則我讓你好看!別說你了,就算你們老闆來了,都要聽我的!”青年冷哼一聲。

服務員不敢得罪青年,只好來到丁牧這邊,“您好先生,我看您這裏十隻烤鴨半個小時內也吃不完,放涼了就不好吃了,不如等下我給您來一隻剛剛出爐的?”

丁牧搖頭,“不,我喜歡吃涼的。”

李主任和劉良勉一聽這話,齊齊放下筷子,兩人都是有些閱歷的人,知道什麼時候該低頭,剛纔叫囂的那名青年明顯不是普通人,在京都招惹對方不是明智的行爲,萬一再生出什麼事端,就麻煩了。

“丁牧同學,不如我們就先給他們一隻,等下還能吃熱乎的。”劉良勉說道。

“是啊,剛出爐的烤鴨味道最好了,我向您保證,絕對第一時間給您送過來!”

丁牧搖頭,“想要的話,讓他自己來找我。”

一隻烤鴨而已,丁牧本就不放在心上,但是青年那副態度讓他不喜歡,自然不會這麼簡單把烤鴨讓給對方。

說白了就是,到了丁牧這種地位,做什麼事都是由着自己的性子來,如果那青年好商好量地說話,丁牧也不是這麼難說話的。

服務員一臉爲難之色,那名青年聽到之後則是發出一聲不屑的笑聲,起身來到丁牧身邊,“怎麼着?把我叫過來,想跟我說道說道?你也不打聽打聽,我是誰!”

跟着青年一起過來的女人露出得意之色,幾乎半個身子都掛在青年身上,“路哥,有些人就是不識擡舉,你可別跟他們置氣,再氣壞了身子。”

青年拍拍女人的手,說道:“沒事,就他們還不值當得讓我生氣,我就是給他們一個教訓,讓他知道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

女人咯咯笑了兩聲,在青年臉上親了一口,“嗯,有些鄉巴佬就是欠收拾,來了京都就覺得自己是京都人了。”

青年被親了一口,更覺得臉上有光,看向丁牧,“說你呢?烤鴨給還是不給?痛快點!”

李主任坐不住了,急忙說道:“給!不就是一隻烤鴨嗎?我們也吃不了這麼多,您從這挑一隻就成了。”

“這還差不多!”

青年拍拍李主任的肩膀,“還是你這個鄉巴佬識相!”

說完,他伸手去拿餐車上的烤鴨,卻被丁牧伸手抓住了手腕,“你從我這拿東西,經過我同意了嗎?你是想搶劫嗎?” “搶劫?”

青年露出驚訝之色,隨即又笑出聲來,“沒想到你小子這亂扣罪名的本事倒還不小,拿你一隻烤鴨就是搶劫了?我倒要看看誰能把我抓進去!”

丁牧鬆開手,“你可以試試!”

青年冷哼一聲,想了想,最終還是沒有直接拿走,而是拿出錢包,從裏面抽出一千塊錢摔到桌子上,“不就是一隻烤鴨嗎?我不差錢!我買你的!一千塊錢,夠不夠?”

“不夠。”丁牧搖頭。

“不夠?”青年面色變得難看起來,“一隻烤鴨不過五百塊錢,我給你一千,還不夠?”

“現在這些烤鴨是我的,我願意賣多少就賣多少,就算我賣一萬塊錢一隻,也是我的事,你買不起,可以不買。”丁牧語氣淡定,看得李主任和劉良勉卻暗自着急,丁牧終歸還是太年輕了,不知道收斂,難道他看不出來這個青年在京都是不好惹的嗎?

“買不起?我就不信這裏還有我路和光買不起的東西!”路和光從錢包裏拿出一沓嶄新的鈔票拍到桌子上,“一萬!”

旁邊的女人急忙拉住路和光的胳膊,“路哥,不值當的,咱們等等吧。”

誰知路和光反而上勁了,到了這個時候,他爭的已經不是一隻烤鴨,而是面子了,要是不能從丁牧手裏買來這隻烤鴨,他的臉就丟盡了。

“不賣,一萬塊錢,我還看不上。”丁牧慢條斯理地說道,還順便捲了幾片鴨肉放進嘴裏。

路和光怒了,他算是看出來了,丁牧今天是故意和他過不去,冷聲道:“你叫什麼名字?”


“丁牧。”

“很好,丁牧,我記住你了。今天我保證你出不了京都!”

青年竟然壓下了心中火氣,主動回到了座位上,女人坐在他身邊小聲勸着,但他還是拿出手機打了幾個電話,也就十幾分鐘的時間,烤鴨店外面就來了二十多個青年,一臉不善地盯着丁牧。

李主任注意到外面這些人,再也吃不下去了,說道:“丁牧同學,你還小,不知道有些人不是咱們能惹的,不如我去他那邊道個歉,咱們別搞這麼多事,好不好?”

劉良勉也說道:“是啊,丁牧,我知道你厲害,但這裏是京都,隨便扔一塊磚頭到能砸到一個市級幹部,咱們還是低調一點吧,不就是一隻烤鴨嗎?咱們忍忍就過去了,等回到石城,我天天請你吃烤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