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1 日

田夢雪眼中閃過一絲嫌棄之色,微笑著點了點頭,「好。」她才不要吃這種東西呢。

「田姐,你這衣服真好看,在哪裡買的呀?」戰亦萍一臉羨慕的看著田夢雪的衣服。這衣服估計得好幾十吧。

「在友誼商場買的,價格挺便宜的,也就兩百多。等年後讓你大哥給你安排去京城上學,到時候我帶你去友誼商場,給你買幾件漂亮的衣服。」戰亦萍長得倒是五官端正,眉目清秀,只是身上透著一股子的土氣,讓她不是很喜歡。要不是看在她大哥的面子上,她根本就不會和她多說話,更不用說故意討好她了。

「這怎麼好意思呢!」戰亦萍雖然嘴裡說著不好意思,不過她的眼神卻閃著激動的光芒。 洪荒之龜雖壽 軍長的女兒果然不一樣,她一定要撮合她和大哥,讓她成為自己的大嫂。

蘇瑾月找到親生父母又怎麼樣?能和人家軍長女兒比嗎?要是大哥以後和田夢雪在一起,那自己就是軍長的親戚了,到時誰還敢欺負她呀!說不定她還靠著這個未來的大嫂,找一個好人家呢。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以我和你大哥的關係,給你買幾件衣服又算得了什麼。」田夢雪拉住戰亦萍的手,有些難過的看著她,「還是你嫌棄我,不肯接受我的好意?」

「我怎麼會嫌棄田姐呢,你那麼好看,又溫柔,脾氣又好,我要男的我都想追你了呢。」戰亦萍討好的笑道。這樣一個又漂亮,又有家世的女人,怕是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的。那個蘇瑾月和她一比,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對了,你對你哥現在的那個對象有什麼看法嗎?」田夢雪問道。她之前問過王美珍,王美珍沒有告訴她戰亦寒的對象是誰。不過聽說是個村醫,想到村醫,她就想起了那個蘇瑾月,好像她之前也是一名村醫。她只是看了一點蘇瑾月的資料,只知道她是創造清蓮丹的人。

「能有什麼看法,反正我不喜歡她。」想到蘇瑾月,戰亦萍不屑的撇了撇嘴。

「為什麼不喜歡她?」田夢雪有些好奇的問道。

戰亦萍想了想,「她的脾氣很不好,連和自己一起長大的妹妹都要欺負,一直在她師父的面前說她那個妹妹的壞話,讓她師父不喜歡她的那個妹妹。」這些都是宋伊人告訴她的。想到宋伊人,她有些惋惜的搖了搖頭。聽說宋伊人在送去邊境監獄的時候,在半路上逃走了,至今下落不明。比起蘇瑾月,她寧願宋伊人成為她的大嫂,至少宋伊人會給她好吃的。蘇瑾月到現在連顆糖都捨不得給她,更別說以後給她買衣服了。還好現在有了田夢雪。

「她真的是那樣的人?」田夢雪心中有些高興。要是對方真的如戰亦萍所說,那她就放心了,戰亦寒肯定不會喜歡那種女人的。

「當然了,不相信你問二哥,三哥,他們都知道的。」戰亦萍轉頭看向戰亦峰和戰亦林,「二哥,三哥,你們說是不是這樣?」

「我覺得蘇醫生人還是可以。」戰亦峰說道。他小時候也一直都跟蘇瑾月玩,而且她的醫術又那麼好,沒有妹妹說的那麼差。

「我也覺得蘇姐人還不錯。」戰亦林贊同道。

戰亦萍不滿的瞪了兩人一眼,在桌下用腳各踢了兩人一腳,對著田夢雪尷尬的一笑道:「田姐,你別聽他們的,他們懂什麼呀。我跟你說的這些,都是她的那個妹妹告訴我的,怎麼可能有假。」這兩個笨蛋哥哥,怎麼就看不清形勢呢?現在將蘇瑾月說的越壞,田夢雪才會越高興,以後成為他們的大嫂,才能對他們更好。畢竟他們和她是站在同一戰線的。

田夢雪笑了笑,「你能帶我去見見她嗎?」只有見到人,她才能知道對方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她出去打工了,不知道今年會不會回來。」戰亦萍道。大哥也真是的,對蘇瑾月那麼好乾什麼?還特意將她接去京城上學。她一定不能讓田夢雪知道這件事,不然把她氣走了,大哥要娶她就難了。到時反而便宜了那個蘇瑾月。 王美珍坐在床邊,一臉不高興的生著悶氣。

「娘!出來吃飯了。」外面傳來了戰亦峰的喊聲。

王美珍彷彿沒有聽到一般,板著臉看著面前的電視。

戰大豐走進房間,來到王美珍的身旁坐了下來,「美珍,去吃飯吧,人家畢竟是客人,這樣怠慢不合適。」

「你覺得不合適你就去招待,反正我不想看到她。」 冷酷總裁獨寵迷糊小嬌妻 王美珍冷哼道。她只要想到那個田夢雪就討厭,莫名其妙的跑到他們家。還說亦寒和她的關係很好,已經答應了和她交往。

這根本就不可能,對於亦寒的性格她是最清楚的,他一旦認定了瑾月,是絕對不會朝三暮四的。而且她心裡也只認定了瑾月這個未來的兒媳婦,其他人一律免談。

「人家不管怎麼說都是亦寒領導的閨女,我們這樣不搭理人家,那亦寒的領導會怎麼看咱們家亦寒啊?」戰大豐勸道。他也不喜歡那女娃,可是來者是客,總不能幹晾著吧。

「是軍長的閨女又怎麼了?難道我們就一定要捧著,逼著亦寒和瑾月分開嗎?那是人乾的事嗎?你們想讓別人指著我們的鼻子,說我們攀高枝兒,嫌貧愛富嗎?」王美珍越想越是生氣。

戰大豐拍了拍王美珍的肩膀,「好了,別生氣了,反正亦寒也快要回來了,這件事還是等亦寒回來再說吧。那孩子是個有主見的,他要是喜歡人家,我們反對也沒有用。要是不喜歡,我們逼著他,他也不會同意的,你說是吧?」對於自己的兒子,他還是很了解的。

堂屋裡,戰家三兄妹正陪著田夢雪聊天。

戰亦萍抓了一把花生米放在田夢雪的面前,「田姐,你吃呀,不要客氣。這花生可是我們自家地里長的,比外面買的好吃多了。」

田夢雪眼中閃過一絲嫌棄之色,微笑著點了點頭,「好。」她才不要吃這種東西呢。

「田姐,你這衣服真好看,在哪裡買的呀?」戰亦萍一臉羨慕的看著田夢雪的衣服。這衣服估計得好幾十吧。

「在友誼商場買的,價格挺便宜的,也就兩百多。等年後讓你大哥給你安排去京城上學,到時候我帶你去友誼商場,給你買幾件漂亮的衣服。」戰亦萍長得倒是五官端正,眉目清秀,只是身上透著一股子的土氣,讓她不是很喜歡。要不是看在她大哥的面子上,她根本就不會和她多說話,更不用說故意討好她了。

「這怎麼好意思呢!」戰亦萍雖然嘴裡說著不好意思,不過她的眼神卻閃著激動的光芒。軍長的女兒果然不一樣,她一定要撮合她和大哥,讓她成為自己的大嫂。

蘇瑾月找到親生父母又怎麼樣?能和人家軍長女兒比嗎?要是大哥以後和田夢雪在一起,那自己就是軍長的親戚了,到時誰還敢欺負她呀!說不定她還能靠著這個未來的大嫂,找一個好人家呢。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以我和你大哥的關係,給你買幾件衣服又算得了什麼。」田夢雪拉住戰亦萍的手,有些難過的看著她,「還是你嫌棄我,不肯接受我的好意?」

「我怎麼會嫌棄田姐呢,你那麼好看,又溫柔,脾氣又好,我要是男的我都想追你了呢。」戰亦萍討好的笑道。這樣一個又漂亮,又有家世的女人,怕是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的。那個蘇瑾月和她一比,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對了,你對你哥現在的那個對象有什麼看法嗎?」田夢雪問道。她之前問過王美珍,王美珍沒有告訴她戰亦寒的對象是誰。不過聽說是個村醫,想到村醫,她就想起了那個蘇瑾月,好像她之前也是一名村醫。她只是看了一點蘇瑾月的資料,只知道她是創造清蓮丹的人。

「能有什麼看法,反正我不喜歡她。」想到蘇瑾月,戰亦萍不屑的撇了撇嘴。

「為什麼不喜歡她?」田夢雪有些好奇的問道。

戰亦萍想了想,「她的脾氣很不好,連和自己一起長大的妹妹都要欺負,一直在她師父的面前說她那個妹妹的壞話,讓她師父不喜歡她的那個妹妹。」這些都是宋伊人告訴她的。想到宋伊人,她有些惋惜的搖了搖頭。聽說宋伊人在送去邊境監獄的時候,在半路上逃走了,至今下落不明。比起蘇瑾月,她寧願宋伊人成為她的大嫂,至少宋伊人會給她好吃的。蘇瑾月到現在連顆糖都捨不得給她,更別說以後給她買衣服了。還好現在有了田夢雪。

「她真的是那樣的人?」田夢雪心中有些高興。要是對方真的如戰亦萍所說,那她就放心了,戰亦寒肯定不會喜歡那種女人的。

「當然了,不相信你問二哥,三哥,他們都知道的。」戰亦萍轉頭看向戰亦峰和戰亦林,「二哥,三哥,你們說是不是這樣?」

「我覺得蘇醫生人還是可以的。」戰亦峰說道。他小時候也一直都跟蘇瑾月玩,而且她的醫術又那麼好,沒有妹妹說的那麼差。

「我也覺得蘇姐人還不錯。」戰亦林贊同道。

戰亦萍不滿的瞪了兩人一眼,在桌下用腳各踢了兩人一腳,對著田夢雪尷尬的一笑道:「田姐,你別聽他們的,他們懂什麼呀。我跟你說的這些,都是她的那個妹妹告訴我的,怎麼可能有假。」這兩個笨蛋哥哥,怎麼就看不清形勢呢?現在將蘇瑾月說的越壞,田夢雪才會越高興,以後成為他們的大嫂,才能對他們更好。畢竟他們和她是站在同一戰線的。

田夢雪笑了笑,「你能帶我去見見她嗎?」只有見到人,她才能知道對方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她出去打工了,不知道今年會不會回來。」戰亦萍道。大哥也真是的,對蘇瑾月那麼好乾什麼?還特意將她接去京城上學。她一定不能讓田夢雪知道這件事,不然把她氣走了,大哥要娶她就難了。到時反而便宜了那個蘇瑾月。 田夢雪明了的點了點頭,放下手中的筷子,這些菜她實在吃不下去,「亦萍,你陪我出去走走吧。」

「好啊。」戰亦萍放下筷子,跟著田夢雪站起身,向著外面走去。

「你們看,那個就是戰家老大的新對象。」

「長得倒是挺漂亮的,聽說還是戰家老大領導的閨女。」

「我覺得還是蘇醫生漂亮,而且蘇醫生醫術又那麼好。」

「沒想到戰家老大也是個負心漢,蘇醫生那麼好的姑娘不要,他以後肯定會後悔的。」

「這叫水什麼流,人什麼走,有這樣好的機會當然要好好把握了,換我我也選領導的閨女,以後可是能飛黃騰達的。」

「蘇醫生也不差好不好,你沒見上次蘇醫生的父母是開小轎車來的嘛!」眾人議論紛紛道,意見分為了兩派。

「田姐,我們去河邊走走吧,現在河裡結冰了,很多小孩子都在河上溜冰,我們也去玩玩吧,可好玩了!」戰亦萍拉著田夢雪向著河邊走去。她可不想讓田夢雪知道太多有關於蘇瑾月的事。等大哥回來了,她給他們多製造些機會,等他們成了,就沒蘇瑾月什麼事了。

田夢雪聽著這些三姑六婆的議論,也覺得沒什麼意思,就跟著戰亦萍向著河邊走去。戰亦萍已經告訴她,戰亦寒這兩天就會回來,她只要在這裡等著戰亦寒回來就好了。

劉大嫂正靠在門口磕著瓜子,看到戰亦萍和田夢雪經過,笑呵呵的迎了上去,「亦萍,你們這是要去哪裡啊?這個就是你家大哥的新對象吧?長得可真俊,你家大哥真是好福氣啊!」她巴不得蘇瑾月和戰亦寒鬧掰呢,這樣她表弟才有機會。蘇瑾月的親生父母那麼有錢,到時蘇瑾月和她表弟成了,她不也有好處不是。

「劉大嫂,我和田姐要去河裡溜冰,就不和你多說了。」戰亦萍敷衍的笑道。她可不喜歡這個劉大嫂,整天就喜歡搬弄是非。

看著戰亦萍和田夢雪走遠,劉大嫂不屑的呸了一聲,「有什麼了不起的,又不是靠自己的本事。」這戰家還是真是走了狗屎運了,不是有錢人,就是達官貴人,真是讓人想不通。

一輛小轎車在馬路上快速的行駛著,雖然路面因為天氣冷已經結了冰,不過對於它卻沒有半點影響。

蘇瑾月自從和師父通話后,心中就一直有些不踏實。

「怎麼了?有心事嗎?」戰亦寒關心的問道。瑾月今天一直都有些心不在焉,她很少會這樣的。

蘇瑾月微微猶豫,說道:「我昨天打電話給師父,師父問我是不是和你分了。」

戰亦寒眉頭皺了起來,「這是怎麼回事?」他這輩子只認定瑾月,任何人都別想將他們拆散,就算家人也不行。

「師父說我們回去就明白了。」蘇瑾月道。她也不明白好好的為什麼會有那樣的謠言,要是宋伊人還在,或許跟她有關係,而現在她是真的想不通到底會是誰。

戰亦寒伸手握住蘇瑾月的手,認真道:「我只認定你!」

蘇瑾月揚唇一笑,「我當然知道,我也一樣。」她好不容易才和亦寒在一起,怎麼可能和他分開?

戰亦寒腳下油門一踩,汽車的速度再次加快。

看著疾駛而過的小轎車,馬路上正小心翼翼開車的其他人,都是看的心裡發慌。

吃過晚飯,田夢雪便回了戰亦寒的房間。原本她是要去城裡的招待所住的,戰亦萍說戰亦寒的房間空著,讓她住戰亦寒的房間,也省的她跑來跑去麻煩了。所以她這兩天都是住在這裡的。

戰亦寒的房間很乾凈,雖然都是些舊傢具,不過住在這裡卻很舒服。

「田姐,你晚上睡的冷不冷?我給你燙個腳爐吧。」戰亦萍走進來說道。她大哥有個怪癖,他的房間任何人都不能住,不過田姐是他未來的妻子,兩人早晚都是要住在一起的,所以她就將田姐安排在了這裡。

「好。」田夢雪點了一下頭。她倒是不怕冷,不過能暖和一些自然是更好的。

「那你等一下。」戰亦萍轉身走了出去。她一定要好好的討好這個未來大嫂,那樣她才能得到更多的好處。

田夢雪走到書桌旁坐了下來,伸手抽了一本書看了起來。戰亦寒的書都是一些軍事方面的書,她也很喜歡這一類的書。

「田姐,腳爐燙好了。」戰亦萍拎著一隻暖爐,笑盈盈的走了進來。

田夢雪放下手中的書,走到一旁拉開自己的包,從裡面拿出一支口紅遞給戰亦萍,「這個送給你,女孩子家要多打扮。」

「這是口紅嗎?」戰亦萍欣喜道。她早就想要一支口紅了,可是口紅的價格太貴了,她一直沒捨得買。

田夢雪微笑著點了點頭,「喜歡嗎?」

「喜歡,謝謝田姐!」戰亦萍開心地道謝道。有個有錢的大嫂就是不一樣,出手真是闊綽。

戰亦萍拿著口紅,開心地回到自己的房間,看到王美珍正板著臉坐在自己的床上,「娘,你怎麼還不睡?」

「良心痛,睡不著。」王美珍冷著臉道。看著閨女對那個田夢雪那麼好,她心裡就覺得對不起瑾月。現在她還不知道亦寒和瑾月怎麼樣了,但是不管怎麼樣,都是他們戰家對不起瑾月。瑾月對他們家那麼好,她卻連將田夢雪趕出去的勇氣都沒有。她怕田夢雪回去向她父親告狀,那樣亦寒的前途就完了。

「娘,你別庸人自擾了好不好,田姐可比那個蘇瑾月強多了。你看,這是田姐送給我的口紅,你知道這口紅多少錢一支嗎?要二十幾呢,那蘇瑾月她捨得?」戰亦萍晃了晃手中的口紅,鄙夷的說道。反正大哥想要和蘇瑾月在一起,她是堅決反對的。

王美珍瞪了戰亦萍一眼,「你可別忘了,我們家的家電可都是瑾月買的,做人要憑良心。」對於亦萍這兩天的表現,她還是有些失望的。都怪他們平時太寵她了,把她給寵壞了。 戰亦萍不屑的撇了撇嘴,「那是大哥的錢好不好,蘇瑾月就一個村醫,她能買的起?」她走到鏡子前,打開口紅塗了起來。

王美珍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抬步走出了戰亦萍的房間。看來她這個閨女是認定了田夢雪了,現在只希望亦寒不要讓她失望,不然真的對不起瑾月了。一個姑娘要是被夫家退了婚,那一輩子就這樣完了。

看著王美珍垂頭喪氣的走進房間,戰大豐搖了搖頭,「你就別操心了,兒孫自有兒孫福。」若是亦寒喜歡,他們就算再不喜歡,也無濟於事。決定權還是在亦寒的手中。

「可是我就是覺得良心過不去,感覺對不起瑾月。」王美珍走到戰大豐的身旁坐下。

搞定店長大人 「這件事還是等亦寒回來再說吧。」戰大豐道。他這兩天也在為這件事煩,特別是別人的閑言碎語,他聽著真是難受。

經過一夜的疾駛,第二天天還未亮,蘇瑾月和戰亦寒就已經進入了歷城的地界。原本下午才能到,現在硬是將時間縮短了一半。要不是他們都是修真者,能夠用神識控制汽車,以他們開車的速度絕對會出事。

進入了城區,由於人多車子的速度也放慢了下來。

蘇瑾月從儲物袋中拿出一塊燒餅,遞到戰亦寒的嘴邊,「咬一口。」

戰亦寒微笑著看了蘇瑾月一眼,張開嘴咬了一口,「要不我們去吃點早飯再走吧。」他雖然歸心似箭,但是他不想讓瑾月受委屈,吃這又硬又乾的燒餅。再說去路邊吃點東西,也耽誤不了多久。

「吃這個挺好的。」蘇瑾月笑著咬了一口手中的燒餅,將燒餅再次遞到戰亦寒嘴邊。她現在只想早一點回去,弄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

戰亦寒低下頭,就著蘇瑾月咬的地方咬了一口,嘴角揚起淺淺的笑意。瑾月就是他最大的幸福,誰想要破壞他的幸福,他就讓誰付出代價。

徐天生正在幫病人看病,聽到外面傳來汽車的聲音,愣了一下。難道是瑾月回來了?可是現在才八點多,瑾月說要下午才會回來。

「師父!」蘇瑾月和戰亦寒拎著大包小包走了進來。

徐天生看到兩人,眼中滿是驚喜之色,「不是說下午才到嗎?」看兩人的樣子就知道他們的感情很好,只要他們沒變化,他就放心了。

「我們提早出發的,師父,我和亦寒把東西先放進屋,等你忙完了再跟你聊。」蘇瑾月道。她上一次跟師父通話的時候,師父就告訴過她,方誌鴻過年要回家一段時間。所以這幾天,診所里就只有師父一個人。

「好。」徐天生開心地點頭。這兩天的鬱悶情緒,頓時一掃而光。

蘇瑾月和戰亦寒一起回來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村子。

「你們知道嗎?蘇醫生和戰家老大回來了。」

「聽說了,他們兩人是一起回來的。」

「看他們的樣子不像是鬧掰了呀,那那個在戰家做客的女的又算什麼?」

「誰知道呢,我們等著看好戲就好了。」

王美珍正坐在門口洗著衣服,看到劉大嫂一臉高興的走進來,心裡堵得慌。這個劉大嫂就是看不得她家好,有事沒事的就來她家裡酸幾句。

「美珍,你家老大回來了,是和蘇醫生一起回來的。」劉大嫂搬了一張馬扎,坐在王美珍的身旁笑呵呵的說道。蘇醫生和戰家老大一起回來,說明兩人的感情沒出現問題,那麼王美珍家裡這個就有些麻煩了,等雙方見了面可就有好戲看了。

「亦寒回來了?他在哪裡?」王美珍停下洗衣服的動作,激動地問道。她現在就想知道,亦寒和田夢雪之間究竟是什麼關係。

「在診所呢,兩人是開著小轎車回來的,拎了不少東西呢。」劉大嫂看到戰亦萍和田夢雪走出屋,故意大聲道。

開局簽到就是首富之子 田夢雪的臉色立即變的難看起來,她冷冷地看向戰亦萍,「你不是說你大哥不喜歡他的那個對象嗎?」要是不喜歡他們怎麼會一起回來。

「田姐,你不要急,等大哥回來了我們就知道了。」戰亦萍安慰道。她心裡現在也是惱火無比,她也不知道大哥是怎麼想的,田姐又漂亮,又有錢,還是軍長的女兒,是那個蘇瑾月可以比的嗎?

「哼!」田夢雪冷哼一聲,轉身走進了屋。今天她就等著戰亦寒回來給她一個交代,她千里迢迢的從京城趕來,給他家送了這麼多東西,現在全村的人幾乎都知道她和他的關係了,他卻和他那個對象一起回來,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打臉。

「田姐,你別生氣,我現在就去把我大哥叫回來,讓他給你一個交代。」戰亦萍說著,就向著外面跑去。她要去警告那個蘇瑾月,讓她離她大哥遠一點,她大哥將來可是要成為軍長女婿的,她要是真的為了大哥好,就應該成全大哥。

診所門口圍了不少看熱鬧的人,他們都想知道,蘇瑾月和戰亦寒究竟有沒有鬧掰。

「師父,究竟是怎麼回事?」蘇瑾月看了一眼擠在門口的村民,皺了皺眉。

徐天生看向戰亦寒,一臉嚴肅的問道:「你是不是在外面招惹了別的姑娘?」

「沒有。」戰亦寒肯定道。除了瑾月,任何女子都入不了他的眼。

「那為什麼對方會說是你的對象,還住在了你家裡?」徐天生問道。想到這個他就生氣。

「誰?」蘇瑾月和戰亦寒同時問道。

「對方說是你領導的閨女,叫田什麼雪的。」徐天生仔細想了想,還是沒有想出對方的名字。

「田夢雪。」蘇瑾月立即知道了是誰。實戰演習回來的時候,她也聽陸萍她們說了一些有關於亦寒和田夢雪之間的事,說亦寒喜歡田夢雪那種女生,田夢雪和亦寒在一起郎才女貌什麼的。不過這些都是她們的想象,亦寒是什麼樣的人她是最清楚的,不然她就不會重生后選擇和他在一起了。 戰亦寒仔細的想了一下,才想起了誰是田夢雪,「我和她不熟。」要不是瑾月說出對方的名字,他甚至連對方的全名叫什麼都不知道。

「真的不熟?」徐天生有些不解。要是不熟,對方怎麼會那麼遠的跑來這裡?可是他看得出,戰亦寒不像是在說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亦寒!」

「大哥!」門口傳來了王美珍和戰亦萍的喊聲。

徐天生三人轉過頭,看到王美珍和戰亦萍走了進來。

「娘!」

「戰嬸!」戰亦寒和蘇瑾月同時與王美珍打招呼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