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田叔越想越懊悔,目光含著歉意、關心的神情,定定地看著顏清怡,注意到顏清怡眼中的迷茫,心中有些不安地看向時景,想讓他幫忙安慰一下,見到對方那雙深邃幽暗的雙眸,,深深地嘆息。

他好像看到了領主的樣子,曾經,領主也是這樣看著夫人的,那種他的世界,只容下這麼一個人的存在,眼中只存在他心中的這個人。

田叔替小姐找到這樣的人感到高興,心中也沒有剛開始的防備,心中算是認同了時景的存在,只是,最後接受這個小公主的駙馬,要看他有沒有勇氣去面對屬於小姐的使命,面對那些未知的前方。

田叔知道有些強人所難,只是,這畢竟是關係著小姐的安危,如果沒有那個能力保護小姐,那麼,一切都是空談。

他想,領主和失蹤的少主,也是不會同意的吧。

無論是少主還是領主,對於小姐那是疼愛的讓人髮指,一方面,因為她剛出生不久,母親就陷入昏迷不醒,讓她沒有享受到母親的愛,這讓少主和領主一直都是很自責;另一方面,少主和領主,真的是很疼愛這個女兒(妹妹)。

含著嘴裡怕化了,捧在手心怕壞了,那可是,疼愛的讓他們這些壞人看了都是一陣無語,當然,並不代表其他人不疼愛小姐,應該說領主身邊的人,沒有一個人不疼愛小姐的。

然而,意外就是如此來臨,誰也沒有想到,在小姐兩個月時候,測出她是聖女的消息被其他領地的領主知道,大家都想強娶小姐,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當然不會同意,就有了那一連串的事情。

而且,這麼久來,那些領主失蹤沒有打消這個念頭,即使小姐一直以來都是失蹤的而狀態,這些人還是不放棄,如果不是沒有辦法隨意出入這邊,那些人還不知道有多麼瘋狂的手段。

唉!

田叔靜靜地退出了這片空間,讓時景來解決這些問題,對於自己造成的問題,田叔的心中有些自責,有些不好意思,想著,要不去做些小點心給小姐吃吃。

他記得,上次小姐來了時候,對於那些小點心,那是十分的喜愛,想著,覺得很有道理,田叔就真的開始行動起來。

時景看著快步離開的田叔,嘴角一抽,臉上的表情抽了抽,對於田叔惹出麻煩,拍拍屁股走人,感到十分無語。

這一次,時景是真的誤會人家了,田叔那是哪裡逃跑,這是準備做些小點心來哄著他家小姐,不得不說,這兩人真的是太沒有默契了。

好在田叔並不是很清楚時景心中的想法。

「顏顏,我一直都在,一直都陪著,雖然說得有些虛,但是,我還是想要告訴你,無論你是什麼樣的,我都是會陪著你,你永遠都是我的顏顏,是我心中的小妻子。」

「即使,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卻依然是我愛的那個人,依然會霸道的讓我只愛你,依然是那個信任我,依賴我的妻子,那些外在的一切並不能改變我對你的愛,再說了……」

時景像是想到了什麼,輕笑出聲,這讓顏清怡疑惑的看向她,目光中的迷茫,讓時景心中心疼,知道她的心中不好受,也是很迷茫,堅持了那麼久的真相,卻在一夕之間,變得如此陌生,讓她難以是從這些時景都知道。

冷豔總裁的貼身高手 ,他此時能夠做的,就是一直陪著她,陪在她的身邊,給她溫暖,給她堅定地肩膀,讓她知道,他一直都在,只要她回頭,就是能夠看到她。

或許,是時景堅定地情感,讓顏清怡的心情開始有些好轉,對於時景剛才的輕笑,有些疑惑,不由地問道。

「你剛才笑什麼?」

「我在笑,我們的孩子將來有了了不起的外公,還能遨遊其他的時空,想想就覺得得意呀,而且,我們將來要是閑下來,也是可以兩個時空之間旅遊,那也是一件快意的人生,你覺得呢?」

隨著時景的描述,顏清怡也開始有了絲絲的嚮往,這讓時景見了,心中有些放心,只要能夠讓她放開心就好,其實,他剛才說的這些,也不是不可能,要是真的有那個機會,這樣的生活,也說不定是個很快意的生活。

時景完全忘記了,剛才田叔說的,時空之門的界面消失的事情,想的只有哄自己跌妻子開心,即使沒有忘記,時景也會如此說,因為他有種感覺,這個界面會很快出現,而且,這個出現,可能和顏清怡有關。

這就是他一直以來的特彆強的感官在告訴他,沒有人知道,時景的感覺觀是非常的敏感,只要他感覺的一切都是會發生的。 第169章你是大家的希望

顏清怡在時景的寬慰下,漸漸地放下心緒來,對著時景,輕笑出聲,笑吟吟的臉上露出了促狹。

「阿景,你說,你要是做個心理輔導師,一定會有很多的客源,絕對的不怕么有生意。」

「不,我只會有一個客人。」時景堅定地說道。

「為什麼?」

時景的話,讓顏清怡吃驚,就剛才時景的本事,根本不可能是一個顧客都沒有,那一套一套的,講的讓人假的都覺得是真的,雖然有些誇張,但是,差不多,就是很厲害。

這樣厲害的人,竟然會沒有客人,說什麼,顏清怡都是不相信的。

「我的輔導,永遠都只會給我的妻子,你說,我還能有什麼客人,老婆,不用擔心,即使沒有客人,我也會養活你的,你就放十萬個心,把自己的身心給我。」時景意有所有的說道,話中的意思,讓顏清怡臉色一紅,眼中閃過一道羞澀。

「討厭。」

「那你說,我真的要去做嘛?」

「不管你做不做,我都是支持你,他們也不該把他們的意願強加在你的身上,說過很實在的話,即使他們生你,或許他們是愛你的,可是畢竟缺失了這麼多年,讓你失去了這麼多年的愛,讓你經歷了很多本不該經歷的人生,不管他們是有意還是無意,這都是已經發生的事情,誰也沒有辦法否認,無論你是做什麼,我都是可以理解的。」時景並沒有站在其他的人角度看待問題,他不需要考慮別人,只需要考慮他的妻子心裡。

也不要說他自私,就算是自私,誰讓那些人對於他來說就是無關緊要的人,即使可能是顏清怡的親人,那也是顏清怡在意和承認他們,無論他們是什麼地位的存在,只要是顏清怡心中有半絲的不開心,不願意,時景都不會承認對方。

「阿景,你不要這樣的寵我,你會把我寵壞的,讓我捨不得離開你呀,阿景。」

顏清怡聽到時景這樣的維護她,心中暖暖的,也是十分的開心,讓她心中最後的一絲擔心,也隨之消失。

顏清怡不敢承認那些人,也是有一部分時景的問題,擔心時景會因為這個特殊的身份,離開她,這是顏清怡不希望出現的問題。

現在聽到時景依然沒有放棄她,放開他的手,當然感到開心了。

「怎麼,還想離開我,顏顏,這個想法可是要不得,你是我的妻子,可不能想著離開我,你這是始亂終棄,這是在古代是要浸豬籠的,老婆,我可是這輩子都只要你一個人,你要是拋棄了我,我就一輩子單身了,你能這麼狠心嘛。」

時景一臉誇張的表情,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輕悅的聲音,含著低沉的沙啞渾厚,讓顏清怡身體一顫。

顏清怡:「……」

這不是她認識的時景,即使她失去了記憶,也不要欺騙她,以為她不知道,絕對不是以往認識的人。

時景含著笑意的雙眸,輕笑道。

「開心就好,別想那麼多,你還有,我會一直陪著你,永遠都不會放開你的手,永遠都不會。」

「無論是遇到什麼事情,我都永遠會和你一起面對,不會自以為是的認為,把你放在身後,自己獨自面對,是為了你好,我們會會一起,會一起去面對,不要擔心。」

時景感受到顏清怡心中的一絲不安,也明白她想要的東西,應該說,被自己的親生父母丟開的陰影影響著她,害怕他會這樣做,時景了給了他答案,然而,時景不會想到,在未來的某天,他是真的做了打臉的事情,即使,他根本沒有維持多久,卻還是做了。

田叔在不遠處已經呆了一段時間,見他們談的差不多了,這才朝著這邊走過來,心中的想法,在此時即使著急,也沒有顯露出來。

「小姐,這是我為小姐和……先生做的點心,你們嘗嘗看。」田叔的語氣斷了一下,隨即,若無其事的繼續說道。


時景像是沒有注意到對方一剎間的停頓,道謝,拿起一塊點心,放入口中,覺得不錯,拿起吃了一點的點心,遞到顏清怡的嘴邊,輕聲的說道。

「這塊不錯,你嘗嘗看。」

「……呃,好的。」

顏清怡被田叔出現,有了一絲不自在的心情,被時景這麼一來,沒有心情不自在,嚼著時景遞過來的點心,吃完口中的點心,臉上的神情也開始緩解,道。

「嗯,好吃。」

「好吃就多吃點。」

說著,拿起點心,繼續投喂顏清怡,直到顏清怡真的吃不下去了,時景才停下手中的投喂,看了一眼一直等待的田叔,目光收回,見到顏清怡的神情並沒有多大的問題,這才開口。

「田叔,我們對你那裡不是很了解,也不是很清楚如何的解決你們的問題,就是一絲絲的頭緒都沒有,就是你這個生活在那裡的人,都不是很清楚,你讓顏顏一個從來沒有生活在你們世界的人,如何的處理,而且,你也說了,木娃是精靈之心,就是他都不能解決,你讓我的噢妻子,如何的解決你的問題。」

「的確,他們是顏顏的父母,理應奉還這份生養之恩,但是,田叔,我首先想到的是,我的妻子安全,你想的或許是你們巫馬族的安危,但是,我們的立場不同,自然我不會把你們的事情,放在我妻子的安危上面,田叔,希望你們可以理解。」

「當然,如果是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們一定不會拒絕。」

時景代表顏清怡,對著田叔說出他們的意思,這讓田叔點了點頭,輕言道,「我知道,不會讓小姐遇到危險,我曾經和木娃一起討論過,可能和小姐手中的這條鏈子,也就是天命鏈有關係,如果集合五顆小鈴鐺上的元素,就或許可以打開之門。」

田叔平靜的點頭,明白時景的意思,點了點頭,對著他們解釋,繼續說道。

「這是我們反覆推演的結果,木娃說,成功了百分之八十,一定可以的,所以……你是大家的希望,小姐,我們知道,這個有些……」 「……這就是我們商量好的事情。」田叔總算把事情交待的情觸,這讓顏清怡皺起了眉頭,心中有些複雜。

「為什麼,我們剛到的時候,你沒有告訴我們。」顏清怡心中有些複雜,特別是聽到木娃受傷,一直陷入沉睡,心中有些說不出什麼滋味,想到第一次來打這裡的時候,是他接待了自己,也是他耐心的陪著她,讓她在那段不是很好受的日子裡面,感覺到有人陪伴的日子,真的是很不錯的。

可是,現在,去告訴她,那個陪著她的孩子,現在陷入昏迷,即使心中知道她是精靈,顏清怡的心中還是不是滋味,有些難受,又有些複雜的心情,讓她心情再次變差。

「顏顏,想做就去做,不用想的太多,儘力去做就好,不必想的太多,也不用擔心我,我會永遠陪著你,不管你是作出是樣的決定,我都是陪著你。」

「我不是和你說了,這次回去以後,我就會陪你留下,然後,讓母親過來陪著我們,現在依然如此,你想做的事情,我都是陪著,母親的事情,我會稍晚解決,等到我們處理好事情后,我們再把母親接過來,所以,顏顏,真的不要有絲毫的負擔,也不要覺得對不起我,永遠都不要對我說,對不起,這是我心甘情願做的事情。」

「我不是和你說了,這次回去以後,我就會陪你留下,然後,讓母親過來陪著我們,現在依然如此,你想做的事情,我都是陪著,母親的事情,我會稍晚解決,等到我們處理好事情后,我們再把母親接過來,所以,顏顏,真的不要有絲毫的負擔,也不要覺得對不起我,永遠都不要對我說,對不起,這是我心甘情願做的事情。」

「因為是你,所以,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一件事情,明白嘛?」

時景見這個丫頭又開始胡思亂想,心中一嘆,知道對方也是在意他,才會總是胡思亂想,時景的心中既開心又無奈,開心這個丫頭在意他的程度,嘆息這個丫頭也再過在意別人的想法,把自己的感覺都狠狠地壓制住,這讓時景不由地想到了那個性格。

時景見這個丫頭又開始胡思亂想,心中一嘆,知道對方也是在意他,才會總是胡思亂想,時景的心中既開心又無奈,開心這個丫頭在意他的程度,嘆息這個丫頭也再過在意別人的想法,把自己的感覺都狠狠地壓制住,這讓時景不由地想到了那個性格。

或許,這就是另一種性格的出現,她活得太多壓抑,把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感受,總是放在最後,讓自己活得很不開心,活得很壓抑又心情從沉重,這讓時景都不知道該怎麼說這個丫頭了,簡直讓人心疼的不得了。

「顏顏,永遠都不要覺得對不起,也不用對我小心翼翼的,我是你的丈夫,你可以對我永遠的釋懷自己的心裡,無論是開心和不開心的,你都是可以對我說出來,不用想的那麼多,也不要把自己的心情壓制住,覺得怕傷害到我,你的傷害,只有把你真正的心情,不放在我的身上,對我有所隱瞞的時候,我才會傷心。」

「顏顏,永遠都不要覺得對不起,也不用對我小心翼翼的,我是你的丈夫,你可以對我永遠的釋懷自己的心裡,無論是開心和不開心的,你都是可以對我說出來,不用想的那麼多,也不要把自己的心情壓制住,覺得怕傷害到我,你的傷害,只有把你真正的心情,不放在我的身上,對我有所隱瞞的時候,我才會傷心。」

「顏顏,明白我說的意思。」

說完這些后,時景的目光真誠的看著顏清怡,不讓她躲避,看到她眼眶中的淚痕,心中一陣心疼,這個老婆,這麼多年來,活得很累很累,從來不敢也不想在任何一個人面前,釋放自己真正的情緒,不是不想,也不是不願意,而是,不敢,是的,不敢。

沒有人會接受她真正的情緒,這麼多年來的傷害,已經讓她根本不相信,有人願意接受她真正的呃情緒,她一直都是在隱藏自己內心深處,屬於她的真正想法。

如果不是這次事情的發生,時景都覺得他不是那麼容易發現,另一個性格的出現后,他就想了很多很多,心中也有了猜測。

如今,看來這個猜測是正確的,那個性格看似霸道,卻無不在告訴她,那個是顏清怡內心深處真正的想法。

顏清怡被時景這番話徹底的怔住了,她一直以為自己藏的很深很深,卻沒有想到會被看出來,而且,這個人還願意接納自己的內心世界,這讓顏清怡心中很震撼,很吃驚,更是難以言喻的開心和喜悅,甚至帶著濃濃的幸福。

原來,她的不幸福是為了遇到阿景的,如果,這一切的不幸,能夠遇到阿景,顏清怡覺得,她是願意的,也是開心的,以前的不幸,讓她遇到這個讓她幸福的男人,她覺得值得了,真的值得了。

顏清怡被時景這番話徹底的怔住了,她一直以為自己藏的很深很深,卻沒有想到會被看出來,而且,這個人還願意接納自己的內心世界,這讓顏清怡心中很震撼,很吃驚,更是難以言喻的開心和喜悅,甚至帶著濃濃的幸福。

原來,她的不幸福是為了遇到阿景的,如果,這一切的不幸,能夠遇到阿景,顏清怡覺得,她是願意的,也是開心的,以前的不幸,讓她遇到這個讓她幸福的男人,她覺得值得了,真的值得了。

原來,她的不幸福是為了遇到阿景的,如果,這一切的不幸,能夠遇到阿景,顏清怡覺得,她是願意的,也是開心的,以前的不幸,讓她遇到這個讓她幸福的男人,她覺得值得了,真的值得了。

「阿景,能夠遇到你,真的很幸福,我真的好開心呀,好開心呀,我覺得以前的一切都是值得,真的,你……」

「噓,我知道。」時景修長的食指輕輕地靠在他的唇瓣,臉上帶著寵溺的微笑和愛意,看得顏清怡傻傻的。

「不用解釋,我明白的,你的心情。」 「阿景?!」

見阿景一直沉默,顏清怡有些疑惑的喊道。


「沒事,我就是想我們之間的事情,是不是我做的不過好,才會讓你感覺沒有安全感,要是這麼的話,我還是需要努力。」

「不是,你做的很好,是我自己的原因,和你沒有關係,你不要自責,我知道自己的原因,這麼多年的生活,已經讓我習慣了把一切都放在心中,不願意也不想說出去,因為我知道根本不會有人在意,是我的原因,阿景,都會努力的。」

「我現在還不習慣把自己內心露出來,但是,阿景,一直都是相信你,你要相信我,我從來沒有懷疑你。」

「即使有時候, 一撩成癮:楓爺,求抱抱 ,但是,我從來沒有懷疑過你的真心,我只是不習慣。」顏清怡對著時景認真的解釋道,讓他相信,她是真的相信他,沒有懷疑,只是,有時候下意識的動作,總是會先她的想法去做。

「我明白!」

「慢慢來,不急,我一直都會在,不管怎麼樣,你要你回頭,就是能夠看到我,我一直都是在你的身邊。」時景依然很有耐心的說道,這讓顏清怡心安定了下來。

「嗯,我們一起!」

「田叔,我會儘力幫助你們,但是,最後到底如何,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一定會儘力做好的,不過,你要告訴我們,我們到底該怎麼做,這樣讓我們更知道怎麼辦。」顏清怡臉上噙著溫柔的笑容,對著田叔,輕聲說道。

「嗯,小姐,我會告訴你們怎麼解決,至於怎麼才能把那些元素找到,是靠你與天命鏈之間的聯繫去感應那些東西,我們這些人想要找到,恐怕還不如小姐的感應來得準確。」

顏清怡:「……」

時景:「……」

有種不靠譜的感覺,時景和顏清怡對視了一眼,臉上露出無奈的苦笑,看來只能靠他們自己解決了。

「小姐,不是田叔不想說,而是,我也不清楚,我現在帶你去看看木娃,你要過去看看嘛?」田叔見他們的表情,行政也是無奈,不是他不想說,而是對於這個天命鏈,她是一無所知。

「好的,我們先去看看木娃,說不定會有意想不到的事情。」顏清怡一時間開玩笑的話語,當遇到的時候,那才是奇迹,心情說不出的滋味和怪異。

當顏清怡和時景在田叔的帶領下,來到木娃的地方,見到的是一排排樹木圍繞著,就讓一個天然的屏障,把那個昏迷中的木娃,包裹在裡面,顏清怡走進林中,見到這樣的情景,心中有股很清爽的感覺,

驀地,一陣綠色的光芒沖著顏清怡飛射過來,串入到顏清怡的手鏈中,那顆木系的鈴鐺,這突入起來的一幕,讓在場的人都愣住了。

直到那道光不見消失,大家才從怔愣住出來,一臉詫異的看著顏清怡,隨即,臉上流露出哭笑不得心情。

剛才還在愁眉不展的心情,此時簡直就是比做飛天輪還要讓人讓人不知所措,這種感覺,讓幾個人心中那是各種滋味呀。

這麼狗血的事情,竟然就讓他們遇到了。

「阿景,我們這算是開掛嘛,真的沒有想到木娃會是木系的鈴鐺,這是不是他進入鈴鐺裡面修復了。」

對於發生的事情,顏清怡也是一隻不解,不明白其中的緣由,就是感覺,這個木系出現在鈴鐺之中,她好像能夠感受到一股若影若離的感覺,不解,不明白那個是什麼,只能依著本能去做。

「小姐,你是不是感應到什麼?」

田叔看著顏清怡,詢問道。

「嗯,感受到一股氣流,就好像沒有感受到一樣,很奇怪的感覺,看似沒有,卻又透徹全身,有種很舒服的感覺。」顏清怡也是說不出清楚是什麼感覺,就是感覺很不一樣,沒有見過。

「那應該就是了,這種似是而非的感覺就是對了,小姐,以後,匯聚其他的因素元素也是可以這樣的啊。」田叔想到這次的木系元素是這麼的簡單,想著以後是不是也是如此,這種狗血的想法,讓時景和顏清怡,心中一陣無語。

「田叔,你以為這些元素是個大白菜嘛,你想來了就給來了,你想的也太簡單了吧,事情哪裡像你說的那樣的簡單,不過,這道個給了我們期望,我有個想法?」

田叔的話,讓顏清怡哭笑不得,卻也讓她想到了另外一種可能性,對著兩人,說出了自己的看法,這讓大家的目光,都看向她。


「你們說,木系是和樹木有關,金木水火土五系元素,現在剩下的四種,金系是不是和金有關係了,水是不是和水有關,火同樣的是不是就是字面的意思,和火有關,土也是已然,我說的不知道對不對,就是自己的一種突然冒出的想法。」

顏清怡也不清楚自己的想法對不對,就是突然間冒出在自己的腦海中,再加上以前看的那些風水書籍,才有了這樣的想法,也不清楚正確與否。

「顏顏,你的想想法或許沒有錯,但是,也有可能和這些涵蓋的東西同樣是有關係,就如同金不止是黃金之類的東西,所有含著金的元素,都有可能是有關係的,恐怕不會是那麼簡單,這次能夠輕易的取得木系,可能是和木娃是木系精靈有關,我們或許也可以找到其他的精靈,這樣對我們尋找這些東西,是不是就更加地方便。」

時景就這顏清怡的話題,猜測到,目光對著田叔,想從他的眼中看出點什麼,卻在自己提到其他精靈的時候,田叔眼中明顯的閃爍了一下,這讓時景心中明白。

可能事情真的如他猜想的一般,只是,尋找這些精靈,恐怕要比這些因素更難尋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