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甚至,還有羽機邵這樣的准王者,才是整個家族的擎天柱,主宰一切。

同樣的,車盧家族,也是一樣。

就算是榮姜王族,也大體都是一樣的制度,榮姜王族的代表,就是每一代的「王上」,但是,「王上」肯定不是榮姜王族最為強大的存在,榮姜王族最強大的是兩位王祖,榮耀王和姜岑王。

除此之外,在漫長的歲月之中,榮姜王族還出現了其他的一些王者,每當有新的王者出現,只要得到王祖,以及族中眾多王者的認可,就可以登上「王上」大位,代錶王族,統治整個王朝,而原來的「王上」則是會退位,專註於修行。

每一代的「王上」,事實上都迫不及待地希望有後起之秀,成就王者大位,代替自己,自己能夠退位下去。

畢竟,對於修行者而言,自己的修行,永遠才是最重要的。

和擔任王朝的「王上」相比,退下大位,回到王祖身邊,在榮耀王、姜岑王的指點之下,專註於修行,顯然更加具有誘惑力。

權力固然重要,力量更加重要。

因為,權力本身,就來自於力量。

同樣的道理,在任何一個龐大的家族、宗派之中,都是一樣的,放之四海而皆準。

在羽機玄、羽機姀的引領之下,羽機家族大量人員簇擁之中,陳林和榮姜秀,帶著榮姜秀的一行「王衛」,進入到了羽機家族的府邸,這一座方徑千里的羽機「城」中。

眾人登上寶車,直奔整個城池的最中央。

那裡,寶殿華宮,羽機家族早就已經準備妥當,以羽機家族最高規格接待陳林和榮姜秀,尤其是榮姜秀,她的出現,對於羽機家族而言,意義重大。

這代表著,榮姜王族對羽機家族的支持。

大殿之中,酒宴備下,鶯歌燕舞,羽機家族許多重要人物都出現,在旁邊作陪。

羽機玄身在主位,羽機姀這位羽機家族的後起之秀,年紀輕輕,就是羽機家族前十位的強者,幾乎是可以說被內定為下一代羽機家族的主導者,竟是親自在一旁,為陳林和榮姜秀陪坐。

「羽機族長。」

榮姜秀開口了,「按照羽機家族的歷史、地位,完全有資格在王廷大會之中,擁有更多的席位。只不過,一直以來,王朝都有一定的規矩,無法破例,這一次也不能夠例外。幸好,林道友願意讓出三個名額,給羽機家族。」

羽機玄道:「的確,林道友這一次,為我羽機家族提供的幫助,羽機家族必定不會忘記。」

「好說,好說。」

陳林微笑說道:「羽機族長,我行事一向直接,我與羽機姀道友已經協商確定,大家各取所需,羽機家族滿意,我也滿意。接下來的事情,我相信,羽機家族肯定能夠辦妥。」

「這是當然。」

羽機玄立刻道。

榮姜秀道:「車盧家族膽大包天,竟然敢搶奪地核混炎金,這等用以煉製王器的珍寶,可謂是狼子野心,完全無視王朝的法度,罪不容赦。此事,我必定會告知王上,等到王廷大會之時,羽機族長和林道友,就可以直接發難!」

頓時,羽機玄、羽機姀為首的一種羽機家族的重要人物,紛紛都附和,一副義憤填膺模樣,同仇敵愾,恨不得立刻動手,對車盧家族下殺手。

這兩大家族,是生死大仇,不死不休,已經沒有任何轉圜的餘地了。

「還有。」

榮姜秀忽然目光一閃,說道,「二十年前之事,現在,我們王族已經查明,絕對不是意外,其中有人設下陰謀,意圖陷害!謀害王朝的准王者,這是大罪!這件事情,王族將由我出面,親自調查此事。哦,林道友也將助我一臂之力。」

這句話一出,羽機家族眾人登時全部沸騰。

二十年前,羽機家族八千年來才出現的准王者,代表家族可以更上一層樓的羽機邵,遭遇到謀殺,這是羽機家族天大的恥辱!

必須要報酬雪恨!

當然,當場之中,都是羽機家族的重要人物,他們倒是知道,羽機邵其實並沒有隕落。

不過,這並不代表,和車盧家族的仇恨可以消解。

尤其是車盧鈞成為了准王者!

忽然,羽機玄目光一動,立刻站起身來,說道:「林道友,我們羽機家族的一位前輩,想要見你一面。」


這是約定好的事情。

事實上,陳林對見一位準王者,並沒有多少興趣,對方不能夠給他帶來任何益處。

但是,他來到榮姜王都的時候,需要得到一位準王者的接見,來確立身份、地位。

當然,現在,他冒充身份,成功矇騙了敖鸞,和敖鸞達成了一致的協議,這一件事情,就顯得更加沒有必要了。

只不過,在和敖鸞達成協議之後,他又有了新的謀划,因此,此次來羽機家族,才會是和榮姜秀一起,而且,在榮姜秀的一行「王衛」之中,有一個人,就是敖鸞親自變化形貌。

榮姜秀立刻道:「羽機族長,羽機家族的這一位前輩,我也想要見一見。」她說得極為肯定,不容置疑。

「這……」


羽機玄有些遲疑。

但是很快,顯然是有人在和他運用靈覺交流,羽機玄很快就道:「這位前輩說,秀王女可以一同前去。」

陳林、榮姜秀都起身。

羽機玄立刻親自帶領他們,往大殿後方,另一座大殿深處走去。

榮姜秀一指身後一名年輕女子,說道:「這是本王女的貼身王衛,和我一起去吧。」

「這恐怕……」羽機玄頓時又遲疑住。

榮姜秀卻冷聲道:「羽機族長,這位前輩,我在二十年前,也是見過的,你大概是忘了,他曾經受到我榮姜王族哪一位王者的指點,才會走到哪一步!二十年,我可是稱呼他為師叔的,難道,我的人也不可以信任?」

… 「這……」

陳林、榮姜秀和羽機玄口中的那位「前輩」,當然就是羽機家族那位準王者,二十年前假身代死,世人都以為已經隕落,實際上,卻並沒有死,而是一直潛藏起來,衝擊王者之境大位的羽機邵。

當年,羽機邵能夠修行到達准王者的境界,有機會衝擊王者之境,就是因為,他曾經得到過一位榮姜王族王者的指點。

這就是得益於羽機家族漫長悠久的歷史,在這漫長歲月之中,和榮姜王族都是交誼匪淺,否則的話,根本是不可能有這種待遇。

也正因為如此,二十年以前,榮姜秀可以稱呼羽機邵一聲「師叔」。

「是,是。秀王女您是輝大人的嫡孫女,我羽機家族,當然沒有信不過的道理。」羽機玄不敢遲疑,連忙答道。

他口中的「輝大人」,就是榮姜王族的一位王者。

當初,羽機邵就是得到這位「輝大人」的指點,才能夠突破桎梏,到達准王者之境,有機會企求王者大位。

這位「輝大人」,自然是叫做「榮姜輝」。

是榮姜秀的祖父。

也就是說,榮姜秀是一位榮姜王族王族的嫡親孫女。

可以想象,她在榮姜王族之中,是何等崇高的地位了。

王者的嫡親孫女,這種王女,和那種王者九代之內其他的後裔,那些王子、王女,根本沒有可比性,無論是地位還是天賦,都超出不止一個層次。

「既然知道就好。」

榮姜秀冷哼一聲,當先在前,向著大殿深處走去。

陳林,以及榮姜秀的那一名貼身女「王衛」,立刻都迅速跟上。

這名貼身「王衛」,不是別人,正是敖鸞。

……

宮殿深處,虛空之中,一陣波動,突然,一座高大的石門,被打開了。

「是羽機宮。」

榮姜秀點頭說道。

陳林也看得出來,這座石門,是一件上品巔峰的靈道器,是一座宮殿法寶,進入到這座石門之後,就是宮殿內部。

顯然,羽機邵就潛藏在這宮殿之中,進行修鍊,衝擊王者之境大位,長達二十年,都沒有現身,一絲一毫的蹤跡都沒有顯現,就是不想要被任何人知道,他還活在這個世界上。

就算是羽機家族內部,知道這一大秘密的人,也不超過二十個人,都是最高層的大人物,如羽機玄、羽機姀等,才知道這一秘密。

而除了羽機家族,顯然,也只有榮姜王族,以及榮姜王朝第一大王將世族,承天家族,還有第二大王將世族,安冉家族,知道這一件事情。

除此之外,另外的四大王將世族,都不知道。

「秀王女,那位前輩通知我,你們三人可以進去。」

到達這座石門之前,羽機玄終於鬆一口氣。顯然,他已經是和這石門之後,宮殿之中的羽機邵,經過了靈覺的交流,得到了羽機邵的許可。

榮姜秀點了點頭,當先一步踏入石門之中。

陳林,還有扮作榮姜秀貼身「王衛」的敖鸞,也進入在榮姜秀之後,進入到了這座石門之中。

畢竟,在羽機家族等人的面前,他們三人之中,地位最高的,顯然是榮姜秀,其次才是陳林和她的貼身「王衛」。

然而,事實上,卻是截然相反。

陳林三人進入之後,這座石門立刻轟然關閉。

羽機玄目光閃爍,立刻道:「阿姀,王廷大會名額的事情,已經得到秀王女的許可,你立刻去辦,調動可以調動的一切力量,聯絡所有可以聯絡的家族,準備王廷大會的時候,就發動計劃!還有,那林道人……再派遣力量,仔細地查一查,到底是什麼人物,居然能夠得到秀王女如此看重?」

羽機姀也點頭道:「不錯,按照阿秀的意思,似乎,王族的確下定了決心,這件事情,支持我們羽機家族,至少,也不會反對,而是默許,就是由阿秀出面,處斷此事。而且,阿秀不單單是自己親自處斷,還讓這林道人和她一起,處置此事,這就很奇怪了。」

……

石門之後。

一座堂皇宮殿,顯現在眼前。

這座宮殿,十分浩大,足足有十多里方圓,一百零八座殿堂,每一座殿堂之中,都煌煌大觀,氣象恢弘,顯然,羽機家族已經將之經營了很久、很久,非同小可。

「半王器!」

陳林目光一閃。

這座宮殿,「羽機宮」,不是一般的上品靈道器,而是一件半步王器,且已經是達到了巔峰極致,幾乎可以說是准王器。

祭煉這座「羽機宮」的人,就是一名准王者,而且,在准王者之中,都資深歷久,已然是走到了最後一步,只差一點,就能夠落下那一隻腳,真正踏入到王者之境的門檻,登上王者大位。

當此人真正成就王者之境之後,就可以立刻重新祭煉這一件「羽機宮」,使之成為真正的王器。

當然,祭煉一件王器,哪怕是下品王器,也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必須要先鞏固住自己王者一階的修為,徹底鞏固之後,還要運用許多寶物,比如,地核混炎金那等寶物,融入到准王器之中,進行祭煉,才能夠成功將之煉製成為一件下品王器。

「不錯。的確是半王器,甚至,已經可以說是准王器了。」榮姜秀點了點頭,說道,「看來,邵師叔晉陞王者大位,就在不久之後,應該,就在王廷大會的前後。而且,邵師叔是道修,到達那時候,他祭用下品王器級別的羽機宮……我雖然有王祖賞賜的神秀殿,但是,我畢竟是劍修,神秀殿在我手中,根本發揮不出來全部的威力。」

這就是劍修和道修的區別。

劍修的戰力,基本上都在一口劍器之中。

而道修則不同,道修運用的法寶,千變萬化,數之不盡。

也正是因為如此,陳林得到了上品巔峰王器,滄浪王宮,比那神秀殿不知強大了多少,是一位古老的王者所遺留的王器,他也並沒有自己去祭煉。

因為沒有多大的意義。

那座滄浪王宮,他會留給別人,他屬意於琴詩音。

畢竟,古劍府是劍修宗派,陳林身邊的道修很少,除了琴詩音,就是蘭蒼正雄等人了,不過,相比之下,陳林顯然對琴詩音更為信任。

「阿秀。」

正當此時,從這座「羽機宮」的深處,忽然傳出來一道聲音,溫和輕緩,使得人如沐春風一般,十分舒服,顯現出來開口之人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圓潤合一,氣機渾然一體的地步。

「邵師叔。」榮姜秀立刻微笑說道。

這時,從「羽機宮」的深處,最核心的一座殿堂之中,一道長長的虹光,就飛架出來,落到陳林三人的身前。

「阿秀,師叔我坐關,衝擊最後一步,就在不日之間,不能擅動,你們來吧。」

這開口之人,就是羽機家族的准王者,羽機邵。

而且,他直言不諱,直接承認。

自己晉入王者之境,已然是就在不日之間。

「好。」

陳林三人,立刻登上這一道虹光。頓時,虹光一卷,便是把他們接引向這座羽機宮的最深處,最核心的那一座殿堂之中。

寶殿輝煌,但是,殿內卻十分簡樸,只在四壁之上,有一些明珠,散發著淡淡的光輝,地面正中,有一個人,席地而坐,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

這是一名中年模樣的男子,身穿白袍,和眉善目,神態平和從容,相貌平平無奇,如果離開這裡,走在榮姜王都的大道上,根本不會有任何人能夠認出,這是羽機家族第一人,一位堂堂准王者!

「邵師叔。」

榮姜秀當先道。


此人,就是羽機邵。

羽機邵目光微微一動,露出來一絲慈藹的笑容,先就極為恭敬地問道:「我二十年不出,阿秀,不知道輝大人如何?二十年前,輝大人的《天波氣功》,就走到一個關鍵時刻,這二十年,以輝大人的能力,必定是可以一舉成功,突破那一層桎梏了吧?」

曾經,羽機邵就是得到榮姜王族的一位王者,榮姜輝的指點,才能夠成功達到准王者的境界,有了衝擊王者大位的資格。

可以說,他就是榮姜輝的弟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