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5 日

甚至,自己的靈根也通向了原始大陸的大秦國。

現在的大秦國,擁有三千萬人,而秦蕭發現,那三千萬人,都與自己的‘靈根’相連在一起。


也就是說,秦蕭牢牢地控制着那三千萬低等大陸子民的命運!

那細如毛髮靈根,插進了那三千萬人、每個人的體內,在吸取着他們的能量氣息。

不僅如此,自己的能量氣息,也會反哺給他們。

直到今天,秦蕭才真正的發覺,靈族的人,靈元界的人,在天地中的地位是多麼的高!秦蕭也真正的發覺了,自己就是那羣低等大陸子民的‘主子’,是他們真正的君王! 百億‘靈根’,深插蒼穹天宇之內,汲取日月星辰精華,秦蕭深深地感覺到,身爲靈界的人,就是天之驕子!



“乾爹,孩兒告辭了!”秦蕭急急忙忙的說道。

“兒啊,再陪我聊一會…”

“改天吧,改天一定陪您聊天!”

重生之激蕩年華 ,必須趕在十月初八之前、趕在櫻盈出嫁之前,不斷地提升自己,能提升多少是多少!

告別了楚青松之後,秦蕭帶着小金雕,又去了神木大陸。

靈根雖然能夠不斷地吸取天地能量,但速度還是太慢了,秦蕭需要更多地源晶,只有煉化源晶,才能飛速的補充元力!

神木大陸.。

這裏木種屬性的真氣十分變態,種子落到哪裏都會迅速的生根發芽。

秦蕭一來到這裏,馬上釋放出了金芒之氣,以防那些‘妖種’無處不在的襲擊。

濃濃地金芒之氣一出現,立即就剋制住了變態的神木之氣,‘妖種’不敢再作亂!

秦蕭歪頭一看,小金雕的身上也露出了層層金芒,心道:這個雕兒真是不簡單啊,我懂得,她都懂…



“雕兒,你敢和我一起下去挖妖根不?”秦蕭挑釁的語氣。

“你都敢,我爲什麼不敢?”小金雕白了他一下。

“好,跟我走!”

秦蕭說完,化作一縷白光,穿進了神木之心。

現在的秦蕭,已經不再怕那些妖根了!

漆黑的地底世界,全部是靈性極強的妖根,妖根之上生長着無數‘妖眼’,放着幽藍色的可怖光輝…

妖根是無價之寶。

而且秦蕭今天也知道了,木種屬性的精元力,是五行之氣中最寶貴的一種,可以說是生命之氣!

而且,木種屬性的真元,還能促進‘靈根’的生長,是其他屬性元氣,所不能比的!



“火起!”

秦蕭大喝一聲。

呼!

一百零八條火龍盤旋在他的四周,照亮了黑漆漆的地底世界,那些妖根被火熱的光輝照的蜷縮了起來,妖眼也緊緊地閉上了。

“雕兒,拿着我的空間戒指,我在前面砍妖根,你在後面撿,好不好?”秦蕭笑道。

“好吧!”小金雕搖身一變,化爲女兒身,拿起了秦蕭的空間戒指。。

秦蕭喚出忘情劍,剛準備砍妖根,這時,幽暗的地心世界,突然發出了一個沉重的低音:“你又來了,上次你砍了好多神根,已經惹怒了我們的主子,今天你又來,難道不怕死麼?”

秦蕭放眼看去,尋找聲音的來源。

在前面不遠處,有一個極爲粗壯的妖根,上面有上萬個寶石一樣的妖眼,放着駭人的幽藍之光,說話的,就是那個老妖根!

秦蕭一笑,“主子,你的主子是誰?…”

秦蕭說到這裏,淺淺一思,臉色突然變了,心道:它說的主子,莫非就是神木大陸本身?上次神木大陸莫名其妙的發狂,果真是因爲我砍了它妖根的緣故?

“啊哈哈,你不用管我的主子是誰,總之你今天來了,就別想再走回去了!”妖根狂笑,引得地底世界嗡嗡震鳴!

“那好吧,我倒要看看你們如何困住我!”

秦蕭叫陣,妖根立即羣舞而至!

不是一束妖根,而是數萬數千個妖根齊齊而至,像大瘋子的頭髮一般,妖發三千丈,猛甩而來!

數萬妖根齊齊舞動,空中到處都是藍色的光道,猶如藍色的流星雨,在這一隙狹小空間內,飄來飛去。

呼呼!

妖根狂舞,地心世界捲起一股股的妖風,風力強勁陰寒,令人毛骨悚然!

秦蕭急喚一百零八條火龍,奔騰在身前,抵抗妖風的侵襲。

嘶鳴的火龍毫不懼怕妖風,逆風而進,撕咬撲抓那些妖根。

秦蕭也冷喝一聲,忘情劍化作百丈多長,猶如定海神針,在這個地心世界攪動了起來,狂攪那些鋪天蓋地的妖根。

忘情劍劍光一閃,咻咻——立即射出了無數個金光璀璨的‘五行罡環’。

罡勁十足的‘五行環’,炸出五行元力,綿綿不絕的強勁力道,在陰黑的地心世界中來回激盪,一碰到妖根,立即就將之炸爲粉屑。

年齡較小的妖根,全部被秦蕭的‘五行罡環’擊爆,但那些老妖根,生命力極強,百轟不死,百炸不斷!

那些頑固的妖根,也就是品質高等的妖根,也就是秦蕭需要的東西。

“金芒出!”

噗噗!

萬道金芒之氣,從秦蕭的左手之中奔竄而出,黑暗幽藍的地心世界,全部被金燦燦的光輝籠罩住了!

剋制妖根,還需金芒,這是永遠不變的道理。

五行罡環雖然霸道,對付人類還可以,但是對付單一屬性的妖根,還是金芒之氣有效果!

秦蕭一手舞劍,對付那些年幼的妖根,一手釋放金芒之氣,對付老妖根,看上去十分輕鬆,小金雕在身後不停地鼓掌:“大混球,使勁砍,砍暴他們!”

秦蕭越砍越帶勁,眨眼功夫,舞動的妖根越來越少,全部都垂死、折斷、耷拉在了地上。

“雕兒,那些粗的老妖根,全部帶走,帶回去煉它們!”秦蕭百忙之中,抽出一絲閒暇,輕輕喚道。

“嗯,你放心吧!”小金雕很乖,老老實實地跟在秦蕭後面撿妖根。

不大的一會,小金雕累得滿頭大汗,喊道:“大混球,夠多了,你就是一頭牛,這麼多妖根,也夠你吃一年了的了!”

“那好,我們走,再到其它的地方殺個痛快!”

秦蕭見周圍的妖根全部被自己砍斷了,沒有一根是舞動着的了,收起忘情劍,就要帶着小金雕返回。

但這時,一股極爲強烈的震動從四面八方傳了過來,強烈的氣息波動,讓秦蕭覺得腹中五味翻騰,大腦嗡鳴不止!哇的一聲,吐出滴滴靈血。

“大混球,你沒事吧!”

突如其來的震顫下,小金雕卻安然無恙,見秦蕭吐血了,連忙丟掉手中的妖根,走上前去扶住了秦蕭。

“沒事,只是這股強烈氣息,來的太古怪了…咳咳……”秦蕭又咳了幾口,咳出的,全部是晶亮的靈血。

秦蕭暗暗忖道:看來,這個神木大陸又要發狂了,難道,我今天真的遇上麻煩了?

“大混球,我們趕緊走吧,這麼強烈的氣息波動,震得我的只想拉屎…”

秦蕭苦笑一聲:“雕兒,我都快被震死了,而你卻只想拉屎…雕兒,你確實比我強啊…呵呵,咳咳……”

“好了,大混球,別說話了,我們趕緊走吧!”看着秦蕭不停地咳血,小金雕着急了。

“好,我們先上去再說…”

秦蕭說話,化爲了一縷白光,就要往上竄。

這時,一個震耳欲聾的嘶啞聲音,迴盪在了幽暗淒冷的地心世界中:“砍了我的根,就想走嗎?” 那空洞而又深邃的聲音,響徹整個地心世界。

顫顫之音,駭人七魄,震人三魂,讓人聽了脊背發寒!~



秦蕭本來都已經化爲了一縷白光,正向地心之上穿梭,但在向上穿梭的途中,突然遇到了一面能量之網,擋住了去路。

能量氣網疏而不漏、百衝不破,硬硬的把秦蕭和小金雕擋了回來。

嘭!

他們又掉到了原地。

秦蕭站穩,暗暗忖度:剛纔那個聲音,難道就是神木大陸自己發出來的聲音?靠,看來今天,我有麻煩了!!!




神木大陸是一個活着的大陸,本身就是一株屹立星空中的巨樹,秦蕭砍了它那麼多的跟,看來今天,秦蕭確實有麻煩了。



“砍了我的神根,你們兩個誰都別想活着回去!”

空洞虛渺的聲音再次迴盪飄揚起來。

唰唰——

從黝黑深邃的遠處,忽然飛來來千千萬萬條妖根,個個粗壯無比,帶起的剛猛勁風,吹拂的秦蕭衣襟呼呼作響,頭髮紛紛被吹散。

這些妖根,比秦蕭剛纔砍斷的要粗壯好多倍,估計已經有了幾十萬年的造化,那上面的‘妖眼’,個個都如燈泡一般,凸兀而起,十分駭人。

嘭!

秦蕭還沒有反應過來,就中了妖根一擊,噔噔地倒退了幾步,衣服被劃破,胸口上出現了一道殷紅的血痕。

秦蕭連忙喚出‘五行光盾’,準備防守。


面對這些強大的敵人,也只有防守了,因爲現在的秦蕭,是激怒了整個神木大陸,他現在是和一個大陸爲敵!

一個七尺男兒,跟一個大陸叫板!

跟一個活着的古老大陸叫板!他處境之兇險,就可想而知了。

那面五行盾,完全是‘光化’的,是由‘光之能’組成的,精純的能量之光,在盾牌的表面流轉閃爍,散發着濃濃的威嚴、高貴之氣。

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