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王瑞妮轉頭看去,看到果然是藍若雲,無語的搖了搖頭。還真是冤家路窄。

藍若雲也看到了王瑞妮,嘴角勾起一絲不屑的冷笑。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王瑞妮,不過這樣正好,她今天可是陪著秦姨來逛街的。

「云云,你看我穿這件衣服好看嗎?」江沛從試衣間出來,走到藍若雲的面前問道。她和云云的關係一直都很不錯,云云經常會陪她逛街。她當然知道云云這麼做的原因,不過她心裡也一直都將云云看成是自己的兒媳婦。如果將來云云能和小逸在一起,那自然是最好不過的。

「秦姨身材氣質這麼好,穿著當然好看了,這件衣服簡直就是為您量身定做的。」藍若雲打量著江沛,連聲贊道。

「你這張嘴呀真是甜。」江沛笑著道,眼中滿是對藍若雲的歡喜。

「我說的是實話,秦姨這麼好的身材穿什麼都好看,要是從您的背後看,我還以為您是十八歲的小姑娘呢。」藍若雲奉承道。

江沛笑著白了藍若雲一眼,「我哪有你說的這樣。」嘴上雖然這麼說,心裡卻是美滋滋的,誰不希望別人說自己好看呢。

「秦姨,我看到王瑞妮了,她就在那裡。」藍若雲指了一下正在看衣服的王瑞妮。

江沛順著藍若雲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蘇瑾月正在幫王瑞妮挑選衣服,「那兩個哪個是啊?」兩個女孩子都長得非常漂亮,一個活潑,一個優雅。如果讓她選,她肯定是選那個氣質優雅的,一看就是出身不凡。

「那個穿藍色滑雪衫的,秦姨,我們過去打個招呼吧。」藍若雲道。不知道接下來會不會有好戲看,好期待呀。

江沛點了點頭,與藍若雲向著蘇瑾月和王瑞妮走去。

看到江沛和藍若雲過來,蘇瑾月嘴角勾了勾,「那個和藍若雲在一起的是秦逸的母親。」藍若雲讓江沛過來,不就是為了讓王瑞妮難堪嗎,那她就看看最後誰難堪。

「蘇姐姐,你怎麼知道的?」王瑞妮有些詫異。難道蘇姐姐認識秦逸的母親?

「長相。」蘇瑾月道。

王瑞妮明了點了點頭,「那個藍若雲過來肯定沒打好主意,我該怎麼辦?」她雖然不想和秦逸處對象,但是也不想留給秦逸的母親不好的印象。

「順其自然。」蘇瑾月微笑道。

「嗯。」王瑞妮點頭應道。不過心裡還是有些莫名的緊張。

「王瑞妮,沒想到你也在這裡,你是來買衣服的嗎?」藍若雲微笑著問道。以王瑞妮的出身,這裡的衣服她買得起嗎?

「好巧!」王瑞妮淺淺一笑道。

「對了,這位是秦姨,就是秦逸的母親。」藍若雲挑釁的看著王瑞妮。你還是乘早死心吧,你看我和秦逸的母親關係這麼好,一看就像婆媳。

王瑞妮不在意的笑了笑,看向江沛,見她正在打量著自己,「秦姨您好!」她很不喜歡江沛那審視的目光,但是對方畢竟是長輩,就算再不高興,她也不好說什麼。

江沛淡淡的點了點頭,「聽小逸說,你現在正在跟他處對象。」她這麼說是想要試探一下王瑞妮,看看她會怎麼回答自己。

王瑞妮皺了皺眉,「您誤會了,我和秦逸只是一個學校的校友。」她可沒有答應過秦逸什麼,而且她也不打算答應。

「真的?」江沛有些不相信的問道。她兒子那麼優秀,對方怎麼可能不喜歡他?

「我沒有必要騙您,我和秦逸真的沒有那麼熟。」王瑞妮淡笑著說道。 蘇瑾月和戰亦寒聊了一夜,直到戰亦寒離開,她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快到中午的時候,門外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蘇瑾月睜開眼睛,看了下時間,想起自己和王瑞妮約好了要去商場,坐起身打了一個清水決,打理了一下自己,出門打開了門。

「蘇姐姐早啊!」王瑞妮微笑著跟蘇瑾月打招呼。

「早!」蘇瑾月淺笑著點了點頭。

王瑞妮將手裡的一個袋子遞給蘇瑾月,「蘇姐姐,這是我媽做的油餅,你嘗嘗看。」她今天特意讓媽媽多做了兩個油餅,她媽媽做油餅的手藝可是一絕,聽說當初爸爸就是被媽媽的油餅給征服的。

「謝謝!」蘇瑾月接過油餅,放在嘴邊咬了一口,「挺好吃的。」

「那我明天讓我媽再多做一些。」王瑞妮開心道。

蘇瑾月笑著點了點頭,「我們走吧。」

「嗯。」王瑞妮跟上蘇瑾月,向著停車場走去。

北城商場是北城最大的商場之一,這裡的東西很齊全,琳琅滿目的衣服,各種家用電器、金銀首飾…這裡基本上都能一站購齊。

「蘇姐姐,我知道二樓有一家買羽絨服的店鋪,那裡的羽絨服可漂亮了,我們去看看吧。」王瑞妮拉著蘇瑾月向著二樓走去。在吃穿用度方便,她父母從來沒有剋扣過她,只是她不喜歡亂花錢,所以把錢都省了下來。

「就是那家。」王瑞妮指著右邊的第二家專櫃說道。她上次和同學來過一次,當時她看中了一件粉色的羽絨服,但是價格太貴了她沒捨得買,只是她確實是非常喜歡,所以思來想去,還是決定來商場將羽絨服買回去,馬上就要過年了,就當是送給自己的新年禮物。

走進專櫃,發現裡面有著不少人。

王瑞妮四處打量了一下,沒有看到自己喜歡的那件羽絨服,走到服務員的面前問道:「你好!請問一下那邊原來掛著的一件粉色的羽絨服賣掉了嗎?」

服務員順著王瑞妮手指的方向看去,「剛剛還在的,應該是拿去試了。」

「謝謝!」王瑞妮道了一聲謝,走回到蘇瑾月的身旁,見她正在看著一件米色的羽絨服,「蘇姐姐,你要試一下嗎?」

蘇瑾月將羽絨服掛回到架子上,「你的那件沒有了嗎?」她今天主要是來陪王瑞妮買衣服的。

「有人拿去試了。」王瑞妮道。要是沒有那就算了,反正她家裡還有一件羽絨服。

「服務員,這件衣服還有別的顏色嗎?」一道熟悉的聲音從王瑞妮的身後傳來。

王瑞妮轉頭看去,看到果然是藍若雲,無語的搖了搖頭。還真是冤家路窄。

藍若雲也看到了王瑞妮,嘴角勾起一絲不屑的冷笑。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王瑞妮,不過這樣正好,她今天可是陪著秦姨來逛街的。

「云云,你看我穿這件衣服好看嗎?」江沛從試衣間出來,走到藍若雲的面前問道。她和云云的關係一直都很不錯,云云經常會陪她逛街。她當然知道云云這麼做的原因,不過她心裡也一直都將云云看成是自己的兒媳婦。如果將來云云能和小逸在一起,那自然是最好不過的。

「秦姨身材氣質這麼好,穿著當然好看了,這件衣服簡直就是為您量身定做的。」藍若雲打量著江沛,連聲贊道。

「你這張嘴呀真是甜。」江沛笑著道,眼中滿是對藍若雲的歡喜。

「我說的是實話,秦姨這麼好的身材穿什麼都好看,要是從您的背後看,我還以為您是十八歲的小姑娘呢。」藍若雲奉承道。

江沛笑著白了藍若雲一眼,「我哪有你說的這樣。」嘴上雖然這麼說,心裡卻是美滋滋的,誰不希望別人說自己好看呢。

「秦姨,我看到王瑞妮了,她就在那裡。」藍若雲指了一下正在看衣服的王瑞妮。

江沛順著藍若雲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蘇瑾月正在幫王瑞妮挑選衣服,「那兩個哪個是啊?」兩個女孩子都長得非常漂亮,一個活潑,一個優雅。如果讓她選,她肯定是選那個氣質優雅的,一看就是出身不凡。

「那個穿藍色滑雪衫的,秦姨,我們過去打個招呼吧。」藍若雲道。不知道接下來會不會有好戲看,好期待呀。

江沛點了點頭,與藍若雲向著蘇瑾月和王瑞妮走去。

看到江沛和藍若雲過來,蘇瑾月嘴角勾了勾,「那個和藍若雲在一起的是秦逸的母親。」藍若雲讓江沛過來,不就是為了讓王瑞妮難堪嗎,那她就看看最後誰難堪。

「蘇姐姐,你怎麼知道的?」王瑞妮有些詫異。難道蘇姐姐認識秦逸的母親?

「長相。」蘇瑾月道。

王瑞妮明了點了點頭,「那個藍若雲過來肯定沒打好主意,我該怎麼辦?」她雖然不想和秦逸處對象,但是也不想留給秦逸的母親不好的印象。

「順其自然。」蘇瑾月微笑道。

「嗯。」王瑞妮點頭應道。不過心裡還是有些莫名的緊張。

「王瑞妮,沒想到你也在這裡,你是來買衣服的嗎?」藍若雲微笑著問道。以王瑞妮的出身,這裡的衣服她買得起嗎?

「好巧!」王瑞妮淺淺一笑道。

「對了,這位是秦姨,就是秦逸的母親。」藍若雲挑釁的看著王瑞妮。你還是乘早死心吧,你看我和秦逸的母親關係這麼好,一看就像婆媳。

王瑞妮不在意的笑了笑,看向江沛,見她正在打量著自己,「秦姨您好!」她很不喜歡江沛那審視的目光,但是對方畢竟是長輩,就算再不高興,她也不好說什麼。

江沛淡淡的點了點頭,「聽小逸說,你現在正在跟他處對象。」她這麼說是想要試探一下王瑞妮,看看她會怎麼回答自己。

王瑞妮皺了皺眉,「您誤會了,我和秦逸只是一個學校的校友。」她可沒有答應過秦逸什麼,而且她也不打算答應。

「真的?」江沛有些不相信的問道。她兒子那麼優秀,對方怎麼可能不喜歡他?

「我沒有必要騙您,我和秦逸真的沒有那麼熟。」王瑞妮淡笑著說道。 藍若雲不屑的撇了撇嘴,「不熟,那你們平時怎麼老在一起?」她都看到好幾回了。

江沛看著王瑞妮,眼中有著一絲不悅。她最討厭別人騙她了。

「藍若雲,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不過請不要胡說八道,我王瑞妮敢作敢當,要是真的和秦逸在一起,就不會不承認。」王瑞妮仰起頭,一副我行得正站得直,隨便你怎麼說的模樣。她是軍人的後代,就應該有傲骨。而且她和秦逸在一起好幾回,都是秦逸纏著她,她可從來沒有去纏過秦逸。

蘇瑾月微微一笑,眼中有著一絲欣賞之色。王瑞妮的戰鬥力還不錯,看來不需要她幫忙了。

藍若雲狠狠地咬了咬牙,「那昨天怎麼說?你們可是一起離開的,沒有關係會一起離開?」

「昨天你不也在嗎?事情的經過你不知道嗎?再說了昨天在一起的還有我蘇姐姐呢,蘇姐姐是吧?」 誘歡成婚 王瑞妮笑著看向蘇瑾月。

「嗯。」蘇瑾月點了點頭。

王瑞妮看向江沛,一臉認真道:「秦姨,我希望您不要誤會,我跟秦逸只是普通的校友關係,如果秦逸說了什麼,那是他單方面的問題,和我沒有關係。我們還有事,就不和您多聊了,再見!」

江沛打量著王瑞妮,看她的樣子真的不像是在騙人,「你為什麼不喜歡秦逸,是他不夠優秀嗎?」

「他很優秀,可是不適合我。」王瑞妮對著江沛淡淡的一笑,看到那件粉色的羽絨服已經拿了出來,拉著蘇瑾月走了過去。

江沛看著王瑞妮,心裡突然對她升起了一股好感。這樣的一個女孩,好像也不錯。

「秦姨,她肯定是騙我們的,你可別相信她,她這個人最會演戲了,你看她明明買不起,偏偏還喜歡裝,最後還不是讓那個蘇醫生給她付賬。」藍若雲不屑的嘲諷道。那件羽絨服她剛剛看過,要五百多呢,連她都捨不得買,王瑞妮能買得起?

江沛皺了皺眉。她以前覺得藍若雲還可以,人乖巧,又懂得哄自己開心,今天她突然覺得藍若雲有些刻薄,或許她以前沒有真正的認識過她。

「蘇姐姐,你覺得我穿的好看嗎?」王瑞妮穿上羽絨服在蘇瑾月面前轉了一圈。

蘇瑾月微笑著點了點頭,「很好看,挺適合你的。」王瑞妮的皮膚本來就白,穿上粉色更是顯得白皙粉嫩,給人一種俏麗的感覺。

「那我就買了。」王瑞妮決定道。蘇姐姐都說好看,那就肯定好看了。

「嗯。」蘇瑾月點了點頭。

王瑞妮將衣服脫下來,對著一旁的服務員道:「這件衣服我要了。」

「好的,您請稍等!我先幫您開票。」服務員欣喜的接過衣服,走到服務台去開票了。

藍若雲驚訝的張大了眼睛,許久撇嘴笑了笑,「到底不是自己花錢,真是一點都不心疼。」

江沛看了藍若雲一眼,轉頭看向王瑞妮,只見她接過服務員開的票,對蘇瑾月說了一聲,向著收銀台的方向走去。這麼看來,她是自己付錢了。能買得起這個專櫃的衣服,家境應該是不錯的。只是不知道王瑞妮的父親是家族的子弟,還是軍官。

想了想,江沛走到蘇瑾月的身旁,「你好,請問你是蘇神醫嗎?」昨天丈夫告訴她,王瑞妮和蘇瑾月的關係很好。想來這個年輕女子應該就是蘇瑾月了,而且王瑞妮剛剛也叫她蘇姐姐。不過她還真是年輕。

「嗯。」蘇瑾月點了點頭。

「見到您很榮幸!沒想到您這麼年輕,冒昧問一句,您跟剛剛的那個女孩是什麼關係?」江沛微笑著問道。

「朋友。」蘇瑾月淡聲道。

「很好的朋友嗎?」江沛問道。如果是很好的朋友,那麼將來王瑞妮和小逸成了,她說不定可以通過王瑞妮問蘇瑾月要一份養顏的配方。她聽說中醫有很多養顏的配方,更不用說像蘇瑾月這樣的神醫了。

「嗯。」蘇瑾月點頭。

見王瑞妮已經回來了,江沛道:「蘇神醫,以後有空來我家玩,我們就先走了,再見。」

「再見。」蘇瑾月淡聲道。

江沛經過王瑞妮身旁,笑著對王瑞妮道:「瑞妮,以後有空去秦姨家做客,秦姨的廚藝還是可以的。」

「哦。」王瑞妮有些獃獃的站在原地,此時她有種風中凌亂的感覺。這是怎麼回事?怎麼突然對她改變態度了?

回過神,看向蘇瑾月,「蘇姐姐,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嗎?」

蘇瑾月搖了搖頭,「沒有。」她也有些搞不懂江沛的想法。

「沒有她怎麼突然這麼熱情,讓人感覺心裡毛毛的。」王瑞妮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以後她還是離秦逸遠一點,她可不想讓他的母親再來找自己。

「秦姨,你可別相信王瑞妮,那件羽絨服她肯定是用那個蘇醫生的錢買的。」藍若雲說道。秦姨突然對王瑞妮改變態度,肯定是因為王瑞妮買了那件衣服。

「云云,我有點累了,先回家了,你也早點回去吧。」江沛說完,也不再理會藍若雲,轉身向著前方走去。

「秦姨!秦姨!」藍若雲看著遠去的江沛,生氣的跺了跺腳,「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要不是因為秦逸,我才不會陪你逛街。」

秦逸正看著體育新聞,聽到敲門聲,起身打開了門,看到門外是江沛,「媽!」

「小逸,媽有話要跟你說。」江沛笑著將手裡的一杯牛奶遞給秦逸。

秦逸皺眉看了看牛奶,「媽,我已經是大人了,以後不要再給我泡牛奶了。」

江沛將手裡的牛奶塞進秦逸的手裡,「在媽媽的眼裡,你永遠都是孩子,我今天出去逛街,你知道我遇到誰了嗎?」

秦逸無奈的看了看手中的牛奶,「誰啊?」母親遇到誰他可不感興趣,反正他也不想知道。

「我遇到王瑞妮了。」江沛笑著道。

秦逸一愣,隨即問道:「你遇到她了?那你和她說了什麼?」他最擔心的是母親有沒有為難王瑞妮。 蘇瑾月正在修鍊,感覺到通訊符震動,退出修鍊狀態拿出了通訊符,看到是戰亦寒,就啟動了通訊符,「亦寒。」

「瑾月,我在雲丘山的通幽峽谷處發現了一個傳送陣,我現在傳送過去看看,你不用為我擔心,我很快就會回來的。」戰亦寒道。他怕自己進入了傳送陣,瑾月聯繫不到他會擔心。

「你等我,我跟你一起去。」蘇瑾月決定道。她的修為雖然不如亦寒,但是和他在一起她安心。不管有什麼危險,她都希望和他一起面對。

戰亦寒想了想答應道:「好吧,我等你!」他知道就算他不答應,瑾月等一會兒過來也會進入傳送陣。他也不知道傳送陣的對面是什麼世界,怎麼可能讓瑾月單獨一個人。

蘇瑾月駕馭著飛劍,只是二十幾分鐘,就來到了戰亦寒的身邊。在來這裡的路上,她已經將情況和家人說了。

看到戰亦寒已經將陣法布置好了,蘇瑾月走上前,將手放在戰亦寒的手中,與他十指相扣,「我們進去吧。」現在有了陣法,其他人就算來到這裡,也不會再誤入傳送陣了。

戰亦寒微笑著點了點頭,與蘇瑾月跨入了傳送陣。無論對面是一個怎麼樣的世界,他都要找到魏源星,將他平安的帶回來。

隨著一陣眩暈感過後,蘇瑾月和戰亦寒的面前依然還是一座峽谷,不過與之前那座峽谷不同的是,這座峽谷怪石嶙峋,飛瀑流泉,清水潺潺,古藤環繞,美得猶如一幅畫卷。

「我先將傳送陣封起來。」戰亦寒說話間,已經祭出了陣旗,用隱匿陣將傳送陣隱藏了起來。

做完這一切,戰亦寒和蘇瑾月向著峽谷深處走去。

山路一路曲曲折折,十分的難行,不過對於戰亦寒和蘇瑾月卻並沒有太大的難度。

「這裡沒有靈氣,會不會不是修真界?」蘇瑾月問道。她剛剛用神識掃過了,這裡方圓百里之內,除了山還是山,這裡和地球一樣,也是靈氣匱乏。

「有這個可能。」戰亦寒贊同的點了點頭。 嬌寵傲嬌小男人 他的神識一直在仔細的搜索著,希望能夠有魏源星他們的下落,只是讓他失望的是,在他神識的範圍內,連一個人影都沒有。

「我們御劍飛行吧。」蘇瑾月提議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