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王澤雙手緊緊抱住雙腿,狂躁的暴風雨把樹吹得東倒西歪,看來公交車應該是停運了,這糟糕的天氣。王澤想完,起身想找一個地先躲躲雨。

這麼不盡人意的天氣下,突然他看見個婦女領著一個四五歲的小女孩,這個婦女明顯打著一把傘,而且這把傘大部分罩在穿著雨衣的小女孩頭上,同樣被淋得渾身濕透的她依然關切的看著她自己的孩子,明顯她很愛她的寶貝。

咔嚓,又一聲驚雷突然落下。真是驚天霹靂啊,我們都知道這樣的天威往往使我們害怕,更何況是一個孩子呢,她明顯受到了驚嚇,急急的往前跑了兩步。還沒搞清楚什麼情況的媽媽急忙伸手去抓孩子,終是沒有捉住。

小女孩沒有媽媽的束縛,就像賓士的摩托車沒有剎住閘,她一下就跑到路中央,同時沒有剎住閘的還有在雨中高速行駛的一輛汽車。

"吱、、、"刺耳的剎車聲。

"不、、、"撕心裂肺的吼叫聲。

王澤眼睜睜看著那慘不忍睹的場景就要發生了。不,不應該發生的。一個心底的聲音告訴王澤他必須阻止這場慘劇的發生。

"啊"王澤的瞳孔放大。那心臟里的力量,那心臟中的力量它到底做了什麼,一股清流侵襲著王澤的眼睛。那不可思議的清涼讓王澤猛地清醒。

天啊!怎麼個情況。哦,mygod。時間停止了嗎?雨點在空中停止。剛才還連成線的瀑布,原來真是一個個雨點組成的啊,雖然它們離的是如此的近。對還有正事呢,搞明白狀況的王澤向即將的車禍現場望去。車離小女孩的身體只有那一厘米。

哦,真是萬幸。不對,時間開始動了,雖然只有那麼一毫米的移動,但王澤清楚的感受得到。

"吱、、、"高速的車輛一個剎車加一個急轉彎。路邊的路燈倒霉了。"碰"車輛與路燈竿來了個親密接觸。車輛刺耳的報警聲響了起來,伴隨這雨點拍打地面的聲音,嚇壞了這位年輕的媽媽。她驚呆了,淚珠無聲的流了下來。

"嗨"王澤輕輕的拍了拍這位媽媽的肩膀,他實在害怕再給她任何的驚嚇了。這位媽媽麻木的扭過頭。當看到躺在王澤懷裡嚇暈過去的孩子時,她終於活了過來。急忙抱過孩子,東摸摸,西摸摸。生怕孩子會受到什麼傷害,當發現孩子沒有問題后,才長長地出了口氣。

這時她才想起救孩子的那個好心人,當她抬起頭有說謝謝的時候,驚奇的發現剛才那個人不見了,她急忙四處尋找,依然沒有任何發現。怎麼回事,難道我遇到鬼了!想到這裡,她的後背絲絲冒著冷汗。不對!鬼不害人就好了,還有救人的。一定是那個天使,不願看見我家寶貝早早的離去,才出手相救的。對,一定是這樣。謝謝你,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她慈祥的看了看睡夢中的孩子喃喃自語道:"孩子你的命時天給的,是不知名的天使救了你!以後你的小名就叫天命吧。"

雨依然在下,和電線杆緊密相連的汽車還冒著煙,發熱的發動機與雨水相遇發出痛苦的斯斯聲。不遠處慈祥的媽媽緊緊地抱著孩子。這是個多麼靜止又生動的畫面啊!

當然還有離車禍現場不遠的黑暗角落裡的王澤,他此刻痛苦的握著手臂,雖然剛才救了人,但也不小心擦破了手臂。血珠順著手臂慢慢的滲出。他甩了甩沾滿血的手臂,突然看見了令他再次吃驚的事情,手臂的傷口正在以肉眼所見的速度慢慢的癒合,王澤興奮而驚奇的睜大了雙眼。看來身體里的超能也不是什麼壞事。雖然有幻象的副作用,但這與讓身體無比強壯相比,又算得了什麼呢!

起點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寫給讀者的話:

親愛的書友們,第一本書正在更新,也終於把前奏寫完了。這是個構思了很長時間的一本書。本來書名不叫這個的,想了一個,這也是與我早想好的主題是相符的。全書全是圍繞一個愛做夢的少年幻想的不同的人生經歷。有時幻想中,有時夢中,有時又在現實中。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最後不知是在夢中,還是在現實中。

這也是我看到一位學者的節目,提到其實人是有很多夢組成的。你晚上做夢可能夢中人就在經歷著他的人生,而你的人生也可能是別人的夢,以此類推,做著你人生夢的人有可能又在另一個人的夢中。總的來說,我們所有的一切只是別人的一場夢罷了,只是一種幻象。根據這種思想我有感而發,就有了做夢少年這個思路。

但不幸的是,作為一名新手,並不知網上的「規矩」,書名重了。趕快改名,但更加雪上加霜的是,我竭盡所能想的與主題有關的書名都不行。最終只得了這個名字。雖然不盡人意,但他畢竟是我的第一本書。也就將就了。

名字是有了,但與書中的主題卻不盡相同了,沒有辦法,只得硬著頭皮寫下去。這就不得不改一下我的文章主幹。這一改不要緊,整個內容都發生了變化。因此我不得不把其中的幻想超能的這一篇單獨出來作為一個主線。這樣的話,這本書就只是寫超能力。而構想的許多幻想場景都用不上了(只能在寫別的書的時候再去表達了)。這也就不存在幻想不幻想的問題了。那麼我早早寫好的大部分內容都就不能用了。只得趕忙更改著。這可能造成了書中有時表達的不夠準確,敬請諒解。但它畢竟是我的第一個「摯愛的人」,我還是會竭盡全力創作的。我不會對它放棄的。

因為我已經沒有了備份,寫的好多東西又不能用,而且在寫的時候有時我會反覆的琢磨,這也就是我更新的慢的原因。再次請求原諒。 「嘩嘩、、、」清涼的風吹動著樹葉發出嚓嚓的聲音,經過昨天暴風雨的洗禮,它好像發出」劫后重生」的歡快的歡呼聲。王澤的劉海也隨著風擺動著,他停下腳步,深深的吸了口氣,昨天帶來的興奮勁還沒有退去,感覺是如此之好。說到昨天,王澤是完全不能自已。在感覺了自己強大的能力后,他再次嘗試擁有超能力的感覺。一次一次的試驗,經過成千上百的失敗,甚至是冒著失去生命的危險。終於找到了一定竅門。只有在身處絕境的時候它才能一下的迸發出來。但他想,如果你慢慢適應的話,那你也就有可能完全的掌握它了。王澤一來了興趣就嘗試的沒完沒了。

就像今天早上一樣,本來坐電梯就挺快的了,可王澤偏偏嫌慢,生生找了個近道。從窗戶上縱身一跳。這可是五樓啊!大哥!他堅信絕境能激發他的能力,但這次差點就出了意外。他事後想想還感到一陣陣的害怕。他跳出窗戶的時候,沒有感到害怕,反而有點小小興奮。忽然他發現自己想象的情況沒有發生,他在生生的做著自由落體運動。這要是摔下去,不是嗝屁,就是全身癱瘓,最不濟也是個高位截癱。這時他才感到害怕,甚至有點恐懼。冷汗一下就沾濕了王澤的衣服,冷風從腳底沿著後背的脊椎嗖嗖的衝擊著腦門。離地面越來越近,王澤恐懼的閉上了眼睛,心想道,這次虧大了,「偷雞不成蝕把米」啊。一秒,兩秒、、、時間緩慢的走著。等了會,王澤發現沒有接觸地面的聲音,於是悄悄的睜開了眼睛,此刻他與水平面向平離地面有二十厘米的地,就那麼靜靜的浮著,他傻眼了,真的傻眼了。還沒等他體會道這奇妙的感覺。砰地一聲,就像在太空失重情況下的宇航員突然有了重力,王澤狠狠的摔在了地面。雖然是二十厘米的高度,但確實也夠他受得了。

這個時候幸虧他起的早,街上沒什麼人,否則絕對是本市有史以來最大的新聞。也就是他運氣好,要是別人,嘿嘿、、、,就是這樣,還差點出了以外,差一點就成了天使,臉先著地的天使。

「嘿」黃波在背後打了聲招呼,打斷了王澤的回憶。待王澤轉過身來。嚇了黃波一跳,黃波用略帶疑問且認真的語氣說到」王澤,嘶,這,不是開玩笑哦,王澤你到底是怎麼了,我發現最近你越來越有魅力了。尤其是這眼神,勾人啊。你不會有什麼秘密吧?說來聽聽。」

「別開玩笑了,我有什麼魅力可言啊。不過我有一個事要給你講!」王澤極其嚴肅的說道。他剛要進入話題。

「嗨,阿澤。早上好。」歐陽純從王澤身邊走過,帶著迷人的微笑。這時王澤耳邊不自覺的響起了一首歌,「你從nǎ里來,帶著微笑,帶來了我的煩惱、、、」

「嗨,早上好」王澤痴痴獃呆看著歐陽純從他身邊走過,一幅慢鏡頭呈現。清風拂過她的臉頰,捲起她耳邊的秀髮,精緻的耳朵、修長的的脖頸、、、

「嗨,想什麼呢?這麼出神?」黃波打斷了王澤的幻想。

「哦,沒想什麼!」王澤整理了整理自己迷離的眼神。

黃波想到了王澤要跟自己說什麼,好奇的問道:「對了,你剛才要告訴我什麼?」

「對了,我、、、」王澤還沒說完又被打斷了。

「嗨,黃波」又一美女——四人幫的大姐大蘇軼,蘇軼沖黃波打一招呼,轉頭又對王澤笑了笑「嗨」

王澤一邊應付的笑了笑,一邊想著一會怎麼跟黃波說明自己的情況。而此時黃波見這麼大的一個美女主動給自己打招呼,有一點點的小得意,」那個,蘇美女,你昨天問我有沒有新出的好看的片子,我昨天晚上找了一下,有一部說超能力的片子老有意思了,叫,你看看啊!」

「哦,知、知道了」蘇軼好像忘了這回事了,」習慣性的問了一句」什麼劇情啊?」

黃波見來了話頭濤濤不絕的說道:「劇情老厲害了,說一群少年在一場暴風雨過後,突然有了超能力了,然後、、、,不過也奇怪,每次他們的監督員都離奇死在他們的超能力下。雖然有時候他們並不是故意的。你說巧合不巧合,老有意思了,不信。你看看。」

王澤突然覺得有必要問一句了「那要是假如你認識的人有了超能力了,我說是假如哦。你會怎麼辦?」

黃波感到好笑「兄弟你是看蜘蛛俠看多了吧。現實中根本不可能的,哈哈」

「我只是、只是說假如,假---如」


黃波認真的思考了一下「那我會離他遠遠的,這種人,在他身邊不知道有多少危險呢!」王澤的臉一下垮了,怎麼辦,我要不要跟他說。不說,可他是我的好朋友。說了,萬一,我唯一的朋友、、、

蘇軼看沒有了話題,看了看看手錶,笑著對王澤說」快上課了,我先走了哦,你們也快點啊」

王澤還在想著。沒有搭理蘇軼,蘇軼有些尷尬,黃波看在眼裡,急忙解圍「哦,再見,一會兒見。」

蘇軼笑了笑轉身走了。黃波捶了王澤一把「你怎麼回事啊,沒看到人家跟你打招呼啊。噫,你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啊?」

王澤緩了一下,「哦,沒事我沒事的」

黃波突然想起來了什麼,「對了,你剛才要對我說什麼來著?」

王澤勉強的笑了笑「哦,你的眼屎沒擦。」說完王澤向教室走去

黃波急忙抹了抹眼角,跟來上去「還有嗎?還有嗎?」

王歡和跟上來的蘇軼並肩走著,她朝後面看了一下王澤。然後得意的說道「怎麼樣,沒有得手吧,我看見人家都不想搭理你!」

蘇軼皺了皺眉頭,不服輸的性格提醒著她,不能放棄,不能認輸,這才到那啊!她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回答王歡「等著吧。這才開始!」

王歡不以為然的說道「你就撐吧,我見剛才他沒理你,你臉色都變了」王歡還想說什麼突然看見蘇軼慢慢陰沉的臉,趕快轉移話題。「不是說好的,目標是王澤嗎?你怎麼跟黃波搭上了。昨天還問他有沒有好看的電影。」

蘇軼聽完臉色稍微有點好轉「這叫迂迴戰術,單刀直入多難為情啊。這是我在中學來的。」

王歡接著問道「你還看那個呢?」

「當熱了、、、」兩個女生找到了話題,一邊走著,一邊說著。 暖暖的陽光通過窗戶的玻璃洋洋洒洒的照在打開的課本上,顯得特別明亮。王澤看著舒舒服服平躺著的文字發獃。

「嗯嗯、、、」看到王澤走神的劉楊飛雪故意咳嗽兩聲,來提醒王澤注意聽講,可是王澤依然無動於衷。劉老師不由得感到一陣心煩,狠狠的瞪了一下王澤。可王澤目光獃滯,無法領會劉老師的眼神的諄諄教導。劉老師由最初的心煩變得火大,這也可能這幾天是每個月中特殊的幾天有關。她做出了與她平時性格不符的動作。一支粉筆從修長的玉手中投出。當然,粉筆還沒擊中目標,在空中飛行的時候,她就已經後悔了,我太不淡定了。

粉筆以優美的弧線,刁鑽的角度向王澤飛去。大腦空白中的王澤突然感到危險降臨,第六感是如此的強烈。大腦機械的做出指令,帶動反應弧迅速的反應。粉筆帶動著空氣輕微的擺動,王澤耳邊好像聽到了粉筆劃破空氣的細小聲音。他險險的避開了,但是後面的人可就倒霉了,無辜的受了這「飛來橫禍」。後面的人趕快拿好課本,假裝認真的聽課。他一邊偷瞄著講台上的劉老師,一邊心想道「她怎麼知道我心不在焉了。看來老師挺重視我的,要不也不會用粉筆提醒我好好學習了。」想完更加一本正經的聽講了。

劉楊飛雪看到這種情況。有點哭笑不得,本來想給王澤點顏色看看,但不想連累無辜,這可這是「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但她還不知道的是「無辜受傷」這位學生,就因為她的這一粉筆而發奮圖區。最終成了社會知名人士。提到當年事,他有無限感慨。當然這是題外話,就不提了。

接著說劉楊飛雪,她很是不高興。因為王澤根本連搭理都不搭理她。旁邊的黃波還在偷偷的嗤笑著,更加是火上澆油。「王澤,起來,回答一個問題。」其實她真的沒有必要跟王澤叫這個真。其實王澤根本不知道老師會向他仍粉筆。說實話前幾個老師對這種「打著不走,牽著倒退」的學生早沒有調教的心情了。王澤什麼時候受到老師這樣的關懷過。

發獃中的王澤痴痴應了聲「嗯」,突然醒悟過來。趕忙站了起來,他回答了一句「怎麼了」。全班馬上爆笑起來。王澤尷尬的搔搔頭,而劉老師額頭上冒出三條黑線。「你跟我站到後面去,什麼時候覺得好意思了就回座位上去!」

老師的突然發火,全班霎時都安靜了。此時就連地上掉一根針都能聽得到。王澤納悶了,怎麼個情況,我可沒招她惹她啊。王澤不情願的走向後面,一邊走一邊回想著剛才是怎麼回事。

劉老師站在講台上,看著下面安安靜靜的等著聽課的學生,不由得感到一陣內疚「同學們,對不起啊!剛才是我態度不好!現在繼續上課。」

王澤鬱悶了,你心情不好就拿我開刀啊。其實他不知道的是這火可都是他燎起來的。他站在後面深吸了口氣,自然而然的看向了歐陽純。白色的絲巾把腦後柔柔的頭髮束了起來,打了個漂亮的蝴蝶結。王澤痴痴的想,以前沒有發現,原來她後腦都這麼好看。

劉楊飛雪平復了一下心情,繼續講課。一邊講一邊有意的向後面看去。這一看不要緊,看到王澤還是心不在焉。剛有些好轉的心情又又晴轉多雲了。劉老師暗暗地想著,我一點要找他好好談談,這樣可不行,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墮落下去,會扣籃就了不起啊!我怎麼想到了這出啊!看來,我們的劉楊飛雪老師是跟王澤對著幹上了。

好不容易下課了,黃波趕緊來到王澤身邊,嬉皮笑臉的說道「你小子這麼回事,發什麼呆呢。敢在美女老師課上搗亂。你想成為全班公敵啊,你不想活了。哈哈」聽到黃波的玩笑,王澤也半開玩笑的說「你知道什麼啊,這叫吸引策略。我這是為了吸引老師的注意,好跟她有單獨相處的機會啊」焦授聽到這句話一下轉過了身,用帶著疑問和急切的眼神看著王澤。王澤一看玩大了,趕快解釋道「開玩笑,鬧著玩呢。」

這時劉楊飛雪整理好講台上的教材沖後面有說有笑的王澤說道:「王澤,跟我來辦公室一趟!」王澤楞了一下,沒想到玩笑還真成真了。看著焦授變得幽怨的眼神,王澤趕快安慰道:「兄弟,沒事啊。只是普通的聊聊,沒別的情況啊。你可不要瞎想啊!頂多老師被我的魅力所折服了。哈哈」這是安慰嗎?焦授還沒有什麼反應。這句玩笑話卻引起了班長大人的不滿「還被你的魅力折服了?哼!別白日做夢了,不就會扣個籃嗎!」說這話的時候周圍空氣中滿是酸味。

魏強突然插進來的一句,一下就破壞了王澤他們的聊天氣氛。他們一下就無話可說了,因為他們實在不知道說些什麼。並不是他們畏懼班長的威嚴,現在的高中生誰還把班長放在眼裡。而是他們實在是太討厭魏強這個人了。仗勢欺人,打小報告,最惡劣的是勾搭班上的女生。有時甚至還動手動腳的。這讓自稱富有正義感的時代小青年的王澤們尤其痛惡欲絕。

王澤面無表情的看了魏強一眼,側了側身子從魏強身邊走過。黃波和焦授見王澤去去辦公室了,也沒有搭理魏強,各忙各的了。魏強一看沒有人理自己,就像剛才他放了個屁似的。他氣憤的想到「竟敢無視我,我會讓你們付出代價的,等著瞧吧。」於是他就坐下想著各種對付王澤的方法。慢慢的也就心平氣和了,想到精彩處。竟陰陰的笑出聲來。

教師辦公室,由於別的老師正忙著占課講最後一個問題,辦公室里只有劉楊飛雪老師在筆記本上寫著什麼。王澤敲了敲門走了進來,聽到敲門聲,她抬頭看到王澤進來。指了指旁邊的一個空座「坐吧,我們聊聊。」

王澤拘謹的坐在椅子上,從小到大還沒受過這個待遇呢。劉楊飛雪開口說話了「王澤,我來這幾天呢,我也看出來了,你是個老實孩子,你看,你不打架,不談戀愛,不撒謊,上課不搗亂,下課不胡鬧。你說你怎麼就不好好學習呢。其實吧,你是個很好的苗子。只要你好好的,努努力。你成績肯定提高的很快的。你說是不是啊?」

王澤想趕快結束這場談話,他抬頭看了劉老師一眼,見劉楊飛雪正盯著自己要聽自己的答案。他趕快低下頭瓮聲瓮氣的嗯了一聲算是做了回答。他覺得他這種表現,劉老師覺得沒趣也就不搭理他了。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劉楊飛雪第一次單獨找學生談心,當然是興緻勃勃的了。現在還在興頭上呢,「你這樣可不行,有什麼不懂的,你就問,不願問我,就問問同學,聽說你不是跟歐陽純的關係挺好的嘛,你們好像還是住一個小區的吧。你問問她也行啊,老師不是那種老古板。你就是不好問問題,只有常問才能進步呢,孔子還說過不恥下問呢,對吧!?」

「鈴鈴、、、」劉楊飛雪正說的起勁,上課鈴響了。王澤看著劉老師沒有要結束的意思,趕快抬了下手打斷老師的談話,提醒道「老師,上課了,要不下午或者明天再談,好嗎?」劉楊飛雪看看手上的表,不在乎的說到「沒事,下節課還是我的課。」

王澤一看這沒有要結束的意思趕忙插嘴道「不是,老師,你剛才不是說了嗎,要我好好學習嗎。我醒悟了,我要努力的學習,但是我不在課堂上我學什麼啊,再說了,課堂上又不止我一人,還有那麼多的人等著上課呢,耽誤我一個人,沒問題。單別耽誤大家的時間啊。那句話怎麼說來著,耽誤自己的時間等於自殺,耽誤別人的時間等於謀殺。你說是不是這個理。」

劉楊飛雪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還真是這麼個道理。不對,明明是我跟你講道理的,怎麼你把我繞進去了。你小子,平時看的蔫呼呼,說起話來一套一套的。」

王澤被誇的不好意思的撓撓頭「不敢當,不敢當。我們互相教育嘛,交流,純屬交流。」

「哈哈」跟王澤這一番話談下來,劉楊飛雪的心情不由得好了很多「跟你談話很愉快。好吧我們去上課吧。幫我們把作業本搬上。」

「好來」王澤搬上放在桌上的作業本跟在劉老師後面走向教室。

起點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王澤搬著作業本隨劉老師走到教室。一進門,繁雜的教室一下子變得安靜了。也許是上節課劉楊飛雪老師發了脾氣,他們知道了再老實的人也有急眼的時候,這節課他們就收斂了很多。不過當看到王澤依然跟沒事人似的,他們也能猜想道老師還是很心軟的,尤其是黃波甚至能猜道她被王澤的「糖衣炮彈」給收買了。

王澤把作業本發到每個人手裡,就回到自己的位置坐好。他心想可要老實點了,就算假裝也要好好把這節課上完。要不,劉老師真可能跟他沒完沒了。王澤這樣想也不是沒有根據的,上個老師就因為王澤上課看小說就盯上他了。時不時的就找王澤的麻煩,甚至連上課遲到一分鐘也不放過。那時候正值青春少年時的王澤,控制不了自己此起彼伏的情緒,跟那個老師狠狠吵了一架。那後果可不得了,這個學校畢竟是講尊師重道的,王澤這樣跟老師鬧當然吃苦的是自己了。最後教務處給的懲罰是回家「休息一個月」,這對從小到大都沒有犯過大的過錯的王澤算是遇到過的最大的處罰了。

不過,回頭想想,當時太年輕,太不懂事。老師再跟你鬧,那也是對你好,他要是不想好好教你,不理你就是啦,何必跟你動這氣呢。所有現在只有有老師對王澤進行「教育」,王澤一般都是先應著,絕對不能跟老師翻臉,哪怕你有時跟老師嬉皮笑臉,也千萬不要跟老師板著個臉。畢竟老師的壓力也很大的,你再板著個臉多影響人家心情啊。就是憑著人家每天比我們多吸這麼多的「白色粉面」,我們也應該讓人家保持愉快的心情不是。

王澤每每想起那段跟老師的不愉快時光,在遇到新的老師是總是以老師的角度考慮問題,這也叫「吃一鱉長一智」吧。他正襟危坐,盯著講台上的黑板,很有好學生的架勢。劉楊飛雪看到王澤這樣的表現欣慰的點點頭,想到自己的良苦用心總算是沒有白費。她接著講自己的課。

「好了,我們這節課呢,是作文課。寫什麼呢?沒有題目,自由發揮;不限題材,自由發揮;不過自由發揮之前呢,我先給大家講一個故事。聽完這個故事,你首先想到的是什麼,就寫什麼。不管是議論,還是敘述,或者是講一個小故事都可以。只有你有多大的本事,就使多大的力。好了,我就要講故事了。

從前呢,有個鄉紳,非常的貪財。有個窮書生呢,要進京趕考,我們講到了,窮書生嗎,當然身上沒有什麼財物啦。當他走到這個鄉紳的門前的時候,由於三天沒有油米未進,餓的是兩眼發黑。砰地一聲,就倒在了鄉紳的門前。你們說,鄉紳救不救啊?答案是,他救了,畢竟是一條人命啊!但他救人是有條件的,只要這個被救活的書生有一天飛黃騰達了,就要送鄉紳金子打得「救世菩薩」的牌匾。書生答應了。

三年過後,書生高中狀元,單單是皇上送的「嘉獎」中就有千兩黃金,足足夠打造好幾個那樣的牌匾了。但他就是沒有打造,甚至連去看望哪位鄉紳都沒有。

這時就有人問這個狀元了,當初人家救你命時,可是說的好好的,一幅刻著「救世菩薩」的牌匾,怎麼你要反悔。然後,就聽這位狀元說了,救世,何為救世,不圖回報方為救世;菩薩,何為菩薩,無私奉獻方為菩薩。「救世菩薩」這四個字他擔不起。好了故事講完了,我不說誰對誰錯。你們心裡自有一桿稱。好了,開始寫吧。」

劉楊飛雪老師一講完,下面的人都陷入了思考中。說實話,這種寫作的方式,王澤他們還是第一次接觸到,以前的老師,要不告訴你一個題目,要不告訴你一個主題。像這樣聽個故事就寫作的真的既讓人想要嘗試,又覺得無從下手。

班上的大多數人在思考後,開始下筆了。王澤也不例外,他最喜歡的就是作文課了,因為他總是有好多好多的奇思妙想,只有寫作才能讓淋漓盡致的表達,他非常喜歡那種感覺,尤其是在別人共享他寫的東西並表示認可的時候。時間過得很快,一節課很快就過去了。班裡的人趕忙交完作文,整理整理書籍,準備下一節課的內容。

王澤把結尾寫完看下節課快要開始了匆匆交了作文。交的時候,他還露出了不常見的自信微笑。看來他對自己的作品相當滿yi。他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突然感覺老有人若有如無的看著自己。尋找時,發現蘇軼正看向這裡。蘇軼在知道王澤發現自己再看向他時,馬上報以微笑。這恰恰被黃波看到了。

黃波捅了捅王澤的胳膊,「哥們,沒想到,你的魅力真不小啊,班裡的『班花』都直盯盯的看著你啊。」說這話的時候,明顯帶著醋勁的。他忽然想到了什麼「我說呢,昨天還跟我套近乎,原來『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王澤趕快制止黃波的繼續發言「別瞎說,我有什麼只得人家看上的,讓別人聽見了不好。難道你不知道嗎?咱們的班長大人可是早就對蘇軼垂憐三尺了。咱還是別找麻煩的好。」

黃波毫不在意的咧了咧嘴「怎麼你怕他?就他那樣。仗勢欺人的主。不就是家裡有點實力嗎。你不用怕他。」

「我怕他幹嗎。我不是怕他,我剛才不是說了嘛,我只是不想找麻煩。再說了,你也知道,我心裡可只有一個人啊。」王澤略微皺著眉頭,堅定的說。

「哦呦呦,情聖附體啦,哈哈。」黃波看玩笑的說道。這時數學老師——張老師來了,這節課是數學課。自從張老師一進門,教室里馬上變的安安靜靜的了。誰也不敢在張老師的課上撒野,因為他是個很嚴厲的老師。他剛教課的時候,就因為一位學生上課說話,被請了家長。這還不算什麼,最讓人抓狂的是他從那以後,沒幾天就叫一次那個犯錯學生的家長。總共叫了半年多,才偃旗息鼓。

當然了,有壓迫的地方,就有反抗。同學由於受到這樣的待遇越來越多,慢慢的他們組織了起來跟老師對抗。可結果讓人不盡人意。所有學生罰站,而且站到走廊里,受全校師生的注目禮。慢慢的臉皮薄的學生頂不住了,他們先退出了,他們一退出不要緊,剩下的學生如退潮的海水似得,沒幾天就徹底敗退了。雖然這次集體「罷工」沒有成功,但也引起了學校有關領導的注意,並對張老師進行了口頭的批評。礙於形式張老師也收斂了很多。所以就出現了這種情況了,只要是趙老師的課,課堂總是死氣沉沉,我不搭理你們,你們也不要搭理我。

好不容易熬過來兩節課,王澤收拾東西準備去食堂吃飯。他正埋頭整理的時候,感覺前面有個人影擋住了自己,他一抬頭看到了蘇軼那帶著淡淡微笑的臉,王澤禁不住好奇道:「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蘇軼看王澤先開口了,趕忙答道』:「王澤,其實我有件事要求你,你能答應我嗎?」說的時候,還配上了蘇軼標準的撒嬌動作。

王澤並不為所動「那要看什麼事了。」蘇軼看自己的策略沒有成功,略有尷尬的笑了笑,直接切入主題道:「是這樣的,我們學校不是有個籃球隊嘛。馬上就要開始高中聯賽了。我們急需你這樣的人才,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參加啊。對了,忘了介紹,我呢,是籃球隊了的管理。」

王澤剛要拒絕蘇軼,突然發現魏強正用惡毒的眼神看著這裡。他突然有種要惡作劇的感覺,他馬上還以微笑「好吧,看著美女管理的面子上,我考慮考慮。」王澤說完還不忘向魏強的地方看去。魏強一接觸王澤的眼光,立刻變得更加兇惡,好像在提醒王澤,蘇軼是我的,別想打她的注意,不然你會付出代價的。

王澤假裝沒有看見魏強的眼神,笑容越發甜蜜起來。蘇軼也奇怪呢,早上還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樣子,現在怎麼就變了。都是女人是善變的動物,難道說男人也是。和蘇軼聊完天,她就走了。黃波見蘇軼走後,屁顛屁顛的過來,「怎麼樣,我看你小子是動心了吧。上節課還說你心裡只有一個人呢,一見美女,全忘了是吧!」

王澤露出壞壞的笑,在黃波的耳邊悄悄的說著什麼。黃波一邊聽一邊向魏強的方向看去。他聽完好哈哈大笑起來。魏強聽到笑聲,多疑的他覺得一定是在嘲笑自己。於是狠狠的咬著牙,暗暗發誓一定要給王澤點顏色看看。我一定要你付出代價。

起點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熙熙攘攘的食堂排著長長的人龍。王澤拿著剛打的飯走向黃波早佔好的地方,黃波沖王澤擺擺手「快點,一會就有人來了。打我飯了嗎?」

「找什麼急啊。打了,嗯,焦授呢,他不吃了?」王澤看了看周圍沒有發現焦授於是說道。


黃波一邊忙著吃飯一邊說著「我也不知道,一下學就急急忙忙走了,最近好像在忙什麼吧。有空了我問問他。「

「哦「王澤答了一聲也開始吃飯,吃著吃著的抬頭看見黃波擠眉弄眼的朝旁邊努力努嘴。王澤帶著疑問超旁邊瞄了一眼。一身淡藍色的連衣裙,腰間系一個蝴蝶結。有點復古的意思。蘇軼端著盤子帶著微笑站在旁邊。歪著頭看著王澤:「王澤,我能坐在這嗎?」

王澤把嘴裡的飯咽掉,無所謂的點點頭「坐吧,反正也沒人。」他說完又看黃波沖後面揚了揚下巴,於是又向後面瞧去。這一看嚇了一跳,後面還站著三個呢。王歡沖向他擠眉弄眼的黃波瞪了一眼轉而看著王澤笑眯眯的說「那我們坐在這裡行嗎?」

王澤心想,這是個怎麼情況啊。看了看蘇軼又看了看站著的三個「沒事,你們坐吧,這麼多的空位呢。」

她們三人坐下后,立刻就嘰嘰喳喳的聊起了女人們都感興趣的話題了。王澤皺了皺眉頭,沒有說什麼。看樣子,他挺不習慣這種狀況的。也是他遇見這種情況確實不多。他有些不自在,但黃波可不管那個。他眼睛溜溜的轉著,在尋找目標。

他看看四妹蕭晴,消消停停的。坐下來以後一句話都沒說過。只是安靜的吃著飯。性子太沉默,不適合。黃波叭叭嘴接著看二姐,張揚。跟名字一樣,太張揚。個性有點像男生,打扮的更像男生了。那一頭短短的學生頭,還有平平的胸部。穿著中性的衣服,如果從後面不仔細看,還真分不出男女來。黃波咧著嘴搖搖頭,不行,太強勢。最後看向三妹,王歡。嗯,這個還行,不是太強勢,性子也不是很弱。雖然有時候會裝下可愛,但這不就是我喜歡的嗎。

不對,王歡可是跟王澤寫過情書的,可見他是喜歡王澤。有點難度。嗯,還有我這不是奪朋友妻了嗎。想到這裡他偷偷的看看王澤。看到王澤平靜的吃著飯,並沒有被旁邊女生的話題影響到。黃波弱弱的想,反正王澤對她也沒有那個意思。再說了王澤也不知道王歡給他寫過情書啊。那些個情書他連瞧都沒有瞧過。也不算是朋友妻嘍。想到這裡他輕鬆了很多,用更加熱烈的眼神看著王歡。王歡說著話發現黃波ji烈的眼神,沖他皺了皺鼻子,吐了吐舌頭。看到王歡可愛模樣,黃波差點一口飯直接咽下,嗆得可受了老罪了。

蘇軼看著王澤安靜的吃著飯,想著一會要說的話題。好不容易等到王澤喝湯的空檔,趕快說道:「王澤,想的怎麼樣了?要不要加入我們的籃球隊。?」

王澤咽下嘴裡的湯飯,平淡的說:「說實話,我還真是沒有興趣加入籃球隊。我覺得我要技術沒技術。要體格沒體格。還是算了吧。」

「哦」蘇軼失望的說道:「沒有關係,不過我還是希望你能再考慮考慮。畢竟這是關於我們學校榮譽的事情。」

「蘇軼,不答應就不答應,不用死乞白賴的求他。」背後響起了帶著怒氣的不和諧的聲音「沒有他,我們照樣能打的很好。不就是會扣個籃嗎,我也行。」說話的這位就是學校里有名的籃球小前鋒,「旋風小子」——高軒。姓高長得也高。185的個頭配上明星般的臉。可以稱得上是典型的「高富帥」了。就是脾氣有點暴,是那種一點就著的性格。他說話明顯是帶著氣的。引得周圍的同學都向這裡看了過來,想要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

蘇軼看到王澤慢慢促緊的眉頭,趕快勸解道:「高軒,你說什麼呢,這裡沒有你什麼事,你趕快去忙你的去吧。」

蘇軼這一勸不要緊,高軒更來火,「嗨,小子,叫王澤是吧?!聽說你打球很好啊,我要向你挑戰。下學后,我在籃球場等著你。一定要來哦。我要看看你怎麼個厲害法。」說完看了看蘇軼不等王澤回答就快步走了。在他看來,都在這麼多的人面前向王澤挑戰了,不為悠悠眾口,就是為了自尊王澤一定也會來的。但是他太不了解王澤的性格了。他才不在乎這些呢。

王澤見高軒走遠了,平靜的轉過身繼續吃沒有吃完的飯。蘇軼也以為王澤一定會去的「對不起,他說話有點沖。你不要介意他說的話,其實他人很好的。那你今天晚上好好表現。其實他是籃球隊的隊長,他也是要考考你的球技。」

王澤嘴裡含著飯頭也沒抬,「你怎麼知道我會去呢?」蘇軼楞了一下,明顯被王澤的話嗆住了,「你不會去嗎,你們男生不是很好面子嗎,要是不去會不會、、、」雖然蘇軼沒有說明,但也很明顯是說不去就會丟分。王澤只是輕輕的笑了笑,並沒有回答蘇軼。蘇軼看著沒有在回答的王澤,越發對他好奇了,他真的不會去嗎,是害怕,還是不屑一顧啊。也許剛才只是玩笑話,為了自尊,應該會去的吧。

高軒快走出食堂門時,黃立宏跟了上來,他向王澤那裡看了看,然後對高軒說:「我說的對吧,你看他那樣,一幅不刁你的樣子,什麼人啊,當自己是什麼了。不就會扣個籃嗎。」看這樣子黃立宏在高軒耳邊沒少說王澤的壞話,原來他看著王澤因為上次的扣籃出了名氣,而自己又不能打壓住王澤的氣勢了,畢竟他在籃球方面是有一定局限的。於是,他就想著攛掇著高軒教訓教訓王澤,讓他也丟丟人。


高軒瞪著眼睛看了會黃立宏,看的黃立宏心裡都有些發毛了。明顯高軒明顯是不喜歡黃立宏的,對他是極其厭惡的,「別以為我不知道,別把我當槍使。」說完就再也沒有看黃立宏一眼往球場走去。黃立宏尷尬的立在那裡,看著高軒的背影,惡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唾沫「你以為你是個什麼玩意,呸,跟王澤一個德行。」吐完他好像還不解氣又朝著高軒的方向吐了口痰。

解氣的黃立宏剛要走,打掃衛生的老師傅可不幹了。他走過來,張著手說道:「為了響應國家號召,杜絕傳染病的發生和擴散。學校規定,在校學生,禁止隨地吐痰,一經發現者,罰款50元整。」

黃立宏看著老師傅毫不尊重的說道「老傢伙,要錢,有,就是不給,你能把我怎麼著。」說完又吐了口痰。老師傅並沒有被他小孩的把戲放在眼裡「剛才又吐了口,三口痰,罰款150.」

這時,黃立宏看著漸漸圍過來的同學們,轉身就要走。老師傅輕哼一聲,想走,沒門。他一把抓住了黃立宏「怎麼想跑。你知道吐痰是多麼不講衛生的行為嗎?你知道一口痰中有多少的細菌嗎?你知道這些細菌對人體的傷害有多大碼?你知道、、、「

「好好,我掏錢,行了吧!我服了!「黃立宏看著快要把他們包圍住的人群,他趕忙掏錢走人,他可丟不起這個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