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猜到她來了也會問這個事,所以蘇陽早就想好了怎麼解釋,他說:“崔建國崔叔叔是崔迪的爸爸,也是我的長輩,首富集團他全權管理,他是個非常靠得住的人,希望小學的事情交給他你就放心吧。至於爲什麼集團不自己管理,那是因爲思瑤想去青花大學讀研究生,我們後天就要出發去青花大學讀書了。”

“啊,青花大學嗎?你們去讀什麼專業啊?”封思瑤有些意外的問道。

“對啊,青花大學經濟和管理學院啊,蘇陽產業越來越大,我肯定要掌握點經濟管理知識。”封思瑤回答道。

聽到封思瑤的回答慕婉瑩十分驚喜,“那還真是巧了啊,我剛好要去青花大學經濟和管理學院做助教呢,那咱們在京都豈不是也能經常見面了嗎?”

蘇陽和封思瑤十分驚奇,慕婉瑩之前不是個主播嘛,怎麼又要去青花大學做助教了,這身份變化也太大了吧。

“婉瑩,你怎麼會去青花大學做助教呢?”

“上次我跟你們說過我大學是師範專業畢業的嘛,我做老師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至於爲什麼去青花大學,是因爲我覺得要找志同道合的人做支教活動的話,在這些高等學府裏找到的更合適一些。這些高等學府的同學家境一般都比較好,畢業了不工作選擇支教的話不會對他們未來的人生造成負擔,畢竟有家境在那裏頂着呢。當然了,能到這麼好的學校當助教,還是多虧了我這幾年的支教經歷。”封思瑤解釋了自己的理由。

“呀,那我和蘇陽以後都是青花大學的學生,你是老師,那我們得叫你慕老師了。”封思瑤和慕婉瑩開着玩笑。

在三個妹子的歡聲笑語中,晚餐時間結束了,蘇陽發現冰山女神慕婉瑩只是對陌生人和不喜歡的人冷酷,熟了以後其實還是一個挺好相處的人。

由於三個人都喝酒了,所以蘇陽他們只能叫代駕把他們送回唐晨一品。回去的時候蘇陽坐在了後排,封思瑤和崔迪一左一右擠在他身邊,順便還調侃蘇陽到了京都之後肯定要泡慕老師了。

蘇陽很無奈,這兩個小妮子還真想讓自己把慕婉瑩拿下啊。這個可以考慮,蘇陽還記得當時系統檢測出慕婉瑩的純潔度:極品,未喜歡過任何男性,未和任何男性有過近距離接觸,推薦宿主與其發展關係。到了京都看情況吧,如果真的可以的話,那就把她收進家裏好了。

沒過多久就回到了唐晨一品,指揮着代駕小哥把車開到地庫停好之後,蘇陽左手摟着崔迪右手摟着封思瑤離開了。

看着蘇陽瀟灑的背影,代駕小哥羨慕極了,他跟蘇陽差不多的年紀,他在爲了生活大晚上的出來接代駕單子,而蘇陽出入於國際大酒店,開着瑪莎拉蒂,摟着極品妹子,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騎自己的小電驢離開唐晨一品,代駕小哥在心裏感嘆道:有錢真好啊! 時光流逝,明天就是蘇陽她們三個去京都青花大學報道的日子了,崔迪已經買好了三個人的機票。本來還問了問慕婉瑩要不要一起去,結果這冰山女神說自己要晚去幾天,在魔都這邊還有些事情沒處理完,而且她們助教的報道時間比學生要晚一些。所以很遺憾不能乘坐同一趟航班前往了,雙方約好了到了京都之後會面。

這幾天蘇陽從系統那裏得來的兵王功法已經掌握純熟了,現在的他看起來與之前並沒有什麼兩樣,其實他的戰鬥力已經達到了普通人的頂峯,對付十來個普通人沒什麼問題,對付有些身手的人估計也能打三五個吧。

蘇陽很滿意,到了京都人生地不熟的,能有這樣一身本領傍身也算是給自己安全的一道保障,萬一遇到什麼突發事件自己也不會太過於被動。

因爲明天就要出發去京都了,所以封思瑤和崔迪鬧着一定要在去京都之前把結婚證領了。之前蘇陽和封思瑤本來是計劃着挑選一個好日子去領證的,可是昨天晚上從崔迪口中得知領證必須在戶口所在地領時,封思瑤就下決心要今天去領證。她覺得如果今天不領的話,明天就去了京都,到時候有沒有時間回到魔都這邊來領證就難說了,萬一沒時間的話就會推延到年底放寒假的時候才能領證,那還不如現在就把證領了呢。

蘇陽本來還有話說呢,可是在兩位美女面前,蘇陽的意見根本算不上意見。不是有那麼一句話嘛,男人在家裏的地位取決於家裏一共有多少人,有多少人男人的地位就排第幾,如果再養條狗的話那地位還得再下降一下。蘇陽現在就是這樣的,在家裏大事小情都是封思瑤和崔迪在決定,他就服從兩位老婆的安排就完事了。

蘇陽在王凱的房間裏跟他扯淡扯了個把小時,又坐在沙發上刷了半個小時以後,崔迪和封思瑤才收拾停當從樓上下來。跟昨天一樣,兩人穿的依舊是同款不同色的衣服,各有各的氣質,不管怎麼看都是那麼養眼。

“我說二位姑奶奶,你們這打扮的時間也太久了吧,在這等着我都要無聊死了。”蘇陽話是這麼說的,但是他看到兩位老婆靚麗的裝扮時早就覺得一切等待都是值得的。

崔迪妖嬈的走到蘇陽旁邊,軟軟的身子就像棉花糖一樣黏在了蘇陽身上,她眼含春波,面帶笑意開口說道:“嘿,老公你看你得了便宜還賣乖呢,我們倆打扮還不是爲了給你看的嗎?你只要坐在這裏等着就能享受到我們兩位絕世大美人的靚麗風采,你還不樂意麼。再說了,你看看新聞不是挺有意思的嘛,你現在在魔都可是大名人啊。”

蘇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什麼大名人啊,他根本不知道啊,他看新聞就是看看美女,看看籃球,再看看遊戲什麼的,其他的娛樂八卦根本不看的,“什麼大名人啊,我怎麼不知道我在魔都是大名人啊?小迪,你說話就好好說話,手往哪裏摸呢,快伸出來,小妖精。”

“小迪,先別欺負他了,一會咱們還去民政局登記結婚呢,你這個小妖精把他鬧的獸性大發了我們還得給他滅火,那這妝就白化了,衣服也得被他撕爛,恐怕還會耽誤領證的事呢。”封思瑤勸崔迪收手,雖然她也想一起做些羞羞的事,但是現在有正事要做,還是先辦完正事再說吧。

崔迪戀戀不捨的把手抽了出來,大眼睛看着蘇陽舔了舔嘴脣,這一下蘇陽感覺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朝着某個地方狂涌,他正要化身禽獸的時候,封思瑤和崔迪手挽着手下樓了。蘇陽很無奈,只能壓下自己的**,跟在兩位老婆身後。

今天還是崔迪開着她的瑪莎拉蒂總裁,封思瑤坐在副駕駛上,蘇陽被趕到了後排,沒辦法,他下來的時候兩位老婆就已經在前面坐好了。一上車他就問兩位老婆:“我的寶貝老婆們,你們剛纔說我是魔都的大名人,到底是什麼意思啊,我怎麼不知道啊。”

封思瑤回答道:“老公,你這兩天除了吃飯和睡覺的時間跟我們在一起,其他時間都自己貓在房間裏,當然什麼都不知道了。這兩天崔叔叔把首富集團註冊好了,你蘇陽的大名自然是掛在董事長上的。還有前幾天咱們倆的求婚儀式,雖然不知道咱們長什麼樣子,但是你蘇陽的大名還是傳出去一些。再有就是你那蘭博基尼毒藥,網上曝出來車主叫蘇陽,所以現在整個魔都處處都是你的傳說。有人說你是超級富二代,家裏有礦,還有人說你自己就是魔都首富,隨隨便便出手就是普通人一輩子都掙不到的錢,總之說什麼的都有。”

“還有這回事呢?哈哈,沒想到我這麼有名呢。不過他們說的也沒錯啊,我確實就是魔都最牛逼的人,我敢保證在魔都沒有一個人比我牛,我在魔都那是最帥最有錢的人。”蘇陽倒不是大言不慚,別看那些企業家動不動多少個億的身價,但是那都是亂七八糟加起來的東西,而他蘇陽手裏的是現金。在這個魔都,還沒有哪個人能立刻馬上就拿出十個億的現金來,所以說蘇陽是首富也沒什麼問題。

前排的兩個妹子聽到蘇陽自戀的發言,一起發出“切”的聲音,崔迪開口說道:“我人帥多金的老公,你也就今天在魔都嘚瑟嘚瑟了。魔都只有短短几十年的發家史,你在這地方算個首富,明天拿到了京都可什麼也算不上的,京都那各種隱世家族各種豪門扎堆的地方,咱們這十來億的身價到了那裏只能算個普通人。”

蘇陽豪情萬丈的說道:“嘿,就是一些小小的隱世家族和豪門而已,看我怎麼征服他們,你們倆就陪在我身邊看我征戰天下吧!不出幾年,我就會成爲世界首富,魔都被我拿下,京都也將是我路途中的一站而已,我的目標是擁有這個世界上最多的財富。”普天之下估計這話也就蘇陽敢說的這麼肯定了,因爲他有神豪系統這個bug般的存在啊,只要給時間讓他花錢,那首富還不是遲早落在他的頭上。正好蘇陽年輕,不缺的就是時間。

就在三人這談笑之間,民政局到了。崔迪本來想就在車上坐着等封思瑤和蘇陽領完證回來的,可封思瑤說雖然最後結婚證上女人的名字是封思瑤,但是領證的整個過程都要有崔迪的參與,這是對她的認可,她們倆都是蘇陽的妻子。

於是乎這奇怪的三人組走進了民政局,一進民政局的大門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穿着同款不同色衣服的兩位超級大美女一左一右挽着蘇陽,這是來結婚的嗎?


拍結婚證上貼的照片時,封思瑤要求那個拍照的工作人員先給他們三個人拍一張,然後再拍她和蘇陽的。蘇陽知道封思瑤的意思,她是怕崔迪多想,所以才整了這麼一出。作爲男人來說,他肯定是全力配合,因爲他心裏也覺得只能和封思瑤領證是對崔迪的傷害,現在這樣也算是一種彌補。

工作人員一臉懵逼,這什麼情況,他自認爲在這個地方一進算是見多識廣了,經常有一些結婚離婚的趣事發生,可這種帶着兩個妹子來拍結婚證照片的狠人實在是沒有見過啊。按照封思瑤意思拍完照之後,他發了個微博說這件事,在短短的幾分鐘之內就上了熱搜,蘇陽沒想到自己在離開魔都之前又火了一把。 魔都機場,蘇陽,崔迪和封思瑤坐在VIP候機室裏等待登機了,兩位美女穿的都比較年輕,因爲是去上學的嘛,所以都是比較清純的風格。這次去京都沒有帶特別多的東西,每人帶了一個旅行箱裏面簡單帶了些衣服和日用品,已經拿去託運了。其實按照蘇陽的想法根本沒必要帶任何東西,需要什麼到了那邊再買就好了,可是崔迪和封思瑤都表示自己作爲女孩子,很多東西都是用習慣了的,必須得帶着。

“乘坐東航666號航班前往京都的旅客朋友注意了,現在開始登機,請您及時前往登機口登機,以免耽誤您的行程。”機場廣播裏傳來提醒登機的聲音,蘇陽他們要坐的就是這一個航班。

“走吧,兩位夫人,咱們在魔都的生活結束了,馬上要踏上前往京都的征程了。”蘇陽左手牽着崔迪,右手拉着封思瑤,把同在VIP候機室等待的一衆男人都羨慕壞了。當然了,他們羨慕的並不是蘇陽左擁右抱,到了一定富有程度的時候,身邊不會缺女人,這些男人都有很多個女人,他們羨慕的是崔迪和封思瑤都是萬里挑一的絕世大美女,居然都被蘇陽佔有了。

在衆人豔羨的目光中,蘇陽她們三個登上了飛機,坐在了頭等艙裏。蘇陽剛走進頭等艙時,那些空姐表現出了極大地興趣,如此年輕還打扮不俗的頭等艙旅客,是她們爭相討好的對象,只要榜上這麼一個富豪男友,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了。可當崔迪和封思瑤跟在蘇陽身後走進頭等艙,並且嘴裏叫着老公的時候,那些小空姐都歇菜了,這麼兩個容貌氣質都是極品的妹子都是蘇陽的老婆,她們這些小小空姐根本沒得比。

頭等艙里人本來就不多,都是一些社會精英人士,不會隨意搭訕。再加上蘇陽這樣子看起來像是富二代,不像是有什麼真材實料的打工人,所以這一路上過的很安穩,沒任何人來打擾他們。蘇陽陪着兩位妹子看了會飛機上提供的報紙,又眯了一會之後,飛機就已經降落在京都國際機場了。

“老公,待會咱們拿到行李之後打個車去青花大學報道吧?崔家在京都是有一些企業,我叫的話能叫來人接咱們。但是我現在已經是你的人了,而且家族的生意都交給我弟弟崔軒去打理了,我聯繫的話可能不太好,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剛一下飛機在行李車那裏等着取行李的時候,崔迪就在想着怎麼到青花大學了。

蘇陽摸了摸崔迪的頭,表示自己理解,“小迪,我當然明白你的意思了,你不用多想。咱們就打車過去挺好的,回頭咱在這邊自己買輛車就行了。”

三個人提着行李來到了出租車乘車區,這裏停着很多等客人的出租車,蘇陽他們走到最近的一輛車旁邊。車裏駕駛座下來一個笑眯眯的大胖子,幫着蘇陽他們把行李箱放在了後備廂裏,然後招呼三人坐上了車。

還是按照之前的習慣,蘇陽坐在了後排中間,崔迪和封思瑤一左一右,告知出租車司機要去青花大學後,大胖子司機表示自己知道了,就發動汽車出發了。

大胖子司機從蘇陽他們坐上車之後就一直通過後視鏡觀察他們,崔迪和封思瑤都看出了司機的觀察,她們有些不好意思的同時又有些厭煩這個出租車司機,所以她們倆沒有緊緊地貼在蘇陽身上。

車駛出機場,大胖子司機就開口說道:“一看你們三個就是去青花大學上大學的學生,以前沒有來過咱們京都吧,我跟你們說,咱京都特別好,個個都像我這麼熱情,你們可以好好感受一下。”


“對,我是第一次來京都,真的有你說的這麼好嗎,那我可得好好感受一下。”蘇陽覺得這個司機面相不太好,但是對方這麼熱情的跟他打招呼,他也不能一言不發吧,伸手還不打笑臉人呢。

“嗨,你看我果然沒看錯吧,你們三個別看穿着打扮挺時尚的,但是滿臉都是稚嫩啊,一看就是那剛剛考上大學的小年輕兒。”大胖子不易察覺的陰笑一下,心說看來這次又能掙不少錢。

蘇陽笑了笑沒再說話,他確實是第一次到京都來,而且這不光是第一次到京都來,還是他第一次離開魔都,從小到大他去過最遠的地方就是上大學和工作在的魔都。封思瑤比蘇陽強點,她家裏條件其實還行,所以來這邊玩過好幾次。而崔迪是京都的常客,管理崔家產業的那幾年她主要做的事就是把崔家的勢力打進京都的圈子,可惜崔家的實力不行,這麼多年了還是京都的邊緣家族。

走着走着,崔迪發現路線不對啊,她以前往返京都和魔都都是坐飛機的,所以對於從京都國際機場出來之後該怎麼走才能到市中心是很清楚的,這次這個路線明顯不對勁。她奇怪的問司機:“司機師傅,你這個路線不太對吧,去青花大學不是這條路啊。”

那大胖子司機臉上閃過一絲詫異,這幾個小年輕不都是第一次到京都嘛,怎麼會看出來不是這條路,肯定是看地圖導航的,於是他信口開河:“這位小姑娘,你一定是看地圖導航才這麼說的吧。哎呀,你不能看那個地圖導航,咱們京都人多車多,所以經常堵車,一堵就是好幾個小時呢,那個導航上的路線都是堵塞的重災區,咱們現在走的這條路雖然說遠了點,但是肯定不會堵車。”

這話一說出口蘇陽就明白怎麼回事了,他還記得他剛到魔都上大學的時候也是這樣,從火車站出來以後打了個車,那個出租車司機看出來蘇陽是個鄉下來的沒見過世面,用同樣的理由帶着他在魔都環城高速上饒了一圈,本來三十塊錢的車費硬是讓蘇陽花了二百塊,其實根本就沒有堵車。感情這天下的出租車司機想坑人的時候都用的一樣的套路啊。

崔迪正要接着辯駁的時候,蘇陽攔住了她,這時候就該自己這個護花使者出馬了。他淡定的跟司機說道:“就走地圖上指示的最近的路,堵車我也願意等着,你繞路的話我也按照最近的路線付你車費。”

大胖子司機皺了皺眉頭,按耐住心頭的火氣說道:“小兄弟,你這不是爲難我嘛,堵車不光是耽誤你的時間啊,我陪你在那裏堵着我也接不到單子啊,這不划算。”

“這就是你的服務態度嗎?如果你還是堅持帶着我們繞路的話,那麼很抱歉,我只能投訴你了。”蘇陽不缺這點錢,就算這司機帶着他滿京都跑十圈他都付得起車費,可他接受不了這樣被這個司機宰割,這不是把他蘇陽當傻子嗎?

見蘇陽把話說死了,大胖子司機也撕破臉了,他破口大罵道:“嘿,小兔崽子,給你臉了是吧?今天你坐上了我的車,我說怎麼走就得怎麼走,你投訴也沒有用。我告訴你吧,我現在不光想黑你的錢,還想打你一頓,順便跟這兩個小妹妹交流一下感情。”在他心裏蘇陽就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學生,等會把車開到僻靜處狠狠收拾一頓就老實了。至於崔迪和封思瑤,那可以欺負欺負,只要不過火,沒人會把他怎麼樣,想到這裏他直接掉轉車頭往僻靜處開去。

崔迪和封思瑤有些慌亂,沒想到剛來京都就遇到這樣別開生面的“歡迎儀式”,她們倆緊緊地抱住了蘇陽,一人一雙大眼睛看着蘇陽不知道該怎麼辦。

蘇陽本來想就在車上拿下這個大胖子司機的,身懷兵王功法的他隨便收拾這個胖子,可現在車速很快,在車上爭執的話容易出危險。他眼神示意兩位老婆不要慌,心裏做好準備,倒是要看看這個大胖子能玩出什麼花招來。 這大胖子司機開着車直接往僻靜處走去,一邊開車還一邊在手機微信羣裏發了條語音:“兄弟們,來活了,這次是個青瓜蛋子還有兩個極品妞,老地方見。”

說這話的時候他完全沒揹着蘇陽他們,在他眼裏蘇陽三人已經是任他宰割的小綿羊了。這類似的事他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了,他們兄弟七八個都是開出租車的,專門跑機場火車站這種地方,就抓着那些外地第一次來京都的人,帶着這些乘客繞路。如果被識破了就恐嚇,再不行就直接拉到僻靜處狠狠的收拾一頓。就靠着這一套流程沒少撈錢,一般人發現繞路被坑了都會忍氣吞聲,因爲在京都人生地不熟的,這些司機就是地頭蛇,強龍還壓不過地頭蛇呢。有少數不服氣的,結果被這些司機拉到僻靜處打一頓,到最後不光要被打,還會被強行要走身上的現金,甚至還有因爲鬧這麼一出把正事耽誤了的。

“小子, 我的刀塔 ,你別直接就求饒,讓我們兄弟們好好過過手癮,都好久沒收拾人了。”發完信息之後他又扭頭對蘇陽放着狠話,順便在封思瑤和崔迪的大腿上瞟了一眼。

蘇陽冷笑一聲沒有說話,他還想着找機會去檢驗一下這兵王功法的戰力到底怎麼樣,沒想到這麼快就有機會實戰了。雙手握緊兩個妹子的手,用只有他們仨能聽到的聲音說道:“二位夫人不必擔憂,我有十足的把握能擺平,你們就等着看老公我的風姿偉岸吧。”

本來還有些緊張的崔迪和封思瑤放鬆了一些,蘇陽從來都沒有騙過她們倆,所以對於蘇陽說的話她們都有莫名的自信,哪怕現在看起來蘇陽完全不是對手,她們倆也願意相信蘇陽。

大約十分鐘之後,出租車在顛簸中到了一片荒無人煙的地方,蘇陽坐在中間,遠遠地看到路的盡頭聽着七八輛出租車,看來這就是這個大胖子的同夥了。

大胖子司機自己看到了自己的兄弟,他滴滴滴的按喇叭提示兄弟們來了,那邊聚在一堆抽菸的司機們擡起頭看到大胖子的車,都興奮的很,聽說有極品美女,雖然不能幹什麼具體的事情,但是摸一摸還會是可以的。

嘎吱,大胖子的車停下,他直接下車衝着那些兄弟們說道:“兄弟們,活兒來了,就在後座上坐着呢,一共三個人,都是學生仔,一個男的兩個妹子。老規矩,男的打一頓把身上錢拿了,女的兄弟們輪流親親摸摸就得了,別留下什麼證據到時候咱們還得進局子裏去。”

“嘿嘿,胖哥你放心吧,咱們兄弟又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了,哪次出過紕漏啊。打人這事情我不在行,欺負小妹妹是我拿手項目,兄弟們咱們動起來吧!”一個身高一米六幾,滿臉猥瑣的眼鏡男掏了一把褲襠,他迫不及待了。

大胖子有些不放心,以往那都是不怎麼樣的女人,兄弟們親親摸摸也就完事了,可這次車上的兩個妹子實在是太完美了,他怕這些兄弟忍不住,所以他再次強調:“我說各位,先把男的收拾了再說。而且,女人只能親和摸,絕對不能做出越界的事情,這次女人真的很美,你們千萬管住自己褲襠裏那玩意,不越界以後還能玩,越界了咱們都得進去,明白嗎?”

“好了,兄弟們都知道規矩,胖哥你今天怎麼這麼囉嗦啊,我倒要看看都是些什麼貨色。”一個高瘦的漢子邊說邊向大胖子的出租車走去。

外面人的話蘇陽聽得清清楚楚,這幫人居然敢覬覦猥褻自己的女人,看來得給他們一個深刻的教訓了。見到高瘦漢子往這邊走來,蘇陽越過封思瑤的身體直接打開車門下車,他得提前下來應對,免得這些人傷到兩位夫人,下車前他吩咐崔迪和封思瑤就帶着車上不要下來,等自己解決了這些宵小之輩再下來。

“好,我們就待在車上,老公你一切小心。”崔迪和封思瑤雖然擔心,但是對於蘇陽還是十分信任的。

蘇陽下車後沒有猶豫直接朝着那些司機走去,那高瘦漢子見蘇陽這麼主動,他有些詫異,這小子這麼主動下來,難不成是來跪地求饒的?他站定在那裏,說道:“小子,你肯定是求饒的吧?把你身上的錢都拿出來再給爺爺們道個歉,爺爺們也許會大發慈悲的放你一馬,哈哈哈。”

後面的那些司機此時也圍到蘇陽近前,正好形成一個圓圈把蘇陽圍在了圈裏,一個個都盯着蘇陽,等着蘇陽拿錢。

“呵呵,真不知道你們這樣的社會渣滓爲什麼還能存在。這是我第一次來京都,本來以爲會是一個不錯的開始,我蘇陽就要龍騰起飛了,沒想到你們這些爬蟲非要攔在前面,既然你們擋住了我的路,那就拿你們祭旗吧,你們就是我蘇陽崛起路上的第一層墊腳石。”蘇陽很不高興,這些人讓他本來高高興興來上學的心情變得很糟糕,那就用來試驗一下兵王功法吧。

圍着蘇陽的司機把他剛纔的話都聽在耳朵裏,大胖子罵道:“艹,你丫的再說什麼掉東西啊,還龍騰起飛,不就是一個窮學生嗎?真以爲自己上個青花大學就是人中龍鳳了?既然你這麼不識相,爺們們就給你上一課,告訴你上學沒用,錢纔是這個世界上最有用的東西。兄弟們給我幹他,還是老規矩,不往要命的地方打。”說完他第一個衝上來一拳打向蘇陽的肚子。

其他人見大胖子出手了都抱着雙臂看熱鬧,胖子體型能有兩個蘇陽那麼大,這一拳下去估計蘇陽只能癱在地上捂着肚子哭嚎了,到時候上去踢打一番就好了。

蘇陽冷笑一聲,磨磨唧唧半天終於動手了,按照兵王功法中學到的,他一把抓住大胖子的手腕,輕輕向上一折,大胖子的手腕應聲斷掉,他捂着手腕哀嚎。 蘇陽一招撂倒大胖子這一手直接嚇到了剩下的所有人,他們都沒想到瘦弱的蘇陽居然一招就廢了大胖子,而且剛纔動作太快了,他們根本沒看清楚發生了什麼胖子就捂着手腕躺在地上了。箇中的蹊蹺只有胖子知道,他一拳打過去的時候感覺蘇陽的手就像一隻鐵鉗子鉗住了自己的手腕,然後自己就被放倒了。

高瘦漢子是這羣出租車司機裏最能打的,他混過幾年社會,經常打架鬥毆,此時他直接招呼一聲:“兄弟們,這小兔崽子看來有點棘手,大家一起上吧。”他深信雙拳難敵四手,這麼多兄弟一起上,蘇陽肯定不是對手。

聽到他的提醒剩下的七八個司機大喊着衝向蘇陽,蘇陽輕輕一笑,施展起兵王功法裏那些擒拿格鬥身法,幾乎是一拳打倒一個,一腳踹翻一人。不到半分鐘的時間那些司機就全都躺在地上哀嚎,蘇陽有些驚喜的看着自己的手腳,他沒想到兵王功法居然這麼強,讓他擁有這麼強的格鬥技巧和力量。

“龍就是龍,我要起飛了,蟲就是蟲,你們只能在地上蠕動。來吧,還有誰不服,站起來我看看。剛纔不是讓我叫爺爺嘛,怎麼都沒動靜了呢?”蘇陽霸氣的說道,作勢再打。

蘇陽的舉動嚇到了所有人,地上的衆人都是被蘇陽一擊打倒的,他們知道這是惹到真龍了,如果蘇陽再出手的話他們這些人恐怕要殘廢了。大胖子衝着蘇陽跪下求饒道:“爺爺,我知道錯了,是小的有眼不識泰山把主意打到您身上,請您原諒饒了我吧。”

其他司機見爲首的胖哥都這樣了,一個個也都跪在地上求饒道:“爺爺我們錯了,求您原諒我們吧。”

蘇陽不屑的搖了搖頭,不愧是社會渣滓,一點骨氣都沒有,他此時高興於兵王功法的強力,懶得跟這些人計較了,於是他說道:“誰還能開車,把我送到青花大學去。”

猥瑣的眼睛男剛纔衝的靠後,只是被蘇陽在臉上輕輕踢了一腳,他趕緊跪爬到蘇陽身邊說道:“爺爺,我能開,我來我來。”

崔迪和封思瑤見蘇陽控制住了局勢,下車跑到蘇陽身邊抱住了蘇陽的手臂。剛纔蘇陽被圍在人羣中間的時候他們嚇壞了,看到蘇陽三拳兩腳解決了問題的時候才鬆了一口氣。

崔迪驚訝的說道:“老公你還有這一手呢?你怎麼從來沒跟我說過你還會功夫呢。”封思瑤則是暗暗想到這肯定也是那神豪系統帶給蘇陽的,因爲他和蘇陽在一起這麼多年了,她可以肯定蘇陽之前根本不會功夫。

對於崔迪的疑惑蘇陽沒有說什麼,而是示意眼鏡男趕緊拉着他們去青花大學,再晚去點要耽誤報道了。

眼鏡男連滾帶爬的跑到自己的出租車前,發動汽車開到蘇陽三人面前,非常恭敬的對蘇陽說到:“蘇爺爺,您和二位奶奶上車吧,我送你們去青花大學。”


這表現和先前的囂張跋扈判若兩人,蘇陽心想看來老話還是有理啊,讀書是爲了心平氣和的和煞筆說話,健身是爲了讓煞筆心平氣和的和你說話。放到蘇陽身上就是有錢是爲了有底氣和煞筆說話,練習兵王功法是爲了讓煞筆能老老實實的聽蘇陽說話,有這兵王功法傍身,應對這些情況就很隨意。

在崔迪和封思瑤的簇擁下,蘇陽坐進了眼鏡男出租車的後排。那些還跪在地上的出租車司機一個都不敢站起來,他們此時除了恐懼就是後悔。剛開始的時候蘇陽在他們眼裏是隨便揉捏的窮學生,此時此刻蘇陽在他們眼裏就是煞神,他們只想趕緊把這個煞神送走。

等着蘇陽三人坐好後,小眼鏡男穩穩當當的幫蘇陽他們把門關上,然後發動汽車朝着青花大學趕去。看着漸漸遠去的出租車,確定車裏的人不可能再看到他們了,地上跪着的出租車司機們才互相攙扶着站起身來。

這裏頭受傷最重的就屬大胖子和高瘦男子了,大胖子手腕被蘇陽掰折了,高瘦男子則是被蘇陽踢斷了一根肋骨。高瘦男子陰毒的看着遠去的出租車,心裏的恐懼少了許多,他吐了口血水說道:“胖哥,就這麼放這小子走了嗎?這口氣咱們就這麼嚥下去了嗎?兄弟們這次一分錢沒撈着,一點便宜也沒佔到,還得去醫院看病,不得找機會從這小子身上撈回來嗎?”

大胖子忍着手腕上的疼痛,罵道:“MLGBZ的,不放他走你還想怎麼樣。你還沒看出來嗎,他打我們就像踩死幾隻螞蟻一樣簡單。再說咱們本來就是遊走在灰色地帶,乾點這種不光彩的事,真要跑到青花大學去報復一個學生,那就是送到人家手裏去了,搞不好後半輩子都要在裏面過了。想報復你自己去吧,別帶着我去送。”

聽到大胖子的話,這些司機都沉默了。他們這羣人裏高瘦男子最能打,胖子威望最高,連胖子都這麼說話了,那他們肯定也沒有別的意見了。一行人收拾殘局,該去醫院的去醫院,該繼續去拉客人掙錢的繼續拉客人掙錢去了。


經歷過這件事之後他們收斂了很多,不敢再明目張膽的帶着乘客繞路了,也不敢隨便威脅乘客了。他們害怕再遇上蘇陽這麼一個狠人把他們再狠狠的收拾一頓。


蘇陽不知道自己無形中還做了個好事,硬是把一幫社會渣滓變成了遵紀守序的出租車司機。此時的他和兩位老婆已經站在了青花大學的校門口,看着高高的校門上的校名,蘇陽有些感慨。曾幾何時他還是個高中生的時候,無比嚮往這個全國最好的高等學府,可惜出身農村,哪怕再努力,也比不上城裏孩子的教育資源好,所以蘇陽沒有考上,沒想到現在硬是靠着花錢走進了這所學校,來這裏讀研究生了,還真是造化弄人呢。

“老公,你和思瑤姐去報道吧,我在附近看看酒店定個房間,今天晚上咱們先住酒店,然後明天咱們再去看房子買房子。”崔迪覺得自己就不去報道了,先把接下來的衣食住行安排好。

封思瑤覺得這樣安排沒什麼問題,於是他說道:“那就辛苦你了,小迪,一會我和老公報道完了給你打電話,你注意安全,有事就打咱老公的電話。”

三人約定好後就在校門口分開,蘇陽和封思瑤前去報道,崔迪根據手機上的指引去找酒店了。 這是蘇陽和封思瑤大學畢業離開學校之後又一次迴歸校園,雖然是不同的學校,但是她還是感覺到那種久違的校園氛圍,她突然有一個想法。

“老公,你說咱們能不能住在學校裏啊,我看着那些學生就想起了咱們大學時候的樣子,那時候我媽媽總是逼着我去和張宇昂相處,你沒錢去享受大學生活,現在沒有那麼多煩心事了,真的好想咱們再次住在學校裏體驗校園生活啊。”

蘇陽感觸也挺深的,他大學時候除了上課剩下的時間就是用來打工掙錢補貼自己的生活,大學生活對他來說是一個艱苦的回憶。他其實也有點想重溫一下學生生涯了,於是他說道:“我也不清楚青花大學有沒有那種夫妻宿舍啊,待會報道的時候我問問,有的話咱們就住在學校裏。”

順着路旁邊的新生報道指示牌,蘇陽和封思瑤看到了位於體育場的報到處。也不知道學校是怎麼想的,這麼大熱的天,偏偏把報到處設計在空曠的沒有一點遮擋的操場正中間,而且還只給老師那邊安置了大遮陽傘,學生報到的這邊就是大太陽地裏曬着。

看到是這麼個情況,蘇陽把行李箱放在操場邊有陰涼的地方,讓封思瑤坐在這裏等着他,他拿着兩個人的通知書去報道了。

現在正好是下午兩點多,蘇陽前面沒有人。他走到操場中間發現報到處只有一個男老師,此時正低着頭玩手機呢,聽着手機裏傳出來的音樂聲,蘇陽就知道這老師肯定是在看女主播跳舞呢,他直接走到近前,拿出通知書說道:“老師你好,我是來報道的研究生,這是我的通知書。”蘇陽說的挺有禮貌的,他對老師一直都是這麼尊重,因爲在他心裏老師是傳道受業解惑的人,

那老師聽到有人說話,擡起頭看了一眼是個男的,他漫不經心的收起手機,一把從蘇陽手裏扯過通知書,看到是兩張通知書,很不耐煩的開口說道:“怎麼是有兩張通知書,你不知道必須要本人拿着通知書來報道嗎?這麼大人了一點規矩都不遵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