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牛繼宗、溫嚴正和葉道星三人齊齊後退半步,面色駭然而驚怖。

這時,前方傳來一陣咳嗽聲,而後就聽贏祥淡淡的道:“縱然皇上仁厚寬容,不與你們計較這些,可是到底是在御前,你們不要失了人臣之道。

天家的威嚴,不容褻.瀆。”

說罷,壓在三人身上的恐怖氣息又如潮水般退去。

三大重將頭上皆出滿了汗水,滿心屈辱,卻不得不咬牙道:“臣等知罪。”

隆正帝卻隨手一擺,道:“誒,將門本該如此,無罪。十三弟下次不許了……”

贏祥躬身一禮,應道:“臣弟知罪。”

說罷,又對牛繼宗三人歉意笑道:“是我的不是,其實我只是手癢了,說起來,當年我和牛大人、溫大人,對了,還有武威侯秦樑,川寧侯府的寧至……都沒少打過。

呵呵,今兒你們可別怪我。”

牛繼宗和溫嚴正本來臉色極難看,聽隆正帝之言後好了些,再聽贏祥之言,就不好再計較了。

而後就聽隆正帝大聲喝道:“混賬東西!你在那瞪什麼瞪?

剛不是跟朕鬧着沒地方睡覺嗎?蘇培盛……”衆人看去,u看書(.com)卻見隆正帝衝正眼神吃人一樣瞪着贏祥的賈環吼道。

“奴婢在!”

蘇培盛忙應道。

“去,帶賈環去甘露殿,給他找間屋子讓他好好睡一覺。少在這裏給朕犯渾!”

“啊?”

別說蘇培盛,連贏祥都是一驚。

哪裏豈是人臣能睡覺的地方?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爺本紅妝 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flag0hyg–> 儘管隆正帝近來極少回甘露殿休息,可那也畢竟是帝王的寢宮,豈有讓外臣去住的?

“皇上,這……”

贏祥看着隆正帝,不知該怎麼措辭。』

張伯行卻沒有顧忌,沉聲道:“陛下此舉,與禮不合,對賈環也不是好事。”

隆正帝冷笑一聲,道:“朕知道,外面有一起子小人,只管造朕的謠,毀朕的名聲。說甚刻薄寡恩,貪鄙酷烈,心性涼薄,苛待先皇老臣。

先皇對賈環如何?

這個混賬東西,仗着太上皇的寵愛,沒少跟朕頂嘴。

朕拿他怎麼樣了嗎?

朕就是讓那起子小人看看,朕是如何待先皇愛臣的。”

此言一出,連蘇培盛在內,心裏都在狂抽嘴角。

這尼瑪……

好藉口!

說出去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

可明面上,大家還不得不說幾句軟和話。 冷少太無情:虐戀失憶前妻 然後再勸隆正帝三思……

偏隆正帝是個孤拐的性子,別人越不讓做的,他偏要做。

執意要賈環去甘露殿住一晚,以示他對臣下的寬容……

賈環討價還價:“陛下,甘露殿就算了,要不……去武德殿對付一宿就行了。”

衆人又是一陣咧嘴……

武德殿那也不是人臣該去的地方啊!

牛繼宗咳嗽了聲,道:“陛下,賈環可以到軍機閣住,哪裏設有小榻。若不然,去南宮城門樓與犬子住也一樣。”

賈環連連點頭,道:“可以可以,正好明兒宮門一開臣就可以回家了。”

隆正帝沉下臉來,喝道:“你可是心存不軌?”

賈環日了二哈了,無語道:“陛下,臣心存什麼不軌?你甘露殿裏又沒妃……咳,臣沒心存不軌。”

隆正帝咬牙道:“放屁!那你心虛什麼?朕就沒讓你睡龍牀,隨便找個太監屋住就是了!”

賈環聞言面色一黑,有些失望道:“住太監屋啊?”

隆正帝氣笑了,道:“你要想睡朕的龍牀,朕成全你!”

賈環聽着彆扭,連連擺手道:“不用了不用了……換個屋,宮女的行不行?”

“滾!!”

……

甘露殿,某宮女屋。

不是賈環不知避諱,實在是……

那太監屋子着實不能住,進去就是一股尿騷味兒。

即使點燃着許多薰香,可也難掩蓋那股騷氣……

以後誰敢拿這個多嘴,賈環就讓他進去住一晚。

他要能住得下去,啥罪賈環都認了!

還是宮女的屋子好些,香噴噴的……

給了那宮女一塊玉佩外加一把金葉子當房租後,賈環就成功的躺在了一張窄窄的香榻上。

雙手枕於腦後,翹着二郎腿,想着今天的事。

今天是個好契機,再說點喪良心的話,今年是個好年份……

西域的開,對賈環的佈局可以說至關重要。

那一車又一車,一船又一船的羊毛收進來,在城南莊子的大工坊裏,加工成了一匹又一匹的呢子。

而後,又做成了一件又一件厚厚的呢子衣裳……

城北的賤民,幾乎讓賈家買去了三分之一。

賈環如今貴爲侯爵,在御前又炙手可熱,所以,這等上不得檯面的小事,也沒人多嘴。

賈家若是收良民爲奴僕,少不得會有御史彈劾一本。

可城北的賤民,那也算百姓?

靠着這些幾輩子都在做手藝活的手藝人,從西北運來的羊毛,在飛快的變成呢子衣裳。

可做好了衣裳,如今卻只能全部擠壓在貨倉內。

這些衣裳的推廣,十分艱難。

有錢的人不會穿,他們自有綾羅綢緞。

沒錢的人穿不起,他們要是有這個銀子,寧肯多買點吃的裹腹。

江南百姓倒是有錢,可江南不冷,冬日裏稍微穿厚點就可過冬。

所以,如果不多想些法子,那些呢子衣裳可就砸到手裏了……

賈環當然可以給軍隊換裝,可牛繼宗說,這事太大,得慢慢的來。

一時間全換了,物議太多,非好事。

賈環想了想也是……

普通士兵自然不可能有呢子大衣穿,頂多就是呢子軍裝。

後世二戰中的德國呢子軍裝,看起來自然威風凜凜,簡直風靡全球。

可這個時代,即使是兵卒,也講究襖裙……

沒錯,就是遮着半截腿的襖裙。

以示和泥腿子不同,要高貴些……

越是軍銜高的,裙襬的下襬就越長。

到了大將軍一級,鎧甲下襬都能遮到腳脖子處。

讓他們穿着露兩個屁股蛋的褲子,那實在是強人所難了……

因此,此路暫時也不通。

既然如此,賈環就不得不創造銷路了……

還有比那些衣不蔽體的災民,更好的銷售對象嗎?

這些災民多南方人,即使還有齊魯之地的百姓,可齊魯之地的氣候,能和西域比嗎?

長達兩三個月零下二三十度的酷寒天氣,如果沒有能夠防風防寒的衣裳,那是要凍死人的!

第一夫人,豪寵小嬌妻 賈環也根本不怕他們買不起,買不起可以先貸給他們嘛。

幹兩年活兒,只要不是懶蛋,總能還上。

賈環也不會要高價……

他看重的是宣傳效應,有了生產兵團這個風向標,只要他們穿習慣了後,就會覺得好看,方便,總能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到時候,就可以給西域駐軍換裝。

再之後,整個西北路,整個黑遼,還有內外蒙,都是極好銷售市場。

賈家的呢子衣裳根本不愁銷售。

其次,還有賈家的車馬行。

這兩年內,西域還是需要朝廷的接濟的。

因此,糧米需要源源不斷的送往西域。

這個時候,就需要大量的車馬運輸。

再加上還可以租給朝廷往西域運人,又是一筆收入。

可千萬不要小瞧了運輸行業,後世美**方有專門的運輸司令部,與十大軍種司令的地位都是平齊的。

再加上驛站……

同樣也可以趁機展起來。

只開展一個送信快遞業務,都能吃的盆滿鉢滿!

嘿嘿!

這纔是真正的一點帶動一路啊!

當然,賈家自然不可能吃獨食。

這幾個產業,分別先和牛、溫、施、秦四家吃幾年,待做大之後,再以換股的方式,引入銀行股份,再做大……

其實現在銀子的多少,對賈環來說,真的只是一個數字,沒有太大的意義。

關鍵是,如何將這些銀子,化爲勾連起各大勢力的利益鏈鎖。

能用彼此換股持股的方式,將大家都集中在一起,讓各大勢力不得不維護你的利益,那纔是最重要的。

現在的西域,甚至是整個西北,還有東北黑遼,及內外蒙古,實際上都是未被開的處.女地。

只要引入資本,將這幾處開出來,大秦的國祚,至少可再延五百年。

封建王朝末期最大的矛盾,就是土地兼併。

然而只黑遼和西域加起來,就足足有五億畝可耕土地,這還未算數以十億畝計的草原面積。

賈環就不信,那些王八賊羔子們,能把這五億畝全都兼併了。

就算他們兼併了,可種出的糧食,能賣的掉嗎?

況且,宮裏的那位主兒,等權利再鞏固些,怕是要重新實施士紳一體納糧制度了。

這原本是高祖時期便定下的制度,可惜,太上皇爲了名聲,漸漸默許了那羣黑心王八羔子們,又恢復到了前朝時的士紳免徵制度,才使得兼併愈嚴重。

不過,賈環相信,待江南穩固後,隆正帝一定會讓那些人知道,什麼叫做祖制!

到那個時候,有他們好受的,嘿!

“哩個啷個啷個哩個啷個哩,哩個啷個啷個啷個哩……”

想到爽處,賈環忍不住哼起了小調。

“噗嗤!”

忽然,從門口處傳來一聲噴笑聲。

賈環歡快的小調頓時戛然而止,擡頭怒視過去,卻見房門打開,隆正帝黑着一張臉站在那裏,背後蘇培盛提着一盞宮燈,忍笑站着。

外面的天,已經漆黑一片了。

“喲!陛下,您來了?”

賈環一咕嚕翻身起牀,賠笑上前。

隆正帝瞪着他,道:“不是讓你找個太監的屋子住嗎?怎麼跑這來了?這是你住的地方嗎?”

按理說,宮女都是隆正帝老婆……

賈環一臉沒辦法道:“陛下,那太監屋裏,全是……”

看到後面蘇培盛面色一黯,“騷”字到了嘴邊,又咽下去了。

賈環改口道:“是,臣錯了,沒出息的緊,就想睡這裏,您要罵就罵吧……”

隆正帝如何看不出賈環爲何會改口,回頭瞥了眼面色感激不已的蘇培盛,冷哼一聲,斥道:“婦人之仁,整天心跟女人一樣!”

說罷,不理面色不以爲然的賈環,邁步進了屋內。

蘇培盛對賈環感慨一笑後,忙跟了進去,扶正椅子,伺候隆正帝坐下。

賈環回頭,本想還坐在牀榻上,可見隆正帝吃人一樣的眼神,訕笑了兩聲,也就罷了。

當着人家的面,坐人家老婆的牀,是不大合適。

可這小宮女屋裏只有一把椅子……

賈環沒法,只好就地盤膝坐下。

隆正帝見狀,抽了抽嘴角,也不理會。

賈環笑道:“陛下,這都三更天兒了,您剛開完小朝會?那您趕緊去歇着唄!臣瞧你臉色都不大好……”

“囉嗦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