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爹,感覺很危險。”江北一臉沉重的說道。

天空中的月亮也沒了,滿月又放不出來了,好難受。

到時候拿吞天魔功玩玩也不錯。

但是爲什麼還這麼安靜?明明距離死神海峽已經只有一個時辰的路程了,可是到了現在還是一個海妖都沒看到!

江萬貫閉口不答,看似心如止水的他卻是比誰都緊張。

今天一個不小心就栽在這了。

用餘光看了眼眼一臉緊張的江北,氣就不打一處來。

他要是沒感覺錯的話,這小子又犯慫了!

真是把自己說的那句“打不過就跑”的話給貫徹落實了……

時間彷彿隨着心跳的加速也跟着加速了起來,不知不覺,已經近一個時辰過去了。

可是他說熟悉的海峽,卻是依舊沒有出現啊!

不應該是兩塊陸地的連接點嗎?但是陸地在哪呢?

“來了!”

耳邊突然聽到老爹的低吼聲。

下一刻,他明顯看到船頭穿破了一層阻礙!

然後連帶着他們,也都穿了過去!

當他睜開雙眼的時候,只見眼前黑壓壓的一片!一片一片的小黑點。

如果有密集恐懼症的人看到這一幕絕對得給嚇迷糊。

同樣的,江北也被嚇到了。

這特麼,得多少啊!

而且一個非常明顯的問題出現了!

說好的夜襲,卻變成了人家等着自己上鉤呢。

向前看去,在海面上露出半截身子的蛟龍,體長數丈的大龍蝦,握着長戟的螃蟹……看起來就很好吃。

神識不自覺的外放。

江北終於看到了一個略顯奇怪的畫面。

海妖羣之中,有一個如同是古代皇帝出行的時候乘坐的幾十臺大轎!

而一個頭戴着王冠,身穿金黃色長袍的怪物就坐在轎子上!

如果不看他的長相,這絕對是個有身份的人!

但是,他明明就是頭鱷魚!長着又長又大的嘴巴,一條如鋼鐵編製成的尾巴斜斜的搭在旁邊。

這特麼要是被抽一下,那酸爽無法言喻。

雙手,不,應該說是怪物一般的爪子,明顯已經和一般的鱷魚不同了!

體內渾厚的威壓,讓江北擴散出去的神識都明顯有些凝滯。

好強,好恐怖的實力!這特麼到底是個什麼怪物!


在這一刻,江北突然意識到了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

老爹還能罩得住他的時候,讓他上去刷人,那肯定是快樂無比的。

但是現在這種情況,老爹明顯是罩不住他啊!

“江閣主!好久不見了!哈哈哈!”

耳邊傳來炸雷一般的響聲,江北想吐槽一句這聲音不好聽。

但卻根本說不出來話,威壓,巨大的威壓甚至讓他的身體不由得顫慄。

但是下一刻,老爹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又覺得好了不少。

起碼身體恢復了自由,能動了,也不那麼顫抖了。

江北擡起頭,咧嘴朝着老爹笑了一下,大意就是:放心,我還好。

老爹向前邁了一步,站在船頭朗聲喝道。

“東海王,想不到竟然是你親自來了。”

東海王?江北愣了一下,怪不得人家穿着就這麼有陣仗,問題是,他們這地方也封王拜相的?

“怎麼!這世間還有讓江閣主意外的事嗎!哈哈哈!”

下一刻,只見老爹突然扭頭看向自己…… 江北喉嚨滾動,艱難的嚥了口唾沫。

老爹這是讓他出馬呢?

這時候怎麼刷啊!

“爹,你先穩穩,我做一下心理建設。”江北艱難的開口道。

江萬貫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隨後再次看向遠處的大鱷魚。

很煩,可能打不過。

這東西晉級這麼快,怎麼幾十年不見就是封川期了。

雖然是封川初期,但是這個靈力的渾厚程度實在是讓他覺得有些誇張。

直白點來說,對上這東西,能勝利的可能不足一成,能全身而退的可能不足五成。

爲什麼差的這麼多?而且能逃掉的可能卻這麼大?

因爲,這是東海王,他的本體就是頭鱷魚!

他勝在力量,正面的戰鬥,但是論跑路,還真不一定比自己強……

想到這,心中更是大定,只要能拖住它,讓這敗家玩意先跑就好了!

看向那老鱷魚朗聲喝道:“不知東海王今日再此所爲何事!我記着我和海妖好像是井水不犯河水吧!”

“江閣主!事到如今也沒什麼好瞞着你的了,這星隕大陸你是去不成了,到時候正邪兩派可都會圍殺你,與其如此,何不加入我海妖聯盟?讓你執掌丹府!”

江萬貫輕笑一聲,毫不避讓的答道:“所以,讓我堂堂江萬貫當你們煉丹的工具?可笑!”

“哈哈哈哈!確實可笑,不過今日你又能如何!哈哈哈!”

賊尼瑪。

笑話我爹?

我爹這麼猛,給你們煉丹?

好靈草都沒了,以後我跟我哥抽菸咋整?

“你笑個屁笑,傻逼。”

怒氣值+1666

臥槽!江北真沒想到這玩意能這麼猛,不過好像也是正常,一千六……



加點,加點!

不對,是還債!小系統可是用怒氣值幫着自己保命來着!是還債!

看着那已經由紅變綠的小按鈕,江北的一顆心都激動起來了。

終於等到你,還好我沒放棄。

點,點上!

瞬間!腦袋裏一片金光閃過!

而此前已經變成黑色的狀態朗功法欄等等全部恢復了正常!

那本來還黑色的加號也變成了灰色!

也就是說,他的實力終於恢復了!終於恢復了!

感受着體內靈力的流速,好久了,好久都沒有這種強大的感覺了。

雖然靈力還是一如既往的濃郁,但是靈力的流速上來了,才說明能發揮的實力多啊!

這點道理他還是懂的!

其實現在難受的還是老鱷魚,他有點懵,站在江萬貫旁邊的這毛頭小子是誰?

還有,那個傻逼是什麼意思?

但是……他剛剛罵自己了!

“黃口小兒,你又是何人!”老鱷魚怒道。

很顯然,他還沒想現在就出手,畢竟要是把江萬貫給打殘了打廢了打死了,都是得不償失的,他和那幽冥的目的可是有着本質的不同。

江北剛剛激動起來的小心臟瞬間就顫抖了起來,對啊,還有這麼個大神沒解決呢!

輕咳一聲,掩飾尷尬。

挺胸擡頭,上前一步!

氣勢運轉到極致,大喝一聲:“聽好了!吾乃江萬貫之子,滅霸尊者是也!”

話音很大,實力高了說話聲都大這話一點不假。

饒是旁邊的江萬貫都嚇了一跳,喊這麼大聲做什麼?這敗家玩意。

下一刻,瞬間懵逼,這個靈力波動!這,這玩意真的這麼有效!

他的實力竟然真的恢復了!

江北一臉笑意的看着那老鱷魚,怒氣值呢?怎麼回事?小系統是不是壞了?

他這麼一嗓子,竟然沒起來絲毫的波瀾?

“聽到了沒有,一個小小的天境,竟然自稱本尊,真是笑死本王了!哈哈哈哈!”

前方再次傳來雷鳴般的笑聲,江北嘴角抽了抽。

這劇情和他想的不一樣啊,按理說這羣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