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8 日

爪含暗勁的人訝異一聲,隨即臉上笑容更甚。以為這樣便能逃脫得了?爪風趁勢猛然劈下,素銘只覺得渾身一疼,腰部血染衣襟。

要命的是,素銘身體僵住了!

另一人爪風已經抓了上來,五刃白光閃過,白光慘慘,恍如死神的審判,眼看素銘就要一命嗚呼!

突然另五道月白色刀刃朝著那人劈面劃過!

鏗鏘!金鐵聲鳴,五刃白光如光滑的豆腐,瞬間被從中齊齊切斷,毫無反抗之力。

阿雪怒了!

只見阿雪渾身染血,奪目的鮮紅令她的風姿更加不可逼視。眼見素銘情況緊急,她竟然不顧其他人的攻擊,用身體硬扛住數十道靈力匹練,衣屑散飛,終於她快上一步,擋住了致命的爪風!

劃出五道月白刀刃,阿雪也不看劈出爪風的那人,將素銘染血的腰一攬,瞬退三丈!

還沒將身形穩住,又是十幾道匹練迎面射來!

阿雪不及喘一口氣,正要使出絕招,只見空中突然疾飛過數百黑蝶,黑蝶暗黑宛如破裂的空間,其中隱含極度危險的氣息。

素華夜銳利的目光一凝,厲害的角色!心中的鬥志似乎被激起,但看到施展此法的不過是個玄士九階的男子,爭鬥之心暫被按下,冷笑一聲,這等實力在他面前不過是小兒科,根本不值得他出手。

數百黑蝶聚成一道蝶牆,擋在阿雪血紅遍布的身前。

轟!黑蝶片片羽翼落下,好似暗夜裡下的一場大雪,紛紛揚揚,卻顯得有些詭異。

黑蝶散盡,又是十幾人被慕雲平的陣法光刃擊中,如被風吹過的黃葉,嘩啦啦的大片往下掉。這些光刃雖然不足以致命,但也能夠造成對方的重傷。

慕雲平殺紅了眼,操縱著陣法瘋狂向猛攻的眾人掃去。被慕雲平的狂殺所震懾,竟然一時間再沒幾人敢上前去。

不過幾十息,兩個玄師重傷,只剩下一名玄師有完整的戰鬥力,至於剩下的五十名玄士,已無再戰之力。

素銘扶住阿雪的柳腰,要是以前,說不定要心神一陣酥麻,現在他卻全神貫注地掃視廣場,目光森冷。

「還有何人敢來再戰,小爺我奉陪!」素銘如暴怒的獅子吼道,手一點點撤開,他艱難獨自站立起來。腰上傳來的劇烈疼痛讓他不禁吸了好幾口涼氣,但是比這痛苦千萬倍的苦痛他都忍了過來,現在這點傷,根本不算什麼。

何人敢來再戰!一句話久久回蕩,沒人再吭聲,他們也被素銘的氣勢給震懾住了。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天火大帝》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天火大帝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無人答話,素銘向前走幾步,拿起剩下的兩瓶靈泉滴液,四周依然寂然無聲,偶有幾處林間妖獸的怒吼聲也很快泯然無跡。

素銘懸著的心稍稍放下,遞一瓶靈泉滴液給方十四,剩下的一瓶先留著,等以後有誰需要再用上。

然而這時,危機悄然來到。

隱藏在眾人當中的三名玄師同時發難,攻向慕雲平!而之前三名玄師見機也向素銘襲來。六名玄師同時進攻,讓素銘四人壓力倍增!

三人出手快准狠,均是全力一擊,慕雲平陣法再厲害,在三名玄師的圍攻下,也不得不瞬間敗落。一人身影瞬移,轉到慕雲平的身前,此時方十四正好擋住來人。

以一敵三!

方十四肅然應對,沒有慌張,比這更大的場面他都見過,三名玄師說實話,並不算什麼,只是解開煞體的代價太大。

「你小子真是夠惹麻煩的了!」方十四嘆一聲,手中黑蝶翻飛,再一覆,靈動的黑蝶化作一柄黑色長劍。劍體通幽,散發著縷縷黑色戾氣,如同死人無數煞地,幽暗濕冷的氣息讓人從腳底板涼到了胸口。

一名玄師不屑地望著方十四,手中動作絲毫沒有停頓,本想活捉慕雲平要挾,現在方十四擋著,抓住方十四也沒多大區別。

為了避免誤殺,他沒有拿出靈器,彎曲的手指舒展化掌,狠狠朝著方十四的胸口拍去。方十四一聲冷笑,果然還是個嫩雛,關鍵時刻大意輕敵,不過這也省去他的麻煩。

手中的黑劍暴斬出去,然後迅速抽身疾退,擋住另外兩名玄師。

首先出手的玄師驚愕地看著自己的斷手,手腕處斷出一個光滑的截面,他痛苦地大叫起來,從此以後,他便是廢人。

另外兩人大驚,心中憤怒無可遏止,但是輕視之心卻是收斂下來,紛紛拿出自己的靈劍。兩人明顯是一夥的,動作招式配合無間,一出手就是最強殺招。

殺了他們的兄弟,方十四再無活的理由!

兩人合擊出一道十字斬,紅綠色的能量刃破空劃過,一般的玄師根本不可能抵禦。


不能抵禦那就只有逃,手拉住慕雲平,方十四將慕雲平扔出五丈,自己則一個仰身。十字刃貼著他的頭皮劃過去,幾縷斷髮飄然而下。

一名玄師立即揮舞著長劍從空中劈斬下來,另一名玄師則抓向慕雲平。

空中兩次閃過五道月白光刃,瘦弱青年與之前便受重傷的玄師立刻一命嗚呼。他們本身實力就低於阿雪,再加上身受重傷,完全不是阿雪的一合之將。

突然擊殺兩名玄師,阿雪立刻轉身回退到暮雲平的身邊。

六對三,交手不過一兩息,就變成了三對三,素銘四人逆轉局勢!

素銘從身上撕扯下一塊布包裹在腰間,疼痛減輕了不少。沒有多餘的心思,他的面前站著一個頗為秀氣的青年。青年臉上掛著病態的蒼白,但手段卻極為陰狠,令人防不勝防。

腰上滴答滴答地流血,素銘手中動作不斷,風流雲動,空中的靈力再次紊亂。左手握著風球,右手掌著火球,風火融合只在一瞬間。

「風灼天瀾!」素銘暴喝,不顧暴露身份,同時也沒有再隱瞞身份的必要,一出手就是尊階功法風灼天瀾。

兩色陰陽魚向著青年激射而去。素銘的這一招速度並不快,青年並非避無可避,實際上只要他閃躲,利用素銘出招的空隙說不定還能佔得先機。

但是青年臉上閃過一絲興奮,他很激動,尊階功法,許多人一輩子都沒見過。他的家族裡只有宗階功法,所以算不上頂尖家族。他想試一下尊階功法的威力如何,以他玄師二階的修為是否能接的住。

接不住?青年隨即一陣自嘲,自己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如果玄師二階都接不住玄士發出的尊階功法,那尊階功法也就太逆天了。


青年鼓盪著陰風,陰氣不斷從他的體堊中湧出,一時間,好似黑雲漫天。黑氣中夾雜著極為冰寒的氣息,仔細看,還能隱約看見黑氣的飄飛的冰粒。

「是黑冥城朱家的成名招式陰煞掌!」一個重傷在地的武者不顧傷勢興奮地叫了起來,之前被暮雲平陣法所傷,他懷恨在心,現在看到朱家成名的招式,他心中升起一絲期盼。

青年蒼白的臉上掛起詭異的微笑,如同一個浮屍水面多天的人突然嘴角微彎,陰森可怖,甚至還有些猙獰。

黑氣繚繞周身,隨即又迅速匯聚在掌上,這些步驟雖然麻煩,但青年只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完成,比素銘釋放風灼天瀾的速度還快。

「陰煞掌!」青年沉喝起來。

一個巨大的黑掌迅速在空中凝形,對著兩色陰陽魚狠狠拍去,兩者一時之間竟然僵持起來。兩色陰陽魚在空中不斷汲取自然之力,威力越來越大,而黑掌也在不斷汲取來自地下的陰氣,陰氣匯聚,霎時間就聲威更猛。

轟!僵持只堅持了一息,素銘的風灼天瀾便迅速潰散,以玄士九階的實力對付玄師還是太困難。

好在這一息已經為素銘贏得了後退的時間。

釋放出風灼天瀾,素銘的氣息就萎靡下來,他毫不猶豫地抽身,退到阿雪的身邊。

阿雪已經將對手重傷,對方雖然沒死,但戰鬥力也和素銘差不多。

沒時間再補上一刀,阿雪只好對上陰氣森然的白臉青年。

青年一臉忌憚,阿雪的實力明顯比他高一階。

一階之差,雲泥之別。

「我退出!」青年及時打哈哈道,眼見三人均成劣勢,他一人苦戰無用,不如及早退出為好。

阿雪面若寒霜,手中挾持著五把銀白月刀橫在胸前,輕輕一劃:「退出,不覺得晚了點嗎?」

「你不要逼人太甚!」青年呼吸有些急促,緊握著拳,骨節畢現,見現今情勢毫無轉寰餘地,面色不禁陰狠起來。

「當真不讓我退出?」青年如出鞘的寒芒,人如催命的利劍般站立。手微動,腳步虛點,不等阿雪作出回復,人已電射而出!

剛才說話只是分散阿雪的注意力,偷襲搶得先機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陰寒的骨刀不知從何處拿出,骨刀閃現的一刻,就已經架在阿雪的脖子上,刀速之快,驚世駭俗,現場只有素華夜看清了青年的動作。

青年在以燃燒自己的生命為代價,豁命一搏!

好快!素銘不禁在戰鬥中分神,好在對方也被白臉青年的刀速給驚住,方沒有抓到素銘這一愣神的空隙。

疏勒旋和九真憐瞳孔微縮,倒吸一口涼氣。只見阿雪五指如鬼神般抓住了那狹長森冷的骨刀,手中綻放殷紅,血一滴滴滑落,但沒有任何鬆手的跡象。

阿雪面色冰寒地看著青年,青年根本沒心思管阿雪在幹什麼,慘白的手死命握住骨刀,骨刀頓時腥紅血氣暴涌,威能更進一步。

阿雪吐出一口血,抓住骨刀的手握得更緊,凝脂般的玉手上血痕再深一寸。

「阿雪!」素銘驚叫,準備幫助阿雪,卻被對戰之人掣肘。

憤怒,焦急,素銘再不顧靈力衰竭,風神指瘋狂地連續點出十幾記,破風聲不絕於耳,十幾道青白色光束如極光炸射。

咚咚!光束入肉,血花飛濺,對方剎那間便被射成篩子,再無活理。

阿雪見素銘在拚命,靈力更加極速運轉,體內霜寒冰凍一下子被激發出來。

轟!冰寒外放,阿雪氣勢陡然爆發出來,骨刀寸寸結上瑩亮的白冰,青年的手很快就被凍成冰雕。

咔嚓,阿雪握住骨刀的手重重捏下,骨刀連同青年的手霎時爆成粉末。

去死!

阿雪墊腳上前一步,玉指在青年的脖子前劃過,一抹血花濺起,青年人頭落地!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天火大帝》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天火大帝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方十四也已經解決最後一名玄師,而至此時,已經有六名玄師全部喪命在素銘四人的手下,他們殺伐果斷之狠,讓所有剩下沒有獲得靈泉滴液的人都心有餘悸。

再不廢話,素銘消耗靈氣雖多,但沒有傷及根本,他走到池邊袖袍一動,兩瓶靈泉滴液便收入囊中,其他人也紛紛將自己預定的靈泉滴液收好。

素銘將兩瓶靈泉滴液分別遞給慕雲平和方十四,方十四感激一笑,而慕雲平完全愣眼了,自己並沒有幫助到大家什麼,而且四人中他的修為也最低,還是地階靈脈,給他靈泉滴液完全是在浪費好東西。

慕雲平想拒絕,一本陣法書他已經是大賺特賺了,再要靈泉滴液豈不是貪得無厭?不過素銘可沒給他拒絕的機會。

「讓你收著就收著,我和阿雪並不需要,而你將是我們未來的大助力。」素銘把靈泉滴液推回,又取出月牙姝給阿雪,雖然三階月牙姝所能激發的血脈之力並不多,但是阿雪作為四人最強者,能力提升一點,大家保障就更多一分。

三人各自接好,方十四和阿雪便要坐下來修鍊。剩下的散兵游勇對他們根本構不成威脅,而疏勒旋、九真憐等人也完全沒必要對素銘動手。當然,以防萬一,慕雲平還是在周圍設置了防禦陣法。

素華夜就那般站著,絕美的容顏立於風中,更是襯托其英姿颯爽。

主要的幾個人都開始煉化靈泉滴液,剩下的則都在旁邊幫忙護法,大家各不相擾,也沒有人準備開啟地層秘藏

大約一個時辰過去,突然一股強悍的氣勢從廣場中央向四周蕩漾開來,逼人的威勢讓所有人心一凜,做出緊張地防備狀態。

素銘心一沉,一股殺意不自然地流露出來,帶著切齒的恨意,卻也透露出一分恐懼。

素華夜突破了玄師七階!而且素華夜因為將近一年為突破,積累之深厚,難以想象,這一次剛突破,他便又一隻腳邁進了八階的門檻!

好可怕的天賦!所有人都覺得內心有些難以承受,無比的重壓壓在他們的心頭,二十二歲便玄師七階,這還真的是人么?

恐懼,絕望,一些人心意因此動搖,在修為上的前途算是已經徹底斷送。

素華夜感受著更強大的力量,嘴角上劃過一抹戲謔,素銘那一閃而逝的殺意他可是感受得清清楚楚。

螻蟻從來只有憤怒的份,又哪來挑戰的資格。不過素銘今天的表現讓素華夜亦產生了一點壓力,他決定不留後患,更何況劍姬還拿走了本該屬於他的天靈印!

本來半年前就能夠突破,卻因為沒有拿到天靈印而遲遲推到現在,這筆賬,他要在此討回來!

「你就是那分家的素銘?」素華夜居高臨下,以俯視眾生的態度漠視著素銘。

素銘並不奇怪,剛才的風神指和尊階功法已經暴露了他的身份。搶走了你的天靈印,你一定很記恨我吧。素銘想到這裡就產生了一絲快感,雖然這快感還是劍姬給他找的。

「沒錯,我便是,你想怎樣?」素銘毫不畏懼,針鋒相對。

現場的氣氛再次凝固起來,兩個人都在之前展示了凌厲的殺人風格,現在產生衝突,那可真有好一看了。

「九真妹妹,怎樣,你看好誰?」疏勒旋毫不顧忌地大聲說道,之前九真憐選擇與素銘合作,讓他心裡感覺很不爽,不過,素華夜更令他不爽。

九真憐玲瓏嬌軀輕擺,玉手托在精緻的下巴上,從小就一直被告知自己的天賦不如人,現在終於看到這個人,還真是人間絕色,饒是見慣無數美男的她,也有點產生愛慕之情。

胸脯一舒一張,胸前的嫩白讓疏勒旋身體有些燥熱,九真憐玉珠輕吐,溫柔一笑道:「我只看好勝利的那個人。」

九真憐聲音並不大,但在這種安靜的氛圍下,倒有蟬噪林愈靜的意味。

素華夜輕笑,雖然對九真憐無感,但是他可不想不被人看好,也不準別人不看好他!

「我想怎樣?倒不想怎麼樣,只想告訴你,有些人,你一輩子都追趕不上!」素華夜幽冷道,如同一顆寒夜裡華芒綻放的明珠。

「那怎麼個告訴我法?」素銘同樣輕笑,背後有劍姬,諒素華夜也不敢把自己怎麼樣。

素華夜似乎知道素銘的想法,他的確不敢在這裡把素銘給殺了,但是他可以用絕對的實力將素銘的進取的精神給打垮掉!

搶走他的天靈印,沒半點教訓,這種打掉牙往肚裡咽的事情,他可做不出來。

「我給你一個挑戰的機會!」素華夜聲音冷冷,似乎還帶著一絲譏誚。

素銘感到一陣好笑,這如意算盤打的,挑戰,實際上是想將他自己的責任推卸掉。素銘挑戰失敗,只要素華夜沒將他殺掉,那劍姬就沒有任何報復的理由。

「怎麼,不想為你那殘廢的大哥報仇?」說著,素華夜大笑起來。

素銘目光森冷,大哥是他心中的一塊沉痛,他絕對不允許別人用這種嘲諷的語氣來說素少陽。


明知道是陷阱,心中卻有一團無名的烈火燃燒起來,似是萬千螞蟻啃咬,將素銘的理智一點一點吞沒下去。

「你可以和他們三人一起上!」素華夜突然補充了一句,調笑之味更重。

素銘緊繃的心開始了一些鬆動,自己肯定打不過素華夜,但是如果加上阿雪三人,那結果就不一定了。

剛產生這種想法,素銘又將其壓抑了回去,這種事情怎麼好讓其他人幫忙?更何況,素華夜實力之強,即便四人一起上,勝利的機會也十分渺茫。

雖然有些不甘心,但素銘還是冷笑道:「我早晚會去挑戰你,但不是今天。」

這句話不卑不亢,說起來很有幾分風骨。沒人會嘲笑素銘今日懼戰,因為任何腦子沒壞的人都會選擇這個決定。

「哦?」素華夜假裝上下打量著素銘,突然他面色一冷:「那可由不得你了!」

說完,素華夜身形一動,幾乎瞬間就暴射而來。再次感受到龐大的威壓,眾人齊齊後退幾十步,空出一大塊場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