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2 月 26 日

燥意的來源在他懷裡,也不能把人推開。他聽見薛與梵問和她接吻舒服嗎?

她問完,隔着消防通道的門,外面的人聲腳步聲慢慢嘈雜了起來,反而顯得他們這裡太過於安靜。他聽見周景揚的聲音了,他喊了聶蔓一聲:“薛與梵在廁所裡面嗎?”

聶蔓說裡面沒人。

也聽見聶蔓說:“我覺得那個女生不喜歡你。”

周景揚反擊:“我弟也不喜歡你。”

很快,外面兩個人也不歡而散。

外面聲音一消失,薛與梵感覺到自己腰上的手一緊,他這才幽幽開口:“喜歡的。”

沒說舒不舒服。

說喜歡的。

外面的講話聲沒了,薛與梵平了有些亂的呼吸。

從他懷裡離開的第一個動作就是理了理頭髮,問他走不走。

他說等會兒。又問她怎麼和聶蔓他們一起吃飯,但問完怕她不知道聶蔓是誰,正準備改口說爲什麼和他哥一起來吃飯。

薛與梵開了口:“我知道,你前女友。我今天替我室友去的。活動結束之後她就拉着我過來吃飯了。”

聽他說還要等一會兒,薛與梵緩了緩氣:“那我先走了。”

薛與梵先出了消防通道,走得時候周行敘還靠着牆,她拉開門,走廊上的光先落在了她身上,周行敘叫了她的名字。

回頭,看見他指了指嘴巴:“口紅,記得補一下。”

薛與梵下意識的抿了抿脣,也提醒他:“那你也記得回去前擦一下,我的口紅……挺顯色的。”

因爲開門漏進昏暗的消防通道里的光照出了他的身形,他恩了一聲。

打開的門重新關上後,周行敘靠着牆,手又摸到了口袋裡的空煙盒,五指用力,把煙盒揉成團。

被揉成團的煙盒丟進了廁所洗手池旁的紙簍裡,看着鏡子裡的自己,和薛與梵說得沒錯,她的口紅確實挺顯色的。

隔壁傳來隔間門打開後撞在另一扇門上的聲響,周行敘關上水龍頭正準備走的時候和廁所出來的人,撞見了。

好久沒見聶蔓了。

她喝了點酒,倚着女廁所門口,看着公共洗手區正要離開的人。

熟絡又一副毫無過往芥蒂的泰然自若,聶蔓說好久沒見了。

回答有很多種,第一可以是:沒有吧,才見過。第二可以是:確實。

兩個回答的唯一相同點就是都記得是否真的和她好久沒見。

周行敘想到薛與梵之前說是被她拉來的,面上看不出表情,甩了甩手上的水珠,邁步離開:“可能吧。”

——沒記着你,也沒注意你,壓根沒把你放心上,可能是好久沒見吧。

聶蔓一哽。

嘴巴上的口紅雖然沒了,但是脣還是泛着紅,雖然在一起沒多久,她知道因爲周景揚的關係,他們家都不吃過於油膩辛辣的菜。

那紅和今天的川菜沒有關係,一想到薛與梵說要上廁所,卻沒在廁所,她知道周行敘脣上的紅出自誰,因爲誰。

出聲叫住他:“你哥喜歡她,準備追她和她表白了,你知道嗎?”

視線裡的人頭也沒回。

聶蔓:“你這次是要讓,還是搶?” 小個子的母親根本就不知道那些人就是他們一家人的催命符,還以為他們是好人。

*

「這位大姐,聽說你的手藝很不錯,手上接生的孩子就沒有一個活不了,不管是難產,還是孩子臍帶繞頸你都能讓孩子平安生下來,是嗎?」

那小個子口裏的祖母正在一座房子的大廳接受別人的詢問。

那些人不單隻檢查了她們的身體狀況,還詢問了一些接生時的遇見的情況。

有危險的情況怎麼處理,怎麼保住大人和小孩,還詢問她手裏接生的孕婦,可有失去性命的?

因為什麼失去性命?

這一連串詢問下來,讓那小個子男子的祖母甚是不悅。

「你們到底想調查什麼?」那小個子的祖母可不是沒有見過世面的村婦,她接生的孩子可不單隻只是平民百姓,也有官家的夫人,所以這樣的陣勢嚇唬不了她。

「當然是調查你的身份,你的技術,還有你的後面是不是有人。」那人也不客氣,很直白的說道。

不等那小個子的祖母說話,他已經接着說下去,「你的身家清白的話,留下來的機會就大,有什麼現在就趕緊說,如果沒有說清楚,被調查出來,那不就是一兩個磕頭能解決的事了。」

「我沒有什麼好說的,家裏的情況你們可以去調查,我人在你們手裏怎麼可能說謊呢。」那小個子的祖母雖然說得可憐巴巴,但是那神情卻沒有半點可憐,還一副自信的模樣。

「好,你可以下去了,去等著吧,如果貴人選你,你就可以跟我們走,如果不選你,你就可以回去。但是這裏的事希望你不要說出來。」

「行,這有什麼難的。」那小個子的祖母立即答應下來。

第二天,那小個子的祖母就收到他們的傳達,她被選上了,在這裏等候,到時候自然會請她去接生。

對於這要接生的人的神秘,那小個子的祖母很好奇,但是她也知道一些事還是不要知道的好,知道的越多,越發容易失了性命。

所以她一點也不好奇,也不和誰聊天,平常只是出來透透氣,一般都是安安靜靜的呆在屋裏,一點也不惹是生非。

她雖然不想惹是生非,卻躲不過別人的算計。

這天夜裏,她突然驚醒,在看到眼前矗立一個黑影時,她差點就喊了出來。

但是她的聲音還沒有來得及叫出來,就被人掩住嘴巴。

那掩住她嘴巴的人,目光非常的陰狠,一副如果她不聽話,亂吼亂叫,他就會讓她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被掩住嘴巴,她說不出話來,只能點頭,那人才慢慢放開手。

但是那距離不遠,一副隨時能掐斷她脖子的模樣。

看到她真的如他說的,沒有呼叫換人的意思,那人才從懷裏掏出兩人東西,拋到那小個子祖母的懷裏。

「你看看這些的東西先。」

那小個子的祖母將信將疑的拿起那兩樣東西,一樣是一塊玉佩,一樣是一封簽名的書信。

那小個子的祖母一看那塊玉佩,那眼淚就冒了出來。

「你們把我的孫子怎麼了?快交人出來。」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最新章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全文閱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txt下載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手機閱讀: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1278章)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喜歡《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手機站: 沒有多餘的話語,那沒必要,只有死戰而已。

只因,這天信子欺人太甚,竟想讓林凡從他胯下而過。

故而,林凡直躍蒼穹上要一戰。

「嘿嘿。」

天信子獰笑,他在火族手中吃了大虧,大好年華,本可稱雄天下,結果被逼殺入罪域中終生不得出,這是大恨,而林凡竟然將成為火族之長還來到罪域中,這種機會太過難得,故而,他再次等待太久,就是為了單純的殺人。

「殿下。」

火族強者憂慮,想要勸阻,只因這天信子太強,嚴格來說,是上一代人了,修道時日比林凡不知多了多少。

「桀桀、你養的狗真忠心,怕你被我斬死呢。」天信子怪笑,且,他鄙夷下方:「記得當日你也曾追殺過本尊,現在再來試試。」

眼中殺意更濃了,且,隨着他殺機升起,他身後竟然出現一片無垠的星海,星光璀璨,那些星光垂落而下,將他的渾身映照得晶瑩剔透,都可看見內臟與青色的經脈了,有一種朦朧星光縈繞在他骨骼間,讓他有一種妖異感,像是可永恆不滅。

剛剛開口的火族強者臉色大變,驚叫道:「你竟然真的修鍊成了這等無敵的古法!」

不只是他,其餘見到這片星空的強者無不變色,就連天秀王此時也驚咦,在吃驚。

只因,這門遠古法太強悍,流傳太古前,但威名從未泯滅,順着時間長河震懾許多個時代。

這門法的名字很簡單,就為星空。

往昔星空之名出,群雄顫抖,莫不敢當。

「眼力不錯。」天信子笑着。

「咚!」

林凡動手了,不想在聽天信子扯皮,沒有試探,出手就是絕殺之招。

宇、宙雙拳轟穿了蒼宇,震碎了虛空,向天信子鎮殺而去,卻見天信子後退一步,他藏身星海中,那轟殺而去的兩方天宇竟然寸步難行,最後無上的攻殺之力被星海消弭了個乾淨。

「螻蟻之力。」天信子譏笑,且,他開口了:「王,請禁錮我的修為,不然以高境界斬他,對我是一種侮辱。」

他太霸道,明明比林梵谷了一個小境界,但是根本不在意,要在同境斬林凡。

這讓林凡神情更加鄭重,只有他知曉,這不是天信子自負,而是與他一般,擁有無敵的意志,堅信同境無敵。

「好,成全你。」天秀王開口了,且,他出聲:「你想好,若你自願與他一戰,生死都與我無關,我不會在庇護你。」

這句話是針對林凡,從這話語中可以看出,就連天秀王都不看好林凡,認為他必死。

林凡沒有答話,歲月長河流淌,他用出一元天功,要以強勢之資鎮殺天信子,只有這樣,才能洗刷一切,用天信子滴血的頭顱回敬他的羞辱。

有玄色光芒飛來,侵入天信子體內,瞬間,天信子氣勢猛然墜落一大截,但他卻帶着自信的笑,風采無敵,扭了扭脖頸:「你想怎麼死?」

「殺!」

林凡攻殺開始,強勢的攻殺進入星海中。

「找死!」天信子臉色一冷,竟敢攻入他的法域中,在這片星海中,他就是唯一的神祇,可主掌入內的所有生靈的生死。

林凡殺入星海中,站在一顆星辰上,隔着無盡星域與天信子對峙。

「敢入吾之域中,你會被殺得連殘渣都不剩。」天信子陰測測開口。

「若你的真本領如你的口舌一般強悍,我的確不敵。」林凡回敬。

但其實上,他腳底之下,閃電絲線瀰漫,侵佔了這片星海,給漆黑無垠的虛空帶來一縷光明,這些閃電都是他感知的延伸。

「在嘲笑我嗎?那很好,此時便誅殺你!三星滅神魔!」

天星子怒吼,他手指點動間,竟有三顆大星明亮起來,像是這片星海中永不沉淪的烈日,他們升騰而起,懸浮在林凡頭頂上方,三道光束彙集,百丈寬,要將林凡囚禁與滅殺。

瞬間,林凡悚然,這星光好霸道,距離他還無盡遠,他的神魂就在咆哮,像是在被炙熱的星光炙烤,且,肉身表皮竟然出現無數的燎泡。

「雷海!」

林凡怒吼。

他要構建一方雷界,以雷界對星海,轟隆隆!

無窮電光出現,在這漆黑的星海中太耀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