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4 日

然而,最痛苦的還是被那些地獄使者捏著他的眼,讓他看著掉落的手指,這當真是慘無人道!

十指全落,便是廢人一個了!

很多人都會因此而喪失鬥志,從而甘心情願地成為這一層地獄當中的孤魂野鬼!

但是姚躍卻在這裡驚吼道「剪刀之苦不過如此,有本事讓我再嘗試多幾次這樣的苦!」。

姚躍的吶喊,傳到了閻王的耳中,閻王居然回應了他的話「那再讓他繼續承受剪刀之苦,讓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罪孽深重,讓他好生反醒吧!」。

聲音落下,姚躍手掌上的指頭又長了出來。

他還沒來得及高興,地獄使者再一次行刑,讓他再一次連連地慘叫了起來。

連受了兩次刑,一般人早已經是承受不住心裡的痛楚了,可姚躍的意志力居然無比地堅定,再一次要求行刑!

一次,兩次,三次……一共反覆行刑了九次!

姚躍對這種痛楚徹底地麻目掉了!

「剪刀之苦不過如此而已!給我破!」姚躍那蒼白的臉色突然抹現了一把冷笑喝道。

第二層剪髮地獄逐漸地消失在了眼前,取而代之的是第三層鐵樹地獄的場景!

鐵樹地獄,到處都是一株株如鐵一般的尖銳樹木,在這些樹木之上掛著一個個渾身是血的人,更有無數張人皮!

這簡直是殘不忍睹的可怕地獄場景!

姚躍就算是經過了前面兩次地獄苦刑,可是看到這場景之後都有一種想要狂吐的感覺!

太噁心,太殘忍了!

「你罪孽深重,撥舌、剪指都不能夠讓你番然悔悟,那便讓你承受鐵樹之苦!」閻王的聲音再一次在姚躍的耳釁響了起來。

這聲音剛剛落下,兩個地獄使者再度出現,將姚躍強行押著,朝著那尖如刀刃的鐵皮而去。

地獄使者將姚躍直接扔到了鐵樹之上,姚躍立即感受到後背和四肢皆是被這鐵樹樹枝給扎得疼痛到了極點!

啊啊!

姚躍掙扎著慘叫,可是他越掙扎,越能感受到那鐵樹枝的尖利嗜血!

他的皮似乎都要被這些鐵樹枝給撥落,那痛到極點的感覺幾乎讓他暈闕過去了!

「我一定要忍住,一定要忍住,要不然我就是死路一條了!」姚躍咬得牙齒都出血了,他不停地在心中告誡自己,使自己時刻保持著一絲清醒!

他一直忍著那種痛楚,堅定著無所無畏的心態!

只是當他身上的皮都要被挑開之時,他都覺得自己再也頂不住了!

地獄使者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道「你罪孽深重,早已經該死,只要你認罪了,就可以輕減了你的罪刑,你可知罪?」。

這聲音充滿了蠱惑的誘導,實在是讓人很輕易地相信,而承認罪行!

「我,我有……」就在姚躍要忍不住認罪之時,他融入了骨髓的殺機迸現了出來,接著大吼道「我他么的有什麼罪,給我滾!」。

姚躍爆喝,手中多出了破狼劍,渾身的殺機涌冒了出來,那一股遇神殺神,遇魔殺魔的殺心使他無所畏懼!

他一劍破空,直接將這地獄使者給斬了,而他更是擺脫了這裡的困境,再將另一名地獄使者給滅殺,統統地毀起了這裡的場景!

轟隆轟隆!

姚躍的殺道襲卷四方,勢不可擋!

隨著這一層地獄消失之後,再也沒有其他地獄出現,而姚躍腦海中卻是多了三段口決!

地獄劍決前三式!

這三式口決一字不漏地深深印在了姚躍腦海當中。

姚躍看著在前方几個已經失去光澤的古老大字,目光變得有些獃滯了!

他沒想到無意中落入這幻境當中,卻是讓他收穫三式地獄劍決,這實在是太讓他吃驚了!

「原來地獄門真有著地獄的傳承,這裡有著三式傳承,那麼還會有其餘十五處傳承,若是能夠統統得到,我豈不是多了一門更加深奧的劍決嗎?」姚躍一掃剛才的晦氣,整個人變得精神氣爽了起來。

他破除三層地獄幻境,已經使得他心堅如鐵,已經沒有什麼可以阻擋他的腳步了!

他隨便地選了一個通道深入進去,裡面的陣法機關,皆是被他以大地真義一一破除,根本沒形成容易威脅!

走過這通道之後,姚躍來到了一處空曠的地方當中,而這裡同樣有著幾道通道出入口,顯然這是一個匯聚的地點。

在這裡還有著不少的凌亂桌椅,案台,在一個角落則有著一處被破壞掉的移轉陣陣點。

姚躍很清楚對方顯然已經是從這裡離開了。


他有些不甘地衝出了這裡,並將這地獄門四十九洞府徹底地轟成了廢墟!

刻著「地獄門」的那一個古老扁額則是被姚躍收取了下來。

或許日後,他也可以在躍鳳閣內建立一處地獄刑堂,可以懲罰背叛者,也可以刺殺敵人。

他幹掉的那些月級殺手,以及他此前收穫的諸多地獄門的東西,足以他做到這一點了。

姚躍將地獄門多尊月級殺手的首級,準備帶回躍鳳閣去,他要號召天下,他已經覆滅掉地獄門的總部!

他這麼做的原因,是想要將他躍鳳閣的名聲再提上一提,並且震懾諸多勢力。

以後遇上他們躍鳳閣的人,就得好好惦量一下了!

姚躍本想第一時間趕回躍鳳閣去,但是他卻發現這片血山與其他山嶺大有不同。

經過他多番觀察,他發現這些山嶺當中必蘊育著不少的元脈!

於是,他打算先將這裡的元脈挖掘出來再趕回到躍鳳閣去。

此前,他催動帝陣已經是消耗了數百方中品元石,要是再不補充,他當真是要快窮得叮噹響了。

他取出破天鏡,以最快的速度尋找到這裡的元脈位置,便開始挖元脈!

姚躍擁有著大地真義,他身與地合,不僅能夠以最快的辦法找到元脈所在,還能夠輕易地挖掘元脈。

這裡的元脈不小,有三條下品元脈,有一條中品元脈,其數量都極為龐大!

姚躍幾乎是樂開花了!

然而,在姚躍挖掘到那條中品元脈之時,卻是另有發現。

「這,這是血晶?居然有這等東西?」姚躍狂笑道。

血晶,可是需要諸多鮮血以及元石結合,經過無數年的沉甸異變而成。

它具備著快速恢復精血的強大功效,是屬於堪比上品靈藥,甚至是藥王的療傷靈寶!

這些血晶石伴隨在這中品元脈附近,足足有十數方之多。

總裁霸愛:惹火純妻

此前,姚躍將鳳凰之心的血餵給了花道姑,這多少都有一些損失!

而今收穫了這些血晶,倒是足以彌補他的損失了!

姚躍將其中一塊血晶捏碎,立即張嘴一吸,頓時覺得血脈充盈了許多,而且對於元力的補充也不亞於任何一塊中品元石。

「看來這一趟我來滅地獄門是最明智的選擇!」姚躍無比得意道。

他加速地將這些血晶和元石統統給挖掘了出來,算是將地獄門的根基之地徹底地毀去了。

日後,地獄門的殺手回到這裡來,也會發現這裡的元力要比之原來下降了數成不止!

重生娛樂圈︰男神,好神秘!

只是在他返回去的途中,躍鳳城卻是迎來了最強大的敵人。

若是沒有任何轉機,只怕躍鳳城必被其所消滅得乾乾淨淨了!

【作者題外話】:又是周末,不過純潔依舊只能兩更了!女兒生病了,發燒咳嗽,各種鬱悶中!兒子也出百天了,按照習慣明天得兒子去娘家拜訪他外公外婆……所以對大家說聲抱歉了!盡量下周末再加更了!請體諒一下當純潔爹的忙處,謝謝嗚嗚! 對於一千零一個願望,陸風還是非常感慨的,想當初玩天龍,每二十天就白賺一個三級紅寶石,一年下來也能賺個18顆,差不多能合成四個四級紅寶石,對於普通玩家來說,這絕對是一筆不小的財富,在如今物價上漲的問天之中,更是不容錯過。

一千零一個願望活動時間:全天;活動NPC:蘇州樑道士活動條件:所有30級以上的玩家。活動內容:在太湖出現一棵“許願樹”。玩家可以使用道具“願靈泉”去“許願樹”處許願。

然而許願樹也不是沒限制的,對於這個重點項目,陸風特別關注了一下,驚訝的發現:許願樹每天中午的12:00開始計數,記錄在此處許過願的玩家數量。當在此處許願的玩家到達10001的時候,“許願樹”被激活,在周圍的空地上掉出一地禮包。掉落禮包之後,“許願樹”上記錄的許願人數清空,需要重新開始許願。“許願樹”每天可以被激活3次,第三次激活之後,不再計數。也就是30003個玩家許願過後,許願樹將不可以再許願。

許願的道具只有願靈泉,所有等級≥30級的玩家每天在參加“賊兵入侵”、“偷襲門派”、“珍瓏棋局”、“樓蘭尋寶”、“藏經閣”活動,擊殺最終BOSS 將會獲得一個道具“願靈泉”。此外,參加“幸運快活三”活動抽獎必得一個,完成20環師門任務必得一個。

每個願靈泉可許一次願,在太湖許願樹下許5次就可完成任務,回去交任務得可以獲得蘋果,積累20個蘋果之後,便可以兌換一顆三級紅寶石,在如今通寶商店可是價值420通寶高價貨。

陸風腦中回放完關於許願那點芝麻小事之後,才走近樑道士身邊,緩緩說道:“您好樑道士,聽說太湖長着一棵神奇的許願樹,我已經找到了十幾個願靈泉,深懷着真心打算去澆灌於它,請給我下達任務吧。”

樑道士大愕,沒有迴應陸風的請求,大怒道:“你怎麼搶我臺詞?”

陸風沒想到弄巧成拙,連忙道歉:“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

“那你是故意的?!”樑道士更怒了。

對於這樣的NPC,陸風真想找塊豆腐撞死,連忙解釋道:“我也不是故意的,請你不要鑽牛角尖好不……親,快點給我任務吧!

樑道士一愣:“我只知道廚房間和廁所間,牛角間是哪一間? ”

“哈哈~”高朝等人大笑不已,而陸風真是欲哭無淚了。

見陸風如此表情,樑道士感覺自己好像過了,又說道:“對不起,我要冷靜一下,牛角尖在哪裏?”

陸風淡然的說道:“你已經在裏面了。”

良久,樑道士似懂非懂,但又裝作很懂的樣子:“哦,我明白了,爲了感謝你,這一千零一個願望就交給你了,一個要懷着你的真心去澆灌它,讓你的心願開花結果,快去許願吧!

陸風感激涕零,接下了這個任務——【一千零一個願望】

任務目標:打到五個願靈泉,到太湖許願樹許願五次,完成後返回蘇州樑道士處領取獎勵。

陸風任務一接,王小婧和曉曉也接到了任務,有了曉曉贈送的飛龍之後,陸風打算自己長期當這個接任務的隊長,這樣一來也可以節省大量的時間,不過這次在樑道士面前,陸風算是糗大了,還好樑道士礙於面子才接下這個任務。

隨後,陸風開啓了組隊同騎,飛龍化爲六隻大小一般的飛龍,身子交織在一起,好似共用一個身體長出六個頭和身子一般,體積增大了六倍,變得更加的壯觀。

飛龍一出,陸風只感覺自己瞬間被架到了高空,結實的綁定在了飛龍身上,除了上身,腳完全動彈不得,這種安全措施保證了玩家的安全。

陸風會心一笑,用意念控制飛龍移動的方向,也可以通過輸入座標達到目的地。

“走起!”

“哇,真酷,這些人的運氣真好,兩隻飛龍就這麼被抽走了,真是沒天理啊,大家快去抽獎吧!”

“別做夢了,億萬分之一的機率,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

高朝得意忘形,不停的向下方的玩家揮着手道: “同志們好!同志們辛苦了!”


“哎呀我去,小人得道,雞犬升天啊,你看那小子,大家快拍下來,把他飛到論壇上,看我不口水噴死他。”

“哎呀我的媽,反應這麼大!”高朝說着,連忙趴在飛龍背上,用手遮着臉。

“9494……快拍,哎呀,有本事別跑啊~”

……

飛龍速度很快,沒一會就甩掉了那些看熱鬧的玩家。陸風淡然道:“高朝,你說我是不是再回去一趟,讓你這首長過下癮啊?”

“別別別,我知錯了,在這飛龍之上,享受的感覺就是不一樣,爽!”高朝說着說着就轉移了話題,不想再提剛纔遮臉之事。

到了太湖許願樹下之後,陸風一陣錯愕,有幾個老熟人正看着自己的到來。

“嗨,陸風,看來我們註定是朋友,我也就長話短說,你這飛龍開個價吧!”一見到陸風,極炫天就道出了由來。

陸風沒有馬上回答,掃視了一在場的幾個前方的大佬,還有霸刀,巔峯、皇族小美等人,陸風大感好奇:“你們怎麼猜到我下一步會來許願?”

極炫天淡然一笑,自信的說道:“直覺,按路程來說的話,你應該是先抽獎,再面臉,隨後變是來許願了吧!”

陸風頓時啞然,全被猜中,很快又釋然道:“天哥,還有小美,你們下次就別來找我了,我現在只是王大媽手下的一名員工,這些大事我都做不了主!”

皇族小美臉部輕微的抽搐了下,但還是給了陸風叫自己小美的權力,漠然的說道:“陸風,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王大媽給你多少工資,我給你雙倍!”


極炫天臉色一沉:“小美童鞋,你這是幹嘛,和我搶人?我給四倍!”

陸風汗然,真這架勢,還真有可能因爲自己吵起來,連忙打斷道:“你們別爭了,我是不會離開神話工作室的,我只是小角色一名,承蒙各位看得起我,我倍感榮幸,但很多東西不是錢的問題,在我們茫然失措的時候,是王大媽收留了我們,做人就得感恩,我想我的兄弟們也不會因爲錢而出賣自己的良心,總而言之,言而總之,我們也只是一時僥倖得此飛龍,再者說第一個得飛龍的幼稚也成神,你們怎麼不去找他呢?”

聽完陸風的話,極炫天等人大感失落:“他就更沒希望了,罷了,竟然你如此重情義,我就交你這個朋友,有什麼困難找我,我一定幫到底,不要忘記我們之前的約定哦!”

“約定?什麼約定?”陸風一陣錯愕。


“焞~”極炫天提醒道。

陸風恍然:“哦,明白,你放心吧,君子一言~”

“駟馬難追!”

“啪!”陸風與極炫天雙手一拍,心中達成了一個共識。

“後會有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