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安靜的小樹林,突然傳來了兩個人的聲音。

“動手吧。”

“現在?”

“怎麼,還想再等會?”

“嘿嘿,這種場面,還是滿吸引人的……”

“別忘了自己的任務。”

“瞭解……你上,還是我上?”

“老規矩。正還是反?”

“反……唉?又猜錯了?得,你快點解決吧……”

詭異的談話,讓原本靜靜圍着看戲的暗影殺手立刻緊張起來。

在這個時候,在這種地方,絕對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就在他們四處張望着尋找聲音的來源時候,眼前卻突然一暗,視力隨之完全喪失。

“怎麼回事?夜視術怎麼無效了?”發現自己眼前一片漆黑,小隊長立刻慌了。

雖然同樣不能目視,但是相比之下暗影其他的殺手們,並沒有亂作一團。相反,他們在扔掉手中的弩弓之後,抽出佩劍,迅速的和附近的人背靠背保持着警惕的姿勢。

由於力量的流失,讓天賜的感官也開始了一定的衰退,因此,他並沒有聽清楚樹林裏傳來的交談聲,直到感覺自己胸口的長矛突然被拔出,他才詫異的張開了一直緊閉的雙眼。

然而,雖然眼睛睜開了,但是眼前卻還是一片昏暗,只能隱隱約約的看到一些模糊的東西。怎麼會這樣,難道是自己力量流失過度的原因?

就當他在那瞎想的時候,一陣熟悉的氣息,突然傳來。

那是亡靈的氣息,夾雜着濃濃的血腥味,似乎正在緩緩的靠近。

殭屍?那地面熟悉的沙沙聲,像極了殭屍在挪動自己雙腳時與地面摩擦而產生的聲音。

這裏怎麼會有殭屍?還沒等他想出個所以然來,半空中一道人影飛馳而過,在一聲輕微的割裂聲後,天賜覺得自己突然開始下墜。

然而,並沒有等他掉落到地面,那道身影再次在天賜的眼前閃過,連人帶網一起抓住,在空中拖着他飛速的離開了暗影的包圍。

有人救自己?感覺到方位的變化,天賜一下子明白過來。

由於和對方背靠背,因此並不能看到對方的臉。會是誰呢,自己認識的人沒有幾個,誰會在這裏出手相救?

在遠離暗影十幾米的範圍後,天賜發現眼前再次明亮起來。

咦?這是怎麼回事?

看到暗影殺手們頭上那隱約的黑幕,心中,大概明白了一點。

憑藉着剛剛清晰的視線,天賜一下子就看到前方不遠處。一個身着暗影服飾的殭屍,正晃悠悠的一步一步的走向原地不動的暗影殺手。

那些手持佩劍的殺手,怎麼也沒想到這時竟然會傳來殭屍的聲音,恐慌,已經開始摧殘着他們緊崩的神經。

感覺到了敵人的接近,不約而同的朝着殭屍的方位刺出了手中的佩劍。

沒有任何懸念,那個殭屍,立刻身中數劍。

有些不對勁,眼前的這個殭屍,和自己記憶中的有些差別,可是,到底哪裏不一樣,一時間還真想不起來。

終於,重新落到了地上,透着網繩,天賜發現自己的面前站立着兩個人。

兩個人的打扮,竟然和自己一模一樣,都是寬大的黑色布袍,以及遮住雙眼的頭罩……要說他們打扮上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救下自己的那個人,背上揹負着一把長劍,看樣子,他應該是名戰士。而另外一個身材消瘦的人,從他的身上,天賜感覺到了那種熟悉的亡靈氣息,亡靈法師?那麼說來那個殭屍應該就是他召喚出來的了……


“你們……”

“噓……別說話,看熱鬧先。”解開了網繩,放出天賜之後,那個戰士做了個手勢,打斷了天賜的發問。

眼前的這兩個人,自己從未見過,他們爲什麼會救下自己?

還在好奇的打量着兩人,耳邊,卻突然傳來了嘭的一聲悶響。

扭頭一看,天賜不由得驚呆了。

那個身中數劍的殭屍,此時,竟然只剩下了兩條腿站立着,而原本圍在它身邊的暗影殺手,除了一個重傷倒地外,其他的都渾身是血,看他們的表情,受的傷似乎也不輕。

被四處飛散的骨頭碎片所劃傷的殺手們,有幾個的神經已經處在了崩潰的邊緣,緊握手中的長劍也開始了不停的顫抖。

地上橫飛的肢體,再加上空氣中那濃烈的血腥,天賜腦子裏一下子冒出了一個魔法技能的名稱——屍爆。

他,他竟然會屍爆?自己還從來沒有學過呢……

打量着眼前瘦弱的亡靈法師,天賜發現他又開始了低沉的呤唱。

聽着那熟悉的語調,天賜立刻明白了後面將會發生什麼事情。

果然,在呤唱結束之後,混亂,無比的混亂開始了。

本來,突然失去視力就讓部分殺手心中有些緊張,而隨後傳來的殭屍聲音,以及接下來莫名的爆炸,並且在爆炸中所遭受到的傷害,這一切,都在一步步的挑戰着殺手們的心理承受能力。

而現在,在瀰漫着重重血腥味的空氣中,又受到了混亂的詛咒,隨着神經的崩潰,敵人,無處不在的敵人,立刻出現在了他們的四周。面對着突然發生的變故,大部分殺手憑藉着以往嚴格的訓練,本能的朝着“敵人”揮劍連砍。

你砍我,我砍你,剛剛還背靠背的殺手,此時卻開始了一番自相殘殺的混戰。

混亂,來得快,消失的也快。

很快,在殺手們一個接一個的倒下後,遠遠的,只剩下一個人勉強的站立着。

“把他交給我……”

摸了摸胸膛上的傷口,天賜狠狠的盯着那個依靠着手中長矛而維持重心的小隊長。

“去吧,好好享受一下。”

看到戰士點頭同意,天賜手中立刻幻化出一隻骨矛,大步的走了過去。

而亡靈法師在天賜走過去的同時,右手一揮,也撤銷了半空中的黑幕。

隨着黑幕的消失,小隊長的視線立刻恢復了正常。

剛剛重新擁有視線的他,立刻就被眼前的慘景給驚呆了,還沒來得及從滿地死屍的震驚中恢復過來,殺氣騰騰的天賜就衝到了面前。

“你,你……”一邊驚惶失措的後退,一邊擡頭望了望空中,那個特地打造的網,此時早已經不在它本來的地方了。

看了看掙扎着想要反抗的傢伙,不給他任何機會,天賜拋出骨矛直接洞穿了他的右肩。

巨大的痛楚,立刻讓他失聲慘叫起來。丟掉手中的長矛,痛苦的捂着自己肩膀上的傷口。“別,別殺我……”看着一步一步緊逼的天賜,他連連求饒。

“暗影,怎麼會有你這樣的軟蛋?”滿臉厭惡的盯着眼前的傢伙,天賜陰陰的冷笑着。

“別殺我,別殺我,我只是花錢到暗影玩玩的,不是他們的正式成員……剛纔,剛纔只是和你開個玩笑……”


“玩笑?”冷哼一聲,天賜伸手抓住他的左肩,一用力,就將他的肩胛骨捏得粉碎。

“如何,這個玩笑好玩嗎?”在隊長慘叫聲中,天賜左手緊緊的抓住他的頭髮,讓他盯着自己的眼睛。

“不,不好玩……”額頭上浮現豆大的冷汗,小隊長痛苦的**着。

“哼,讓你也享受一下我剛纔的感覺!”

說完,猛地一用力,右手直接插入了他胸口。

在小隊長的不停抖動中,天賜將他的心臟拿到了他的面前。

“沒想到,離開了身體它還能跳動這麼久……”在小隊長閉上自己的雙眼之前,天賜陰沉的冷笑一聲,右手微微用力,手中的心臟立刻化成了一蓬四濺的血肉。

看着地上被染紅的草地,重重的噓了一口氣,心中的惡氣,終於出了……


一腳踢開已經斷氣的傢伙,天賜轉身救下還被困在空中的船長,拍了拍它的頭,朝着不遠處一直靜靜站着的兩個神祕人物走去。

然而,天賜並沒有注意到,此時,他的心境已經開始逐漸的轉變,即使,現在看來這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丁點,可是,也正是因爲有了今天這個開端,才爲他以後的性格轉變埋下了可能的種子。 “唉,今天,還真的要好好謝謝兩位的出手相救了……”摸了摸胸口已經癒合差不多的傷口,天賜苦笑連連,“要不是你們,恐怕我就要被那個變態給活體解剖了。”

“哈,活體解剖?有意思……沒什麼的,用不着客氣,舉手之勞而已。”盯着天賜,身背長劍的傢伙笑着搖了搖頭。

“我叫德希,還沒請教兩位尊姓大名?”附和着笑笑,天賜又報上了那個虛假的名字。

“恩格勒。”看着小船長,亡靈法師輕聲的說出了自己的名字,似乎,對於他來說,船長比天賜更容易吸引他的注意力。

“阿萊約。”在恩格勒之後,另外一個也進行了自我介紹。

“嗯……雖然很感激你們,但是,我很好奇,這麼晚,你們應該不會是到這裏來散步的吧?”打量着眼前神祕莫測的兩個人,天賜完全猜測不到他們的意圖。

“散步?哈哈,這個時候?我寧可躺在舒適的被窩裏……”看了身邊的恩格勒一眼,阿萊約開心的大笑。

反倒是恩格勒,神色一正,“好了,聰明人面前用不着說假話,天賜,我們是特地來找你的。”

“什麼?”心中猛的一驚,天賜怎麼也沒有想到對方竟然知道自己的身份,“你,你們是誰?我們並不認識吧,你們找我幹什麼?”看看面無表情的恩格勒以及一臉賊笑的阿萊約,天賜的心中不由得立刻警惕起來。雖然眼前這兩個人剛剛救了自己,可是,誰知道自己是不是前門驅狼後門迎虎?

“很簡單,帶你去見一個人。”緊盯着天賜,恩格勒一字一頓的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見一個人?我?一個亡靈?誰想見我?”在親眼見識了人類對於亡靈的仇恨之後,天賜根本就沒有想過會有人類在知道自己的身份後還要見自己。

“他……不會是想誘騙我過去之後也要給我來個活體解剖吧?”想到剛纔暗影對待自己的手段,仍舊有些心有餘悸。

“哈哈,你滿有意思的嘛。小子,我欣賞你。”拍了拍天賜的肩膀,阿萊約笑着打消他的緊張,“雖然目前看來,你是我們知道的唯一存活的高級亡靈,但是,對你的身體,我們並沒有任何的研究興趣。”

“那你們……能不能告訴我到底爲了什麼目的?”

“我們偉大的領袖,想親自問你幾個問題,所以,特地派我們兩個來請你……”恩格勒面無表情的盯着天賜說道。

“請我?如果,我說我最近比較忙……”

“忙?知道你會比較忙,所以我們來了兩個人……”仍舊是那種不帶任何語氣的口吻。

咋的聽到這**味十足的話,天賜心中一驚,立刻開始後退。果然,這些人,對自己也沒有安什麼好心。

“啊,不要那麼緊張啦,和我們走一趟得了,這樣你省事我們也省心。”阿萊約突然出現在天賜的背後,輕輕的拍着他的肩膀說道,就好像是在和一個老朋友聊天一樣。

根本就沒有看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回頭望望身後一幅吊兒郎當的傢伙,天賜沒想到他的速度竟然如此的恐怖。

“看來,似乎我必須跟你們走一趟了?”很清楚眼前的形勢,天賜無奈的打消了抵抗的念頭。

“唉,得,就跟你明說吧,好像頭對你比較感興趣,這次喊你呢,似乎是想拉你入夥。”看到天賜鬱悶的表情,阿萊約嘆了一口氣解釋道。

“對我感興趣?因爲我的身份?”

“當然不排除這個因素,不過,好像還有一個原因,如果沒搞錯的話,你進入人類社會以前,是在荒棄平原的一個廢棄的城堡裏生活過一段時間吧?”

“嗯?什麼意思?”沒想到對方竟然直接調查出了自己的老底,天賜的心又開始不爭氣的緊張起來,這些傢伙,到底是些什麼角色?


“唉,別緊張啊,說過了我們對你沒有惡意的,別動不動就擺出一幅要動手的架勢,多累人啊……”無奈的聳聳肩,阿萊約攤了攤雙手示意天賜放鬆,“不瞞你說,我們在那個廢棄的城堡裏發現了一些老大很感興趣的東西,在經過了詳細調查之後,老大很想與你交流交流。”

“你們的老大?他是誰?看你們竟然敢和暗影動手,應該不會是無名的小勢力吧?”對於眼前的兩人身份,天賜覺得自己越來越迷惑。

“暗影?就現在的暗影?呵呵,兄弟,你太看得起它了,只要加入我們,你就會發現所謂的第一公會,只不過是一羣烏合之衆罷了。”勾搭着天賜的肩膀,阿萊約一副很親密的樣子。

“加入你們?我還不知道你們到底是那個公會的。”看着自己肩膀上的手,天賜真沒想到他竟然絲毫不在乎自己的亡靈身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