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潘採珊眼眸一亮,興奮的道:“你是那個小女孩呀,那個小女孩就是穆照夕。”

穆照夕道:“對呀,就是我。”

那一年,穆飛雄在接任琉璃門門主前,帶着穆照夕到虞城祭拜潘家先祖潘衛東後,在潘家做客,兩個小女孩在午後相遇,一起去花從中捕捉好看的蝴蝶,一起吃着甜甜的糖果,一起坐在湖邊,光着腳丫弄着湖水。

元七郎乾咳幾聲,道:“你們姐妹的情意,改日在敘舊吧,言歸正傳,潘採珊,我只有幾個問題問你?”

潘採珊道:“有什麼問題儘管提,能回答我回答,不能回答我一概不回答。”

元七郎問道:“你父親潘建全的身體怎麼樣?”


潘採珊原以爲元七郎會問她關於指揮木狼殺死御靈師的事情,沒想到被他這麼一問,先是一愣,然後,道:“他的身體還好。”

元七郎繼續問道:“你的二哥呢?最近身體怎麼樣?”

潘採珊不假思索道:“他還是老樣子。”

元七郎雙瞳盯着潘採珊,道:“虞城的東面是不是有做連綿起伏的土山,那裏盛產一種漿果十分好吃,對不對。”

潘採珊更是一愣,道:“你去過虞城?”

元七郎雙瞳閃動着棕色光芒,道:“你二哥去了那裏在也沒回來,對不對。”

潘採珊眼睛睜的大大,一臉驚訝。

元七郎道:“你的老父親最喜歡吃漿果了,可是最近一次,他中毒了,食用的漿果裏被人下了巨毒。”

潘採珊明亮的大眼睛看着元七郎,驚訝已經說不出來話了,元七郎的沒句話都說中,潘家千真萬確發生更才所說的一切事情。

他們以你二哥的性命,父親中的毒相要挾,元七郎道:“讓你們在成人禮後迷失森林的歷練中儘量殺害年輕的御靈師。”

元七郎的沒一句話都刺中潘採珊的心中,道:“你,你在迷失森林,是怎麼知道這些情況的。”

元七郎道:“說實話,我是通過對你家的瞭解,對當前形式的分析,根據一些蛛絲馬跡,推斷出來的結果。”

根據所有掌握的資料,大膽的推測,這正是元七郎自幼時,被申屠璽強行訓練出來的能力。


第一,虞城盛產漿果,名聞整個荒月平原,所以虞城的人喜吃漿果,而潘採珊的二哥特別孝順。

第二,威逼利用他人,無非是投其所好,使其上癮,綁架親人,使其中毒,辦完事給解藥。

第三,根據潘家的家事情況,不可能出現背叛杏葉琉璃門的事情,據說潘家先祖曾在太極狐前,以血爲誓,下了詛咒,子孫後代,如有背叛琉璃門,將滅全族。

潘採珊美麗的雙眸盯着元七郎,道:“你說的不錯,可是漏了一個你不知道的事情。”

元七郎道:“你說出來我聽聽,應該怎麼辦?”

潘採珊道:“就是在這批參加歷練的御靈師就有他們的人。”


元七郎道:“這個情況我已經做好準備,已經派人回到琉璃門提前做好一切準備工作,就等他們上鉤了。”

潘家發生的事情都被元七郎大膽的推測說中,原來在今年漿果成熟的季節,潘採珊的二哥潘樂平帶領四名御靈師,去土山爲老父親採集漿果,不想遇到了敵人的埋伏,四名御靈師全部戰死,潘樂平被人抓去。

而隔了不久,正在爲尋找不到兒子下落的潘建全吃了帶有劇毒的漿果昏迷不醒。


潘家尋遍名醫爲其解毒,可是這些人連潘建全中的是什麼劇毒都不知道,更別說爲其解毒了。

直到潘家準備參加成人禮的時候,來了一個女人,以能爲潘建全解毒,潘樂平性命相要挾,在參加成人禮的名單上添上他們的人,一共十五人。並且指派潘家的弟子在迷失森林歷練的過程中,必須清楚一些琉璃門的新生力量。

潘樂安和潘採珊只得聽從他們的安排,在這迷失森林歷練中,採取各種手段,屠殺這些剛剛踏入御靈師門檻的少年們。

而剛剛展開行動,就遇到不少麻煩,這屆年輕的御靈師基本都是以組隊的形式進行歷練,提高境界,集體廝殺必然引起懷疑。

所以採取潘採珊獸化木狼,制服木狼首領,發動木狼羣襲擊這些歷練抱成團的年輕御靈師們。

潘採珊心內佩服這個雙瞳少年,不由看了一樣穆照夕,道:“果然厲害,我在虞城就聽說過你的事情,可見照夕喜歡你是有一定原因的。”

穆照夕精緻的小臉紅暈,道:“姐姐,取笑我了!”

元七郎道:“想必你體內的獸骨也是那個人女人教會你運用的吧?並且給你服用一些她所謂的天才異寶,加速你體內獸骨成長速度。”

潘採珊道:“我體內的獸骨是最讓我心煩的,自幼同伴都把我當成怪物玩耍,而我時不時的發生身體某個器官獸化,比如手正在拿東西,忽然變成狼爪。”

元七郎道:“這是一種有獸骨人類自然的變化形態。”

潘採珊道:“我的父親也這麼說,不管我,任其我的成長,只是給我佩戴一塊玉墜,防止我人化獸。可是那個女人給我服用異寶後,教我一套口訣,我能隨意隨時隨地變化成木狼。”

元七郎雙瞳內棕色靈光閃動,在潘採珊的身上掃過後,想起御靈師手記中記載遍一種毒草,道:“這個女人十分歹毒,給你服用是一種名叫異骨草的天才地寶。這種東西能促進你體內獸骨成長速度,同時產生一種毒素侵蝕你的壽命。在你死後,異骨草能將你的獸骨轉換到她的體內。這就造成你每次化獸後,全身疼痛難忍。”

潘採珊道:“原來她是垂涎我體內的獸骨呀,想佔爲己有,如此惡毒的女人,下次我遇到她,就撕碎她。”

元七郎道:“你坐在那邊的木墩上,我看看能不能解開你身上中的異骨草的毒素。說着從乾坤袋中取出一件物品託在手中。”

潘採珊坐在木墩上,雙眸看去,只見元七郎手中之物,類似靈核,宛如琥珀,渾身發出綠色的光環,一看便知這是一件奇寶,道這是什麼寶物?

元七郎淡淡的道:“木露之心。”

“木露之心,”傳說能解天下所有的毒,潘採珊見到元七郎有此寶物,心道:“這回父親中的無名劇毒能解了。”

元七郎道:“你父親的毒,等歷練完畢後,我親自去爲他解毒。”說着將木露之心放在潘採珊的手中。

那寶物在潘採珊的手中,化成一隻深綠色的兔子,張開嘴,咬破她的纖纖玉指的中指,一絲疼痛,接着一絲冰涼的感覺,慢慢的遍佈全身。

這時,潘採珊在看手中的綠兔正在。。吸自己的手指,而它身上的漸漸多了一絲黑線,一條一條在快速的增加。

半個時辰過去了,潘採珊裏手裏化成兔子形態的木露之心停止。。吸。已經化成黑色的琥珀。

潘採珊道:“這兔子也中毒了。” 時代攪屎棍 ,放入乾坤袋中,道:“沒什麼大事,過幾天自己把這些毒素吸收,就恢復原來的形態,你在化獸一次,看看身體內有什麼變化?”

潘採珊運用化獸訣,渾身快速的長出綠毛,手腳化成利爪,一個如花似玉的妙齡少女瞬間化成一隻嗜血,兇殘的木狼。

木狼向前跑了幾步,瞬間站立起來,綠色的毛髮褪去,利爪收回了體內,又恢復成爲一個嫵媚的少女。

元七郎看着潘採珊化成木狼,在由木狼恢復爲少女的過程,道:“這次的疼痛感有沒有減退。”

潘採珊道:“體內還有一絲疼痛的感覺。”

元七郎道:“這是剛從你的體內吸淨毒素產生的不舒適的感覺,過幾天就好了。”

潘採珊躬身施禮,道:“謝謝元七郎大人解了我身上毒素。”

穆照夕道:“採珊姐姐,怎麼如此客氣,我們潘穆兩家本來就是一家人。”

元七郎道:“我想你的手裏應該有她教你口訣的副本吧,給我瞧瞧。”

潘採珊從乾坤袋中取出一個玉簡,交給元七郎,道:“這個就是她教我化獸訣的副本。”

元七郎仔細看了一遍,發現這個化獸訣與自己所掌握獸決,屬於兩種類型的功法,按照化獸訣的方法,體內靈氣運動,背後的翼骨舒展開來,兩對翅膀出現在背後,身上出現翡翠色翎羽。

元七郎運用化獸訣化成鳳蝶,緩緩的扇動着翅膀,帶起一些翡翠色的光星閃爍,十分好看。

穆照夕道:“這七郎的獸骨是翡翠鳳蝶的玉骨,能化成一隻好看的鳳蝶。”

元七郎再次凝聚靈氣,卻發現靈氣難以聚集,立刻明白這化獸訣的漏洞,只能化獸進行攻擊,無法施展化獸後靈獸的技能。

元七郎收回雙翅,恢復成原來的模樣,從乾坤袋中取出獸決,道:“她教你的化獸訣有缺點,你練這個獸決,就可以彌補這些漏洞。”

潘採珊接過記載獸決的羊皮卷似的書卷,展開粗略看了一遍,欣喜若狂,道:“多謝,這次是真正的化獸的祕訣。” 元七郎徵得潘採珊的同意,把那個化獸訣要到手裏,日後有功夫的話,好好研究這個化獸訣,彌補上它的漏洞。

潘採珊沒有讓元七郎解除自己身上的詛咒術,心內明白只有離開迷失森林,回到琉璃門內,事情水落石出的時候,元七郎才能給自己解除身上的詛咒。

元七郎又向潘採珊請教北部三城的一些地理環境,風土人情及接壤的。。。。等情況。

潘採珊知道元七郎缺乏對北部三城資料,所以非常耐心的把三城情況詳細的講解了一番。

潘採珊講完元七郎想知道的內容後,起身告辭,穆照夕拉住她的手,道:“姐姐,我們一起走。”

潘採珊道:“你們不住在一起呀。”


穆照夕道:“我們都是分開睡的,誰說我們必須睡在一起,七郎,我們走了,明早見,好好睡。”

兩個如花似玉的的少女離開房間,楚芳姿作爲一個侍女,跟在二人的身後,保持着一定的距離。

穆照夕和潘採珊挑選的房間在裏面,兩人向樹身裏面的房間走去,挑選裏面房間一是肅靜,二是可以召喚龍魚美人施展流水技能,進行女人最喜歡工作,洗澡。

兩人首先路過一個房間,忽聽到裏面傳來陣陣的輕微的聲音,猶若蚊聲,仔細聽來似乎一男一女的聲音,女的在舒服的**着,男的在急促的喘息。

穆照夕一驚,聽見異樣的聲音,正慾念動詛咒,召喚出龍魚美人,楚芳姿搶步上前,在她耳邊小聲說着。

穆照夕臉泛紅暈,小聲嘀咕,道:“好討厭呀呀!拉着潘採珊急速走了過去。”

潘採珊大眼睛看着穆照夕精緻的小臉上通紅,立刻明白剛纔聽到的是什麼聲音了,快步跟着穆照夕走了過去。

元七郎徵得潘採珊的同意,把那個化獸訣要到手裏,日後有功夫的話,好好研究這個化獸訣,彌補上它的漏洞。

潘採珊沒有讓元七郎解除自己身上的詛咒術,心內明白只有離開迷失森林,回到琉璃門內,事情水落石出的時候,元七郎才能給自己解除身上的詛咒。

元七郎又向潘採珊請教北部三城的一些地理環境,風土人情及接壤的。。。。等情況。

潘採珊知道元七郎缺乏對北部三城資料,所以非常耐心的把三城情況詳細的講解了一番。

潘採珊講完元七郎想知道的內容後,起身告辭,穆照夕拉住她的手,道:“姐姐,我們一起走。”

潘採珊道:“你們不住在一起呀。”

穆照夕道:“我們都是分開睡的,誰說我們必須睡在一起,七郎,我們走了,明早見,好好睡。”

兩個如花似玉的的少女離開房間,楚芳姿作爲一個侍女,跟在二人的身後,保持着一定的距離。

穆照夕和潘採珊挑選的房間在裏面,兩人向樹身裏面的房間走去,挑選裏面房間一是肅靜,二是可以召喚龍魚美人施展流水技能,進行女人最喜歡工作,洗澡。

兩人首先路過一個房間,忽聽到裏面傳來陣陣的輕微的聲音,猶若蚊聲,仔細聽來似乎一男一女的聲音,女的在舒服的**着,男的在急促的喘息,。

穆照夕一驚,聽見異樣的聲音,正慾念動詛咒,召喚出龍魚美人,楚芳姿搶步上前,在她耳邊小聲說着。

穆照夕臉泛紅暈,小聲嘀咕,道“好討厭呀呀!”拉着潘採珊急速走了過去。

潘採珊大眼睛看着穆照夕精緻的小臉上通紅,立刻明白剛纔聽到的是什麼聲音了,快步跟着穆照夕走了過去。

元七郎看着兩人走出去,心內把剛纔從潘採珊那裏知道的情況從新整理一遍,按照自己的分析猜測,確認了潘家發生的事。

不知道是哪一方的勢力相要挾虞城潘家,派人蔘加成人禮及迷失森林歷練,屠殺琉璃門這些年輕的御靈師。

元七郎心中琢磨這件事,這八葉琉璃門自從分裂成八個門派勢力,就明爭暗鬥數千年,而最有可能的離杏葉琉璃門最近楓葉琉璃門出此下策,其他門派勢力採取都是保守的政策,而這個楓葉琉璃門採取的就是和杏葉琉璃門一樣的政策,遠交近攻,晚稱王的政策,最有可能是楓葉琉璃門出此下策,就是想在冊封大典前,把整個杏葉琉璃門搞成一鍋粥。

這些年杏葉琉璃門也執行着遠交近攻的政策,明裏暗裏和楓葉琉璃門戰爭不斷,最近幾年,由於杏葉琉璃門依靠極樂天的勢力打壓楓葉琉璃門,使得他暫時採取休養生息,避免邊界發生摩擦。

元七郎心內推測這件事情最有可能是楓葉琉璃門做的,可是他們的手也太長了,都伸到北部三城,這用爲什麼呢?

難道自己這一切都是自己推測錯誤,操縱這件事情的是其他而門派勢力,就是想以此打亂杏葉琉璃門冊封大典的一切安排。

一切皆有可能,但是元七郎隱隱約約覺得這件事情和楓葉琉璃門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

一切還是等候迷失森林歷練完畢,幫助李守新和貫晶瑩找到父親失蹤之謎的真相,回到琉璃門,看有什麼價值的信息,綜合在一起,在向穆飛雄稟告自己的大膽推測。

元七郎先把這件事情放在一邊,腦內再一次把李守新交給自己的地圖的場景模擬出來。

整個迷失森林的景象出現在元七郎的腦海內,慢慢推進到古城遺蹟的,這個古老的八葉琉璃門的宗城,穿過街道,一直走向祭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