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6 日

溫涼已經做好了準備,她之前也接觸過一些類似的人,似乎從事設計或者藝術的人總是有點小固執。

可是她相信自己有能力說服。

米洛看到歐陽清霜的眉頭已經皺起,知道她不喜歡這個女人。

說話和動作都想壓她一頭按自己的意向,偏偏清霜小姐是個最享受自由的人。

溫涼把手裡的筆放下,嘴上準備開始說出那套她已經強行壓制很多合作方的詞。

第氏本身就是個金字招牌,在此前提之下,其餘的名氣只是錦上添花。

不過她還沒開口,門口就有人敲門。

「不好意思溫涼姐,外面有人找。」

君少心頭寶,夫人哪裡跑 「好的,」溫涼對她們露出一個公式化的微笑,轉身去了門口。

另一頭,第七策正巧經過,看到門口的溫涼。

她立即迎上前,臉上笑靨如花:

「第總。」

「嗯。」

第七策只淡淡地掃了她一眼,目光在會議室玻璃窗轉了一圈,裡面似乎有人。

隱約看見一團墨綠色。

「裡面是從F國來的設計師Crystal,我正在跟她交接工作。」

「交接?」

第七策記得昨天給他的反饋還是對方在考慮中,怎麼今天就交接了?

他停住腳步,盯著裡面那團墨綠色走了進去。

「米洛,我不喜歡這個女人,她總讓我覺得有種居高臨下。」

歐陽清霜換一邊挨著椅子,有些累,她最不喜歡的就是這樣的場合。

米洛替她揉了揉肩,歐陽清霜舒服地閉上眼睛。

突然傳來急驟的腳步聲,沒來由讓人聽著害怕,米洛放在她肩上的手已經鬆開。

歐陽清霜睜眼,米洛擋在自己身前,她對面是個一臉震驚和憤怒的男人。

就算是生著氣,這男人一臉英氣,長得是真好看。

「讓開。」

他沉聲低吼,語氣蘊含著危險的味道。

「清霜小姐,你先出去。」

米洛換了個姿勢,準備把這男人給打趴下。

歐陽清霜不急著離開。

仔細地看了看第七策的臉,捏住自己下巴:「我好像在哪見過你?」

「第總!」

是溫涼,她衝進來擋在米洛和第七策中間,語氣已經充滿了氣憤:「這是我們公司總裁!你們怎麼能這麼沒禮貌!」

歐陽清霜看著她跟母雞護崽一樣,有些莫名好笑,想不到她還有這麼「不規距」的一面。 「溫涼小姐,」歐陽清霜輕聲開口喚她名字:「是你身後這位第總先對我們衝過來,米洛才去擋住,居然還能怪我們頭上,貴公司真是人才濟濟,顛倒是非也不臉紅。」

「你!」

溫涼已經掛不住剛才那副在歐陽清霜面前冷漠的面具,她看到第七策的時候,就已經是感情大於理智了。

「米洛。我們走吧,不想待在這裡。」

歐陽清霜懶得跟她廢話。

最討厭這些死板的老古董,這女人長得也沒有多老,穿成這樣不覺得膩味?

還有,她眼裡對這位「第總」的袒護也過分明顯,罷了罷了,她才不要跟這樣的人一起工作。

萌寶成雙,總裁爹地請接招 米洛跟在歐陽清霜身後,將她護在身前,確認歐陽清霜不會被第七策碰到。

鬼醫媽咪好V5 整個會議室都安靜得只聽到歐陽清霜腳上的鞋子,鞋跟碰撞地板的聲音。

清脆又有節奏,能聽出來這雙鞋的主人身體一定很輕,都踩不出沉聲的步子。

「等等。」

這次說話的是第七策。

溫涼看著他,臉上的憤意未消。

「我叫第七策,是目前第氏集團的負責人。」



在場的人都愣住了,尤其是溫涼。

她上次見到有人敢這麼對第總的,五秒內就被開除了,這次居然……還給她做起了自我介紹?

而且他這語氣……也太……溫和了吧。

歐陽清霜噗嗤一笑,回頭看他:「你倒是沒有我想象的老古董。」

「哦?怎麼說?」

第七策對她的話表現出極大的興趣。

歐陽清霜不回答他的問題,說:「不過我剛才跟這位溫涼小姐說了,貴公司的安排不適合我,既然不合適大家也沒必要勉強,就這樣吧,我走了,拜拜~」

她做了個揮手的姿勢。

第七策的目光瞬間深邃,鎖在她露出來纖長的手指上。

「什麼安排?」

他問。

溫涼想不到歐陽清霜這麼不按牌理出牌,說話也太直接了。

只好把文件遞給了第七策。

不過她有信心,第總應該不會相信這個隨心所欲的傢伙,看她那樣子就不靠譜。

第七策翻開了一下文件,問:「你對哪條安排不滿意?」

歐陽清霜愣了下,其實她剛才也沒太認真聽溫涼說話來著,於是說了自己最不喜歡的:

「她讓我上班,我不想上。」

「……」

這話說得門口的那兩個員工都有些無語了,大哥,你上班是拿工資的呀,光拿工資不上班,想得真美。

大唐孽子 「好,你可以不來公司。」

「什麼?!」

第七策的回答把溫涼都嚇到了,難道公司已經淪落到需要一個設計師來創造價值了嗎?

歐陽清霜挑了挑眉,有意思。

於是回頭走到他旁邊,從他手上把文件抽出來,一條條細看,又指出一條:

「這個,每周例行開會,我不習慣。」

「好,那就去掉。」

第七策回答得乾脆利落。

全不顧在場的員工掉下來的下巴。

溫涼說話都磕磕巴巴了,她沒想到這兩個人都這麼奇怪。

一個是真敢問,另一個是真敢給。 歐陽清霜又在紙上指出幾條規則:

「這裡,不許染奇怪顏色的頭髮,我靈感需要,有可能會染。」

「Crystal。」

連米洛都看不下去,清霜小姐的頭髮本來就沒有染燙過,一直保持著原來的發色。

只是她的頭髮總有些深栗色,不算太黑。

既然如此,她也沒必要提出這樣的規矩。

「……好。」

第七策回答這條的時候猶豫了一下,看著她被墨綠色絲帶綁起的頭髮,「你的發色已經很美了,不需要染髮。」

這話雖然是答應的,聽起來卻怪怪的。

歐陽清霜跟他對視一眼,對方的眼神里藏了許多東西,讓她忍不住移開視線,心跳卻漏了一拍。

「關你什麼事,我想染就染。」

第七策沒吭聲。

歐陽清霜把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紙張上,立刻指到了下一條:

「還有這個,要穿正規的工作制服,我不喜歡穿那種一步裙,很單調而且不好走路。」

「沒問題。」

這個第七策一點意見都沒有,眼神把歐陽清霜上下打量了一番,她就這麼穿著已經很美了。

「第總,您還有個會議。」

溫涼小聲地插話,她已經看出來第七策對這個人明顯是不一樣的態度。

這麼多的條條框框都為她一個人打破了。

這樣的第七策真是她頭次見。

「推后。」

第七策毫不猶豫地說。

這話讓歐陽清霜心情好些,得意地看了吃癟的溫涼一眼。

這個總裁,人還挺不錯。

「你要不坐下來看。」

第七策的視線停留在她穿著的尖頭鞋上,這麼小小的一隻不知道是什麼碼數,但是雪白的腳背邊緣已經能看到有紅色的印痕。

被體重壓迫的腳一定是很累的。

「好吧。」

歐陽清霜舉步坐回剛才的位置,站的時間太長不小心踢到自己的腳踝後面。

「啊!」

一聲驚呼,痛之餘還得看到越來越近的大地母親。

米洛在她身後,無法拉住。

歐陽清霜閉上雙眼,意料中的痛苦卻沒有來,睜眼,自己被攬進一個溫暖的懷裡。

對方的胸膛肌肉結實,明顯不是米洛。

他身上散發著淡淡的清香,像是她聞過哪個牌子的沐浴露來著?

一時間忘了起身,她動彈了一下,對方也沒有刻意提醒她起來。

「哎哎哎!」

她伸出五指在他面前晃了晃:

「讓我起來。」

「啊!」

又一聲。

她被第七策抱起打橫放到了沙發上。

「繼續說吧。」

歐陽清霜是第一次被除了親近之外的人公主抱,整張臉都在發燒。

「咳咳。」

她假裝咳嗽冷靜下來。

「這個,這個還有這個,我都不喜歡。」

第七策看到她明顯是情緒被擾亂在紙上亂划,心情莫名變得很好。

「可以,都答應你。」

「……」

歐陽清霜拿他沒有辦法。

這個人怎麼什麼都答應了,她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軟綿綿的。

他根本不反抗,她也不好意思繼續作。

低著頭不說話了,把玩衣服上系出來的蝴蝶結。

「還有嗎?」 「沒有了。」

歐陽清霜把衣服胸前的蝴蝶結解開又綁上,說:

「既然這樣的話這份合同也一點意義都沒有。」

幾乎所有規定都被她給推翻,而且他還都同意了。

「嗯,是沒有意義。」

第七策的突然把那幾張紙「唰」地撕掉。

連歐陽清霜也忍不住張大嘴:「你在做什麼?」

他定定地看著她:「這份合同,不跟你簽,你有什麼想法儘管提,我們會全力支持的。」

歐陽清霜的嘴巴虛張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都。

她回過頭看著米洛,對方也難得露出驚訝的表情看著她。

「但是,我有一個條件,」第七策的話補充,他始終觀察著歐陽清霜的表情:「不管去哪裡,你必須按時打卡。」

「就……這樣而已?」

歐陽清霜有點不敢置信。

穿書之女配大殺四方 第七策問:「溫小姐,你告訴她我們的打卡時間,其他所有Crystal有需要的,通通滿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