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治,就她家窮的快揭不開鍋了那會兒,哪有錢給她治啊,這件事情可能現在家裏都不一定知道。”他說道。

“看你的穿着打扮家裏條件肯定不錯,怎麼就不能幫她治治呢?”馬馳忽然說道。

“給她治,你知道那種手術風險是相當高的,弄不好會出人命的,而且還有可能治不好,天下女孩兒多的是,何必在她這一棵破樹上掉死呢!”他說道。

從外面回來的馬馳心情此起彼伏,他終於找到了趙君平拒絕他的真正理由,決定第二天上班親自問問她。

“什麼,她辭職了,什麼時候?”營業部裏馬馳着急的問道。

“昨天

是她最後一天上班!”李雙月答道。

“你爲什麼不跟我說一聲,你是不是別有用心啊,怎麼說我也是她的朋友啊!”馬馳氣憤的說道,忘記了這裏是店面,還有許多顧客在看書呢!

“走走,別在這兒說,到外面說去!”李雙月一邊推搡着他一邊說道。

“說吧,爲什麼不告訴我!”馬馳先開口。

“你聽我解釋,她是突然離開的,這月的工資都不要了,我也是今天早上才接到她的電話,她在電話裏對我說,她不幹了,要去另個城市,而且是今天上午九點半的火車,現在都快十二點了,她現在早到地方了。”

“什麼,你在說什麼啊?”馬馳發瘋的喊道。

“你急什麼啊,我離開你你都不會這樣着急的,我看你對她還沒死心,我說的沒錯吧!”李雙月忿忿的說道。

“說她去哪了?”

“去哪,我不知道,你別問我,人家都不在乎你你還自作多情個啥,真是的!”她諷刺道。

“你怎麼知道她不在乎我,你根本不懂!”他摔了這麼一句。

“我不懂,她要是真的在乎你怎麼連一個招呼都不打,你說啊?”她頂着風說道。

“我不跟你說了,我去工作了!”說完他轉身就走了。

李雙月的心被傷到了,連續幾天都不跟馬馳說話,也不像從前那樣整天纏着他了。

馬馳更是無法面對這一切,他弄不明白她爲什麼會離自己而去,而且這麼巧,好不容易知道其中的原委,人卻走了,難道這就是天意嗎?註定他們今生無緣,他一遍遍自責着。

沒有了她馬馳做什麼都無精打采的,乾乾活兒就會走神。

“組長,你怎麼了,是不是這幾天累的?”同事關切的問道。

“沒什麼,你忙你的去吧!單子簽好了,你送錄入組去吧!”他命令道。

(本章完) 這兩天陳青和林雪忙着看房,他們看中了一處不錯的房子,戶型和地點都很好。

“陳青,這週休息的時候咱倆去看看房子得了?”她徵求着他的意見。

“老薑能讓咱倆一塊兒休嗎?你怎麼想的?”陳青不屑的答道。

“我跟她好好說說,再,要是可以的話咱就去啊,這可是我老同學賣的房子,我前兩天都跟她在電話裏說好了!”她興奮的說道,林雪和陳青在家裏閒談着。

他們最終還是請下來了假,然後坐着看房車去了那個樓盤。

現在每個樓盤都有自己的看房車,爲了招攬更多的買房者開發商真是煞費苦心。

他們看上的房子坐落在三環和二環之間,地點還不算太偏僻,就這樣一個破地段價格卻仍然不菲,均價都四千多,通常房子都有個起價,但那只是開發商營銷的一種慣用手段,其實那樣的房子跟本不存在。

這個樓盤起價才三千八,在這麼一個地點也算可以接受,但根本買不到。

售樓處外他們見到了林雪的老同學。

“林雪,你們可來了,怎樣,這地點還行嗎?”她上來就問。

“湊合吧,稍微有點兒偏,環境到是不錯,呵呵!”林雪笑着答道。

“這還算偏,這裏一點兒都不偏,公交車就好幾輛,附近大超市,飯店好幾家呢?要不一會兒我帶你們到各處轉轉!”她到是很客氣。

“瞧我這人,怎麼忘了問你了,這位就是你對象吧?”她突然想起陳青。

“是啊,怎樣?”她問道,一般女孩子都愛在同學朋友面前顯擺自己的男朋友。

“那還用說,也沒瞧瞧咱們林雪啥樣,大美女,那時可是咱們班的班花,我都羨慕死了,呵

呵!”她追捧着,這時陳青微笑的和她打了聲招呼。

“都是多層嗎,有沒有高層?”陳青問道。

“有,靠近這邊都是多層的,再往那邊去就是高層和小高層了,我看高層也不錯的,上下樓有電梯,還能看到美麗的風景,你們怎麼就相中小戶型,還多層的,現代年輕人都喜歡高層,只有那些老頭老太太才喜歡多層,他們覺得多層安全,每天還能順便鍛鍊鍛鍊身體,老腦筋!”她沒有一絲顧慮的說道,整個樓盤看上去的確不錯,還臨近護城河,空氣溼溼的。

“這都是一梯三戶的,左邊的是小戶型,才四十六平,其他兩戶都是大戶型,戶型都是兩室一廳的,咱們進裏面看看去!”她一邊用鑰匙開着房門一邊說道,房門終於被打開了,一股發潮的酶味鑽進鼻孔,令人有些窒息。

“才完工,裏面的牆還沒幹透,再加上冬天的關係,這屋裏肯定是這個樣子,進門是一個小廳,你看咱們這門是盼盼的,聽說過吧,你們的樓盤用的是哪的門啊?”她問道。

“卡德的!”林雪趕緊答道。

“這個是智能可視對講,你們那裏是不是也有啊?”兩個人都點了點頭。

“這個我就不跟你們說了,你們可能比我都明白,前面那兩個屋分別是廚房和衛生間,左面的是一個臥室,挺大的,雙陽,陽光充足的很。”說着話三個人走進了那個臥室。

“這牆上都有電源接口和有線接口,那邊的兩個窟窿就是,露着電線的,看到了嗎?”她詳細的介紹着。

“這裏是廚房,小區用的是天然氣,水龍頭現在就有水,不信你擰開看一下!”她說道。

“還真有啊!”陳青隨手擰開了那個水龍頭。

“挨着的是個衛生間

,外面是個露天陽臺,過來看看你們!”她催促着,三個人走到了陽臺。

從樓盤迴來的時候,林雪不停的問着陳青的意見。

“你說這個房子怎樣啊?我同學說要是咱們能買的話還能打折呢?”她興奮的問道。

“我看真行,環境不錯,附近的各種設施也挺齊全的,菜市場,超市,網吧,學校,小學中學都有,銀行郵局也距離不遠,我看可以,你覺得呢?”他反問道。

“我也覺得不錯,還有水,上善若水,我比較喜歡生活在水邊!”她開心的說道。

“那我可跟家裏說了,讓他們幫咱麼張羅點兒錢,還有你也得跟你爸媽說說弄點兒,再加上我們手頭的這些錢首付應該沒什麼問題,我想!”他說道。

“我家裏恐怕沒那麼多錢呀?再說了還有小風在念大學,花消挺大的,你別指望他們了,我對他們說說可以,你得把重點放在你家裏,知道嗎?”她說道。

“首付需要多少?”他問道。

“四萬,每月還得還一千四五百快錢的貸款,咱倆工資加在一起也就四千左右,勉強夠吧!”她說道,說起兩個人的工資都是底薪一千,提成按千分之三提,通常業內有兩種提法,這是其中的一種,還有按房子面積提的,每平提五六塊錢,其實兩種方式大同小異。

與一次性付款的方式相比,這種按揭貸款屬於長流水,過去辦理這種貸款比較嚴格,購房人必須有很好的信譽,穩定的收入,但現在不用那們麻煩了,只要交得起首付就能貸到款,剩下的只有按月還款的份兒。也是,銀行不用擔心,什麼時候還不上貸款就收回房子,進行其他處理,而且以前月供的貸款全部作廢,這樣的話購房的風險就被轉移到購房人身上了。

(本章完) 總算湊夠了首付款,辦理了各種手續,接下了的就是裝修了,兩人乾脆交給一家裝修公司去做,還省心。

身上的擔子突然變得重了起來,他們每天都拼命的工作掙錢。爲了能交上月供,兩個人甚至天天數着賣出去的房子,回到家第一件事兒就是相互問問今天賣房子了嗎?賣了幾套,多大平的,能提多少錢。這就是實實在在的生活,哪個人的生活不是圍繞着錢在轉呢!

馬馳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之後還是原諒了李雙月,畢竟趙君平在他的世界裏消失了,而且是永遠的消失了,也許這一輩子都不能再看到她了,他傷心難過了好一陣子,就是如今他也沒有徹底忘了她,只能把這份真摯的感情藏在心裏了,他必須面對這個愛他的女孩兒。

“小馬,你到我辦公室來一趟,我有話對你說!”經理對他說道,會是什麼事啊,不會又出什麼事了吧,上次有一批貨發錯了,他就捱了幾百塊錢的罰款,這次是不是又出什麼亂子了。

他用力的想着,但怎麼都想不出來自己有什麼錯。

經理辦公室,還是那樣的整潔,一塵不染。

山狼 門沒關,馬馳敲了敲門框,輕輕的。

“進來吧,請坐,今天我找你也沒別的事兒,就是了解了解你的工作情況,你不要緊張啊?”經理還是那樣的和氣。

“經理,我尋思自己又犯什麼錯了呢? 女神的貼身侍衛 這段時間總的說還算可以,工作完成的不錯,各個分店銷售也不錯,我們的貨物也能跟上他們銷售的節奏,能準確及時的把貨物發送到各個分店,上次出現那個錯誤之後我也做了深刻的檢討,然後和各個小組的負責人也開了會,交代的也比較詳細具體,絕不能允許出現類似的紕漏,把責任落實到每個員工,直接和績效工資掛鉤,經理您看這樣可以嗎?”馬馳問道。

“不錯,就應該這樣,責任分的越細,越能實現有效的管理,還有其他方面的問題嗎

?”經理問道。

“沒什麼了!”馬馳輕鬆的答道,也許是因爲看到自己並沒犯錯,所以聲音明顯比剛纔大氣了許多。

“好吧,小馬,你可要努力啊,別落在別人後面,你們三個組長我最看重你了,出去忙吧!”經理最後說道。

說起馬馳所在的物流部有三個組,分別是錄入組,儲運組,再有就是他的理貨組了。

錄入組組長是一個女孩兒,平時還能幫着經理開會記個錄啥的,傳達傳達通知,也算經理的半個祕書,由於整個物流部根本不需要單獨配個祕書,所以有些工作就由她暫代了,儲運組組長就是他以前的組長,這個人他是比較熟悉的,工作能力很強,也許被調到儲運組是一種鍛鍊呢,沒準哪天還能弄個經理當當。

權衡一下三個組和三位組長還真是自己偏弱。

用現代的辦公室法則來看,這很危險。

辦公室裏是一種平衡在維持着它的運轉,當被一種力量打破的時候,犧牲的往往就是在這個圈子裏最弱的,很容易被人踢出局。

馬馳也很擔心,但又沒有任何辦法。

橫禍幾乎是在同一時刻到來的,馬馳被公司解僱了,陳青和林雪也被公司一起炒掉。

馬馳的原因是他在事後才瞭解到的,而陳青和林雪的理由就更荒唐了,說什麼在同一個公司裏不能允許出現情侶關係的兩個人,這是什麼道理啊,哪條法律上規定的,再說了即使就算合理他們早都幹什麼去了。

“陳青,你也別太上火,我告訴你我也被公司辭退了,還能幹到這個月的月底,彼此彼此,呵呵!”馬馳說道。

“什麼,你說什麼,你也被公司炒了,這怎麼可能呢?你不是乾的好好的嗎?”陳青生氣的說道。

“都一樣,沒地兒說理啊,再找唄!有什麼啊!”馬馳無所謂的說道。

“什麼公司啊,我還沒告它呢,連合同

也不跟員工籤保險是啥樣我們都不知道,它到先把我收拾了,真他媽的不地道!”陳青愈加氣憤。

“說那些幹什麼啊,沒用,你上哪告去啊,誰又能搭理咱這樣的,再說了咱們跟公司靠不起,當務之急就是快些找到工作,聽說你們還買了新房,貸款買的嗎?”他問道。

“那可不是,一月兩千來塊錢呢,我上哪整去,又得麻煩家裏了,沒辦法啊!”陳青無奈的嘆着氣,陳青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甭提有多氣憤了,本來想和好朋友在電話裏多嘮嘮,心裏也痛快痛快,沒想到對方跟自己是一樣的命運。

“我們還是分手吧,我覺得我們不合適,雖然我很愛你,但你從心裏並沒有真正的愛過我!” 頂級漂哥 從公司出來的馬馳在門口遇到了李雙月她的第一句話就是這樣的,被公司炒掉的消息他是中午去店面告訴她的,看來她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雙月,你別那樣說,我當然愛你,我怎麼不愛你呢,如果我不愛你我能和你在一起嗎?”他解釋着。

“別裝了,你從來都沒忘記她,你敢用眼睛對視着我嗎?”李雙月發現了他的漏洞,說這句話的時候他一直低着頭。

“我,我對不起你,我是欺騙了你,我對你只有感激之情,沒有愛,我原本以爲我能慢慢的愛上你,接受你,但我發現那是很難的,我也很痛苦,你知道嗎?我希望你現在別離開我,我們重新開始,好嗎?我要用我全部的愛來好好愛你!”馬馳近似乞求的說道。

“晚了,一切都晚了,你早都幹啥去了!”她語氣依然生硬。

“你一定看我失業了沒什麼發展才選擇離開我的,對嗎?”他追問道。

“也算是,又不完全是,隨你怎麼想吧,反正咱們倆沒戲了,以後你也別再來找我了,咱們就當從來都沒認識過,聽到了嗎?“說完她轉身毅然離去,馬馳一個人孤孤單單的站在大街上,木木的,神情恍惚的。

(本章完) 馬馳決定去另個城市的時候陳青和林雪正在人才市場的滾滾人流裏掙扎着,像他們這樣”夫妻“雙雙找工作的現象在當今的年代並不是什麼稀罕的事兒。

“你在裏面轉轉,別走遠了,要不一會兒我再找不着你!” 豪門歡:冷少的霸寵前妻 陳青叮囑道,他費了好大的勁兒才從人羣裏擠了出來。

“什麼,你要去外地,爲什麼呀,你那塊兒有熟人嗎?”陳青在電話裏問道。

“沒有,慢慢就認識了,你們倆趕緊找個工作吧,房子都買了,就別亂動了,不像我一個人,愛去哪就去哪!”馬馳笑着說道。

“你不是有李雙月呢嗎?你們發生什麼了?”陳青關心的問道。

“別提她了,我們分手了,分就分更自由,呵呵!”他答道。

“爲什麼啊,你們倆不是很好嗎?怎麼說分就分了呢?”陳青繼續問道。

“你就別問了,你根本不懂我們之間的關係,還是說說你吧,工作現在找的怎麼樣了?”他岔開話題。

“我和林雪現在就在人才市場呢!人老多了,公司卻沒幾家,而且沒什麼正經玩意,忽悠人唄!”陳青感慨的說道。

“好了,既然你選擇離開我就知道你是經過慎重考慮的,我不攔着你,那哥們就祝你一路順風了,你什麼時候走,我送送你呀!”陳青說道。

“今天晚上,我就走了,你們也不用來送我,說不定哪天我還會回來找你們的!”

“要不馬上我就去你那兒咱哥倆喝點兒!”“不用了,我現在就在車站的候車室裏,你就別過來了,你跟林雪說一聲,等到你們結婚的時候我來喝你們倆的喜酒,就這樣吧,我先睡會兒覺!”

“睡什麼啊,你不怕有人偷你東西啊?”陳青說

道。

“我啊,讓他們偷去吧,身上除了這個手機值點兒錢,我還隨身帶,其他的愛偷啥就偷啥,呵呵!我到那邊安頓好就給你去電話,拜拜!”對方掛斷了電話,陳青頓時愣在了那裏,他都忘記了林雪還在裏面呢!

馬馳帶着傷心和痛苦一個人踏上了去外地的火車,他太熟悉這一切了,唯一不同的是過去他是代表公司去外地工作的,而現在是自己一個人到外地流浪,而且是傷心的去,痛苦的去。

剛從火車下來的馬馳突然感覺肚子很餓,纔想起自己昨天的晚飯還沒吃。

他於是四下裏尋找着餐館。

“怎麼是你呀?”幾乎在同時對方也問了這麼一句。

“你怎麼來這兒了,出什麼事了嗎?你和雙月還好嗎?”那個人問道,怎麼這麼巧,在這兒碰到了她,馬馳的心情無法形容,有激動,有驚喜,更有幸福。

他遇到的不是別人,正是趙君平,看上去她整個人都變了樣。

再也不是以前那個小姑娘了,她變得很成熟很穩重,而且還有幾分職業女性的味道。

“我到這裏找工作謀生來了,你現在做什麼呢?”他問道。

“我在一家公司做業務,這不正準備坐晚車去趟北京嘛,就碰到了你,來,咱倆找個地方邊吃邊聊!”她說道,看到眼前這個男孩兒一副滄桑的面龐心裏被什麼東西重重的撞了一下。

“說說你吧!”她催促道,從外表來看這個男孩過的並不是很好。

“我,一言難盡啊!”聽完了馬馳的話,這個堅強的女孩還是忍不住的落下了眼淚,她是爲他而流的,她是愛着他的。

她就跟他講起她的過去。

原來趙君平早就想離開麗

城了,看到自己深愛的男孩兒已心有所屬,就決定徹底離開這座城市。

“我知道你爲什麼不接受我了,你還記得你的大學同學吳力鼎嗎?”

“什麼,你在什麼地方見到過他,我當然記得了,是他告訴了你我的情況,對嗎?”她吃驚的說道。

“對,你是愛我的,是嗎?”他問道,雙方都沉默了一會兒。

“是,我是愛你的,但我不希望把我的痛苦帶給你,再說了你能接受我的情況嗎,還有你的家裏,他們能接受嗎?”她的眼睛瞬間洶涌出眼淚。

“我想你一定是誤會我了,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你知道嗎,我對愛情的看法其實很簡單,一旦我愛上了這個人就不能更改,要對她一輩子好下去,接受她的任何東西,好的也好壞的也罷,我都能接受。你爲什麼不告訴我呢?”他也控制不住自己了,眼淚順着臉頰流淌了下來,整個飯店裏的人都在看着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還以爲他們是在演戲呢,仔細看看旁邊也沒有攝象機啊,才知道這是個真實的場景。

過了一個月,馬馳又找到了一份工作,再加上自己的物流師資格證正好也下來了,他被一家外資企業聘爲物流經理,每月工資三千元。

而且公司方面也答應了過了試用期就跟他籤合同交保險。

農曆春節又要到了,馬馳正準備着回老家的事呢。

臘月二十八馬馳和趙君平雙雙踏上了去他老家的火車。

不久,趙君平懷孕了,就在這時他們得到了陳青和林雪結婚的喜訊。

這片被羣山環抱的小山村上空依然洋溢着濃濃的的年味兒,陣陣的鞭炮聲從遠處不時傳來。

春天來了,寒冷的冬天終於過去了。

(本章完) 正月初六馬馳和趙君平就雙雙返回了城裏,追逐着屬於他們的夢想。

林雪和陳青結婚的日子定在五一,作爲好朋友老同學的馬馳自然上禮是不可避免的,兩個人正爲此事兒張羅着。

這天,馬馳正在緊張的忙碌着,電話鈴聲響起,他打開手機。

“喂,你好!”

“是馬馳嗎?你從老家趕回來了,我,陳青,聽說你和對象還在濱海混呢,哈哈!怎麼還考慮回麗城吧,我照着你們!”電話裏傳出熟悉的聲音。

“你啊,我尋思誰哪,這是你的新手機號嗎?”馬馳問道。

“是,前兩天換的,新年新氣象嗎,呵呵!我問你還回來不回來啊?”他又問道。

“我乾的好好的換啥啊,我還有幾天就過試用期了,這家公司還說跟我籤合同,交保險,我不想馬上跳槽,呵呵!”馬馳悻悻的說道。

“那也行,有媳婦兒的就是不一樣,啥都需要好好考慮,哎,對了,你倆啥時候結婚啊,要不和我一起辦了得了!”他燦爛的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