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3 日

沒錯,就是最純凈的那種金色!

「嗯…」

然後,東方鳳菲輕吟一聲,睜開了眼睛,金色的光芒在睜眼的瞬間一閃而逝,之後恢復平靜。

「咻…」

在東方鳳菲睜眼的瞬間,東方鳳菲的身子便失去浮力,直接落了下去,而此時還意識模糊的東方鳳菲並沒有意識到。

「唰…」

在東方鳳菲剛要下落之前,夜傾墨就已經飛快上前,準確的將東方鳳菲接進懷中,之後,快速的將東方鳳菲輕放在地面上。

他此時的身體已經無法碰觸任何東西,接住東方鳳菲已經用盡了他最後的能量,夜傾墨知道,自己即將徹底消失!

【感謝:15090328541的666打賞!么么噠!】

【感謝:玄皇殿下的666打賞,么么噠!】

【實在太感謝親們了,小陌是個不稱職的作者,老是斷更,親們還這麼不離不棄,也沒有像別作者的粉絲那樣責怪小陌,小陌真的很感動,小陌不敢保證什麼,但是小陌能夠保證,就算再艱難,在難熬,小陌也會堅持把它寫完,絕不會棄文。對於老是斷更,小陌再次和大家說抱歉,對不起!】 他此時的身體已經無法碰觸任何東西,接住東方鳳菲已經用盡了他最後的能量,夜傾墨知道,自己即將徹底消失!

「嗯…」

聞到熟悉的丹香,東方鳳菲就知道在自己身邊的人是夜傾墨,剛剛覺醒血脈很累,東方鳳菲很想像往常一樣撲在夜傾墨的懷裡撒嬌,可是剛伸手,卻發現自己觸摸不到任何的東西,這時東方鳳菲才疑惑的睜開眼睛。

「小丫頭,願意睜開眼睛了?」

看到東方鳳菲睜開眼,夜傾墨一如既往寵溺而溫和的看著東方鳳菲。

「墨…墨!你…你怎麼了!怎麼會這樣!」

看到夜傾墨居然整個人都變透明了,而且是透明到那種近乎要看不到的程度,東方鳳菲一下子就清醒了,一張小臉上滿是驚慌,金眸中都帶上了水光,心中隱隱不安。

「小丫頭,你不要慌,聽為夫說。」

看到東方鳳菲一臉快哭的表情,夜傾墨心裡就是一痛,他一直呵護在手心,捨不得她受一點兒傷害的寶貝,最後終究還是讓她為了自己掉眼淚了。

「不要,我不聽,墨,你先告訴我你為什麼會這樣,要…要…嗚嗚…要怎麼樣才能讓你恢復?」

聽到夜傾墨的話,東方鳳菲閉著眼睛拚命的搖頭,她不聽,她有預感,夜傾墨要說的話不會是什麼好話,越想越難過,到最後,向來堅強得像女超人似的小魔女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

「小丫頭,以後我不在你身邊,你要學會照顧自己,聽到沒有?」

看到東方鳳菲傷心的樣子,夜傾墨心中刺痛,可是自己所剩時間不多,他還有話要和小丫頭說,即使小丫頭不想聽。

「不在身邊?什麼意思?」

聽到這句話,東方鳳菲整個人就是一震,一雙帶滿淚水的大眼睛緊緊的盯著夜傾墨,想要伸手去抓夜傾墨的袖子,可是抓到的卻只有空氣。

看著空空的手,東方鳳菲的眼淚忍不住又是往下掉,墨,不會的,她的墨那麼強大,不會是她想的那樣的,對,一定是她杞人憂天,一定是她想多了!

如果,如果墨真的出事,那她絕對會崩潰的,不會的!

第一次見小魔女哭的樣子,一旁的七個美少年也是心疼得要抓狂,可是他們現在也不知道要說什麼,更不知道他們能做什麼。

「菲菲,你冷靜下。」

看到東方鳳菲的樣子,東方慕然眼中一沉,上前扶住東方鳳菲的肩膀,給她一個依靠,安撫東方鳳菲的情緒。

「小丫頭,你不必太過難過,這並不是為夫的真身,只是為夫在下界的一道靈身而已,如今你的血脈已經蘇醒,還有這麼多人在你身邊,八大守護家族的人也已經無法威脅到你,為夫即使離開也覺得很放心了。」

看到東方鳳菲稍稍冷靜,夜傾墨才將真相說了出來。

「只是…靈身?墨,你,你沒有騙我?」

聽到只是靈身,東方鳳菲的心稍稍放下來,眼角掛著淚水的金眸緊緊望著夜傾墨確認道。


她擔心夜傾墨只是為了安慰她才這麼說的。

「嗯,只是,靈身消失,為夫就不能再在你身邊保護你,你要學會照顧自己,儘快讓自己強大起來,為夫在飄渺神陸等你歸來。」

看著東方鳳菲眼角的淚水,夜傾墨很想伸手替她拭去,可是最後手指動了動,還是忍住了。

看著夜傾墨的動作,東方鳳菲心中一痛,然後抬起袖子三兩下自己擦掉臉上的淚水。

「墨,你放心,我一定會用最快的速度讓自己強大起來,然後去上界找你。」

東方鳳菲看著夜傾墨滿眼堅定的說道,可是一想到夜傾墨就要離開自己,和自己相隔那麼遠的空間,東方鳳菲心中還是一陣難過。

穿越到陌生異世,對於夜傾墨,東方鳳菲有著特彆強烈的依賴,因為東方鳳菲本身的強勢,她身邊的人幾乎都是在依賴她,只有在夜傾墨面前她才會覺得安心和放鬆,甚至在夜傾墨面前她都可以不用去思考任何的事情,因為她知道,一切難題夜傾墨都可以幫她解決。


而現在,夜傾墨要離開自己,東方鳳菲心中突然就像空了一塊,充滿了迷茫和不安。

其實,夜傾墨之所以做這個決定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這個,夜傾墨同樣察覺到了東方鳳菲對他的依賴,雖然對於夜傾墨來說他自然是樂於接受,只是,這對東方鳳菲來說並不是好事!

東方鳳菲未來要面對的事情還有很多,他身為夜族的少主,身上也擔負著重大的責任,現階段,他終究是無法時時刻刻陪在東方鳳菲的身邊,所以,必須要讓東方鳳菲自己去走屬於她自己的路,這樣做對東方鳳菲才是最好的選擇!

「好,為夫等著你來。」

聽到東方鳳菲的話,夜傾墨微笑著頷了頷首,此時的夜傾墨已經透明得近乎虛無。

「墨,你可不可以不要消失,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讓你的靈身恢復?嗚嗚…我不要你離開…」

雖然知道夜傾墨並不是真正的死亡,但是東方鳳菲依舊萬分不舍。

此時的東方鳳菲多想抱抱夜傾墨,多想最後一次感受夜傾墨的體溫和味道,可是,卻是不可能了。

「小丫頭,記住,上界和這裡不同,敵人隨時都可能發現你,你必須要隱藏好自己,這是一篇可以讓你完美隱藏自身血脈的武技,你要好好的學習它,保護好自己。」

夜傾墨說著,手指對著東方鳳菲的額頭輕輕一點,一道墨色能量便滲進東方鳳菲的眉心之中。

「墨…」東方鳳菲知道,夜傾墨的時間,到了。

「小丫頭,你再如此哭下去,讓為夫怎麼放心離開?」

看著東方鳳菲的樣子,夜傾墨心中也滿是不舍,但是事已至此,他的離開已是必然。

「墨…我會想你的,我捨不得你…」

聽到夜傾墨的話,東方鳳菲更是悲從中來,眼淚掉的越發凶了。

感覺到自己身上的能量越來越弱,夜傾墨知道,他已經到了極限。

看著東方鳳菲傷心不已的樣子,夜傾墨眼中一沉,然後快速提取全身的力能量凝聚於上半身,伸手捧住東方鳳菲臉在東方鳳菲的額頭上落下了一個輕吻。

「嘩啦…」

隨著那吻的落下,夜傾墨的身子猶如玻璃破碎一般,瞬間碎裂成無數片,然後,徹底消失在東方鳳菲的面前。

看著消失的夜傾墨,東方鳳菲伸手捂著額頭愣愣的看著那些碎片就是一陣發獃,耳邊繚繞著的也只有夜傾墨消失前的最後一句話:


小丫頭,一定要保護好自己,為夫等你…

「墨…哇嗚…墨!」

額上的冰涼觸感還是如此的鮮明,可是人卻已經徹底消失,回過神之後的東方鳳菲終於徹底爆發,痛哭而出。

那痛哭聲讓得所有人心中都是一酸,眼睛也跟著紅了。


「菲菲,暮然哥哥在呢,以後,由慕然哥哥來保護你。」

看著東方鳳菲傷心欲絕的樣子,東方鳳菲心疼的將東方鳳菲擁進懷裡,如今他算是看出來了,自己這個看起來總是沒心沒肺的妹妹,怕是愛慘了那個夜族的少主了。

東方慕然也在心中暗暗慶幸,還好消失的只是夜傾墨的靈身,不然,真不知道菲菲會傷心成什麼樣子。

「哥哥…嗚哇…哥哥…」

埋在東方慕然的懷裡,聽著東方慕然的聲音,東方鳳菲不由得又想起了現代的哥哥,所有的情緒一起爆發,哭得是更加的厲害了。

變強,自己一定要變得更加的強大!

這是東方鳳菲此時心中的唯一想法,此時的東方鳳菲才真正的意識到,在她面前的是一條怎樣的道路,她身邊潛伏著的是怎樣的危險。

她從來沒想過,第一個失去的竟會是她最愛的人,雖然這只是夜傾墨的靈身,但是,若是如果這不是靈身的話,那消失的就真的是夜傾墨了啊,這樣的結果讓東方鳳菲想想都覺得無法接受!

所以,她要變強,努力的讓自己變強!以前雖然想變強,但是卻沒有這麼強烈的想要讓自己變強,如果她足夠強大,就不需要再讓身邊的人犧牲自身來保護她了!

縹緲神陸

一間幽靜清雅的內室,擺放著一個圍棋盤的軟塌上對坐著兩個人。

一人是秀手執白子的少女,只見那少女一頭銀髮及腰,玉簪半挽,容顏俏麗絕美,一手撐著下巴,秀美緊蹙,目光緊緊的貼在棋盤上,一副冥思苦想的苦惱模樣。

對面的則是一個正端著一杯清茶輕品,一臉淡然,氣質漠然的銀髮男子,只見那男子一身銀白錦袍加身,清貴似月,面若冠玉俊逸非常,那眉,那眸,唇,那俊挺的鼻,無一不在彰顯著造物主的偏愛,這容顏,完美得無可挑剔!

這男子,赫然就是夜傾墨!

只是,此時的夜傾墨比之在下屆時的夜傾墨其身上所滲透出的氣息不知要強大多少倍!而且,不論是容貌還是氣質,都比之前見到的夜傾墨要完美的多!

這才是夜傾墨的本體,真正的夜傾墨!

天地的寵兒,上界的風雲人物,帶著神話般色彩的妖孽天才,令所有同時代青年天才們欽佩艷羨卻又無法企及的存在!

【感謝:790376797和yingzi0426打賞的200紅包,謝謝,么么噠!】

【本來今天想兩更的,可是遇到了突發事件,誒,能趕出來這一更,小陌已經儘力了,不過,算是給了大家一個答案了,哈哈,墨大神,哪是那麼容易死的么!嘿嘿…】 「啊!不玩了,每次都是我輸,我說哥,你就不能讓我一回,懂不懂憐香惜玉啊!」

思索良久,最後發現還是無法挽回敗局,白衣女子氣憤的把棋子扔回棋盒中,一張秀美小臉氣鼓鼓的看著夜傾墨抱怨道。

「你若輸不起,便不要再來找為兄下棋。」

對於女子的控訴,夜傾墨直接漠視之,然後伸出修長的手指撿起棋子,一顆顆的收拾起來。

「你!我說你真是我哥么?對自己的妹妹怎麼可以這麼冷淡!你看看別人家的哥哥,對妹妹那是什麼態度…」

得到如此冷淡的回答,白衣女子都要氣炸了。

雖然自家的哥哥很優秀沒錯,在外面時她不知道被多少小夥伴們羨慕是沒錯,可是誰知道她心中的苦哇,她家的哥哥就一冰山,從來就沒有給過她一絲做哥哥該有的溫暖!

能看到他勾起一絲唇角都是奢侈,更不要說是咧嘴笑了,做夢都夢不到!

聽到白衣女子說『別人家哥哥』時,夜傾墨眉宇微扣,眼神非常淡漠的往白衣女子掃了一眼,居然敢拿他和別人比?

就是這麼風輕雲淡的一眼,白衣少女立刻就閉嘴,歇菜了!

「嗯!」

也就在這時候,夜傾墨突然臉色一變,一手捂住胸口悶哼了一聲。

「哥,你,怎麼了,臉色很不好。」

看到夜傾墨臉色突變,白衣女子也顧不得心中的那些小幽怨了,緊張的上前問道。

「沒事,為兄還有事,今日就到這裡,綾兒你回去吧。」

夜傾墨突然回身背對著少女擺手道。

「哦,好吧,那哥你…」

知道夜傾墨一向說一不二,白衣少女即使心中擔心,卻也只能放棄詢問。

「咻…嘭!」

本來少女還想囑咐幾句,可是一話還沒說完,少女便發現自己眼前突然一花,然後就出現在了門外,面前的門嘭的一聲,毫不留情的就關上了!

少女都還沒站穩,被關門聲這麼一震,差點兒沒直接趴倒在地,幸好反應快,快速輕盈的在空中打了個空翻才穩住身形。

「夜!傾!墨!」

看到自己居然被毫不留情的掃地出門,少女的臉都氣黑了,對著門就是一聲怒吼!

阿!!

少女鬱悶得要抓狂,死冰山,臭冰山,對自己妹妹都這麼冷,我看你以後怎麼幫我找嫂子!哼!

最後少女也只能無奈的跺了跺腳,鼓著張小臉鬱悶的轉身離開。

不過,若是少女看到了夜傾墨在東方鳳菲面前時的態度,大概就不會這樣想了,只怕會驚掉眼珠子的吧!

「恩哼…」

少女剛離開,屋內的夜傾墨便是悶哼一聲,喉嚨一甜,一道血痕從嘴角滑下。

擦去嘴角的血跡,幽深若潭的銀眸中浮現一抹心疼和擔憂,小丫頭…

此時夜傾墨已經感應到自己的靈身消失了,靈身是本體的分身,由神魂和神元凝聚而成,靈身損毀,夜傾墨本體也會受到反噬。

這也是凝聚靈身的危險之處,只要靈身損毀,本體必然會受到一定程度的反噬,當時夜傾墨為了確保能夠找到並且保護東方鳳菲,硬是不顧後果的將十分之一神魂拿出來凝鍊了靈身,所以,這靈身一消失,夜傾墨損傷的是十分之一的神魂,這樣反噬是相當嚴重的!

「看來我要閉關一段時間了。夜風、夜雲。」

稍作打坐,運功穩定了下傷勢,夜傾墨便對著門口輕喊了一聲。

「少主。」

夜傾墨的話音剛落,兩道身影便出現夜傾墨的身前,恭敬的低頭站著。

若是東方鳳菲在這裡一定可以認出來,這兩人,和下界跟在夜傾墨身邊的夜風夜雲長得一模一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