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水色剔透的雙眸已經完全轉變成了流光剔透的淡藍色,此時他的眸光正一閃一閃,猶如最光華璀璨清澈純凈的藍水晶,反射出繁星閃爍般的光彩。

璃曄惡狠狠的瞪著裊裊趴在他肩上的後腦勺,丫頭她……怎麼能想……想出那樣的畫面!他怎麼可能會那樣!

這個丫頭真是欠教訓!

實在忍不住的磨了磨牙,他現在到真是體會到裊裊想要咬他的心情了,他也想狠狠咬一口這個……胡思亂想的丫頭!

要是旁人敢這樣想,此刻早已灰飛煙滅了!哪怕是多看他一眼也不能容忍!這丫頭竟然敢……

真想把她抓起來打一頓小屁股,看她還調不調皮!

璃曄的手指微動,一隻手抬起,又放下。

他終究捨不得。

若是他真抓著她打一頓屁股,她肯定得有一陣子不理他了。

輕輕嘆息一聲,終究只是輕拍了拍裊裊的小腦袋,轉移話題,不對,是轉移腦海里的複雜思緒,「不是觀察回復草?都長高了一寸了。」 “林幫主,這個辦法會不會進展太慢了?這樣子發展下去,我們難道不會被那些黑幫一同反抗?那樣的話我們獵鷹幫也是會被滅掉的啊!”光頭臉色凝重地看着林晨。

的確,林晨的辦法是有那麼點牽強,但是要讓獵鷹幫憑藉一千人來劃開地盤,也的確不輕鬆,而且**也未必會讓獵鷹幫如此發展下去,但目前這是最好的辦法了。

“光頭老大,我覺得林晨的辦法可以一試,**對黑幫向來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且這樣發展風險也小,而前期進度是很慢,而到了後期,進度那就是呈幾何倍數的增長了,而且我們換上晨曦幫的名頭,暢林縣的第一大幫,想來對那些小幫派的威懾還是挺大的,不是還有林晨幫主說要爲我們出頭嗎?”這時候,在一旁的王衝說話了。

王衝是光頭的跟班,但是頭腦不錯,對林晨的計劃的評價也是很客觀,是個不錯的辦法,在一些大事的裁決上,王衝一直是給光頭體重要建議的。

光頭愣了一愣,似乎是在想這其中的利害關係,林晨見到這個模樣,發覺有戲,繼續說道:“光頭幫主,你要相信我晨曦幫在暢林縣的今天就是這樣一步一步走來的,走到能夠與四大幫派比擬的境界,直接就靠武力吞併了狼牙幫,到最後,虎頭,白鷹,黑龍悉數歸於我晨曦幫內。”

“啊!”光頭滿臉的震驚:“林幫主……你……你難道就是靠着這樣的方法在暢林縣發家的……那還真是了不得啊。”

林晨點了點頭,滿臉的自豪,但還是帶着一點擔心:“光頭幫主,我晨曦幫在暢林縣開始的時候人數是500人,也是在黑龍幫主的幫助下建立的,而我也就是靠着這個500人,在暢林縣立下了腳跟,一步一步的擴張,一個月時間,我的晨曦幫就突破了三千人,直接將狼牙幫吞併!”

光頭嘿嘿一笑:“林幫主,我覺得你的提議還是很不錯的,可是我外面的以前兄弟恐怕會不答應啊,呵呵,都是些大老粗,我想還要我去勸勸他們,我本人倒是已經同意了你的主意。”

“光頭幫主既然決定,那就開始準備吧,我想獵鷹幫兄弟只要是肯聽從幫主命令的,那就一定是對幫主忠心耿耿,讓那些不聽從命令的,幫主我勸你以後要留一點心眼!”林晨壓低聲音說道。

那個王衝也是點了點頭:“林幫主說的沒錯,獵鷹幫在雲升市也有些年頭了,一直都是默默無聞的小幫派,我想也是應該崛起的時候了,兄弟們應該也是會爲獵鷹幫負責的,林幫主既然這樣子說了,我想他是有把握幫我們幫派擴大的,那就是大把大把的利益啊!”

光頭點了點頭,露出堅定地目光:“既然這樣,那爲了我獵鷹幫的發展,我倒是應該聽林幫主的建議,將獵鷹幫加入晨曦幫啊,然後紮根雲升中學周圍,憑藉着地利對外擴張。”

林晨點了點頭,不可置疑的是獵鷹幫只要按照自己的計劃,慢慢發展,穩住腳步,相信獵鷹幫總有一天也能夠與天地盟,火幫這樣的龐然大物一樣。畢竟只要獵鷹幫的勢力發展了起來,到後面勢力的增長一定是呈幾何倍數的。

“光頭幫主,那麼我看就這樣決定吧,獵鷹幫就是晨曦幫在雲升市的分幫,而你就是晨曦分幫的幫主,勢力就靠着你慢慢地發展,遇到了什麼解決不了的難題就直接找我,我想我能夠幫你們的忙的,畢竟都是兄弟!”林晨平靜地說道,今天能夠收穫獵鷹幫對他來說是晨曦幫邁進雲升市的第一步。

“哈哈,好,那就爲我們獵鷹,哦不!晨曦幫在雲升市的建立,乾一杯!”光頭舉起了酒杯,大聲笑道,

“乾杯!”王沖和林晨幾乎是同時喊了出來,共同舉杯和光頭一飲而盡。

談話結束,林晨也匆忙離開了天樂酒店,時間也不早了,學校也已經放學了,林晨和光頭談了不短的時間,光頭也已經在天樂酒店召集了那些獵鷹幫的兄弟們,估計是在和他們商量關於晨曦幫的事情了。

林晨也並不擔心那些手下會不同意,有光頭在,那些手下估計都是會聽從他的,只要有獵鷹幫加入晨曦幫,而且按照林晨的方法發展,估計過不了多久,林晨在雲升市就不需要靠天地盟和別的靠山了,憑藉着自己的力量就能夠獨當一面了。

不過林晨最擔心的還是柳擎天,這個人雖然是自己的兄弟,但一定會知道自己的動向,畢竟雲升市都是他的天下,天地盟龐大的信息網絡,捕捉林晨的行動還是不難的。

如果柳擎天知道了林晨在雲升市發展自己的晨曦幫會怎麼想?首先自然是支持林晨,畢竟林晨是他的兄弟,而且林晨憑藉獵鷹幫起家柳擎天是根本就不會放在眼裏的,甚至還會照顧一下獵鷹幫,不過一旦獵鷹幫成長起來之後,恐怕林晨和柳擎天的兄弟情義也會斷吧。

這點林晨倒是根本就不在乎,柳擎天只不過是他暫時的夥伴,兩個人現在也只是因爲利益而當兄弟,真正觸犯到雙方利益的時候,兄弟輕易是絕對消失了的。

畢竟這個世上沒有永遠的朋友,當然,也沒有永遠的敵人,有的也只有利益,不過林晨對於自己的兄弟還是比較其中的,晨曦幫的每一個兄弟林晨都是不會放棄的,林晨是一個護短的人,而就是這樣的人嗎,最注重的就是兄弟情義。


自己是強者,就要保護弱者,而自己的兄弟同樣是強者,那麼就更應該當做對手,利益的夥伴。


回到了學校,林晨就看到了蕭琪浩的那輛R8停在馬路中間,小妮子穿着一身連衣裙,沒有化妝,紅色的小高跟鞋,露出纖細的美腿,美得讓男人們窒息的容顏,兩手扶腰,就在那兒鼓着嘴,似乎是有點憤怒地看着林晨。

“咳咳,琪浩MM,然你久等了!”林晨笑着來到了蕭琪浩的身邊,蕭琪浩嗔怒地看了林晨一眼:“怎麼這麼慢?都等你很久了!”

“額……等了多久?”林晨疑問道。


“五分鐘……!”蕭琪浩思索了一陣說道。

林晨:“……”

蕭琪浩是來接林晨的,他們兩個人商量過的,林晨因爲沒有交通工具,所以就坐着蕭琪浩的車子,不過林晨已經打算好了,這個星期學校放假的時候就去買一輛車子,這樣子代步也比較方便。

坐上了車,蕭琪浩的車子緩緩開動,慢慢地消失在了校門口。

而這時,有幾個同學幾乎要崩潰了,因爲他們看到了林晨坐上了那輛車子,更重要的是那輛車子上有蕭琪浩這個大美女。

“媽呀,你們看到了沒有?剛纔那可是林晨啊,竟然上了一個大美女的車子。”

“哎,八成是去哪個旅館找房間去了吧。”

“去!我們林晨男神的女朋友可是柳瑾萱!”

“oh nice!林晨竟然有那麼多的女朋友,長得帥果然福利多多啊!”

……

車子上,放着重金屬的搖滾樂,這個蕭琪浩還真是有活力啊,車速竟然到了嚇人的100碼,這個美女開車速度還真是恐怖,林晨不禁嘖嘖嘴巴,看着蕭琪浩專注的眼神,不免癡迷了。

而現在美女似乎發覺了林晨在看着他,露出一個自信的笑容:“林晨,你看什麼呢?”

“額,看你長得漂亮呢!”林晨一本正經的說道。

“嗯,麼麼噠……”

“麼麼……”林晨笑了笑,目光從蕭琪浩的身上轉移,突然,他一臉的震驚刻在臉上:“琪浩,我們這是去哪裏啊?這不是去你家別墅的路啊!”

“嗯……” 章節名:第七十章誰算計誰?

「呃……」裊裊回神,對啊,她還在等著看回復草的生長狀況呢!

猛地一個利落的挺身空翻,身姿輕盈準確的落在回復草前,蹲下小身子用小手去戳了戳綠油油的回復草,雙眼放光的驚喜道:「還真是長高了一寸啊!」

忽然想起剛剛自己想那些亂七八糟的去了,也忘記了計時,頓時轉頭瞪璃曄:「我忘記計時了!都是你害的!」

待我做好嫁衣便嫁你 ,這便是賊喊捉賊?

他微微扶額,他方才也……沒注意。

「現在你記錄年限,過一個時辰再看便是。」心思一轉便已經想到了辦法。

裊裊不說話了,徹底被轉移了注意力,瞪大雙眼又好好看了幾眼種下的回復草,看著明顯已經比剛種下時高了一寸或有餘的回復草,心中已經確定了那個想法。

眼中一轉,忽然想起那個她每次一進入空間就咋咋呼呼的自稱器神的空,怎麼今天這麼久了也沒見到它?

她還想問它以確定下那個想法的真實性呢!

裊裊剛想用神識搜索一圈看那傲嬌的器神大人在哪裡躲著,可還沒等她來得及實現,空間里突然響起一聲驚天動地的尖叫聲:「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裊裊一驚,這是小三的聲音,難道出什麼事了?

意念一動拉著璃曄就瞬移到了小三的房間外。

忽然看了看自己的手,她拉著璃曄幹嘛啊?

呃,不對,是這是她的空間小三也不會發生什麼意外啊!

裊裊有些不解,回過神來的她已經不著急了,站在小三的放門外已經有了閑心想,難道是那個傲嬌得和小紅大爺同一屬性的器神大人又去招惹她炸毛了?

這時小三歇斯底里的尖叫聲音再次傳來:「我的頭髮!我漂亮的頭髮!我寶貝的頭髮!是哪個無良惡毒殘忍卑鄙的傢伙把本姑娘的頭髮給剪了」

「我要掐死你掐死你掐死你掐死你掐死你掐死你掐死你……」

於是,裊裊脖子一縮,有些心虛的眼神閃了閃,在璃曄分明帶著戲謔的目光下,十分果斷的再次拉著璃曄撤了,意念一動便瞬移到了離小樓最遠的空間角落。

開玩笑,現在那丫頭已經開啟六親不認模式,她這個罪魁禍首,不對,還是始作俑者這個詞好聽點,呃,當然是有多遠躲多遠了!

發了瘋的丫鬟也是不好惹的!

裊裊蹲在牆角開始想安撫自家丫鬟的辦法,一雙圓滾滾烏溜溜的眸子靈動的轉來轉去,看得璃曄唇角的弧度忍不住上揚。

水色剔透的眸光一閃,璃曄也屈膝優雅的蹲了下去,「丫頭,可是在找什麼?要幫忙嗎?」

裊裊回眸惡狠狠的一瞪:「別吵!」別以為她不知道其實這外表謫仙不染纖塵的少年根本就是個內里徹底黑透了的芝麻包!

忍不住伸手往璃曄滑若凝脂完美得沒有一絲瑕疵的臉上一掐,「哼!一個大男人比我這個女孩子皮膚都好,你不要臉!」

好吧,裊裊姑娘已經開始走幼稚路線了。

璃曄無語,抓住在自己臉上作亂的手,「待你修鍊到我這般境界,也會如此。」

若是旁人敢拿他和女子比,還說他不要臉,早已不在這六道之內了。

他為何總會對她一再的放低了底線?

水色剔透的眸中閃過一絲迷茫,卻又被濃濃的寵溺所覆蓋。

而此時,小三早已衝到小二的房間內得知了她頭髮被剪的真相,頓時一腔怒火生生被澆了個透心涼!

那是她家小姐剪的,她還能說啥?

那是自家小姐,打不得罵不得,要她打罵她也捨不得更不敢好吧?

剪回來?那絕對是做夢!還得冒著以後被無限折騰報復的巨大危險……

「嗚嗚,小二啊,你怎麼就不阻止小姐呢!」小三焉了,只能對著小二挑錯。

「就你那一頭燒焦的頭髮,給你留著擰繩子?擰了繩子也不結實!」小二被她打斷了修鍊,只好拿出繡花工具一針一線的繡起花來,她得趁一切不能修鍊的時間好好給自家小姐多綉些衣裙,小姐最近在長個子,好多衣服都短了。

小三一哽,被堵得沒話回,半天才道:「那你也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小姐把我頭髮剪得這麼短吶!你太沒同伴愛了!」

「這頭髮剪得挺好看的,還是小姐第一次動手幫人剪頭髮,你還有什麼不滿的?」小二當然知道小三的軟肋在哪裡。

天價寵婚:老公不可以

「真的嗎?好看嗎?小姐是第一次幫人剪頭髮啊?」小三果然眼睛一亮,立馬追問。

「我騙你有什麼好處?」小二頭也不抬,想也知道她此時的表情有多豐富,不動聲色的轉移話題:「不過你怎麼今天才發現自己的頭髮被剪短了?」

這話一問她自己也開始好奇,她還一直以為小三早發現了自己的頭髮被剪短了,只是想通沒有鬧而已,畢竟已經過了這麼久了,頭髮又長在她自己的頭上,誰知道她是根本沒發現!

小三笑臉一癟,「我那不是成天的擔心我們家小姐嗎!哪有什麼功夫去照鏡子啊!當初也只是覺得有點怪怪的,也沒注意!」

畢竟這些時日她和小二一樣擔心自家小姐,睡都沒睡一直用打坐修鍊代替休息,又不像凡人一定要梳洗什麼的,也沒功夫去照鏡子,哪裡會注意到自己的頭髮!

只是醒來的時候感覺腦袋有點輕,也只當是受傷剛好的緣故,哪裡會多想?

小二無語的抬頭白了她一眼,不過,再垂眸時眸底卻帶著暖意,她知道,小三和她一樣,小姐才是最重要的。

不由得想要逗她:「那不然,現在剪也剪了,你卻小姐那要點好處補償補償你?」

眼底閃過一絲戲謔,好久沒看到小姐折騰小三了,唔,她還真有點懷念。

這可不是她算計小三,她這可是赤倮裸的陽謀,誰叫小三被自家小姐教育得已經完全長歪了,只要以提到好處寶貝之類的,那是絕不放過一點機會!

果然,小三雙眼一亮,簡直差點就眼冒金星


猛地一拍腦袋,「對啊!我怎麼沒想到!我這次一定要把小姐上次不肯給我的那把匕首給我!我這就去!」

說完人已經沒了影,小二十分淡定的勾了勾唇,想去修鍊,想了想還是算了,看著手中還差一小半就能完全的繡花,小二決定還是先綉完再說,而且,說不定一會兒就會有好戲看了!

神級侍衛 ,邊跑還邊喊著:「小姐,小姐……你要為我做主啊!不知道是哪個沒……沒公德心的竟然趁著我重傷昏迷把我的頭髮給剪了!嗚嗚……小姐啊……」公德心,是這麼說的吧?小姐貌似教過她們一次的。

正在那兒從肉體上折騰璃曄的裊裊聽到這話頓時將腦袋往璃曄懷裡一栽

其實也就是掐一掐璃曄的臉,扯一扯他的耳朵,想歪的自己去面壁……

眼珠亂轉,話說,想不到這個小三現在也懂得話里藏話的算計了哈?她就不信她沒想到敢剪她頭髮的除了她家小姐她裊裊還有其他人?

哼哼,肯的是惦記著上次她煉製出來的那柄是十分華麗的金色匕首!話說她有那麼小氣嗎?想要不會直接問她要嗎?竟然給她玩這招,哼哼,看來是皮癢了!那她們就看看,到底是誰算計誰?裊裊眼中的光芒一閃而逝。

小三轉眼已經跑到了眼前,一把抱著裊裊的手臂就開始哭訴,一雙水盈盈的眼噙著淚花目光閃閃的看著裊裊:「小姐,你得為我做主啊!一定要查出是誰竟然做下如此十惡不赦罪大惡極殘忍無情的事來,我那一頭跟隨了我將近十年的頭髮啊!我是多麼辛苦才把頭髮打理保養得那麼好啊!嗚嗚……」

小三喋喋不休的強調了各種她為了頭髮所付出的一切努力和花費的各種時間精力金錢,話里話外都是「你得補償我這受傷的幼小心靈」的意思。

裊裊挑眉,要演?也不看看你的演技是誰教你的,頓時大大圓圓的雙眸一閃,晶瑩剔透的眸子立馬氤氳了一層霧蒙蒙的水氣,水盈盈的泛著琉璃般的光澤,濕漉漉的猶如出生的幼鹿,眨巴眨巴的好不無辜純粹,讓人一看便不忍再有任何苛責。

裊裊忽然深情款款的拉住小三的手:「唔,小三,其實吧,你家小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那時身受重傷,昏迷不醒,整個人都被燒得焦黑如炭,頭髮也未能倖免,燒的是一根不剩,我作為你的小姐,自然知道你對於頭髮的看重,為了你醒來不至於傷心欲絕,你家小姐我是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終於為了你特地研製出了一種葯汁,一抹到頭皮上,就會很快的長出頭髮來,只是,這葯汁的藥效有限,最多只能支撐到你的頭髮長成這樣的長短,以後就只能順其自然了,可是新長出的頭髮參差不齊,小姐我為了你的美貌形象著想,自然要把它修剪得漂亮些才行!所以說來說去,也是我不好,沒有等你醒來問過你的意見再剪,小三,你不會怪小姐我吧?」 章節名:第七十一章教訓丫鬟



小三看到裊裊這樣的表情已經快要被刺激得反胃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心裡默默流淚,小姐,請你不要用如此深情款款的眼神看著我可以嗎?這眼神實在是詭異得讓我渾身發涼,你說你這樣親密的拉著我的手如此深情款款的看著我是怎麼個回事?

尤其是,你旁邊站著那位大神已經開始渾身飆冷氣了!

嗚嗚,小姐,我錯了還不行,你不能這樣陷害我啊!

本來頭髮被剪的受害者是我吧?為什麼被小姐你這樣一說我反倒應該千恩萬謝了……

小三隻覺得深深的無力,果然,她在小姐面前,那還是太嫩了!

她還能說什麼?她還有什麼可說的?

小三終於被璃曄全身上下的低氣壓嚇得破功:「小姐,是小三錯了!小三不該不分青紅皂白隨意指責小姐的!但是小姐你要相信我啊,那是因為我不知道小姐這麼做都是為了小三好啊!小三現在知道了,以後一定好好報答小姐的,小姐……你真是最好的小姐!」

半天,裊裊沒有什麼反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