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正覺無聊間,蘇眉吃了八分飽,總算看到客棧門外路過的那個稚嫩男子。她微微一笑,放下碗筷便回房睡覺。

沈瑜觀只是比蘇眉晚下山一個時辰,根本不知蘇眉還會在山下客棧。他想到的是,二師姐昨天說的那些話看來是下定決心了的,他一定要在暗中阻止二師姐再物色新的雙修對象。急急忙忙到處尋找蘇眉,沈瑜觀竟然忘了用紙鶴追蹤術。 蘇眉決定故意溜達沈瑜觀一會兒,卻還是不放心的跟在沈瑜觀身後不遠,就怕男女主的氣場讓米薇也下山了。

又或者多出來別的什麼妹子,那她解決多麻煩?

在沈瑜觀身後跟了幾天,蘇眉才發現這個師弟真是有點愚蠢,就這麼被沈瑜觀如同無頭蒼蠅似的到處亂撞也不是什麼好辦法,蘇眉決定還是主動現身,拿回自己的主動權。

剛要瞌睡就有人送枕頭,蘇眉才想著要做什麼事情讓沈瑜觀注意到自己,這邊就有幾個不長眼的的散修,見蘇眉長得漂亮,心生歹念。

蘇眉被人攔住去路,見幾個人圍成一團,目露淫.色,她瞬間瞭然。

「你們想幹什麼!」蘇眉故意說話十分大聲,也不知前面的沈瑜觀時不時走的太遠,竟然沒有聽到!

其中一人上下看著蘇眉窈窕的身材,不禁心神一動,「這位姑娘不知是要去什麼地方?」

蘇眉故作緊張到退一步,厲聲呵斥,「我去什麼地方關你什麼事!給我讓開!否則我不客氣了!」

散修哈哈大笑,彷彿聽到了什麼笑話一般,「不知姑娘要怎麼個不客氣法?」

蘇眉默默抽出了自己最低級的武器,一把通身銀亮的長劍。「滾!」

「這是……什麼武器啊?竟然沒有一絲靈氣波動!」幾個散修誇張的驚訝一番后哈哈大笑,「姑娘不如跟了我們幾人雙修,修為說不定一日千里呢!」

蘇眉臉色大變,隨後冷哼一聲,衝過來直接要「攻擊」他們。散修本著跟對方玩弄的心思,直接徒手夾住蘇眉的劍,蘇眉順勢鬆手,反而從他身邊快速逃脫!

等散修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蘇眉已經逃出了他們的包圍圈,正往沈瑜觀的方向跑去。

「追!」幾個人淫笑越發的大,看來此人是真的沒什麼本事,所以才會逃走。

幾個人追著蘇眉的聲音逐漸貼近沈瑜觀,不由得讓他皺皺眉頭。

外面的世界就是亂,隨便在過道上走都能遇見強搶民女的。真是……算了,他還要去找饒梅那個可惡的女人,管不了這麼多!

「你們幾個,再過來我不客氣了!」女子的聲音猛地響起,熟悉的聲音讓沈瑜觀腳步一頓。

他回頭看去,正在被人團團包圍起來的,正是他要找的人!

「師姐!」沈瑜觀忍不住叫出聲,他的身體比腦子反應更快,直接出手一刀流了結了那幾個登徒子。

噗呲幾聲刺入肉體的聲音,隨著幾具屍體的倒下,映入眼帘的是沈瑜觀一張臭脾氣的臉。

「你怎麼在這裡!」沈瑜觀的語氣很不好。

蘇眉撇撇嘴,好像被人冤枉之後的委屈,連忙反駁,「我是跟師父請命下山歷練,倒是你,我不記得你也有任務。」

沈瑜觀的表情僵硬一瞬,隨後眼神看向其他地方,有點心虛,「我出來做什麼用你管我嗎?」

「哦。」對方有些泄氣應了一聲,明明就是心裡在乎得厲害,卻咬緊牙關不說出口的彆扭模樣,讓沈瑜觀不禁一陣咬牙。 她喜歡他就這麼難以言表嗎?!

說一聲會死嗎?

蘇眉若是知道了沈瑜觀心裡的想法,肯定又要吐槽一陣。明明就是饒梅表白了沈瑜觀不接受,她現在不說了沈瑜觀反而覺得彆扭。

男人的心思果然也是海底針。

「不過是幾個散修,師姐竟然還會如此狼狽,不知師姐下山來是否忘了帶上腦子。」沈瑜觀一雙眼睛惡狠狠地盯著蘇眉,嘴巴里卻沒有一句好話。

蘇眉:「……」雖然內心很想吐槽,但是想想又不是饒梅的風格,只能默默咽下嘴巴里的媽賣批,冷酷一臉,高傲地走過沈瑜觀身邊,不帶一絲留戀。

「你把他們解決了我還怎麼讓旁人英雄救美?」蘇眉癟著嘴,又努力繃住自己冷酷的表情,卻讓沈瑜觀都看在眼裡。對方的彆扭模樣讓他一點也不喜歡,而她嘴巴里說出來的話更讓人氣憤。

「可惡!」這是在罵他多管閑事了?

沈瑜觀內心堵的厲害,他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但是只要想到饒梅把自己的第一次奪走了居然就想這麼跑,還要尋找其他男人雙修,他就氣不打一處來!

「你不讓我管我偏要管!」沈瑜觀就跟蘇眉杠上了。

蘇眉的表情似有受傷,看著沈瑜觀硬是扯著那股傲氣,「師弟不必介懷,那日的事我已忘了。」

「你!」沈瑜觀再次被蘇眉刺激,目光變得暗晦不明,表情也是陰森森的,讓人看不清他的心思。

「師姐當真忘了?」

婚婚獨寵總裁快走開 他的語氣透著隱隱黑化后的深沉,蘇眉不由得暗自向後退一步,連忙轉移話題「我聽聞斷月谷近來走獸暴亂,想來是有大事發生,旁人亦傳有異寶降世,不如師弟與我前去一試真假?」

「……」沈瑜觀眯了眯眼,眼神一刻也不放過蘇眉,將她看得頭皮發麻以後,才道一聲「好」。

蘇眉訕笑一聲,心中默不作聲離得對方又遠一些。

沈瑜觀自從「失了清白」以後一直徘徊在黑化的邊緣,蘇眉一直小心翼翼控制著。要知道黑化以後,單純善良的小師弟就變成了心機深沉又陰冷的毒蛇猛獸,真是可怕。

得到對方肯定的回答,蘇眉暗自鬆一口氣,抬腳就往前方走,卻不想對方忽然拉住她的手。

因為常年使劍,蘇眉的右手並不軟嫩,掌心處還有一些粗糙。

蘇眉冷不丁被沈瑜觀牽起手,想到對方的屬性,心中便是猛然一跳,想要將手抽回來,奈何對方力氣比她大的太多。

「師弟?」蘇眉回眸,放輕了呼吸,不知道對方到底是個什麼想法。

「走啊!」沈瑜觀咬牙,面露緋色,卻裝作不能拒絕的兇惡模樣。

蘇眉的目光放在他臉上,叫他更是燥熱。想到這個女人還想另找他人雙修,沈瑜觀又狠狠按住內心因為自己大膽動作的緊張。

蘇眉看穿了,卻不點破,假裝自己什麼也不知道,放平呼吸,弱弱點頭,「哦……」

沈瑜觀惡狠狠瞪了蘇眉一眼,就是因為她才讓自己這樣出糗,這個女人也太可惡了!

【存稿沒了,現碼現更,最近頭疼的要死Orz】 兩人越過一天山林,才在日落西山時到達下一個城鎮。

若是御劍飛行,他們的腳程可謂一日千里,可是蘇眉卻不想這麼快節奏,故說:「歷練是增強心智,若非得已,還是以平常人行走為好。」

沈瑜觀哪裡知道這麼多,只當是蘇眉下山歷練的任務之一,雖然不滿,也接受了。

反正他下山就是來監督饒梅有沒有找其他人的!至於歷練關他什麼事?

進入城鎮,便不是山林的清冷。人來人往熱鬧非凡,沈瑜觀第一個念頭便是緊張。這裡人這麼多,那個女人說不定就看上哪個男人了呢!

握住蘇眉的手又用力一些,兩人走進一家客棧,蘇眉還沒開口,沈瑜觀的眼神就好像要把她吃了一般,直接跟掌柜的開口,「一間上房。」

掌柜也被嚇了一跳,看對方神色不好,也不敢多問,直接喚來一個夥計將人請上去。

蘇眉就這麼被動的跟沈瑜觀擠進一間房裡了。

「師弟,你這是什麼意思?」蘇眉才進門就橫眉冷對,她的臉上因為氣惱帶著淡淡紅霞,在昏黃的燭光下,如詩如畫。

沈瑜觀被蘇眉這麼一吼,心中便覺得氣悶,想到對方曾說的話,他的身體反應比腦子更快。等他反應過來時,自己已經將眼前的女子拉到懷中咬住她的唇瓣。

以唇覆之。

摟著對方纖細的腰肢,多一分則胖,少一分則瘦,他竟不知對方的身段是這樣的勾人。

「二師姐……」沈瑜觀低低笑了一下,喉頭沉悶帶著磁性,好似石塊投入深井之中的沉聲,讓人覺得誘惑無比。

尤其是……他們之間如此貼切,曖昧旖旎了一室。

蘇眉雙手抵在他的胸膛,微微偏頭擺著一張生硬嚴肅的臉,嘴巴還帶著被親吻的紅潤,卻在說那些惱人的話:「師弟,莫要如此。」

莫要如此,莫要怎樣?!

沈瑜觀瞬間咬牙,這個女人就這麼想要撇開那晚上的事情嗎?

「二師姐錯也,你我已坦誠相見,我對你的身體也是十分了解呢。」沈瑜觀乾脆咬著蘇眉的耳朵,不輕不重的,讓她有微微的刺痛感,又沒辦法逃脫。

手上的力度又收緊一些,讓蘇眉縱是幾分力氣也推不開他。

蘇眉瞬間身體一僵,完全沒想到沈瑜觀居然說出了霸道總裁風的話,想想貌似還是她「調.教」的結果,整個人更加凌亂了。

「師弟這是喜歡我?」蘇眉直接問道。

哪曉得,沈瑜觀忽然就放開蘇眉,氣惱又隱忍,青筋暴起卻在壓抑著什麼,最後惡狠狠瞪了蘇眉一眼,彷彿剛才被調戲的是他一樣。

「胡說!」他立即反駁,「就是全天下的女子都死了,我也不會喜歡你的!」

蘇眉:「……」

木著臉看沈瑜觀,一點也沒有作為攻略者的自覺,蘇眉忍不住補刀,「如此便好,師弟你先住著,師姐身上還有不少銀子,多開一間房也沒問題。」

「你!」沈瑜觀才發現自己剛才都幹了什麼,他握緊拳頭攔住門口,「你敢!」 沈瑜觀一臉無辜,對上蘇眉的眼神好似一隻懵懂的小幼獸,「我也不知……大師兄說我欺負了小師妹,上來就打我,我一直都防守,半點不敢反抗。」

蘇眉:「……」上來就動手的確是釋騫的風格,是她失算了,不應該問沈瑜觀的。

「大師兄,這之間恐怕還有誤會。」除開對付饒梅這一方面沈瑜觀是黑化的以外,在整個劇情里沈瑜觀都是乖巧的好孩子,根本不會惹事,所以蘇眉還是很相信沈瑜觀的。

「誤會?」釋騫的眸子如同狼一般,盯住了獵物就不會放過的兇惡,「他欺負小師妹,讓小師妹難過了!」

「什麼時候的事?!」蘇眉還沒開口,沈瑜觀自己就先跳起來,「二師姐下山以後我也跟著下山了。怎麼會欺負小師妹!況且小師妹一直有大師兄庇護,我哪裡來的膽子欺負她?!」

「薇兒哭了!」釋騫就認定這麼個理兒。

蘇眉汗顏,回頭看著米薇,對方卻是一副「寶寶也很茫然,寶寶什麼也不知道」的模樣。

「小師妹,大師兄怎麼說四師弟欺負你了?」蘇眉無奈,只能問當事人。

米薇張了張嘴,看向釋騫,又看向沈瑜觀,好半天才柔柔弱弱說了一句,「四師兄那天……凶我了。」

蘇眉:「……」

沈瑜觀:「……」

「那天我心情不好語氣重了些,並不是凶你!」沈瑜觀著急的都要把自己頭髮扯下來了,那天他被蘇眉的一番話刺激到了,不過就是說話的語氣重了些,並沒有惡意。

也正因為米薇自小在家裡都是嬌寵著的,就算來到了岑山派也因為有些一份恩情,直接被收為內門弟子,又派了大師兄親自教導。

岑山派掌門的本意也是將米薇划入釋騫的保護之下,所以旁人也只是偷偷在背後議論米薇,從來沒有當面給她受氣。

而沈瑜觀那一日還是第一個對米薇「凶」的人,米薇自然委屈了。

發現自己真是被卷進一個大烏龍里,沈瑜觀都要給大師兄跪了,欲哭無淚地解釋,「這,這……我並不是有意……哎呀!」急的他只想把自己的記憶摳出來給大伙兒看以證清白。

想到那天的「罪魁禍首」,沈瑜觀忽然把眼神轉到蘇眉身上,惡狠狠瞪著她,「小師妹受委屈是我不對,不如我把冰魄玉贈給小師妹壓驚吧。」

冰魄玉是他最寶貝的一塊玉佩珍寶,是以千年寒冰之心,及冰晶石提煉而成的一種珍貴液體,再凝成玉佩形狀。佩戴以後可以大大減少修為之中的魔障,或是進階時的瓶頸。

如此神奇的寶貝,還是他早年求了師父許久才要來的。如今因為一點小事贈送給米薇,沈瑜觀只覺得自己心痛到不能呼吸。

但是為了擺脫記仇的大師兄,他又不得不這麼做。

米薇猶猶豫豫,一雙迷濛的眸子看著釋騫,又看了看明為息,見兩人都微微點頭,她才小心翼翼接過沈瑜觀遞過來的玉佩,「謝謝四師兄,薇兒已經不生氣了。」 沈瑜觀含淚點頭,「不生氣便好……」他算是被大師兄揍怕了,小師妹只要有一點點不開心,大師兄就跟翻了天似的。想到之前他還自命不凡的想要騙小師妹上床,想想……如果自己真的成功了,恐怕就見不到第二天的太陽了吧?

趕緊把這個可怕的假設甩出腦袋,沈瑜觀拉起蘇眉的一隻手握住,「二師姐,既然誤會已經解開了,那我們去吃飯吧。」

蘇眉抿著唇深深看了米薇一眼,又掃過釋騫與明為息,最終點頭說「好」。

她猜想沈瑜觀好歹也是個男主,依照劇情君對男女主的執著,米薇肯定會找上門來。只是沒想到幾個主角再次相聚居然是這種方式。

冰魄玉啊!

蘇眉想想都覺得肉疼。因為沈瑜觀本身最是乖巧,掌門賞給他的寶貝不少,但是能在所有寶貝中獨得沈瑜觀寵愛,可見冰魄玉是多珍貴。

居然因為一個大烏龍就這麼白白送給了女主!

再想到之前米薇的好一朵白蓮花在風中搖曳的姿態,蘇眉覺得自己已經看穿了什麼。

沈瑜觀可是她要攻略的目標!怎麼可能就讓沈瑜觀吃了這麼一個大悶虧!

醋王老公,我拿錯劇本了 蘇眉眸中暗芒閃過,直接將沈瑜觀拉到客棧之外的街道上了。

「師弟,不過是個誤會,你為何要將冰魄玉送給她?」蘇眉氣呼呼的,原是略帶冰冷的面孔也因為皺起眉頭而參雜了鮮活氣息,一下子從高傲的九天玄女形象掉落凡間,十分美好。

她的聲音只大不小,似乎真的很生氣,讓周圍不少人都聽到了「冰魄玉」這三個關鍵字。

客棧人來人往的,魚龍混雜,蘇眉這一句話直接讓暗中不少耳朵豎的尖尖的,都想聽聽冰魄玉的下落。

尤其是散修和那些資源不好的門徒,更想要得到冰魄玉這種百年不遇的好寶貝!

「師姐!」沈瑜觀被蘇眉嚇了一跳,對上她怒氣沖沖的眼神,心裡一突,好似有什麼東西一下子破土而出了。

「莫要多言,此處……」沈瑜觀有心提醒,而蘇眉卻不聽他的,以為他是在維護米薇,臉上醋意明顯,隱忍著尖利刺耳的聲音,在一定範圍內提高了嗓門,又不讓人反感。

含情沫沫,總裁要結婚! 「你在幫她說話?!」蘇眉好像被什麼在心上劃了一刀,掩飾不住的痛苦,伴隨著紅潤的眼眶顫抖著聲音,「難道我說的不對嗎?我知道你在怪我,可是你對她卻是無心,這其中根本沒那麼嚴重,她卻要了你的冰魄玉……」

「既然他們來到了客棧,那我便不住了,好在東西都收拾了,我這就離開!」蘇眉恨恨回頭瞪了一眼客棧的匾額,直接甩開沈瑜觀的爪子,雙手捂著臉快步離開。

沈瑜觀糾結的看著客棧,猶豫了好一會兒也跟上蘇眉腳步。

沈瑜觀全然不知,蘇眉在客棧門前說的那番話都是給周圍有心人提供的信息。

她不指望這些人能給米薇什麼教訓,只是想讓他們生活變得有趣一些。時不時遭遇打劫下藥什麼的,可比他們安安靜靜當美男子有意思多了! 蘇眉在洗過澡以後就靜靜的在房間里思考男女主問題。

原來米薇是跟釋騫、明為息和沈瑜觀都有了夫妻之實以後,受不了他們三人天天吵誰陪她睡覺的問題,偷偷下山的,所以三人才跟著下山尋找。

而現在,因為她將沈瑜觀直接擄走了。米薇卻因為那天沈瑜觀的無心之失直接讓釋騫和明為息帶她下山了。雖不知這其中是否有劇情君的安排,但是看著明為息與釋騫兩人都不離不棄的模樣,一定都已經拜倒在米薇的石榴裙之下了。

米薇是因為父親的恩情才得已變成岑山派掌門的弟子,她本身就是一個沒有任何靈根的普通人。而普通人想要修仙,需要付出的精力是靈根弟子的十倍以上。相當於旁人一年的成果,她最少需要花費十年、甚至幾十年。

雙修卻又不同。雙修相當於「先富帶后富」那樣,有了門道和對方平白分給的靈氣,就跟給窮人送錢一般讓他蹭蹭蹭變成小康、富人、土豪、富豪……而只要一方控制的好每次輸送靈氣的力度,淬鍊身體,把一個普通人帶上修仙的道路上也沒有問題。

很顯然,米薇就是通過與釋騫的雙修、與明為息的雙修,才在短時間裡快速到達築基。

儘管女主辣雞,架不住釋騫厲害啊!假以時日,米薇這朵小白花就長成霸王花了。

回想今天白日里因為米薇一個「感到委屈」掉金豆子,沈瑜觀就得送出自己最好的寶貝,蘇眉不由得感嘆,真特么是個劫匪啊!

正當蘇眉想的入神,窗子忽而被風刮開,蘇眉才起身想要去把窗子關上,撲騰一下跳進來一個身影,直接讓蘇眉頓住。

沈瑜觀居然翻窗……呸,爬窗進來了!

蘇眉第一個念頭就是小偷進來了,隨後操起板凳迎面捶過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